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吧 关注:40,002贴子:1,413,975

【东华凤九】三生三世之红尘诀(帝君小白的甜蜜日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3-16 18:00
    楔子
    1、九重天上,一副灵气横流的瀑布悬天而下,气势滂沱,斜对着瀑布的悬崖边上,飘着漫天漫地的佛铃花,一位紫衣白发的神仙正斜坐在悬崖边一方低矮的石桌旁,对月自斟自酌,他右手端着方白玉杯,杯中盛着君后素手亲酿的桃花酒,膝上横着一本经书,七七八八翻过,瀑布中又是一世金戈铁马,悲欢离合。
    今夜的月色颇不寻常,一阵浮云飘过,莲华境中似有新的景色出现,他凝神看去,只见瀑布中隐隐显出一方浩瀚无际的湖面,湖面上一个红衣少女仗剑而立,风云渐浓,湖面起了无数小漩涡,小漩涡越转越大,慢慢汇成一处巨涡,突然间,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天地变色,一条粗大的蛟龙疾破水面腾空而起,红衣少女惊叫了一声,横刺一剑,蛟龙被激怒,如银钩般的利爪一合,那少女便被抓在了爪中,蛟龙一声清啸,直吼得那方外的山峦都动了一动,随即急向天空排云而起,到半空中一甩,那少女便头朝下直坠而下,鲜血慢慢淹过她额间艳丽的凤尾花,红得刺眼。待紫衣青年再看时,浮云飘过,风清月明。莲华境里似乎从未有过此番景象。
    他想了想,凭空抓出一只笔和一张纸来,写了几个字,投入到妙境莲华镜中,隐隐的雾气散去,这次的景象更是诡异阴森……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3-16 18:04
      2
      二月十七,宜嫁娶,宜动土,不宜远行。讼必败。
      白奕上神今日不太对头,总觉得心惊肉跳。
      “殿下,小殿下她——”
      原来是应在这上面了,白亦揉揉额角,接道:“又闯什么祸了?”
      来报的小仙颇有些犹豫:“剑术先生气吐血了。”
      白亦此生最头疼的一件事就是生了个打遍青丘无敌手的女儿。这位青丘第三辈的小殿下,天生爱打架爱兵器,不喜学堂之术,把他请来的夫子先生揍走了一批批。自己隔三岔五就狠狠打她一次,可是最迟半月后,她又生龙活虎的闯祸了,而且大约是憋了半月颇为烦闷,杀伤力变得更大了。
      看见来禀报的小仙似是还有话说,白亦接道“说吧,除了这个还闯什么祸事了?”
      小仙犹豫道:“是今日课堂上伙同隔壁山头的小灰狼崽子把夫子气哭了。”
      “……”
      “夫子正在收拾东西,说他此生再不入青丘。遥祝狐帝安康。”
      白亦虽是武将,但此生最重文道,言必称文昌帝君,闻及此,立刻站起身来:“且去让夫子止步。请他来大厅看我与他出气。”
      又吩咐左右,“去把小殿下捆来,拿鞭子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3-16 18:04
        仙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16 18:04
          3、
          紫衣银发的仙尊大驾光临青丘狐狸洞时,正看到大厅里上演的一场训子的大戏收尾:上神白奕气呼呼的甩了甩鞭子上的血迹,还要再打,地上躺着一只奄奄一息的九尾小狐狸,赤红色的皮毛一团团粘着血迹,背上腹上皆是鞭痕累累,看似是再打都找不到地方。白亦旁边站着位面色苍白的老夫子夫子脸色苍白,捋着胡须,面带犹豫和怜悯之色。
          东华帝君素来是最有神仙味的尊者,数十万年不变的紫衣银发高贵清华,手中拿书时便是最悠闲的仙,手中拿剑时便是风雷涌动,天地变色。他一入内顿时满室生辉,带着狐狸洞都成了仙境。
          呆了那么半晌,白亦上神嘴巴张得可以吞下一大颗夜明珠,方才反应过来,匆忙跪下道:“小仙白亦,见过帝座。”
          紫衣青年入了上座,随手召了一杯茶,浅斟起来,
          白亦道:“不知帝座仙驾光临青丘所为何事?”
          帝君似是没听见,依旧低头抿着茶。
          一室无声。
          杯中的茶闪着白色的微光,如同千秋暮雪,待到那嫩芽上下起伏了三次。紫衣银发的青年方支颐道:“听说你府上要招一位剑术老师。”停了下,用杯盖推开茶末,道:“你看本座如何?”
          帝君的面容隔着热气腾腾的茶叶看不分明,这下白亦不光嘴巴能吞下夜明珠,连眼珠子都瞪成了夜明珠。谁人不知东华帝君自碧海仓灵化生以来,因为怕麻烦从不收徒,初时天君想
          让太子夜华入其门下也吃了闭门羹。紫衣青年见白亦半晌不答话,掩了杯子,向上座的椅子把手处靠了靠,道:“难不成你在怀疑本座剑术不精?当不起府上的西席?”
          白亦回过神来大呼不敢。他虽是未亲见过帝君他老人家仗剑的英姿,但上古传说中帝君一剑动风雷,天地变色,仗着神兵仓和威服四海八荒,安抚六合众生,登上这天地共主的位置。他亲爹白止亦在帝君手下讨过生活,对帝君人品也许颇有微词,可是对帝君的剑术却极为倾服,敢说帝君剑术不精,他亲爹第一个一剑劈死他。只是……这来府上做西席,他家庙小啊,这尊神太大了啊。
          紫衣青年似才发现白奕还跪着,道:“起来吧,本座来此,想换个身份悟道。”白亦立即领会,再拜起身道:“先生的真身白亦绝不会透露,请帝君放心参道。”幸就幸在帝君他老人家平日久居太晨宫,十几万年不曾出来走动,只留一些挂相供后世神仙膜拜顶礼,是以别说青丘,哪怕九重天的神仙们,除了修仙飞升的和升任上仙上神的,也泰半没见过他老人家真身。

          紫衣神君坐的有些闷了,指了指地上的血迹斑斑小狐狸,道:“这是要腌着吃?”
          白亦干咳了两声,道:“回帝君,此是我小女白凤九。”
          帝君点点头,道:“小妾生的?”
          白亦抖一抖,道:“不是,在下只有一位夫人,膝下唯此一女。”
          东华帝君走过去,把小狐狸拎起,抖了抖,小狐狸似被仙气所感,懵懵懂懂的抬起头,微弱的叫了声,昏了过去,紫衣神君把它塞进怀里,起身离步,路过白亦时道:“本帝君既成了她先生,这小狐狸今后便由我管教,别人不必插手了。”白亦想了想,这个别人似乎也包括自己,方要反驳,又立刻想起对方的身份,于是诺诺称是。待到看帝君仙影离开,忽地慈父心起,生平第一次为凤九担心了一次。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3-16 18:04
            第一章
            我迷迷糊糊的醒来,身上无处不痛,脑子想了半晌,方记起自己被我爹叫了去,捆起来挨了一顿鞭子,然后便昏过去了。可是现在是怎么个情况?我的狐狸原身被人抱在怀中,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在顺着我的毛。我略抬了抬眼睛,没看清抱我之人的脸,只看到一方秀着紫色暗纹的广袖层叠在矮桌上,旁边放着一卷书和一盒伤药,紫色衣襟上皓皓银丝长垂而下,蹭得鼻子痒痒的,我不禁打了个喷嚏。
            抚我的那只手停下来,随即单手把我拎起来,对着我道:“醒了?”
            能不能温柔点对伤患?我愤怒的龇牙。可是当我看到他的脸时,一时间愣了:我从未见过如此清俊仙逸的面容,都说四叔是四海八荒最好看的人,可是眼前之人不止有好看到极致的容颜,更有一种气度,一种我说不出的雍容。即使是看惯美人脸的我也不禁面色红了红,好在我原身皮毛便是赤红之色,倒也显不出来。
            他戳了戳我最深的一道伤口,我一抖,把牙龇得更厉害了一点。
            “醒了便起来上药罢。”
            他把我放在一旁塌上,拿过几案上的药膏,倒出一些在手上,抹遍了我每一道伤口。我有些怔忪,他身上的白檀香很好闻,我一动不动的任他摆弄。
            清凉的药膏抹过,好像疼痛都随之减了三分。我有点累,闭上眼睛,想再睡一会儿,忽然肚子里咕噜噜的声音响起,我一骨碌爬起来,脸不禁又红了红。
            他不知从哪里拿过一个白瓷小碟,里面装着乳酪,放在我面前,道:“肚子饿了?吃吧。”
            我犹豫了一下,没动。我并不认识他,此人是敌是友尚不清楚,我不应吃他给的东西。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摸摸我的头,道:“怕什么?卖了也不值几个钱。”
            真不识货,我是四海八荒唯一一头红色的九尾狐,漂亮可爱极了。不过看看现在自己身上的毛发一坨坨和着伤口和药泥黏在一起,觉得他说的也没错,不知为何我忽然很难过,用爪子按了按眼睛,低头去舔白瓷碟里的乳酪。
            可能是饿太久了,一盘乳酪我几口便舔了干净。随即走到房间的角落趴了下来。四肢百骸像灌了铅一眼,身上还是很痛,我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有人把我抱起来,随即跌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怀抱,白檀香的香味很好闻,那个怀抱很温暖,我低头舔了舔抱起我的那只手,便眼也没睁又睡着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3-16 18:05
              第二章
              青丘的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和着泥土的芳香,一室生馨。我醒来时见自己正和衣躺在房间的床上。
              “你醒了。”父王正坐在对面,看我的眼神里似乎带着点担忧。
              “嗯”,我低头看地,现在听到父王的声音浑身条件反射的疼。
              “夫子留下来了,另外——”他咳嗽了一声,“我为你选了新的剑术先生。”
              我哦了一声,心想等再过上十天等我精神好点再说。
              父王自幼好文,言必称文昌帝君,自我出生后千方百计将我逼入文道,生怕我于剑术一途精进,前后请过四位剑术先生都很有特点,第一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是不会使剑,第二位,诗词歌律无一不精可惜对铁器过敏。第三位强点,手虽有缚鸡之力但是晕血,第四位,好歹算是能绾个剑花可惜先天不足,有个咳血的痨症。
              对于父王这点心思我十分瞧不上。他入他的文昌庙,我拜我的太晨宫。我心中仰慕的乃是上古时代的那位最尊贵的神袛,凭着一仓和剑平定四海八荒,曾经的天地共主,东华帝君。
              我的武艺都是自学成才,靠着无数次打架从实战中习得的。如今打遍青丘无敌手,还能单挑几个天界的纨绔子孙。我觉得自己也挺不容易的。一般新来的剑术先生我都先将其揍服,然后施以恩服,这样剑术课我便可以溜出去打架了。可惜只有剑术课是一对一,对夫子这种学堂的课我却没有办法,总不能当全族同修面揍吧。我那极重文道的父王一定会扒了我的狐狸皮。
              凭着对父王一贯风格的了解,我不对这位新来的先生报多大希望。
              “先生请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推开,进来的人一袭紫衫清贵高华,皓皓银发似青丘冻雪。一袭紫衣白发,颀长的身姿,极致的容貌,好似最神仙的仙。
              父王的眼光亘古不变,此人走得依然是清秀文弱书生一脉相承的路子,唯一的优点是脸是比之前所有人加一起还要好看很多。
              然后我的嘴巴张大了,这张脸,眼熟。
              他走到我眼前,清亮的眼眸里淡漠中带了几分敷衍,道:“从今以后你叫我先生。”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3-16 18:06
                第三章
                新的先生来了三月有余,我的下马威计划始终没实现,出去打架的机会也少了很多。原因很简单:姑姑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青丘白凤九欠着他的上药喂饭恩情,实在没法下手揍他。不仅没有揍他,还得乖乖的跟他上剑术课。
                三个月下来,我终于摸准了新先生的底细:先生擅棋,上课时常和一位天上下来的白衣神君对弈,我则变作小狐狸蜷在他怀里睡觉。先生喜钓鱼,上课时常常坐在池塘边一手捧一卷书,一手垂钓,一坐便是三四个时辰。我则变作小狐狸蜷在他身边晒太阳睡觉;先生爱制陶,上课时经常设计个好看的图样做个花瓶或饭碗,我则变作小狐狸在院子里捉鸟,等他做好了随手赏我一个;先生最最喜欢的还是佛典,上课时经常一手拿着经卷注释,一手有一搭无一搭的给怀里的变成小狐狸的我顺毛。
                而剑这种东西,似乎和他绝缘,我总觉得就是沾上个剑的名都会玷污他老人家仙气。
                这简直比文昌帝君还文昌帝君,
                若不是实在不相信文昌帝君会有兴致来调教我这种顽徒。我快要认为这位先生便是他老人家本尊了。

                剑术课虽然没学过剑术,我倒是很喜欢在他上课时变成小狐狸蜷在他身边或怀里,他身上的白檀香很讨我们狐狸鼻子喜欢。
                只是,最近变狐狸的时候似乎有点多,我忧伤的想。
                夫子告状的仇我还没报,当然并非我宽宏大量,我看过姑姑给的一个话本,讲的是几国争霸的故事,里面的大将默默准备好一起,只盼东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3-16 18:06
                  解释下文章设定,写这文的初衷来自唐七写的下面这个番外,所以时间线上,应该算是前传或者平行,小白现在比枕上书和剧版小,而且没有当初痴恋帝君不得的心伤,更加蠢萌活泼一些。帝君之前不认识小白,也没想和小白发生什么,他就是在看瀑布的时候觉得自己应该下来保护她几年才下来的。他一直到很久之后对小狐狸都没有男女之情(帝君万年老树没那么容易开花)。但慢慢小狐狸会在他心里生根发芽。他待她,逐渐有所不同。就酱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3-16 18:08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3-16 18:09
                      作者最近超迷东凤,热巴的凤九太美了,书版也看了n遍。现在新宠正浓。喜欢东凤的大家多交流~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3-16 18:11
                        很可爱的小狐狸,调皮捣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16 18:42
                          喜欢这个设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16 19:44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03-16 20:57
                              追加,喜欢这文风,轻松,不知道会不会虐?焦虑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6 22:13
                                太喜欢这一对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03-17 09:58
                                  哇哦!养成哎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3-17 11:29
                                    楼主大人我先问问会不会跑出男配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17 17:25
                                      楼主,我其实有点疑惑,在这之前帝君和小白不认识,为什么帝君看了那个瀑布就去青丘保护小白了?


                                      收起回复
                                      19楼2017-03-17 17:26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7-03-17 17:35
                                          第四章
                                          青丘学堂里,夫子在前面絮絮叨叨,我望着手腕上铜铃发呆,这对铜铃是先生刚来时送的见面礼,嘱咐我时刻随身带着,遇到性命相关的危险时摇铃唤他。
                                          当然我觉得他这是书看多了脑袋锈住了,第一白凤九打遍青丘无敌手,我就是危险。第二即使真有危险,他能不能来不说,就算来了,凭他那烹茶煮酒制陶钓鱼的技能包,估计也是我保护他。
                                          不过我现在想得是另一件事,昨日下午剑术课时,先生自己摆了棋谱同自己对弈,我蜷在他怀里方要睡觉,一阵风吹过,把石桌上的拜帖吹起了一角,我眼一撩,上面写的是先生欲约夫子次日酉时一刻在清心湖小船中见面。我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近日辗转反侧求之不得的东风,到了!
                                          我当即不动声色,趁先生不注意悄悄的用爪子将一改成了三。
                                          学堂下课后我留住了灰狼弟弟和花狐狸哥哥。听完我的计划灰狼弟弟哆嗦了下:“会不会太缺德了?”
                                          花狐狸举起大拇指:“论缺德凤九我就服你。”
                                          我的计划很简单,灰狼弟弟变成先生的模样,酉时三刻在清心湖畔接夫子上船,我则变成船家,湖上嘛,偶尔会有点风浪,夜黑风高,掉下去个把人也不好说。我从头推演了一遍,没有错处可循。夫子无论如何也找不上我。
                                          “夫子会赴约吗?”花狐狸哥哥犹豫道。
                                          “一定会,他们文人都喜欢秉烛夜游这个调调。”我胸有成竹。先生那么好看的人下拜帖,我便不信夫子不去。
                                          “可是我道法不熟,变成人形时会露出这个。”灰狼弟弟摇了摇自己的尾巴。
                                          “所以让你变成先生,他一坐就是三四个时辰。”我目光炯炯。
                                          “我该说什么啊?”灰狼弟弟问道,“万一露馅了怎么办?”
                                          若是先生——我打了个喷嚏,道:“你什么都不必说。只对月自酌即可。”
                                          “可是如果夫子去找先生寻仇、或者是找大王对质,降罪先生怎么办?他不是对你有救命之恩?”灰狼弟弟道。
                                          “是喂饭之恩,”我用手中的书敲他头。
                                          “我自然不会牵连他。”我向着花狐狸哥哥计划道:“酉时你便扮作夫子先到清心湖畔——狐狸尾巴记得收好——应先生之约,尽量沿着岸边划,随便听他谈几句你便扮作自己失足落水,再游回来便是。”
                                          花狐狸抚掌道:“真是妙计,如此一来即便夫子找了先生在大王面前对质,以大王的明察秋毫,结论也只会是夫子他自己失足落水。凤九你真乃我们青丘的少绾,女中东华!”
                                          是夜计划进行的十分顺利,酉时一刻,我看着花狐狸哥哥上了先生的小舟,沿着北岸闲闲划远了,我便和灰狼弟弟又撑了艘小舟停在岸边。
                                          灰狼弟弟的扮相并不十分像,先生的清闲高华的气质他固然是半点皆无,先生的皓皓银发他变得也有些泛灰,好在夜色深沉,不仔细看看不太出来。
                                          酉时三刻夫子准时赴约,清心湖甚大,我努力的划了半个时辰方把小舟划到了湖中心。灰狼弟弟举杯邀月,邀月,再邀月,眼神一个劲的往天上撩,夫子见他半晌不语,只举了杯子对月小酌,便走上船头,亦对着月亮长叹一声:“我青丘的月光似雪,想来比九重天别有一番风味。”
                                          天时地利人和,我对准夫子后背猛推了一把,夫子哎呦一声掉入湖中,夫子半侧身摔下去时右手下意识的抓了我胳膊,差点把我带下去。湖面上荡起巨大的波纹和扑腾声,看夫子在水中挣扎沉浮,我想了想,又拿船桨戳了戳他的头,便兴高采烈的摇着小船离开了。
                                          浮云散尽,一轮明月洒在波涛浩淼的湖面上,泛起银鳞点点,我心情甚好,约莫着即使是夫子的水性,没有四五个时辰也游不上岸。不禁对着月色手舞足蹈的跳了一小段。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3-17 18:17
                                            第五章
                                            早上的族学上夫子没来,学堂里甚是混乱,我和花狐狸哥哥座位隔的远,中午下了课我拉他到僻静处:“昨日可还顺利?没让先生看出破绽吧?”
                                            花狐狸骄傲的挺了挺胸膛,“那还用问,我的变化之术可是学堂前三。先生丝毫未起疑。”
                                            我点头道:“你扮的夫子落水后他什么反应?没救你一救?”
                                            “这倒没,”他挠挠头,道:“我跳入湖中后,光顾着自己游了,似乎听到他说开船,大约当时就被吓跑了吧。”
                                            我心里很愁,这么废柴的先生若是没我罩着以后可怎么办。
                                            我方要再问他昨夜先生同他讲什么话了,忽然婢女匆匆来报说先生叫我过去。
                                            我有些踯躅,先生找我,这就奇了。而且她还说,先生补充了,让我变成人形过去。这就更奇了。
                                            于是我保持了人形过去。
                                            推开先生房间的门,他正屈膝靠在窗边的小桌边斜坐着,一手托腮,一只手闲闲的翻着膝头的一本古卷。如瀑的银发垂落,阳光映在他极致容貌的脸上,看得我心里漏跳了一拍。
                                            他听我进来,抬起头,从上到下打量了我一番,最后目光停到我的手腕,道,“我送你的铜铃呢?”
                                            我一愣,明明昨天还挂着手腕上,不晓得什么时候丢了。
                                            他凉凉道:“做计把夫子推下河,你胆子倒是大。”
                                            “啊?”我满脸惊讶,“先生您在说什么?凤九听不明白。”
                                            他没应声,从袖子里摸出一方戒尺,放在桌子上,随即又拿起书,开始悠然的看了起来,眼睛都不看我,道:“先去罚半个时辰的站,然后过来挨板子。”
                                            我站在墙角,脑子反应有些慢,
                                            现在依然还没反应过来青丘混世魔王小凤为什么会乖乖听他的被罚站,是了,先生虽平日里对人十分冷淡敷衍,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度,他说话语气虽悠闲,却似有削金断玉般不可抗拒的力量,让人不自觉的照做。
                                            待会是跑呢还是跑呢,我纠结着。这个先生文弱还小心眼,若是我跑了他追不上我,又像上位先生那样累吐血了怎么办?我目光幽深,暗中握了握拳头。算了,他曾与我有施饭之恩,我还是留下吧。
                                            半个时辰后,他把书放下,摆摆手:“小白过来。”
                                            我不怕死的凑了过去。
                                            他身上的白檀香气很好闻。我总是很想靠近。
                                            还没反应过来,他便按我在膝上,戒尺比量道,“打你十下。”
                                            说罢戒尺兜风而下,隔着裤子依然能感觉到火辣辣的疼。我手指抓紧了他的衣襟,深吸一口气,憋住呼吸,等待挨过这十下。父王打仗的特点是速战速决,平时揍我也延续一贯的风格,如大雨倾盘,因而虽然疼的要死,但咬咬牙,憋几口气这顿打就挨过去了,这是我扛打的不二法门。当然挨完打后的疼那是另外的,不作当时的数。
                                            他文诌诌的打了三下便停手了,道:“你不怕憋死吗?”
                                            我翻了个白眼,大喘了一口气。
                                            身后火辣辣的疼,其实先生娇弱,比父王打的不止轻了多少,可是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委屈,低头闷声道:“少废话,赶紧打完,爷还有别的事忙。”
                                            他停了一下,便当真没废话,一下下揍了下来,不过他似乎并未被我的话激怒,手上并未加重,最后一下又力气不济,落下来还轻了些。我更觉得方才为他考虑没逃开是多么善解人意。
                                            我挣扎着从他身上爬下来,看着地面,小声道:“你是青丘第一个没被我欺负过的先生。我还不让其他人找你麻烦……”他来的当天,虽然还在床上趴着起不来,我便已放出话去,新来的先生我罩着了。本来例行是要先将新来的先生一次性揍服,让他在我剑术课跑出去打架时闭上嘴。但我白凤九乃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之人,虽然他这个剑术老师略废柴了点,爷只能靠自己去跟别人打架在实战中悟,但好歹他当初来时照顾我伤处照顾得很是细心熨帖。我后来方想到,父王这次学聪明了,怕文弱的先生在我手下吃亏,让他出场时便略施恩给我,保得他出入平安。实乃一箭双雕之计。
                                            于是我不仅没给他下马威还趴在这乖乖被他打!——我吸吸鼻子,越想越委屈。
                                            我以为,只有把先生和夫子区别对待方显得我对他的重视和与众不同的心意,可是眼前的人却不领情,还为夫子打我,糟蹋了我小凤的一片报恩的拳拳之心。就如姑姑话本上皇上赏了正宫皇后一朵牡丹,赏了贵妃娘娘一朵自己最爱的木莲,讲究的是这个与那个的心意不同。结果木莲却被不长眼的贵妃献给了不受宠的皇后。
                                            “你真是——”
                                            我抬起头,气愤的握拳,“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嗯?”他一挑眉,道:“看来打轻了” 。顺势又把我捞在了膝头,抄起桌子上的戒尺狠抽了一记,力道比之前大了三分。
                                            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心里委屈极了。
                                            他拉我起来,我不动,恨恨的蹭着他衣襟,鼻涕眼泪使劲往上甩。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婢女的敲门声:“小殿下,今日有堂宴,殿下喊你过去吃饭了。”
                                            我方觉得这个姿势太丢人,麻溜站了起来,收了声,手指按了按眼睛,吸溜一下鼻子回头道:“我马上便来。”看也没看先生,化作小狐狸转身跑开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03-17 18:18
                                              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17 19:01
                                                这里的小白好调皮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17 19:19
                                                  第六章
                                                  来到了大厅,父王他们都已入席了,大约是看我形容有些萎顿,个个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光顾着委屈了,大约眼角还有点红色,头发略有些凌乱。
                                                  我面不改色道:“先生让我在鸡窝里修行,空间狭小,来的时候太匆忙,撞到头了。”
                                                  说罢热切的看着父王,这种没良心又狠心的先生父王赶快打发走吧。
                                                  父王咳嗽了一声,道:“我们本是狐狸,在鸡窝里修行取不忘本之意。先生的教法很是高明。”
                                                  啊?我张大了嘴巴,父王平日不是这种睁着眼睛说瞎话之人啊,我死死的盯着他看,只见他又咳嗽了一下,道:“坐吧”。
                                                  这时方才找我来堂宴的婢女匆匆走过来,手中拿了一个软垫,施施然的放在我的座位上,道:“先生嘱咐的。”怕我不明白,又施施然道:“先生还吩咐,小殿下有伤在身,起坐当心。”
                                                  大家不约而同的“哦”了一声,
                                                  所有的目光又热切而了然的集在我身上。
                                                  我想找块豆腐撞死。
                                                  想着再解释也是越描越黑,我决定还是先坐下。坐下时其实还好,只是最后打的一下还有一点痛,也并不明显,拿坐垫根本是大题小做多此一举。
                                                  小心眼的先生不过是报复我算计他,想当众羞辱我罢了,我在小本本上又记了他一笔。
                                                  我举箸方要吃饭,一阵阴风吹过,夫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闯了进来,“殿下您要为我做主啊,小殿下她顽劣不堪。竟伙同几个顽徒设了陷阱把我扔到了河里。”
                                                  六个时辰,我思索了一下,夫子爬上来的比预想的略慢了一些。
                                                  父王啪的一声拍了桌子,狠狠剜了我一眼,道:“你干的好事!还有谁?”
                                                  我吓得站了起来,后背嗖的冒出了冷汗,父王的鞭子可不是那么好挨的,不会一天之内被揍两次吧?父王虽是个武将,内心其实藏了个文弱的书生,是在小时候生生被爷爷逼上了武将之路,于是一直很羡慕能在学堂写字读书的日子,总觉得文诌诌是件大好事,是以对于文诌诌风格的夫子和先生过于尊师重道,上次不过是当堂顶撞了夫子,便被他用鞭子抽得半死,这次报复夫子把他扔到河里的罪名要是扣实,父王一定会生生扒了我的狐狸皮。
                                                  “夫子一向广结宿怨,青丘学堂内想了解夫子之人如过江之鲫。怎知是便是小凤做的?”
                                                  夫子指了我,手抖了半晌没说出话来,多喘了好几口气,方道:
                                                  “不承认是吧?老身在慌乱之中抓住了这个。”他手中拿的,是先生送给我的铜铃。
                                                  人赃俱在,我面不改色道:
                                                  “这分明是先生之物,怎知不是他为表私情,送给夫子的。”
                                                  大厅里瞬间沉默了,所有望向我的目光都抖了一抖。父王揉了揉青筋暴起的额角,道:“夫子且去休息,我随后定然会给您一个交代。”
                                                  父王定定的看着我。神色阴晴莫定。
                                                  我咬咬牙,“既然夫子都这么说了,那就是我做的吧,此皆是凤九一人所为,与旁人无关。”算爷倒霉,看来今天这顿鞭子是逃不掉了,即是这样,需显得英武些受着方是红狐狸本色。
                                                  咔嚓,父王生生捏碎了一尊玉杯。
                                                  他似乎忍了又忍,许久方道:“一罪不两罚。先生既已经为此惩戒过你了,这次便饶了你罢。回去抄两遍道德经思过。”目光落到软垫上,冷笑一声,又道:“还能坐下,打得太轻。”
                                                  这顿饭吃的意味萧索,
                                                  饭菜是什么我完全没注意到,只想着这样就算过关了?这不是父王平时的风格啊,其实我很想不怕死的问问他,但考虑了一下后果,把话咽了回去,我青丘小凤虽然刚强,但也不会追问着讨打不是。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3-17 20:05
                                                    鸡窝里行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17 20:09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3-17 20:14
                                                        帝君不好得罪,太护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17 20:37
                                                          好好看,调皮的小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9楼2017-03-17 20:56
                                                            写的真好,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3-17 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