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模拟战吧 关注:13,747贴子:269,976
  • 15回复贴,共1

重开,梦幻模拟战2-光辉的后继者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几年前就在贴吧开了这个小说贴,但因为投入《帝国之路》的创作而一度陷入停滞。后来又有幸参与《狮子骑士崛起》,此贴也终于沦为了太监。
不久之前此事被Doi吧主提起,恍然发觉竟还有人记得。于是翻开过去的老贴,重新整理并开始续写。
我是一个笨人,文笔并不好,但有对梦战系列的热爱。仅以此贴纪念那陪伴我青春岁月的“梦之兰古利萨”……顺便召唤Doi回归。


第一章 白鹿与黑狼

盛夏时节。
炎炎烈日炙烤着大地。宽阔的大路上,一队队身披铁甲,手持利器的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缓缓前进着。虽然衣衫因为滚烫铠甲的包覆而被汗水浸透,但在每个人的脸上都看不出丝毫的倦怠和疲态。因为在他们头顶,象征着卡尔萨斯王国的飞龙旗正在猎猎作响。
血色的红地,白色的飞龙,它代表着卡尔萨斯军的威严和高贵,以及魔剑战争以来的无败战绩。
不远处的一个高坡上,蔻斯骑在一匹纯白色的独角兽上俯瞰着从卡尔萨斯城方向延伸过来,仿佛一条不停蠕动的黑色大蛇般的军队。
和她的祖先们一样,蔻斯拥有一头闪着银白色光芒的美丽长发。姣好、清丽的面容,修长、匀称的身材,让她丝毫没有辜负卡尔萨斯公主的身份。
不止一个人评价过蔻斯,说她长得极像卡尔萨斯那位开国王后,集美丽和英勇于一身的娜姆殿下。蔻斯自己也曾经和城堡里面那幅巨大的壁画对比过,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和这位祖先有几分神似。不过蔻斯觉得自己更像她那位传奇般的姑姑雪莉,尤其是性格上,率直、坚强、渴望自由,又有些…叛逆。
“多么无聊的战争……”蔻斯低低声音的自语着。她的眼神依旧落在绵延不绝的军队上,思绪却回到了4个月前……
蒂尔迪斯王国的一所皇家别院里。巨大的水晶灯将金碧辉煌的大厅照耀得更加灿烂夺目。悠扬的乐曲声中,一对对衣着华贵的男女们伴随着乐声相拥起舞。
蔻斯独自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中,手里把玩着装着浅浅的殷红色美酒的水晶杯。她正在对自己被强拉来参加这个莫名其妙的派对而表现出强烈的不满。虽然贵为公主,但她根本就没有兴趣参加这种无聊的所谓的上流社交,尤其是这身雍容,不,应该是臃肿的礼服让她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而充斥在空气中的酒精和香水味更是让她几乎窒息。
也许是观察到了蔻斯满脸的阴寒,那些本来想找机会搭讪的贵族公子们只敢躲在远处偷偷向这个方向偷瞟上几眼,却没有人敢触这位出了名的顽劣公主的逆鳞。因为不止一次的实践证明,在这位公主心情不好时搭讪是非常、非常愚蠢的行为!
除了……
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身穿纯白色礼服的年轻男子笑容可掬的缓缓走向了蔻斯。
“好久不见了,蔻斯殿下。”年轻男子以十分优雅的姿态向蔻斯伸出了手。
“您是艾伦殿下吧?真的很久没见了。不过想不到蒂尔迪斯的王子殿下竟然会出席这样一个无聊的聚会。”面对这位卡尔萨斯最大盟国的重要人物,蔻斯还是尽最大努力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不过她只是站起身来,微微行了一个宫廷的问候礼,并没有让对方来吻自己的手。
艾伦尴尬的撤回了手臂,勉强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时间真是一个魔术师。记得上一次见面时你还是个可爱的小姑娘,想不到三年之后它就把你变成了如此美丽的淑女。”
“谢谢您的恭维。不过我更喜欢被人称为合格的战士,而不是弱不禁风的娇小姐。”蔻斯丝毫也没有给这位殿下一点面子。
艾伦对蔻斯的冷淡视若无睹,“哈哈,我就是喜欢你这种倔强的性格。不过你以后也要多学习一些宫廷的交际方法了,否则嫁到我们蒂尔迪斯后会过得比较辛苦哦。”
蔻斯的表情迅速变得冰冷起来,“这并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玩笑,艾伦殿下。别人会对我们之间的关系产生误会。”
“呵呵,这并不是一个玩笑。”艾伦微笑着向蔻斯凑近了两步,低声说:“虽然这还是一个秘密,不过我没想到你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事实上早在一年之前我的父王就向贵国提出了联姻的请求,而不久前我们欣喜的得到了贵国的答复……”
“不可能!”蔻斯后退了一步,差一点就坐到了沙发上。“没有我的同意,父王是不可能随便答应这种事情的!”
“千真万确,亲爱的蔻斯。事实上这个聚会就是专门为我们两个人举行的。虽然被叮嘱暂时隐瞒这个秘密,但我怎么忍心对我可爱的蔻斯殿下撒谎呢。”
“这绝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蔻斯面色苍白,身子微微的颤抖着。
“啊!”酒杯从蔻斯的手中滑落,眼看那件价值不菲的长裙就要遭遇灭顶之灾了。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悄无声息的飘到了蔻斯身边。酒杯被他在空中轻轻的接住,就连溅出的酒滴都不可思议的被收回了杯中。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17 22:25
    “恕我冒犯了,蔻斯殿下。”一个看上去大约30几岁的男人轻轻揽住了蔻斯的腰,将水晶杯放入蔻斯的手中。待她稳住身子后才退后几步,以及其优雅的姿态行了一个问候礼。
    这个男人的个子十分高大,比中等身材的艾伦还要出一头。他的皮肤极为白皙,甚至有一丝苍白之感,留着一头墨色的短发,透过刘海的间隙,可以隐约望见那一双黑色的眼眸里闪着深邃难测的光芒。
    “是……是你!”蔻斯失声叫了出来。
    男人微笑着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想不到殿下还记得我。其实我也没有料到那时救下的小女孩就是殿下您。”
    蔻斯的脸微微一红,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当然记得了。要不是你,两年前我就死在魔族的手上了。可是我还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你就匆匆走掉了。”
    “我不是说过么,如果有缘我们一定还会相见的,那时再告诉你名字也不晚。您看,我们今晚不就又见面了吗?”高个子男人继续微笑道。
    “咳……肯塔罗斯,现在是我在和蔻斯交谈。”艾伦咳嗽了一声,脸上带出了一丝不满。
    “十分抱歉,殿下。”高个子男人对艾伦浅鞠了一躬。“我是因为担心蔻斯殿下,才在情急之下赶来的。而且我负有保护您安全的责任,所以必须随时陪在您的身边。”
    “嗯,是的。”艾伦摆了一下手,“那么现在暂时不需要你陪在这里了……”
    “肯塔罗斯,你叫肯塔罗斯!”蔻斯的叫声打断了艾伦。
    “是的,殿下。我叫艾奇.哈兹.肯塔罗斯,现在是蒂尔迪斯枢密院的书记官,这次聚会就是由我负责所有的筹备工作。”高个子男人又转向了蔻斯一边。
    “你是蒂尔迪斯人?”
    “是的,不过我有一部分东方血统。”
    “血统什么的最无聊了。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上一次救我还来不及感谢,有机会的话到我们卡尔萨斯,我一定好好谢谢你。”
    “不用那么在意,我只是顺便出手罢了,毕竟收拾几个吸血鬼还是很容易的。”
    “肯塔罗斯!”艾伦终于无法忍耐两个人继续愉快的交谈了。“不要忘了你自己的身份,肯塔罗斯。今天这里的主角不应该是你!”
    肯塔罗斯一脸的苦像,“万分抱歉,殿下。是蔻斯殿下询问我才回答的。那么我就失礼了。”说着他朝艾伦和蔻斯分别又鞠了一躬。
    “等一等。”蔻斯突然伸手拦住了肯塔罗斯。“艾伦殿下,打断别人的谈话,是你太失礼了。这就是蒂尔迪斯的宫廷礼仪吗?真是让我失望。肯塔罗斯先生,到外面的花园里继续我们的谈话吧。”
    “这……”肯塔罗斯为难的望向艾伦。
    艾伦咬了一下嘴唇,“肯塔罗斯,你的工作是筹备聚会,而不是在聚会上出风头。我命令你……”
    “刷!”蔻斯的长裙向上飘起。艾伦还来不及对那双修长的美腿惊鸿一瞥,一把闪着寒光的细刺剑就抵在了他咽喉前不到一寸的位置。
    “你,你竟然把武器带到聚会上来……”艾伦有些语无伦次。
    “不要惹我生气。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惹我生气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吗?”蔻斯把剑又向前递了一下,艾伦甚至感觉到了剑锋前端的一股寒意。
    “你,你太失礼了,蔻斯。别忘了这是什么场合。”艾伦终于恢复了一丝冷静。
    蔻斯冷笑了一下,“什么场合?是你太幼稚了吧。告诉你,不论什么场合,即使是睡觉,我们卡尔萨斯的战士也会随时保持警惕。像你反应这么迟钝,如果是在战争时期恐怕早就丢掉性命了。还有,不要随便直呼我的名字!”
    “请冷静,蔻斯殿下!”肯塔罗斯焦急的阻止道。
    “哼!”蔻斯瞧了一眼肯塔罗斯,手腕轻轻一转,将艾伦领口的一枚纽扣挑了下来。“啪嗒”纽扣落地,蔻斯的剑也神奇的消失在她的手里,只有那波浪似的裙摆还在微微飘荡。
    “我只是和艾伦殿下开一个玩笑罢了。”蔻斯面带讥嘲的笑道。“艾伦殿下!关于婚约的事情就当作没有吧,像你这种弱不禁风的男人是不适合做我的夫婿的。至于联姻嘛,如果你们蒂尔迪斯还有像样一点的男人,我也许考虑。”说完,蔻斯对肯塔罗斯轻轻点了一下头,在众人的注目下扬长而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17 22:34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7-03-17 22:53
        我相信有很多像我一样默默潜水支持你们的。。。。。。
        另,狮子骑士完全版再有3年应该能玩上了吧。。。。。。


        老哥什么时候把梦战小说翻译一下呀……


        收起回复
        举报|7楼2017-03-18 00:34
          不想看小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18 01:20
            战争就这样发生了。
            不知道是出于艾伦被羞辱的怒气,还是联姻的失败让蒂尔迪斯丢了面子。总之在蔻斯离开蒂尔迪斯的半个月后,蒂尔迪斯向卡尔萨斯递交了宣战的正式国书。
            对于这场战争,蔻斯的父亲卡尔萨斯王约翰二世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怒气,就连蔻斯预想到的训斥都没有发生。他只是平静的命令蔻斯做这次战争的总指挥,并漂亮的打赢蒂尔迪斯,之后就真的放手不管了。
            蔻斯独自在高坡之上眺望着绵延数里的卡尔萨斯军。战争,为了那么一个无聊的借口,就要动用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又要有不知多少人将在战场上丢掉性命。眼前的一切显得多么残酷和愚蠢。
            微风掠过,蔻斯轻抚了一下额角被吹乱的发丝。这时她无意间看到了坐下的独角兽脚边开着一朵美丽的白花。
            自由盛开的花朵……如果没有军队,这里将是多么安宁和平静……
            “咔!”一只巨大的马蹄将白花踩得粉碎,蔻斯皱着眉回过头去。
            “殿下,您总是这样自己一个人行动,会对我们造成困扰的。”一匹通体乌黑的高头战马上坐着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男子。他的身材略显单薄,一头淡蓝色的长发整齐的向后梳着,两只灰色的眼眸中带着令人难以琢磨的寒芒。
            “雷哈特辅政官,这样不声不响的接近人是很不礼貌的。”蔻斯眯着眼说道。
            叫雷哈特的男人仿佛没有察觉到蔻斯的不满,面无表情的说:“殿下您是这支军队的统帅,应该坐镇在军中。这种侦察的工作还是交给士兵去做吧。”
            “你!”蔻斯一咬牙,“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再说……哼,我只不过是名义上的指挥官,所有的事情还不是都由吉斯将军打理。”
            “您好像有什么误解,其实无论我还是吉斯将军,都把殿下您当成是真正的统帅……”
            “算了。”蔻斯打断了雷哈特的辩解,“到底有什么事情,难道你辛苦找到这里就是为了向我说教吗?”
            “不、不,其实我是来替吉斯将军请您去主持作战会议的。毕竟离国境已经不远了,而且我们得到消息,蒂尔迪斯军也已经在边境布置好了阵势。”
            “好吧。”蔻斯叹了口气,把独角兽的头向后拨去。
            来到山坡下,蔻斯狠狠瞪了一眼她的卫队长罗伊,吓得罗伊赶紧把头缩了缩。和蔻斯从小一起长大,他太了解这位殿下的脾气了。她一定在因为自己任凭雷哈特通过而发怒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18 18:33
              中午是一天之中最炎热难熬的时间,大军暂时在一处靠近河滩的地方扎下了营寨。在如此艰苦的环境里行军,就是训练有素的卡尔萨斯军也有些吃不消了。不少士兵脱下了铠甲,用头盔舀来河水浇到身上。但绝没有人敢下河洗澡,这种行为是不可能被军纪允许的。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在河流下游几里外的地方,那些从各地征召来的雇佣兵早就纷纷跳到了河里。远远的,甚至能听到他们杂乱的喧闹声。
              雷哈特亲自为蔻斯拉开了帐帘,蔻斯撇了一眼雷哈特,一声不响的走进了大帐。
              “呼啦”早已等在帐里的20几位军官同时起立。蔻斯目不斜视,径直走向最里边。
              “殿下,我们已恭候多时了。”一位身穿金色铠甲的老将军对蔻斯行了一个标准的卡尔萨斯军礼。他就是被誉为卡尔萨斯军魂的御前首席将军-吉斯。虽然年过半百,两鬓也开始发白,但他的背却挺得笔直,双眼之中那肃杀之气也未比年轻时逊色几分。
              “抱歉,我到周围巡视了一圈。”蔻斯每次见到这个顽石一样的老头都会不由自主的收敛住脾气。
              “不,您做得很对。只是下一次最好事先把行程知会给我,否则一旦有紧急事件我无法在第一时间联络到您。”
              蔻斯点了点头,“以后我会注意的。”
              “好!那么军议现在开始。”吉斯转身面对一张巨大的地图,“现在我们已经到达了靠近边境的迪特郡,但物资的补给有些迟缓……”
              漫长的军议到了将近傍晚时分才结束。事实正如蔻斯说的那样,吉斯几乎包揽了会议的主持工作。而她这位总指挥官只是象征性的讲了几句而已。“军议结束。”这句话大概是蔻斯嘴里最有建设性的一句话了。不过她并没有对此在意,如果把一场战争交给一个只有16岁的小姑娘,那才是一件真正可怕的事情。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18 18:40
                “请等一等,蔻斯殿下。”当将领们鱼贯离开军帐后,吉斯叫住了也想趁机溜走的蔻斯。
                雷哈特的嘴角微微挑了一下,最后一个走了出去,军帐里面只剩下了蔻斯和吉斯两个人。
                “蔻斯殿下,您对刚才的军议有何感想?”吉斯问道。
                蔻斯稍愣了一下,“非常完美的调度,不愧是吉斯将军,我受教良多。”
                吉斯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是一些最基本的行军调配而已,您如果再努力一点的话,将来指挥这样的部队应该并不困难。毕竟您身体里流着和那位殿下一样的血液。”
                “您是在说雪莉姑姑吗?她可是被称为卡尔萨斯的胜利女神呢!”蔻斯的眼睛一亮。
                吉斯把脸转向了那幅巨大的地图,仿佛是陷入了回忆,“是啊,你真的和她很像,无论是性格还是剑技。也许你不知道,很久以前,她也是个令人头疼的小公主。”
                “真的吗!我还以为她从小就是一个优秀的人物……”
                吉斯转回身来,咳嗽了一声:“话题有些偏了。殿下,开战近在眼前,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向您交代清楚。”
                蔻斯的表情也严肃了下来:“请您说吧。”
                “嗯……”吉斯犹豫了一下,“该怎么说呢。您知道这次开战的目的是什么吗?”
                “目的……不是蒂尔迪斯主动向我们宣战的吗?我猜大概的他们觉得丢了面子,想借此找回来吧。”
                “表面上是这样的。”吉斯顿了顿,继续说:“但实际上其中还有许多复杂的因素。卡尔萨斯和蒂尔迪斯是邻国又是盟国,怎么会因为这样无聊的小事而开战?大陆上的和平持续了太长的时间,利益的划分,领地的分配,政客之间的倾轧,战士们需要更多、更新的军功……太多的人都渴望着一场战争。”
                “利益?为了利益就要发动一场战争!他们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而死掉,多少人会失去家园吗?加收税款,征发农夫,百姓的负担本来就很重了……”蔻斯的语调有些激动。
                吉斯平静的等待蔻斯说完才开口道:“殿下说得不假。但是只有破坏才能带来新生,这个道理我从前也是不懂的,直到我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神。您还年轻,将来也一定会明白的。我想告诉您的是,我们即将进行的是一场计划好了的战争。兵力的配置,对阵的布局,以及预料的战果等等,都已经被控制在了一定范围内。所以您大可不必为这场战争而费太多的心……呃……我是说,您只要借此机会对战争有所了解就足够了,以后一定会有机会……”
                “算了,我明白您的意思了。就是不让我任意行动,以免闹出不必要的乱子来吧!”蔻斯抢着说。
                “不,我的意思是……如果您这么认为的话,我也不否认了。如果您能谅解的话,老臣实在是感激不尽。”
                蔻斯冷笑了一下,“我懂了。那么就不烦劳将军您费神了。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您请便。”吉斯目送蔻斯离开,长叹了一口气,“真是位让人头疼的殿下啊。不过总算说出来了,如果不事先敲打好,她说不准真的会搞出乱子来。果然雷哈特的建议是对的……”
                蔻斯怒气冲冲的走出军帐。这时早就等在外面的罗伊凑了上来,“殿下。父亲……不,将军大人把事情都和您讲了?”
                “讲了。”蔻斯脚下加紧,看也不看罗伊一眼。
                罗伊像跟屁虫一样陪着笑脸,紧随在蔻斯身后,“其实您也不必生气。虽然不是您亲自指挥,您不也落得清闲了吗?”
                蔻斯不说话,继续朝前走。
                “别生气了,关于艾伦殿下的事也是没有办法的呀,本来我们贵族的婚姻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嘭”蔻斯突然转身,一把揪住了罗伊的领子:“你说什么?什么关于艾伦殿下的事?”
                “哎?呀……我好像说了不该说的……”罗伊的嘴角不断抽搐起来。
                “殿下,可不可以当作我什么都没说……”罗伊被蔻斯提得踮起了脚,满脸都是痛苦。
                “快说,否则我把你丢到幽灵森林里!”蔻斯咬着牙说。
                “别,我说!”罗伊的脑袋里立即出现了小时候自己一个人在森林里哭泣的画面,不由得身上打了一个冷战。“我也是偶然听到父亲和雷哈特先生的谈话,才知道你和艾伦殿下的婚事已经定下了。而这场战争实际上就是为了向你展示艾伦殿下的男子气概……”
                “不可能!父王答应过我,十八岁之前是不会把我嫁出去的!”蔻斯叫道。
                “陛下并没有撒谎,所以只是暂时定下婚约,等两年以后再举行婚礼。”罗伊见蔻斯的手有些松动,急忙挣扎着逃到一旁。
                “这算什么!那个艾伦,根本就是一个窝囊废。我怎么可能嫁给他!”蔻斯用力的跺着脚:“我绝不承认,回去之后一定要叫父王解除婚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18 18:45
                  作死挖坟


                  回复
                  举报|12楼2017-04-04 1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