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西杰克逊吧 关注:10,125贴子:526,058

【文楼|不定期】You Really Hurt Me—不是普通的percabeth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首次写文,文笔一般,勿喷

忠于波安 无法自拔 所以写了这么个文 脑洞超大系列
这是个大坑 一步一步填吧
这个故事讲的是在打败盖娅之后发生的故事 友情提示:没看完就别瞎猜结局
人物全部为原著的人物。
不定期(一天多更/几天一更)


回复
1楼2017-03-30 00:57
    正文开始。
    Chapter 1:
    玛丽莲·杰克逊的POV
    经过几个小时的思考,我得出了结论。
    我,玛丽莲·杰克逊,讨厌我的父亲。
    如果你的父亲不让你看电视,你会满腹牢骚吗?我的父亲让我讨厌的原因可不止这一点。不是我没试过。我尝试过在吃饭时讲个笑话,或跟父亲来一次“普通”的谈话。我只得到了一个白眼和皱眉。他那海绿色的眼睛也许以前有过迷人,可现在只剩下冷酷。侮辱我,嘲笑我,瞪我,骂我,我从来没有得到过像别的小孩的父亲给他们的父爱。他对我的感觉似乎只是仇恨。这不公平。
    奶奶是唯一关心我的亲人。每当爸爸有事时,他都跟我说:去你奶奶家。爷爷也对我很关心,虽然他不是我的亲爷爷,但他把我就当做他的亲孙子一样。
    啊,想这些真是让我头痛。
    敲门声在门外响起:“玛丽娜,你奶奶等着你呢!准备好了吗?” 我深吸一口气,我怎么能忘了今天是外出的日子?
    这算一个传统。我6岁时,奶奶和爸爸为了一件事争论了起来。当时我在门缝外窃听。
    “波西,我知道你的心还很痛,但这都三年过去了!”奶奶激动的说道。
    “你不可能明白!”父亲喊道,“你根本不懂我的痛!”
    “可是,”奶奶冷静下来,“玛丽这几个月都没出去过。”
    “你知道他还活着,妈,”爸爸听起来像心碎了,“但安娜..她不在了....”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爸爸的啜泣声。
    奶奶打破了平静:“你还有玛丽!我是不会同意让玛丽就这么待在家里的!”
    “好吧,”父亲终于说到,“我会每个月带她出去一次。”
    今天,就是一月一次爸爸带一家出去的那天。我们坐进了爷爷的老宝马。这是一辆很酷的车,虽然它已经有点旧了。我的保姆珍妮在门口等着我。我随便穿了点旧衣服,将我的金色卷发包在一块粘上了泥土的手帕里。诅咒我的卷发!我真不知道我为什么有这样的头发的。我怀疑是我妈妈遗传给我的....爸爸从来没有说过。我真想拥有爸爸那头乱黑发啊!
    珍妮问候到:“玛丽莲,你可算好了,就等你了。”
    我皱眉:“别这么叫我。我讨厌我的名字。”
    “好吧,玛丽。”她整了整我的衣服,“我们今天要带你去波士顿转一转。”
    啊~我的生活——有着这么个对你好像有深仇大恨的父亲。
    生活还真是美好!


    收起回复
    2楼2017-03-30 01:35
      支持新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30 06:55
        好久没看到子世代(?)的文了呢
        安娜贝丝遭遇了什么意外了吗QAQ别告诉我是流/产
        请原谅看到波西吼“你根本不懂我的痛!”时我不厚道地笑了……
        楼主文笔不错,不过故事仍有许多需要提高的地方,多多加油喽!
        又:这里索拉,请多多关照~


        收起回复
        4楼2017-03-30 13:10
          今后更新时间:正常的话工作日每日晚7点~10点间 可能更一次或两次 周末不定时 ,随时都有可能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30 17:44
            威尔·格雷斯的POV(不是跟nico的那个威尔!)
            咚。咚。咚。
            我的头顶发出这种声音,似乎上面有人在撞地板。
            咚。咚。咚。
            “威廉,停止你那愚蠢的撞头行为!”
            “哦,我的妈...”
            我的爸爸伊阿宋去外地出差了,只有一个保姆和妈妈照顾四个小孩。我的妈妈小笛是一个很好的人。她总是能在你撒谎是一下子指出来。
            “哎哟我的神!赶快停止你的行为威廉!信不信我给你爸打电话!”小笛在厨房大叫道。她正在指导保姆如何正确地做一个好吃的奶酪。(小笛和伊阿宋觉得这玩意儿很好吃,而孩子们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宁愿晚上偷偷起来去冰箱拿两个土豆。)作为家中第二大的孩子,只有姐姐嘉利比我大。卡洛琳总是沉迷于Ipod,无法自拔。我的妹妹詹妮在任何方面的行动都像一个小孩子,虽然她已经三年级了。而最小的里德才上幼儿园。我八年级,身材高大,有着深棕色的头发。我是最像小笛的一个,但我也有伊阿宋性格的一半。
            伊阿宋·格雷斯,我们的父亲。他有着一个完美的金发碧眼的形象,可当我们犯错时他可从没手下留情过。
            我冲下楼梯,看见雷德正在做巧克力饼干。他一定是疯了。小笛坐在厨房里,衣服和脸上全是白色的面粉。
            关于我们的家——我们并不穷。我们有一座古老而又美丽的房子。房子里有许多的房间,我们每人一套。我们住在芝加哥的林肯公园里。
            突然,从搅拌机里喷出了一大快食物残渣,鸡蛋壳四射。我们的厨师兼保姆Bertha尖叫起来。搅拌机里的残渣四处乱飞。我看着妈妈的样子,趴在地上爆发出一阵大笑。
            糟了,我得赶紧跑了...
            End of Chapter1
            今天准备更三次


            回复
            6楼2017-03-30 18:06
              Chapter 2:
              玛丽莲·杰克逊的POV
              我跳到我温暖的床上,呻吟着。我刚刚从波士顿回来,脚痛的要死。我怀疑我步行穿过了半个地球。
              有些时候,爸爸对我很好。在这些罕见的日子里,我们一家都会其乐融融。可惜,这不会持续多久时间。我想知道在我出生之前爸爸是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他为何如此伤心。
              我吞下一口气。中午我们在一家披萨馆吃的饭。我打开了我的手机,在联系人列表中找到了里斯·温特(Reese Winters)。
              “咋回事儿?”我用短信问他。
              我关闭手机,想知道里斯现在在哪儿。自从我搬到了波士顿的郊区后,她就成了我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别的人都被我爸吓跑了。里斯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她也许不那么漂亮、聪明,但她是我认识的最有趣的人。她有时会讲一个让你笑的喘不过气来的笑话。我特别需要这种笑话,特别是在我爸爸跟我吵架后。里斯看起来就像一个中学里的捣蛋鬼。她有着红色的头发,大多时间都非常的卷,所以她总是把它们扎成马尾辫(作者笔记:你有没有想起某个人?轻微剧透:PJ系列第三本)。她还有着靓丽的蓝眼睛。
              我想起了我第一次和她碰见时,我把果汁洒到了我裤子上。别的人只是在那儿嘲笑,而她却递给我了一叠纸,“你想把它擦干净,对吧?”从那时起,我们就成了最好的朋友。
              手机响了起来。
              “恩,没什么。只是无聊。”
              我不能告诉她我担心的真正原因。我知道她根本不能理解。里斯有一个完美的家庭。她父亲和母亲都很善良,还有一个“可爱”的三年级小弟弟,甚至还有一条猎犬。我羡慕她。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Hey!说话!今天是你们外出的日子,对吧?你爸又咋地你了?他如果再对你做什么事我就要把他-”
              我皱了皱眉眉头:
              “小心你说的话!奶奶会检查我的手机!我爸确实-不要杀了他!我可不想让我的朋友因为谋杀我爸被捕。”
              我删除了之前的聊天记录。我奶奶真会检查我的手机。我可不想手机再被没收一次。手机又叫了起来
              “删掉就好了嘛。。。”
              我的神啊,她真的不理解我删记录的辛苦。我可不想白费那个劲儿。
              “WOC里斯,你真的不理解这个。为什么我要跟你聊...”
              这次我没有等多久。
              “因为你爱我!对不?”(作者笔记:WTF这不是一个同性恋的故事!)
              我笑了。
              “当然!:D”
              她飞快的发着:
              “啊,我觉得你不如说 '啊,我为啥要爱你里斯?' '因为我疯了' ”
              我无语。


              我叹了口气,停止了回忆。我扯着我的头发——我真的很讨厌它们。无论奶奶怎么把它们理顺,我都会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重新弄乱。诅咒我的ADHD。
              我从镜子里打量着我自己。镜子里的女孩儿穿着一件有许多褶皱的T恤衫和有点褪色的牛仔裤。我看到我长长的金色卷发从头顶垂了下来。我明亮的海绿色眼睛看起来很疲倦。
              我叹了口气,捏着我的头发。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玛丽莲!”
              “来了!”我喊道。
              我不再犹豫,径直走向了餐厅。一个愤怒的父亲正在等我呢。


              回复
              7楼2017-03-30 20:51
                波西·杰克逊的POV:(没错,终于来了!)
                我女儿走了进来。我抬起头。
                她看起来很疲惫。我尝试着对她微笑,但我做不到。特别是在看到她那金色的卷发时。
                萨莉招呼道:“玛丽莲”,然后闭上了嘴。
                “我来了。”玛丽莲抱怨道,揉了揉眼睛。
                萨莉微笑着看着她:“你知道,我希望我能在有生之年能等到你来吃今天的晚饭。”
                保罗从他的报纸后面大笑起来。我猜让他笑的是报纸,而不是萨莉的话。
                我看着我们的晚饭。萨莉是一个很好的面包师,但不是厨师。
                我看着桌上像麦片一样的灰色食物。
                “这是啥玩意儿?”玛丽莲说出了我的问题。萨莉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恼怒。
                “这是土豆泥!我想这应该没那么难吃吧?”
                “礼貌。”我简单的对玛丽莲说。
                她低下头,对她的盘子产生了兴趣。
                “礼貌,玛丽莲。”我更严厉地说。
                她抿着嘴,“听到了。”
                “然后,为了你的粗鲁,对我和你奶奶道歉。”
                “对不起,奶奶。”玛丽莲简单的说。
                我抬起眉毛:“我呢?”
                玛丽莲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叉子划了划面前的牛排。它焦的一片黑。我想里面一定有很多的致癌物质。
                “玛丽莲?”
                “我不觉得的我需要向你道歉。”她快速的说,给了我一个责怪的眼神。
                深呼吸...
                吸,呼..
                戏,呼..
                “回你房间,”我静静地说,“立刻”。
                玛丽莲用她那眼睛看着我,不停的眨着。我很惊讶,当我们吵架时,她的眼睛就感觉像我自己的一样,冷酷而没有感情。她从房间里冲了出来,剩下了三个恼怒的人。我努力地控制我的情绪。
                “波西,真的?”萨莉叹了一口气,用她那蓝眼睛直视我。
                “什么?”我不客气的说。
                “你知道我指的什么,珀修斯·杰克逊。”
                我摇了摇头,“抱歉,我不知道。”
                萨莉悲伤地看着我,“波西,真的,那个女孩儿想要一个真正关心她的父亲。祖父母只能做这么多。”
                我目光变得更冷酷了。"保罗,有新闻吗?"
                “是啊。你知道吗?足坛明星再次疑似服用兴奋剂。这真是个灾难。”
                “是的。”我瞪着萨莉。我们的眼睛相遇。显然,我赢了。萨莉移开了目光。
                我喃喃地说到,“确实是场灾难...”


                回复
                8楼2017-03-30 21:22
                  伪前排围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30 21:38
                    大家可以猜猜安姐怎么了剧情正在慢慢发展另外 这个我准备写两部 这个是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30 22:24
                      楼主新人加油哦!支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30 22:46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3-30 23:07
                          呐比个心(。・ω・。)ノ♡这里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31 06:17
                            !楼主第一部写完手稿啦!第二部准备开始写了 cp:percabeth和percico 待我每天码一段字往上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31 17:54
                              威尔的POV(以后全部使用简称):
                              “不要,威尔。”小笛说道,走向了詹妮的房间。
                              “说实话,这已经是今年我们第二次搬家了。我甚至没有时间交上几个朋友。”我试着说服她。
                              “我相信下次会更容易些的。”小笛回答,看着詹妮乱糟糟的房间。“詹妮!!!我跟你说过,你必须要在下午前收拾好房间,卡车明天就来了!”
                              詹妮的眼神躲闪着,“说实话,为啥卡洛琳不能帮我整理下呢?”
                              小笛叹了口气,“其实,我们一直都在帮你。她和bertha在帮我们一起搬家,她们也有自己要整理的东西。我要你自己一个人整理。”
                              “好吧。”詹妮不情愿地说到。当然,我们都有ADHD,可詹妮的却严重多了。她把房间全部涂成了白色。
                              我下楼,开始整理自己的房间。我的房间跟詹妮的比可就算天堂了。房间是灰色的,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写字台。我们即将要去一个新学校了,那儿据说是一个优秀的学习,但我不怎么期待它。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小笛打开门,她笑了。我听到我们的管家万斯下了楼,鞠躬 “先生,您好。”他问候道。
                              小笛看上去十分高兴,每次当父亲回家时她都这样。我认为我的父母真的很爱对方。突然,我听到了詹妮的开门声。“爸爸!”
                              伊阿宋笑着抱起了詹妮,小笛则高兴地给了他一个吻。他放下了詹妮,又抱了抱我们几个。我们都很高兴他回来。不管他有时多么严厉,但他仍是我们家不可缺的主心骨。
                              无论如何,我觉得在这个家庭里是非常幸运的。


                              回复
                              15楼2017-03-31 19:32
                                伊阿宋·格雷斯的POV:
                                我真的爱我的家人。
                                我刚刚和他们一起吃过晚饭,我终于在一个月的出差后重新见到了他们。
                                我回到了我的房间。小笛问我:“很累?”
                                我打了个哈欠,伸展了一下我的四肢。我看着她的眼睛,它们还像以前那么美丽,夺目。
                                “商人的工作还能轻松?”我打开了我的笔记本电脑,准备开始工作。小笛笑了笑,坐到了我身旁。她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工作文件。“你真的不必这么勤奋,伊阿宋。你才刚到家呢。”她轻声说道,“不如来好好当一个父亲,或者,丈夫?”
                                “不公平...”我抱怨道,合上了我的笔记本“那愚蠢的公司不给我一点放松的时间。”
                                “唔,”她微笑起来。
                                “怎么了?”
                                “没什么,你看起来很生气。”她说,她的眼睛的颜色不断地变化着。
                                我叹了口气,望着卧室的天花板。我们的卧室被小笛打扫地一尘不染,房间的颜色搭配得美极了,使我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我真的很喜欢它。
                                我往小笛身上看了一眼,她抿着她的嘴唇。
                                我吻了吻她,“别担心,我没事儿。我会好好休息的。”
                                突然,卡洛琳闯了进来,“妈,牙刷放哪儿了?”她的眼睛望向我们,立刻脸红了起来。我笑了笑。
                                “哎哟,”小笛愤愤地说,“就在浴室架子上。我告诉你几次了?”
                                她随着卡洛琳走了出去。我又笑了。回到家的感觉真好。过了一会,小笛回来了。她在我身边躺下。
                                “做一个妈妈真难。”她说道,“这个工作才永远做不完呢。”
                                我微笑了起来。“他们简直像魔兽。”她咯咯地笑了。
                                “妈妈,我睡不着了” 我抬起头,看见里德正看着我们。
                                小笛爬了起来。“来,我们去你房间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爱我的家人。
                                不容置疑地。


                                回复
                                16楼2017-03-31 19:56
                                  Chapter 3:
                                  玛丽莲的POV:
                                  DING DING DING
                                  我的闹钟把我从美好的睡眠中拖了出来。
                                  我睡眼惺忪地爬了起来。我的神啊,我为什么定闹钟?
                                  “Miss Jackson!”
                                  珍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她穿着灰色的衣服,站在门外。她看上去很生气。
                                  “看看钟,玛丽莲。”
                                  我看了看,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应该在6点40分之前到达公交车站,校车在45分到。
                                  时钟现在指向了6点41分。
                                  “妈的!”我喊道。我可不想错过校车。去学校只有两种办法:坐校车或者我爸的车。而我可不想一大早就挨我爸的吼。
                                  我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愚蠢的校服。校服很紧,我花了几分钟才完全穿上它。
                                  “玛丽莲!”珍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来了!”我回应道,连牙也没用刷,冲下了楼梯。我知道这有点恶心,但我真的不想乘我爸的车。我不想让今天的心情一大早就不好。
                                  我拉开了前门。妈的。校车刚刚驶出车站。我大声喊道:“Shit!”是的,我又再一次说了脏话。
                                  “Miss Jackson?那我去叫你爸了?”
                                  “还有其他选择吗?”
                                  “你可以选择往南走20公里。”
                                  “所以我不可以那样做?”
                                  “当然。”珍妮瞪着我。“我现在去叫你爸。”
                                  Shit.


                                  回复
                                  17楼2017-03-31 20:15
                                    波西的POV:
                                    我皱着眉头喝着一杯极苦的咖啡,看着当天的早报。
                                    保罗说的很对,这真是场灾难。那个运动员竟然能坚持喝这么多咖啡。
                                    “Mr Jackson?”
                                    我抬起了我的头,看见珍妮站在我的旁边。我把我的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回了我面前的报纸。
                                    “有什么事吗?我真的很不喜欢有人在我吃早饭时打扰我。”
                                    “啊,是啊,”她说道,“玛丽莲...”
                                    “恩?她怎么着?”
                                    “她错过了校车。”
                                    我把我的双臂交叉放在我的胸前,沉默了一会儿。我可以做任何事,但不是现在送我女儿上学。我叹了口气。
                                    “拿我的钥匙来。”我还是同意了。
                                    五分钟后.....
                                    车里一片沉默。
                                    玛丽莲坐在后座上,脸颊埋在双臂里。她看上去这么憔悴,几乎使我心痛。我看不到她的眼睛,这是件好事。她的眼睛...实在太像...她妈妈了。
                                    我咽下一口气。我试图忽略玛丽莲。我差点越过了她的学校。
                                    “爸?”玛丽莲问道
                                    “恩?”
                                    “你貌似到了。”她勉强地说。
                                    我侧过脸,看向窗外。我看到了校门口外停着一辆黑色的保时捷。那车的车窗摇了下来。我看到了司机。
                                    我的心剧烈的跳起来。这张脸唤醒了我几十年前的记忆。
                                    小笛·麦克林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的一部分潜意识提醒着我:不要管她!赶紧开过去!玛丽莲在我身旁,恼怒地叫起来。
                                    “到底怎么了??”她担心地问道。
                                    我的车停在了离学校一个街远的路边。“下车。”
                                    “什么?”
                                    “我说,下车。”
                                    “但..”
                                    “给我下车。”我的声音一定听起来冷极了。
                                    玛丽莲瞪了我一眼,抓起了她的书包,“碰”一声关上车门。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能是她。
                                    但她的眼睛...我不能骗自己。
                                    这肯定是小笛·麦克林。
                                    我颤抖着,扶住了方向盘。
                                    我的心像被切开了一样痛...


                                    收起回复
                                    18楼2017-03-31 20:38
                                      感觉像悬疑剧情wei!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3-31 20:42
                                        貌似四月一号愚人节了唉 祝大家愚人节♂快乐!愚人节: 哲学家们的节日 今晚我看看能不能更6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4-01 01:16
                                          如果对本文有任何意见的话,欢迎各位在帖子里回复指出。如果您的意见有道理的话,我都会做一些小小的修改的。感谢各位的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4-01 07:00
                                            不太清楚为什么七子的婚姻生活都如此的……中年危机?
                                            (丧偶的)海藻脑袋还好(波西我对不住你),但我觉得小笛和伊阿宋怎么样都不会那样粗暴地对待孩子们的吧……欸,原本还挺期待雷奥一家的,没想到楼楼是黑暗风文+_+


                                            收起回复
                                            22楼2017-04-01 12:47
                                              里斯的POV:
                                              我原地踱着步。
                                              我等了玛丽莲有十分钟了!她说她能在五分钟内到的。
                                              刚刚满是匆忙的学生和老师的大厅空荡荡的,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当我正准备回教室时,我看到了她。
                                              我的神..玛丽莲看上去很可怕。
                                              她的金发乱蓬蓬的,从后面用布包了起来,一些头发丝儿垂到了脸颊上。她的衣服上满是褶皱。
                                              我不得不承认 她在某种角度上看 is pretty HOT.
                                              “妈的。”她走到了座位旁,骂道。
                                              “怎么了?”我打量着她。她看上去真的很生气。
                                              她叹了口气。“我错过了校车,只好乘我爸的来。他把我放到了离这儿一条街远的地方让我自己跑过来!”
                                              “果然,这就说明了为啥你看上去像刚醒来似的。”
                                              她的眉毛朝上扬了扬。“我看上去有这么遭吗?”
                                              “是的。”
                                              她给我了一个杀人的眼神。这节是艾琳老师的科学课。她其实是个很有趣的老师,只是有些时候很严厉。对我来说,她对我和玛丽莲倒不错。撇开她的ADHD和阅读困难症不说,玛丽莲是我见到的最聪明的人。她只对英语不擅长。据她自己说,她看英语书就像文字在书本上漂着。
                                              艾琳老师准备开始上课了。正在这时,有人敲了敲门。我们的校长正站在门口。
                                              在他旁边,我看到了一个男孩。
                                              那个男孩给我的第一印象——帅。不是一般的帅。他很高大,至少一米七五。他的眼睛才是最吸引人的。它的颜色就像天空一样,清澈的蓝。他有着咖啡色的皮肤,乱蓬蓬的黑发。
                                              校长和艾琳老师耳语了几句,艾琳老师把男孩带到了讲台中央。
                                              “啊,看来我们来了个新同学。”
                                              男孩儿的脸微微红了一些。“我是威尔·格雷斯。”
                                              “好的。你从秘鲁搬来?”
                                              “是的。”
                                              “恩,”艾琳老师扫视着我们,“我们来看看有没有座位给威尔....”
                                              我举起了手。“艾琳老师,实际上,这儿有一个。”
                                              “好的,威尔,那么你就坐到Miss.Reese旁吧。”
                                              他犹豫了一下,在我身边放下书包。“恩..好的。”
                                              他在我身边坐了下来。
                                              我朝身边撇了撇。“好学生?”
                                              “喜欢学习?”他皱着眉头,小声说道“怎么可能?”
                                              我差点笑出声来。
                                              “所以我现在要怎么做?”他问道。“我不喜欢听课。”
                                              “装着看会儿科学书?”我回答。
                                              他叹了口气。“不行。我有阅读困难症。”
                                              我很吃惊。怎么他也有跟玛丽莲一样的毛病?“真的?”
                                              他看起来很恼怒。“为什么每个人都不相信?”
                                              “不不不,我不是不相信。我的朋友正好也有这个毛病。”
                                              他平静下来。“哦,真巧。我妈是专门研究这种病的医生。她发现有这种病的人有时也会有ADHD,比如我。”
                                              突然,一张小纸条飞到了我桌子上。
                                              上面写着:“恩,里斯,聊得怎么样?看上去你对他好像有点意思。”
                                              我耸了耸肩。我不知道玛丽莲是不是能听到我们的话。
                                              “她是你朋友?”威尔问道。
                                              “对啊。她就是有阅读困难症的那位。”
                                              艾琳老师突然看向我。“里斯,请你来回答一下,过氧化氢和硫酸反应的公式是什么?”
                                              哎呀。糟了。


                                              回复
                                              24楼2017-04-01 19:20
                                                威尔的POV:
                                                今天是三月一号。
                                                昆西的新学校给我的第一感觉:温馨。至少不像之前的学校,古板而单调。
                                                我们搬进了新房,爸爸妈妈正在搬家具。这个房子很有趣,里面有一些好玩的地方。詹妮昨天找到了一个全是灰尘的“秘密通道”,然而里面看上去只是一个地窖。
                                                我们的保姆在帮我们整理房间,所以房子看上去还不是太糟。
                                                我跟玛丽莲·杰克逊和里斯-我也不知道她姓什么 交上了朋友。玛丽莲居然也有ADHD与阅读困难症。说实话,她长得倒是挺漂亮的。
                                                我微笑着。生活终于有了点转机。
                                                End of Chapter 3
                                                作者笔记:好吧 有点儿短 我出去散个步 回来继续更新第四章
                                                码字太累


                                                回复
                                                25楼2017-04-01 19:32
                                                  前方高能!下一章有关安姐!今天把下一章更完XD


                                                  回复
                                                  26楼2017-04-01 19:41
                                                    我回来了!继续更文


                                                    回复
                                                    27楼2017-04-01 20:48
                                                      玛丽莲的POV:
                                                      我鄙视学校。
                                                      我讨厌学校的一切。
                                                      女更衣室里只有我和里斯。这儿充满了香水味儿,真使人受不了,甜的腻人。
                                                      我往我头发上别了一个发夹。
                                                      “你打算做发型吗?”里斯问道。
                                                      “哈、哈、哈,我没那个心情。”我翻了翻白眼,说道。
                                                      “你不能再跟老师找'我肚子疼'的借口了。你已经连续请了五次假了!”里斯提醒道。
                                                      “哎,都怪我爸。”
                                                      “你不能全怪你爸。”里斯有点气恼,“他做的事不是全部都是不对的。”
                                                      “他是我所有烦恼的来源。”
                                                      “不,他不是。”里斯为爸爸辩解。“你爸可能对你不好,但他不会是每件事的原因。”
                                                      当我正想和她理论一番的时候,铃声响了。
                                                      里斯高兴的说:“上课了!”她跑了出去,我跟在后面。
                                                      “这事儿还没完。”我抱怨。
                                                      “孩子们!”
                                                      我们的体育老师,费南老师,朝我们走了过来。
                                                      她是一个50岁的女人,脸上有着皱纹。我从来没看见过她笑,除了她有时会冷笑。她身材矮小,只有1米6左右,而且还有烟瘾。她到底是怎么成为体育老师的?我不得其解。
                                                      “恩?”里斯问道。
                                                      “请跟我走一趟。”
                                                      “我们两个?”
                                                      “当然。”费南老师开心地看着我们。
                                                      我们跟着费南老师,心中满是疑惑。“你干了什么?”里斯悄悄问我。
                                                      “什么也没干!”我小声回答道。
                                                      我们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办公室。我看了看上面写着的标牌。Shit。校长办公室。
                                                      我颤抖着,问费南老师:“到这儿干什么?”
                                                      费南老师笑了。“我们要给你们的家长打个电话。”
                                                      我的心凉了半截。
                                                      我爸会杀了我的。


                                                      收起回复
                                                      28楼2017-04-01 21:28
                                                        弗莱尼·德温的POV:(非主要角色)
                                                        我坐在我的办公椅上,想着心事。
                                                        作为这个中学的校长的秘书,我已经工作了9年。
                                                        我低下头,扫视着面前的一打纸。上面记录着今天所有未出勤的教工人员名单和理由。例如:汉娜·斯特 发烧、艾兰·格斯 骨折 .......
                                                        突然,敲门声响了起来,门打开了。门外站着两个女孩儿,脸上的表情都非常的恐惧。一个女孩儿很高,很瘦,有着红色的头发;另一个女孩儿则很漂亮,有着金黄色的卷发,扎成了马尾辫,她有着美丽的海绿色眼睛。我指向了里面的办公室:"校长先生在里屋。"
                                                        “谢谢。”金发女孩儿弱弱地说道。我意识到她们不敢自己去叫校长。我站了起来,走到校长屋前,敲了敲门。他正在打扑克牌。
                                                        “谁啊?”
                                                        “是我,弗莱尼。有两个女孩儿想要见你。”
                                                        我在门外听到校长叹了口气。“让她们进来吧。”
                                                        我像那两个女孩儿做了个手势。“你们可以进来了。”
                                                        她们走进了办公室。门虚掩着。我的好奇心上来了,坐在我的座位上偷听。在这个位置可以很好地听见里屋传来的声音。
                                                        “女孩儿们,”一阵洗牌声传来,“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
                                                        屋里静得只能听见发牌的声音。
                                                        “给你们的父母打电话?”
                                                        一个女孩儿声音,应该是红头发的高个子女孩儿,颤抖着说道:“校长先生,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那个男孩儿...”
                                                        “不用再说了。”校长的声音里带着一份同情。“我会打电话叫你们的家长过来,彻底把这件事搞明白的。我相信你,但是作为一个校长,我必须重视老师的话。”
                                                        “不要...”金发女孩儿请求道,“请不要给我的爸爸打电话...我可以承担任何惩罚,比如打扫走廊一学期,清理食堂...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只是不要给我的父亲打电话...”
                                                        校长叹了口气。“好吧,我会给你的妈妈打电话。”
                                                        “我妈妈死了。”
                                                        我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
                                                        我深吸一口气。可怜的女孩儿!我甚至都快要哭出来了。
                                                        屋里沉默了。过了许久,校长开口用一种温柔的声音说道:“对不起。但是-为什么我们不能通知你的父亲?”
                                                        红头发女孩儿说道:“校长先生...”
                                                        校长打断了她:“房间外有一个电话。我需要单独和她谈一谈。”
                                                        她走了出来。“电话在那边。”我跟她说道。她走了过去,我则继续竖耳听着屋内的谈话。
                                                        “玛丽莲,请回答我的问题。”
                                                        “我很害怕-”玛丽莲缓慢地说到。
                                                        “什么?”
                                                        “-我爸爸会对我做什么。”
                                                        我抿着我的嘴唇。我能理解那个女孩儿的心情。
                                                        校长沉默了。“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你不必给你的父亲打电话。”
                                                        “太好了!”女孩儿尖叫道。
                                                        “但是,你必须得和我们的心理辅导员谈一谈。”
                                                        “为什么?”她的声音变小了。
                                                        “因为我让你和她谈谈关于你的家庭的事。”
                                                        “但是校长先生,”她辩解着,“她在我两岁时就去世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名字。”
                                                        “但是,你还对她有一部分的记忆。”校长回答道,“如果我不和你的父亲打电话,作为交换,你必须和克拉克女士度过两个礼拜时间。”
                                                        “好的。”她同意了。
                                                        我对玛丽莲的家庭产生了一丝兴趣。她的父亲有多么可怕?她母亲是怎么死的?
                                                        我摇了摇头,赶走了这个想法。
                                                        毕竟这不关我事儿,对吧?


                                                        收起回复
                                                        29楼2017-04-01 22:24
                                                          里斯的POV:
                                                          我真为玛丽莲心疼。
                                                          自从学前考试以来,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的妈妈已经死了,这点我可以确定。当然,她的奶奶每周都来,可是那跟妈妈的感觉不一样。
                                                          玛丽莲和同龄女孩有很大的区别。其他的女孩儿都在担心成绩,而她则担心她的爸爸骂她。她从不轻易表露出她的情绪,她从不哭出来。
                                                          我认为玛丽莲已经切断了她和世界的一部分连接。她很孤独、甚至有些“疯狂”。
                                                          我曾遇到过她的爸爸几次。我在没见到他之前,觉得他是一个孤僻,惹人厌的怪胎,可他却是一个帅气的男人,有着乱蓬蓬的黑短发与和玛丽莲眼睛一样的海绿色眼睛,只是眼睛里充满了淡淡的忧伤——我无法解释的忧伤。我在她们家从来没有看见过任何一张有着她妈妈的照片,但我猜测她的妈妈有着极好的身材与美丽的脸庞,与极好的个性。
                                                          为什么玛丽莲的父亲和母亲能走到一起呢?这成了困扰我的一个问题。我真心想见见玛丽莲的妈妈。
                                                          我拨了妈妈的手机号,提心吊胆的等着。妈妈接了电话。
                                                          “嘿。”我胆怯的打了个招呼。
                                                          她在对面叹了口气。“这次又怎么了?”她问。 我几乎每个星期都会使老师给我妈妈打一次电话。我跟她说了事情的经过。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做任何事。”我说。
                                                          妈妈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愤怒:“这是第几次了?你不能再这样了。每周都是一个样!”
                                                          我沉默了。
                                                          “你一定要守规矩。再试你一周,不要让老师来打我电话,不然我就会惩罚你了。”
                                                          “好的。”
                                                          “再见,里斯。”她挂断了电话。
                                                          我看见玛丽莲从办公室出来了,急忙更了上去。
                                                          “怎么样?”
                                                          “我得和我们亲爱的心理辅导员待两个礼拜。”
                                                          “哎,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惩罚。”
                                                          “确实啊。”她缓慢地说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除了你的奶奶爷爷外,你还有任何其他亲人吗?”
                                                          她皱了皱眉。“我是爸爸唯一的孩子,所以...”
                                                          “不,我的意思是你妈妈的一方。”
                                                          “我真不知道。”玛丽莲坦白,“爸爸从来没有谈起过她。”
                                                          “恩...”
                                                          “怎么了?”她问道。
                                                          “我很疑惑,你的爸爸是否还在为你妈妈的死而伤心。”
                                                          “在十一年后?”她用一种伤心的声音说,“我甚至疑惑他是否还爱着她...”
                                                          “这确实是有可能。”
                                                          “不可能。”
                                                          “真的,玛丽莲。想想看吧,你爸爸确实很帅,而且他还年轻。你妈妈在车祸中死亡的,对吧?”
                                                          “至少我爸爸是这么告诉我的。”
                                                          “你应该相信他。”我说。
                                                          “也许吧..”她回答道。
                                                          “恩,”我说道,“Let`s kick those fucking boys ass.”


                                                          收起回复
                                                          30楼2017-04-01 23:04
                                                            字数检查:9038字!word office检查


                                                            回复
                                                            31楼2017-04-01 23:08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