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罗泰罗吧 关注:62贴子:185
  • 12回复贴,共1

【原创】不知道叫什么的赛泰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废话不多说,开更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02 20:44回复
    章一

    光之国的月夜依旧闪着绿色的悠光,等离子火花塔静静的屹立在城市的中央,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祥和。
    在一座宏伟的建筑里,一个男子关了最后一盏灯锁上门,一脸疲倦的走进一个幽深的小巷里,他身上红色的披风被晚风吹得猎猎做响。
    待那人走了一小会儿后,一个红色身影追了上去,赛罗看到自家老爹就像是被迷了心窍的样子撇撇嘴,脑海里满是老爹看那个什么泰罗前辈痴痴的样子,心里满不是滋味。
    自从两父子相认后,赛罗便搬来和赛文住,诺大的房子终于有了点活气,本想着这样过到老爹老去也好,却没曾张赛罗和赛文相处久了,发现父子俩的中间不知什么时候起插进来一个人,那个人夺走了父亲对他一半的关怀。
    赛罗也挺喜欢这个六叔的,至少在赛罗发现自己父亲对这个人有别样想法时,他还会好脸色的对人,但自从发现父亲喜欢这个人后,他开始针对起这个人,有时候他甚至会当着自家老爹的面说泰罗这样不好那样不好,当然,泰罗可否有这些缺点有待考究。结果可想而知,换得老爹一顿臭骂不说还罚一个星期不准出光之国。
    泰罗对于赛罗针对他肯定有所感觉的,但他也只当是人家孩子小不懂事,而且那是表哥的儿子,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一个人和一个人的家教不同,再说,竟技场那些娃儿已经够他受的了。
    泰罗刚把手中的文件夹放到赛文桌桌面上,赛文就回来了。
    泰罗担任教官,自是不用参加会议,除了特别重要的会议,他几乎不去,他一点都不喜欢那种闷闷的感觉。
    泰罗看赛文对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好笑的拍了下赛文的肩膀,还用手肘碰了碰赛文,
    “三哥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嘛,什么时候开始和我见谅了?”
    “泰罗……那个……明天我要去出趟差,约摸要十多天才能回来,呃…你能不能帮我照看下赛罗,他不会做饭,我让他去餐馆吃他又不去,而且我不在,我害怕他惹出什么事来。”
    “这个啊,可以啊,那…是要让他来我家吃饭还是去你家做饭?”
    “去你家吧,你平时工作也忙,我家离奥特竟技场远。”
    “嗯,那好,刚好马上要上要到周末了,我照看他时间也多些,不过,表哥,让赛罗住我家算了,这样更方便。”
    “也好。那我去跟赛罗说了。”赛文将满是汗的手背在背上,神色有些不自然的想要逃离,泰罗也没有注意太多,目送着赛文走出办公室,随即理了理文件,继续埋头批改着文件。
    这段时间是新生刚入学的阶段,不但要整理好每个人的资料,还要把这些数据整理进档案里,等这段时间过后,一定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泰罗这样想着,手上也加快了动作。

    当赛罗得知自家老爹那神经质的决定后当场掀桌,他心里在觉得这是老爹让他在慢慢接受‘后妈’,虽然赛罗没有见过自己母亲,但他一直觉得没有人能抵得了自己的母亲。
    原本一直很抗拒的赛罗第二天他竟然破天荒的答应了,这让赛文有些不敢相信,但七锅也只是不敢相信而已,他现在只是认为自己儿子终于乖了。
    赛罗并非真的接受这个意见,他只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会一会这个迷了父亲半辈子的人。

    泰罗一大早就等在奥特航场,赛文看到泰罗亲自来送自己很是感动,那句在嘴边辗转了上千遍的可否同我过完下半辈子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赛罗看着自家老爹看着泰罗一脸吃了蜜一样的表情不满的哼唧了声,白眼满天飞。
    在送走自家老爹后,赛罗终于松了口气,撇了眼旁边一脸倦容的泰罗,心理那股要怎样怎样弄泰罗的神气劲儿荡然无存,心里闪过一丝无措感,只好尴尬的看着四周。
    倒是泰罗先开了口,泰罗也是第一次和侄子离这么近待这么久,说出的话的时候很
    轻很柔,这让赛罗联想到那个凶巴巴的雷欧不禁有些羡慕起梦比优斯来。
    “赛罗,这段时间你来我家住吧,刚好梦比优斯前段时间搬出去了,客房也空着。”
    “我老爹和我说了。”就算泰罗再怎么对他温柔,赛罗还是在心理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一定不要对他好言好语,赛罗语气极淡,就好像这不关他事一样。
    “那要不要我帮你去收拾东西?”泰罗并没有发火,一方面泰罗脾气好看得开,另一方面泰罗对赛罗的冷淡不以为然,。
    “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自己收拾就行了。”赛罗说完就往自家方向走去,没有理会泰罗。
    泰罗看赛罗对他的无理,也没有恼看着赛罗的背影轻叹了口气,随即又想起什么似的朝赛罗大喊道:“赛罗,收拾东西快点哦,我做好中饭等你。”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02 20:47
    回复
      中午的光之国更热闹了些,光离子在空中飘散着,被等离子火花发出的光照得绿悠悠的,煞是好看。赛罗看着眼前这栋不大的别墅,心里升起一股不屑感,要说他和老爹住的房子那可是上千平米,佣人也多,眼前这栋房子真磕碜,赛罗在心理吐槽着,但还是敲了门,门不一会儿就开了,泰罗偏头温柔的笑着看着他,披风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件蓝色的白边围裙,那一刻,赛罗有一种回到家自己的爱人在等自己的感觉,但这种感觉也只是一瞬而已,对于泰罗刚才的笑,赛罗对泰罗的语气也没之前的目中无人,
      “饭做好了?我很饿。”
      “快进来吧,饭刚做好,待会儿吃完饭我带去你的房间。泰罗接过赛罗手上的东西,带他进了客厅。”
      大体的看了一下屋内的摆设,赛罗这才明白这不叫简陋,这叫简朴。
      客厅除了沙发柜子外只装了个书架,上面有各式各样的书籍,虽然简单了点,但却干净整洁让赛罗有一种家的感觉。
      赛罗和泰罗一起进了厨房,桌子上已经摆了满桌子的菜,这让早晨没吃早点的赛罗眼睛都直了,在他眼里养尊处优的太子爷竟然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让他很是赞赏,赛罗并没有发现他对泰罗的态度渐渐的在改变。
      泰罗做的饭有清淡也有味重的,说是害怕赛罗吃不习惯,辣的正和赛罗心意,赛罗看一顿饭下来泰罗尽夹清淡的菜,把清淡的全攒到泰罗面前,泰罗对赛罗这一举动受宠若惊,寻思着待会儿要不要带赛罗去趟银十字。
      泰罗草草吃了几口饭后便帮赛罗收拾东西去了,赛罗看着满桌子的菜和碗里泰罗给夹的菜,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要说赛罗从小在孤儿院长大,都是一个人吃饭睡觉,和老爹住后因为老爹工作忙,也经常是自己一个人吃饭,但经今天这一出,竟然有了一种真正的家的感觉,难道是自己从小缺少母爱的原因?
      转头去看泰罗忙碌的背景,赛罗的心底又升起了一股更奇怪的感觉,好像是丈夫在吃饭,妻子在为丈夫忙碌的感觉,赛罗甩甩头,将这奇怪的想法甩掉,继续吃起了饭。由于下午泰罗还要去竟技场,帮赛罗收拾好东西后就走了,赛罗看着这间整齐干净的房间,脸上微红,他想起了自己那猪窝一样的房间,
      百无聊赖,赛罗睡了一大觉后看时间还早,想出门到处转转,刚一出门就看到了梦比优斯,梦比优斯看到赛罗从泰罗家出来,眉头一直没舒展过,他手上拿了文件,看来是来送文件的,
      “你怎么在这儿?”
      梦比优斯淡淡的问道,
      “你管得着么?”赛罗一开口就没有什么好语气,和泰罗相处下来,他觉得六叔比这个小叔好了不知几倍。
      梦比优斯瞥了他一眼,转身便走了,赛罗对着梦比优斯背影哼了一声,出去逛逛的心情瞬间没了,只好回去继续躺在床上发呆。这段时间镜子骑士和红莲他们都回家去了,没人陪赛罗疯,也难怪赛罗会孤单。
      不知躺了多久,赛罗听到了一阵脚步声,说话声由远即近,内容也慢慢清晰了起来,赛罗仔细的辨认了下,发现是梦比优斯和泰罗的声音,赛罗一个健步跑回房间内,在门打开的时候,他刚好跑进去。
      泰罗打开门后环视了圈屋子,然后对身后的梦比优斯无奈道,
      “这小子,可能去找他的伙伴玩去了,小梦,快进来,随意坐啊,我去给你倒水。”
      等梦比优斯进来后,泰罗将门关起来将披风挂在衣架上,然后进厨房倒了杯水出来递给坐在沙发上的梦比优斯,自己也坐在沙发上。
      赛罗屏气凝神的听着屋外的动静,听到一声水杯放到桌上的声音,然后听到其中一人讲:
      “教官,赛罗怎么来你家住了?”
      “表哥要去出差一段时间,艾斯哥那边夕子姐姐生病了,艾斯哥也没法照顾赛罗,所以表哥让我照顾赛罗,表哥家离我家很远,我说去他家做饭给赛罗,表哥害怕耽误我工作,所以我让赛罗来我家了,怎么了?”
      “教官,赛罗是个毛躁的小子,你不怕他一个心情不好把你家毁了?”
      赛罗听到梦比优斯的话,气得有一种想要出去揍他的冲动,随后泰罗说话时,他又侧耳去听,
      “小梦,哥哥是怎么教育你的了?每个人都有顽皮和正经的时候,而且赛罗本性并不是他表面那样的桀骜不驯,他也有痛楚,也有快乐,赛罗是个自尊心基强的人,一个英雄是不会真正承认他要的不是什么天下,而是一份来自亲人的爱,赛罗只是用桀骜不驯来掩饰自己内心对爱的渴望。”
      听了泰罗的话,赛罗久久未能把心中千种情绪压下,从小到大,他受尽欺凌,尝过底层人民的生活,看着别人都有父母的疼爱,而他一无所有,相反,他有了一副遭其他种族歧视的皮囊,别人的羞辱,别人的厌恶,让他少了童年的童真,换上一幅桀骜不驯的模样,他要把他心里最真实的一面给他最爱的人,一个他还不知道名字,也记不清什么样子却让他有信心活下去的人。思绪飘出去了很远,等回过神来,对话已接近末尾,
      “小梦,要不要留下来吃个饭?赛罗可能要回来了,我也要做饭了。”
      “教官,不了,我约了阿光和佐菲哥哥吃饭,时间也快要到了,我就走了。”梦比优斯对着泰罗笑了笑就转身走了。
      泰罗目送着梦比优斯离去,直到看不见后人才关上门。
      厨房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做菜声,赛罗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爬在门框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02 20:47
      回复
        “这是怎么回事?”泰罗看着把自己抱向床上的梦比优斯问道,现在,他连弯一弯手指的力气都没了,但说话却很利索,
        “教官,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担惊受怕的度过的,每一次只要一有人靠近你我的心就会痛一次,这些年痛的次数太多了,幸好,有位叔叔给了我一次机会,他给我的种子真好用啊,每天的幻想里你的目光只属于我一个人,你在我身下那动情的样子叫我永远也不想醒来,今天幻想要成真咯,教官,你现在不能动,只能说话,待会儿叫床声可要大点哦,呵呵,但你也别想着有人来救你,我设的结界连奥特之王来了也未必能破得了。”
        梦比优斯把泰罗放在床上,双手流连在泰罗脖颈处,引得泰罗一阵颤栗,
        “梦比优斯,你醒醒,别胡闹了,教官当今天什么也没发生过,什么也没听到。”
        泰罗被梦比优斯的话说红了脸,恼羞成怒却无可奈何,想要躲避却动不了。
        “教官,省点力气嘛,待会儿会很累很痛的哦。”
        “梦比优斯你……”泰罗已经被梦比优斯的话羞得不知道怎么接下面的话,他想不到以前很乖巧的梦比优斯为何成了今天这番境地,而且他竟然还……喜欢自己,要怎么办?!?
        梦比优斯跨坐在泰罗双腿边,双手撑在泰罗耳边,俯下身用嘴唇擦了擦泰罗的脸颊,泰罗想避开,但什么力气也没有,但那酥酥麻麻的感觉却像是排山倒海一样的,漫布全身,
        “梦比优斯,不要……”泰罗瞪大了眼看着梦比优斯解开自己的披肩,使出自己最后的力气想要推开凑上前来的梦比优斯,但发现自己纹丝不动,随后,嘴唇传来温热,梦比优斯温柔的吮吸着泰罗的唇瓣,时不时发出滋滋的水声,泰罗被吻得七昏八素,想叫救命嘴却被封住,只好绝望的闭上眼睛,接受着这越来越猛的攻势。
        “教官,我都等不及了?”
        梦比优斯坏笑的抚摸着泰罗脖子上自己留下的吻痕,双手从锁骨出一路向下,摸到胸部的时候流连了一下,随后继续往下,
        “梦比优斯……不要!”

        章三
        泰罗现在不知道要露出什么表情,好在自己没有失身,但在自己侄子面前却丢脸丢大发了。
        就在梦比优斯要得逞时,一个红蓝相间的身影破窗而入,打晕了梦比优斯,救了泰罗。
        泰罗以为自己先是被赛罗嘲笑一番,然后再被赛罗鄙视,没想到赛罗什么也没说,一脸愤怒,捡起被丢在地上的披风疼惜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感动把没有失身的喜悦占去,强撑的意识在最后说了一声谢谢后就处于黑暗之中。
        意识处于一片胶着,周围一切的事物都是朦朦胧胧的,模糊的谈话声似有似无,泰罗努力的想要恢复意识,却发现头沉的要死,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能听得见周围的说话声,说话的是佐菲,奥父和奥母,
        “看来,事情越来越严重了,那几个一夜变苍老的小奥被什么生物吸去了光源,而且我们发现他们的计时器上竟然长出了植物。”
        “玛丽,那泰罗他……”
        “泰罗被赛罗送来时昏迷不醒,不过幸好不像那些小奥一样,只是劳累过度。”
        “劳累过度?母亲,泰罗这几天也真是很忙的,要不让他休息几天?”
        “还是不要了,最近光之国频繁发生怪事,梦比优斯失踪,赛文失去讯息……”
        什么?
        表哥失去讯息?小梦……小梦失踪?
        泰罗的意识被奥父的话吓得一下子就清醒了,毫无征兆的起身吓得奥父奥母佐菲皆是一愣,
        “泰罗,怎么这么乍乍乎乎的?”
        泰罗没理奥父的责怪,着急的问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赛文在返回光之国途中不知怎么回事,与光之国失去了通讯,按理说他两天前就应该回到光之国,但到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收到他回来的讯息,而梦比优斯,已经失踪了三天。泰罗回想了下时间,发现梦比优斯失踪那天正好是他被……泰罗想到这里,还是挺尴尬的,差点就被自己的徒弟给……真的挺丢脸。
        泰罗其实不怪梦比优斯,梦比优斯是他从小带到大的,他了解梦比优斯,他不会做这么冲动的事。那天,他看到了梦比优斯身上的花纹,想到了自己小时候看的一本书。
        那本书放在图书楼古籍的最上面,他也是偶然看到的,他依稀记得上面介绍了一种植物,称为魇,五亿年一开花,开花后一万年就会结果,当魇结果的时候,整个宇宙的所有生物,就会被心里所想迷惑,活在幻想和现实中,痛不欲生。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2 20:47
        回复
          那本书很旧,很薄,关于魇的记载很少,里面唯一的一张图,就是魇的花纹,和那天梦比优斯身上的花纹很像。

          泰罗急忙下了床,不顾奥父和佐菲阻拦就跑出了病房。在床上躺了几天,能量还没恢复,泰罗刚走几步差点就站不稳,只好扶着楼梯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奥父和佐菲追了出来,询问泰罗要去哪儿。
          “父亲,佐菲哥哥,最近的这些事绝非偶然,我想去一趟图书室,验证一下是不是那东西在作怪,如果是那东西,就可以找到表哥和小梦了。”
          “你身体还没好透,我还想问你呢,怎么无缘无故的就晕了,还让赛罗送你来银十字。”
          “呃…没什么,我得走了,时间紧迫。”
          泰罗刚想转身下楼梯,没想到赛罗站在他后面,一个转身没剎住,泰罗把赛罗撞倒在地,两人一上一下,赛罗双手搂着泰罗的腰,在纠结是要继续搂着还是放开,看泰罗脸色苍白,以为是尴尬才这样的,就想说一句话缓解一下,
          “你怎么激动得投怀送抱了。”
          然后,泰罗晕了。

          章四
          泰罗做了个噩梦,一个就像是真的梦,梦里,他被一个男人用藤蔓裹住,吊在床上,后来的事情模模糊糊,总之特别的难受,等他惊醒过来,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很软的椅子上,手被反绑,前面还装了一张长桌,桌上装了一个三层的烛台,上面的蜡烛发出橘黄色的光亮,周围一片黑暗,只能看到烛光照到的范围。
          泰罗试着动了动手,发现手已经麻木了,泰罗努力回忆着,可惜到他从床上下来就断线了,
          “有人吗?”
          “我一直坐在这儿,难道一点存在感都没有吗?”
          黑暗深处传来一声似乎很伤心却又不屑的声音,泰罗警惕的看向四周,皮鞋踏在地板特有的踏踏声响起,在这个空间里产生了回声。一个个子很高,戴着半边鬼魅面具长发齐腰的人类从黑暗中慢慢走到光亮处,鬼魅的面具连着紫黑色的瞳孔靠近泰罗,喷出的灼热气息让被从小就怕痒的泰罗难受的扭来扭去,那人似乎发现了这事,恶趣味的靠近,用舌尖碰了碰泰罗的脖子,后来像是玩上瘾似的,竟然吮吸起来,一朵朵小小的梅花在泰罗的脖颈上绽开。
          一股如被电流击中的感觉蔓延向四肢百骸,泰罗停止扭动愣了一下,随后剧烈的挣扎起来,
          “放开我。”
          那人放开泰罗,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呵呵,泰罗,自我介绍下,我叫贝莫非森,别人都叫我,魇。”
          泰罗看着那张戴着一直在邪魅笑面具的人,咬牙切齿道:“你把表哥和小梦怎么了!”
          贝莫非森本想说话,却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神经兮兮的说:“好讨厌。”
          随后大手一挥,泰罗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泰罗醒后,发现自己躺在银十字的病床上,旁边坐着赛罗,正看着自己发呆。
          “咳咳。”泰罗本想说话,却发现脖子疼得要死,嘴里还有一股铁锈的味道,赛罗回过神来看到泰罗醒了,连忙倒了杯水抬起泰罗的上身把水喂下。
          “赛罗,你父亲……咳咳……”
          泰罗强忍着难受抓住赛罗的手问道。
          赛罗索性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02 20:48
          回复
            好棒!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05 21:27
            回复
              好看!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17 02:04
              回复
                没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17 12:30
                回复
                  顶顶,已收藏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9-11 12:29
                  回复
                    没有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9-26 22:00
                    回复
                      楼主别这么扫兴话说你多久没更了楼主


                      IP属地:福建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8-02-17 16:40
                      回复
                        已经2020了,dd会不会退圈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3-29 21:42
                        回复
                          都2021年了,哎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21-02-02 15:3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