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804
  • 20回复贴,共1

91 胜负揭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嘿呀


回复
1楼2017-04-02 01:34
     不论是观众、还是斗技者、甚至连正在对峙的人都无言了。
     胜负被决出了。
     「怎、么会」
     王者的坚持赢了。
     卡伊鲁处于被封住手足,无法躲避的状态。而尤里的一击也是带有气势的最棒的一击。尽管这样,王者也不会败北。正因为不会败北才被称为王者。
     「咕哈,坚持上也没输吗。真是王者之鉴啊」
     对亚克来说已经只能笑了。
     被封住手足,在最后的最后王者依靠的是自己的牙,自己的嘴。向着脑袋斩下的一击,是为了杀死对手的最佳的一击。赌在对方的最佳选择上,王者用嘴夺下了白刃。
     尤里瞪大了眼睛。
     「呶嗯!」
     卡伊鲁就那样单手着地。以那只手为基点在咬着剑的同时挥动了头颅。茫然自失的尤里就那样连同剑刃一起被甩开了。被甩向的地方有着同样茫然自失的无名。尤里的身体就那样顺着势头和无名撞在了一起。
     卡伊鲁就那样抛起大剑,空着手缩短了距离。
     「干得漂亮」
     像是抚摸处于呆然状态的两人的脑袋一般挥动了手,击飞了两人的意识。温柔,但确实地。就算是那么以自己的精神力为荣的两人,被挫败意志后也会这样。
     卡伊鲁在转身的同时用手接下从天上掉落的大剑,面向剩下的对手。
     那副威容不愧是王者。
     两人摔落,只剩一人。
    (吾一人,在这个胜负中,无法获胜啊)
     斗技场内还留有其他高手。但是已经没有足以和这个怪物相对,能够孕育胜机的存在。他们已经失去了仅有的获胜的可能。
     「还要打吗?」
     「当然。从这开始,就只是展示了吧」
     亚克挥起手,那是对身后的家伙们做出的动作。
     「与吾同去!吾名亚克·奥普·加尔尼亚斯!此身为王!」
     不可测量的压力覆盖了斗技场。作为王而生活的一生,那人生的重量。他的生存方式和战力引出了超越人知的力量。从一介兵卒开始,逐步到队长、军长、将军不断爬升,最终成为王的男人的重量。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那一点会吸引他人,如引力一样,拘束他人,甚至连意志都能支配,那是支配者的身姿。
     「感谢你,王唷」
     「无妨,娱乐就得一直享受到最后呢。华丽散落的东西才是,骑士道唷!」
     王率领着军势。虽然是临阵磨枪,但他那魅力是真货,超出常理的向心力甚至能魅惑住未曾认识的他人令其赶赴死地。王之力,王之业。这就是身为王之人,即便过了全盛期仍旧满溢而出的王的气息。
     「上吧啊啊啊啊啊啊!」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王的军队开始攻击。


     ○


     「哎呀,真是场不错的战斗!久违地享受了啊!」
     在脏乱的偏远酒馆里有着两位大个男人和一对小个的男女共计四人。两位大个男人一手喝着酒一手吃着肉,而小个的两人中,女性在饮酒而男人那边则在小口地喝着牛奶。
     「完全没有想到会在那里被防下来啊。我还不成熟」
     「我其实也没有能防下的自信啊,你干得很漂亮」
     两位大个男人,卡伊鲁和亚克笑谈着。那时虽有活路却仍是如履薄冰一般的战斗。哪边获胜都不奇怪。特别是最后一击,就连卡伊鲁也感到心凉。
     「但是啊,令吾惊讶的是那边的姑娘居然语言不通啊」
     「…………」
     无名沉默着不断地喝酒。她是卢西塔尼亚出身说着和这边完全不同的语言。由于最近不论哪种语言都有受到加利亚斯的影响随着那潮流地传开,不管到哪里都能够进行一定程度的对话。尽管如此那也是仅限于像七王国这样的大国的情况。像卢西塔尼亚这种孤立存在的小国仍然和从前一样使用着当地的语言。
     无名基本完全无法此地的语言。
     「靠着自然传达到的想法来战斗了吧」
     「还真亏你们能做到那种合作啊」
     卡伊鲁感到佩服。三人的合作有着如同流水般流动性的东西。三人合力消去死角,极力减少破绽的战斗事的身姿令人无法想象那是临时配合出来的。
     「不过结果还是我等输了。大败啊」
     没错,亚克他们败给了卡伊鲁一人。缺少了两人后斗技者们进行了不错的战斗然后被打败,不过那只是那看起来是不错的战斗。事实上他们连一次可以成为机会的机会都没有获得,基本完全不存在获胜的可能。一百对一,光看字面会令人发笑。看到这个,没有任何人没有想到一能获胜。
     「胜负只是时运。今天只是偶尔是我赢了」
     「就算是运气这边也有着好运。确实是完败」
     两个斩击重叠将卡伊鲁击退的那一击。就算让他们再现也估计是无法做到的。那是在实战中诞生的奇迹的一击。然后即便拥有奇迹也没有胜过王者。这就是全部。
     「话说回来卿啊。不与吾同行吗?」
     突然的发言令卡伊鲁差点把酒喷了出来。
     「没有要惊讶的事情。卿很强,比吾知道的任何人都强……与那两位巨星埃尔·席德・坎佩尔多、维钦(简称)相比也不逊色的实力,否,说不定已经超过了他们。那种杰出人物不是可以被埋没在这种偏远的。你不这么觉得吗?」
     卡伊鲁苦笑了。尤里对那也大大地点了头。
     「不觉得。我只要能保护住重要的存在就好了,并不期望那以上的事情」
     卡伊鲁干脆地断言到。亚克眯起眼睛发出了「嚯」的一句以后就不再劝诱了。只有尤里还不懂气氛地说着要一起旅行或是请成为师父之类的各种话,卡伊鲁全都委婉地拒绝了。无名在那期间也一直毫不间断地饮着酒。


    收起回复
    3楼2017-04-02 01:35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2 01:36
        还以为斗技场打完会是一边死一边活,结果都或者
        我这不是得把出现的名字记在译名里吗


        收起回复
        5楼2017-04-02 01: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02 02:39
            基情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7-04-02 02:49
              野狗势力大增?
              阿尔果然需要卡伊鲁和法维拉


              回复
              9楼2017-04-02 09:05
                旡名不會是來找老公-威廉吧?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4-02 15:0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02 20:29
                    无名不会是原威廉的那个未婚妻吧,那个红发青年(卫宫士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08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