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无双的炼金术师吧 关注:1,482贴子:479
  • 3回复贴,共1

1 然後就被收作弟子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樓先以蘿莉祭度娘


回复
1楼2017-03-19 21:46
    先放五分一,50%腦翻50%機翻,經潤色
    ==============分隔線是也=============
    「喲!」
    有個奇怪的男人對着剛恢復意識的我說話了。
    他是個有着一頭颯爽地剃短的濃密黑髮,以及整體來說臉龐清爽的男人,然後他身上穿着黑色的連體長袍。
    男人的右手拿着就像在幻想故事中出現的魔法使手持的鑲嵌着紅色寶石的法杖。(木木:這句好長好嗆==” 差點就譯成右手鑲嵌着紅寶石了)
    男人說話了。
    「這個世界名為亞爾夫海姆(Álfheim,原意為精靈之家,我照搬了維基的譯名過來)。是俺把你召喚過來的。」
    我環視四周。
    在這個遍佈塵埃霉味的房間的牆上陰乾着數條蛇蛻和數隻蝙蝠翼,帶少許髒污的桌案上堆疊着書本之類的東西。
    然後在我的正下方,有一個散發着青白光芒的魔法陣(這裏原文寫魔方陣,我懷疑作者寫錯了(兩者日語同音))
    「這是......異世界嗎?」
    「這麼快就理解了情況了啊」
    「嘛,算是吧」
    倒不如說,面對這個情景的話根本就不作他想吧。
    我不否認如果是對現實世界有強烈的眷戀和執着的傢伙的話,也許他們會不願意接受這情況,但我是一個想尋死的人啊。我可不會這樣想啊。
    「那麼,你是有甚麼目的才把我召喚過來的呢?如果你說是想將我放在實驗台上做這樣那樣的事的話......拜託請你不要讓我感覺到疼痛哦?」(木木:別想污,污了就不是原文的意思了)
    反正我唯一有價值的東西就只有這條性命了啊。
    無論是站在誰的立場上──就算是這個腦袋有點奇怪的魔法師──也會稍微這樣想的吧。
    「你這傢伙把我當作是甚麼東西了......」
    「將對自己有利、能為自己帶來方便的人召喚去異世界的傢伙」
    「即使如此,我也只是打算讓人們自己選擇要不要過來的啊」
    男人「啊咧啊咧」的聳了聳肩。
    「前往異世界的門,是不會和對原本的世界有眷戀的人互相產生呼應的。對那些想在原本世界平常地生活下去的人來說是看不到也摸不到的東西吶」
    「是這樣啊......」
    總而言之,他看起來不像是極惡之徒的樣子吶。


    回复
    3楼2017-03-19 21:55
      還剩下三分一
      ===分隔===
      「那麼,你叫甚麼名字呢」
      男人甚麼也沒說,只是把手中的杖別在腰間。
      然後施施然地拿出一個小瓶,往左手上灑了些青白色的粉末。
      將手緊握後再次張開。
      「呼哇」地,一隻蝴蝶從手中飛出來了。
      像藍寶石般散發着美麗光芒的蝴蝶,身上點綴着光輝,輕飄飄地飛着。
      「俺叫吉爾斯・崔斯托拉。職業是Alchemist──也就是鍊金術師。叫我吉爾就好。」
      男人──不,是吉爾說道。
      「因為做事喜歡隨心所欲,所以到現在獨身一人寂寂無聞,到今年就二百四十二歲了。」
      「二百四十二……?」
      「啊啊,是二百四十二啊」
      「無論怎麼看都是和我差不多年紀的樣子……只有十五六歲吧……」
      「你這樣看待我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然後吉爾他,「庫庫」地笑了出來。
      「總而言之我是個喝了回春藥的人類啊」
      「回春……」
      「我在是個一百二十九歲的老人時喝了回春藥。自那時起已過了一百一十三年,每年都比上一年年輕一歲,如今在別人的眼裏我已經變成一六歲了」
      「一年……一歲……?」
      這樣的話,現在這個年齡換言之,該不會……
      「能察覺到真不錯呢,你啊」
      吉爾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我還剩十六年就會從這個世界消失了。誕生在這個世界的嬰孩是在『無』中生出來的,那我的一切也都會像那樣變成虛無吧」
      「…...」
      「不過話雖如此,那也只是理論上會如此而已。我在兩三年內智力便會一點點地衰退,五六年內便會變得像個小屁孩,不會變回來了。
      「身為鍊金術師的壽命最短只有兩年,最長也只有五年喔」
      「這樣啊......」
      「我把你給召喚過來也是出於這個原因吶」
      「......」
      「我怕我會消失,然後在進一步考慮繼續生存下去的方法的時候,才察覺自己已經活了不少年日。和害怕死亡的心情同等程度地,考慮着應該差不多休息一下了。」
      「......」
      「我希望我能將在那邊的你收為弟子啊」
      「弟子......?」
      「就是這樣啊......」
      吉爾看着虛空像是思考着甚麼,伸出了食指。
      「在我的國家裏,有着『眼睛像被綁起來的兔子一樣』這樣的比喻。表示一種即便怎樣都無所謂的空洞的眼神」
      「在我的世界裏,也有個叫做『死魚眼』的說法......」
      「你知道那個創作出這個名詞的人嗎?」
      我搖了搖頭。
      「不過你不覺得很厲害嗎?」
      吉爾靜靜地說道。
      「我們只是普通地使用着這些字詞。將不知道誰曾經說過的話,向聽不懂這句話的人普通地使用着」(這句重複了兩次就看不懂了:誰が言ったかもわからない言葉を誰が言ったかもわからないまま普通に使う)
      像深海的底部似的、靜靜的、漠然的。
      「想像一下吧,推想一下吧。自己創造的詞彙。用自己的口編織出來的話語、用自己的手指記錄下來的言詞。將它們向對這話感到陌生的誰傳達,將其帶入更大的輪迴循環當中。即使自己的肉體腐敗溶解,回歸大地之母,你所創造出的話語仍然殘留在這個世界上」
      是使用了法術吧。從吉爾的指尖伸出像是象徵着生命的連繫似的綠色的鶴。
      我悲傷地顫抖起來。
      吉爾所說的事,的確......很厲害。
      相比起只是「身為我的我」這樣的人類,這個可是要厲害上數千倍啊。
      「我想要以我所持有的技術做到那樣的事,不過可惜的是我沒有甚麼時間了。如果只是由我一個人來做的話,就會稍微遲了點啊。所以我想將你這個合適的人選收作弟子,將我當中的『我』傳達給各種各樣的人」
      「原來是這樣......」
      這樣的話所有事就變得合理起來了,已經沒有要懷疑吉爾的理由了。
      因為有被騙從而受害的可能性,懷疑對方是有必要的。不過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在這種情況下,他也應該不會說出騙人的話吧。
      「我明白了,吉爾」
      然後我就成為了這個奇怪的人的弟子,在他門下修行了約半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21 10:53
        然後───
        自從成為了奇怪的鍊金術師──吉爾・崔斯托拉的弟子後,已過了半年。
        我正乘着馬車往被稱作奇姆雷斯的城市前進。
        雖然說是馬車,但拉着這車的並不是普通的馬。是高五十公分、機關人偶似的馬。(木木:用50cm高的馬拉的馬車會不會有很大違和感......)
        那些馬是,由經我手中的馬韁傳遞的魔力驅動的。
        然後我正坐着的是,大約剛好足夠把我的屁股和行李一起放上去的小平台。
        拜吉爾為師後半年。
        吉爾對我說:「你離開我這裏,前往城市吧」(木木:完全不明白為甚麼又要再說一次......)
        本來吉爾的目的是要磨練我的技術──雖然原是那樣想的,但由於我已經完全掌握了──於是目的就變成了讓我在塵世中打滾、將吉爾的知識散播給其他人了。
        如果想要做到那種程度的話,弟子的數量當然是多多益善了。
        相比起將一切都交託給唯一的弟子,將自己的知識零碎化然後傳給數個弟子不是能更容易達到目的嗎。
        這個不是很合理嗎。
        將所有賭注押在唯一的弟子身上,萬一他有甚麼意外或者生病而死掉的那個瞬間就全完了啊。
        因此吉爾在最初的一個月只是讓我做各種各樣的基礎練習,在那之後再重點地將我看起來有潛力的範疇的事教給我。
        駕馭馬車的技術是在「基礎功」的那邊吶。
        所以成為了吉爾的弟子後經常聽到「這樣的事誰都能做到,並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這句話......
        很引人注目啊……
        真的不妙,超級引人注目的。
        我現在駛上的是左右兩側被小小的草原夾道的普通的泥土路,不時與冒險者和普通人似的人擦身而過。
        不過他們全部都用「嗚哦哦!」「屌爆了!」(すげー!原文較有味道)般的表情來看着這邊。
        應該就是看着我正坐着的機偶系的馬車沒錯了。
        也有和其他普通的馬車擦身而過的時候,嗯,果然那才是普通的馬車啊。
        不論是駕車的馬夫、還是從馬車的窗戶看向這邊的貴族般的人,也都用「屌爆了!」的表情看向這邊。
        我暗暗地想着。
        吉爾真的是很了不得的人吶......
        初次見面見時和我說話時也是,那個時候是他手持的杖的效果吧。
        像遊戲裏面常見的自動翻譯機的那個東西。
        拜在半年裏面學習了各種各樣的東西所賜,普通地對話之類的事已經能做到了。
        果然這也是吉爾的力量啊。
        正在睡覺時(說是用鍊金術做的)有用催眠來學習會話。
        不過雖然如此,普通地進行對話已經讓我竭盡全力了。也還有許多讀不懂的文字。所以在手操韁繩的同時,也拿着書本在看。(木木:路人覺得驚奇的不是魔偶馬車,而是你一邊看書也能一邊駕車吧......)
        順帶一提這本書正在空中輕飄飄地飄浮着。吉爾說那些書頁已經一頁頁的鑲嵌着浮游石的粉末了。
        如果要將紙張般輕的東西像這本書一樣浮起來的話,據說要將約30%的魔力剛剛好地輸入去的樣子。
        橫躺着或走着路也能看書真的是超級方便的!冷靜下來想想的話這事超厲害的。
        嘛,不冷靜地去想也覺得很厲害就是了。
        不過我是從異世界被召喚過來的人啊。
        所以雖然想着「好厲害啊」,但這是以我的世界為標準來說很厲害而已,不知道這事在這個世界上是不是也很厲害。
        舉例來說,如果將江戶時代的人帶到我那個時代的世界的話,也會對着電視啊汽車啊甚麼的不斷地說着好厲害好厲害吧。
        不過那個在地球那邊只是會說一句「普通」就完事了。
        只是輸入少許魔力就能簡單地動起來的馬型機偶和書說不定也一樣,在這個世界上是很普通的吧。
        不過嘛,實際使用出來的話。
        超級超級引人注目的。


        收起回复
        9楼2017-03-23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