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攻吧 关注:85,945贴子:1,050,273

【主攻万岁】十一家的睡前小故事by浊酒湿衣(甜,短篇合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合集包含十一的所有小短篇。
都是萌萌哒睡前小短篇,欢迎睡前吃糖,如果你喜欢十一的小故事,那么相信十一的其他文你也会喜欢的。
1.干翻那个狱警
2.宅子
3.我捡到了一只忠犬
4.苏长生
5.细水长流
6.我的师弟有点傻
7.懒兔子和它的邻居
8.拐只外国龙
9.压倒我家竹马
10.乱捡东西是不对的
11.对不起,我有美人恐惧症
12.那个影卫有点奇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08 09:51
    其它小目录:
    ①《狂犬的另类饲养法则》
    甜宠驯服类强强文。
    ②《魔头来吃糖》
    攻把受捡回去好好谈恋爱的互宠甜文。
    ③《这剧本不对!》
    幡然醒悟梗,双重生搞笑文。
    ④《我和许仙抢男人》
    白蛇传青白同人,甜宠顺便解密。
    文都在豆腐app上,欢迎小伙伴来找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8 09:53
        1.
        
        温知行进了监狱。
        因为惹上了富二代,给背了个无须有的罪名,判了十年的有期徒刑。
        温知行想,进监狱就进吧,毕竟虽然他不主动惹人,但也不是好惹的。
        结果他一进去就惹了个神经病狱警。
        说实话,他真不是故意的——他长成这样能怪他吗!
        
        
        2.
        
        陆妄是个狱警,但也是个疯子,惹不得。
        因为你给他一拳,他会揍断你的肋骨插进你的脏器里,然后笑呵呵的蹲在一边问你好玩吗,笑得特别灿烂。
        十足的人给他一尺,他给人一丈,睚眦必报。
        如果只是这样倒还好,听话就行了。
        然而事实上,谁都不知道此刻还乐呵的人会不会下一秒阴沉着脸把你按着揍。
        阴晴不定。
        所以陆妄这片区域的囚犯见着他跟老鼠见到猫似的,乖得不行。
        
        
        3.
        
        温知行来的那天,凑巧给陆妄看见了。那张脸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个小美人,是陆妄喜欢的类型,于是那天他套了个囚犯服,装作温知行的室友,打算尝尝小鲜肉的味儿。
        结果还没动手,脑袋就一阵一阵的痛,他才想起自己忘了吃药。
        温知行看他疼得厉害就帮他叫狱警,当然,没人来。
        毕竟狱警就在那趴着呢。
        陆妄捂着脑袋暗骂自个儿作死。
        
        
        4.
        
        温知行看着他的室友弓着背趴在那打哆嗦,时不时传出一两声闷哼,有点着急,毕竟关乎脑袋。
        叫了几声没人应,温知行啧了一声,觉得这狱警也忒不负责了。
        看对方疼得厉害,温知行把人抱到怀里,给人揉太阳穴——至于为什么是太阳穴,温知行觉得脑袋不就这么一个地方能揉嘛?
        
        
        5.
        
        第二天温知行看到了一身狱警服的陆妄时,是一脸懵逼的。
        
        
        6.
        
        陆妄特喜欢叫温知行宝贝儿,不然就是心肝儿。
        起初每每听到温知行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
        温知行觉着陆妄有皮肤饥渴症,因为他总爱贴上来,晚上也爱往温知行怀里钻。
        但笑起来挺可爱的。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虽然用可爱形容一个一八五左右的汉子不太合适。
        
        
        7.
        
        陆妄所管的囚犯觉得温知行简直是吉祥物一样的存在。
        至少因为他,陆妄已经很久没发过疯了,就是不知道等陆妄吃到温知行的时候,还会不会这么继续好心情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08 09:56
          14.
          
          最近囚犯们觉得自己快被闪瞎了。
          
          
          15.
          
          几个月后,有人给温知行翻了案。
          温知行领着装作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并且辞了职的陆妄去领了个证。
          他决定开个店,他当老板,陆妄当老板娘。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8 09:58
          完了?没了?懵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8 10:10
            好看,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8 10: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08 11:22
                原创文请楼主在贴吧置顶帖登记一下→【原创攻文】本吧原创攻文汇总
                按格式登记后回复本层。
                若已登记,文章完结后请回复本层或@吧主,审核通过加精,望配合吧务工作,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08 13:19
                  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08 17:25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08 19:04
                      萌萌的文,还有一只可耐的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08 22:58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9 20:14
                          2.《宅子》
                            他们被困在这间老宅已经快一周星期了。
                            水和食物什么的早在前天就已经全部吃完。
                            老宅中有一口井,井中有水,但谁也没有去打水喝的欲望——自从发现被困住的第二天在井中捞出了一具尸体之后。
                            “什么鬼地方!啊啊啊不管什么鬼给本大爷滚出来!本大爷一定弄死你!”
                            “闭嘴。”
                            在一个小时前,好友之一还用他干哑的声音如此吼叫着,然后被皱着眉的另一个人呵斥住,但是现在,只剩他和李盺了。
                            在又一次穿过院中大门,然后再一次回到院中后,张青抿了抿嘴唇,眉间也染上了些烦躁。
                            “没用的,说不定只能出去两个人?”
                            李盺扯住还想要再试的张青,笑着摇摇头,之前他们的两位好友的确就是这么穿过去后就没有再回来,所以让他们看到了希望,然而到他们的时候,却并没有发生奇迹。
                            他们依旧被困在这座老宅中。
                            一座名为李家的宅子。
                            忽然,从空中传出一阵扑棱棱的响动——那是属于鸟类受到惊吓后展开翅膀逃离的声音,张青神情一变,抓住旁边李盺的手腕就往屋子里跑,余眼所见的那具被扔在院子角落的白骨果然又慢慢的生了血肉,颤动起来。
                            “啊——”
                            踏进屋子的那一刻,令人头皮发麻的,属于女人的尖叫声在耳边炸开,意味着属于这座鬼宅的异物重新苏醒过来。
                            冰箱被什么东西从里面推开,一块块碎肉掉落在地,然后蠕动着黏在一块——这些场景这几天他们已经见过好几次,然而每次看到,依旧让人没由来的感到恶心。
                            张青此时看也不看那些碎肉,只一门心思的带着李盺往二楼冲。
                            二楼那个唯一的,异物进不来的,安全的房间。
                            他们保命的房间。
                            “救救我!”
                            “呜呜呜,别这样!爸爸……”
                            “饶了我……”
                            越是靠近那个房间,听到的女人的尖叫声就越是清晰,仿佛就在耳边一般。
                            “救我。”
                            这一声轻得像是那女人凑在耳边对他说的一样,张青甚至清晰的感觉到了似是人呼出的气体扑在他的耳上,只是那气阴冷的吓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突然,手上一沉,拉住李盺的手一重,张青被这变化搞得差点没摔在地上,他条件反射的往后看去,就见李盺一脸轻松的看着他。
                            “李盺——”
                            跑起来,别停下。
                            “阿青。”
                            从楼梯口爬上来了一具黑乎乎的东西。
                            “为什么不松开我呢?”
                            那东西有着修长的四肢,以及一颗看起来像是脑袋的头颅。
                            “我们到安全屋再说,先跟我走。”
                            张青急得去扛李盺的身体,然而本来他轻轻松松就能抱起的身体如今却像是有千斤重。
                            “阿青,你明明已经知道了吧?”
                            那黑乎乎的东西明明前一秒还在楼梯口,一眨眼,却是像凭空出现一般前进了不少——它如同畸形的怪物,空洞洞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张青。
                            那只修长的躯干抚摸上了张青的大腿。
                            张青瞬间头皮发麻,脚一蹬,想要将它踹开,然而却毫无意义,那东西像是黏在他的腿上一般,怎么都弄不掉。
                            其实他之前只要扔开李盺,一定就能到达安全屋,现在也同样,只要扔开李盺,到达安全屋,身上的东西就会不见,但是张青却始终抓着李盺的手不放。
                            他不愿意去想那个可能性。
                            李盺太弱了。
                            他必须保护他。
                            黑色的爪子抚上他的胸膛。
                            “阿青。”轻快的声音响起。
                            那双黑色的瞳孔映出站在前面的李盺。
                            “你早就猜出来了的。”
                            他的皮肉开始掉落,然后开始变得漆黑,如同烧焦。
                            “我就是那个怪物啊。”
                            漂亮的躯壳最终变成了这几日的恶魔。
                            那张看不出是嘴巴的黑乎乎的洞咧开来,弯起夸张的弧度。
                            身上蓦然一轻,之前已经趴到张青背上的东西消失不见。
                            因为它,就是他。
                            李盺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从一开始,就是莫名出现在他们记忆里的存在。
                            他是地缚灵,所以,牵着他的张青怎么可能走得出去。
                            你不是要保护我吗?
                            那就留下来——
                            “——陪我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09 21: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09 21:12
                              。加油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09 21:13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09 21:16
                                  喜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3-09 21:27
                                    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09 22:48
                                      萌萌的小短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10 00:50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10 05:32
                                          加油!(≧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10 10:45
                                            昨天就发了,结果发现吞了,这段只有看图,或者大家可以去豆腐上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11 10:08
                                                之后,我又去买了些东西丢给他,而他,却是怎么都没有对我的食物下口。
                                                于是我便失了兴趣,自然也就没了逗弄的心思了,回了车上让司机送我回去。
                                                但之后每晚回家我都能见到他。
                                                他似乎在那生了根。
                                                也许他主子就是在这把他丢了的?我觉得好笑,兴趣便又上来了,理所当然的,也就继续玩起了给他投食的游戏,可惜他从不吃。
                                                有点小遗憾啊。
                                                我没算过这种状况持续了多久,应该还是挺长的时间了……?总之,不知道从哪天开始的,他开始吃我给的食物,他的动作依旧像极了狗,我试过与他交流,但效果不佳,他只会偏着脑袋,用那双空洞的眼神看我。
                                                于是,我们的关系就成了我投食,他便吃。
                                                可惜这状况也没持续多久,他消失过几天,应该是被人看到了,然后被人报警了吧,我没有过于在意,毕竟只是连打发时间都算不上的玩物罢了。
                                                失落肯定还是有一点的,因为像我这种人,关系基本靠钱——基本,所以有些人还是例外的。
                                                事实上,我并没有失落太久,一是无所谓,说到底,也就是玩物而已。
                                                二是,他又出现了,在我经常给他投食的地方,他蜷成一团,缩在角落,身上多了很多伤,身上的衣服也所剩无几,微微睁着那双空洞的眼神,看起来似乎累极了,在看到我后,努力了一会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但还是四肢着地。
                                                ——果然,还是只狗。
                                                或许,我能带他回去……?
                                                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想法,但可笑的是,我认真想了想,还是打算这么做,虽说我的做法过于虚伪,我蹲下身子,像在询问一个人般询问他,问他:
                                                “要跟着我吗?”
                                                我当然知道这问题太过白痴,我也知道他不会有任何表态,毕竟他只是只脑袋不好的狗,而我这么问上一句,也不过是做个样子,不管别人能否看见。
                                                谁让我就是个虚伪的人呢。
                                                想知道他愿不愿意跟我走这倒也很简单,我起身,往‘家’的方向走去,然后冲他招了招手。
                                                他爬在原地看我。
                                                良久,在我又往前走了几步后,他跟了上来,也往这边爬了几步。
                                                哎呀哎呀,果真可笑。
                                                太可笑了。
                                                这绝对不是夸奖,当然,我笑的也不是这只狗就是了。
                                                总之,他这只狗——或者说——他这个人,便是这样被我捡回家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3-11 10:08
                                                后续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3-11 12:06
                                                  突然觉得这种之前爱过别人的受还是被别人调教成狗的受配不上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3-11 19:28
                                                      2.
                                                      
                                                      因为他实在是有些太脏,所以我带他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让他去浴室洗个澡,说完后我就反应过来自己是傻了——他根本听不懂,我说了也没用。
                                                      可事实上是,他居然听懂了。
                                                      他甚至会脱衣服,会放水,也会站立。
                                                      这些事每个人都会,但出现在一只被弄得像只狗的人身上——这就实在有趣了。
                                                      有趣的让人发笑。
                                                      他那身根本不成样的衣服被我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内,既然他会洗澡,那一切都好办。
                                                      男人的确就是杀手。
                                                      身上的伤证明了一切,除开其它伤口不说,小腹处的那显眼的枪伤肯定是我打的就是了。
                                                      他木讷的的任我打量,我有心想要试试他被调教到了哪种程度,便去卧室翻出了枪,在他清洗着身体的时候指住了他的脑袋。
                                                      他应该是知道这是什么的。
                                                      因为在我用枪指住他的那一刻,他立刻往我这边扑了过来,伸出的手分明是想要抢我手里的东西,他的动作很快,我被他一吓,不由的扣下了扳机——恩,但是我忘了拉保险栓。
                                                      多可笑啊,我居然会犯这种错误。
                                                      我闭上了眼,等待着接下来会遭到的反击,良久,久到我都在心里数到了三,还是没有得到任何触碰,更别说疼痛了。
                                                      我睁开了眼,他挨我挨得很近,就在我正前方,枪口只差差不多一厘米的距离就要碰到他的额头了,他空洞洞的眼神看着我,双手无力似的垂在两边——就算我开枪,他也不会有任何反抗。
                                                      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应该只是他的本能反应。
                                                      厉害。
                                                      真厉害啊。
                                                      我气得反手一巴掌甩在男人脸上,扯了扯领口,踏出了浴室。
                                                      我觉得恶心。
                                                      我不是好人,没有什么滥好心——如果有,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倒是经常被人骂你良心被狗吃了,但我自认是个三好市民,我以为我已经看过太多恶心的事,我以为我已经麻木了,我以为我已经能做到不动气了,可事实上,我高估了自己。
                                                      我到底是该有多傻,才会想把这种恶心的玩意儿接回家里?
                                                      这位杀手先生名叫肖成,曾经可让我怕了不长时间,我甚至为了防他请了一个队的雇佣兵——他曾经多么厉害啊,稍微情报网好些的大家族可都知道这人的厉害。
                                                      但现在呢?
                                                      被弄成这副恶心模样,那人怎么不干脆让肖成去死呢?
                                                      好吧,我承认,我是挺敬佩这人的。
                                                      有实力的人总能得到我们这类人的厌恶——以及尊敬。
                                                      但如今的模样,只让我反胃。
                                                      我闭着眼睛思考着,而后又在耳朵捕捉到了浴室门开的那点响动后把眼睛睁开了,他已经恢复成了跪爬的姿态,塌着腰,翘着屁股,把身上练出来的结实肌肉变成了一种诱惑人的手段。
                                                      他爬了过来。
                                                      小心翼翼的、缓慢的、观察着我。
                                                      这一切都在提醒着我,我捡了一件别人不要了的玩物——我不喜欢别人的东西,更何况,是别人不要了的狗,狗这种东西,认主——别人可养不熟有过主人的狗。
                                                      我觉得我之前脑袋肯定是被驴踢了,不然怎么会把这东西捡回来恶心自己?
                                                      算了,扔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3-12 17: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3-12 19:43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3-14 00:35
                                                            3.
                                                            
                                                            我最后还是没有扔了肖成。
                                                            也许是因为他始终被我敬佩过,我觉得不值。
                                                            也许是因为我是个医生——好吧,虽然是业余兴趣爱好。
                                                            也许是因为我心还是不够狠,无法忍受自己成为一个人死亡的原因——他这副模样,活不下去的,也许还会被人糟蹋死,我遇到了他,捡回了他,那么丢弃他的人就成了我。
                                                            我也会成为害死他的其中一员。
                                                            所以最终我还是留下了他——当然,并不会好心到就这样养着他了,不管他现在多像一只狗,但他始终是个人,我会重头开始,教他如何成为一个人。
                                                            当他有一定的生存能力了,那之后桥归桥、路归路,死了也不关我的事了。
                                                            毕竟我已经尽力了。
                                                            “肖成,你该庆幸遇到我的是你。”我揉着他的脑袋,表情应当是十分嘲讽的。
                                                            若是遇到的是其他知道肖成的人,肖成毫无疑问会在第一时间被弄死,我没那么做,是因为来了趣,也不想杀人。
                                                            不过这事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恩,说了肯定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想起我那个好友,我又有些头痛,他对自己在乎的人掌控欲可是挺变态的。
                                                            也许是察觉到我情绪不怎么好,肖成蹭了蹭我的手,明明他是面无表情的,只看他的脸,冷硬的有些让人害怕,但我却在那双空洞洞的眼睛里看出了一丝讨好。
                                                            我大概是懂他为什么跟着我回家的。
                                                            无法抑制的自救本能,他还是不想死——狗在死亡前会有一次自救行为,它会跟着一个人回家,然后看那人会不会让它进门,这种情况下,证明它已经在做最后的挣扎了。
                                                            虽说肖成是个人,但学的倒是像。
                                                            他很乖。
                                                            在他的眼里,我似乎成了他的全部。
                                                            我突然有点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把他调教成一只狗了,实在有点上瘾。
                                                            可这种乖不过是因为人性丢失,虚假而透着人性里挡不住的恶意——让我恶心至极。
                                                            肖成是应该是愿意为那个人心甘情愿做任何事的,可惜那个人不稀罕罢了,或者说。
                                                            可怜。
                                                            可笑。
                                                            就这样一段时间后,我觉得当初那个想法实在有些太耗时间了,虽然的确有效果。
                                                            至少,他现在会穿衣服,不会随时随地都四肢着地了,然后饿了会知道来找我了,虽然有点笨,但是,有效果总是好的。
                                                            只是,有一点,让我真的感到不满意。
                                                            不管怎么教,他都不会同我在同一张桌上吃饭,而是趴在地上等我喂食。
                                                            他很倔。
                                                            我不喜欢太倔的家伙,不好管教是其一,其二则是,他继续这样下去,我该什么时候才能将他赶出去啊?
                                                            “坐上来。”我坐在椅子上,盯着跪在脚下的肖成,用筷子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呜……”他趴在地上,皱着眉,喉咙里发出似犬类的可怜声音,似乎是在害怕,似乎又是觉得委屈。
                                                            可惜我并不是个心软的人。
                                                            我要是个心软的,也不会被人骂良心都给狗吃了——就算我从没害过无辜的人。
                                                            “坐上来。”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表现出不满吧,毕竟温和有礼这张面具已经刻在了脸上,抠不下来,本来只有在我那好友面前能露出点本性,如今倒是多了个人。
                                                            好吧,是狗。
                                                            肖成用脸蹭着我的腿,他在祈求我。
                                                            祈求我什么?求我别让他像个正常人一样吃饭吗?
                                                            我“啪”的放下筷子——好的,我的教养是给狗吃了,这点可以确定了——然后我拽着他的手臂将他拖拽至门口,他似乎明白我想做什么了,抱着我的腿啊啊的叫,听起来可怜极了。
                                                            我想扔了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3-14 19:56
                                                            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3-14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