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峰之足吧 关注:6,926贴子:21,105
  • 32回复贴,共1

WEB 129 龍人族二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今天下午好不容易把物理報告趕完,終於有空了。


至於中間還沒翻譯的130話,我就不接了σ ゚∀ ゚) ゚∀゚)σ


2L正文。


回复
1楼2017-03-07 23:13
    「怎麼回事!?」

     我一瞬間、看向了琦莉和伊妮婭。

    「之後再進行說明。現在必須逃跑ー」
    「就是那樣。我們會阻止他們的腳步、在那期間請趕快逃跑」
    「因為我們並不是戰巫女呢。只是阻止腳步就已經竭盡全力了ー」

     說完後、兩人開始詠唱了法術的祝詞。
     琦莉和伊妮婭、跟露伊希伊妮不一樣只是普通的巫女。因此雖然是在勇者一行裡、也只是擔任著基本的後方支援的工作。

    「聽到有魔劍使、可不能捲起尾巴逃跑啊」
    「就如札恩所說」

     札恩和塞斯塔利尼斯無畏地笑著。

     放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手持與聖劍非常相似的魔劍、胡鬧著的冒險者們。接著是將鬥氣外放、擺好了架式的札恩和塞斯塔利尼斯。
     主要街道上的人們、像是要從對峙的兩方那裡離開一樣逃跑了。
     有些人逃向岔道。有些人逃進附近的房屋、將門口關緊。
     轉眼間、主要街道裡除了我們和胡鬧的冒險者以外全部都跑光了。

     手持像是聖劍的魔劍的冒險者、全部人都穿著高水準的裝備。但是受到魔劍詛咒、雙眼充血地暴走著。

     看起來好像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向魔劍使墮落了的冒險者們、將留在主要街道的我們作為目標、襲擊過來了。

    「這次、你在旁邊看著就好。在這裡保護好女孩子」

     向我說出這句話後、第一個開始行動的、是札恩。
     剛認知到他將腰放低的瞬間、札恩就深入到了冒險者集團之中。

     並不是瞬間移動。因為速度太快、而使得連眼睛也捕捉不到。

     在潛入冒險者集團之中的札恩的腳下、火炎暴散。接著使用了迴旋踢。
     火焰一邊肆虐一邊襲向了冒險者、爆散開來。

     冒險者在札恩的踢技的一擊下炭化、被火焰襲擊的冒險者因為高熱而痛苦的拼命掙扎。
     接著塞斯塔利尼斯逼近了被爆炸的氣浪吹飛的剩餘的冒險者。

     揮下雙手斧。

     塞斯塔利尼斯將打算用魔劍防禦的冒險者、連同武器一起一刀兩斷。

    「那個、可以的話殺生是」

     對毫無顧忌地將冒險者殺死的札恩和塞斯塔利尼斯、琦力倒吸了口氣。

    「沒用的。那些傢伙們的精神早就已經崩壞了。那樣的傢伙也只能殺掉」

     對塞斯塔利尼斯的話、巫女的琦莉和伊妮婭咬緊了嘴唇。

     她們的、不管怎樣也想要去救助墮落成魔劍使的人、作為巫女的這種心情我也是知道的。
     但是、我的想法和塞斯塔利尼斯相同。
     對於非常高位的法術來說、不管是怎樣的詛咒都可以漂亮的淨化掉、的這種事情也是有聽說過的。
     但是琦莉也好伊妮婭也好、確實不會使用那種高位的法術。
     一定、亞姆亞多王國和尤魯提尼多斯的全部的巫女都不會使用吧。

     神殿宗教的總院、是在比魔族之國更加西邊的地方。在那裡有著人族的最高權威、除了巫女長大人和她的側近的最上位的巫女大人們以外並不能使用、即使不是宗教關係者的我也是知道的。

     所以、墮落成魔劍使的冒險者、雖然很值得同情但除了殺掉以外別無他法。

     札恩讓我在旁邊看著的其中一個理由是、因為查覺到了人族相殺的罪過。

     因此札恩和塞斯塔利尼斯用全力戰鬥、像是不讓冒險者轉向我們這邊一樣的進行殲滅。

     札恩的拳擊發出轟鳴。纏繞火焰的一擊、在接觸到冒險者後爆發、一擊擊倒。
     塞斯塔利尼斯用怪力揮舞雙手斧、無視防禦將對手斬裂。

     兩人用壓倒性的威力鎮壓了所有敵人。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兩人認真的戰鬥不過、琦莉和伊妮婭在親眼見到龍人族那壓倒性的攻擊力後、驚訝的忘了呼吸。

     塞斯塔利尼斯的雙手斧一邊描繪出黑色的軌跡一邊將冒險者斬開、直到深入地面才停止。
     札恩抓起最後一位冒險者的衣領、就這樣將他往地面猛砸。
     發生了能讓地面下陷的爆炸、冒險者最終成為了一具焦黑的屍體。

     是場只有一瞬間的戰鬥不過、主要街道的外貌變的非常悽慘。

     作為塞斯塔利尼亞對手的冒險者、被徹底的撕裂、血和肉片四散在主要街道上。然後作為札恩對手的人全部、化為焦炭。

     互相殘殺並不是好事。
     看見札恩和塞斯塔利尼亞戰鬥的慘狀、我的身體感到了刺痛。

     塞斯塔利尼斯、並不會對墮落成魔劍使的冒險者多做確認、使用雙手斧粉碎一般武器無法斬斷的魔劍。

     札恩的火焰是有著可怕的高溫嗎、作為對手的冒險者手持的魔劍全部變得焦黑、腐朽。

     然後在事情平息下來的時候、副都的警備兵終於趕到了現場。

    「你、你們」
    「這是……」

     帶著很好的威勢趕來的警備兵、在看到現場的慘狀後沉默了。

    「看來要變成麻煩事了」

     札恩邊砸嘴邊說著。
     事到如今才這樣說嗎。我稍微感到了驚訝。

    「每次都會被人族的麻煩事牽連、我才不要」

     因為不喜歡、事到如今還在說什麼啊、塞斯塔利尼斯桑。
     哎呀哎呀、兩人快速地跑回了正在唉聲嘆氣的我的旁邊。
     然後就這樣。

    「呀啊」
    「哇」
    「哎呀ー」

     札恩將我抓住、塞斯塔利尼斯將琦莉和伊妮婭抱在兩側、飛快地逃離了現場。

    「喂」
    「等一下」

     警備兵慌慌張張地追了上來不過、人族是不可能跟上龍人族的速度的。
     一瞬間就甩掉了警備兵。

     從主要街道離開、在幾個岔道轉彎、我們在一瞬間、就到達了杳無人煙的小巷子。
     道路兩邊是密集排列的房屋的牆壁。只有周邊的居民會使用的小路。

     然後忽然地、札恩和塞斯塔利尼斯停下了腳步。
     琦莉和伊妮婭、在塞斯塔利尼斯的手臂中昏了過去。

    「喂」
    「高手嗎」

     札恩將我放下、塞斯塔利尼斯將琦莉和伊妮婭放到了我這裡。

     我也從最初就已經察覺到了。

     從冒險者暴亂的時候開始直到現在。對方一直在陰影裡觀察著這邊。

    「你是誰」

     對札恩那銳利的聲音、對方從巷子的深處現出了身姿。

    「齁齁」

     塞斯塔利尼斯抬起了一邊的眉毛、像是深感興趣一樣地看著出現的人物。

    「啊啊」
    「找到ー了」

     應該處於昏厥中的琦莉和伊妮婭慌張地站了起來、我快速地擺好了架式。

     從巷子的深處現身的是、全身穿著黑鎧甲的男人。

    「魔族!?」

     為什麼魔族會在亞姆亞多王國裡、的思考著不過、被塞斯塔利尼斯否定了。

    「不對、這傢伙是人族」

     因為塞斯塔利尼斯的斷言、黑鎧甲的男人身體稍微晃動了。

    「拜託、請抓住那個人」
    「一直在找著那傢伙ー」

     對琦莉和伊妮婭的請求、塞斯塔利尼斯慢慢地架起雙手斧、注視著穿著黑鎧甲的男人。
     但是穿著黑鎧甲的男人無畏的笑著、從腰間將劍拔出。

    「哼。有著不像話的同樣型態的武器呢」

     穿著黑鎧甲的男人取出的是、和冒險者同樣和聖劍非常相似的劍。但是沒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說起來好像和魔劍的氣氛並不一樣。

    「札恩、這傢伙就交給我吧」

     塞斯塔利尼斯在說完之前就往前跨出了一步。
     札恩則相反地往後退了一步。

    「哼。在這個狹小的巷子裡、要用那種愚蠢的武器戰鬥嗎」

     穿著黑鎧甲的男人擺好了架式。

     確實、對於要揮動雙手斧的塞斯塔利尼斯來說、巷子裡太過狹窄了。

     率先進攻的、是穿著黑鎧甲的男人。
     將火焰纏繞在像是聖劍一樣的刀身、陸續向塞斯塔利尼斯放出突刺。

     但是塞斯塔利尼斯、用超巨大雙手斧的斧背防禦突刺、將武器橫架。

     在這麼狹窄的地方如果能揮動的話就揮給我看啊、幾乎就要說出口了、穿著黑鎧甲的男人突進了過來。

    「木造的東西什麼的、跟紙差不多」

     塞斯塔利尼斯露出牙齒笑著、揮動了雙手斧。

     拉出黑色軌跡的尾線。
     然後用著將旁邊房屋的牆壁這類障礙化為無物的速度、猛烈地敲向穿著黑鎧甲的男人。

     穿著黑鎧甲的男人張大了眼睛。

     但是就這樣、上半身和下半身被切斷、崩落到了地面上。

    「只是雜魚呢」

     將附著在刀刃上的血和肉片甩開、一邊將雙手斧放回背上、塞斯塔利尼斯一邊吐出了這句話。

     不是高手嗎……

    「啊ー啊、殺掉了」
    「在巫女面前過度殺生什麼的」

     伊妮婭愣住、琦莉好像有點不滿地嘟噥著。

    「對龍人族來說、不管巫女說了什麼、都是沒用的」

     塞斯塔利尼亞、對琦莉的不滿絲毫沒有介意地回來了。

    「雖然是這樣、但在女孩子面前胡鬧不太對吧」
    「呼呣、有一點道理。抱歉了」

     對於我的追究、塞斯塔利尼斯坦率地向琦莉和伊妮婭低下了頭。
     雖然是個流氓不過、內心很坦率呢。

    「但是這樣一來、又失去了線索」
    「明明好不容易追到副都來了呢ー」

     琦莉和伊妮婭懊惱著。

    「正在追著? 這個穿著黑鎧甲的男人?」
    「是的、這次的事件。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明才好呢……」

     回來了的塞斯塔利尼斯將思考中的琦莉抱了起來。

    「看來是很有趣的話題呢。在別的稍微能放鬆的場所、詳細地聽妳說吧」

     說完後塞斯塔利尼斯也將伊妮婭抱起、無視兩人的抗議離開了小巷子。

    「哇啊、等等」

     好像要被丟下了、我慌張地追在塞斯塔利尼斯的身後。
     然後察覺到了一件事。

    「哎呀? 札恩哪去了」

     即使環視周圍、也沒有札恩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消去身姿了吧。

    「說了吧、是高手」
    「嗯嗯?」
    「艾路尼亞感覺不到呢。後面有一人、在監視著我們。恐怕、從氣息看來是魔族吧」
    「哎哎、完全感覺不到」
    「這真是這真是。作為龍王還差的遠呢」

     對於我的驚訝、塞斯塔利尼亞輕輕一笑。

    「剛剛的男人只是部下。即使抓住了他、也只能取得沒什麼了不起的情報。追擊在那後面操縱的人那邊、才更有意義。在我打倒了剛剛的傢伙之後不久、又有一個氣息慌慌張張地遠離、札恩已經追過去了」

     也就是說、從最初開始塞斯塔利尼斯和札恩就已經將抑制氣息的那個人作為目標了。
     所以塞斯塔利尼斯作為出現在小巷子裡的穿著黑鎧甲的男人的對手、而在他的注意力轉向了那裡的期間、札恩將氣息消去、追上了魔族嗎。

     消去氣息是札恩所擅長的領域。絕對不會被發現、肯定是去追趕魔族了。

     我們快步離開了小巷子。

     說起來、那個穿著黑鎧甲的男人的屍體就那樣丟在那裡好嗎……


    收起回复
    2楼2017-03-07 23:13
      大佬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7-03-07 23:24
        干嘛不接130话说翻译的好好感谢翻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7 23:28
          龙王都是挂B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3-07 23:33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3-07 23:55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08 00: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8 00:3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8 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