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15回复贴,共1

99 尼迪卢克斯最凶之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呦呦呦


回复
1楼2017-04-08 21:24
     「那么,能看见主阵了吗」
     「啊啦嘛,芬芳的武香,令人讨厌呢」(注:好想写成‘哎呦喂’)
     马塞兰、杰奎琳,双方都皱起了眉头。
     能令军队到达地方主阵之前毫无疑问是因为有他们的力量。剑刃马上就能到达维钦托利的喉咙边了吧。但是——
     「不行、啊」
     「同意呢。简直是想要打以为稍微有点可能的自己一顿的心情呢」
     从喉咙往前直到切下英雄王首级的距离实在太长。至少两人做出了自己无法做到的判断。到此为止展现出压倒性力量的两人、碾压中央一直推进到主阵的两人放弃了。对手就是那么厉害。
     「因此,差不多该准备了哦死神
     杰奎琳对背后发出声音。
     待在杰奎琳的、白与红背后的是——
     「我明白,两位。剩下的,请交给我」
     黑的军队,『死神死神莱茵贝卡和她的部下们。鲁道夫培养大的部下,『黑』正是为了终结英雄王的必杀的一击。在使用单纯的力量突破中央后,再依靠死神的力量取下英雄王的头颅。这是不足以被称为计策的方法,却也是在现状下最有效的策略。


      ○


     「我来出手吧」
     维钦托利说着简短的话语走了出来,没有人去阻止他。
     维钦托利跨上了一匹白马。那白马也充满着神圣感。虽是年龄超过二十岁的老马,但它的躯体依旧精悍强壮,毛色华美完全感受不到岁月的痕迹。这正是一匹与维钦托利相乘的马。
     主阵出现了混乱,大概已经和敌军接触了吧。但完全没有对此感到动摇的人。因为对他们来说绝对的支柱正立于中央,没有理由会被动摇。
     「来了吗」
     维钦托利眼前的人群爆开了。
     变得浑身浴血,变得满是伤痕,尼迪卢克斯之刃终于来到了此处。『红鬼』和『白蔷薇』,不逊于传言的战力,首次在这个场所激起了波纹。
     「找到你了!英雄王!」
     马塞兰发出大声的吼叫。听到那话语,维钦托利拔出佩剑。维钦托利完全没有想到已经突入到这里的最高战力,居然没有再继续杀到自己身边。
     维钦托利的失算是——
     
     「嘿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杀死你杀死你杀死死死你!」


     不知道死神的存在。否,就算他知道也只会轻视那存在。
     马塞兰的大声叫喊是告知地点的信号。以那为标记,死神冲了过来。从跑动着的马上跳起,用她那非人的跳跃能力一直飞到维钦托利的身边。黑色怪物——
     「杀掉了啊啊啊啊!」
     死神莱茵贝卡。全身包裹着黑色的铠甲,手持收割对手性命的大镰。
     莱茵贝卡不以维钦托利为目标,首先斩断了他骑着的那匹马。对这出人意料的事态而反应变慢的维钦托利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马死去。他失去了共同驰骋于战场近二十年的爱马。
     「主啊,请救赎吾友的灵魂」
     维钦托利没有表现得情绪激昂,只是轻巧地落地站稳。反而是他周围的士兵显得惊愕并且愤怒。他们打算讨伐英雄的马的家伙而行动,但是——
     「怎么可能让你们那么做」
     杰奎琳的枪将他们两断了,在对侧的马塞兰的棍棒也打出了满地肉片。
     「全员不要靠近那家伙!会被牵连进去被杀死的!」
     陆续出现的尼迪卢克斯军,他们全部都向维钦托利以外的士兵们挑起战斗。这就是动用死神时的队伍作战。既不可能靠近会将身穿黑色铠甲以外的家伙们杀绝的死神身边,也不可能去靠近作为她猎物的人的身边。对死神的猎物出手,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态。
     「呼咻呜呜呜呜。杀杀杀杀」
     像是在发笑一般,莱茵贝卡面向了维钦托利。
     「原来如此。这就是阁下的剑吗。果然——」
     「呼咿啊!」
     莱茵贝卡流着口水,向英雄王发起了突击。那速度以及横向挥舞的大镰的力量都已经是非人的级别。将肩负阿尔卡迪亚未来的『剑鬼』和『剑骑』两人当作玩具般戏耍的怪物,果然有着异次元般的强大。
     「离神还相距甚远」
     「嘎咿!?」
     但是维钦托利简单地就接下了大镰的刀刃。刀刃相抵的两人。刀刃相抵就代表着两者势均力敌。这对死神来说还是第一次。
     「我居然是在和使用着这种丑陋的怪物的神之子作战吗」
     然后,被压制回来也是首次的经验。死神自己拉开距离,再次进行了突击。
     「杀死你!」
     维钦托利轻巧地将死神的连续攻击全部挡下。
     「不敬也要适可而止!」
     莱茵贝卡果然再次被弹开了。她应该是发现靠力量无法战胜而再次拉开了距离。
     「凭尔等是不可能对吾造成伤害的。看来,这场战争并不是试炼啊」
     在死神的面前巨星也不动摇。然——
     「血—,呃血—」
     莱茵贝卡贪婪地舔舐着大镰上附着的少量的血液。看到她的东西,维钦托利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里有着被割开的细小的伤口。虽然只是擦伤,但维钦托利负伤的这一事实就已经是一等大事。
     「在那连击中被擦到的吗」
     莱茵贝卡愉悦地挥舞着大镰,大概她还远为使出全力。不如说她终于认可了本是游玩对象的维钦托利。莱茵贝卡的眼中已经只能映出维钦托利的身影了。
     「原来如此,吾就撤回前言吧。阁下有着成为吾之试炼的可能性」
     从和斯特拉克勒斯的死斗以来,维钦托利下马战斗也已经时隔二十年了。回想起双方失去战马,在大地上剑刃相接的那日,维钦托利静静地笑了出来。
     「吾名维钦托利。死神唷,尽情挥舞力量即可。就让吾将其全部击溃吧」
     死神凄绝地嗤笑、咆哮着冲来。更加迅速、更加强大、凝聚了更大的兴趣,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了斩杀殆尽。


    收起回复
    2楼2017-04-08 21:24
      辛苦了~該說不愧是英雄王嗎? 還是該說不愧是死神呢?


      回复
      3楼2017-04-08 21:30
        献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8 21:48
          死神强的不合理啊,看起来和威廉之前还有斗技场的那些人本质上没什么不同,只是堕落为野兽而已,居然能和身经百战的不败巨星打平?战斗力龙珠化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4-08 22:40
            辛苦了


            回复
            6楼2017-04-08 22:4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09 09:1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09 12: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09 2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