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908贴子:2,081
  • 27回复贴,共1

【第七章】变革(3)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伯爵:还是生个女儿好 ( ́︿ ̀ )


想不到上一话的问题有人一发就猜中了,太神啦!




回复
1楼2017-03-18 02:46
    乔治·德·马丁士爵一穿过伯爵家居馆的大门,便在前庭深深地低下了头。然后,在出来玄关迎接的爱德华面前毕恭毕敬地拜跪。
    「拉瓦雷伯爵大人。此次,承蒙无上之仕官机缘,无以感谢」
    他的胸因为紧张而剧烈地起伏了好几次。
    「得以侍奉著名的伯爵家,是望外之喜事。是为我马丁家之荣誉」
    「别作这种见外的问候啦」
    爱德华像旧友一样亲切地抱住了乔治的肩。
    「哇—!您在做什么。不胜惶恐」
    「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在剑技大会交过锋的交情吗」
    「托、托马。托马。快阻止少爷」
    「是!失礼了!」
    候在后面的从者立刻就张开双臂猛冲过来,强行挤进了两人之间。
    「啊哈哈,你俩,还是那么有默契呢」
    爱德华一边大笑,一边把他们请进了书斋,在沙发坐下。
    「剑技大会上,真的承蒙您关照了」
    乔治毕恭毕敬地站着,好能传达满腔的感谢与敬意。
    「安迪……不,假如没有和拉瓦雷伯爵大人您交锋,我今年也还会在骑士考试中落第。然后,听了您的名字,便理解您的强大了。因为您是得到全国骑士的憧憬、卡斯蒂烈士爵直接传授剑术的大人」
    「我那时候也很佩服你呀。剑法超级好」
    「我、我的吗?」
    乔治露出了没听过比这更意外的话的表情。
    「啊啊。强大的家伙,要多少有多少。可要是剑法不好,就没法教人剑术吧」
    「——您过奖了,不敢当。像我这种人,那之后仕官的招聘一件都没有」
    「那是为了来我这里呀」
    爱德华站了起来。
    「工作的大致,就跟前几天通知你的一样」
    拉瓦雷之谷自古以来作为防卫坚固之地而闻名。山谷的两侧,被夹在马匹亦难以翻越的群山之间,出入口就只有南和北两处。无论是进攻还是撤退,对敌人而言都有巨大的危险。
    实际上,150年前留下足够在征服民族的攻击下挺到最后的余力的,只有拉瓦雷之地。那当中最强大的族长早早降伏,与原住民族一举降伏有莫大的关系,历史家是这样看的。
    「不过,由于太相信那神话了,整个山谷几乎都没着手设防」
    爱德华叹了口气。「领馆里,可疑的家伙时不时就会潜入,村里又只有为防火灾的轮流巡夜人,像样的警备组织都没有。就算想拜托于贝尔,他为了我命令下来的工作全国四处跑,也没功夫管这个」
    「可是,恕我冒昧,那不是因为没必要吗?」
    乔治被请到了对面的椅子坐下。从者站在他背后,替他保管剑。
    「我听闻令尊伯爵大人是著名的领主。拜他的统治所赐,村中既平稳也没有贫富之差。所谓没有垃圾的道上不会有垃圾掉下。窃以为伯领过去在长年之间都没有组建警备队的必要」
    「嘿,你对我老爸的事挺了解的嘛」
    「我的父亲,和拉瓦雷伯爵大人在年轻的时候有幸比较亲近」
    乔治这时「啊」地捂住了嘴。「抱歉。说了多余的话」
    「我知道哦。你去成为马丁士爵家的养子之前,是梅奥伯爵家的小崽子吧」
    乔治红了脸,点头道。
    「既然您已有所耳闻,我就实不相瞒了。我的母亲出身卑微,生下我不久便被离婚了。由于父亲在婚后诞下了弟弟,我把嫡男之座让给弟弟,12岁时成为了没有子嗣的马丁家的养子」
    「你也受苦了啊」
    爱德华嘟囔了一句。
    在再婚后新组建的家庭当中,年幼之时便体会到了疏远感,就算到了迎为养子的家里,为了回应新双亲的期待,到获得士爵称号为止都有过多少脸上无光的体验呢。
    「受苦之类的,哪里的话」
    乔治平静地摇头了。「毕竟有托马在我身边。我们主从,从小时候起就一起长大」
    刚好,就像爱德华和于贝尔一样。
    「所以,你们看上去才会像亲兄弟一样吧」
    「连、连我这样的人,都一起聘用,万分感谢」
    托马拘谨地鞠躬个不停。
    实话说,契机是托马,乔治其实是附加的,不过这种事裂了嘴也说不出来。而且,把得到的人才配置到合适的地方,是爱德华的拿手好戏。
    「把领馆的警备交给你的同时,也希望你能给拉瓦雷领的每村组建自警团组织」
    年轻伯爵郑重地吩咐新任骑士道。
    「拉瓦雷之谷的和平,是无论何时都应持续下去的东西。然而,为了防备万中有一的事态,这绝不是无用功」
    「遵命」
    乔治从从者手里接过剑,抵在胸前以示誓约。「乔治·德·马丁自本日起,只要这性命在身,发誓向您献以忠诚」
    「但要在死不了的程度下,嘞」
    爱德华叮嘱道,笑了。
    他们出去之后,于贝尔进来了书斋,小声耳语道。
    「这样一知道后,确实有其面影。可是,平时只靠看就谁也察觉不到呢」
    「因为性格也和她简直正相反嘛」
    乔治的自信缺乏、胆怯、过度的死心眼,恐怕是缘于他那缺乏爱意的孩提时代吧。
    「不过,在剑术大会的等候室里最初见到他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就想要跟他搭话哦。或许,我在无意识当中感觉到了什么相似的东西也说不定」
    他的母亲一直以来是有多么地爱他,为他泪湿枕头,对此非常清楚的爱德华来说,这是无法称作偶然的邂逅。
    「之后,就看如何将二人拉到一起了,对吧」
    「难题又增加了啊」
    主从悄悄地笑了。


    回复
    2楼2017-03-18 02:47

      半月不见的拉瓦雷之谷夏日正盛。河川和湖泊变暖,孩子和大人在工作间见缝插针,或游泳,或泛舟,又或垂钓,不亦乐乎。半年间被大雪封锁的山谷中的住民们仿佛要将短暂的夏天全储蓄进身体里一样。
      爱德华回到领馆,察觉到有什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以往,主人离开时的官邸,会像屏息翘首以待他的归来般鸦雀无声。
      不过,如今领馆却生机勃勃地在鼓动。
      他立刻就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即使他不在,这里也有位照料到每个角落的主人。
      「老爸!」
      「嗨,欢迎回来。爱德华」
      身穿衬衫和长裤的轻装,正指挥庭师们翻掘庭园一角的,是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
      「这里,为了缪德莉,我想建个新亭子。眺望花草,做做编织,和亲近的人享受下午茶都不错」
      他的声音当中,也带着以往从未听到过的蓬勃朝气。
      「这女儿啊,是样好东西。能给人梦想。儿子多没意思」
      「还真对不住啊。我是个没意思的儿子」
      爱德华在嘴上酸他,却心想看到了无法置信的东西,站到了父亲旁边。
      「老爸。身体不要紧吗」
      「啊啊,这阵子状况变好了。转冷时说不定又得卧床不起,不过到那时为止应该没问题吧」
      「这样啊」
      「你呢。王都的情况怎样」
      「嗯,一讲起就有很多要说。会很长」
      「那么,就在晚餐后说吧。长途跋涉后你也大概累了,那之前就先好好休息吧」
      恩斯特带头正要向前走,又回头望。儿子嘴巴半开正愣愣地站住。
      「怎么了?」
      只是,吃了一惊。刚才,前一阵子还在生死之境徘徊的父亲,反过来犒劳了他。对他说『累了吧,去歇着』。
      玄关里,则聚齐了看家的人们。
      「奥利维尔。给你添麻烦了呐」
      「这有什么」
      管家抿嘴一笑。「等着您过目署名的文件,堆上书斋的天花板了。请做好觉悟」
      「罗杰。我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正好。去年泡的杏酒,刚好可以喝了」
      「艾德莱德。我回来了」
      「缪德莉大人的嫁入,明天也没问题啦。万事已经准备就绪了」
      「谢谢大家」
      爱德华闭上眼睑,狠吸了一口自家叫人怀念的味道。
      「怎么办。我,幸福得快要窒息了」


      回复
      3楼2017-03-18 02:47

        那天夜里,爱德华房间的阳台上,父子聊了个没完没了。
        蒙塔尼子爵的领地继承的提议,是该最先商量的事。
        「我顺其自然,就给了回复」
        爱德华谨慎地说道。「缪德莉又是独女,为双亲着想的心情比别人强一倍。如果我靠继承那爵位,站到对子爵夫妻的抚养负全责的立场,她也能放心」
        「原来如此。看来那是最妥当的吧」
        恩斯特大方地点头了。「随你想的做吧」
        接下来的话题稍有点麻烦,说明要费很大劲。不过那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说的事情。
        那件事既和居馆执事内森的背信行为有关,也和贵族的《私人征税特权》有关。
        「给内森免职了吗」
        「没有,让他照旧」
        「你有什么想法吧」
        「老爸,内森擅自向商人征税你是知道的吗?」
        爱德华说得含混不清。因为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那都等于是在责备父亲的管理松懈。
        「隐隐约约有感觉到哦」
        父亲平静地答道。「可是,我并没有追查它的力气」
        「是你太太,被发现患了重病的时候吧」
        把亲生母亲当外人一样称呼,是连明知不会泄漏声音的阳台上也绝对得遵守的铁则。
        「也有这个原因。不过,我和弗雷德里克曾定下牢固的约定」
        「和国王陛下?」

        『若汝说始终都想要伊莲,便和身为国王代行的我发誓立约。一生绝不要插手王政。也不许直接上诉、在贵族会议发言』

        「……于是,你接受了那个约定吗」
        爱德华的声音微微颤抖。
        「啊啊,当然接受了」
        恩斯特声音含笑,答道。「是胡萝卜挂在鼻头上的马呀,那时的我。为了伊莲,就算地狱都能去」
        对贵族而言,如果直接上诉和发言都被禁止,就等于放弃了全部的权利。哪怕遭到别的贵族怎样不正当的苛待,都不允许上诉。嘲弄和非法都得甘心忍受。
        因为和王妹门不当户不对的结婚,父亲一直以来都过着怎样苦涩与忍耐的人生,他曾一无所知。
        「不过,你不同哦,爱德华」
        父伯爵一脸明快地微笑了。「你没必要被那个誓约束缚住。跟随你自己心中的正义向王上诉,无论何地都放胆发言吧。国王理应也希望这样」
        不知几次,把苦涩压入喉咙深处,儿子说道。
        「老爸。你不去见见弗雷德里克国王吗」
        「为什么」
        「大概……我想那位大人也在后悔自己的决定。他在王宫一个同伴都没有。他一直以来就是这样自己把自己逼到走投无路地活过来的。我觉得已经够了。应该改变这种活法的时刻到来了。我希望就算只有老爸也给他作个支持呀」
        然而,恩斯特摇头了。
        「那位大人,在憎恨把妹妹从自己身边夺走的我呀」
        「可是」
        「办不到。我没有脸见那位大人」
        让母亲早早就死掉了这件事,父亲如今也在懊悔。那心情爱德华理解得痛切。
        他忍耐不下去了,中止了这个话题,提起了第三个话题。「话说回来,有个叫乔治·德·马丁的骑士,我把这领馆的警卫交给他了」
        然后,他详细说了雇入乔治和从者托马的经纬。
        听着这些话,父亲的脸上时不时会浮现出忍不住的笑,不过最后却愁眉苦脸起来。
        「你知道他吧。他是原梅奥夫人、娼馆老板娘伊莎朵拉生离的儿子哦」
        「啊啊」
        「能不能想个办法,让两人再会呢」
        「不行吧。伊莎朵拉绝对不会见。她自己无法饶恕非得舍弃年幼的儿子离开家不可的自己。正在经营娼馆的事情,她也应该直到死也想向儿子隐瞒才对」
        「乔治他,本来是更快活勇敢的男人。明明他要是知道了母亲有多爱他,就能对自己有自信了」
        「人的感情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改变的嘞。搅动了旧伤,也有反倒会流血的情况」
        「可是,不暴露在空气中,伤口还是会留作伤口」
        爱德华也是一样,小时候没有得到双亲的爱。然而他的周围,充满多得数不尽的爱意。拜此所赐他从未迷失过自己。
        「无论是为了毫不吝啬地给我倾注爱的Mistress,还是为了本来应该得到那份爱意的乔治,我都想做些事。是不得不做」
        「我明白了」
        父亲轻轻地把手搭在儿子的头上。从那手掌感觉到了确切的重量和温暖,爱德华快要哭了。


        回复
        6楼2017-03-18 02:55

          翌日,恩斯特开始坚持要骑马去看新完成的水车的主张。
          对此佣人们一同吓了一大跳。因为大老爷骑马出去领馆外面,实际上是三年没有过的事了。
          慎重的准备当即开始了。在最温顺的马上装上马鞍,马倌和见习的达古拿着缰绳走在两侧,围绕领馆的庭院练习后,迎来了正式成行的日子。
          路上,由先导的人们之手把大石子儿清除掉。
          以防万一的事态,在道路的途中,有马车在悄悄待机。
          伯爵跟在儿子的后面,中午前静静地出发了。各个村落,众多村民见了恩斯特骑马的姿态都跑了过来。还有人跪在地面上哭。无论是谁,都为慈爱深厚的领主从绝症恢复而欣喜。
          他们没怎么休憩,就驭马到达了目的地的水车小屋。
          收割大麦的时期也已经结束了,水车和附属的制粉所在小麦的收获前短暂地取回了静谧。
          领内的所有水车都由各村的代表组成的制粉合作社来管理。
          将制粉顺序的决定、分类、计量、装袋同时进行,添上代表拉瓦雷产之证的山谷百合印,和麦商人交涉后交售。尽管合作社还刚刚开始,但渐渐形成了贿赂等不正行为无缝可入的机制。
          「稍微,绕个道好吗?」
          在水车小屋歇息了一阵后,爱德华提议道。「有想给你看的东西」
          沿着河川攀登了一会儿,恩斯特就「哦哦」地扬起了欢声。
          在这个季节里,本还不可能的光景在眼前展开。青青麦穗,正如海的涟漪般摇荡。
          「冬小麦的初次实验在进行当中」
          爱德华走进田里摘起麦穗。它膨胀得结实,子粒也成熟得很好。
          「目前很顺利。照这情况,起雾前就能收获了。以往被雾弄潮的小麦在穗中发芽,淀粉的力度就变弱了。要是这个,就能作为让面包膨胀得好的优质小麦大肆宣传上市了」
          父伯爵只顾定定地注视着儿子自豪地说明时的侧脸。
          随行的佣人们在河畔的草丛上手脚麻利地撑开了帐篷。
          厨师长西蒙为了喜欢甜食的大伯爵,准备了加入桑葚酱和蜂蜜的三文治,为饥肠辘辘的年轻伯爵,则准备了夹了厚切芝士、黑胡椒火腿和芜菁的三文治。
          云朵悠然飘过夏空,在暑气中假寐的景色上投下清凉的影子。
          收拾完毕,做好归路的准备后,恩斯特在道旁跪下,垂下了头。
          「老爸?」
          「我在感谢神明」
          灰发的伯爵眼边溢出发光的东西,站了起来。
          「再一次都好,我想站在这里,看那绿色的山谷。这愿望今天实现了。已经死而无憾了」
          「开玩笑也别用这种话啊!」
          爱德华装作生气地说道。
          「知道了。我订正吧。实在太过高兴,变得想要一直活下去了」
          「那就好」
          父子相视而笑。
          把脚踩上马镫,自力骑上马的时候,恩斯特说道。
          「爱德华」
          「什么」
          父亲凝视山谷遥远处重重南山的那边,那连接外界的山谷出入口。
          「我想去王都」
          「诶?」
          「去王都,拜见国王陛下。爱德华,你会帮忙吧」
          贵族社会当中过往的异端儿,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以强有力的声音,如此宣言了。

          数日后,王宫侍从长纪尧姆那里,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有一封信件不经书记官之手就送来了。
          那上面,是这样写的。

          『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
           及其继嗣爱德华
           谨接受邀请
           赴于王庭召开之
           国王举行之茶会』




          回复
          7楼2017-03-18 02:55
            *注解
            【生涯決して王政には関わるな。】我译成了【一生绝不要插手王政。】
            这句话有其政治意味。恩斯特作为一位人尽皆知的共和主义者,不高兴他插足王政到底有谁呢?
            ————
            父辈是个洪流中叫人唏嘘的悲剧
            以及那信件我猜十有八九肯定是塞尔吉搭手


            回复
            9楼2017-03-18 03:06
              第一次的沙发,看完再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18 05:13
                (微剧透)大伯爵的身体还好的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3-18 07:15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18 08:27
                    從大伯爵的情況看來,妹公主應該也是因為心痛男主不在身邊才會早死⋯這一家子真是一個慘,鍋是否要國王背就讓我們看下去,另外謝謝翻譯,真是好文章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3-18 10:11
                      老爸的婚姻後面應該有不少內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8 12:2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18 12:44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7-03-18 14:37
                            翻译君:我先假装不知道后面的内容,你们尽管猜,猜对了也没奖


                            收起回复
                            18楼2017-03-18 14:52
                              哈哈那个猜中的人就是我啊,看来这最近看铁血伏笔看多了看其他作品都轻松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18 17:58
                                楼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19 10:53
                                  樓主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21 22:50
                                    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25 02:36
                                      感谢


                                      回复
                                      25楼2017-04-05 07:40
                                        又来这招
                                        这两父子真是像啊


                                        回复
                                        26楼2017-07-24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