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魔之主吧 关注:6,642贴子:3,473
  • 32回复贴,共1

22话 「雷缪泽的王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话真的是很水
一楼惯例


回复
1楼2017-03-20 23:12
    二楼到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20 23:15
      大概是四分之一的样子


      =====================


      「父王!还请慎重考虑啊!与姆萨克同盟太过危险了!」

      在大陆的东方有着某个小国,那是与姆萨克相隔三个国家的地方。

      由于姆萨克王国攻占了周围的数个国家、以及取缔了数位魔王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这样的坊间流言,在这三个国家中被广泛流传着。

      其中,这个小国的国王、就像是在恐惧着即将发生的战事,由自己提议想将国家的主权让渡给姆萨克王国。

      但是,有一个年轻人想要去阻止国王。

      名为【哈希姆=库德=雷缪泽】。

      是那个小国——【雷缪泽王国】的第三王子。

      如同阳光印染般耀眼的茶色头发,拥有着美型的脸容。

      更加之,他那清澈炫目的水蓝色眼瞳,堪称是位美男子。

      「父王!」

      「闭嘴哈希姆。我是为了国家才作此决定的啊」

      不对。

      哈希姆深知这一点。

      位于哈希姆身前的,是哈希姆的父亲——现任雷缪泽国王。

      缓缓的拖着臃肿的身体,披着与身体完全不搭的长而大的奢华披风。

      就像是在夸耀着这披风一般伫立着身躯,但是那拖动在地板上的披风的末端却布满污迹,反倒让人觉得很没品味。

      哈希姆、这个男人确信着国王并不是出于国家考虑而作出如此行动的这一点。

      我的父亲、并没有作为国王的器量。

      但是,却因为父亲那两位兄长的死亡,奇迹般地获得了王位。

      ——您虽然大腹便便,然而却意外的没长脑子啊。

      哈希姆如此想着。

      雷缪泽国王所施行的内政,基本上都是出于中饱私囊般的考量。

      在一开始就课重税、奖赏谄媚者、除去反对势力。真是简单易懂的腐败手腕啊。

      真是个庸俗到极致的人。

      拜其所赐,国家内政早已崩坏。

      优秀的人才因为没有来讨好自己,毫无道理的就将其一再左迁。

      虽说之后哈希姆秘密的将那些人才藏匿起来,但一人之力始终还是有局限的。

      ——总有一天一定会好好酬谢你们的,我这么说了。

      哈希姆回忆起了如此说过的自己的话。

      但是,还没能实现。

      他们也快等待至极限了吧。

      就在那时,雷缪泽王又有了奇怪的举动。

      「臣服于姆萨克的话会被其蚕食殆尽的啊!这是愚策啊父王!就算我们跪下去恳求,他们又怎么会向我们保证呢!」

      「愚蠢!只要诚心诚意的去讨好他们就肯定行得通吧。这样我们所要做的就只是先低下头恳请而已,没问题的」

      ——这家伙蠢毙了。

      庸俗!

      不,比这还更加过分。

      ——腐坏了啊。

      已经、无法挽救了。

      对哈希姆来说,自己的父亲,已经彻底沦为一个想要极力维护王位的俗物了。

      ——至少若您是个要维持现状的男人也好。


      回复
      3楼2017-03-20 23: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20 23:25
          我发现了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3-20 23:4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3-21 01:02
              没想到刚过来看就有刚更新的熟肉开心另外翻译君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21 01:18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21 01:32
                  篡位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21 02:11
                    篡位時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21 06:39

                      “父王,为什么要和姆萨克同盟?!”
                      “闭嘴哈希姆。我已经研究决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21 08:58
                        楼主下一话有预订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21 09: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21 13: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21 13:30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21 16:0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21 17:13
                                  姆萨克王国所吞并的国家,如今早已面目全非。

                                  同盟?

                                  ——绝不同意。

                                  他们是借着同盟的名义在背地里蚕食他国。

                                  慢慢的、将其侵蚀殆尽。我国每年都会有身居高位者被遣散而杀害。

                                  这般,预先将反抗自己的麻烦的人才杀害,这个蠢货利用着自身高贵的地位盘踞在权利的顶点。

                                  那样的话就很容易被利用。

                                  在这个战乱的时代里,姆萨克王怎么说也是个拥有着政治头脑的战略家。

                                  而且,在那政治手腕的背后,还持有着暴力制成的后盾。

                                  成为那个象征的,是凭借【魔王狩猎】将魔王之力集中起来的姆萨克第一王子。

                                  ——【萨利亚斯=布拉德=姆萨克】

                                  亲自统帅着姆萨克军军队,妄想成为【姆萨克的英雄】的战斗天才。
                                  正是这些因素,让姆萨克能够以迅猛的势头变得强大起来。无论如何,要是就这样将雷缪泽让渡给姆萨克,缺少了能够与姆萨克对抗的内政的话,毫无疑问会在瞬间崩溃吧。

                                  哈希姆确信着。

                                  而这确信也是正确的。
                                  然而,哈希姆也只是个第三王子。

                                  即使像这样谏言着,雷缪泽王也是不会同意的。

                                  对雷缪泽王而言,哈希姆令他生厌。

                                  第一第二王子因与自己非常相像而觉得他们很讨喜,但哈希姆不同,自幼年开始就很优秀,对此雷缪泽王心生嫉妒,对待哈希姆的方式也变得愈加严厉。

                                  「父王!」

                                  「闭嘴吧哈希姆!这么想否决我的方针的话就去试着成为王啊!!」
                                  对着哈希姆那最后的抗议,雷缪泽王不屑的应答着。

                                  那似猪般肥硕的身躯、以及翻转着的长度极不合理的披风,向着哈希姆发出了怒吼。

                                  之后,又像是在表示着【反正也不可能】这般露出了确信的笑容,如此嘲笑着哈希姆。

                                  那个瞬间、哈希姆下定了决心。

                                  【就去试着成为王啊】

                                  ——知道了。那么就由我来当王吧。

                                  不觉间、哈希姆心中的天平,向着国家的命运这方倾斜了。

                                  ——不如说、【我】现在所缺少的、应该就是将此舍弃的觉悟吧。(译:这边应该是指父子情吧,原文也没指出)

                                  哈希姆毫无敬意的低着头告退了。

                                  看着这番样子的哈希姆,终于放弃了吗这样想着的雷缪泽王,鼻息慌乱的返回了自己的居室。

                                  向着那群照料着雷缪泽王的美貌侍女们,猪一般的身躯直奔了过去。




                                  ◆◆◆





                                  同一天,哈希姆来到了雷缪泽王国的某处狭小置物间的地下。

                                  那是只被数人知晓的秘密场所。

                                  若不是仰慕着【哈希姆=库德=雷缪泽】就无法进入的、叛逆者们的秘密场所。
                                  哈希姆坐在了那边的稍感脏乱的椅子上,大声地叹了一口气。

                                  「不行了......对不起啊」

                                  哈希姆说着。

                                  在哈希姆面前、坐着被长桌子分隔开来的十多名男女。

                                  在那其中,有个留有美髯的中年男子,一边用手指抚着胡须一边吐露着气息,偶然间说到。

                                  「到最后也只是只猪啊」

                                  「若要说的话,我父亲比俗物还不如。就算在俗物中也是最低级的」

                                  「哈哈、看样子今天的哈希姆心情分外不好啊」

                                  留有美髯的男子轻声笑着。

                                  与此相对,哈希姆像是对那王族证明的披风感到麻烦似的将其脱去,交给了走近的一名侍女。

                                  那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照料自己的、能干的侍女。

                                  相比起雷缪泽王所饲养着的貌美如花的木偶,相貌并不是很出众,然而却很有人情味。

                                  哈希姆珍视着、同时也宠爱着她。

                                  「谢谢、艾夏」

                                  「好像很辛苦呢、哈希姆大人。要倒杯红茶吗」

                                  「拜托了」

                                  「为了能打起精神,预先注入了秘密的符咒哦」

                                  「是那种会令人呕吐的药草符咒吗,真是现实意义上的符咒啊」

                                  「最近的哈希姆大人一点都不可爱啊」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啊」

                                  哈希姆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之后却又立即摆正了姿势。

                                  「那我就直说吧」

                                  哈希姆对着坐在长桌周围的众人如此说着。

                                  「——我要称王」

                                  「——啊啦」

                                  于是、
                                  「要发动政变吗?」

                                  「啊啊。已经不可不做了啊。一直忍耐着。多年来一直在为有朝一日能说服父王而努力着。——但是什么都没发生改变。我已经没有劝说的办法了」

                                  「这并不是哈希姆大人的错。只是那头猪没有能理解语言的脑子罢了。猪是听不懂人话的啊」

                                  「也许是这样吧。对长兄和二哥也耐心的劝说了,可结果也是一样。他们对让渡主权这事没有丝毫顾虑。说起来那两个家伙绝对没有理解那个的意义。单单只是赞美着父亲的坏掉的人偶罢了」

                                  「我觉得这个比喻真的很形象」

                                  哈希姆自顾自的搅动着头发。

                                  这是哈希姆极力让自己能冷静下来的举动。
                                  「今后我将手足相残。大概在死后会步入地狱吧」

                                  「不、若您能成为王拯救这个国家的话、不如说会通向极乐吧。若说生命等价,那么您所拯救的人相比较而言只会更多。您的行为有着大义」

                                  「我不喜欢结果论。为了能让行为变正当的结果论是很危险的」

                                  「但是啊、在现今如没有这般气概就会使得精神颓败啊」

                                  「.....这倒也是啊」
                                  对美髯的男子的言词、哈希姆轻声呢喃着。

                                  「但是、已经决定了啊。总之、我会杀掉我的父亲以及兄长。——你们会跟随我吗?」

                                  在哈希姆问讯的同时、长桌子另一边的众人以意味深长的颔首作为回应。
                                  「无论到哪我们都会追随您的。是您将我们从困境中拯救出来的、哈希姆大人。若我们失利而让您因此丢掉性命的话、我们就会对这个国家心存依恋的逃亡他国。」

                                  「——啊啊」

                                  「即便如此也还是生养我们的雷缪泽啊。仍旧深深爱着这个国家啊」

                                  「真的、非常抱歉啊」

                                  「并不是您的错。——总之就是、从孩时起就憧憬着如此温柔、如此天真不堪、却又难以击败的历代的雷缪泽王啊」

                                  「温柔和天真......吗」

                                  哈希姆微笑着。
                                  「将那些被自己服侍的国家所背叛的魔王们藏匿起来的、正是昔日的雷缪泽王国啊。曾经的、高尚的雷缪泽」

                                  「即便在现在、国民们也流淌着那个高尚的血啊。

                                  但是、决定国民行动的是国王。若王是像过去一般,就没有我们的事了。到了近代之后,若有人说着真是笨蛋啊这样讽刺着雷缪泽的高尚之处的话、反而会因此削弱国民们反动的怒炎吧。

                                  ——而且、更不用说、还有哈希姆大人在啊」

                                  「我?」

                                  「是的。若是哈希姆大人的话,肯定能挽救这王家的腐败,正是因为这种想法、国民们才没有举起反旗吧。一部分的国民已经知晓了哈希姆大人在王看不到的地方努力的维持着国家的行政这件事。慢慢的、他们向他人传达着这些事、现如今已有不少人秉持着哈希姆大人是最后的希望这样的理念了。

                                  这些暂且不提、一旦国民发起革命的话国内的情势将愈发严重。虽说现在的王很碍事、但若没有王这个抑制力、国家就会分崩离析吧。他们也抱有着这样的危机感啊」

                                  「真是不开窍啊、这个国家的民众」

                                  哈希姆先是自嘲、之后眼瞳中洋溢着坚定的决心。

                                  「就算我发动了政变成为了王、国家的现状也不会发生改变。虽然中间隔着【三个国家】,什么都不做的话、总有一天、在压制了那三个国家后,姆萨克就会将魔爪伸向这边吧。不是我危言耸听、真正交起手来我们绝对无法战胜姆萨克。他们的军事力量可是货真价实的」

                                  「那么、要怎么做」

                                  留有美髯的男子提问到、哈希姆像是知道他会这么问一般立即做出了回答。

                                  「如今、各国正兴起着【魔王狩猎】吧」

                                  「是例行的那个啊」

                                  「也许是战乱激化的原因吧。而开始使用魔王之力的姆萨克王子也是其中之一的因素吧。

                                  无论如何、就算倾尽我们的物资、以迅猛般的速度开始抵抗也无法战胜那么姆萨克吧。那么,我认为倒不如再次去贯彻昔日雷缪泽的【天真】吧」

                                  「——要引进魔王吗」

                                  「......啊啊」
                                  哈希姆点头了。

                                  「向没有住所的魔王们提供居所。——作为交换,借助他们的力量守护雷缪泽。不是强制——而是交易」

                                  「魔王并不全是光明正大的人哦。虽然他们中确实有着身为【悲剧的英雄】的后裔,但那个后裔是否又配得上英雄呢。也有可能是本性非常恶劣的魔王啊」

                                  「那就只能用我的眼睛来辨别了」

                                  「若是判断失误、雷缪泽就有可能从内部崩坏啊」

                                  「我知道。但是啊、什么都不做的话、雷缪泽就会从外侧开始被啃噬啊。这样的话就干脆、即使手段过激也不失为一个对策不是吗,我是这么认为的」

                                  「倒也是、啊」

                                  「现在只能如此相信着。所以、我现在再次恳请大家」

                                  哈希姆说着、从椅子上站起在长桌前低下了头。

                                  国家的王族,向这个国家的民众低下了头。

                                  「请跟随我吧。如果失败的话、就共赴死亡。并不是想着会失败。但是、不说的话就显得不公平吧。因此、在这个场合下也会好好传达这件事的。——和我一起死、这样的」

                                  在长桌另一方的众人、看着这样表态的哈希姆。

                                  「乐意至极。就让我们一起面对死亡吧、哈希姆大人。我们认为能和您一起接受死亡也不坏」

                                  再次点了点头。

                                  「啊啊。即使如此、也别死啊。我也会为了雷缪泽而维系自己的生命的。我会如此活着的。能说出为了国家而牺牲自己这样的话的也许就是作为男人的浪漫吧。为了雷缪泽之后的繁荣安泰,我绝不会死。无论如何都要活着」

                                  「这才是世间珍贵的刚硬的王家反逆者啊」

                                  美髯的男子这么说着。

                                  这正是那天、在与梅雷亚他们逃离的灵多霍尔姆灵山相隔甚远的雷缪泽王国中所上演的叛逆的一幕。


                                  收起回复
                                  18楼2017-03-21 22:54
                                    好厉害,怎么能翻得那么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3-21 23:47
                                      翻译强无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22 00:38
                                        还有楼主你第23话开翻了没有介不介意我来插一脚就是可能翻译的有点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22 00:40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22 05:53
                                            看完其实也不算水啊,这种正义政变看的还是挺热血沸腾的,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厌恶昏君吧,总之这话其实对后续铺垫起很大作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4-21 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