业之塔吧 关注:3,935贴子:7,791
  • 13回复贴,共1

108 胎动的新星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估计又有人要吐槽内容了


回复
1楼2017-04-17 19:27
     『黑狼』沃夫在桑巴特王国边境的南方岛屿上度假。这边的气候完全没有冬季的影子,不过并没有暖和到能够下海,但也绝对不会被雪埋没,就是那样的场所。
    「……尤文哦,我为什么会是现在这个状况?」
    「没办法,你做过头了,但是这也不挺好么,毫无疑问你的受欢迎期来临哦」
    「…………不,这有点不对吧」
     现在沃夫和尤文正被要求正座着,手也被绑在了身后,还特意在沙滩上放置了石头,而沃夫他们正坐在那上面。不仅不能动,要是动了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样。
     远处能听到「呀—呀—」的女性高音。团员们在和街上的女孩子们玩耍着。夏季的残香,褐色皮肤的女性们看起来非常健康,并且十分诱惑。只能正座着待在一边,真是种拷问。
    「喂阿纳托尔,至少给我们把后面的手解开吧,好热啊」
     单手的男人半睁开眼。
    「不行,这是作为雇主的副团长的命令,就算团长再怎么拜托也不可能答应你的要求」
     原尼迪卢克斯军团长,『哭枪』阿纳托尔。是位为了一点点偿还债务而成为『黑之佣兵团』成员的可怜人。在弗兰德连燃烧后,由于伤势而陷入昏睡,醒来时已经接受了圣劳伦斯王国高额费用的治疗,直接从战场离开身无一文的阿纳托尔当然无法支付,于是在沃夫全额支付了费用后他变得无处可逃,只得加入佣兵团。这全部都是沃夫的计策。
     于是各种情况下他在桑巴特和艾斯塔德的一战中,作为『黑之佣兵团』的一员获得战功,被进一步提拔了。他本人也已经放弃了返回自己国家,因为他明白就算回去也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了。
    「而且……虽然看起来像是没有在看这边但其实全都被她看在眼里哦」
     阿纳托尔视线前方有两位女性团员和这个国家的士兵们在玩耍着。然而,偶尔那边会飞来针刺般的视线,这让身为看守的阿纳托尔也不太舒服。
    「可恶!我不是只是用奖金买了女孩子吗!什么坏事都没做!和女孩子玩耍有什么错啊!我可是男人哦!」
     沃夫的哀叹没有传达给任何人。不仅是尤文连阿纳托尔在内心里也赞同他的言论,但这在拥有权力的少女前是无力的。阿纳托尔飒爽地背叛,连失去了逃走机会的尤文也受到了同样的惩罚。
    「还有,她好像是顺风耳」
     从超远距离扔来的投掷小刀,画出了漂亮的弧线,精确地飞向沃夫——
    「这种死因果然还是可悲」
     不管咔哒咔哒发着抖的沃夫,阿纳托尔单手持枪灵巧地将小刀弹飞。但他因此被人用非常恐怖的眼神瞪视,背后讨厌的汗水怎么都停不下来。
    「嘛,她没有恶意吧。受欢迎的男人还真是辛苦啊」
    「是呢。哦呀,妮卡和大小姐向这边……好像突击过来了」
    「很可怕啊混|蛋!」
     因为听到了鲁道夫而活跃而兴奋起来,稍微有些放纵。结果导致了这个地狱。如果只是妮卡倒没关系,但因为各种事情而导致妮卡成分翻倍就有了现在这个状态,放纵在各种方面都是致命的。
     沃夫他们的冬天来临了。


      ○


     贝林用困惑的表情看着自己的主人。
     加尔尼亚的冬天很严峻。虽然这么说但纬度上和阿尔卡迪亚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但由于海流的关系加尔尼亚比阿尔卡迪亚要更加寒冷。再加上亚克兰德的位置是在加尔尼亚偏北的土地上,确实寒冷,虽然寒冷——
    「姆—」
     浑身发着抖的吾主,『骑士女王』阿波罗尼亚。她虽然在战场上能散发出无人能比的光辉,但从过去开始就非常不适应寒冷,到了冬天就会裹起好几层自己猎得的野兽的毛皮,变成真正的家里蹲。
    「难得加入公主麾下的骑士王们聚集了,您至少去露个脸如何?」
    「不要嘛」
     阿波罗尼亚到了冬天连性格都会退化。这不行了啊,贝林挠着头。
    「哎呀,比我听说的还要更畏寒啊」
     背后传来声音的瞬间,贝林立马拔剑挥向背后。
    「我不记得给过你入室许可,沃迪根(ヴォーティガン/Vortigern)」
    「给我加上‘爵士’啊小狗,你这不进行抗战就投降交出国家不配为骑士的劣犬」
     目光尖锐的两人视线相撞,双方瞬间拔出并挥剑,实力在伯仲之间。不愧是被算在十二名骑士王中的两人。杀气充满室内。
     杀意的奔流,打算斩杀对手的贝林握住了第二把剑。
     看到那个,沃迪根眯起眼。
    「既然你拔出了那个我也就不能手下留情了」
    「安心吧,卿全力也赢不了我」
     一触即发的杀意,在那到达顶峰的时候——
    「别在我的房间里玩耍」
     女王的杀意将那些全部吹飞。那是足以令作为骑士王的两者掉下手中剑程度的杀气。大火袭来,那如同海啸般完全足以扑灭两人的战意。
     感受到两人丧失了战意,阿波罗尼亚叹了一口气看向两人。
    「我会去聚餐的,但是现在稍等一会儿,等太阳再升起一点再去」
     女王用非比寻常的威圧感征服了两位骑士王。该说是然而呢还是果然呢,结果她还是没有胜过寒冷。
    「……公主大人,容我说一句。太阳已经到达了最高点,不可能再升高了」
     贝林差点叹出气。
    「你说、什么?」
     阿波罗尼亚愕然了,「姆姆姆」地发出呻吟,她刚打算从毛皮中出来,就因为寒冷而再次钻进去。「咕呶呶」地呻吟着——放弃了。
    「没办法,下次机会再去吧」
     对她放弃的过于迅速,贝林和沃迪根都一个踉跄。还真是彻底地畏寒啊。在春夏秋那么肆意地扫荡战场的加尔尼亚的怪物,刚到冬天居然就是这幅样子。一考虑之后的事情就感到头痛。
    「会、会场比这里暖和,特别是公主大人的席位离暖炉近——」
    「那点你倒是先说啊!现在就去哦!」
     她维持着包裹毛皮的造型,走向自己的服装柜。然后就那样将衣服那进毛皮里,在毛皮内部开始换衣服了。那毛皮才是骑士女王冬日的住处。从那里出来就和出征是同样意义。
    「走吧,贝林、沃迪根。向暖炉出阵!」
     阿波罗尼亚飒爽地脱下毛皮,从中出现了绯色的女性。如同赤色红莲般的头发顺滑地摇动着,眼睛苍蓝透彻,容貌端正地找不到任何想要变动的地方。丰满实在的双峰会令少女嫉妒不已吧。栓释了完美这一词的存在,再加上她超出常理的强大,不知神到底赋予了她何物。
    「……不,是向聚餐出阵」
     阿波罗尼亚因为说错话而变得脸颊微红。贝林和沃迪根,特别是还没有看惯的新人沃迪根再一次感受到了阿波罗尼亚神赐的美丽。
    (果然……美丽)
     贝林沉默地将视线移向了,沃迪根视线中潜藏的邪气。


    收起回复
    4楼2017-04-17 19:35
      诶嘿嘿


      回复
      5楼2017-04-17 20:57
        感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17 21:04
          阿波罗尼亚挺可爱的嘛~


          回复
          7楼2017-04-17 22:23
            好久没见阿尔了...


            回复
            9楼2017-04-17 23:46
              這話沒什麼好吐槽的吧
              受歡迎期到來卻只能跪石頭的沃夫,身為天之嬌女但又有點呆萌的阿波羅尼亞,一股新章即將開始的感覺


              收起回复
              10楼2017-04-18 00:08
                感谢翻译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4-18 08:43
                  妹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18 16:07
                    沉掉无营养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01 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