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吧 关注:96,576贴子:1,729,236

【原创】江户人鱼传说(渔夫银X人鱼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注意:老梗,OOC,OOC,OOC,OOC以及OOC,有自恋土出没,注意避雷,谢谢


最近毕业季压力比较大,昨天晚上面试前一天躺在床上突然打鸡血了一样的超级想写人鱼文,结果失眠到凌晨一点多,于是今天就开坑了……


写完一查才发现好多写银土的太太们都写过这个设定,比较担心撞梗,如果有很严重的撞梗情节的话请务必告诉我一声,悄悄地告诉。



总之,这篇就是为了给自己解压而开的一个三俗的、不利于青少年身心健康发展的文,如果能娱乐到你们,那么我很荣幸。


回复
1楼2017-03-23 15:19
    1.
    坂田银时,是小江户渔村大名鼎鼎的一名渔夫。

    说起坂田银时这个人,作为渔夫来讲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据说他干这行已经十多年了,每天只捕十斤鱼,一斤不多,一斤不少。什么时候抓到十斤鱼,什么时候就回村子到市集上卖掉。而他每日获得的这点微薄的收入还大部分被他用在了买jump、买草莓牛奶和打小钢珠上。且不论坂田银时即使是一介渔夫也是最没志气的那种渔夫,他到现在还没饿死不得不说也算是奇迹了。

    但坂田银时虽然是个废柴大叔,但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废柴大叔。因为打渔占据的时间非常少,所以他闲下来有时候还帮村里的人干干活抓抓贼,帮可爱的少女找狗,给村里的知识青年修个眼镜什么的。有时被帮忙的村民心怀感激,会给他点辛苦费,他也不推辞直接就收下了,若是没有,他也从来没要求过。久而久之,坂田银时在村子里也有不小的威信。虽然孩子们仍然被教导“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就会成为那个卷毛废柴大叔那样的人”,但孩子们也很喜欢这个愿意陪他们玩踢罐子的大叔是真的,镇子上的草莓牛奶打折时村民会第一时间告诉银时也是真的。

    而且坂田银时长得还不错,这也是真的。如果不是他整日不修边幅,卷毛乱糟糟地向四面八方伸展,一双死鱼眼总是没精打采地耷圌拉着的话,他可以称得上是镇上首屈一指的帅哥。

    可惜是个废柴。

    那么接下来,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个废柴帅哥开始的。



    依旧是很普通的一天,坂田银时穿着他一成不变的渔夫短打,拎着他饱经沧桑的破网,划着破破烂烂的小船出海打渔。然而今天有些不一样,因为他在收网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网沉出平日里的十几倍。

    “嘁,这得有上百斤了吧,也超出十斤太多了。阿银我可是个有原则的好男人,看来又要重新撒网了啊。”这样念叨着的银时把网松开,没精打采地收了起来,然后从船上拎起浆往别的地方划去。

    第二次收网的时候,依然是一兜子不同寻常的沉甸甸。银时拎着网的收口处,感受着网里活鱼们甩着尾巴扑腾着想要挣脱的阻力,十分地诧异。

    “这都快入冬了,哪来的这么多鱼?难不成是阿银我的魅力太大,鱼们都主动钻进来让我抓么?”银时松开网,放走了所有的鱼,嘴里念叨着:“你们都想开点吧啊,鱼生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你们去发现的,不要急着寻死啊……”


    两次都收获颇丰、然而实则一无所获的银时又感到诡异又觉得憋屈。于是这次他把船划走了很远,几乎划到了浅滩。然后开始他的第三次下网。

    “这回我就不信邪了……”银时嘟哝道。

    然而第三次,银时一收网,感受到了比前两次更沉的分量。网里的鱼们扑腾得十分欢腾,银时拉网的手险些被挣脱出去。

    不得不说,现下的情况就有点诡异了。

    “呃……难道是老天爷看不惯我这个渔夫太废柴了所以硬塞给我的?或者是阿银我的力气变小了,以前拎十斤鱼现在跟拎一百斤感觉一样重了?我是不是得了绝症了?”说到这里银时的手一松,手中的网在水面四散开来,“如果不是我得了绝症,难道是鱼们都得传染病了么?还是都瞎了一个劲往网里钻?照这么说的话最近是不是不能吃……”

    银时自言自语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蹭”地站直了起来,瞳孔紧缩,死死地盯着扒着船边的一双手。

    一双惨白修长、骨节分明的手,长长的指甲白的发青,扣在船舷上几乎要刺进木头里。

    银时抄起船桨护在胸前,眼看下一秒就要惨叫出声。


    收起回复
    2楼2017-03-23 15:19
      然而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谁他圌妈圌的是传染病,啊?谁他圌妈瞎了?”那双手一用力撑了起来,船舷后出现了一双白圌皙有力的手腕,然后是肌肉线条优美的一截小臂,然后是堪比运动员般完美的上臂,水珠沿着美好的肱二头肌流下。

      “你真是打渔的吗,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一般渔夫打到那么沉的一兜子早就欢天喜地往上捞了,你竟然放了,还他圌妈圌的放了三次,让老圌子被你这破网勒了三次……”

      然后是白圌皙的流淌着水珠的随着身体的呼吸一起一伏的胸肌,胸前浅色的两点,让人心驰神往的无可挑剔的六块腹肌,两侧斜斜向下的让人忍不住上去抚摸的两条人鱼线以及延伸到的更深处的……

      银时咽了咽口水。

      “你在听吗,你聋了吗傻圌逼??”这具光圌裸圌着的身体的主人的怒吼终于让银时回了神。银时如梦方醒地抬头,然后装进了一泓幽蓝深邃的眸子里。

      “……啊?”好半天,渔夫才从嗓子里挤出一个古怪的音节。他感觉自己从脚跟到眼睛,都脱离了大脑的支配。

      “……果然是个傻圌逼。”蓝色眼睛的主人把头扭向一边,十分地唾弃。

      “……嗯?傻圌逼在说谁?”银时错开了那双眼睛,稍微找回了一些理智,开始打量这个美丽的不速之客。这个黑发湿漉漉的蓝眼睛的男人双手扣在船舷上用双臂支撑起上身,露出半截身体在空气中。这样的动作让一般人来做只会显得很蠢,但换成美丽的,身材完美的人的话只会让人难以将视线从他的身上离开。

      “傻圌逼说你啊!”那人高傲地抬了抬下巴,“捞了三次你都放了,看你正值壮年也不至于捞不动的样子,所以我在问你,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银时抽了抽嘴角,说“我不捞是因为我的网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重量,硬拉上来网会彻底报废的……”

      “那你为什么不买个新的网?你的网都破成这样了!”那人瞪大眼睛,看着银时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即使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不会忍受这种对话方式,何况银时本身并不是什么脾气好的老好人。他翻了个白眼,又变成了平日里生无可恋的死鱼眼,鄙夷地对对方说:

      “买网不用花钱?你来给我买?”

      黑发男人一下子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你问完了吗,现在该我问了。”银时把横在胸前的桨放下,顺势往船上一杵,猩红色瞳孔的死鱼眼隐隐散发出危险的光芒,“所以说,我之前收的三次网都是你在里面?你千方百计让我捞你上来有什么目的?不要说你是海上的落难者,用屁圌股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

      撑着上半身的男人再次投以鄙夷的目光,“一般人都是用大脑思考,你竟然用屁圌股思考。”然后顿了顿,似乎正在组织语言。想了一会后,男人啧了一声,似乎不打算说什么,而是用行动来取而代之。

      只见他双臂向上一撑,小船轻微地摇了摇。紧接着他腰部一个用力,一声“哗啦”的巨响后一条巨大的青色鱼尾从水下猛然窜出,阳光下接近透明色的尾鳍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带着飞溅的水珠的美丽弧线之后砸到了船上。

      是的。一条货真价实的鱼尾。它的上半身是一名成年男子的模样。

      “因为我是条鱼啊。”

      那条成精了的、好看得过分的鱼对着这名傻在原地的渔夫骄傲地笑着。

      『待续』

      小剧场:银时三次收网,同样都是十四在网里,为什么第三次的网比前两次更沉呢?
      答:因为第三次的时候十四已经很火大了所以扑腾得比较狠……


      收起回复
      3楼2017-03-23 15:20
        2.
        “你是人鱼……你是人鱼难道就可以不长脑子吗?”银时悲愤地说。

        “……谁叫你这么废柴,明明是个正值壮年的渔夫,挣的钱却这么少,连条好点的船都买不起……”人鱼双手抱臂坐在一块礁石上,心虚地看着浑身湿透的渔夫把他那几乎报废的小破船拖上岸。

        “所以这都是我的错咯?对不起啊人鱼大人,我用以维持生计的小渔船太破了,没有禁住您那一尾巴拍下来,都是她的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吧?”银时泄愤地把木板往沙滩上一扔,然后脱下上衣把水分拧出去。

        “可以……但其实不全是她的错啦……我的尾巴就是这么有力,就算它更结实也……”人鱼有点不好意思地用尾鳍拍打着身下的礁石,看起来有几分愧疚又有几分得意。

        “我并没有在夸你!”气到七窍生烟的渔夫干脆放弃跟傻白甜的人鱼交流,转而开始脱圌裤子,把裤子上的水拧干。

        人鱼有些委屈地抠着屁圌股底下坐着的那块礁石上的贻贝。

        在一旁脱得只剩条内圌裤的银时,把拧干的衣服和裤子直接扔在沙滩上晒。好在现在日头还足,过一会儿衣服就能晒干了。他一屁圌股坐在有些烫人的沙子上,很是熨帖地吁了口气,然而再看到一旁支离破碎的小船,想起她今早还完美无瑕(至少银时是这样认为的)的样子,银时就悲从中来。

        他扭头看向礁石上的黑发人鱼,在阳光的照射下简直像一幅画一样,美得闪闪发光。

        就算他在抠石头,也不妨碍这幅画的美圌感。

        人鱼对准可怜的贻贝们,长长的、锋利的指甲戳下去,一挖一个准。石头上三分之二的贻贝都已惨遭毒手。

        “那个谁,我说……”坂田银时叹了口气,“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人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银发的渔夫,看上去该死的无辜,“不是你把我捞上来的?”

        “是你自己爬上来的!还把我的船拍碎了!没有船阿银我怎么工作,不工作怎么养家糊口,怎么买jump……”

        “你叫阿银?你养家糊口要养几口人?”

        “……我叫坂田银时,我养一个只有自己一人的家、糊自己一人的口,不行吗?”

        “你说就你一个人住?”人鱼坐直了身体,眼睛蹭一下就亮了。

        “是啊,你要干什么?”渔夫戒备地看着他。

        “初次见面,我叫土方十四郎,”人鱼一摆尾巴从礁石上一跃而下,以一个非常刁钻的姿势滑到银时的面前,伸出一只手,“从今天起就拜托你养我了。”

        “啥玩意?”渔夫瞪大了他那双死鱼眼,仿佛不相信自己耳朵一般,“你说啥??”

        “我说让你养我啊,童话故事没听过么,渔夫养人鱼,天经地义啊?”土方十四郎翻了个白眼。

        “请问……凭什么啊?”银发的渔夫气得有些语无伦次,“那么多渔夫凭什么就是我了?不是,凭什么当渔夫就要养人鱼啊,渔夫上辈子欠你们的?养你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人鱼‘哈’地笑出声,一脸‘像你这种人能有机会养我就该感谢祖上八代积德了还想要什么好处?’,看得银时又是一阵火大,右手攥成拳蠢圌蠢圌欲圌动。

        “好吧,那你想要什么好处?”

        “这个嘛,”渔夫掏掏耳朵,“当然是钱了。船的赔偿费,精神损失费,衣服打湿赔偿费,还有我想想啊……”

        “……”土方想了想,郑重地对他说:

        “我没有钱,可是我有很多珍珠和玉石,应该可以换成你们的货币。”在银时的眼睛亮起来之后又补充道,“但是我没有把它们带出来,而且因为某种原因,我现在不能回去。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一枚我尾巴的鳞片。人鱼的鳞片,应该会很值钱吧?”

        “鳞片?那种东西拔下来你不会疼的吗?”银时一脸怀疑地看着土方。

        “你傻吗?对哦我忘了你本来就是傻的。当然是给你褪圌下的鳞片啊,我的第一次换鳞期还没有结束,差不多每七天掉一片鳞吧……”

        银时觉得自己会担心这条破鱼也是蛮傻的。

        “所以,要不要养我?”人鱼不耐烦地用尾鳍的尖扫着沙滩上的沙子,“你养我的这期间,褪圌下的鳞片都给你作为定金,等我回海里后我会把我的宝藏都给你。”

        “你不会骗人吧?”银时咽了咽口水。

        “你说谁骗人?”土方瞪大了眼睛,一脸被侮辱了的表情。

        “行,成交。”

        “非常好。”土方扯了扯嘴角,对他伸出了一只手,“合作愉快。”

        “多串君是吧,合作愉快!”银时谄媚地伸手握上去,然后看到土方缩回了手,把头撇向一边,‘嘁’了一声。

        银时伸出去的手连同笑容都僵硬住了,心里想的是:

        妈圌的,这条鱼绝对生来就是自己的克星。




        顺便一提,由于那天银时没有捕到鱼,所以那天一人一鱼的晚餐是水煮贻贝。



        『待续』


        少更一点再去睡觉……下章开始同圌居


        收起回复
        5楼2017-03-23 19:03
          土方难道在海里被小总追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3-23 19:20
            所以银时每次只捕十斤鱼是网太烂……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3-23 23:10
              坐等,同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3-24 06:05
                没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24 12:05
                  3.

                  值得庆幸的是,银时的住所是村子里离海最近的一家,所以他偷偷摸圌摸扛着条两米长的、尾巴还在不停扑腾的拒不配合的人鱼回家,也并没有引起什么主意。

                  “行了行了到家了,”银时满头大汗地一脚踹开了房门,“你扑腾了一路也不嫌累”

                  “那是因为你硌到我尾巴了混圌蛋。”土方揪着银时头上的小卷毛说,“你家房门都不上锁的?”

                  “反正没人会来我家偷东西,”银时一路走到客厅,不是很温柔地把人鱼丢在了长沙发上。但人鱼看上去也并不介意,甫一落地就坐在沙发上新奇地四处打量。

                  “这就是你的家?”

                  “是啊,嫌乱?”银时抹了把额头上出的汗,悄悄把地上散落的草莓牛奶的包装盒捡起来丢到垃圌圾桶,“毕竟是单身男人住的地方,太干净就不正常了。反正你一条鱼也不会懂。”

                  “我只是有点意外,你住的地方比我想象中的大多了,还有很正常的人类的厕所和厨房,而且竟然还有电视。还有,我是人鱼,不是鱼啊,混圌蛋天然卷。”

                  “什么啊,在你心中我住的地方该有多凄惨啊。还有,不要以为你是柔顺的直发就看不起天然卷啊,小心遭到天然卷大神的报应哦。”

                  “我以为你住的地方应该是那种纯木头搭建的小小的板房,墙上挂着渔网和鱼叉,还有救生圈,冬天的时候冷风透过木头的缝隙吹进屋子,一个白色卷毛披着一条毛毯在小炉子旁边瑟瑟发抖……不过就是个天然卷有什么可得意的。”

                  “其实这是你的愿望吧,是你想住在这种童话里的渔夫小屋在火炉旁边瑟瑟发抖,等待怪兽来敲门什么的,你是七八岁的小女孩吗?还有你对天然卷有什么意见吗?其实你是羡慕吧是羡慕吧对吧?”

                  ……

                  ……

                  “休战吧……”土方扶额,“为什么我变得这么白圌痴,一定都是因为你这个白圌痴的错。”

                  “哈?自己白圌痴也不要怪到别人头上。”银时走到土方坐着的沙发上,把对方占据了一整条沙发的青蓝色鱼尾扒拉到地上,腾出来一片空地坐了上去,顺便得到了人鱼的一个白眼。

                  “现在开始起,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那是什么?”土方摆了摆尾巴尝试着调整出一个更舒服的坐姿。

                  “约法三章就是,第一,不许喝我的草莓牛奶,第二,不许碰我的jump,第三,家里的一切事都要听我的。”银时把右腿翘圌起来搭到左腿上,胳膊搭在后面的沙发背上,做足了地主的架势。

                  “那我也来。第一,我每天泡在水里的时间要超过十六个小时,所以你要给我弄个大鱼缸,早中晚换三次水,海水。第二,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碰我的尾巴。第三,我不挑食,但是每顿必须有鱼……”

                  “停停停停……”银时一脸崩溃地打断他,“我上哪去给你整个那么大的鱼缸?你是水里来的可能不知道,我们人类养的一般都是娇小可爱还没有手掌大的,而且脾气好又乖巧而且不会爆粗话的小鱼,至于你……”银时打量着那只在沙发上小幅度地扭啊扭啊的人鱼,他那柔顺发亮的黑色碎发下是一双海一样美丽又危险的深邃眸子,眼尾斜斜上挑勾勒出一道凌厉而诱圌惑的线条。也许就像童话里说的那样,这条人鱼的眼睛真的拥有迷惑人类的魔法也说不定。但和童话里拯救了水手的小人鱼不一样的是,他是一条货真价实的体格健壮的男人鱼。五官精致而立体,线条凌厉分明,充满男性的魅力。上肢肌肉的线条分明而不显得粗圌鲁,和饱经历练的军人和健身房里塑造的健美先生不同,他的每一寸线条都是为了迎合在大海中的游动,是精雕细琢般的浑然天成,是造物主的恩赐。

                  说道造物主的恩赐……银时情不自禁地看着人鱼那比普通男性下肢还要长出一大截的、强壮与美丽并存的尾巴。这条拥有青蓝色的鳞片的尾巴,让人有种就算在黑暗里也会闪闪发光的错觉。单看每一枚的鳞片都拥有着恰到好处的美圌感,完美地排列覆盖在鱼尾上。最长的宽度能达到七、八十公分的、半透明的浅蓝色尾鳍,看上去薄如蝉翼,脆弱得让人心颤,事实上却韧度极强,一个小小的摆动就能在水中掀起一股旋流。人鱼的尾巴就像他本身一样,看上去精致完美得想让人把他放在展柜里小心瞻仰,但其实强壮而充满野性,霸道得让你第一眼就移不开视线,让所有形容词失色,让人情不自禁为之心折。

                  然而在银时的眼中,这幅景色皆化为一句:这条鱼可真是该死的好看啊。


                  收起回复
                  11楼2017-03-24 23:10
                    “我怎么了?”见银时话说了一半便失了声,土方正急着怼回去,便忍不住催促他把话讲完。

                    “……至于你这种满嘴脏话脾气又臭让人看到你就忍不住对美人鱼的形象幻灭的鱼,谁会养啊。”银时赶紧收回了视线,内心对自己刚才冒出来的的一点点蠢圌蠢圌欲圌动表示唾弃。

                    “但是老圌子好看啊,比那些鱼都好看!”土方对他的评价嗤之以鼻,双臂交叉在胸前闭着眼得意而自信地夸奖着自己。

                    “……嘁,没觉得。”银时违心地说道。而且他绝望地发现这条人鱼即使是这样一副臭屁的样子也有一点点可爱。

                    “总之,”银时抢在土方再一次炸毛之前出声说道,“鱼缸没有,只有浴圌室里的浴缸,爱用不用。三天给你换一次水,为了节约用水啊你这混圌蛋。”

                    “不行,一天换两次!”

                    “两天换一次。”

                    “一天一次!”

                    “成交。”

                    见对方迅速答应了下来,土方不禁噎了一下,而后沉默了一会又说:

                    “我现在就要泡。”

                    “行行行”银时不想再和他纠缠,不耐烦地站起来,一手扶着人鱼的腋下一手抓圌住人鱼的腰把他抗到肩上,向浴圌室走去,然后因不可避免地碰到了对方的尾巴而引起了人鱼的剧烈挣扎。

                    在对方一路‘傻圌逼你又硌到我尾巴了’的咆哮声中,银时最终成功把人鱼放到浴缸里,然后直起腰指着水龙头说:“蓝色的是冷水,红色的是热水,自己调。”说完转身便走,仿佛一刻都不想多待在这里。

                    银时转身刚走出浴圌室的门,就听到了人鱼惊恐地大叫了一声。银时被吓得一哆嗦,转身看到他剧烈地扇着尾巴几乎都要站起来了。

                    “怎么了?”银时大步上前双手把土方提了起来,对方鱼尾摆动带出的水珠飞溅了银时一身,“水里有什么东西吗?”

                    “是水啊!我是海洋生物,泡淡水会全身浮肿而死的啊你有没有常识……”土方生气地说,带着点心有余悸的慌张。

                    “……你的意思不会是让我去海里给你打水吧?每天?”银时憋屈地问,得到了一个‘这还用问’的熟悉的人鱼式蔑视。

                    银时深吸了口气,心里默念着‘这条鱼很值钱这条鱼很值钱’,忍住了把他从窗外扔出去的冲动,拎着消防用的木桶走出了屋子,给这祖圌宗打洗澡水去了。


                    『待续』

                    昨天说的下一章开始同圌居是骗你们的,今天说的下一章同圌居才是真的……


                    收起回复
                    12楼2017-03-24 23:10
                      比那些🐟都好看……还有银时绝对是一见倾心了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3-25 00:46
                        美人鱼土方带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25 01:33
                          哈哈哈哈,互怼的银土两人太有意思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03-25 14:29
                            好可愛ww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25 15:26
                              4.

                              坂田银时这个神经有点粗的大老爷们,其实到现在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味儿来,家里突然住进来一条只存在于童话里的美人鱼的这件事,其实真挺玄幻的。

                              屋子前的空地上,银时坐在一堆破木板钉子和锤子螺丝刀中间,一边修着船,一边思考着人生。

                              想他坂田银时,现今单身二十七年有余。虽说这男人二十七岁简直是花一般的年纪,但是他感觉自己已经步入了废柴大叔的时期,胸无大志碌碌无为。其实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意气风发地轰轰烈烈过,但现在,作为一个平凡的帅渔夫,每天过着游手好闲的平淡生活,悠闲地打打渔,勉强能养活自己就好了。而且他坚信,以后的人生不出意外也就一直如此了。

                              然而土方十四郎的出现,显然就是那个意外。

                              银时停下了手中的敲敲打打,往浴圌室所在的那个窗户望去。

                              简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的不现实。虽然手中的曾经是条船的破木板提醒着自己昨天确实有条脾气暴躁的男人鱼跳上了自己的船(还把船弄了个稀巴烂),然而他此时还是忍不住怀疑,那扇窗户后面,真的有条人鱼吗?

                              简直就像是为了验证银时的质疑一样,下一秒那扇窗户就被人粗圌鲁地推开了。人鱼光圌裸的上半身探出窗户一大截,手里举着什么东西向银时挥了挥,喊道:

                              “喂,卷毛,你家有去年六月份的jump吗?第一周往后的就都找不到了啊,你放哪了?”

                              “哦,被村里那个常年得痔疮的大叔借走了。”银时愣愣地答道。

                              “哦,好吧。”人鱼无趣地缩了回去,顺便把窗关上了。

                              还真是人鱼啊,而且是条和童话里讲的好像有些不一样的人鱼……银时感叹。毕竟可没听哪本童话书说过人鱼还会看jump什么的……

                              ……嗯?Jump?

                              “混圌蛋你刚刚说什么??”银时扔了锤子原地跳了起来,一路冲回家里的浴圌室,一开门就看到人鱼把尾鳍搭在浴缸边儿上,靠着墙壁百无聊赖地翻着他珍藏的jump。

                              土方看着门口突然出现的气势汹汹喘着粗气的银时,丝毫不露惧色,跟他打了个招呼。

                              “哟,回来了。”

                              银时被这理直气壮的态度气得眼前一黑,两步上前一把夺过了人鱼手中的漫画。

                              “约法三章不是说过么?不准碰我的jump!你竟然还边洗澡边看,一旦……”

                              “我没有在洗澡啊,我在泡水。”

                              “这不是重点!”银时瞪了土方一眼,“而且这两者完全明明完全没有区别……”

                              “怎么没有区别!”人鱼争辩,“洗澡是为了清洗,泡水就是……泡海水啊,混圌蛋天然卷!”

                              “你……”银时都要被气糊涂了,“泡水的事先放一放,现在的重点是,你违反了约定,你碰了我的jump,说吧,你要怎么赔我?”

                              “我没有啊,”土方装傻,“我在看从床底下找出来的《周刊少年jump》,不是jump……”

                              “呵,你……卧圌槽圌你是怎么到我卧室的?还钻到了床底下?”

                              “我有尾巴啊?用尾巴游过去的,像这样。”说完土方一个用力翻出了浴缸,尾巴一甩一甩地就窜出了浴圌室。

                              此时此刻,银时似乎听到了自己对美人鱼这种生物正在一步步走向幻灭的声音。

                              他圌妈圌的真不知道是童话故事瞎写,还是和自己刚刚擦肩而过扭出去的这条是属于人鱼届里的奇葩。

                              而在以后的某日,银时最终得出了“童话故事都是瞎写的,真是一山奇葩更比一山高”这一结论。当然这就属于后话了。

                              而现在,原地凌圌乱了几秒的银时才反应过来:

                              “你往哪跑呢?你他圌妈给我站住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


                              经过一番友好的商谈后,土方获得了jump的阅读权,代价是承包家里所有洗碗的业务。

                              “为什么是洗碗不是做饭?我对人类的料理还是挺感兴趣的。”土方小小地表示了抗议。

                              “你还会做饭?”银时狐疑地看着他。

                              “不会啊”土方斩钉截铁地说,“但我可以多尝试一下。啧,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告诉你死卷毛,以后可别求着我给你做饭。再说了,明明你做饭也好吃不到哪去……”

                              “你还好意思说?”一提到这个银时又来气,“要不是你把我船弄坏了,我现在能连买食材的钱都没有吗?”

                              人鱼不说话,长长的指甲划拉着沙发的边缝。

                              银时看到人鱼少见的服软,也说不出什么更多的指责了。秉着“看在你长得好看得份上我不跟你计较”的想法,他尝试着转移了个话题。

                              “那个啥……好像你对人类的生活也不是一点都不懂的样子嘛。你的这些常识,都是从哪里知道的啊?”

                              “听族里的长辈们说的啊。”土方小幅度的一下一下地扇动着尾巴,他的尾鳍看上去像一把有生命的漂亮的大扇子。银时有点走神地想,夏天让这条人鱼扇风一定很凉快。

                              “……原来你们还有族群啊,那你的那些长辈从哪听来的呢?他们难道会定期上岸考察么?”

                              “你问这个干嘛?”土方突然警惕地看向他,“我们人鱼是很古老很神秘的种族,这些都是我们的机密,不能告诉给你们人类的。”

                              “哦。不能说就不说吧。”银时靠着沙发背,双手交叉垫在脑后,放弃了这个话题。

                              两人之间产生了几秒的沉默。土方看他没有追问的意思,自己反而有些坐不住。

                              “嗯……其实有些不是很机密的,也是可以说一点的。”

                              银时无语地看着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倾诉欲的人鱼,想想还是不拆台了,于是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那哪些是比较不机密的呢?”

                              “比如,”能接着说下去的人鱼看上去有点小高兴,“其实刚刚那个就不算什么机密啦。族里很厉害的前辈们确实会上岸来住的。以前他们动不动就上岸,买点人类酿的酒喝,尝尝人类的料理什么的,还会去很多地方玩。不过最近几年他们上岸不是很频繁了。”

                              “为什么?”银时好奇地问道。


                              『待续』

                              其实这章没写完,但是在下困了准备滚去睡觉……于是就这样提前结束这一章吧,嗯。


                              收起回复
                              18楼2017-03-26 00:12
                                扭过去的奇葩十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3-26 11:09
                                  今天没有更新……重贴一下第四章,结尾有改动。

                                  我明天更明天更……


                                  4.



                                  坂田银时这个神经有点粗的大老爷们,其实到现在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味儿来,家里突然住进来一条只存在于童话里的美人鱼的这件事,其实真挺玄幻的。



                                  屋子前的空地上,银时坐在一堆破木板钉子和锤子螺丝刀中间,一边修着船,一边思考着人生。



                                  想他坂田银时,现今单身二十七年有余。虽说这男人二十七岁简直是花一般的年纪,但是他感觉自己已经步入了废柴大叔的时期,胸无大志碌碌无为。其实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曾意气风发地轰轰烈烈过,但现在,作为一个平凡的帅渔夫,每天过着游手好闲的平淡生活,悠闲地打打渔,勉强能养活自己就好了。而且他坚信,以后的人生不出意外也就一直如此了。



                                  然而土方十四郎的出现,显然就是那个意外。



                                  银时停下了手中的敲敲打打,往浴圌室所在的那个窗户望去。



                                  简直就像是一场梦一样的不现实。虽然手中的曾经是条船的破木板提醒着自己昨天确实有条脾气暴躁的男人鱼跳上了自己的船(还把船弄了个稀巴烂),然而他此时还是忍不住怀疑,那扇窗户后面,真的有条人鱼吗?



                                  简直就像是为了验证银时的质疑一样,下一秒那扇窗户就被人粗圌鲁地推开了。人鱼光圌裸的上半身探出窗户一大截,手里举着什么东西向银时挥了挥,喊道:



                                  “喂,卷毛,你家有去年六月份的jump吗?第一周往后的就都找不到了啊,你放哪了?”



                                  “哦,被村里那个常年得痔疮的大叔借走了。”银时愣愣地答道。



                                  “哦,好吧。”人鱼无趣地缩了回去,顺便把窗关上了。



                                  还真是人鱼啊,而且是条和童话里讲的好像有些不一样的人鱼……银时感叹。毕竟可没听哪本童话书说过人鱼还会看jump什么的……



                                  ……嗯?Jump?



                                  “混圌蛋你刚刚说什么??”银时扔了锤子原地跳了起来,一路冲回家里的浴圌室,一开门就看到人鱼把尾鳍搭在浴缸边儿上,靠着墙壁百无聊赖地翻着他珍藏的jump。



                                  土方看着门口突然出现的气势汹汹喘着粗气的银时,丝毫不露惧色,跟他打了个招呼。



                                  “哟,回来了。”



                                  银时被这理直气壮的态度气得眼前一黑,两步上前一把夺过了人鱼手中的漫画。



                                  “约法三章不是说过么?不准碰我的jump!你竟然还边洗澡边看,一旦……”



                                  “我没有在洗澡啊,我在泡水。”



                                  “这不是重点!”银时瞪了土方一眼,“而且这两者完全明明完全没有区别……”



                                  “怎么没有区别!”人鱼争辩,“洗澡是为了清洗,泡水就是……泡海水啊,混圌蛋天然卷!”



                                  “你……”银时都要被气糊涂了,“泡水的事先放一放,现在的重点是,你违反了约定,你碰了我的jump,说吧,你要怎么赔我?”



                                  “我没有啊,”土方装傻,“我在看从床底下找出来的《周刊少年jump》,不是jump……”



                                  “呵,你……卧圌槽圌你是怎么到我卧室的?还钻到了床底下?”



                                  “我有尾巴啊?用尾巴游过去的,像这样。”说完土方一个用力翻出了浴缸,尾巴一甩一甩地就窜出了浴圌室。



                                  此时此刻,银时似乎听到了自己对美人鱼这种生物正在一步步走向幻灭的声音。



                                  他圌妈圌的真不知道是童话故事瞎写,还是和自己刚刚擦肩而过扭出去的这条是属于人鱼届里的奇葩。



                                  而在以后的某日,银时最终得出了“童话故事都是瞎写的,真是一山奇葩更比一山高”这一结论。当然这就属于后话了。



                                  而现在,原地凌圌乱了几秒的银时才反应过来:



                                  “你往哪跑呢?你他圌妈给我站住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





                                  回复
                                  20楼2017-03-26 22:52
                                    经过一番叮叮咣咣的、友好的商谈后,土方获得了jump的阅读权,代价是承包家里所有洗碗的业务。



                                    “为什么是洗碗不是做饭?我对人类的料理还是挺感兴趣的。”土方小小地表示了抗议。



                                    “你还会做饭?”银时狐疑地看着他。



                                    “不会啊”土方斩钉截铁地说,“但我可以多尝试一下。啧,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告诉你死卷毛,以后可别求着我给你做饭。再说了,明明你做饭也好吃不到哪去……”



                                    “你还好意思说?”一提到这个银时又来气,“要不是你把我船弄坏了,我现在能连买食材的钱都没有吗?”



                                    人鱼不说话,长长的指甲划拉着沙发的边缝。



                                    银时看到人鱼少见的服软,也说不出什么更多的指责了。秉着“看在你长得好看得份上我不跟你计较”的想法,他尝试着转移了个话题。



                                    “那个啥……好像你对人类的生活也不是一点都不懂的样子嘛。你的这些常识,都是从哪里知道的啊?”



                                    “听族里的长辈们说的啊。”土方小幅度的一下一下地扇动着尾巴,他的尾鳍看上去像一把有生命的漂亮的扇子。银时有点走神地想,夏天让这条人鱼扇风一定很凉快。



                                    “……原来你们还有族群啊,那你的那些长辈是从哪知道的?他们难道会定期上岸考察么?”



                                    “你问这个干嘛?”土方突然警惕地看向他,“我们人鱼是很古老很神秘的种族,这些都是我们的机密,不能告诉给你们人类的。”



                                    “哦。不能说就不说吧。”银时靠着沙发背,双手交叉垫在脑后,放弃了这个话题。



                                    两人之间产生了几秒的沉默。土方看他没有追问的意思,自己反而有些坐不住。



                                    “嗯……其实有些不是很机密的,也是可以说一点的。”



                                    银时无语地看着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倾诉欲的人鱼,想想还是不拆台了,于是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那哪些是比较不机密的呢?”



                                    “比如,”能接着说下去的人鱼看上去有点小高兴,“其实刚刚那个就不算什么机密的。族里很厉害的前辈们确实到过陆地上的。以前他们动不动就上岸,买点人类酿的酒喝,尝尝人类的料理什么的,还会去很多地方玩,有的时候还会带点小玩意回来给我们……”。



                                    “你的前辈们上岸……难道不怕被人类发现吗?”银时惊讶地问道。



                                    “伪装一下就好了啊,反正前辈们以前就没有被人类发现过。”



                                    银时更惊讶了。他想起土方用尾巴在陆地上行走的姿势,就算把尾巴罩住不露出来,从走路的姿势里也能看出异于常人吧?



                                    但姜的还是老的辣,人鱼的前辈可能有特殊的伪装技巧也说不定。



                                    “那你为什么故意被我抓圌住了呢?还放心地赖在我家不走。”银时把脚搭在茶几上疑惑地问,“虽然银桑我不是什么坏人啦,但如果你碰上其他人类就不一定了。你就不担心你会被抓到什么没有人性的实验室被研究,或者是被卖到饭店什么的?”



                                    “因为……哪有那么多如果啊,看运气咯,如果遇到坏人的话,老圌子就把他揍一顿。”



                                    “你就这么想上岸?为什么?家里人同意了么?还是叛逆期离家出走啊?”



                                    土方不说话了。



                                    “土方君?”



                                    银时看到人鱼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便知道这个问题是不会得到答案了。于是他把腿放下,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嘴里念叨着“哎呀忽然想起来我的船还没修完,你给我乖乖待在家里啊”便走出了房门。



                                    有些意外的土方目送着银时走了出去,看了看身旁的沙发突然腾出的空位,随即下一秒就把自己的尾巴挪了上去,身体变换着姿势找了个舒服的角度窝在沙发里。



                                    “看来……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嘛。”



                                    『待续』


                                    回复
                                    21楼2017-03-26 22:53
                                      5.

                                      捡到人鱼的第三天,一切相安无事。银时已经神奇地将那堆木板重新组合成了船,而且是可以短距离出海的那种。除了样子看上去过于凄惨以至于让人担忧以外,倒没什么其他的大问题。

                                      不过村里的很多人倒是陆续地对银时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担心。在银时终于恢复了去市场上卖鱼及采购的日常后,他们纷纷询问是什么事使银时一连中断了两天的十斤鱼的日常,是因为生病或者是因为来大姨夫还是因为谈恋爱又或者是被外星人抓走了等等。在得到“船坏了我去修了两天”的答案后众人一脸失望地便散开了。

                                      由此不难看出,这里其实是个十分缺乏娱乐八卦的小地方。由此同样可以看出,小江户渔村的居民有的是不安分的主儿,一天到晚净想着搞事。

                                      所以,一条人鱼住进家里这件事情,一旦被村里人知道,后果不堪设想。拎着新买的食材和草莓牛奶的银时心里如是想着。


                                      ∞ ∞ ∞ ∞ ∞ ∞


                                      “喂,死卷毛,你在吃什么?”单手撑在沙发上,一边喝着草莓牛奶一边翻看着jump的银时被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黑发人鱼近距离放大版的脸吓了一跳,差点捏爆了草莓牛奶的盒子。

                                      “什么啊,不好好泡着你的水随便跑出来吓人做什么?”银时坐了起来,硬生生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人鱼上身套着银时给他的一件肥大的旧T恤,上面明晃晃写着“糖分”两个大字。

                                      “因为浴缸里太无聊了啊。话说这个粉色的盒子,就是你的宝贝草莓牛奶么?”土方伸出一根食指,长而锋利的指甲轻轻戳了戳已经空了一大半的盒子,戳得盒子在茶几上原地晃了晃。

                                      “是啊。”银时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调整了一下坐姿。“你想干什么?”

                                      土方把视线从粉色盒子移到了银时的眼睛上。

                                      “想都别想。”银时说。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土方瞪大了眼睛。

                                      “不管你要说什么,反正不会给你喝的。”银时从桌子上拿起了草莓牛奶,当着土方的面叼着吸管三口两口就喝光了,喝完以后还继续用吸管吸着已经没什么液体的空牛奶盒,故意发出一阵阵神烦的噪音。

                                      “……”土方气结,腰一扭尾巴一甩整个人便转了过去,尾巴拍着地面“啪嗒啪嗒”地往浴圌室的方向上挪了过去。临走前灵活的尾鳍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吧唧一声响亮地抽到了银时的腿上。

                                      “嘶……”银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尾巴抽得一愣。人鱼这一尾巴比外表看上去的力道大多了,被抽到的地方立刻麻了半边。而且这一抽正抽到他坐着的大圌腿上,差一点就危及到中间的小小银。几秒后反应过来的银时火气也有点上来了,他冲土方大喊了一声:

                                      “你回来!”

                                      被喊住的人鱼转过身,如临大敌地看着银时。

                                      银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厨房走去。然后他打开冰箱门,拿出了一盒新的草莓牛奶,而后又回到了沙发上,翘圌起腿,左手掂了掂粉红色的盒子,右手冲人鱼的方向上勾了勾。

                                      “土方,你过来。”

                                      人鱼先是楞了一下,而后把头撇到一边,哼了一声。

                                      “……你要是想要的话就过来。”银时青筋直冒,但还是控制着语气尽量保持在平和的范围上。

                                      于是人鱼仅仅只是犹豫了一秒钟,便向银时的方向移动了过去,还带着点土方式的高贵和矜持。

                                      “来跟银桑学:‘请让我喝银桑的草莓牛奶吧’。”

                                      “哈?”人鱼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你家人没教过你,麻烦别人的时候要说‘请’吗?”银时把圌玩着手中的牛奶盒,“如果你不知道的话,那我来告诉你,这是我们人类的礼节,要什么东西要先说‘请’。来到陆地上就要给我好好地遵守陆地上的规矩啊,土方君。”

                                      “请……请?”

                                      “对啊,来,说吧,我听着呢。”银时掏掏耳朵。

                                      “……请……请让我……”土方艰难地说了两个字便说不下去了,本性便不习惯示弱的人鱼脸颊上开始以肉圌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红色。

                                      “怎么了?说啊,要银桑我再给你重复一遍吗?”银时洋洋得意地说:“‘请让我喝银桑的草莓牛奶吧!’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不难说出来吧?‘请让我喝银桑的……’”

                                      然后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的银时沉默了,脸也渐渐红了起来。

                                      天啊,我刚刚究竟说出了多么糟糕的话啊,这简直就像性骚扰一样,我竟然在不依不饶地逼着一个纯洁的、无知的人鱼玩羞耻play,我简直是罪大恶极……

                                      空气突然沉默,场面一度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两个雄性生物面色通红地相对着,为着完全不同的理由。

                                      快说点什么啊银时,话说现在这幅场面算什么啊?我是在少女漫画里吗?土方君,你的脸更红了啊,这样下去你真的不会被自己憋死么……

                                      想着无论如何起码要说点什么的银时下意识地把手边的草莓牛奶递了过去。

                                      “……这个,要喝么。”


                                      收起回复
                                      22楼2017-03-27 22:18
                                        ∞ ∞ ∞ ∞ ∞ ∞

                                        “呕……”

                                        银时靠在厕所的门框上,面色铁青地看着抱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的人鱼。

                                        “你快给我向糖分大神还有草莓牛奶大神道歉啊!”

                                        “这东西这么难喝,本来也不是我的错啊”土方回头看了看银时,眼神隐约透出一丝同情和敬佩,“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嘛,坂田。”

                                        而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上被敬佩了的银时一点也不开心。他拿了一枚棒棒糖,撕开包装递到人鱼的嘴边。

                                        “你尝尝这个。”

                                        “这是什么?”人鱼心有余悸地看着这个同样为粉色的东西。

                                        “棒棒糖。总之你尝一尝就是了!”

                                        于是人鱼伸出舌头尝试性地在那上面舔圌了一下。

                                        “怎么样?”银时期待地问。

                                        然后看到人鱼下一秒就又开始趴在马桶上吐。

                                        “呕……”

                                        “真是可怜呐”银时啧了一声,“无法接受甜的东西的味蕾真是人生的一大遗憾。简直让人忍不住同情你啊……”

                                        人鱼吐得眼角泛起了泪花。

                                        “我恨天然卷……还有糖分大神。”

                                        ∞ ∞ ∞ ∞ ∞ ∞

                                        “开饭喽!”银时一边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一边向浴圌室的方向大喊了一声。几秒种后,浴圌室的门不出意料地被打开。浑身散发着海的咸湿味的人鱼出来,熟练地运用尾巴的力量一路滑行道餐桌,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水渍。

                                        当然,上身穿着的衣服也由写着糖分二字的肥大T恤换成了一件银时从箱底翻出来的立领黑色T恤,领子和袖口上还绣着道金边。

                                        “这是什么?”土方闻了闻盘子里黄澄澄的东西问道。

                                        “这是蛋包饭,听说过没?”

                                        人鱼点头。“好像是用陆地上的一种生物排出的卵做出的一种美食。”

                                        “……好好的鸡蛋怎么能被你说得这么恶心。”银时嫌弃地看了土方一眼,把勺子递给了他。

                                        “啊,差点忘了。你要浇什么酱?番茄酱还是蛋黄酱?哦对了,你不爱吃甜的。那给你蛋黄酱吧。”

                                        “蛋黄酱?那是什么?”人鱼好奇地问。

                                        “啊,那个啊”银时挠了挠头,“好像是鸡蛋,醋还有……反正说了你也不懂,尝尝就知道了。喏。”

                                        土方接过了这个黄色的塑料瓶,拧开红色的盖子,开始研究了起来。

                                        “就直接头朝下对准饭一挤就行,稍微挤一点就……喂太多了!”

                                        银时出声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人鱼手劲貌似挺大,一捏下去半瓶子的蛋黄酱都挤出去了。银时目瞪口呆看着蛋包饭上的一大坨黄色,隐隐地开始反胃。

                                        “太多了吗?”人鱼抬头不安地问。

                                        “啊……没有,总之你吃吧,但你要记住浪费粮食是不对的……”

                                        “那么我开动了。”

                                        银时看着土方不是很熟练地挖了满满一勺蛋黄酱送到了嘴里,浑身的肌肉蓄势待发,以便在下一秒他开口要吐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把他扔到厕所里。

                                        “好……”

                                        “好……?”银时忐忑地看着对面人的脸。

                                        “好美味!简直好吃到无法形容!”人鱼在这一刻放下矜持,激动地几乎热泪盈眶,“我终于尝到了正宗的人类的料理了!这个东西,这个蛋黄酱,真的是我平生吃到的最美味的东西!”

                                        眼睛都要瞪出眶的银时把下巴合了上去,艰难地说:

                                        “你要不要尝尝蛋黄酱下面的饭?”

                                        片刻后,土方把饭咽下去,咂了咂嘴。

                                        “还可以。没有蛋黄酱好吃。”

                                        看着大快朵颐埋头在蛋黄酱的新世界的人鱼,就在那一刻,银时为未来的同圌居生活而感到了深深的担忧。

                                        然而此时此刻,也许他才是需要马桶的那个人……


                                        『待续』


                                        我是不是忘说了这是个长篇……反正不说你们也能看出来……嗯,这是个长篇。


                                        回复
                                        23楼2017-03-27 22:18
                                          顺便指路在下渣浪微博:蛋黄灵V子 每日更新后会在微博上留一份无和谐字的长图以作备份,如果以后出现r18的内容的话也会丢到微博里(如果有的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27 22:39
                                            人鱼土好可爱小傲娇十四卷毛好好宠着这条漂亮的小人鱼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3-27 23:02
                                              沒意識到的羞恥play好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27 23:21
                                                哈哈哈哈,两个白痴相处好有趣~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3-28 00:02
                                                  太可爱了这篇文!lz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3-28 00:55
                                                    哈哈哈哈太欢乐了,超级期待每次的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7-03-28 09:14
                                                      棒棒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28 10:16
                                                        以后多串一定会喝到阿银的草莓牛奶的。me一定确定以及肯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3-28 17:55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3-28 20:17
                                                            哈哈哈哈哈哈,臭屁的土方真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3-28 2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