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803
  • 24回复贴,共1

102 震荡后的战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最近脑袋不好使,将就看吧


回复
1楼2017-04-11 23:07
     维钦托利打算结束战斗身体前屈的瞬间——大地摇晃了。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令维钦托利的体态崩溃。其他的圣劳伦斯军、尼迪卢克斯军都忘记了狂热和绝望呆然的站立在摇荡的世界中。
     「嚓!」
     三贵士『白蔷薇』杰奎琳没有放过这个良机。尽管在这种晃动中也没有移动的爱马值得夸奖,但看破英雄王的体态崩溃的杰奎琳也干得漂亮。美丽的枪之轨迹吹飞了维钦托利。
     「要逃了哦鬼!」
     「呼哈,真是九死一生」
     没有一切踌躇的两人全力逃跑着。维钦托利受身后摆出了追击的姿势。对方虽然骑着马但在乱战中也无法迅速脱离。认为能够进行追击的英雄王开始行动。
     「不会让你去的!英雄王!」
     红与白的士兵们阻止着他。维钦托利完全不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不断地将他们斩杀。即便如此明白会死,士兵们也不断地杀来。
     「请下达命令,杰奎琳大人」
     骑着马在一旁同行的部下说到。他数次同杰奎琳一起驰骋于战场。
     「请为了我、为了尼迪卢克斯去死」
     「遵命!」
     他带着自己的部下们掉头,进行突击。而杰奎琳一眼也没看向他们继续逃跑着。背后满溢着血风,激烈吹荡着杀戮风暴。
     马塞兰的部下也同样地进行突击然后丧命。红与白的士兵们的性命轻易地凋零。经取回狂热的圣劳伦斯的士兵和维钦托利的手而凋零。
     「死也不会让人通过这里!三贵士正是我尼迪卢克斯的荣耀!」
     「好,确实好。吾剑、被阁下们的忠义所阻止了啊」
     接受那觉悟,巨星全力地以其为对手。不论是骑兵还是步兵通通杀尽,这就是『英雄王』维钦托利的真本事。他认为那正是对展现出忠义的人们应尽的礼仪,在最棒的光辉中白刃闪动着。
     美丽的忠义之花争相绽放着。


      ○


     在鲁道夫身前单膝跪着的是先前还在战斗的三贵士们。红白黑的部下们带着沉痛的表情像是围起他们一样排列着。大家都浑身是伤,已经变成了战败的气氛。
     「那么,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吗?」
     鲁道夫的声音非常冰冷。每个人都沉默着,特别是黑——
     「没有吗?不可能没有吧?来,说说看啊杰奎琳」
     前几天连视线都不去对上的鲁道夫现在正凝视着杰奎琳。杰奎琳抬起头,对那冰冷的视线动了下喉咙,然后开口了。
     「我认为,鲁道夫大人的计策,是失算」
     这边也一反前几天称呼小少爷那种轻松的口吻,他现在不可能对鲁道夫那样说话。现在的鲁道夫实在和平时那胡闹的样子相差太远。
     「嘿,会说啊」
     场间重返寂静。惹怒他了吗,杰奎琳颤抖着。
     「实话实说就行了,还真是挺有骨气的男人。成为人妖还真是浪费啊」
     鲁道夫面向杰奎琳露出了笑容。然后也将视线转向了马塞兰,
     「辛苦你们了。『红鬼』、『白蔷薇』,看来我之前过小评价了你们。还有你们的部下们。不论是或者的人,还是死去的人,都展现了超出我想象的战斗啊。就让我夸奖你们吧」
     红与白被称赞了。马塞兰和杰奎琳面面相觑。他们从没听说过鲁道夫·雷·哈斯伯格会说出这种话。光是这点,就让两人对将要发生事情感到非常恐怖。因为这个行为明显是为接下来的主题做的铺垫。
     「然后看来我对你过大评价了啊。抬起头来,无能」
     主题的,莱茵贝卡,一边颤抖着一边看向鲁道夫。
     「要是有什么想说的就先说出来」
     对那柔和的语言中隐藏的绝对零度的冰冷感,莱茵贝卡只能用颤抖的声音说出「没有」。
     「是吗,没有吗。哼—嗯……你在小瞧我吗?」
     鲁道夫站起身,来到了莱茵贝卡身前。然后简单明了地踢向了她的脸。
     「从你身上拿走强大还会剩下什么啊,啊啊!?我在问你,死神输了后还剩下什么啊!给我回答,无能、凡人!」
     鲁道夫数次地踢向莱茵贝卡。莱茵贝卡只能甘愿咬牙承受着。就算部下们看不下去打算上前阻止,也会被莱茵贝卡的瞪视给阻止。
     「我可是期待你了的。我相信着能将一切麻烦事全都交给你,我只要享受着胸部庆典就行了。然而呢?在自己最厉害的长处上输了?那么你还有什么价值啊?喂,告诉我啊?」
     一言一语都刺痛着莱茵贝卡,她的眼中浮现出了泪水。
     「嘿,那个死神也会哭啊。啊—啊,养育失误了啊。虽然我想要死神的力量呢,但是你看,你不是难以掌控吗?所以我才教给你各种事情,明明变得能够控制了,却也因此输了,还会哭,赌在你身上的金钱和辛苦全都白费了啊。我想要的不是你而是死神啊。要不是那样谁会要你啊,对吧?」
     莱茵贝卡紧抱住鲁道夫,她不顾耻辱和面子,只是沉默地抱住他。看到那个鲁道夫的眼神变成了足以令在场的任何人颤抖的,冰冷的眼神。
     「我不需要弱小的死神,给我记在心上。总之这次我就先放过你,毕竟对手也也不简单。但是没有下次了哦,要是再有下次,我果然还是不要你了。你只要回到作为处刑人和囚人们玩耍生活就好了」
     莱茵贝卡擦去眼泪,深深地低下了头。鲁道夫看也不看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睥睨着全体,
     「今天的战败是我的责任。不仅是因为我的作战失败,我的玩具也失败了。因此我就谢罪吧。大家真是抱歉了」
     生来第一次对人低下了头。对着最感到震惊的是想相处最久的莱茵贝卡。其他人也不认为鲁道夫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因此全都感到惊讶。
     「嗯,果然谢罪令人不快啊,不想再做第二次了。因此从明天开始我会来指挥你们的。请多指教呢」
     场间,冻结了。
     「啊,还有,因为考虑作战太麻烦了你们就都考虑一下吧。我会从里面选出看起来不错的作战。要是进行公开征集的话会不会变得有趣啊?你怎么认为?」
     鲁道夫视线的前方是马塞兰。他注意到自己被问到,因此开口。
     「说到底,你还打算继续战斗吗?」
     马塞兰的提问是根本性的问题。首日虽然没有失去三贵士,但已经是可以被称作大败的战斗了。深入进攻的人中也大多是精锐,实际的损失是数字以上的程度。而且连作为最强战力的死神都没能赢过对方。之后想要逆转实在不可能。不论怎么想都过于无谋。
     「当然。因为不打赢的话我不是没办法回到王都吗」
     即便这样,鲁道夫也像是理所当然一样打算战胜。
     「你就当做是搭上了大船放轻松就行哦。之后就悠然自得的轻松打仗吧。不用无意义地进攻,也不用勉强进行防守,慢慢来就行呢」
     会有在那种大败之后,仍然这么轻松的责任者吗。
     「然后我们就会赢了啊。你知道我被称为什么的吧?」
     神之子,『青贵子』鲁道夫·雷·哈斯伯格。哈斯伯格家第三十位男性子嗣,并且是现在被当做『嫡子』的男人。对于知道事实如何的上位者们,没有人会轻视鲁道夫。
     「我,一次都没有输过啊」
     鲁道夫站在众人面前。平时只考虑着胸部的男人,终于开始迈入舞台。威廉、沃夫、远方的阿波罗尼亚、略迟于开始璀璨闪耀的新星们,年青一代最后的大人物行动了。
     以巨星为对手,他能否闪亮升起呢。鲁道夫的资质被测试着。


    收起回复
    4楼2017-04-11 23:08
      好烦这个人,真想随便来个路人甲削了他的头赶快把他的戏份削掉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11 23:23
        辛苦了~
        唉呀~現階段的青貴子果然不討喜呢,不過後面會有多一點關於青貴子的描述,其實也沒那麼討人厭啦,畢竟還算是個懂得動腦筋的人物


        回复
        7楼2017-04-12 00:11
          威廉剧情啥时候开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12 00:40
            强行胜利真是够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12 09:31
              辛苦啦~不過感覺...有點莫名


              回复
              12楼2017-04-12 22: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12 22:43
                  怎麼不乾脆點把死神趕走,然後死神投靠威廉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13 23:04
                    顶顶!d=====( ̄▽ ̄*)b


                    回复
                    15楼2017-04-18 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