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索吧 关注:18,012贴子:533,508
  • 16回复贴,共1

【原创】总有一天我会失去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啊啊我终于对国王绿藻下手了啊!!!我爱他俩啊快去结婚吧!!
嗯,首先来排个雷,第一篇同人,角色性格可能也许非常把握不到位,啊,但窝是真的真的真的尽量奔着不ooc去的……
其次,短篇,HE,时间背景是从两年前到两年后。
然后,类型是温馨日常小甜文,所以肉什么的,应该,可能……
嗯,不知道,看心情……╮( ̄▽ ̄)╭
最终,这个是香索!香索!!香索!!!
——来自沉迷美攻强受无法自拔的某人发自内心的呼喊……_(:3」∠❀)_

爱的抱枕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28 11:25
    (一)

    我一直都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失去你。
    那种糟糕的感觉清晰到,
    就像我确信自己总有一天会找到all blue,
    而你会成为大剑豪。

    山治放下笔,将夹在左手无名指和中指间的烟放在唇边猛吸了一口,一边仰头吐着烟圈,一边感叹自己肯定是厨子中最会写诗的,诗人中最会下厨的。
    不过这都要感谢那颗绿藻。
    听见厨房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山治迅速合上日记本,将它放进橱柜里面后,转身倚在料理台上,等着那个已经走到门口的人开门进来。
    下一刻,打着巨大哈欠的索隆如约进入了他的视线中。
    “哟!绿藻头,光合作用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吗,居然会自己主动到厨房来!”
    昨晚索隆值夜,熬到早上和大家一起吃了早饭后,就在甲板上睡到了现在,午饭时就是怎么叫都不肯起来。
    看到山治嘲笑完自己后,就掐灭烟转身挽起袖子去冰箱挑选食材,索隆有些焦躁地抬手挠着头。
    不,如果只是为了一顿迟了两个小时的午饭,那还不足以让他从甲板上过来,他进厨房不是为了午饭,而是想要一个……一个该死的……甜点……
    刚才的梦里,山治从自己手中接过空了的盘子时,对自己说饭后应该再来一点“甜点”,可在他垂下头靠近自己的时候,自己却被路飞给踩醒了。
    那个该死的橡胶猴子,当时果然应该抓住他狠狠地揍一顿!不然他也不必站在这儿,像个不知道怎么开口要回自己被抢走的东西的傻子!
    没错!他现在只是来索要那个没完成的该死的“甜点”!
    遣词造句一直持续到一盘香气四溢的炒饭被端上桌,又持续到那盘炒饭被陷入纠结的人大口大口地吃下去。
    其实那种苦恼只持续到索隆吞下第一口炒饭,然后那个绿藻脑袋里就只盘旋着一句“这饭可真他妈好吃!”直到吃完饭,惯性地将盘子递回给站在桌旁悠闲等着的人,索隆才猛然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进厨房的初衷,不由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没料到索隆突然收紧手,山治拿回餐具的动作卡在了空中,见眼前的人一脸懊恼地瞪着自己,不知道在纠结些什么,山治想了想,摇了摇手中的盘子,冲着那颗冻僵的绿藻挑眉到,“怎么?你要自己来洗?”
    桌子对面的索隆依旧无动于衷,紧拽着盘子的另一端不松手。
    山治又摇了摇盘子,换上了逗小狗般的表情。“还是你要再来一份?”
    索隆憋红了脸,冲着那个越看越白痴的卷眉毛恼羞成怒地吼道,“甜点!”
    该死!那个白痴明明在梦里的时候就要聪明得多!
    “离下午茶时间可还有一个多小时,嘛,不过也无所谓了,你想要什么,布丁,蛋糕,还是冰淇淋?”
    这些都不想要!白痴!
    看着索隆明显带着拒绝意味的表情,山治皱起眉,这让他眉端的那个圈看起来更卷了。
    “绿藻头,甜点里可没有酒这个选……”
    后面的话被堵回了山治嘴里,索隆拽着盘子的手使劲儿一扯,带着山治也弯下了身,然后他微起身直直撞了过去,碰的门牙和嘴唇都有些发疼。
    抢回“甜点”就想要转身离开的人被锢住了脖子,嘴唇被一个柔弱的物体撬开,然后是牙齿,最后在口腔里,入侵者如愿以偿得到了激烈的回应。
    一只手撑在桌上,另一只手揽着对方的脖子,将对方不断向自己这边拉扯,两个人隔着一个桌角,沉醉到有些忘乎所以。
    十几分钟后,看着索隆捂着嘴红着耳朵离开,山治笑着转身将索隆用过的盘子放进水槽,拧开了水龙头。

    傻瓜,从你进门就知道你想要什么了。
    不过“甜点”嘛,当然得留在饭后吃。

    离计划做下午茶的时间还有那么几分钟,山治想了想,从橱柜后面将日记本又拿出来摊开,在后面又唰唰写下几行字。

    可我没有选择,
    就像你没有退路,
    谁让那天你推开了巴拉蒂的大门,
    而那天的天气又他妈该死的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28 11:25
      重发辛苦了,来占个位慢慢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28 11:33
        加油加油↖(^ω^)↗,前排前排~lz好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28 12:53
          (二)

          我一直都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失去你。
          那时你或许迷路在人间,或许走失在天堂。
          不过也不用太担心,
          就像你知道的,
          我脚步前进的方向,
          永远是朝着你的。

          迎着朝阳离开G8要塞已经一天了,晚上山治终于在厨房忙完,将准备好的宵夜和酒放到桌上后,就点了根烟坐在桌前慢慢抽着。
          今天轮到索隆值夜,他可以在这儿等着某人自投罗网,顺便要一个晚安吻。
          一闲下来,整颗心都有些蠢蠢欲动,等的人迟迟不来,山治“啧啧”了两声,将手中的烟和前两支按熄在一块儿后,解开西装上的纽扣,从衣服内侧口袋里取出一张通缉令,开始对着它发呆。
          ——毕竟自己在要塞里的时候可不光只是在做菜,也四处逛了逛,顺了点好东西。
          和通缉令上那个绿脑袋是在离开小花园后确定的关系,当时是因为气他冲动地差点砍了自己的脚,也气自己居然在他陷入那么危险的境地时还在四处闲逛,所以那几天在只有两人时,自己对他的态度便恶劣到了极致,最后那家伙沉不住气了,私下里来追问自己到底在发什么疯,而自己居然一时更加沉不住气地告了白。
          ——“要不是爱上你了谁他妈在意你会怎样!谁他妈会介意你是渴了饿了瘸了还是死了!”
          还记得当时被自己揪着衣领吼完后,索隆整个人都呆住了,慢慢地表情又变得很复杂,有震惊,有困惑,有愤怒,有茫然。
          甚至还有几分羞赧。
          那几分羞赧让山治心里忽然冒出了那么几丝希望,让他不顾一切地就想要冲上去抓住,于是他接着对眼前不知所措的人逼问到。
          “说吧!要不要接受我!”
          索隆仿佛好一会儿才有些回过神来,比起回答山治,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接受了就不发疯了……”
          “对!”山治凑近那双有些失焦的赤色眼瞳,迫切、急躁而又不安地大声回到。
          “切!真是麻烦!”像是突然被吼醒了一般,索隆撇过头红着脸小声地嘟囔了一句,然后转回来看向山治,“那好吧,我……”
          剩下的话被山治呑进了嘴里,不止是急不可耐地想要碰触眼前的人,更是因为直觉在告诉他,要是亲耳听完索隆余下的话,他一定会开心得疯掉!
          而他才刚圈养了一颗绿藻,他还不想疯。

          手里毫无预兆忽然一空,山治抬头就见索隆怒气腾腾地将刚刚抢过去的通缉令给撕了。
          虽说被吓了一跳,不过倒也没因为自己的东西就这样未经允许被毁了而生气,反正只要随便打劫次海|军就能得到一筐。
          然而架还是要吵一吵的,毕竟这是他们特有的沟通方式。
          “干什么呢混账绿藻头!要打架吗!”
          “什么绿藻头!你才是想打架吧你个白痴卷眉毛!”
          见对面的绿藻虽然和平时一样气势汹汹,脸上却慢慢盖上了一层害羞的红色,山治了然后,又坏心眼地迅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通缉令,假装一脸正经地欣赏着。
          眼看着山治手上变戏法似的又多出一张自己的通缉令,索隆脸上的灼热感迅速延伸到了脖子,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要跳过去抢回来,但却被山治灵活地向后一跃躲开了,还报复似的将通缉令上自己的脸凑到唇边亲了一口。
          理所当然的,索隆炸了毛,和道鬼彻雪走纷纷出鞘。
          “我警告你别拿着那玩意儿你个色|情圈圈眉!”
          至少……至少别只拿着他的!
          那简直不能更明显!
          这话索隆没说出口,但却还是进了山治的心,没办法,毕竟他对他有独特的领悟技巧。
          可惜某人就算懂了也没打算听就是了。

          这场惊天动地的架直打到美丽的航海士小姐忍不下去了过来武力镇压,乌索布一边心疼地抱怨一边修补梅利,优雅的历史学家只是看了看地上那张被撕碎的通缉令,便一脸了然笑着不再说话。
          至于那位最初还因被吵醒而不开心,后来却完全沉醉于拍手看戏的猴子船长表示完全不介意,甚至还很开心。
          于是那天过后,两人之间不能说出口的打架理由就这样又多了一个。

          然而没过多久,素来死性不改的人,在被撕了好几张,揍了好几顿,尤其是被威胁再有下次以后就跟着通缉令去过后终于妥协,随身携带着的通缉令也由一张到了两张,再到离开水之都后的一摞。

          不过索隆的那张始终被放在了最外面,在最贴近身体的地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28 15:50
            然而即使在沉痛地换了个承载他们向前的伙伴继续出发后,那个被放在橱柜的日记本,依然被藏在料理台下黑暗的角落。而那上面除了前面几页掩人耳目的食谱,后面都是永远不会被送出去的情书。可即使知道不会被传达,却仍在暗无天日的橱柜里,肆意生长。

            你总是怨我在众人面前不肯好好叫你的名字,
            可我不希望从我口中而出的你和别人是一个样,
            也不希望你呼唤我时的语气和别人相同。
            而且我又怎么会让你那简单的绿藻脑袋知道,
            那让你忍不住跳脚的每一句绿藻头,
            在我这儿都是一句等价的我爱你。
            可是,一句圈圈眉又能从你那儿换来什么呢?

            啊!这该死的独占欲,
            它让我无尽快乐却又无尽忧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28 15:51
              (三)

              我一直都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失去你。
              或许是在经历了两年分别后,再次和你站在同一片土地;
              或许是在你的秋水捅到我肋下,我转身竭尽全力想抓住你,最终却又只剩无可奈何;
              或许更早,在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个午后,鹰眼的剑划过你胸口,你张开双手无所畏惧的样子,像拥抱爱人一样慷慨地拥抱死亡。

              自从上了香波地,山治便马不停蹄赶到了美丽的夏琪小姐的酒吧,可那团绿藻却早不知道顺着风飘到哪里去了。
              唉,也就没指望那个植物脑袋能老老实实呆在一个地方等他。
              和船上唯一一个越来越变态的弗兰奇打完招呼,终于在时隔两年后回到了桑尼号的厨房,再一次从橱柜角落里翻出那个日记本,山治把它拿在手上认真吹了吹,拍了拍。
              上面没什么灰尘,却沾上了不少面粉,好像是当时接到乔巴打来的凯米小姐失踪的电话,一时心急,匆匆将日记本塞进去的时候撞到了旁边的面粉袋。
              打开翻到中间,是一首还未完的,横隔了两年的献给绿藻的诗。
              山治趴在料理台上,一笔一笔认真写上在心里酝酿了两年的结尾,然后又直起身从头看了看,末了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个东西,握在手心细细地抚摸。
              那东西在某人不在时,陪他度过了每一个快要思念成疾的夜晚,常年的触摸让它变得有些陈旧而又柔软。
              山治看着它,温柔地笑起来,以后的夜晚,已经不用靠着它撑下去了。
              将它夹进中间那一页,山治合上日记本,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远离面粉的另一侧,然后来不及好好收拾厨房,就转身走向门外。
              毕竟他得出发去找那个路痴绿藻,要是去晚了一个不下心被海浪卷走可就糟了。
              结果才找了没多久就从卖鱼老伯那儿听说那个路痴藻迷路到了别家船上,山治只想感叹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乌鸦嘴,还这么灵验。
              不过庆幸的是,最终那颗绿藻还是自己游了回来。
              ——游回了自己身边。

              在这片大海上,哪怕片刻的安宁都是一种奢侈。
              更何况于他俩而言,只片刻可是不够。
              毕竟他们约好了今晚见面,在阔别了两年后,又一波三折地离开了鱼人岛,并和莉莉小姐告别的今晚。
              山治实在是太想念那颗绿藻了,想到哪怕是看见水里悬浮着的绿藻同类都能硬|起来的地步。
              他觉得自己再这么能看不能吃地忍下去,他迟早得变得和弗兰奇一样变态!
              真是想想就是个噩梦!

              那颗绿藻有像自己思念他一样思念自己么?
              在一次结束,第二轮开始的时候,山治看着自己身下一直咬牙忍耐,倔强着不肯发出声音的人,忽然陷入了魔怔。
              ——如果那张始终紧抿着的嘴,能一遍遍叫自己的名字,一遍遍说着想念自己……
              真的,好想……好想听一听……
              在再一次全部从索隆体内抽离出来后,山治便铁了心地只在穴口打转磨蹭不肯进去,或者好不容易进来一个头部,却在将将要顶到敏感点时又立马抽出去。
              俯下身贴着对方的后背,山治对着从情|欲中渐渐苏醒过来,却又更加痛苦的人低声耳语到。
              “说你想我,索隆。”
              “说你这里——”山治意有所指地用头部挤压着穴|口四周早已泛红的软肉,摆动腰身转着圈的研磨。“——想我。”
              沉浮在欲|望的浪潮里,索隆埋在胳膊里的眸子赤红地像是能滴下血来,那个臭厨子迟迟不肯进来给他个痛快,这么折磨着他,就像对着一个快渴死的人,慷慨地给了他一瓶水,却又捆着他的手不许他打开。
              那种“渴”,从后面蔓延到全身,索隆整个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又逞强抵死不开口,最终只咬着牙憋红了一张脸和两只耳朵。
              白痴混蛋!完事后一定要砍了他!
              在山治再一次刑罚般只进来一个头部时,索隆忽然猛地向后一用力,将大半个柱身吞了进去,也终于控制不住地从齿间逸出了一声混杂着满足和难受的呻吟。
              当然,发出声音的不止是索隆,还有山治。
              从快感中抽出神来,山治猛地掐住了索隆的腰,低头用牙齿不轻不重地研磨对方的耳垂,低低地调笑着,“我们绿藻头还真是心急啊!”
              而化身饿虎的索隆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从山治的禁锢中挣脱出来,向前一个倾身,后面含着的东西便吐出来一段,再猛地向后一撞,又悉数吞进去。
              几个回合下来,山治也不再拦着他,甚至开始抛下最初的打算积极配合,在索隆向前时也向后,在索隆向后撞时,也挺腰迎上去。
              封闭的瞭望台里,肉|体的撞击声不绝于耳,甚至比已经足够激烈的开始还要放纵上几分。
              他们两人的做|爱,本就不是温情脉脉的一个努力伺候,一个被动享受,反而像是两个互相较劲的毛头小子,在争着到底是我爱你多一分,还是你顾我深几寸。
              可往往争到最后也没个结果,毕竟都是既想让对方输,却又不甘心自己赢的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30 10:53
                索隆是被气醒的,梦里他掉进了一个酒缸,正要开心地大饮特饮,却被那个卷卷眉以救他的名义砸了缸。
                对着那个不知道梦见什么睡得一脸花痴的人生了会儿闷气,索隆决定要报复一下对方。
                是的!他要背着山治去厨房偷酒喝!
                就偷他在人鱼岛上买得最贵的那瓶!
                进到厨房,索隆把自己看见的每个地方都仔仔细细地搜了一遍,还真给搜出来两瓶,最后他的手伸进了橱柜里面,在里面挥舞着扫来扫去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从里面扫出来一个本子,在掉落到地上前被自己眼疾手快地抓在了手里。
                看封面好像是那个臭厨子的菜谱,他以前进厨房撞见那个花痴在上面写什么的时候随口问了句,而对方好像就是这么解释的。
                索隆正要把那东西放回去,却后知后觉里面夹了什么东西,然后心里的一个预感逼迫着他打开了那个本子。
                果不其然,中间夹着的正是他的通缉令,还被细细地折成了一颗爱心,而自己的脸恰好在中间。
                脑子里突然回想起第一次发现那家伙一脸深情地盯着自己的通缉令发呆的样子,而当时隐藏在怒火下的自己真是羞耻地快要发疯!
                过了这么久,还以为自己会像当时那么简单冲动吗!索隆微红着脸,有些不屑地撇撇嘴。“白痴!”
                桃心旁是熟悉的笔迹,索隆匆匆地扫了几眼,脸却越发的红了起来。
                那个白痴圈圈眉就不能老老实实地把这些恶心肉麻的话放在心里吗!
                就像……就像他一直以来那样!
                寂静的晨风里突然远远传来一声海鸟的叫声,索隆拿着日记本的手心虚地一抖,那个桃心也跟着滑向一侧,露出下面盖住的最后一小段。

                我一直都知道,总有一天我会失去你。
                我内心明明难过得要死,
                却又高兴得要命!
                因为那至少证明,在眼下,你正属于我。
                索隆。

                ——FI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30 10:54
                  就这样完了,人生的第一篇同人,第一篇香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30 10:56
                    比心♡♡♡酒缸超可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30 12:49
                      喜欢最后一段话。
                      在眼下你正属于我。
                      正因为太喜欢索隆所以害怕失去,最后干脆一直抱着最坏的结果去爱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唔,爱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
                      难过的要死,高兴的要命。
                      ❤️恭喜完结。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3-30 1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