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黑吧 关注:78,700贴子:1,035,234

【原创】我的诗里有你的名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就像之前说好了的,又开坑啦~自己好像说了什么开新坑之前要把原来的坑都填上之类的打脸的话……唉唉,那种事情,不重要了

我吟唱过星空与河流,爱情与自由,
也描绘过雨后湿润的树梢,清晨宁静的街角。
倘若没有遇见你,这所有的心事,都只是伏笔。
从此以后,你的名字,是我的诗,
你的一切,在我的字里行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7-03-13 00:07
    这里猫猫,养一只本喵吧,保证很乖❤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7-03-13 00:08
      【碎碎念】
      1.非原著向
      2.如题诗,这是一个“遇见”与“发现心意”的故事
      3.猫猫小百科持续上线,不过有所不同的是——这次看起来可能会比较像语文书【大雾】(*/ω\*)
      4.暂定周更,不过会不会演变成双周更也说不好……
      5.本喵爱泥萌,食用愉快❤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3-13 00:15
        嗯,之前说好了开坑要@米娜桑,可是为什么没有@?
        因为虽然开了坑,但是还没有开更。
        为什么不开更?
        因为……本喵想不要脸地求生快嘛~伦家今天过生日嘛~不给生快就不开更嘛~
        _(:з」∠)_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3-13 00:23
          黄黑喵,,楼主大大,生日快乐!天天开心,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文采飞扬,越来越文思泉涌happy birthday!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13 08:25
            Chapter 1 雨夜

            S城已经很久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雨了。

            其实这里很少下这种冷冰冰的暴雨,不知道会不会和即将入秋有关系,今晚的雨水如同泼墨一般从暗黑的天幕倾泻而下,放肆地冲刷着小城每一个角角落落。加上邻着海,路面上的积水有没过脚踝那么深,入耳的不再是落雨淅沥,而是瀑布一般的奔流,震耳欲聋,世界都在如此的喧嚣着。

            这个时候,要是还出门在外就很辛苦了。

            伞对于这种雨也无可奈何,坏了伞骨的伞更是没有用处。黄濑便把手里那把不中用的雨伞粗暴地折了起来,路经一个垃圾箱时顺手投了进去。

            在这种天气下跑着躲雨似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不论跑到哪里都是雨,无止无息的雨,躲不掉的。而且,离家还有很远,让人又多了一丝绝望,不如慢慢走着,听天由命吧。

            暗夜中——尤其是这种雨夜中,温暖和光亮总显得十分明显,能够立刻攫住人的希冀,于是在黑漆漆的街上唯一亮起的那盏灯立刻吸引了黄濑全部的注意力。是一家店铺,他走近了一些,看到了昏黄的灯光下写在木质门牌上的字:书店。这大概就是店名。

            糟糕的天气里,他突兀地笑了出来——起名的人是个有趣的家伙,这是个俏皮的笑话,没人能真正找到笑点。这店名让他想起奥黛丽·赫本的猫。《蒂凡尼的早餐》里,赫本的猫名字就叫做“猫”,别的多余而浮夸繁琐的昵称都不要,起名字就应当是如此。那么这就是一家叫做“书店”的书店,从名字上他就很喜欢这家店。

            他对这家书店根本毫无印象,这条街他不止一次地走过,早已熟稔于心,怎么会有一家他从没见过的书店?更何况门面看起来还不小。不过转念一想,安安静静的一家书店安安静静地开在小城最繁华的街区上,被包围在人流如织的精品店甜品店奢侈品店之中,被忽略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唯一亮着光的书店意味着“避风港”。

            他没多想,加紧几步走到了店门前,轻轻推开了镶着玻璃的木门——里面看起来干燥又暖和。

            门上的风铃发出脆响,然而立刻就被门外的雨声淹没了。黄濑探了半个身子进来:“您好?”

            没有人应答。

            的确是一家普通的书店,但看起来又并不普通——关键在于其格调。店面属于纵向进深,黄濑站在房间这头,一直到房间那头的全部格局就一览无遗了。店内的装修并不算奢华,却仍属于复古的巴洛克风格,仿佛在推门而入的一瞬间就让人回到了中世纪;家具多采用红木或原木,房屋四周靠墙围绕着一圈高大的立式书柜,中央摆着几张扶手椅和雕花的小圆桌,房间正对面的另一端居然是一只很大的中世纪式壁炉。

            “……您好,有人在吗?”

            “欢迎光临,请进来吧,”店门口右侧的柜台里突然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请您站到里面来把门关上,这样雨就不会飘进来了。”

            黄濑给吓了一大跳,身子都哆嗦了一下。他转向柜台那边,看到柜台里正坐着一个人:“哦天呐。”

            “抱歉,吓到您了。”对方不愠不火地说。

            “不,我才是……没看见你,很抱歉。”

            “别介意,我习惯了。”

            那人放下手中正在读的书,从柜台后面走了出来,站在了灯光下。黄濑这才看清楚他的相貌——然后,不知所措地怔在那里了。

            淡蓝色短发的青年,圆圆的眼睛,皮肤看起来很好,长相并没有特别出众,只能用“清秀”来形容,但他所具有的那种气质却让人为之惊叹。对方还没有自我介绍,黄濑就已经能够认定他就是这家书店的店长了,因为这个人身上有着只有常年与书为伴的人才有的温文尔雅的气质。他穿着一件普鲁士蓝的衬衫,越靠近衬衫的下摆就点缀着越多的银白色光点,就好像穿上了一片星空;深灰色长裤很修身,鞋子就是纯黑色的高帮帆布鞋,简约而且熨帖。看向那双眸子时,那一抹纯粹的蓝就像漾着柔和的波的湖水里沉着星星,清冷与温柔,严谨与随和,种种矛盾的性格都和谐地蕴于其中了。


            ——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那种有种的惊喜,就像一只奔驰在茫茫草原上的鹿,在天圆地方的荒凉里,一仰头发现了北极光。


            收起回复
            6楼2017-03-13 19:14
              青年看见落汤鸡似的黄濑,也稍稍有些讶异,因为他从来没见过有谁在如此狼狈落魄的情况下还能像面前这位一样,举手投足间都体现着他良好的教养,气质高华得如同走错路而误入书店的王子。他取下鹿皮小礼帽的时候,好像金色的阳光霎时间充满了这间屋子,灿烂的、如同碎金子一般,他就好像是看见了名为“Apollo(光辉灿烂)”的光明之神。


              “……进来避避雨吧,”青年说着,把柜台里面的那把木椅子拎了出来,搬到了壁炉旁边,“您可以把外套给我,都湿了。”

              “谢谢。”黄濑礼貌地点了点头,把已经湿得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的Barbour风衣交给了他。

              青年接过那件风衣,却有些惊异地发现,这件风衣的外面虽然湿得滴滴答答地淌水,但衬里却是干的。再抬起头看黄濑时,Opwq的法式衬衫依旧干爽,缎面宝石蓝暗纹的Hermes领结没有沾上一滴雨水,插着银制领撑的衣领也依旧笔挺,袖口上,两枚Simon Carter的珐琅袖扣在昏暗的灯下闪着光芒,款式和手腕上的百达翡丽十分相称。来自萨维尔街Anderson&Sheppard的西裤却没那么好运,湿了裤脚,Corthay家手工定制的皮鞋上也粘上了泥渍。也是因为忌惮这一点,黄濑迟迟没有踩上店内老旧的木地板,衣冠楚楚的贵公子局促地挤在一块落满灰尘的旧地毯上。

              青年看了他一会儿,无所谓地说:“没关系,我会把地板擦一遍的。”

              “给您添麻烦了。”得到首肯,黄濑才敢走进来,站在店内的地板上,“先生是这家店的店长?”

              “是。我叫黑子哲也,您随意怎样称呼。”

              作为店长实在有些年轻了,但他并不意外。

              “我是黄濑凉太,您可以叫我黄濑。非常谢谢您,雨实在太大了。”

              “衬衣都还是干的呢。”

              黄濑知道他会问这样的问题:“我想可能是Barbour的风衣质量比较好,他们家的户外装防水处理一向不错。”

              黑子点了点头,走到了房间那头,把那件叫邦什么的风衣搭在了壁炉旁的木椅上。他完全没听过这乱七八糟的牌子,但他总觉得没听过的牌子才说明是好牌子。

              “请您稍等,我给您拿毛巾来,您先坐在这边等一下。”

              “嗯……”黄濑还有些犹豫,因为他的裤子好像还是有点湿,坐在店内的扶手椅上怕是会弄湿了坐垫。

              黑子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没关系,您总不能一直站着。”

              听见黄濑应了一声,黑子便朝里面走去了。顺着黑子的方向,黄濑才看见有一架原木雕花扶手的旋转楼梯通往上层,之前站在店门口的角度看不见,是因为被书架挡住了。

              黑子去楼上拿了毛巾下来的时候,发现半干的风衣搭在扶手椅上,而金发的贵公子却坐在了那把简陋得有些可耻的木椅上。他正在观察那个壁炉。

              “不是烧木柴的呢……我刚才还以为是在烧木柴,惊讶了好一会儿呢。”

              “红外电暖气而已,做了个壁炉的造型。火对于书店来说太危险了。”黑子拿着毛巾走了过去。

              “说的是。”

              走近壁炉,黑子看到黄濑已经取下了领结和插在后领中的银领撑,同百达翡丽和珐琅袖扣一起整整齐齐地码在小圆桌上。他把衬衫的袖子挽了起来,小臂结实有力,肌肉线条流畅,领口也解开了几颗扣子,露出深邃的锁骨和胸肌来。

              “给您,毛巾。”

              “非常感谢。”贵公子抬起头来冲他灿烂地一笑,火焰闪动跳跃在他耳边的那只银色的耳环上。

              黄濑接过毛巾,迅速地擦干头发上的水,这才缓了口气,总算是没有冰水顺着头发滴进脖子里了。

              黑子走回店门口的柜台:“您想喝点什么?热可可,果汁,还是咖啡?”

              “我……”

              “只不过目前我这里只有薄荷茶。”

              黄濑被噎了一口,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没关系,薄荷茶就好,谢谢您。”

              黑子没再说什么,开始料理茶包,黄濑也安安静静地看着壁炉里仿真的火焰在空气中摇曳晃动。

              过了一会儿,黑子端着一只托盘走了过来,然后把一只茶杯放在了黄濑面前的桌子上:“不知道合不合您的口味,您尝尝看吧。”

              黄濑条件反射地说着谢谢,抬起头来,先是看到了杯子,然后看到了黑子的手。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白皙纤细,骨节分明,光滑的指甲修剪成齐整的圆形,呈现出漂亮的玫瑰粉色,说明健康状态良好。手背上隐约能看到淡淡的蓝色血管,指节部分的血管则偏向紫色,倒是很好看,让人想起了西班牙皇室的贵族。

              黄濑端起那杯胡椒薄荷茶,送到唇边,茶的温暖和清香缠绕上他的手指,充满了他的鼻腔,浸染至肺腑之中,立刻驱散了雨的寒气。

              “当心烫。”黑子将盛着柠檬片和方糖的小碟子放在了桌子上。

              黄濑点了点头算道了谢,却并不打算往杯子里加糖。甜食会让人上瘾,沾上就戒不掉了。

              “还需要什么的话,叫我就好。”

              黑子把托盘放回吧台,然后坐回了门口高大的柜台里,继续读那本没读完的书。

              黄濑看了看手机上的未读简讯,简单地回复了一句“我到家了,不用担心”,然后就关上了手机,塞进风衣的内袋里。他听着窗外的雨,知道今晚是回不去了,因此他索性不再去管时间,从近旁的书架上随手抽了本书来读。

              他拿到的是一本诗集,外国诗的诗集。他翻开内页粗略地浏览了几页,排版看起来很舒服,于是他又翻到目录,自上而下地一列一列搜索着自己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大多是些再为人熟知不过的烂大街的短诗。虽然的确经典,但总是被人拉出来运用到各种各样的说理中去,装模作样地慨叹人生,不免也染上了不少俗气。

              他颇有些失望地翻了两页,然后偶然地一瞥,目光立刻死死地锁在了这一列目录开头的第一首诗上。

              是博尔赫斯的诗,《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他满意地勾起唇角,然后翻到了那一页。

              外国诗中,他尤其偏爱这一首。不似其他浮夸而复杂的词藻,这一首诗的语言十分明了,却又十分深沉而隽永。只要细细品味,那刻骨铭心的爱与憾便十分鲜明地跃然于字里行间了。遣词造句里皆是艺术,明明是深刻沉重的主题,用词却十分的巧,总有一种飞扬感,就好像是站在星空下的山巅吹着夜风。

              他的手指摩挲着页边,米黄色的纸页上是漂亮的圆体字和日语译文,油墨映着壁炉里暖融融的火光。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

              他把书放在膝头,靠在椅背上,闭起眼睛,在脑海中重复着最钟情的诗节。

              过了一会儿,手中的书被人轻轻地抽走了,然后一张针织的薄毯盖了上来。

              黄濑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抹亮丽明快的淡蓝色。

              “抱歉,”黑子的手里还拿着毯子的一角,“我以为您睡着了。”

              “不,谢谢,很暖和呢。”黄濑友好地笑着,接过了那张毯子。

              “果然诗集对您来说有些太无聊了吗?”黑子翻到那本书的封面看了看,又翻回原先的那一页,放在桌子上。

              “嗯?啊,不是不是,”黄濑指了指那首诗,“正相反,我很喜欢呢,尤其是这一首。”

              “是吗。”黑子稍稍怔了一下,然后黄濑在他波澜不惊的双眼中看到了名为“惊喜”的情感,湖水一般地在那双沉着星星的眼眸中流转,湖底璀璨的星空便随着水波漾了起来,“您也喜欢这首诗?您平时也会读诗集吗?”

              “读得不多。”黄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黑子拉过那张搭着风衣的扶手椅,坐在了黄濑对面:“恕我冒昧,能请您为我读一段吗?”

              诗歌是应该被读出来的,他一直坚信这一点。

              “读一段?”黄濑愣了一下,随后就笑了出来,“好啊,想听哪首?就这首可以吗?”

              “当然,我的荣幸。”

              黄濑坐起来拿到了那本书,然后又靠回了椅背上,清了清嗓子。


              收起回复
              7楼2017-03-13 19:17
                猫猫开坑啦!!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13 19:18
                  生日快乐~~我下周一也是破壳日呢w双鱼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13 19:19
                    好气啊度受居然说本喵有人称敏感词,哪里敏感了?!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啊还是博尔赫斯啊还是秘鲁啊?!都这么文艺好青年了哪里敏感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3-13 21:10
                      好气啊,首更就六千多字的大粗长居然发不上来,真枉费本喵一片苦心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3-13 22:24






                        收起回复
                        14楼2017-03-13 22:36
                          啊啊,总算是更上了......请各位慢用!


                          收起回复
                          15楼2017-03-13 22:36
                            猫猫的大粗长,我决定奖励你三个滑稽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13 23:39
                              小百科整理不完了……为什么要自己作死掉书袋啊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7楼2017-03-13 23:59
                                啊啊啊啊,新坑也好棒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14 00:28
                                  【猫猫小百科】
                                  今日主题——安利奢侈品(雾)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7-03-14 00:51
                                    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14 01:54
                                      滴——日常打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14 23:07
                                        生日快乐,亲爱的猫咪。然后,祝福归祝福,至于你又开坑的事,我只能给你一串眼神自己体会只希望你能在不影响自己学习的情况下兼顾好这几篇文。当然也注意身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14 23:38
                                          早起的猫咪有鱼吃~( ̄▽ ̄~)(~ ̄▽ ̄)~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7-03-15 05:38
                                            写得超棒!请喵喵先生一定要加油更!喜欢这样子的二黄和黑子,淡淡的感觉很好。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4楼2017-03-15 13:20
                                              又见大大!依然是见猫滚!好喜欢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15 20:26
                                                天哪好喜欢这一篇……两只的相遇从书店开始,脑补他们各自安静读书的画面……就觉得整颗心都静下来了……感觉黄黑之间,这样的设定真的特别棒!!!(一只幸福地打滚的读者QvQ)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3-16 01:11
                                                  高产的楼主最高!!虽然喜欢这种淡淡的感觉,但是,请楼主告诉我这种BE的预感是我的错觉。。
                                                  话说,前阵子被花魁道中在心上捅的一刀到现在还隐隐作痛,至今不敢看第二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3-16 23:12
                                                    我喜欢水彩那样温柔淡雅的色彩,如诗一般优雅,如画一般美好。大概就是类似于某个晴天的下午手捧一本厚厚的书静静阅读的感觉吧,很喜欢这种文风,让人一看就有一种静下心来的感觉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19 01:43
                                                      前排wwwww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19 16:05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19 21:02
                                                          这种淡淡的黄濑君真是很少见呢,很多文里都把黄濑君写得是个痴漢,但有着贵族出生的黄濑君,我想从骨子里应该都带着一份贵气和冷淡。这样的黑子君和黄濑君真是太美好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23 13:05
                                                            喵啊!你咋还不更咧,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好想看到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7-03-24 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