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无双的炼金术师吧 关注:1,493贴子:479
  • 30回复贴,共1

第一卷第四掌 看心情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抱歉很无奈地拖了这么久,最近接了一篇文库的翻译所以可能还会慢一点更了......


回复
1楼2017-04-05 22:50
    4 看心情哟

    「终于到了……啊」

     在维莱特山的山麓处的森林中我低语道。

     虽然在森林中也制作了为了人通过而用的道路,但却不怎么宽阔。用在日本时的感觉来说的话,只能通过一辆车之类的……就是这样的程度。

     然后向外看去,可以看到相当优美的森林。
     就在公会中拿到的指南来看,已经到了有<小妖精之森>的别名的程度了。

     于是――

    「这个森林确实是十分壮丽,但比草原上也会有更加强大的魔物出现」

     耳边响起了陌生的声音。我看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

     那里有一个女孩子。是一个比我矮一头的,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
     头上有软软地曲折着的犬耳。
     眼神也是比较锐利的吊眼梢。
     服装方面戴上了银色的腰带,除此之外要说的话――。

     就是前不久袭击了我的盗贼那样的紧身衣。

     话说……。
     我半睁着眼看着她时,女孩自我介绍了起来。

    「我的名字是,夏露露·诺茵丝塔德。是适前…………」
    「我的名字是乐人。天草乐人」
    「袭击了乐人大人的愚蠢之徒之一」

     虽然夏露露在进行着自我介绍,但我看向了夏露露的大腿内部。
     在那里比起其他地方的黑颜色更深一些。
     也就是说这家伙,简单的说――

    「漏,是漏出来了的那个人……」

     夏露露双手紧握在胸前,面色通红地说道。

    「然后……有什么事? 也没有敌意和恶意,我也觉得没有什么可报复的就是了」

    「我等是旁门左道之人。
     袭击无罪之人强夺财产的勾当也已经做过好多次了」
    「…………」
    「然后所谓的从别人那里夺取,在败北之际被夺走一切也是毫无办法的。会变成那样是理所当然的――我是这么想的」

    「这对于被袭击的一方来说,只是毫无意义的歪理啊」
    「是的…………」

     被这样说后夏露露她,像是被训斥了的孩子一般地低下了头。

     见此我想道。
     果然……从本性上并不是坏人啊。

     夏露露的信条正如我刚刚所说,只是对袭击方有利的,极其自私的歪理。
     正如对不想死而暴动的牛或猪说出〈会满怀感激地吃掉你的所以可以的吧!〉,是为了袭击方而得出的歪理。

     但即便如此仍然得出了这歪理。
     那正是因为受到了良心上的谴责。
     如果觉得对人类没做任何坏事的话就不会做出任何的辩解。
     就算是觉得很对不起对方,但即便如此也无可奈何因此得出了歪理。

    「已经做好了会变成那样的觉悟了,却很轻易地被原谅了,反而变得不知所措了……是这样么」
    「是的……」
    「原来如此呢」
    「其余的人也在那边」

     夏露露指向了我身后的道路。
     我打倒的盗贼中,余下的五人正跪在地上待机。

     这还真有些意外。
     我还以为反省了的肯定只有夏露露一个人,以为是她逃出了团队才来的。

     但是像这样,带领着全员来打招呼也就是说……。

    「头领……是你么?」

     询问的同时我的视线,看向了夏露露的股间。
     并不是什么下流的意思。只是单纯的、

    (明明都漏了……)

     有着这样的心情。

     夏露露也注意到了吧。像是要隐藏起股间一般地夹紧了大腿扭扭捏捏地摩擦着。从脸到耳朵都染得通红,泪目地说道。

    「确……虽然确实是失禁了,但即便如此也是头领」
    「是么……」

     我poripori地搔了搔头。
     我转向了跪在地上的五人那边。
     取出腰袋放在了那里。

    「里面应该有金币和银币100枚。用这些接下来想法设法地重新再来吧」

     换算成我们的时代的话,金币一枚相当于五万日元。银币一枚相当于一万日元。要让包含夏露露在内的六个人重新来过的话是相当足够的金额了。

    「什……」

     五人全部仰望着我说不出话。
     其中一人抬起脸问道。

    「这样可以么……?」
    「不可以的话就不会拿出来了」

     之后我转过身,对夏露露说道。

    「就这样。如果不知道应该怎样活下去的话,就从今天开始堂堂正正地活下去吧」

     夏露露瞪大了她黑色的眼睛,嘴半张着注视着我。

    「不满么?」
    「不不不!!」

     夏露露bunbun地摇了摇头。

    「但、但是、对素不相识的我等,为何……」
    「那个是,嘛啊………………」

     我停下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言语。想着这真的好么。

     刚刚我拿出的金钱,是我师从吉尔这半年期间卖掉制作的道具以及打倒魔物得到的,是从吉尔那里得到的作为饯别的补贴――也就是全部财产。

     即便如此以我的感觉看,这是修行〈顺便〉攒下的金钱。并没有如此程度的执着于它。

     虽说如此全部让渡掉,即便是已经做了但那个还是很奇怪。
     然后要说理由的话就要变成那个了……(意思是就要说出这是顺便攒的但还是交出了全部财产)
    这样好么? 这样就好了么? 如是想到。
     但是果然,那算不上是理由……。

     在迷茫的最后我说道。

    「心情哟」
    「心情?!」

     夏露露被震惊得不轻。
     要说是当然的话也是当然的吧。立场反过来的话我也会震惊的。
     即便如此这些家伙还会当上盗贼,是因为不这样做的话便吃不上饭。

     明明如此要是只说一句〈不要再去做坏事了〉的话,她们很可能会饿死或者胡乱去冒险被怪物吃掉。
     若是想像到这些家伙饿死路旁或者被怪物杀死吃掉的话……。

     会变成最恶劣的心情的。

     我砰砰地拍了拍夏露露的头。

    「就是这样了加油哟。我虽然可以给你们钱,但是反过来说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所……以…………」

     我那拍着夏露露的头的手停不下来了。
     像是要细细品味一般,慢慢地抚摸着。

    「哈呜……!」

     夏露露脸颊变得通红发出了奇怪的声音,但不知为何就是停不下了。

     不妙。
     这家伙的头发,超级舒服……。

     蓬松的头发松松散散的,蓬蓬的好柔软。简直就仿佛是有质量的阳光一般的触感啊。
     真想要一整晚都紧紧抱住夏露露,尽情抚摸她的头。

    「哈呜呜,哈呜,哈呜啊啊…………」

     夏露露一颤一颤地抖动着,连耳朵都变得通红。尾巴也仿佛很舒服地不停摇晃着
     虽然不知道是夏露露特别敏感还是说犬兽人的大家都是这样的,她很轻易地就进入了升天状态。

     我把手从夏露露那里拿开了。

    「啊,抱歉」
    「不、不会……」

    夏露露紧握住胸口,哈……、哈……地吐息逐渐微弱的同时说道。

    「我是……多亏了乐人大人慈悲为怀而被救了一命的存在。
     因此不管怎样对待我,那都是乐人大人的自由。从头顶到脚尖,从一根头发到指甲屑为止,我的一切都是乐人大人的所有物……」

     夏露露煽情地眼瞳湿润满脸通红地这么说道。
     那表情是如此工口,已经无法去直视夏露露了。

    「这、这么想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别再做盗贼堂堂正正地活下去吧!」

     从夏露露那里移开视线这么说着,我快步走进了森林中。


    回复
    2楼2017-04-05 22:51


      「呋姆……」

       森林中正如夏露露所说,相当的壮丽。

       长满绿叶的树木散发着新绿的气息。
      沐浴在太阳光下的叶子散发着绿色的光辉。
       与生长在树木之间的赤色果实形成的反差也十分美妙,听着踏在枯叶和小树枝上响起的沙沙的声音也十分欢快。

       但是也正如夏露露所说――

      「咔咔、叽、叩叩……」
      「叩叩、叽、咔咔……」
      「叽叽、叽、咔咔……」

       怪物也烦死人了。

       在我前方后方各有三只蚂蚁在,将我包围了起来。
       那些也不是普通的蚂蚁。是在手臂和胸部仿佛长有手甲和铠甲一般的异常发达的二足行走的蚂蚁。

       尺寸上也比我大一头。用数字来表示的话,大概有185英尺以上可吧。
       并且手中还拿着木枪。
       比起枪将其称为〈前端削尖的木棒〉感觉更贴切,但作为武器是足够了。

       我由于喜欢这类东西因而读过一些书所以知道。
       在地球那边,也有被认为十分聪明的蚂蚁存在。

       将树叶带回巢穴后将其发酵做成肥料或培育蘑菇食用――也就是从事农业的切叶蚁,或者袭击其他蚂蚁的巢穴将蛹或者幼虫带回作为自己的奴隶使役的武士蚁好像也存在。

       而且这个世界的蚂蚁,好像还在那之上。

       顺便一提虽然这完全是句闲话,但所谓的蚂蚁是很接近黄蜂的存在。
       并且从黄蜂的角度来说,比起蜜蜂蚂蚁那一方是和它更接近的存在。

       实际上脸也长得一模一样,从构建社会这一点来说,有女王存在,基本上都是雌性,雄性只能在交尾期出生这几点也是完全相同的。

       不管怎样既然被包围了,我就不得不战斗了。

       这样想着的同时、

      「乐人大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响起了夏露露的声音。

       夏露露拿着棒子朝蚂蚁的身体横打过去开辟出了一条路后,架着棒子靠在了我的背后。

      「您没事吧?! 乐人大人!!」

      「嘛啊……没事就是了」

       被夏露露的紧张引导着我冷静地回答。
      夏露露松了一口气地叹息着,指着巨大的蚂蚁说道。

      「这个敌人名为士兵蚁! 即便是一对一也是D等级中位! 如果成群的话就是即便是老手冒险者组队对抗也很危险的C等级上位了!
       仅仅两个人挑战的话太无谋了!! 我会来开辟出一条活路的,请您快撤退!!」

       叫喊的夏露露完全不等我的回答就想这三只蚂蚁突击了过去。
       脸噼地横向甩来避开了突刺而来的枪、

      「哈啊!」

       以裂帛的气势打向了蚂蚁的侧脸。
       但是对方毫无破绽。
       虽然挨了一击的蚂蚁身体摇晃着,但剩下的两只用枪突刺了过来。

      「库――」

       夏露露用棒子接下的同时后退着。
       挨了夏露露一击的蚂蚁撅起了屁股使出了《蚁酸》。
       夏露露扭动着身体躲开了这个。

       枪来了。枪来了。两杆枪飞啸而来。

       将其承受了下来的夏露露坐在了地上,是手臂被枪掠过了么,像是紧身衣的衣服破裂后血渗了出来,但是

      「非、非常抱歉」

      我突入其中。

      「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了……」

       不管怎么说都不听呢。一进一退地展开了攻防战。
       无可奈何地我也加入了夏露露的战斗中。

       夏露露的身手相当不错。
       也有着兽人特有的柔韧,看起来也像是坚持锻炼了的样子。

       与此相对,蚂蚁的行动十分迟钝。
       攻击也很容易躲开,(对其施加的)打击也很容易命中。

       但是身体异常地坚硬。即便是夏露露用棒子殴打,看起来倒不如说是夏露露的手臂受到了伤害。
       是一群作为低速度的代价有高攻击力的有如金属史莱姆一般的家伙们啊。
       就符合度而言虽然很朴素但单体是D。成群时是C等级上位也可以接受了。

      但是也有一点很奇怪。

       这个森林的危险度是D。听说是正适合在草原上积累了经验的冒险者们进入的地方。
       明明如此还会有C等级的怪物出现么……。

       那样思考的同时战局变化了。

       夏露露承受住蚂蚁的突击将其《化解》,也咻地躲过了《蚁酸》后,蚂蚁那一边
       使出了足払。



      「叽呀啊!」

       对单调的攻击已经习惯了的夏露露,没能将其躲开。
       左脚尖挨了一击后身体平衡大大地崩坏了。
       再加上一只蚂蚁架起了枪投掷了过来。

      「嘿呜――」

       已经感悟到自己要结束了吧。夏露露发出了已经放弃了一般的声音。
       真是的…………
      我抓住了夏露露的后领把她拉了过来。

      「哈啊……」

       露骨的叹着气,我和蚂蚁们对峙了起来。
       这些家伙们的弱点,我也已经看穿了。

       首先是慢慢地接近蚂蚁,就可以避开枪了。
       然后突入到中央的蚂蚁的怀中,使出高等级的物理拳击,吹飞了蚂蚁的头。

       之后转向了右边的蚂蚁,使出了高等级的物理踢击,吹飞了蚂蚁的身体。

       在左侧的蚂蚁咻地挥舞起了枪。
       我牢牢地握住了枪,连枪带蚂蚁一起举了起来。使出了高等级的物理投掷。蚂蚁的身体变得破破烂烂的了。

       这些家伙们的弱点,就是被高等级的物理殴打就会死掉!!

       漂亮地看破了那个弱点的我,回头看向了夏露露。

      「没问题吧?」

      「…………」

       夏露露咚地屁股着地不雅观地张开了双脚,呆呆地看着我。

      嘛啊……将让自己差一点死掉程度的怪物轻易地打倒的话会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

       夏露露的股间
       慢慢地……染黑的舞姿扩散看来,
       啾啰地(指水声)……形成了水洼。

      「哈呜呜、呜、呜、非常抱歉。
       乐人大人、乐人大人…………」

       耻辱地挥洒着泪水的同时,呼唤着我的名字的夏露露。
       只是看着就觉得很可怜,我尽可能不看向夏露露,同时轻轻地把毛巾扔给了她。

      「总而言之……擦擦吧」
      「哈呜…………」

       夏露露咬着嘴唇的同时,用毛巾挡住了湿透了的股间。


      回复
      3楼2017-04-05 22:52
        足払就是这个动作


        回复
        4楼2017-04-05 22:53

          是說,之前說過來這手滑一事
          原因正如我在異世界姐妹那邊所說,很抱歉這邊我幫不上忙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06 00:32
            这些家伙们的弱点,就是被高等级的物理殴打就会死掉
            這算弱點嗎!!?? 逼我吐槽阿


            收起回复
            6楼2017-04-06 01:14
              翻譯辛苦了


              回复
              7楼2017-04-06 14:15
                一回家就看到了這個,心情大好


                回复
                8楼2017-04-06 15:49
                  瞄准弱点什么的好蠢,只要属性点高于对面10倍就好……个鬼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06 22:48
                    求问镇楼图出自那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4-07 01:39
                      幫自由大大潑個冷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4-13 10:06
                        新人报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14 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