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吧 关注:35,769贴子:472,626

【猫鼠短篇】一叶春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么么哒~
我们的目标是甜、甜、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14 21:46
    梗来自这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14 21:47
      后坑居然会甜?!


      收起回复
      3楼2017-03-14 21:57
        又开坑。不过怎么没有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14 22:23
          ☆01.

          说起来,那一日也是这般光景。
          春风和煦,一夜之间吹白了汴梁城内大半的梨花。

          展昭结束巡街的任务,前脚刚踏进府衙大门,便有衙役匆匆来报,是说白玉堂砍了他那院的一方墙角,而后匆匆离去,到现在都没见踪影。

          那一日,展昭跑了大半个汴梁,寻找着那个一言不合就肆意落跑的人。
          最后还是在开封府后院的某株桃花树上窥见那一抹洒脱不羁的白。
          展昭永远记着那日,粉白的桃花团团簇拥着,粗壮的桃枝上卧着一只醉耗子。似乎 察觉到他的到来,醉耗子眯缝起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
          眼中的凛冽被酒气氤氲了大半,展昭仰着头正对上那双恍惚泛着水光的眸子。
          醉耗子抬手晃了晃:“哟,猫儿。”
          靠在膝盖的酒坛子摇晃着滚了下来,连同酒坛子一同掉下来的还有某只醉醺醺的耗子。
          展昭不费吹灰之力地接住了坛子与醉耗子。一股子难以言喻的药草的清香顿时窜入鼻中。
          垂眸扫了眼手中的酒坛子,认出其出自何处,展昭神色颇为复杂地看着怀中人,唤道:“玉堂。”
          “唔。”
          Shen yin着,一双修长的手臂泛着微凉缠上了展昭的脖颈,醉狠的白玉堂甚至无意识地将自己的脑袋埋了过去,蹭了蹭。
          “猫儿、猫儿、猫儿。”
          每一声醉语都仿佛唤在了自己的心尖儿上。
          展昭抱着他的手臂紧了紧。
          怀中那只醉耗子,醉到连那身白皙的肌肤都染上了一层红。
          展昭偏下头,吻着他,喃喃自语道:“玉堂,但愿你醒时不会生气。”

          只是,不生气,又怎么可能呢?


          收起回复
          6楼2017-03-14 22: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14 23:31
              嗷呜~有h的节奏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15 01:54
                诶呀诶呀我跟你讲开坑一时爽,你这是第几个了还有你竟然卡h。。。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15 17:43
                  我想脑补猫猫被打的场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3-16 07:25
                    审核是什么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19 01:17
                      看的好开心哈哈哈哈。楼楼的坑又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19 13:23
                        咳咳咳这是要玩养成系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9 14:21
                          #白玉堂:我可能见到的是一只假猫儿。#
                          #展昭:小白玉堂~酷爱碗里来~#

                          #展男神:玉堂,错过你的曾经,如今统统补回来。可好?#
                          #白小男神:呵呵。#


                          ☆02.

                          白玉堂醒来时,屋内有些幽暗。
                          一时,还没回过神来。不过,床下床板咯着后腰的感觉让他很快明白自己睡在了何处。
                          开封府,猫窝,简陋的床榻上。

                          没有往日里宿醉后的头痛感,想来定是被那人喂了醒酒的汤药。
                          思及此,白玉堂的嘴角不着痕迹地向上翘去。
                          那人总是这般仔细。
                          想到那人白玉堂一时心神激荡,再加上一觉醒来男子特有的那啥啥,登时,一双桃花眸子里漾起了浓浓的春/意。
                          忍不住坐起,唤出那人。
                          “猫儿。”
                          话一出口,白玉堂立马就呆住了。

                          “咳,玉堂,你醒了。”一道烂熟于心的低沉声音传来。
                          “咔咔咔——”白玉堂僵直地转动着脑袋,呆滞的目光从自己的手脚上离开落到了站在门边踯躅不敢上前的人身上。
                          一对上白玉堂投来的目光,展昭忍不住又低咳一声,硬着头皮走到床边,故作镇定地开口道:“你昨日饮了不少酒,可有哪儿不舒服?”

                          两两对视,直到展昭挨不住他眸中的惊诧,先撇开脸才告终。
                          白玉堂怔怔地抬起自己的右手,仿佛陷入噩梦中似的:“猫儿,我这是,怎么了?”
                          一字一顿,白玉堂道。

                          当然这句话的原意却是——
                          为何只是睡了一觉,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一扇子扔下去能砸出四五个红颜知己的白爷爷竟会变成一个短胳膊短腿高不过你大腿的三寸丁了?!

                          昔日俊朗的面容竟也因此缩成了一团,衬着那白白嫩嫩的肌肤,霎时便成了一个白皮包子似的,如今又因为这样的怒瞪而显得更大更水灵的双眸,看在展昭的眼中那真是晴(wan)天(fen)霹(kuo)雳(ai)。
                          在白玉堂的怒瞪下,展大人登时锁紧了眉头,用以表示自己此时万分的苦恼(装的)。
                          其实心里却是偷偷窃喜着,咳。
                          展昭瞥了他一眼,埋头交代道:“公孙先生说府里总闹鼠灾,他泡得那一坛坛药酒哟没个几日便被搬得七七八八,把他给心疼的哟,索性呀就给这酒里添了些料……”
                          展昭这一段学的公孙先生十成十的像,然而唯一听到的人却不会为他赞叹鼓掌。
                          白玉堂阴沉下脸。
                          “你早就知道?”
                          “知道……”但是不晓得药效竟是如此……丧(zao)心(fu)病(mou)狂(mao)。
                          “你知道却不告诉我?”
                          展昭心虚地避开眼。
                          “……”
                          才不想说自己想看看公孙先生这药在白玉堂身上会出现甚么效果,当然这话也绝不能说不出口。否则这开封府衙的财政只怕又要增加了。公孙先生捧着账本又该在自己耳边念叨了。
                          咳!

                          白玉堂的脸当时就黑到了堪比包大人的程度。
                          他咬牙切齿地低吼道:“展、昭!!”
                          展昭连忙安抚他,顺毛之,顺便火上浇油。“玉堂,无论你变成甚么样子,我都不嫌弃你。”
                          “你敢嫌弃白爷爷!仔细爷爷将你这猫窝拆了当柴火烧”
                          攥住小白耗子捶过来的小圈圈,展昭顺势坐到了床边,深情款款道:“玉堂不论你变成甚么样子,我都要你。”
                          白玉堂:“……”手好痒,如何是好?
                          展昭蓦地低低笑了起来。这一笑,直笑到双肩微微抖动,笑道白玉堂浑身发毛,他才继续道:“其实很早就想这般唤你了,如今才正是合适。”
                          “?”
                          展昭长臂一伸,稳当地圈住某耗子小身子,带到怀里,同时凑到他耳边轻轻唤道:“小白玉堂~”
                          登时,白玉堂那小小的身子酥了半边。


                          收起回复
                          17楼2017-03-19 14:32
                            哈哈哈,小白玉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3-19 17:12

                              ☆03.

                              开封府的一日之计便是从一声声的问“早”声中开始的。

                              天蒙蒙亮,衙役们揉着睡眼惺忪的眸子爬起来,扒拉好衣物,耷拉着脑袋跑出屋子洗漱去了。
                              王朝便是其中之一。
                              春日的井水依然冰凉,泼在脸上,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就能清醒了。洗漱之后,王朝一如往日顺着走廊摸去厨房。
                              这个时候,厨房一把好手的王妈早已蒸好松软可口的白面馒头。配着王妈特制的蘸酱一起吃,那香味,那口感,王朝吸溜着口水,脚步跨的更大了些。
                              一个转角,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眼前一亮,王朝唤道:“展大人,早。”
                              开封府的衙役中,赵虎的嗓门数一数二,王朝的嗓门却也不小的。这么一嚷,展昭猛地一顿,回过头去看了他一眼,又快速地扭过头去,支支吾吾地嗯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
                              顺着那方向一路走过去,到头的第二间就是公孙策的屋子。
                              于是,便听王朝乐呵呵地声音缓缓顿了下来:“昨夜睡得好……么?”


                              王朝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直到两只眼通红的跟只兔子似的才放下拳头。
                              刚刚好像看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为甚么会看到展大人眼旁边有两个溜圆的乌迹?!

                              眼眶旁赫然留着溜圆两个乌青拳印的展昭此时已经心无旁骛地到了公孙策的房外。
                              只见他神情严肃地抬起手,“咚咚咚”得叩响了雕花木门。不消片刻,门内的公孙策打开了房门。
                              “谁呀?”
                              公孙先生头一抬,看了过去。
                              “噗——”
                              展昭面色顿时一僵。
                              却见素来端庄的公孙先生也难掩笑意,片刻就笑弯了腰去。公孙先生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抽着气调笑道:“展护卫,你这双眼倒是有趣,活似了那猫熊一样。就是,就是瘦了些,若再圆润些,套上与那猫熊相似的皮毛,也可算咱们开封府一绝了。”
                              展昭:“……”
                              才不想说只不过叫了声“小白玉堂”就被某白皮耗子揍了两拳。偏偏自己还舍不得揍回去……
                              许久没有这般开怀,公孙先生也不顾及展昭那麻木的跟木雕似的脸色,直待自己真的笑够了,才停了下来。
                              此时,展昭已是面色铁青。
                              公孙策瞥了眼他的脸色,蓦地转身向屋内走去。边走边道:“学生昨晚发现窖中的添料的药酒少了一坛。”
                              “……”
                              “听说昨日白少侠将你院中的墙削去一块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
                              “又听说你半夜三更跑去厨房生火煮醒酒汤险些将厨房烧了。”
                              “……”
                              “今日又见你脸的模样……”
                              声音戛然而止,引人猜想。
                              一字一句皆被说中,展昭咬了咬牙,也不作隐瞒道:“公孙先生……”
                              “展护卫,你是想问那药的解药是甚么?”
                              “还请先生不吝赐教。”
                              公孙策灿然一笑。
                              “一叶春。”


                              回复
                              37楼2017-03-25 20:12
                                顶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3-25 20:38
                                  一夜春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3-25 21:04
                                    梗o(≧v≦)o~~好棒~期待后续!


                                    收起回复
                                    40楼2017-03-25 21:33
                                      dd


                                      回复
                                      41楼2017-03-25 22:32
                                        一“叶”春是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3-26 13:26
                                          太丧心病狂了你……


                                          收起回复
                                          43楼2017-03-27 17:47
                                            楼主,敢问你的一叶春还没酿好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3-28 12:48
                                              ☆04.
                                              如果早知今日有这么一遭,白玉堂无论如何都不会去拎那坛劳什子的酒,更不会跨出令自己恨不得剁脚的这一步。
                                              仅仅是这看似平凡的一步。
                                              前脚刚出了展昭房门门槛的白玉堂就与匆匆而来的白云生撞上了。
                                              登时大眼瞪大眼。

                                              三寸丁,圆滚滚白嫩嫩可爱非凡的白云生。
                                              三寸丁,短胳膊短腿同样白嫩嫩看似稚子实则老成的白玉堂。

                                              那一瞬间,白玉堂只觉得有一口气堵在自己的胸口,出也不是进也不是,难受的紧。偏偏自己的两条腿还跟生了根儿似的,无论如何也挪动不得半分。
                                              只得任由白云生这般盯着自己瞧。
                                              脑袋里心里却是将那镌刻下的名为“展昭”的罪魁祸首捏圆搓扁,揉了个稀碎。
                                              瞪了半晌,还是白玉堂先开了口。
                                              “那个云生,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白玉堂原是想这般解释,想着毕竟是自己大哥嫡亲的儿子,聪明的劲儿总是不少的,自己这般说道说道,总能明白过来的。
                                              岂料,白云生已等不及他继续说下去,一把打断了他,颇为欣喜地问道:“你是玉堂叔叔的儿子吗?你和玉堂叔叔长得好像呀!”
                                              “……”
                                              白玉堂默默地磨起了后槽牙。
                                              “我叫白云生,是玉堂叔叔的大哥的儿子,你叫甚么呢?”
                                              “……”
                                              “我今年六岁了,你几岁了?看你这样小小的,还没有我高的样子,应该没有我大吧。不过既然你是我玉堂叔叔的儿子,那咱们俩应该就是,嗯……嗯,是甚么关系?”白云生蓦地掰着嫩白的小手指念念有词道:“爹爹的爹爹是我爷爷,爹爹的娘亲是我奶奶,爹爹的弟弟是我叔叔,爹爹弟弟的媳妇儿是我婶婶,爹爹弟弟的儿子是我……唔,是我……是我甚么来着……”
                                              白云生苦恼地挠了挠头发。
                                              白玉堂:“……”(此处心声:这逗比一定不是我哥儿子,更不是我侄子!)
                                              突然,白云生双眸一亮。他看着白玉堂,那双与白玉堂极为相似的双眸毫不掩饰地露出喜悦的神色。他叫道:“对了,咱们是亲戚吧!爹爹弟弟的儿子,以后你就叫我哥哥吧。”
                                              “……”
                                              “咦?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
                                              “你是在害羞么?”
                                              那一瞬间,白玉堂——

                                              白玉堂忍无可忍,仰天长啸一声。
                                              “展昭!老子跟你没完!”

                                              远在走廊,不知该如何跟白玉堂解释连自己都不晓得的何为“一叶春”的展昭,着实打了一个打喷嚏。
                                              揉了揉鼻头。
                                              展(御前带刀侍卫、开封府护卫兼南侠) 昭喃喃低语:“奇怪,难道受凉了么?啧,可千万不能传染给玉堂才是!”


                                              收起回复
                                              45楼2017-03-31 22:55
                                                展大人……←_←我偷偷告诉你一夜春是个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6楼2017-04-01 00:42
                                                  想看猫带“孩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04-01 12:42
                                                    顶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8楼2017-04-01 14:21
                                                      玻璃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7-04-02 11: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7-04-02 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