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魔之主吧 关注:6,643贴子:3,474
  • 10回复贴,共1

第八话 弗朗达=库洛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机翻+脑补,这话不填上,感觉会成为长期的话题,原占坑的吧友已经超过一个月没发帖了,请不要怪我


回复
1楼2017-03-16 10:02
    有神填坑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3-16 11:15
      强行上位


      回复
      4楼2017-03-16 16:33
        大大我來投幣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3-17 08:54
          终于有第八话了,感谢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18 09:36
            8回「弗朗达=库洛」

            梅雷亚赶紧错开话题。
            像是故意的一样改变话题的话,而弗朗达也好像注意到要保持距离,总算勉强带过了,虽然没有做得很好,还是改变了话题。
            但是,
            “不过实际上,我也是从英雄成为魔王的男人啊。虽然说自己是英雄什么的也有点害羞,但是在说明历史的时候,太客气的话会变得复杂了,决定淡泊地说了。”
            结果,弗朗达又开口了。
            梅雷亚对自己动作迟钝的脑子窝囊不争气的同时,也有感觉弗郎达他最后也会说的样子,注意到了,决定老实地参与他的话题。
            “弗朗达是魔王……吗。只是字面的话,无论如何也不相称。”
            这个中性貌美的文雅温柔的男子是魔王。
            先入为主的印象是很麻烦的东西,至今为止对魔王是更粗糙身姿的想象。
            就这样,梅雷亚对现实和印象的不一致苦恼中,而弗郎达继续叙述着语言。
            “我讨伐某魔王以后,另外的魔王被认定——又杀害了。那是我的依恋。曾经的,留恋。曾问为什么会变成那样的事,老实地说——想要复仇的心情也不少。
            弗郎达简直是把藏在心底的话,到现在才下定决心似的吐出,渐渐地叙说了语言。
            而且梅雷亚听到法郎达关于的留恋的话,不由得吓到了。
            “弗朗达想起留恋了吗?”
            “风化了仅留形式的留恋,而且自己的内心几乎没有任何可惜与遗憾,明白了大家的心情。”
            “想不起来比较好?”
            “没有那样的事。还有,即使那个留恋风化了,也不后悔。这样就好。我生前没有用自己的双手去玷污自己贯彻的矜持。如果留恋风化之前,曾经的仇人到访这个靈多霍爾姆灵山的话,我会出手的。”
            那样的话是见不到的,梅雷亚想到,而另一方面,在靈多霍爾姆灵山山下,因留恋而到来的灵体没有见过,但不能完全否定。
            英灵们都是充满理性的,往<魂的天海>上升的最后的时候,他们也是这样。
            ——如果我没有什么留恋的话,就会变得奇怪了吧?
            稍微自负的气息,还是有点自觉的。
            但是,如果借刚才的弗朗达的话,自己作为英灵们的留恋之器诞生的最初的历史,应该淡泊地叙说吧。
            “但是,”
            突然,梅雷亚的思考被弗郎达的话语打断了。
            弗郎达赤红的瞳孔往梅雷亚相同颜色的瞳孔放出视线。
            两对婉美的赤光就这样,在彼此的瞳孔中摇荡着。
            “作为代替,新的留恋产生了。”
            “那是什么样的?”
            “担心你会在现在的世界被杀。那个把我留在这里。”
            “……”
            挽留着。
            停留着。
            说出这样话语的弗朗达,恐怕已经被<魂的天海>召唤的状态吧。
            梅雷亚察觉到了。
            在靈多霍爾姆灵山的灵体解决了留恋,就会在灵魂的徘徊中解放出来。
            但是,在最后的最后,
            我阻止了弗郎达的解放吗?
            怎样做才好呢。
            怎样做,弗朗达才能放心?
            “——从天龙庫魯帝斯塔听到的话,以此为基准被贴了魔王标签的人们,也已经出现衰退的兆头了。”
            梅雷亚还在苦恼中,弗郎达又推进话题了。
            “衰退……”
            梅雷亚是梅雷亚,这话在庫魯帝斯塔哪里听过。
            那个时候虽然只能理解一星半点,但现在感觉能好好地理解那个意义和理由的心情了。
            “是的,我死的时候就差不多是这样了,以前的,和恶德化身的魔王减少了一样,大部分被狩猎了。”
            “那,作为魔王的力量如果丢弃了,国家会不会就不再追来了?”
            “会怎样呢?因为在他们看来能预见魔王血脉的可能性。而且,事情的顺序有很大的问题。首先国家追求魔王的力量,眼睛充血了一般去追赶他们。所以,魔王们自己也不能毫无防备。如果『真的舍弃了力量的话,他们会放过自己吗?』那样的猜疑与恐惧的心理,让他们很难扔掉力量。”
            确实,在舍弃力量的状态下被追赶是……可怕的。
            大概自己也不会积极的把力量丢弃吧。
            而那样的力量被国家所囚禁,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这样想。
            丢弃武器、舍弃力量,说不定还会把身体解剖,说不定会有这样的事。
            继承力量的继承者,在出生的时候就因遗传而具备的力量的话,能怎么办呢?。
            “那么那个魔王们,是怎么做的?一边迷茫一边拼命乱逃吗?”
            “大半——好象是那样。”
            弗郎达耸耸肩,对此梅雷亚皱了下眉头。
            “魔王在逃跑……吗。已经不明白哪个是魔王了。”
            “真能说。但是,你也有和他们一样被追赶的可能性。”
            “是……这样啊!”
            说起来,就是哪样。
            弗郎达恐惧会出现那样的未来。
            有〈未来石フューナス〉描绘了《魔王》的预测,弗郎达推测出梅雷亚会有和他们一样的状况,在积累的信息上知道了。
            “因此,假如,如果变成那样的话——”
            接下来的瞬间,弗郎达像要破坏静止的水面一般的气势逼近梅雷亚,在双肩上放下了手。
            然后对肩膀用力使劲,使梅雷亚的身体回头正面相对。
            那个状态下,弗郎达说。
            “你,要与那些魔王们协力。”
            只看字面,一定会让其他的英灵们大吃一惊的吧。
            与魔王协力。
            特别是,以前的时代,只知道恶德化身的魔王的英灵的话,“你说什么呢”可能这样责备起弗郎达。
            明明作为英雄来培育的,突然和那个仇敌旧敌的魔王协力什么的。
            但是,
            “他们真的不是恶德的化身,而是没有办法的被魔王这个标签束缚而囚禁,而且希望得到帮助的话。”
            如果是那样的魔王,
            “————乐意相助。”
            当然,
            “我会搞清楚他们一样,他们也会看清楚我的吧。”
            但是,
            “在此之上,他们伸出了求助的手,我就去捉住那只手——”
            那时候我是——


            回复
            8楼2017-03-19 16:18
              要以成为魔王的英雄为目标。

              ◆◆◆


              然后,
              因此,你,
              如果你能够满足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保护他们的。他们也有被称作魔王的力量吧。是的,那时候就和他们互相帮助吧。”
              那样的话一定,弗朗达也会稍微放心了吧。
              “嗯——嗯”
              弗朗达又浮起那个复杂的苦笑,不过,现在的苦笑中好象映出高兴的颜色的样子。
              仰望着天空的弗朗达,用手一边遮挡太阳的光,一边持续着语言。
              “从这里开始是自言自语。为了自己的留恋,为了好好地清算那个,会念出声音整理一下。如果不想听的话,离开座位也可以。”
              弗朗达浮起往常一般笑容的微笑。
              “我明白了。”
              没有离开座位的打算了,梅雷亚那样回应。
              就那样沉默了数秒的时间,那个之后弗朗达小声地叙述语言。
              梅雷亚只是静静地竖起耳朵听着这些话。
              “我被曾经的伙伴们杀死了,是祖国的伙伴。打倒魔王以后,他们为了更加追求我的力量。被称为〈术神〉的我的力量。我的这个特殊力量,在战乱的时代是常有用的东西。”
              〈术神フランダー=クロウの魔眼〉。
              术式一瞬间解明的那个力量。
              有那个准确的理解能力和术式能力相结合,那个人就会在瞬间成为优秀的术师吧。
              “术式在任何时候的世间都具有威胁,可以说是灾难。一个肉体的你也能发挥鬼神般的力量,不过,术式是更简单而强大的攻击,就现象式一般表达着这个世界的道理,确实地在大规模的战争中做贡献。”
              不制作大炮,以更简单的方法来攻击大炮的侧面,确实是术式。
              “在战术上和战略方面,术师都在强大的运用。 対这样的术式带着专门性眼睛的我,对他们来说是垂涎三尺想要的『道具』。——但是”
              弗朗达大大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继续。
              “我拒绝了成为他们的工具。他们,毁灭了完全没有错误的国家,我觉得那很奇怪的。我是为了救济祖国而锻炼术式的力量,为了击退当时在附近的魔王。――不是为了侵略一个完全没有罪过的国家。”
              弗朗达的眼睛很认真。
              “然后梅雷亚,那个时候终于,最初的『某个国家』盯上了英雄“弗郎达=库洛”。注意到了这个人的事。”
              弗朗达是第一个被说成是魔王的英雄。
              同时,弗朗达为了自己的矜持拒绝了祖国的不讲理的命令,
              ――真的是,弗朗达是英雄啊。
              这样确信了。
              弗郎达的生活方式是在战乱时代的突入,在当时,也许是笨拙的生活方式。
              也许是有点天真的思考。
              但如果是作为生物要生存的话,弗朗达那就必须遵循祖国的命令,然后成为那个国家的英雄。
              但是,
              弗朗达=库洛选择了傻瓜一样笔直的道路。
              这条道路是弗朗达=库洛相信的『英雄』的道路。
              “就这样拒绝后,就在不经意间被下毒了。”
              弗朗达自嘲意味地笑著。
              “这又是一个很有效的毒呢。特意选择使用迟效性的毒,也许想要和我交易解毒药的报酬的时间。无论如何,注意到的时候中毒很深了。但我还相信他们是伙伴,所以我很晚才发现自己中毒。不,虽然注意到了,但是我没有相信。在那个时候,我还是相信他们会为了我回头的,非常年轻,并且很天真。”
              尽管如此,
              “即使是在迎来这样凄惨结局的咫尺之前,也不后悔拒绝了那个命令。”
              “――很厉害啊,你。”
              梅雷亚能得到弗朗达的抚养而纯粹地感到骄傲。
              “有对他们没有真正意义上劝导的留恋,和没能注意到毒的留恋,但对能贯彻始终的生活方式没有后悔过。”
              ——毒蔓延到全身,残留的时间几乎没有了,所以最后应该做的事情,急忙进行了。如果我的眼睛被他们夺走,那便是战火的种子。而且,即使是我,果然还是会生气。所以,毒发前登上了这个没什么人靠近的靈多霍爾姆灵山,把眼睛放在了山顶。那个时候的我已经不再是身体刚健的人了,现在也想表扬当时的自己。
              然后,达成了那之后——终于我死了。
              是非常壮烈的死法啊。
              梅雷亚胸前感觉到尖锐的疼痛。
              “然後成為灵魂,继续守护自己的眼睛和其他的英灵们。托你的福,我的眼睛平安地寄宿着在梅雷亚的身体中。我自己也没有孩子。对我来说梅雷亚就像儿子一样的存在。所以,我为梅雷亚能继承眼睛感到高兴。”
              弗郎达高兴的侧脸,烙在梅雷亚的眼里。
              “已经,普遍的英雄不再存在”。或许,原本普遍的英雄也许就不存在吧。但是,至少现在时代的英雄,是比以前更加多样化,细分化了。在哪里的国家的英雄,对敌对的国家来说就是魔王,在这个时代这是经常发生的事。
              所谓英雄――――是什么呢?
              何谓魔王?浮起了这样朴素的疑问,现在才在梅雷亚心中浮现。
              “尽管如此,继承了我眼睛的他,能成为对谁来说的一个英雄就好了,这样想。即使不是大英雄也可以。为了自己的矜持,力所能及地去守护一个人,即使是小小的英雄也————”
              ――我这样就真的能回报你吗?
              把自己培育出来的,对你们——
              “——梅雷亚。回报是已经没有必要的了。你已经给予我们有足够的回报了。
              弗郎达突然停止之前的自言自语,视线确实地移向梅雷亚一边说了那样的话。
              仿佛把梅雷亚的内心都预测了一样的话,最初梅雷亚自己也很震惊,稍稍有点奇妙的理解了。
              那个大概是,弗朗达作為純粹的英灵的关系吧,不可思议地理解了。
              “把我们的留恋切断了,对我们来说是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礼物。虽然你没有注意到,但在这里徘徊的英灵们,从咒缚中逃脱出来都是托你的福。若我们不将你的灵魂过渡到这个世界,看不到你被培育成长后的身姿,我们又会在这片土地上徘徊几百年吧。磨损的留恋流向胸口,只有疼痛留着。”
              “……”
              梅雷亚什么都说不出。
              “所以梅雷亚。从现在开始你,找到你自己想做的事。给予战斗的方法,也给予了生存的方法,守护什么的术也。对英灵来说,我们认为是正确的胸怀的精神也告诉你了。要怎么使用,那要看你了。”
              “我要……”
              梅雷亚想起英灵希望的点点滴滴。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转世后不知下界,只能通过英灵说的故事和偶尔来的天龙不完全的世间话题,价值观被形成。
              通过继承的记忆和人格,在转生的最初形成有一个道德,说到底,也只有那一个而已。
              梅雷亚在这边的世界从出生后,从未有过对世界的冲动。
              梅雷亚能生存下来的感动,靈多霍爾姆灵山的风景是那样的,梅雷亚没有对世界赋予梦想。
              “『那个』是你的课题。没有着急的必要,你有的是时间,在找到那一点之前,首先要先把活下来这件事解决了。所以我对你的是『生存』的使命,为了不被世界击溃。
              弗朗达是这样说的,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那是最后的,梅雷亚和弗朗达的对话结束了。

              (完)


              回复
              9楼2017-03-19 16:19
                哇靠,终于完了,昨天带内子去医院检查后,发现问题不大,之后就去参加表弟的婚礼了,今天才有时间填上。,把前半的润色后,一起重发了。


                收起回复
                10楼2017-03-19 16:22


                  回复
                  11楼2017-03-22 22:31
                    有点小感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5-25 21:35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