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的魔法使吧 关注:4,430贴子:5,353
  • 17回复贴,共1

【魔法使和温泉小镇】第十五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写在前面的说明:
主角放招的时候,我选择写作「<Soar(飞翔)>」发音为英文(如果我能识别出来的话),注释为汉字
原文片假名英文是注释在汉字上的,代表汉字读作这个英文,因为毕竟是主角念出来的招,我们读应该是读它的发音(逼格高(划掉)),而中文意思直接括号注释绝对没毛病。


对文吐槽:
牢里的群众演员居然还是上次树林里遇到的那批……
拉尔夫你总算是有脑子可以讲道理了,然而这时候我们的主人公不想和你讲道理(飞)……
全文几十个 于是、然后、总之、无论如何……你国词汇量真贫乏……然而在说话语调语气态度的用词上一个词有十几个表达方法,是在下输了,在下翻不出来。


对翻译吐槽:
我重翻这篇本来是想校对一下,但是太依赖机翻的结果就是重大错误太多,最后还是觉得不如直接看原文自己翻更快……
一开始以为原文6000结果翻了2个小时发现还有6000,重新一统计原文居然8000多字,长得鬼畜
10年死宅,听译起步,效率超低,3000字可以弄一天,几乎看不懂片假名,日更无望,偏好NTR和偶尔救火。
长句看多了渐渐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FLAG)
现在基本只有一些用法和生词词组需要查字典,不连着听3次以上才能明白意思的状况越来越少了……不过何时能不用再烦劳度娘
即使效率上升了,一小时顶多1200字原文,下午开始断断续续弄了至少8个小时,这东西日更得有多大的天时地利人和啊……人根本不可能天天有接近10个小时拿来翻译(今天是被放鸽子)
所以说,其实我根本没系统学过日文,只是靠经验和预感,以及高中语文老师的关怀,最后还有翻译群众大佬可以救火。
润色校对方面几乎没有,我能做的就是对照原文再看一遍(检查出若干错别字和一段漏翻,所以说检查很总要,不管是考试还是翻译),把句子尽量理成人话,然后再删掉原文。
说真的很多人翻译就是不肯做到说人话,那样别人看起来很累,你自己都不好意思看对不对。。。编都要编得像一点才对啊。(大雾)


废话那么多下面分两段放,因为有个明明被作者叫做阿比斯的机构结果不好好叫名字总是叫成过激的特罗组汁,感觉会被吞。如果被吞了请回帖提醒我重发。


回复
1楼2017-03-31 03:30
    WONGCOLTD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被抢先一步了吗……!)


     听到捷克被不知道谁杀害时,空感到非常后悔。
     但是光是后悔也没办法,空硬是转换心情。


    「玛莉娜,埃拉。以小镇的东西门为中心去警戒,绝不能让他在这里逃掉」


     两人点头后便动如脱兔般马上离开房屋了。
     虽然不保证犯人从小镇逃走一定会使用门,不过这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在这之后也对鲍德温总队长说了,要他尽快加强小镇周围的巡逻人员。
     这样的话,只要犯人还在小镇再应该也不会大张旗鼓地想逃跑吧。
     之后空与鲍德温及拉鲁夫一起为了去看捷克被杀的现场而开始移动。
     那个监牢似乎是离警备队队舍很近的一间独栋房子。
     空等人一离开队舍,便看到外面的大门已经有着几个充满好奇心的居民聚集在那,紧盯着这边的敷地。
     外面太阳已经落下,变暗只是时间问题。
     空进入监牢的建物时,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空气刺上脸颊。收押犯人的监牢,各自区分在一楼或地下。


    「收押捷克的监牢是在地下最深处的那间!」


     刚才来报告的警备队员是这样讲的。
     踏着入口附近向下的石造阶梯,有着一条相当长的走廊,其左右有着无数监牢。
     在警备员的先导下,空来到了最深处。
     在那里放有披着白布的一具尸体。
     警备员抽开白布,喉咙被割断,已经死亡的捷克横置于此。


    「…………」
     
     空吞了口气,拉鲁夫也一脸苦闷。


    「……这是怎么回事?」


     鲍德温开始质问。
    (以上部分为兴国提供的存货)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进行审问的,然后,就在刚刚想要重新开始审问而去牢房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是被喉咙上扎刀子杀死的状况了」


     警备队员一边把白布包着的刀子给我们看一边说道。
     是刀刃长度大概二十公分、随处可见的刀子,布上沾着血。


    「……那么,掌握当时去过地下的人了吗?」


     空静静地询问着,这个警备队员突然惶恐起来了,


    「那、那个是,最近一小时里都忙得团团转的,所以稍微造成了一点空白时间。大概、看起来就是在那时实施的」


    「你、你说什么!?蠢货!就算是暂时的,会有让监狱的看守空着的人吗!!」


    「实、实在非常抱歉!!」


     警备队员低下了头。
     大声斥责也改善不了现状,空挡住还在大声斥责的鲍德温说道:


    「很明显,这是为了封口的,总而言之,我觉得应该调动警备队员去城镇里,往确保刚刚说的那个人和对他家搜索方向行动」


     鲍德温正要颔首回答的时候……


    「我啊,知道犯人是谁」


     于是,从隔开两间的旁边的牢房里,传来了粗野的声音。
     大家都往这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头。
     那边是,两手紧紧抓着牢房铁栅栏、看向这边坏笑着的大块头男人。
     鲍德温风风火火地走向那个男人质问道:


    「你说你知道犯人是谁?谁啊,那是,快说!」


     男人夸张地耸了耸肩说:


    「喂喂?这是找人打听事情的态度么?……对啦,告诉你也行啊,给我们减刑吧,这样的话,告诉你也行」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答应这种交易!……不过,老实点坦白的话,我就考虑看看」


    「你才是,开什么玩笑啊,哪里会有这样随便就答应告诉你的蠢货啊?」


    「你说什么!?你以为我是谁!!」


     两个男人不难看地争执起来。
     
     拉尔夫之类的警备队员们都坐立不安起来了。
     空叹了口气。


    「鲍德温队长,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场合哟,现在,完全不知道犯人会做出什么哟?」


     可能是在这几个小时里积压了太多的压力,非常激动的鲍德温在听到了空的声音之后刷地一下醒悟过来了。
     
     于是,牢房里的那个大个男人向空那边看去,突然就叫起来了:


    「啊,啊——!?你、你丫,是那个时候的该死晦气魔导士!?」


     空看着那个惊愕的大个男人总算想起来了。
     那个男人,是空她们来赫斯林克的路上遇到的山贼们的头目的样子。
     胡子老大因为空是披着和当时同样长袍的状态所以察觉到了。


    「那可真是……总而言之先放一边吧,因为现在是紧急事态,能告诉我们犯人吗?」


    「别想那么干脆地混过去啊!谁会告诉让我们落得如此下场的人啊!!」


     胡子老大说着怨恨满满的台词。
     正当空想着『这还真麻烦了呢』的时候,察觉到了周围牢房里许多人的气息。
     环视了一下,被捕的山贼们怒视着空,集合到了铁栅栏旁边。
     然后、异口同声地说着「都怪你啊!」「你个、哔哩哔哩魔!」「不是人!」之类的非难起空来了。
     这些太过任性的主张让空她们惊呆了,鲍德温则「喂——!还不给我安静!」地大声警告了。


    「无论如何!能告诉你这样的小子(野郎)的东西连一丁点都没有!也不称称自己几斤几两!!」


     相当怒不可遏的胡子老大像这样干脆地说了。
     这样的话是别指望他能说出任何事了,空丧失了信心。


    「既然如此,实在是没办法了呢。果然还是追踪他的去向看起来比较好呢。……还有,稍微让我说一句话吧,我可不是小子哦?」


     虽然原本是小子——这样在心中附加了一句,空把风帽摘了下来。
     于是、到刚刚为止还在狠狠痛骂空的山贼们突然寂静了下来。
     见状、空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这,这白发美少女!难不成!?」


    「对了啊!埃德尔伯格家的空酱啊!!」


    「呜哦———————!!我可是铁杆粉啊!!」


    「我也前不久到艾尔西昂买了『空酱抱枕』哦!!」


     这样,你一言我一句地道白起来。
     有点似曾相识的情景啊。


    「…………」


     空有种非常
     总而言之,要对最后那个说溜了非常不得了的事的山贼一定要严厉追究一下,空便踏出了一步。
     茫然自失的胡子老大「天、天使啊……!」地嘟囔着,然后向空的方向喊道:


    「刚、刚刚真是、太过失敬了!我(俺)、不对、我(僕)能回答的话,不管问我什么都可以!!」


    「……哈?」


     反复看着突然态度剧变的胡子老大的空哑然了,不知为什么他连自称都改变了。
     不管怎么样,只要他肯说就行了,空就这样放弃了深入思考。怎么样都好了,仿佛山贼样板一样的男人,用着不合适到恐怖的态度和口吻什么的。
     空重新问起犯人是谁。


    「是、是那样的呢!十多分钟前,从里头的牢房里传来了男人的低声悲鸣,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而起来的我,正好看到一个男人从眼前走过,那家伙就是犯人的说!」


    「然后呢?」


    「就是把我们抓起来的警备队的那个秃顶的家伙的说!好像说是队长,那——个,名字是什么来着……」


     空觉得这样就充足了,这下子确定了。
     拉尔夫则「怎么会,果然是?」地悲伤到脸都扭曲了。
     就在此时。
     从不知哪边远处传来的爆炸声与冲击响彻了这个地下空间,建筑物都在摇晃。


    「噫————!?怎、怎么了,地震吗!?」


     胡子老大抱着脑袋一屁股坐下了,明明个子那么大,胆子却意外地小也说不定。


    「怎么了,这下又发生什么了!?」


     将喊叫着的鲍德温放置不管,空跑着从走廊中折返回到了地面上。拉尔夫也跟着。
     于是,能看到东边的空中,飘起滚滚的烟尘。


    (难道说……)


     空以敏锐的眼神注视着黑烟。


    「哎!那个是、难道说是火灾吗?糟、糟了!」


     拉尔夫也从空的背后看到了纵向上升的烟后慌张起来。


    「拉尔夫先生,我现在不能不立刻赶去那边」


     空看着烟用毅然的语调说着,拉尔夫也点了点头:


    「是、是这样呢,那,用警备队的马吧。好好抄近道走的话就不会被路人干扰地奔赴现场了。我来带路,请稍微等一下!」


     这么说着的拉尔夫要往敷地内的马厩走去,却被空拦住了。


    「要是那样的话就来不及了,从空中飞过去的话更快的说。」


     即使拉尔夫带着「诶、空中?」这样完全莫名其妙的表情回头,空则用力抓住手,「要走咯」这样通告后,立即发动了魔导。


    「<Soar(飞翔)>」


     空嘀咕的瞬间,两人的身体以冲向空中的势头飞了起来。


    「唔,唔哇————————!?」


     拉尔夫那悲惨的喊声响彻了警备队的敷地。
     稍迟跑上楼梯的鲍德温则听着渐渐远去的拉尔夫的声音,茫然地目送着空她们。


    ——————————————
    (1/2)


    回复
    3楼2017-03-31 03:38
       空她们正在赫斯林克上空高速突进中。
       使用的是<风>属性的上级魔导<飞翔>,身缠魔力之风驾驭空气的魔导。是一种虽然魔力的消费量并不大,但无论如何都难以驾驭的魔导。
       即使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后空气也变冷了,多亏缠绕着的风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寒冷。
       稍微看了眼右手拉着的拉尔夫,只见他脸色发白地凝固了。
       莫非,他有恐高症的话那还真是做了坏事了啊,事到如今空才这么想到。
       空她们在不到十秒内就到达了烟尘滚滚而上的地方。
       从上空观察的话,好像是一间居民家华丽地烧起来了。好像是附近居民的人正急忙地用水桶装水围住房子。
       拉尔夫也缓缓地看去,突然睁大双眼说:


      「那、那个是,克莱格队长的家啊!!」


      (果然,想毁灭证据啊!)


       空心想着别想得逞,急忙构筑起魔导。


      「<Ice Fog(冰雾)>!」


       空向着燃烧的房子周围发动了<水>属性中级魔导。
       于是,白色的雾气呈旋涡状包围着房子,不到数秒钟火灾就平息了。
       参加灭火行动的居民们则『哦~!』地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有些感动的样子,空控制着魔导缓缓地降落了。
       空降落到地面后看着眼前的房子,虽然全部被冰霜覆盖着到处都被烟熏黑了但是房子本身姑且是健在的样子。
       话虽如此,不是空迅速用魔导赶来的话,早就烧塌了。
       空带着拉尔夫踏入了房子里,知道肯定是没有人在,但是或许会有什么残留的线索也说不定。
       房子里的家具都很惨地炭化了的状态,房间的中央有什么东西爆炸了的痕迹,恐怕是使用了炸药的关系吧,空这么推测着。
       空在房子里慎重地观察着,发现木板制的地板下一部分烧塌了。


      「这……看起来是地下室呢」


       拉尔夫把受热变形了的木板剥下看了看,地下出现了下降的楼梯。
       两个人走下几层程度的短楼梯后,进入了地下室。
       这里也像是使用了炸药的样子,放在这的桌子和柜子等等都乱七八糟地大半炭化了,一部分则烧剩下了。
       空捡起落在土地上的绿色的石头一样的东西后小声说道:


      「果然,找到了……」


      「什么啊,这个是?」


       拉尔夫不可思议地探头窥视空手中的石头。


      「这个是,硝基石,激进恐·怖组·织『深渊』所使用的炸药原料的一种。」


      「哎……!」


       拉尔夫惊愕了。
       这个叫做硝基石的东西,是一种原产地非常有限的矿物,很少会在市面上流通。用途基本就是在农田中当肥料用的程度,而且非常次要,基本没有人会去买。
       空她们到『Fortune』商会打听的理由就在这里,不是有丰富商品出售给个人向买家的店里是不会买进硝基石的。
       这种石头如果不是被激进恐·怖组·织恶意使用的话几乎没有人知道,所以也不能指责『Fortune』商会。
       从艾比斯氏给的顾客名单上来看,这个城镇中购买了硝基石的仅有一人的样子——那就是克莱格队长。
       空推测着这炸药是不是在自己家中调配的事。城镇外面制作作坊的话风险会很高,想来也不会交给那个随性的杰克(捷克)负责。这么一来,克莱格的家就可疑起来了。
       空环视房间,可以看到其他的材料也四散着。


      「决定性的证据呢,这些是」


       拉尔夫沮丧地样子说道:


      「……我自己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啊,大家都仰慕着的克莱格队长居然,是恐·怖组·织的成员什么的……」


       也难怪,空也完全想不到,那个低头哈腰、看起来很温厚的克莱格大叔,像是会做出带头干坏事的样子。


      「总而言之,先控制住他吧,我们也只能尽我们所能了。」


      「……说得是呢,无论如何一定要让队长偿还他的罪过才行。」


       拉尔夫的瞳孔中寄宿着强烈的光芒,虽然受到了相当大的打击,但是还是会对自己的职务尽责任的样子。
       见状空偷偷笑了笑。心想:果然,拉尔夫是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人。师傅久苑对还是小孩子的拉尔夫说的话是没错的。


      (……然而)


       空注意到某件事了。
       克莱格暴露自己的脸、丝毫不进行变装地杀害了杰克也好,把自己家烧掉也好,看来是因为彻底不打算隐藏自己是犯人这件事了。


      (果然,打算就这样逃出城镇吗?)


       疑问还残留着,现在想也无济于事吧。


      「那么,走吧。」


       空招呼了一声,拉尔夫点头示意,两个人走出了冰冻的房子。
       于是。


      「姐、姐姐~~!!」


       少见慌张着的玛莉娜向两人的方向跑过来。


      「玛莉娜?」


       空在扎眼之间,就被玛莉娜迎了上来。


      「……怎么办!马、马克被人拐走了!!」


      「「诶——!?」」


       空和拉尔夫异口同声惊叹道。


      「到底怎么回事啊?……玛莉娜,你先冷静下来!!」


       空双手按住些许动摇的玛莉娜的肩膀,盯着对方眼睛叱责道。
       于是,玛莉娜稍微冷静下来了一点的样子。


      「那个啊,我正靠近西门附近时,突然,骑着马的克莱格队长和马克突然冲向西门,就这样甩开警备队的人们往城镇外面去了!」


      「然后呢?」


      「虽然我也慌慌张张地骑马追赶了过去,途中被克莱格队长用剑刺向马克『追过来的话就傻了马克』这么威胁了,只好放弃了。」


       玛莉娜咬着嘴唇说明着。


      「其他的呢?还说了什么吗?」


      「唔、嗯,说是我和姐姐到西边洞窟深处的大门之前来的话,放了马克也可以这样。」


      「……这样」


       克莱格不仅没有逃跑的理由而且也没打算放弃,看来要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也说不定。
       即使有种让人非常讨厌的预感,在马克被抓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去了。
       空立刻左手向上进行魔导的准备。
       从空的手中放出魔导的白色小小的光亮,被击上天空就像是夜空中的升起的烟花一样。
       在这之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艾拉急忙赶到空的面前,刚刚的光就是集合的意思。
       空向艾拉简明地说明了之后,立刻开始追踪克莱格。


      「我、我也要去!我还有想要问克莱格队长的事!」


       拉尔夫也成了同行了。
       空就这样分别以两手拉着拉尔夫和艾拉、让玛莉娜抓在肩上的样子,发动了<飞翔>的魔导。
       拉着三人、在赫斯林克镇夜空中高速飞翔的白发少女。
       在通过西门的上空时,空在许多警备队员中发现混着的熟悉的脸。


      「克罗艾奶奶!马库斯叔叔!欧蕾莉婶婶!」


       空向三人喊出声后下降了。
       三人看到空她们下降后,跑到了跟前。


      「……啊-!空桑!马克他……那孩子、没出什么事吧!?」


       马克的母亲欧蕾莉亚好像惊慌失措了的样子。


      「不要紧的,因为目的是把我们骗出来,所以犯人应该还不会做蠢事的啦」


       继空之后,玛莉娜也做出很有精神的样子说道。


      「是的哟,欧蕾莉亚婶婶!我们一定会把马克带回来的!等着吧!!」


       欧蕾莉亚擦了擦满是泪的眼角后点了点头。
       以让摔跤选手看了也会脸色铁青的体格而自豪的马克父亲马库斯也是,抱着欧蕾莉亚的肩膀对空她们说道:


      「真对不住呐,让你们去做危险的事,而我们只会成为绊脚石啊……要小心行事哦?」


      「一部分责任也在我们的身上,请交给我们吧!」


       听到到空强有力的话语之后,马库斯浮现露出牙齿的微笑「那就拜托咯!」这么说了。


       最后的克罗艾作为年长之人以冷静的态度对空她们说:


      「——事情大致都听说过了……真没想到那个克莱格居然是恐·怖组·织的成员呢。我从那家伙年轻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啊,明明是个烂好人啊……难道说是,因为那件事吗?」


       克罗艾最后的话是小声嘟哝的,周围的人都没有听到。空虽是「奶奶大人?」地询问了,克罗艾却做出什么都没的样子挥了挥手。


      「比起那个,马克那小子就拜托了哟,就算是那样自大的小鬼也好,对我来说是重要的孙子也是不变的事实呢。不用说,你们也是啊。要量力而行别做疯狂的举动哟?——然后,拉尔夫,你也是骑虎难下了,这件事到最后为止都要好好的见证哦?」


       克罗艾的话说完,空她们用认真的表情点了点头。
       这之后,空她们在三人的目送下再次飞上了夜空。


      ——————————————————
      2章15话完


      回复
      4楼2017-03-31 03:45
        原文6000字其实还是比较短的章节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31 08:44
          这这这。。。。。ntr的好狠。。。。明明我翻完都过了两个星期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4-07 21:15
            撞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10 1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