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魔之主吧 关注:6,641贴子:3,471
  • 16回复贴,共1

24话 「暴帝的愿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3-24 13:23
    前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3-24 13:29
      「好~要跳了哟!」

      「要跳了哟!」「biu~」

      「别、别开玩笑了啊!这不是坏掉了吗!呜哦哦哦哦哦哦!面前有个巨大的断层啊!!」

      「没关系的哦!金币的力量是伟大的哦!!」

      「给我好好的回答啊!!」在沿着灵山向下滑行着的奇怪的黄金船内,像这样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随处可见。

      从船底开始向上延伸的断层立于船内,二十二人的魔王在其中不断随船晃动着。

      在船体完全加速的现今,双子向船内避难着、空中飘舞着那两人的愉快笑声。

      一边将那两人抓起、一边说着给我老实点的〈拳帝〉萨鲁曼,之后又将两人置于身旁让她们坐下。就像是父亲在管教调皮的女儿一样。

      就这样、将那两个若是放着不管就会闯祸的少女抓住后、萨鲁曼的视线朝着周围望去。

      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窗户那边。

      有个露出凄惨模样的魔王。

      「呕哦、呕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喂!别吐了啊!你、刚才的〈剑帝〉的威风哪去了啊!」

      「呕哦哦哦——额、我、我不习惯乘交通工具啊......呕哦哦哦哦哦哦」

      「美女呕吐的场景会令人感到残念所以给我忍耐一下!」

      在那黄金船的窗户边将头探出散布着呕吐物的正是〈剑帝〉艾露玛。

      黑发随风飘动着,而她那象征着〈剑帝〉名号的〈魔剑库里修拉〉却被落在了黄金船内,犹如危险物一般随船晃动着。

      「呕哦哦哦——啊、谁能帮我把魔剑取回来。呕——很危险的关系呕哦哦哦」

      「别在吐的时候说话啊!!」

      萨鲁曼激动的吐着槽。若仔细聆听的话还能察觉到除了艾露玛之外的呜咽声。

      观察着船内的凄惨情景,像是困扰般弄乱了自己那灰色的头发,吐出了一声叹息。

      之后,萨鲁曼的眼中又浮现出了梅雷亚的身姿。

      而那个梅雷亚、

      「呕哦哦哦哦哦哦」

      「你也是吗!!」
      将身体靠在艾露玛旁边、头伸出窗户呕吐着,真是相当惨烈的场景。

      「这、这种状况还是第一次啊......摇、摇晃的太厉害了......」

      「你一脱离战场就完全不行了不是吗!怎么回事啊你们!是姐弟吗!」

      「这种场合下我应该是妹妹吧呕哦哦哦哦哦哦」

      「对这种事意外的很执着啊!!——啊!什么啊这些家伙!真累啊!」

      「别吐槽不就行了嘛?」其他的魔王如此平静的说着。

      「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啊、拳帝的」

      「啊?我的?——我是萨鲁曼」

      「这样啊、萨鲁曼啊。真是个好名字啊呕哦哦哦」

      「已经知道了啊!已经知道了啦所以赞赏的话就留到之后再说吧!」

      像是感情很好一样继续呕吐着的梅雷亚和艾露玛,在那之后一边说着「肚子干净了」一边露出空虚的眼神。在这期间,萨鲁曼又开始注意起了其他魔王的样子。

      「金币快要!金币快要不够了啊~啊啊啊!需要更多金币的光辉啊啊啊啊啊啊!!」
      有一个跪坐在那徐徐崩坏着的黄金船的甲板上、感到懊悔般捶打着甲板的怪人。
      是〈炼金王〉夏羽。

      明明直到刚才还在说着【金币的力量可谓伟大】这样自豪的宣言,如今却又发出了奇特的哀嚎,果然多少会让人觉得不安啊。

      让人难以判断究竟有没有问题。

      ——普通人任谁看了都会觉得那个人有问题吧。

      这样想着,移开了视线。
      「啊——、头有点晕晕的呢......、啊——......」

      在怪人的一旁,〈炎帝〉莉莉乌姆一边将头上的红莲之鸟放飞、一边在嘴边缓缓的说着。

      看来不只是梅雷亚和艾露玛,连她也有点晕船的样子啊。

      在那边、

      「这、这种感觉、稍微、令人愉悦......呢」
      萨鲁曼无视了这么说着的莉莉乌姆。

      (之后又有一道声音吸引了萨鲁曼的注意。)

      这次的声音听上去比较元气。

      对声音的主人感到很惊讶。

      「喂、没事吧?」

      「欸、嗯。我没问题......的哟?」
      对萨鲁曼因担心而传来的问讯,浮现着虚幻的微笑予以应答着的,是就算在魔王们中也略感娇小柔弱的〈天魔〉艾斯。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在这柔弱的少女的身上,却能感受到惊人的耐久力。

      「艾斯大人,刚才在灵山的一角发现了【橙甘草】,于是就赶忙采集了一点,要试着尝一下吗?甜甜的很好吃的哦?」
      正坐在艾斯身旁的,是一个将橙色的植物从怀中取出的奇特的女仆。

      身姿挺拔,面无表情,且纹丝不动。

      「阿勒,话说回来那边的女仆是哪里的魔王啊?」

      萨鲁曼想是对女仆的身份表示好奇一般直白的提问着。

      女仆——<玛丽莎>因这提问而望向了萨鲁曼,毫无干劲的回答道。

      「我是被称为<暴帝>的魔王的后裔」

      「呜哇......」

      「为什么会感到惊讶啊?」

      「不,但是啊,<暴帝>是那个吧?不知是哪里的战斗民族国家所孕育的暴力的化身——」

      正要说着,萨鲁曼却又在瞬间屏住了言词。

      之后所要说的话,或许会使那作为<暴帝>后裔的她感到不悦吧,这样怀疑着。
      确实是不怎么好听的话。

      这样吞吞吐吐着的萨鲁曼,相反,像是注意到了这件事,玛丽莎率先编织出了话语。

      「是啊,曾经的<暴帝>是以恶名昭著的。确实是使用着力量在各处侵略着。——知晓了如此的历史之后,无疑会感到畏惧吧」

      「——不,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吧」

      确信到玛丽莎并不像曾经的<暴帝>的这件事后,萨鲁曼如此说着。
      萨鲁曼对玛丽莎的出生并不怎么了解,不过要说起来的话那就像是【愿望】吧。

      那句话中也包含着「但你是不同的」这层意思。

      玛丽莎凭着直觉感受到的萨鲁曼话语中的含义。

      「——嘛、我自身也讨厌着曾经的<暴帝>的所作所为。一点也没有品味。他们服从着别人,却并不知晓为他人带去笑容的方式」

      点着头回答着。

      先前阴郁的氛围随着话语消散着。

      是因为自己之前没把话说完才会露出那般忧郁的表情的吧。

      说着自己的先祖的所作所为毫无意义这般的话,在那个瞬间她的眼瞳中所寄宿着的强烈的意志,这个情景,让萨鲁曼深信她所言非虚。

      于是像是要捉弄一般浮现着轻佻的笑容,立即将这阴暗的话题转移了。

      「服侍别人会感到高兴呢。那么、也来试着服侍我吗?」

      耸着肩、笑着询问着「如何」的萨鲁曼。

      因为萨鲁曼的提问而在一瞬间呆坐着的玛丽莎,随即像是嗤笑一般说道。

      「你是不行的」
      「我会自己决定所侍奉的对象。对第一主人的条件是要比我强,而对第二主人的条件则是可爱」

      「什么啊这个判断基准」

      萨鲁曼摆出一副稍显戏弄对方的样子,但又对玛丽莎那谜一般的基准感到疑惑着。

      像是察觉到了疑惑着的萨鲁曼一般,玛丽莎浮现出些许微笑的同时继续说道。

      「——因为啊,要是比我弱的话,也许就会被我杀掉也不一定不是吗」
      心中一怔。

      没想到会在侍奉的话题中蹦出如此话语。
      萨鲁曼「呜哇......」地说着,笑容也随之变得僵硬。

      「为、为啥?什么?怎么回事啊?是那种会将目标暗杀的女仆吗?」

      「若不是能承受我的一击的人,在我进入【暴帝期】的时候不就不能阻止我了吗」

      「什么啊那是......」

      「就跟女孩子的那几天是一样的。是会变得稍稍凶暴的时期。真是的、别让女生说这种话啊。一点也不纤细啊」

      「别一边露出害羞的表情说着这种话啊!!暴帝期这种词让人听到了绝对会感到害怕的吧!不可能只是女生的那几天这么简单的事吧!」

      萨鲁曼指着玛丽莎这么说着。

      玛丽莎像是故意般「欸嘿嘿」的敲了下头,但那眼神绝对不像是在笑,不如说连表情也绝不是在笑。
      面无表情,单单只是用动作表示着害羞,令人看了脊背一凉。
      「——哈啊......、嘛、因为我是魔王的后裔嘛、身体内有着不管做出什么事都不觉得奇怪的力量啊......」

      调整了气息,对萨鲁曼如此说着的玛丽莎。

      那身体内寄宿着的魔王的力量,(那暴帝期)也许是身为后代的天性吧。

      萨鲁曼知晓了这一点。

      因此,也许也会继承着自己所不期望的力量吧。

      做出了这样的结论,心中像是鸣起了「在纠结下去就会很糟糕了」这样的警笛,萨鲁曼沉静了下来。

      但是,心中还留有最后一个疑问,萨鲁曼鼓起勇气继续问道。

      「不管那些了,那么,选【比自己还要强大的第一主人】是为了要能够阻止处于暴帝期的自己吗?」
      意料之中。

      听到了些许过去的暴帝的传闻,对那暴帝期为何物也能大致在某种程度上预想出来。

      再加上至今为止于玛丽莎的谈话,确信了那是【连自己也无法阻止的力量】。

      她话语中所包含的意思,「并不是请不要去阻止」,而是包含着「想要有人能阻止」这样的愿望。

      「——就是这样。往更深层次的方面来说、也并非必须是我的主人。但是,若是能将我阻止下来的话,我就会向他献出自己的生命。那是能让我继续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女仆所活下去的不可或缺的人。若是这样的人的话,我会予之献上我的一切」

      呼应着言语,玛丽莎她那紫色的眼瞳中寄宿着强烈的意志。

      看到这些的萨鲁曼、

      「——这样啊」

      单单这样说着,没有继续话题。

      其实本来还是想稍加询问的。

      像「若是那个主人没能阻止你呢?」这样。

      但是,现在的这种状况已超出预想,也能理解她心中的那般踌躇。

      就这样在全员协力着逃出之后,也许就能找到办法去解决这件事也不一定。

      而且,对萨鲁曼来说——也没有能够如此询问的勇气。没有能够继续踏入这般状况的【毫无顾虑的勇气】。
      但是,在最后,
      「——没问题的。若是我因此而让你们受到牵连,我会就这样离开的。所以说,没问题。你并需要去担心」

      像是看穿了萨鲁曼的内心所想,玛丽莎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那是与先前那无感情的笑容不同的,稍显悲伤的笑容。

      在身旁安静的聆听着对话的艾斯,随即将自己那娇柔的手合向了玛丽莎。

      担心的对玛丽莎问着「没事吧?」

      紧接着,玛丽莎向艾斯露出了只被她一人所能察觉的那温柔的笑颜。

      「但是呢,我现在终于遇到了拥有着【可能性】的人了。或许并不只是偶然,能不禁让人产生【命运中的相遇】般的少女的思绪。虽知有点厚颜无耻,但已经不需要对此而担心了——」

      不知何时起,玛丽莎的视线便往向了除艾斯和萨鲁曼以外的别的地方。

      玛丽莎对着梅雷亚的后背投去了视线。

      那个瞬间,萨鲁曼确实感受到了玛丽莎她那愿望的轮廓。
      于此终止了谈话,周围弥漫着无需多言的氛围。

      玛丽莎隐去了视线,嘴角浮现出了往常一样的毫无感情色彩的微笑。

      萨鲁曼也慢慢的垂下了视线,但又好像无法忍耐沉寂般再次往梅雷亚那边望去。

      她还未向梅雷亚阐明自己所持有的愿望,因此萨鲁曼觉得不该由这边去坦明。

      ——但至少像是「加油哟」、「拜托了啊」这样的话还是可以说的吧。

      嘴中如此念叨着的萨鲁曼,慢慢的走向了梅雷亚身边。

      ——好的。

      「呕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糟蹋了啊!!你到底要吐到什么时候啊!!我的一番好意被你糟蹋了啊!!」

      不禁这样吐槽道。

      结果没能说出任何鼓励的话语。


      收起回复
      3楼2017-03-24 13:29
        这一话也太欢乐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3-24 16: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24 16:30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25 07:33
              吐...個不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25 14:40
                翻译大大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25 16:42
                  萌新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25 17:3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25 21:29


                      回复
                      11楼2017-03-27 03:40
                        謝謝大大


                        回复
                        12楼2017-03-31 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