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珠小语吧 关注:2,012贴子:45,324

《风云杨门之四郎》——绛珠小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文就是小语说的那篇练字文。大约练习于十年前。首发杨门虎将吧。是电视剧《杨门虎将》的番外篇。借用原剧的历史背景和部分人物,加入新的人物写的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这文在起点中文网已经完结,文笔比现在还粗糙,现在略微改动,希望大家喜欢。


回复
1楼2017-03-21 10:16
    北宋初期,宋太宗面对内忧外患,招降北汉名将杨业。杨业投奔大宋后为太宗立下汗马功劳,威望一时。在大宋,一提起杨将军的威名几乎是无人不知,他统领的杨家军更是让时时对大宋有企图的辽军闻风丧胆。因杨业忠心报国,杨家将世代忠良,宋太宗赵光义爱其清正刚直,不善巧言谄媚的性格,敕在天波门的金水河边建无佞府一座,赐金钱五百万盖“清风无佞天波滴水楼”,并亲笔御书“天波杨府”匾额,下旨凡经天波府门前通过的满朝官员,文官落轿、武官下马,以示敬仰。天波杨府建筑布局由东、西、中三个院落组成,其建筑规格按当时正一品武官级别修建,与杨业受封太尉和大同节度使的官职相一致。杨业和夫人佘赛花相敬如宾,育有七子。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庄严古朴的天波府院内,枪声霍霍,红缨闪闪。不用看便知,定是杨家的几个儿郎在练习枪法。
    而此刻,杨家最小的儿子小七杨延嗣和三郎杨延庆正在紧张的对练着。几个回合之后,小七明显不敌三郎,被三郎压了一招,败下阵来。“又输了,不练了,不练了。这么热的天累死了!”小七抱怨的同时把长枪仍在地上,用紫色的袖口抹着汗。“就知道欺负我,有本事和大哥打去?”
    三郎见幼弟如此宠溺的摇摇头。“小七,你又偷懒!一会儿被爹看见了,我看你怎么办?””小七撇撇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抬眼望向院子的另一边。
    在院子的另一端,一个刚及弱冠的俊美少年正安静的坐在长廊里。手捧一本孙子兵法安静的读者,仿佛院内发生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你们看四哥,多悠闲!”小七在台阶上打了个滚儿转头对站在一旁的杨六郎杨延昭说道:“六哥,如果我杨小七比你早生几,年我都愿意为你挡那一刀,有爹娘宠着,当个大闺女似的养着,这样就不用大热天的练枪了!”
    “小七,你说什么呢?”六郎一听急的上前几步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四郎松了口气。转过头去对小七训斥道:“小七,以后不可以胡说八道听到没有?四哥十岁的功夫都比你现在厉害,你还好意思说?”
    “就是!老四受伤前可厉害着呢!”三郎瞪了小七一眼也附和着说。
    六郎瞪了小七一眼都到四郎的身边。“小七就是这样口无遮拦的,四哥,你~~你别往心里去。”
    四郎抬头,阳光照在他略微苍白的俊颜上照的四郎微微眯一下眼镜,站起身来嘴角一扬,“怎么会呢!”说着拍一下六郎的肩膀安抚一下。


    收起回复
    2楼2017-03-21 10:17
      兄弟几个正说着话,便见父亲杨业和来府上做客的柴王说说笑笑的从大堂走了出来。只见杨业送至门口还执意挽留“柴王,吃了饭再走也不迟,正好尝尝赛花的手艺!”

      “今天就不叨扰了,改天吧!”柴王摆摆手:“回去晚了我那宝贝女儿又要生我的气了!”

      “哈哈,柴王家有郡主时刻惦念,真是让老夫心生羡慕,哪像我家那几个孽障,每一个省心的主儿。”杨业谦虚的说道。

      “诶?杨将军,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柴王摆手道。

      两人说笑着来到院中。小七看见父亲过来慌忙站起身来。几个兄弟齐声道:“父亲,柴王!”四郎也随后过来请安;“爹,王爷!”

      柴王一见哈哈一笑:“杨将军,你这几个小子本王是越看越喜欢,本王羡慕你倒是真的,有这么多好儿子。”

      杨业哈哈一笑摸摸胡子回到:“王爷过奖,儿子多了有什么好?一天到晚调皮捣蛋,闯祸不断,头疼着呢。”说完骄傲的一笑。柴王笑着又看着站在一旁的四郎说道:“这就是延朗贤侄吧?果然是俊美不凡。不愧为京城第一美男的雅号啊。”

      “哪里哪里。”杨业应道。“四郎倒是有几分聪明,若是身体无恙,也许是个人才,只不过小时候受伤留下了病根儿,唉,绣花枕头罢了~”。

      “这倒是可惜了。”两人边说边走出大门,并没有注意四郎落寞的神情。待二人走远,四郎望着父亲的背影咬咬下唇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

      “四哥?”六郎叫了声,叹口气一甩衣袖。

      “爹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说四哥!”小七跺着脚为四郎委屈。看着四郎落寞的样子六郎的心仿佛在滴血。四哥如果不是十岁那年为自己档上一刀,留下病根儿。爹也不会对他有偏见。

      四郎跑回自己的住处关上房门,咬着嘴唇强忍眼中的泪水。嘴里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爹,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吃药保养好自己,难道您都没有看见么?为什么就是不准我和其他兄弟一样练武?四郎不是废人,不是绣花枕头!!”自从十岁受伤以后,全家人就拿自己当瓷娃娃般宠着,生怕再有一点闪失,父亲再也不准自己练武,仿佛自己一夜之间成废人一般。


      收起回复
      3楼2017-03-21 13:0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21 15:53
          加油↖(^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21 15:5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21 16:27
              小语姐,殊儿那篇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21 16:4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21 20:3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21 22:17
                    这文 之前就看过,没想到是楼楼你写的!我又回去重温了一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21 23:15
                      期待殊儿那篇的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22 08:19
                        啦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22 20:22
                          期待期待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22 21: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23 08:28
                              次日,艳阳高照。郁郁葱葱的山顶上鸟语花香。

                              “四哥你上那么高干什么?”六郎仰头对一棵大树上的四郎说:“你慢点,别摔着!你要是有个伤痛的,娘又该心疼流泪了。”六郎正说着四郎从大树上跳了下来手里竟然拿着一杆长枪。

                              “四哥,你怎么藏着树上一杆枪啊。”六郎惊讶的问道。

                              “爹不让我练枪,我只有偷偷的练喽!”四郎边擦抢边说:“我可不想真的成为绣花枕头!”

                              “四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六郎急了:“可是你的身体,要是爹知道你偷偷练枪,一定会被爹骂的!”

                              “你不说爹怎么会知道?”四郎拍拍六郎的肩膀。“之所以告诉你,是不想你一见到我就愁眉苦脸的样子。不想你因为小时候的事情内疚。别说我现在没什么,即使有什么,死了;残了;我也不会后悔,因为哥哥保护弟弟是天经地义的,六郎,你想想,如果现在小七有难,你会袖手旁观么?”四郎看着六郎问。

                              “当然不会!”六郎本能的回答。

                              “这不就对了!所以以后不要内疚了,不要觉得你欠我的。”四郎接着说:“如果小时候我在你身边还让你伤着,我会内疚一辈子的,再说我现在除了有些体弱也没有什么损失啊,六弟,信不信,我现在的枪法决不在你之下!”

                              “真的?”六郎惊讶的问。“可我十年没见你练枪了啊?”

                              “拿着!”四郎看着六郎半信半疑的表情把手里的长枪扔过去。从地上拾起一根长木棍说:“来,比划比划!四哥让你心服口服”。正说着一“枪”向六郎刺去。六郎一愣慌忙躲开,招架着和四郎过招。

                              刚开始过招六郎怕伤到四郎并不敢尽全力。几招之后发现四郎的枪法确实是出神入化,几个回合下来六郎知道自己不是四郎的对手忙收了手。“四哥,好枪法,只听大哥说过你以前的轻功很好,没想到枪法也是如此的出神入化,真是太好了。”四郎扔掉木棍嘴角上扬不说话。

                              六郎把长枪还给四郎疑惑的问道:“四哥,自你受伤后从来没看见过爹和大哥教过你枪法,你这好枪法是怎么练的啊?”

                              “你们练的时候偷偷看呗!”四郎接过枪重新放在树上说道。“爹没有教过我,我也没和兄弟们练过,记得爹说过,谁教我练枪就打断谁的腿,我不能让你们受连累。”

                              “四哥,你别记恨爹,爹也是怕你又犯哮喘病。”六郎忙安慰道。

                              “这个我懂,你没有发现爹叫你们练枪的时候我都在旁边看着么。”四郎略微神秘的说道,嘴角的一丝狡黠透出了一丝孩子气:“连娘练剑的时候我也会偷偷的看,有些招数看一遍就够了,然后早晨天不亮就起来在这后山上偷偷的练,你不知道早上这后山的空气是多么清新!”四郎说着伸伸手臂练着筋骨。

                              “四哥,你真行,从小你就是兄弟几个中最聪明的一个。娘还说过,你出生的时候和别人不一样,天上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然后——”六郎敬佩的看着四郎说。

                              看着眉飞色舞的弟弟,四郎打断的说:“算了吧,这你也信,我们回去吧。”

                              山下,三郎尊母亲佘赛花命来寻几个兄弟吃饭。却只看见七郎在偷偷摸摸的不知何故。

                              “小七,你在干什么?”三郎猛地拍了下七郎的肩膀问道。

                              “杨老三你吓死我了!”小七回头神神叨叨的说:“我和你说啊,我明明看见四哥和六哥就在这附近,怎么一转身就不见了呢?”然后又好奇的说:“三哥你来干什么,是不是我一刻不在你身边闹你你就浑身不自在?”

                              “少臭美了!”三郎拿开了七郎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说:“娘让我叫你们几个吃饭!”说完远远的看见了四郎和六郎走过来说:“他们两个这不会来了么!”

                              “三哥,小七,你们怎么在这?”四郎和六郎走到山下问。

                              “没什么!”三郎说:“娘让我叫大家回去吃饭!”

                              “吃什么饭啊!”七郎又嚷开了“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一起玩一会吧!”

                              “你们玩吧,我有点累了!”四郎说道。

                              “扫兴!”七郎抱怨:“四哥你总是这样”。

                              “我想晒太阳,有没有人一起来啊!”四郎眯着眼睛惬意的说。“好啊!”几个人一起来到水边的石头上。高山秀水间站着四个只穿白色单衣的美少年,简直就是一幅绝美的画卷。






                              回复
                              15楼2017-03-23 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