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名段吧 关注:388贴子:9,530
  • 1回复贴,共1

票界翘楚杨永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者:丁景良】
当火车慢慢驶离站台的时候,车窗外是瓦蓝瓦蓝的天。在北京的三个月里,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天气,现在我要离开北京了,就让这湛蓝的天和四处漂游的云为我送行吧。离开北京,到底使我有些许的伤感,一些足以让我惦念终生的人和事也在我的脑海里铺展开来,这其中当然少不了杨永树先生。
邻家爷爷唱青衣
说到杨永树先生,我不得不提及一个地方,那就是北京湖广会馆戏楼,我和杨永树先生也是于此相识的。在和杨永树先生相识之前,我早已在张继安先生那里了解到了杨永树先生的一些基本情况,可是当我真正见到杨永树先生时,怎么也想不到眼前满脸慈祥的白发老者会是享誉全国的男旦票友。这个像邻家爷爷一样的老者真的是唱青衣的吗?我有些怀疑!

但当杨永树登台献艺时,我才发现我的怀疑如此的无知,我想即便是拿当年《老残游记》描述白妞的话来描述杨永树先生一点也不为过:“五脏六腑里,像熨斗熨过,无一处不伏贴;三万六千个毛孔,像吃了人参果,无一个毛孔不畅快。唱了十数句之后,渐渐的越唱越高,忽然拔了一个尖儿,像一线钢丝抛入天际,不禁暗暗叫绝… …”。不同的是当年白妞唱的是梨花大鼓,而杨永树先生则把一曲《孔雀东南飞》的“那焦郎他本是庐江小吏”演绎的活灵活现,连我这个对京剧不甚了解的也深深的被他的唱腔所打动。
而更令人为其感动的还是他的为人处世。按理说,以杨永树先生的唱功和造诣,他完全是一个响当当的票界大腕,可是从他的为人处事上,我看到的是一位平易近人、慈眉善目的邻家爷爷,让你无法拒绝和他近亲。而杨永树先生的好名声在票界也是尽人皆知,因此有许多的票友纷纷“立雪杨门”,登门求教,拜杨永树先生为师。而杨永树先生也本着弘扬中国京剧艺术的精神,认真为求教者指正错误,为外地来京的票友提供住处,甚至资助一些经济困难的票友朋友。2007年5月杨永树先生和朋友江南一游,所到之处受到票友的热烈欢迎。在无锡,票友看到总在电视中的杨永树来到他们中间,争相和他合影留念,纷纷围住他问这问那。杨永树先生不断地给他们示范演唱,答疑解惑,该用午餐了,大家才依依不舍离去。许多票友也没有辜负杨永树先生的栽培,他们在杨永树先生的精心培育下,努力提高自己的演唱水平,其中阮宝利、苗建林、谢忠、崔海青、张子良等人更是成为了票界的佼佼者。
澡堂里揪出来的名票
1958年,在青岛市橡胶二厂的一个男澡堂里,一阵美妙的京剧旦角唱腔从一位小伙子口中徐徐传出,让前来澡堂洗澡的工人们暗暗称奇、奔走相告,厂工会把这个小伙子请到了厂京剧团排练剧目,而这个小伙子就是年轻时的杨永树先生。



当时排演的第一出戏是《女起解》,杨永树先生出演其中的苏三。因为是第一次彩唱勒头,正好勒住了杨先生的脖颈子,还没等出场,杨先生就有点晕了。此时一声“苏三走动哇!”已然响起,杨永树先生只好硬着头皮往台上走,没想到杨先生看到台下的观众后激动万分,竟然忘记了脖子的疼痛,将从前勤学苦练成就的唱功发挥的淋漓尽致,台上苏三唱得忘情,台下的观众听得如痴如醉。
“要不是当初在澡堂里哼哼那两句,说不定你现在就不是名票了!”张继安先生曾经这样对杨永树打趣道,杨永树也欣然接受,称自己是澡堂子里揪出来的名票!


24个大人和11个小孩
在杨永树先生的记忆中,恐怕有两个数字是让他终生难忘的,那就是24和11,24个大人和11个小孩,加起来是一场演出的所有观众,但正是这三十五名观众,让杨永树先生有了继续唱下去的信心。每当说起这段往事,杨永树先生总是感慨万千,而关于这24个大人和11个小孩故事,则要从杨永树先生在北京塑料厂的京剧业余演出队开始说起。
1958年,刚体验到登台表演快感的杨永树先生从青岛回到了北京,便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北京塑料厂组织的京剧演出队的工作中,并在外请的老师指导下练习身段。由于杨永树先生的基本功特别好,再加上其勤奋好学,很快就成了演出队中的顶梁柱,顺利出演了《龙凤呈祥》等众多剧目中的主要角色,跟随京剧演出队走遍了京城的各个角落。
有一次在演出《法门寺》时,因为剧场停电,致使演出无法准时开始,人们只能等待来电,可是等舞台上的灯光开始重新亮了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数数台下的观众,24个大人,11个小孩,一共35名观众。看着台下的这35名观众,杨永树先生心里有说不出的兴奋,停电停了四个小时,还有这么多观众呢,演出再苦再累都值!
咚咚,锵,随着一阵锣鼓声,优美的唱腔响彻这个拥有35名观众的剧场。




回复
1楼2017-03-22 19:41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要问杨永树先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他肯定会告诉你是不能唱戏,而那段令许多人不堪回首的岁月也同样承载了杨永树先生的痛苦往事。
    随着1964年中央 “文艺改革”方案的提出,杜绝传统剧目、提倡现代戏的运动在全国蔓延开来,使得传统剧目无法演出,尤其是文革开始后杜绝男旦的决定,更是让传统剧目遭到毁灭性打击,杨永树先生也在这一股股的运动中忍受着别人所不能理解的痛苦。让一个将京剧当作自己生命的人远离京剧,这是何等的残忍啊,可是在当时的运动中,杨永树先生又能怎么办呢?
    于是,杨永树先生尝试着做样板戏里群众演员,比如《沙家浜》里的王福根、《红灯记》里的喝粥人,尽管没有一句唱腔,尽管心里很失落,可是只要能站在台上,和京剧沾上一点边,也能弥补杨永树先生心中的遗憾。当然,只要能在剧团里,就有机会唱戏,当样板戏里的演员们忙着拍戏时,杨永树先生便成了剧团乐队的陪练员,把《红灯记》里的所有角色的唱段唱遍 ,过足了饥渴已久的戏瘾。
    “只要能唱戏,不管干什么我都高兴。”这是杨永树先生的心里话,同样也应该是所有票友的心里话吧!
    梨园春放花千树
    当文革浩劫戛然而止,改革开放的春风如春雷般惊醒沉睡许久的中国大地时,被禁锢已久的传统戏剧开始触底反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大江南北涅磐重生,一时百花齐放,打破了八个样板戏一枝独秀的局面。而杨永树先生也如鱼得水,在流派纷呈、争妍斗艳的旦角中尽显独特风采,多次和名角名票出演多出传统曲目,受到了行业内外的一致称赞,展现了他的不凡实力。
    在1986年夏天于北京举办的“首届京昆票友电视大奖赛”中,年届五旬的杨永树先生一鸣惊人,以一段张派《女起解》将张派“美、脆、娇、甜”的神韵发挥的淋漓尽致,不仅征服了现场观众和电视屏幕前的广大戏迷,同时受到了评委的一致赞扬和肯定,一举夺得了电视大赛青衣组的第一名。
    此后,杨永树先生先后获得了“北京国际京剧票友大赛”金龙奖、第五届“和平杯”京剧票友大赛十大名票之首、中央电视台第一届“全国京剧票友大赛”金奖等众多奖项。而杨永树先生在得到张君秋大师的指点后,更是演唱水平百尺竿头,日益精进,成为最受广大戏迷喜爱的票友之一。其张派造诣更是受到了李瑞环同志的赏识,特意把他请到天津为天津青年京剧团的张派主演教唱《审头刺汤》和《玉堂春》的唱腔,充分显示了其非凡的艺术造诣。
    真所谓“梨园春放花千树,梅花香自苦寒来。”

    和张君秋大师的师生之谊
    当年杨永树先生以一段张派《女起解》,一举夺得“首届京昆票友电视大奖赛”青衣组的第一名,并惊动张君秋先生,张君秋先生亲自为其颁奖,由此并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岂不知,杨永树先生和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四小名旦之一的张君秋先生之间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在17岁之前,杨永树一直是喜欢梅派唱腔的,也曾对《霸王别姬》、《宇宙锋》等剧目喜欢的如痴如醉,可是当他看到30多岁的张君秋出演的《祭塔》后,便被张君秋俊美的扮相、细腻端庄的表演和宽亮甜润的嗓音深深打动,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了张派青衣的学习当中。而在1961年时,杨永树先生在著名画家孙菊生先生的带领下曾经到过张君秋先生家里,可惜由于当时到张君秋先生家里登门请教、拜师学艺的专业演员太多,张君秋先生无闲暇时间给当时只是京剧爱好者的杨永树先生说戏,在没有听到杨永树先生唱腔的情况下只留给其一张剧照。没想到这一次的拜会,竟使这对师生相会推迟了整整四分之一个世纪。
    但是这小小的挫折并没有摧毁杨永树先生学习张派的信心和决心,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一有时间,杨永树先生便去看张君秋先生及其弟子吴吟秋先生的演出,把能找来的唱片反复听,模仿,悉心揣摩张派唱腔奥妙和演唱特点,在日积月累中深得张派唱腔的真谛。
    也许是61年登门无缘得到张君秋先生的指点,加上张君秋先生已是名满天下的京剧大师,因此当张君秋先生在“首届京昆票友电视大奖赛”上为其颁奖,并连说三遍“有空到我家去”时,杨永树先生却没有及时去张君秋家中拜访,反倒是张君秋先生事后多次打听杨永树先生的消息,使得杨永树先生感动不已。一次在杨淑蕊的引荐下,一对本应该在25年前相会的师生终于见面了。见面当日,两个人都十分激动,张君秋先生连说几遍“怎么不早来!”以示其期盼之情。由此,杨永树先生和张君秋先生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张君秋先生也毫无保留的为杨永树先生指点迷津,指正其在唱法的瑕疵。
    而在张君秋先生逝世后,杨永树先生悲痛欲绝,每天都去灵堂为张君秋先生守灵,圆润的嗓子生生哭哑,使得在场的人无不为其动容。而每年的清明节,杨永树先生都会和吴吟秋先生一道去张君秋先生的墓前扫墓、献花。杨永树先生和张君秋之间的师生情谊也成为戏剧界一段广为人知的佳话。


    回复
    2楼2017-03-22 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