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少女得到了恶...吧 关注:4,182贴子:5,925
  • 10回复贴,共1
整合帖里有一两话挂掉了,新人略感不适。


因为前文没看完,所以“先生”和“小姐”的称呼可能搞混。


随便弄了一话,将就看吧。


鸡饭+脑补。


回复
1楼2017-03-26 11:58
    有新翻译辣,资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26 15:22
      捕获一只野生翻译君!感谢and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26 15:59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26 18:35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26 20:09
            悠哉君?哪冒出来的??那里不应该是榊前辈么?原文的健康就是健康的意思吧,毕竟爱花原本一直住在医院,很渴望健康。最后感谢翻译,顺带问问恐怖如斯是什么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26 21:40
              在电车的月台上等待了十几分钟。看不到平时上学的人们,星期天的早晨一直很安静。
              今天也为了帮助集训准备了便当。从昨天开始,我就不能那么悠哉了。
              从电车上下车后,寒冷的空气让身体微微颤抖。六月的早晨依然凉飕飕的。为了暖和身体朝着学校小跑的时候,听见了呐喊。前方的白色队伍。松栄先生在带头奔跑。
              练习已经开始了。听说是7点开始,难道是听错了?是6点半吗?
              惊慌失措地跑到白色队伍旁。为了不影响队伍,我也一边跑着一边打招呼。


              「早上好。对不起我迟到了。」
              「早上好。没有迟到所以不用在意。」


              在松栄先生的后面说早上好,挥手打招呼后看向圣兰的柔道部员们。额头上出着汗,呼吸有些紊乱。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开始了吧。只有松栄先生一人,面不改色十分厉害。


              「第一次看到粉红色运动衫。真可爱。」
              「啊啊被治愈了。该.死的痛苦都变成干劲了呢。」


              即使拼命奔跑也因为脚的幅度不同,在人群中逐渐落后。运动会之后虽然为了身体稍稍跑步锻炼过。但还是变得痛苦了。
              落到队伍正中间的时候,旁边的薙定靠了过来。


              「早上好篠塚酱,今天也很可爱呢。」
              「早上、好。谢、谢。」


              和我气喘吁吁的样子不同。跑在我前面的薙定君,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痛苦。真厉害呢那个体力。我也必须加油了。


              「呼吸不畅没问题吗?还是不要勉强比较好。要不然我帮你背这个。」


              帮我背? 不管怎么说,在跑步的途中,不能让他做这种事。


              「不、我想和大家一起跑步,没问题的。」


              说出了不用担心的话,稍稍皱眉的薙定君,跑回了队伍里。


              说话的时候落到了最末尾,渐渐地和队伍分开了。偶尔薙定君和其他人会在意地回顾我,但是不想打扰练习所以呐喊“请先走吧”。视野中的白色队伍消失了。


              「哈啊、哈啊......好吃力......」


              供氧不足的头部眩晕感袭来。不得已只好停下脚步,拿起装有茶水的壶饮入。不是来练习,而是来帮忙的,所以不能随意倒下。
              小憩之后慢慢跑到学校的围墙外围,校门前有谁站在那里。


              「还剩一点。跑起来!」


              仁王立一般的松栄先生。难道一直等着我?听到“跑起来”这样的话,脚像是反应了一般加快起来。还剩一点。这一点之后就是终点。


              「好、跑得很好。」


              坚持跑到松栄先生那里席地而坐。呼吸不畅,重复着短促地呼吸。后面伸出了一只手,抬起头,那只大手咕力咕力地揉着急促呼吸的我的头。
              吓我一跳,这是第一次看见松栄先生微笑吧? 直击胸口啊。
              比锐利的眼睛更加细薄的嘴唇描绘着弧线。强壮体格上居然带着笑容?看到那个笑容,(我)就像是被找到猎物的蛇盯上了的青蛙一样凝固了。


              「中途没有放弃,跑得很好。我们之后开始柔软练习。调整好呼吸就过来。」


              被表扬了。被严格的松栄先生表扬了。好开心。凝固的面部肌肉明显松弛了下来。
              为什么、会笑呢?很惊讶,总是面无表情的松栄先生对我笑了。总感觉被稍稍认可了,痛苦都飞走了。
              很好、继续努力!


              干劲燃起来了。带着哟里哟里地步伐朝着集训所前进。


              「篠塚。早。」


              行李放置集训所前往道场,见到了同样跑步归来的圣兰的御子柴君。
              哦喔,昨天一直练习到精疲力尽的大家都早起了。


              「......早上好。」


              「早上好啊咲山桑。」


              如低血压一样,心情不好皱起了眉头的脸。咲山桑的周围没有看见关桑的身姿,环顾四周,被告知关桑中午才会来。
              因为是突然的集训所以取消不了预定。事先报告很重要吧。


              「关桑的那份我会努力帮忙的。」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叫你来是干什么的,工作吧。」
              「是!会努力工作的!」


              工作上的事大欢迎。加油工作吧。


              「......什么啊你这人。」


              看到跃跃欲试的我,咲山桑心情更加低落了。也许是因为昨天的杂事累了,今天尽量帮助咲山小姐吧。
              整个上午只有我和咲山桑两个人,我是圣兰的,咲山桑是圣琳的。总而言之会非常忙碌。
              据说是集训前的最后一次,昨天是各年级的比赛,今天进行的好像是无关学年混合的比赛。对战表贴了出来。


              「哇、我是和松栄啊。」
              「首战不利啊。」


              确认谁和谁对战的声音从各处响起。几家欢喜几家愁,和松栄先生对战的圣琳的前辈,正消沉地蹲在地上。
              昨天的比赛没看,不过,果然松栄先生很强啊。
              在那其中,依然看着对战表的御子柴君的身姿。


              「怎么了?」
              「嗯?啊,在想挺进决赛谁会是对手。」


              在想谁呢、不听我也知道。认真的眼神前方是松栄先生的名字。如果胜利持续下去,决赛会是松栄先生和御子柴君,很厉害的对战。
              去年御子柴君第一战就输了。虽然不是正式比赛但是希望他赢。唯有支持应援!


              「我会应援你!请加油!」
              「啊、谢谢你。」


              咚咚地抚摸着我的头,那只手反复地在那里动作。最近御子柴君摸头的次数变多了。这是作为朋友的接触吧。
              呼呼、培养友谊就是这样的事情吗。总觉得有些害羞。


              「......稍微(收敛点)、别玩了快去工作。」


              回首看去,是鬼一般模样的咲山桑。


              「对不起。马上去工作。」
              「不要暗送秋波啊。」


              开始训练的柔道部的声音,小声的话语只有我听见了。想要缩短和咲山桑的距离,靠近的同时距离却保持一致。


              回复
              11楼2017-03-26 22:36
                陪伴着锻炼中的圣兰的柔道部员们。


                「那、那个。我的身体很硬,可以从背后推一下吗?」


                在柔道中柔软是很重要的事,即使只有一点作用也想让(他)身体柔软。从后面左右用力揉捏着。


                「痛吗?」
                「完全没有!倒不如说再用力一点也可以。」
                「喂、你搞什么啊!篠塚小姐!我也想要!」


                看到这个场景的其他部员们,带着粗暴的鼻息聚集过来,有点可怕。不过这是受大家支持的一点吧?也许。


                「下次是我! 做俯卧撑时,能坐在我的背上吗?」


                背上?不会被压垮吗?
                但是,跟我说了没关系,被拼命地拜托了,所以在他背上正座着。其他的部员「手里攥着劲」骚动着,以诉诸武力的样子眺望着。好奇怪。
                加上我的重量。被骑着背也能做俯卧撑让人吃惊。锻炼的人果然很厉害。


                「不会很重吗?」
                「没关系,再、重一点也没事。」


                上下移动震动着,像投入100円的电动玩具一样。实际还看不到骑乘的东西。


                「篠塚小姐、这次到我了。」
                「哎!?」


                两只胳膊被强行拉扯,变成了这样的时候。


                「好了、到此为止。再以上就不行了哦,性骚.扰集团。」
                「嗯!」
                「榊前辈。」


                榊先輩支撑住因拉扯的力量快要跌倒的我。意料之外的人登场了,除了我,柔道部员们也很吃惊。
                抓住手移动,将我掩盖在身后的榊前輩。为什么会在这里。


                「爱花酱为什么不抵抗,有被做什么性.骚扰的事情吗?」
                「哈、哈啊?性.骚扰什么的。」
                「话说的太过分了啊 榊 。」


                刚才还在训练的柔道部员们包围了榊前辈。被高个子和强壮的身体的人们包围着,榊前辈也毫不动摇,保持着笑容。倒不如说,好像很生气。眼里丝毫不含笑意。


                「没有性.骚扰吗?现在我就传达给松栄?」
                「哈,你说的话能被相信吗。你这个窝囊废。」


                针对榊前辈的过分的话。两边关系不好吗。
                即便如此榊前辈也不是窝囊废。在被车站里的男人带走的时候救了我。


                「榊前辈才不是窝囊废!」
                「爱花酱。没关系,这种家伙说的话我不会在意。」


                这样笑着对我说。榊前辈总是这样。


                「真是、差不多该出来了吧松栄。」
                「什、什么?」
                「松栄!?什么时候开始?」


                奇怪。
                明明应该被榊前辈的后背庇护着,训练场的入口开始传来压迫感,漆黑的半端进入的威压感。
                松栄先生登场的瞬间。除了一个人,全都被冻结了。
                没有谁敢开口,松栄先生也沉默着。从榊前辈的背后试着窥视松栄先生,那是恶魔看见也要逃走的脸。
                脚在颤抖。明明什么都没做,却想要道歉。好可怕。但是,完全不了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气氛啊。谁来说明一下!


                「松栄。这一步走错就会导致社团停止活动的处分哟?」
                「...........」
                「稍等一下!没有出现那样的事情!」
                「啊咧?事情已经确认了。要不要问问其他人?你们是如何性.骚扰的。在自己道场的经理不在的时候,对其他学校的女学生做了什么。停止社团活动只是温吞水而已。」


                生气了。悠哉的样子下有着如火般的愤怒,静静地浮现起笑容生气的样子,以前也见过。


                「嘚、社团活动停止处分?那样的事不行!」


                榊前辈的话让松栄先生有些吃惊,不能无视的话语。社团活动停止之类的事情不能做。


                「为什么?没有必要给这些家伙好脸色。性.骚扰之类的。」
                「没有被做那样的事。只是做了帮助训练的事而已。」
                「是、是啊。你瞧,篠塚小姐也是这样说的。榊话说的太过分了。」


                我的话语让榊前辈明显不高兴了。眉头皱起。柔道部员们反而露出安心的笑容,松栄先生的表情始终没有变化。虽然有一瞬间的闪烁......嗯,还活着吧?
                没有想到,从刚才开始就是说的性.骚扰的事情。


                「我不过是为了柔软做了背后揉捏......啊、那时身体硬硬的,为了更多的柔软而用力揉按。明明会痛却很努力地没有发出声音。后面俯卧撑的时候,将重石一样的我背上了。真的很


                厉害,我坐在上面也能做俯卧撑。」


                很认真地说明了训练的情况,不知为何大家的表情都变得很为难。为什么?


                「......那么。松栄是怎么看的?」
                「不、所以说篠塚小姐说得那样......」
                「这种是因为无知而做的事情吗?能拜托咲山同样的事吗?」
                「这是......」


                看来我不懂,我好像做了不太好的事情。不了解性.骚扰的标准。但是昨天也用柔软体操背推了,并没有说什么。骑乘位也只是没办法的事。
                空气十分沉重,另一方面,想中止社团活动停止的处分,但说不出话来。为了集训相当努力,可是比赛之前不能训练也太可怜了。


                「对于我的决断没有有力地反驳,所以社团活动停止处分......」
                「篠塚」


                在那之前一直沉默着的松栄先生行动了。在大家的视线集中起来,他在我的身边深深的低下了头。


                「对不起。没有能够控制部员的邪念。这是身为部长的我的责任。真的很对不起。」
                「哎哎!?松栄先生不用为那样的事道歉啊。」


                没想到他突然低下头,我狼狈地摆动双手阻止。尽管如此也没有接受,榊前辈煽动着开口。


                「就这样道歉看不到诚意啊?」
                「我明白了。那么我去狂扁(他们)。」
                「不行!」


                立即拒绝道。不能使用暴力。


                「我也有错,所以这次就放过(他们)好吗?」
                「......简直就像是爱花酱做错事一样的说法啊。」


                吃惊地耸了耸肩,挠了挠脖子。


                「不过,缺乏危机感毫无防备的爱花酱确实是笨蛋。一开始就和你说过了吧?遇到危险就要逃走。」


                确实是说了那样的事情......完全忘记了。


                话说,为什么榊前辈在这里?今天没有社团活动了吧。因为没有听说榊前辈要来,我想一般有社团活动他才会来。


                「哈啊。果然来见你真是太好了。可爱的后辈差点就被弄脏了。你啊,是太过温柔的孩子。以后要请松栄多多关照。」


                将全部的事情都托付给松栄一样,抓住柔道部员们的肩膀的松栄再次变成厉鬼一般的样子。


                「啊,为了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会好好的说教,还有高 强 度 训 练。」

                最后的『高强度训练』几个字用非常轻的声音说了出来,柔道部员们脸色一青。感觉很严厉啊,松栄先生的高强度训练。
                带着颓废的耷拉着肩的柔道部员们,松栄先生离去的时候,回头和我的目光相对。


                「真的很对不起。为了显示诚意,请告诉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好、好的。」


                初见那个笑颜。旁边的榊前辈「耶」得被吓住了,松栄先生离去了。
                松栄先生虽然有点怪怪的,但真的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能让薙定君尊敬也是,说不定不只是因为柔道方面的强度。


                「真实太好了,来的这里的人是我。如果是和树和健人来的话,就不会这么轻松了。」
                「哎?一之濑前辈和御子柴君才不会做残酷的事?」


                才不会那么残忍。两人都很和善,是和蔼可亲的人。
                奇怪地看着我,榊前辈像看幼儿一样,然后,眼睛不知看向远方的何处。


                「爱花酱。人不可貌相。」
                「什么......」
                「来吧?」


                这样说着,榊前辈往道场的方向走去。
                榊前辈和一之濑前辈还有御子柴君。虽然我和这3人大部分相处都很融洽,但是我不知道的事一定还有很多。平常无法知道的部分。现在问榊前辈他也不会说。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




                从后面追上榊前辈,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改变了话题。
                「为什么榊前辈会在这里呢。」
                「昨天有队员在练习比赛中受伤了,因此我去医院陪伴他拿结果。只是顺路来看看而已。」
                「受伤了?那个人还好吗?」
                「只是扭伤所以没事吧。比起这个爱花酱这边才是,没事吗?在这不习惯的地方。」


                被问了昨天的事,很开心却没能帮上忙的我只有苦笑。


                「爱花酱啊,也该学到一点了吧?作为常识,不要任何请求都坦率的接受啊。都说了会被利用的。」


                向下的视线。不是诙谐的语调,而是冰冷且低沉的声音刺出。
                虽然自己也有常识不足的自觉,但是“被利用”是在说什么?


                「注意不到隐藏的恶意的话,总有一天不能及时得救。」
                「那个、意思我不太明白。」
                「多警惕些周围的人。」


                装作善意其实是恶意接近的人。榊前辈说的是这样的人吧。
                应该是这样吧。现在的我不明白什么是隐藏的恶意。但是因怀疑别人而恐惧,不想那样做。


                「被利用也没关系。与人们来往的现在非常开心。」
                「......即使是遍体鳞伤?」
                「无论何时。如果失败再来一次就好了,难过之后再站起来就好了。因为,我很健康。」
                「这和健康有什么关系?」


                向着皱着眉一副不可理解的样子的榊前辈微笑道。


                「健康是最重要的事哟。就算道路突然被封锁。墙壁堵塞道路无法突破,健康也能开拓出无数的道路。如果没有健康,就无法前进或者逃走了。」


                「在奇怪的地方很顽固呢。话虽如此,关于这个我会帮助你的。」


                话音刚落,让人奇怪的声音响起,那是道场那边发出的骚动声。


                「认真的吗松栄先生!?」
                「无需多言。做吧。」


                榊前辈看见了,人头攒动的骚乱现场。


                「何事喧闹?」


                跟上拨开人群前进的榊前辈。包围圈的中心看到了,松栄先生和刚才一起练习柔道部员们,在青色的椅子上坐成一排。在他们后面,拿着什么东西的其他部的部员,一脸困扰的样子。


                「行了,赶快!」
                「好、好的!


                手上拿的什么东西,滋滋地在松栄先生头上划过。然后。松栄先生的头发飘飘然地落了下去!?


                「哎!?」


                理发? 在这样的地方?
                太热所以把头发剪掉了吗? 同样被剪掉头发的其他部员脸色不太好。
                松栄先生的头散发着灿烂的光辉,因为穿着柔道服,怎么看都像是修行僧。我注意到松栄先生走了过来。


                「篠塚。这是体现诚意的一点。这样的事能让人打起精神来。」


                反射灿烂日光的头。在茫然的我的旁边,榊前辈抱着肚子哈哈大笑。




                ——————————————————————————————
                作者的话


                这次集训篇结束不了了。比预定的要久一些。
                下次就真的是集训篇结束。
                已经写完了,所以明天同一时间上传。






                两个月没有联络很抱歉。尽管如此也没有停止评分,能够得到评论真的很开心。非常感谢。
                今后也请多多关照。


                黑川天理


                回复
                12楼2017-03-26 22:37
                  這是剃光頭謝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27 12:36
                    超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31 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