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咒族吧 关注:8,978贴子:13,390
  • 6回复贴,共1
大家好,我是漆陆⑨,我回来了。一会准备去看攻壳机动队,晚上等我回来了开始翻。


回复
1楼2017-04-09 16:32
    虽然到现在我还不知道神之矢到底是什么,但是我也不打算放任艾贝尔海德乱来。
    我将欧特姆留在原地,向艾贝尔海德逃走的方向追去。
    美亚和玛音泽恩也紧追在我身后。
    我停下脚步回过头。
    【……美亚,你就留在这里吧。前面的路大概会很危险的。】
    玛音泽恩好歹以前是有锻炼过的,应该能帮上忙。美亚的话就没办法在这方面有所期待了。
    前面到底有什么谁都不知道。
    来的路都探索过了,应该也不会再出现魔物了吧。
    所以待在这里才是更安全的。
    【但、但是、会感到不安……亚贝尔要去的话,美亚也……】
    美亚低下头,看起来非常沮丧。
    【没事啦,我们很快就会回来了。】
    【真、真的么?那美亚数到500后再追上去好吗?】
    【……我说、那个时间至少得再翻一倍吧。】
    这是把艾贝尔海德当成泡面什么的了吗?


    回复
    5楼2017-04-09 20:28
      虽然想着坐格雷姆移动……但是前面的路和这里相比太过狭窄。
      要是能让格雷姆弯着腰小心地前进说不定勉强也能走,但是我没办法操控格雷姆做这么精细的动作。
      重心前倾的话,保持平衡就会变得十分困难。一边小心不要摔倒一边前进会浪费很多时间。
      而且本来我对格雷姆的操控方法了解的都不完整。
      还是放弃乘着它前进这个想法吧。
      通道入口的墙壁上画着火焰、精灵、吉美拉的画像,奇怪的画风让整个通道显得很诡异。
      艾贝尔海德就在前面了。
      要是不快点的话说不定会让他在我们追上之前拿到神之矢。
      必须要快。
      我跟玛音泽恩快速向着艾贝尔海德逃走的方向追去。
      【真是的,惹出了不得了的麻烦啊,让你逃跑也不听。没办法,我好歹也是队长,帮手下擦屁股也是我的责任。作为领导,我会用最大的力量……诶?亚贝尔?再不跑快点就来不及了哦?】
      在距离通道入口没多远的地方,我停下了。
      玛音泽恩也跟我一起停了下来。
      【……抱歉、没力气了……】
      我用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气。
      【……】
      要是刚才没冲地那么快就好了。
      本来解析结界就消耗了很多体力了,特制亚贝尔药水也没了。
      这种情况下突然开始跑的话就会变成这样的。
      【那个……虽然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不太好……能不能让我在这里等着,你去阻止一下艾贝尔海德?】
      不能放任艾贝尔海德不管。
      如果艾贝尔海德说的是真的,他肯定会用神之矢在地面上掀起战争。
      一定要在那之前阻止他。
      【等、等等啊!那不就本末倒置了吗!?我怎么可能阻止的了他啊!?】
      【但是……你看……这事又不能放着不管。你刚不是说作为领导,帮手下擦屁股是……】
      【确实刚才我是这么说的,现在我道歉,我要撤回那句话行么!?开玩笑的吧?都到这里来了,你是认真这么说的吗?】
      玛音泽恩抓住我的双肩就是一阵猛摇。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是真跑不动了啊。
      我将目光瞥向了一边。
      【亚贝尔!?】
      【不是、你看看我的脚啊,都已经肿了哟。不信你摸一下试试看也行哦。倒不如说我能坚持这里就已经很值得称赞了啊。】
      我摸着自己的脚说着。
      【“坚持”到这里……你回头看看。美亚还在入口担心地看着这边呢。】
      我回过头看到了美亚。
      大概距离这里不过50米左右吧。
      说起来我从出生以来就没有跑过这么长的距离呢。
      说起来,玛音泽恩不愧是锻炼过呢。
      跑了这么远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呼吸都没乱。


      回复
      6楼2017-04-09 22:12
        【果然我们还是回去吧?对我们来说这事还是太……】
        【对啦!玛音泽恩,你背着我去追吧!】
        【诶诶诶……啊,虽然我也明白……确实这样的话就能赶上了……】
        我爬上玛音泽恩的背。
        在通道里前进的路上,玛音泽恩一脸严肃。
        老实说我也感到很羞耻,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为了追上艾贝尔海德,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虽然之前完全没想到我会被玛音泽恩背着去追他。


        收起回复
        7楼2017-04-09 22:24
          穿过通道,又是一片广阔的空间。
          四角有刻着复杂魔法阵的巨大石柱。
          应该在要塞移动的时候会起到什么作用吧。
          深处有一扇装饰华丽的大门。
          神之矢恐怕就在那里了吧。
          房间的正中央,有一座高约4米的兽型格雷姆。
          看外观的话跟狗或者是狼比较相像。
          感觉耳朵和尾巴有一些猎犬的特征。
          【嗷呜呜呜~!】
          格雷姆站了起来,转动头部。
          动作很灵活,看起来躯体中装了魔石。
          而且明显魔石的数量比其他格雷姆要多。
          应该也有比较特殊的内部结构,这已经不再是普通的格雷姆了,这玩意已经超出了规格之外。
          【……艾贝尔海德好像把它启动了呢。】
          不过说不定本来它就是被设定成守护要塞的。
          这该是最后的难关了。
          把艾贝尔海德本人放倒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噫!!!怎、怎么办啊亚贝尔!之前的格雷姆我们又没带在身边啊!回去吧!?赶紧撤退好吗!?】
          玛音泽恩一边尖叫着一边背着我后退。
          【那个东西……估计就算我们逃跑,它也会跟上来的吧。】


          回复
          12楼2017-04-10 23:52
            虽然整体大小比其他的格雷姆要更大,但是结合刚才它趴下的姿势来看,想要钻进通道也不难。
            【对、对了!像之前一样把这个格雷姆也控制住怎么样!?】
            【应该不行。那种格雷姆应该都会在启动的同时展开防护结界,对于一般的干涉魔法,一下子就弹开了。】
            【……那、没办法了吗?喂、亚贝尔?】
            玛音泽恩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安。
            【放心,这里很宽敞,随便用强力的魔法也没问题的。】
            【不、不是这个问题啊!那东西已经超出常理了!与其说是格雷姆,倒不如说完全就是兵器啊!虽然我确实知道你很强,但是你的危机感真的不够啊!】
            【哎呀……但是这和刚才的不是差不多嘛,这样的话只要削弱它的机动力的话总会有办法……】
            【嘎嗷嗷嗷嗷!】
            兽型的格雷姆吼叫着向我们这边扑过来。
            【该死啊啊啊!】
            玛音泽恩突然把我放开了。
            我马上就借助重力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怎、怎么啦?发生什么啦?
            我难不成被抛弃了吗?
            怎么这样……算了,现在还是眼前的格雷姆要优先处理。
            魔杖、魔杖在哪。再找不到的话就要被吃了啊。


            回复
            14楼2017-04-11 20:26
              我伏在地上四处寻找魔杖。
              有了!找到了!我一边拿起魔杖,一边转向格雷姆。
              【你在干什么啊!快点逃!我来把它引开!30秒左右还是能给你争取到的!】
              玛音泽恩飞快地跑着,想要绕开格雷姆进入遗迹的深处。
              格雷姆被设置的指令应该是守住要塞深处,不让入侵者靠近。
              因此,现在玛音泽恩变成了需要优先处理的对象,格雷姆移动视线,锁定了玛音泽恩。
              【等、等下啊!真的不用那么拼啊!玛音泽恩!快回来啊!】
              【说啥蠢话,你快点逃!我可是队长啊!】
              这个距离要救他的话,除了一击把格雷姆放倒没有其他选项了。
              可就算是我也没法准确估计格雷姆的强度。
              要是一击没打倒,玛音泽恩就没命了。
              【快回来!靠近一点的话我有解决它的方法的!】
              【为保护别人而死是我的心愿!从小时候被冒险者救了的时候起,我就决定了,我这条命要为拯救别人使用!觉悟的话,我早就有了!】
              玛音泽恩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努力拉开和格雷姆的距离。
              但是没用,格雷姆逐渐将距离缩短,就像是追逐着兔子的猎豹一样。
              【你的声音这不是都打颤了嘛!真心的,别勉强了快回来!】
              【才、才才没打颤!听好了,你一定要将我的英雄事迹流传下去。所以一点更要平安回去啊!!快点,你想让我白死吗!?】
              都这时候了还在说些耍帅的台词。
              不行了,这种情况下是说不动他了。
              ……这里这么宽广,多用点力量应该也不会塌吧。
              这个遗迹应该也不会那么脆弱,毕竟是经历了两千多年还保持完好的要塞呢。
              不会弄坏的,大概。
              再磨磨蹭蹭的话,玛音泽恩就真要没命了。
              「তুরপুন」指令:炼成
              我将魔杖指向空中。
              将空气中的成分、魔力、精灵组合起来的话,可以做成名为希迪姆魔钢的金属。
              这种金属跟制作者的魔力有很强的关联性。
              但是由于散去魔力的话金属很快就会重新分解在空气中,所以不会被当成素材使用……
              银白色的金属浮在空中,逐渐汇聚凝结。
              不一会就变成了一个跟格雷姆的头差不多大的金属球。
              这么大的密度的话,那个格雷姆应该不会无伤了吧。
              【看招!】
              我挥动魔杖,将希迪姆魔钢的金属球直直的甩了出去。
              【嘎噢噢噢噢!】
              格雷姆好像意识到了这边的动作,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结果一下子被金属块击中了左肩。
              格雷姆像幼犬一样悲鸣着,被击飞并且撞上了墙壁。
              【……嗷呜】
              也不知道这算是哭声还是机器停转的声音。
              【好了,总算是解决……啊】
              弹开的金属球飞到了一角的柱子上,把柱子撞出了一个缺口。
              慢慢地,金属球又再次滑动,落到地上,把地板上砸出了一个大坑,感觉整个遗迹都颤动了一下。
              【……亚贝尔,谢谢你救了我。】
              玛音泽恩一脸失落地看着被镶嵌在墙上的格雷姆。
              虽然偶尔四肢还会抽搐一下,但是应该已经动不了了吧。
              【啊,嗯】
              总觉得气氛有点沉闷呢。
              【……难道说,我又添乱了么……】
              【我还是很感谢你主动跑过去的啊,你看,那个……我也挺开心的,所以……】
              【我刚才的提问只是想知道yes还是no的……】
              ……不过,真是把遗迹破坏得相当严重啊。
              说起来这里好像以后会变成领主的地盘呢……
              破坏成这样的话我会不会被查水表啊……
              在日本,要是在遗迹之类的地方刻上(亚贝尔到此一游)之类的东西的话,那可是会变成能上新闻的大骚动的。
              更何况在遗迹里用金属球到处砸坑了。
              领主要是那种好说话的人就好了……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从派了维盖纳这样的过来这一点来看,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了。
              ……要不然,都推到艾贝尔海德身上吧。
              这、这点小事应该没问题吧?
              【哎呀,不过还好,几个坑几个裂缝就结束了,影响不是太大。要是引起整个遗迹的崩塌的话,那我们就都要被埋……】
              正当我自言自语的时候,遗迹开始大幅度的晃动起来。
              石柱倒塌,砖瓦散落。
              不是吧,真的以那边为中心开始崩塌了。
              【喂,亚贝尔,这、这没问题吗?感觉不太妙啊。】
              【……那个柱子,塌掉的话应该会出大事。】
              虽然不知道柱子有什么作用,但是毕竟上面刻着的那么复杂的魔法阵
              肯定和要塞的维持有关联。
              【遗迹不会要塌了吧……】
              【快!背上我,我们往里面那道门跑……】
              【诶!?还要往前走吗?这次还是往回跑比较好吧!?】
              【但是,这样的话艾贝尔海德他……】
              玛音泽恩顿时竖起眉毛。
              【管他干啥!他那是自作自受!说句不好听的话,没被我们打趴下就结束了他该感到高兴!你难道还想把他活着带回去吗!】
              【但、但是……】
              就算是那样的人,好歹也是我们在调查的时候聊过天、愉快地相处过的同伴啊。
              艾贝尔海德他,应该也没有完全把我当作工具来看待。
              但是,我拒绝了他的邀请,稍稍感到了他的一丝寂寞啊。
              不过也有可能是我一厢情愿呢……
              如果没有他先祖血脉的禁锢的话,我们也不会发展成这样的局面吧。
              说不定还可能会在那条街的魔法商店里遇到呢……
              【……调查队的那些人还在昏迷中呢。把他们搬出去也需要时间,你想让放任他们被活埋吗?而且艾贝尔海德就算或者出去了,也是逃不过死刑惩罚的吧。】
              我看着深处的门扉。
              抱着一直追寻的宝物和遗迹一同死去的话,比在镇上被处刑更能得到救赎也说不定呢。


              收起回复
              15楼2017-04-11 2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