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吧魔王大人吧 关注:15,315贴子:19,624
  • 13回复贴,共1

WEB 13 琪菈古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01 17:40
    二章 黄金圣女
    琪菈古依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座庞大的“建筑物”驰骋于街道之中。
     这是由十匹马所拉动的――“巨大的椅子”。
     椅子底下则有几个巨大的车轮,在碾碎碎石的同时,以极为可怕的速度奔往亚侯之城。

     其周围是从圣堂骑士团精挑细选而出的108位精锐骑士所占据,氛围仿佛是要奔赴战场般。
     骑士团的男骑士们均身穿统一的神圣铠甲,不过有不少人留着光头或者莫西干头的发型,实在难以想象这就是信仰天使的集团。


     这就是圣女――琪菈・古依率领的军团。


     若不知情者目睹这一幕,必然会以为是世纪末的山贼集团。
     然而,她所带领的军团正是国家最为信赖,集民众钟爱与尊敬于一身的军队。
     原因单纯至极――军队奉行见恶必杀的宗旨。

     无论敌人是什么恶党,亦或是怎样的权利者,她所经过的地方都将寸草不生。
     既是简单易懂的正义,也是简单明了的暴力。
     在侵略他国之际,其暴力得以发挥得淋漓尽致。她仅仅是出现于战场之上,敌军甚至都会形如溃散落荒而逃。


    「大姐头,差不多要抵达城镇了」


     令人联想到巨岩的彪形大汉,朝着无比敬爱的主人搭话说。
     男人名为――玛乌托・福吉。

     原本是位扰乱附加一带治安,令人无计可施的山贼。可如今为了主人,即便要他深陷于水火之中也在所不辞。
     他多次遭受主人击败,遂而改过自新。如今就任于圣堂骑士团的骑士职责,成为一位出色的男人。

     他的母亲喜极而泣,对圣女怀着感恩之情。
     她在这方面的美谈不胜枚举,甚至连那冷酷无情的暴力包含在内,全都视为正确且稀有的存在。


    「那“家伙”……居然给我添麻烦」


     琪菈・古依乘坐在巨大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把葡萄酒一饮而尽。

     明明是在疾驰之中,椅子却丝毫不为所动。这是为了不会令她感到任何不快,而无谓地使用了土和风的魔石。


    「讨伐魔王这种事不也是英勇事迹吗。大家都在佩服道不愧是大姐头的妹妹喔」

    「这个“白痴”……那家伙只不过是想引人注目啦。大体上,魔王怎么可能会存在啊,呆子吗」


     姐妹都一样是毒舌。
     事到如今,圣女这种存在究竟是什么谁也搞不清楚。不过骑士们那满腔热情全都只为她一人所奉献。

     虽说口吻恶毒,不过其美貌与位居末端的那孩子又是别样的不同。
     她留有一头细长的金色直发,身躯或许是受到战斗所锻炼,身材纤细而又曼妙。修道服底下的开衩一览无遗,得以窥见的双腿极具千娇百媚的诱惑力。

     唯独眼瞳与幺女同样是粉色,不过其眼神的锐利度是她远远所无法比拟。无论是怎么样的恶党,在她的眼神直视之下似乎都会吓得屁滚尿流,还会祈求着饶命。

     修道服帽子的长摆朝着后方摆动着,看似破戒的修道士,不过其貌美如花的容貌却将这种印象化为乌有。
     真可谓是――美女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能得到原谅吧。


    「不过,我据闻有此一事――恶魔王已经被杀掉了」


     彪形大汉这句话令古依的神情一蹙。
     恶魔王复活这一大事并没有传达到她麾下。
     这份情报暗中受到操控,使得自己并没有获悉消息。


    (大姐这家伙……有什么意图)


     古依回想起那位把情报限制住,不让自己得知此事的对象,不禁咂嘴。
     因为她隐约理解到对方到底在想什么事情。


    (你以为我会落败吗……死家伙)


     事实上――她也无法战胜那位存在吧。
     无论多少魔王弱小,世上能够给与那只怪物造成伤害的人物实在少之又少。


    (魔王、吗……)


     古依的脑海里浮现出暧昧不清的印象。
     这种存在都是由传承以及典故这一类故事中所歌咏的人物――
     即便回溯历史,也不曾发现过有人目睹过魔王的样子。按照常识考虑,这无疑是嗤之以鼻的存在,又或是空想的产物。


    「福吉,你小子居然会相信啊――魔王之类的」


     古依这句话令福吉诧异地睁大眼睛。
     她在称呼别人时,大多数是以家伙、傻瓜、呆子以及蠢货等名称,很少会以名字称呼别人。
     这也着实证明――她是多么认真地询问自己吧。


    「我的想法无关紧要。大姐头所信之物,即是我所信之物」

    「傻瓜终于连脑袋都长满肌肉了吗?你这狗屎混蛋」


     福吉遭受着她的辱骂声,不过却高兴似地面露笑容。见状,周围骑士们的神情因嫉妒而扭曲。
     古依的辱骂对于他们而言,乃是无比伦比的奖赏。

     此时,他们与其说是主仆――
     不如说是「女王大人与其下仆们」比较好吧。



     ■□■□



     另一方,话题中的魔王――


    「这就是都市国家的遥远彼方,海洋对面的物品吗……」

    「是的,这都是来历正统的《茶具》。我国在论功行赏之际,不仅仅是把领地与金银财宝视为奖赏,其中还包括茶具」


     他正以商人为对象,全力化身成为欺诈师――
     商人名为兰迪・玛涅。
     常年在这座城镇经营艺术品的交易,是位阔手的艺术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01 17:41

      「不仅仅是领土与金银财宝,连这种物品也能视为奖赏……是这样吗?」

      「高雅的男士比起领土之类的奖赏,更奢求优异的茶具。金银财宝虽无法填饱肚子,可足以与广阔领土相提并论的茶具却可滋润喉咙――之类的,您瞧,这不也是刚毅有力的说辞吗」


       魔王摊开双手,高谈阔论地阐述道。
       这男人与其说是魔王,倒不如是天性如此的欺诈师也说不定。只不过这男人并没有完全是在说谎。
       的确,在战国时期茶具是比起金银财宝以及土地还要来得珍贵。
       他所说的并不全是虚假,不过正因为当中夹杂真实,这男人才会展示出堂堂正正的泰然态度。


      「原、原来如此……」


       如今魔王堂堂正正的态度,加上身上的衣物以及大富豪这一评判的背景,更是加深他话语中的份量。
       况且还是与圣女极为亲近的关系――这一附加条件。
       这些条件都聚拢起来,应该不会有人会觉得此人拿出来的物品是个废品。


      「这次是初次交易。我就以――1枚大金币卖给您吧」

      「您、您说的是大金币吗!?」


       魔王泰然自若地要求大金币。
       实际上岂止是大金币,魔王连这个国家的货币价值都几乎是不明不白。
       只不过是圣女持有的金钱之中,就属这枚金币是尺寸最大的货币罢了。无知与无畏重重结合,弹奏出奇迹般的和谐曲。


      「名品是会根据赋予的价值而变得更加熠熠生辉的物品――这一点阁下是再清楚不过了吧?」

      「的确,您所言极是」


       面对魔王这番话,玛涅重重地点着头。
       他也是在交易之城开了家店,多次交易过艺术品的男人。对于这句话是可以理解得到的吧。

       目前玛涅既没有看过也没有听说过这种叫做《茶具》的物品。
       跟圣女极为亲近的人物把海洋对面的物品搬运过来,光是这一点就会有一些人想要这商品了吧。


      「但是,在把茶具贩卖给其他人的时候――最低也请你以五枚大金币的价值贩卖。若无法做到,刚才这些话请当做没听说过」

      「五、五枚大金币吗……」


       从这句话中,透露出对于这商品压倒性的自信与自负。
       仿佛像是在说――比这更低的价格甚至都不值得贩卖出去。
       玛涅面对他这份自信,终于下定决心。


      「我明白了。我必定会遵守约定」

      「您能明辨是非那是再好不过。作为报酬,这东西也一并送给你吧」


       魔王把游戏道具之一的《蜂蜜》摆到桌面上。
       这是能够回复60体力和气力的优秀道具,需消费20SP才能制作而成。以他那为数不多的良心为何要拿出这东西呢。

       这游戏中,这只不过是一使用就会消失的消费型道具。不过在这世界却能够同时回复体力与气力――那堪称戏剧般的效果实在一言难尽。
       一言蔽之,便是类似于被世间誉为神之泪的「长生不老药」。在这世界上是冒险者们和王侯贵族无不奢求的奇迹物品。


      「这就是……蜂蜜吧?」

      「这是大帝……不,我国特制的东西,适用于身体病弱的患者」

      「实在感激不尽……家妻已患病一段很长的时间了」

      「是这样啊。那么请务必给夫人使用吧」


       魔王与玛涅握着手,顺利地结束商谈。
       这次交易令魔王大赚一笔,不过茶具也随即视为珍物,被一位有眼无珠的大富豪所买走,所以玛涅也赚了一笔钱。
       他只不过当了中间人就赚到了四枚大金币。

       何况病弱的妻子在喝完蜂蜜的瞬间便恢复精神,连肌肤都仿佛返老还童般恢复到年轻的样子。
       这也令玛涅逐渐信任魔王带来的物品。



       ■□■□



      「啊哈哈!我想干不也干得出来吗!」


       来到毫无人影的道路上,魔王大笑着。
       他隐藏内心的胆怯,尽情展现出堂堂正正的态度。说起这份解放感,那可是非同小可。


      「那么,钱也到手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魔王面露笑容,眺望着天际――
       形状千变万化的云彩悠闲地流动着,实在是颇感舒适的光景。


      「不过还真是不会下雨啊……」


       这男人――讨厌“雨”。
       就这一点而言,这国家的气候也可以说与他非常相衬。可若从在这里生活的人民角度上看,应该会有诸多辛苦之处吧——他如此思忖。
       因为干燥的太阳――偶尔也会有把人类的心灵晒干的时候。


       ――露娜,你给我出来!


       悠闲的时间段被这道声音所破坏。
       这国家很少会下雨。
       然而这一天,却在这座城镇下了一场盛大的“血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01 17:52
        翻譯辛苦了


        回复
        5楼2017-04-01 20:26
          世界末日剩女 杀手皇喵


          回复
          6楼2017-04-01 22:2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4-02 04:03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4-02 06:40
                第七,似李。话说这是neta圣帝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10 20:33
                  支持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2-21 02:34
                    支持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8-02-21 02:34
                      感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12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