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魔之主吧 关注:6,643贴子:3,474
  • 48回复贴,共1

第23话 姆萨克的王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先占坑慢慢翻好了


回复
1楼2017-03-22 12:37
    自占二楼为啥这小说一话这么长6000多字


    回复
    2楼2017-03-22 12:39
      3樓猶大君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22 12:42
        爆菊天富後換這吧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22 12:43
          作死帝国的王子么,我还以为是22话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22 17:03
            看翻译君们都是先发四分之一那我也发个四分之一好了(其实只有六分之一) 渣翻预警
            ========================================================================================
            〈萨利亚斯=布拉德=姆萨克〉是战乱的时代的宠儿与被讴歌的天才,在那天,看到了在靈多霍爾姆灵山的山腰上滑行的奇怪的黄金船。
            ◆◆◆
            萨利亚斯摇晃着灰色的头发,一边被周围的姆萨克的精锐们守护着,一边登上了靈多霍爾姆灵山。
            ——说了不需要,但还是跟过来了。
            环视了一圈周围的情况,观察着密集到夸张程度的行军中的部下们。
            那些作为部下的姆萨克的军人们,精悍的脸上表露出很强的决心,用黑色的铠甲裹住了被锻炼的很好的肉体,伴随着一股森严的气氛一起走上山。
            靈多霍爾姆灵山的山腰上多了一个像是洞窟一样的山洞,在看到一个能够蠕动的正体不明的『物体』以后,他们的表情越发地绷紧了。
            与此同时,环绕着的气氛可以称之为杀气了。
            ——是灵吗。。
            萨利亚斯从小就对于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不过看到了刚才在洞穴深处的『物体』以后,多少产生了点兴趣。
            是活着的,还是已经死了呢。是实体,还是灵体。
            是一个完全不知道的『物体』。
            活物说不定会被有怨念的灵所凭依。
            就像是会发出奇怪声音的肉块。
            ——所谓的灵,是那种没有品位的东西么?
            现在要走向的靈多霍爾姆灵山的山顶,虽然只是传言,不过好像是『英灵』住的地方。
            萨利亚斯并不相信那个情报。
            靈多霍爾姆灵山的山顶,不知不觉就成了没有人踏入的地方,大概是为了从那里探寻幻想,才制造出了这种传言吧。
            不管是什么时代,人都会把不能实现的梦想放下。
            如果放在触手可及的的地方,马上就会被揭发其中的结构,所以就硬是放在人的手难以达到的地方。
            ——要是我的话就不会这么做。
            就在想这些的时候,萨利亚斯看向了山顶。
            「喂,真的以为英灵会在山顶上么?」
            萨利亚斯突然对附近最近的一个部下这么询问道。
            那个姆萨克的军人对于萨利亚斯突然提出的问题,就跟紧张了一样身体突然绷直,用有点颤抖的声音回答道。
            「到,到底怎么样……我姑且,是相信那种传闻的性质的,刚才也出现了那种肉块——应该是,不存在的吧」
            就像感受到了自卑感一样,即使是声音很小,那个军人这么也说了。
            对此,萨利亚斯忽然发出了轻笑。
            「原来如此,嘛,这样啊。看了刚才的那个,觉得什么都没有的话不是很不自然么?或者说,可以认为是有人设置的术式的把戏吧」
            「是死灵术式之类的东西吧」
            「魔王之中也有追求这种东西的人。很久以前的话是有很多的。——在这方面有名的魔王,因为为了自己的术式研究夺走了大量无辜的民众的性命,被英雄狩猎了。不过现在这种易懂的『魔王』应该已经不存在了吧」
            萨利亚斯再次看向了山顶。
            「不过,算了。如果山顶上真的有英灵的话——顺便,把那个力量也得到手吧」
            「萨利亚斯大人的话,肯定会很容易做到的吧」
            姆萨克的军人用醉心一样的眼神看着萨利亚斯。
            承受着那种视线,萨利亚斯抱着模糊的不安。
            不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涌出这种不安,到底预想到了什么才会感觉到不安,确切的东西萨利亚斯本人也不清楚。
            即使这样也感觉到了不安,说不定是他的身体,他的灵魂的天赋才能,超越过了萨利亚斯的理性,鸣起了极大的警笛声也说不定。
            不管是预感也好,第六感也好,这种东西都差不多。
            不过,作为王族和 军人这两个立场,不管是政治还是军事都持有着理性的萨利亚斯,不会把那种不太明白的不安交给身体处理。
            如果放着不管的话那个不安的钟声很烦,萨利亚斯决定找到适当的理由,停止这个钟鸣声。
            ——嘛,我对他们来说是英雄呐。
            就这样有崇在的事萨利亚斯自己也是知道的。
            所以客观的看待它,这样的话军人们就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可能产生了某种错觉,(萨利亚斯)这么考虑道。
            ——我所触碰不到的梦的大地。
            稍微有点觉得奇怪。
            看到了山顶的英灵们的梦,情况稍微有点不一样了,不过也可能是相类似的情况。
            ——所谓的不同,大概是在近处……还是说在远处。
            因此,最先考虑的是『明明说不需要却还是跟了过来』的这种现状,也终于理解了。
            ——身为国家的王族却出现在最前线,一边作为臣下的同时其本质另一边还是作为『国民』的军人们,不可能不保护自己的吧。
            真的是跟把梦想放置在没有关联的场所的人完全不一样。在那里有着联系。
            然后,又反过来成为了守护的力量,正是因此,那种守护的意志变得更加强烈。
            ——真的是……没有办法啊。
            萨利亚斯就这样把理解放在了腹中。
            ——倒不如说,一个人的话就不会介意周围气氛的变化了。
            即使那是事实,如果下一任将来要成为国家元首的人一个人在外面晃来晃去的话,说不定会在看不到的地方遇到危险。
            最后萨利亚斯为了使全军恢复士气,接受了稍微有些拘束的现状,说道「嘛,来守护吧」。
            对于这样护卫萨利亚斯的军人们,紧急的情况变化袭击过来,是那之后仅仅两分钟之后的事。


            收起回复
            6楼2017-03-22 20:3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22 21:11
                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3-22 23:38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23 00:14
                    辛苦辛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3-23 01:16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23 03:0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3-23 04:14
                          幸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3-23 09:03
                            辛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3-23 09:39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23 13:20
                                翻完以后发现做死国王子估计洗不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24 11:21
                                  中午把翻译好的发出来我就不润色了将就着看吧实在不行可以来个大佬帮我润色语文不是很好我也没办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24 11:24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24 13:06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24 13:09
                                        翻译辛苦


                                        回复
                                        21楼2017-03-24 14:29
                                          翻译辛苦了本来是不想对他人的译文说三道四的,不过犹大君的译文问题不在润色,起码校对一下吧,(虽然马忠金光闪闪晃眼的颜色消失了,但是,从山上滑下的船这状况本身就已经够奇怪了。)马忠是什么鬼?
                                          如果引起犹大君的不快,我道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3-24 16:38
                                            嘛,稍微对了下原文
                                            ===============
                                            看了刚才的那个,觉得什么都没有的话不是很不自然么?——>>看了刚才的那个、若毫无所感反而会不自然。


                                            就这样有崇在的事萨利亚斯自己也是知道的——>>像这样被士兵们所崇拜着的事,萨利亚斯自己也还是知道的。


                                            所以客观的看待它,这样的话军人们就会觉得自己的身体可能产生了某种错觉,(萨利亚斯)这么考虑道。——>>因此客观的看待此事,发觉到也许军人们在我身上寄托着某种希望也不一定。


                                            看到了山顶的英灵们的梦,情况稍微有点不一样了,不过也可能是相类似的情况——>>在这山顶上看到的英灵们的梦,虽说稍感不同,但还是有着类似的地方吧。


                                            ==============
                                            以上这几处还是很明显的错误,之后也没时间作全文校对了


                                            收起回复
                                            23楼2017-03-24 20:33
                                              经过大大指点的修改版
                                              ==========================================================================
                                              ◆◆◆
                                              突然从灵山的上方飞来了声音。
                                              不,正确的说是声音和响声。
                                              从人的嘴里发出的声音,和不知道什么咯吱咯吱的被削掉一样的响声。
                                              最先以明确的形式传到的,是声音。
                                              『殿下!!快躲开!!』
                                              被这么说了,看向上面的时候,视野的上端映现出了『黄金的船』。
                                              是在灵山的陡坡上滑行的奇怪的船。
                                              虽然马上金光闪闪晃眼的颜色消失了,但是,从山上滑下的船这状况本身就已经够奇怪了。
                                              船以异样的速度呈现出来,向着前方的道路前进。
                                              「殿下!!」
                                              声音的主人是比萨利亚斯周围的精锐部队更加向上的姆萨克近接兵的其中一个。(近接兵是什么鬼(╯‵□′)╯︵┻━┻)
                                              应该是因为察觉到了从上面滑下来的异常,鸣响了警笛,急忙从斜坡上下来。
                                              用那种让人觉得真亏能站得住的乱来的姿势站着,那个近接兵从斜面上滚了下来。
                                              对于殿下,殿下这么呼喊着的士兵,萨利亚斯用一只手回答,马上就把视线和注意力重新转向了黄金船。
                                              马上就要与敌人接触了。
                                              ——魔王么?
                                              还没有确定。
                                              不过,觉得恐怕就是那样了。
                                              ——威力侦查失败了。
                                              最先过去侦查的术式兵团,恐怕已经失败了。
                                              完全是在逃跑了。
                                              从像这样鸣响了警笛过来的不是那个术式兵团的术士,而是稍微接近眼前的近接兵这里也可以预测到,术式兵团收到了相当沉重的反抗吧。
                                              不过,嘛,真是相当华丽的船啊。
                                              肯定是由术式做主来的,这点绝对不会错。
                                              ——这么说的话,除了<剑帝>以外还有其他人。
                                              按照安排在灵山周围斥候说的话,看起来其他国家也追着几个『另外的魔王』登上了靈多霍爾姆灵山,我是这么听说的。
                                              说到底,在来到这座灵山的时候,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其他国家的行动了,为了预防意外的遭遇战,我把军队分成了很多个部分。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跟预料中的一样。
                                              ——其他国家也在意气高涨地秘密的利用魔王。
                                              虽然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事,自己也是在华丽地做着这种事,说不定比其他国家更加意气高涨更加活跃。
                                              无论如何,也不能阻止其他国家收集魔王的力量。
                                              「那么,首先无论如何也要把那只黄金的船给搞定」
                                              萨利亚斯被迫进入到了意外的临战状态,不禁笑了出来。
                                              这是战斗狂的笑容。
                                              ◆◆◆
                                              战斗很好。
                                              生在了战乱的时代真的是太好了。
                                              萨利亚斯平常都这么想的。
                                              历代的姆萨克有着贪婪的对力量的探索心。姆萨克有着各种各样的力量的书。
                                              在探寻那种东西的时候,身体不断地记忆住了力量。
                                              术式,体术,学术,辩论术。
                                              虽然不能说是完美的掌握了全部,不过可以说大部分都已经理解了,萨利亚斯掌握了这个。
                                              再加上,最近把那些用在了对魔王的征伐上面。
                                              其中有一个持有<枪帝>的名号的魔王,入手了<魔枪>。
                                              这是一把使用非常方便的魔枪。
                                              可以将事象贯穿,和剑帝的魔剑相似的类型的长枪。
                                              在那之后又陆续与几个魔王对战,把他们打倒,独自学习了魔王的秘藏的术式之类的。
                                              魔王的力量很有魅力,不过他们的力量有些也是不能夺取的形式。
                                              代代遗传所达成的身体的变异,掌握了脑以外的术式用身体使用的人之类的,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代就能得到手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就杀掉。
                                              与技术一起,将天生所得的人杀掉。
                                              因为会成为姆萨克的敌人。
                                              不过,除了那个以外,不能以形式存在的东西都已经夺走了。
                                              不得不感谢对于贪婪的追求力量的姆萨克的王家的血。
                                              自己会拥有这样的才智,肯定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血的系谱吧。
                                              ——那么,回顾也就适可而止了。
                                              终于在脑内预测出了黄金船的行进的路线,萨利亚斯转换成了完全的战斗姿态。
                                              用锐利的视线穿透了黄金船。
                                              ——那是连魔枪也无法阻止的。
                                              速度相当的快。
                                              假设能够穿透,这是即使是魔枪也可能会被折断。
                                              用金做出来的船,真的是恶趣味啊。
                                              「停下来,停止术式」
                                              这是最妥当的方法。
                                              「<地王的钢锤>」
                                              一般会被认为是可以一击把山的山顶吹飞的持有<地王>名号的魔王的术式。
                                              集中了硬度很高的地中的物质,凝聚起来,凝造出锤子的形状,一击粉碎的术式。
                                              萨利亚斯就是发动了这个。
                                              如果击中从这里滑下来的黄金船的船头的话,那样对于黄金制作的船来说,会横着滚动陷入到山壁中吧。
                                              虽然不知道里面有那个魔王,不过,首先还是要先停止他们的活动。
                                              看他们这个样子的话,对方应该是想就这样突击逃出灵山吧。
                                              ——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气势,
                                              ——来了。
                                              黄金船打算进入<地王的钢锤>的射程范围内。
                                              萨利亚斯一边用理性压制住了浮现出的残忍的笑容,一边为了不被牵连指示部下离开。
                                              然后,终于,黄金船来到的眼前——
                                              「地王的——」
                                              「——<天王的钢锤>」
                                              在打算锤出钢锤的瞬间,萨利亚斯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声音。
                                              那个声音是,为了让术式完全启动而念出的术式名,虽然是随意而优雅的声音,却被遮挡了起来。
                                              ◆◆◆
                                              反射性的移动了视线。
                                              看向了发出声音的方向。
                                              从那个被<地王的铁锤>准备攻击的目标,那个黄金船中——
                                              出现了拥有着雪白色的头发宛如亡灵般的男人的身姿。
                                              然后那个男子,用异样的速度将右手的巨大的术式展开,顺着这个气势——
                                              锤了下来。
                                              「——」
                                              仅仅是一瞬,仿佛进入了时间的间隙。
                                              注意到的时候,男子的右手已经挥了下来。
                                              ——有什么东西,
                                              要来了。
                                              萨利亚斯感觉到了讨厌的恶寒,<地王的刚锤>不是对着船,而是对着自己击打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镇座的<地王的钢锤>,他的身体在一瞬间颤动了,从天空向自己的面前击来。
                                              响起了轰鸣声。
                                              就像是割裂了空气一样,耳边传来了轰鸣。
                                              接着,吧唧,这种什么东西被割裂的声音。
                                              「——」
                                              萨利亚斯由于那个声音皱起了眉,一边捂住耳朵一边看向天空,自己释放的<地王的钢锤>和那个雪白色头发的男子释放的从天而来的钢锤相撞,由于相互冲击卷起了魔力的爆流。
                                              黑色的土做的钢锤和白色的空气的钢锤。
                                              在这场冲击中失败的是,
                                              「咕啊……!」
                                              萨利亚斯释放的<地王的钢锤>。
                                              为了术式操作而连接的准备好的魔力的线,<地王的钢锤>破裂所产生的冲击由此传递到了。
                                              疼痛穿过了头部。
                                              在那瞬间,黄金船一瞬间从眼前通过了。
                                              突然把<枪帝>的<魔枪库尔塔多>从术式空间内召唤出来,向黄金的船刺去,不过,那把魔枪的枪身,这次被男子后面出现的<剑帝>艾尔玛的<魔剑库利修>弹开了。
                                              就是萨利亚斯正在追杀的,那个<剑帝>。
                                              一边想着「果然在么」,一边立即察觉到自己的长枪够不到的事实,萨利亚斯大声传出了声音,希望即使只有声音也能传达到。
                                              「等一下!!」
                                              放出的声音在虚空中消失了。
                                              没有传达到搭乘黄金的船的复数的人的魔王。
                                              不管是声音,还是手。
                                              萨利亚斯看着眼前不断下滑落下的黄金的船的后尾,放出了几个魔术,不过,那些全部,被在那里的雪白的亡灵一样的男子的术式击落了。
                                              「快追!!别让他们逃了!!」
                                              萨利亚斯这么叫道。
                                              虽然还在用一只手捂住头,但是指示的声音还是很好的传达了出去。
                                              部下们向山下跑去,不过,他们的手是否能达到那个黄金船这点,萨利亚斯也已经差不多心里也明白了的。
                                              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现在暂且根据形势发出了指示,终于可以开始回到思考了。
                                              ——回响起来了。
                                              那个来自天空的一击对头部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竟然与<地王的钢锤>的一击向冲击,然后这边的钢锤被粉碎的一击。
                                              手法相当的熟练啊。
                                              可是,那是没有见过的魔王。
                                              在这里魔王乱立的时代,没见过的魔王应该也会很多。不过即使是以前的英雄谭中,魔王谭中,也没有过那种白发赤瞳的身姿的见闻。
                                              ——不。
                                              『如果是分开』的话,萨利亚斯确实知道那种有特色的魔王的身姿。
                                              ——不祥的<雷拉斯=丽芙=雷缪泽>的白发。
                                              以前在姆萨克王国被称为<白帝>的『魔王』。
                                              以前在雷缪泽王国被称为<白帝>的『英雄』。
                                              虽然是同样的名号,其名号中包含的意义却正好相反。
                                              魔王和,英雄。
                                              那个白色的头发是,与被称为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的头发很相似。
                                              然后,
                                              ——<术神>,<弗兰達=库洛>的赤瞳。
                                              萨利亚斯对着那个名字抱有特别的想法。
                                              ——不,虽然说是猜想。弗兰達=库洛已经死了。
                                              虽然他最后死在哪里也不知道,对于弗兰達=库洛会有依恋这件事也有所预测。
                                              说不定的话,因为那个依恋,在这个靈多霍爾姆灵山徘徊着也说不定。
                                              不过,
                                              ——那家伙已经死了。
                                              那是确实的。
                                              即使是术神也是,不可能把时间倒流的。
                                              从那个时代,感觉有多少时间过去了。
                                              ——不管怎么说。还承受着那个毒啊。
                                              再说,如果靈多霍爾姆灵山留住灵的话,也不可能像那样出到外面去啊。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有一瞬,萨利亚斯的脑内出奇的浮现出一种猜测。
                                              那才是真的觉得不可能的,不可思议的答案。
                                              ——那个是,雷拉斯和库拉的孩子,应该不会是这样吧。
                                              虽然这样,但是果然,不可能的。
                                              时间是最大的问题,就这一点就能让我的猜测不会成立。
                                              萨利亚斯立马把这个跟傻瓜一样的猜测给舍弃掉了,再一次发出了鼓舞部下们的声音。
                                              「追!快追!他们往东面跑了!用鸟给父亲传消息!向东边张开搜索网!」
                                              萨利亚斯一边对部下们发出了指示,一边一直看着黄金船消失在远处。
                                              这确实已经是不可能追上了吧。
                                              像是滚落一样,完全不在乎自身掉落下去的黄金船的速度十分惊人。
                                              简直像是一条直线滑向地狱的死者的船一样。
                                              但是,
                                              「我觉得真的能逃掉」
                                              即使是去往地狱也不介意,也要掌握力量。
                                              要放在自己的手能够的够到的地方,掌握住力量。
                                              这是萨利亚斯的压倒性的意志的体现。
                                              对于被认为是战乱时代的宠儿的萨利亚斯来说,这是与他的名字相差很远的战鬼的意志的表露。
                                              ——自己是<姆萨克的英雄>。
                                              这是为了国民而背负的名号。
                                              同时,也是自己想要背负的。
                                              ——我总有一天,要成为横跨这个世界的强国的王。
                                              为了祖国姆萨克,也要把会成为姆萨克的灾难的萌芽摘除。
                                              然后把那灾厄的力量,活用成让姆萨克成长的力量给你看。
                                              <萨利亚斯=布拉德=姆萨克>是战乱年代的宠儿。


                                              收起回复
                                              24楼2017-03-25 00:38
                                                謝謝大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25 00:45


                                                  回复
                                                  26楼2017-03-27 03:34
                                                    甚麼戰亂時代的寵兒,其他國家的也真的是智商有問題,擁有奇怪力量的就叫做魔王 那這王子奪取了魔王的力量還不只一個,這不叫魔王??真虧這國家能堅持這麼久沒有內亂


                                                    回复
                                                    27楼2018-03-05 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