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羽毛笔吧 关注:3,224贴子:12,813
  • 21回复贴,共1

《游戏脑》【二章】番外2.工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楼放空,我的肝好像没事,不过手打字快打断了。今天可能就翻译不了那么多了。


回复
1楼2017-04-04 13:49
    番外2:工会(墨羽:工会不是公会啊,工人协会懂么?也可以说是行业协会)
    (´・ω・`)番外篇。其二
    ————————上面是作者的提示,与翻译无关,不是主人公视点————————
    今天是每月的集合日,我早早收工前往会场。
    上个月我没来,不过没问题,每次都会有些人不在。
    但是为什么这次工会的老大发了传览板让我们最好都来呢。
    选人当官的时候都没来的家伙,也来了。
    全员出席是有什么事么?
    会场里我见到一些偶尔回来的家伙,也有不认识的家伙在呢。
    新面孔?不,不是。
    「今天满席是有什么事么?」
    「啊啊,锻冶工会都来了呢。今天的又要争很久了。」
    锻冶店的工会么…。不是来提工资的吧?饶了我们吧。
    「都到齐了就开始吧。」
    刀剑贩卖工会的工会长宣布开始会议。
    「本来是打算在定例的日期举行了,但因为发生了困扰的事情,所以今天才召集大家。都先看看这个吧。」
    这是1把刀子。
    传阅着。
    「不错的刀子。用了很好的材料。」
    不知是谁的低语。
    大家都闻啊,敲打刀背啊,来品定这把刀的品质。
    传到我这里,很轻的刀呢,简单来说就是菜刀。
    我递给旁边的人。
    「不错呢…进了这货能卖出去呢。」
    没错呢,嘛,还要考虑成本就是了。
    「这个怎么了?」
    一个年轻的家伙发言了,我记得是露天档的那谁。
    「啊啊,这个最近大量的在市面上流通呢。菜刀就是了。」
    「怎么,又是菜刀啊。」
    「好像是杂货店在卖,卖的飞快呢。」
    「嘛,这种品质,当然好卖啦。」
    「请锻冶工会这方发言。」
    长着络腮胡子的老人走了出来。虽然说是老人,但那身肌肉还在。
    我记得这个是已经隐退了的铁匠。
    「这个菜刀就是造成困扰的菜刀。首先,连柄都是铁做的。最开始是做刀饰的店过来诉苦。“不要做这种刀啊,我们怎么做生意”,接着就是磨刀铺。“你卖磨刀石没关系,不要连磨刀的方法就一起教了啊。」
    「然后,我们锻冶工会就开始找是谁做的这刀,大家都说没做。又没有刀铭。却在大量流通。」
    「有没有可能是外国做的?」
    「嘛,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呢,我们检查过后这做刀的铁是王国产的,用来试切,结果这个比锉刀都还硬。」
    「哈?」
    「比锉刀都还硬的铁。恐非凡物啊。我们烧热之后只明白了一件事,这东西连芯斗都是钢做的。」
    「不是锻造的么?」
    「你说锻造吧,那柄呢,不可能整把刀都锻造啊。还有一件事,这把刀没有接合的痕迹。也就是说,柄不是后来才打上去的。」
    「那是削出来的么?」
    「我不这么认为。但是,我们收集了很多把,全都是同样的形状。很想说是铸造品但这也不可能啊。」
    「不去问问卖这个的店么。」
    「没错,所以想问问刀剑贩卖工会的大家,都见过这种菜刀么?」
    「没、」「不知道」「没见过」「还有货么我这想进。」
    大家都不知道的样子。
    预想落空的锻冶工会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样啊…。困扰了呢。」
    「怎么不去问问杂货店那边?」
    「问过了,他们避而不谈。」
    「那不是杂货店么?怎么会卖刀具。」
    「大小菜刀加上磨刀石还有袋子一套的卖的。这算是杂货了。」
    没错,针和夹子是锻冶店的工作,但如果是裁缝的工具套件,这算是杂货的范畴了。
    很久以前还为这事弄成了商业战争。
    「有谁向“杂货与布匹店宾果纽”供过货么,或者是和北门街道那边的店坐过生意的?」
    没听过的店名呢。大家都互相对视。有歪着头苦想的人。却没一个心里有数的。
    「有问过商业公会么?」
    「问过了,全都闭口不谈。」
    哑巴吃黄连的锻冶店。看来是出了什么事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多嘴的商业公会居然一句话都不说。平时不都是一群口无遮拦的家伙么。」
    「没错呢,还叫我们不要去找那家店的麻烦。」
    「哈?」
    「看来这“杂货与布匹店宾果纽”背后一定有什么了。」
    「问了下附近的人,听说原来是做布匹的贩卖还有杂货的行商的。」
    「布匹店卖菜刀呢…。」
    「店长去行商的时候被盗贼杀了。店里剩下母女俩怕是要破产了。听说还和整合公司的对上了。」
    整合公司是收债那群人的总称。王都对店面的需求很大。
    让店变成空屋子的就是这群人。
    当然,这群人公会也不是不管。
    有些虽然干不下去但却是好店的店,公会也会出手相救。
    「卫兵呢?」
    「也没戏。连队长都发抖的逃出来了。」
    「这算什么?」
    「啊?对了?是布匹店吧。」
    开露天档想起些什么的样子。
    「你知道些什么么?」
    「不,我这摊子旁边的卖野菜的女老板喜欢八卦。说是布匹店被贵族的额ー…。“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买下了。听说在店门口打了起来,不单见了血还有人断了骨头。」
    「不悦的传闻呢。」
    锻冶店摆出从心底里讨厌的表情。
    「啊啊,那事我也听说了,是布匹店吧?不知哪里的公爵和收债的干起来了。听说是“喜欢折断卫兵手腕的公爵”。」
    有令人讨厌的兴趣的贵族呢。
    「是这样么…。麻烦的家伙们呢。」
    这样啊,商业公会的家伙们唆了收债的那群人?
    然后贵族出场后都颤抖了呢。
    「王都里旁系的贵族我不觉得有这么大的面子…。但还是注意点那个“杂货与布匹店宾果纽”吧。」
    刀剑贩卖工会长忠告了。
    「没错呢,该死。不和刀饰店还有磨刀铺说清楚,之后还会来闹个没完的。」
    苦恼着的锻冶店。
    工会也不会害怕普通的贵族。
    但是最大的商业公会那群人都哆嗦着不敢说话了,我们上了也是白搭吧。
    贵族呢…。
    很多贵族的祖先都是盗贼的头头,有力量的家伙家好似盗贼。
    不但有力量,还有土地的,那就是贵族了。
    那些家伙是狼,我们平民是羊。
    现在的贵族基本上都挺老实了,但偶尔出个返祖的可是闹得天翻地覆啊。
    比如说人称“杀戮公”的贵族就是最有名的那个。
    传闻,最喜欢的事就是砍下人头。
    特别喜欢把自己砍下的敌兵还有俘虏的人头摆成一排观赏,这是兴趣爱好的样子。
    这都是以前的话了。
    狼是成不了羊的。
    羊有时候能变成狗,但终究成不了狼。(墨羽:想起了鲁迅的作品)
    喜欢折断手臂的兴趣,还真是有够奇怪的家伙呢。
    嘛,还有兴趣是打剑的贵族在呢。
    为什么我会想起那个胖学生呢。
    难道说,不会是那家伙打的菜刀吧?。


    回复
    2楼2017-04-04 13:49
      over


      回复
      3楼2017-04-04 13:49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4 13:56
          最近的贵族为了避免坏结局都在玩锻冶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04 14:07
            應該是第48話的武器店的店長視角


            回复
            6楼2017-04-04 15:12
              感谢楼主!


              回复
              7楼2017-04-04 16:08
                既得利益那方在困扰着觉得如何是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04 17:03
                  感觉主角会对收货的出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楼2017-04-04 17:29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04 19:14
                      這篇看過三次了,看一次笑翻一次。


                      回复
                      11楼2017-04-04 20:37
                        平衡被打破還出不了聲


                        回复
                        15楼2017-04-06 13:27
                          胖子在这样无止境的做下去,以后什么短剑、匕首等等都会淘汰了吧?


                          回复
                          17楼2017-04-10 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