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魔之主吧 关注:6,643贴子:3,474
  • 21回复贴,共1

第15话 对那个英雄这个言词没有意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机翻+脑补,估计这个星期六才有时间填上,先占个坑


回复
1楼2017-03-06 09: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6 10:31
      今天才星期一,你莫非真打算周六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06 11:46
        給樓主補充滑稽幣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7-03-06 11:52
          楼主你的滑稽币已到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06 13:47
            嚇得我趕緊投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06 19:1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06 20: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6 20: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6 21:12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7 00:41
                      大大感谢,因为有了你们这个吧又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07 09:5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03-07 23:26
                          滴点润滑油吧,会更舒服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3-07 23:36
                            上完润滑就开始动了,看样子应该塞几颗滑稽币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8 00:48
                              感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3-08 01:20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08 01:38
                                  15回「英雄这个词语,没有意义」

                                  “<白光炮>!”
                                  从梅雷亚张开了的掌心,黑光的炮击被放出了,紧接之后,眼下的ムーゼッグ术式兵们编织了的术式阵中白光的炮击被放出。
                                  黑白色味道浓烈的炮击相互激突的态势。
                                  轨道相同,要穿透的前方是彼此的光。
                                  直击。
                                  互相排挤——然后烟消雾散。
                                  完全的『抵销』。
                                  由复数术式兵所编织的强大的术式炮击,被仅有一人编织的反转术式抵消了。
                                  对ムーゼッグ术式兵团的术师来说,很可能被个事实折断战斗的意志。
                                  “愚,愚蠢……!”
                                  黑光和白光的抵消之前,他们包含着一点点的希望。
                                  也说不定梅雷亚编织的术式是“虚有其表”,这样希望。
                                  只是一个人,就编织出自己的连携术式是不可能的。所以那只是外观相似的脆弱的术式。
                                  是――不存在的。
                                  梅雷亚放出的黑光的炮击,把ムーゼッグ术式兵们的希望也抵消了。
                                  “这个,这样的魔王没有听说过!!“剑帝”不是术师啊!为什么能使用这般的术式!”
                                  他们追赶着的艾鲁玛是有“剑帝”称号的魔王。
                                  “剑帝”是能使用魔剑把术式切开,不过,绝对不是个人编织术式的类型。
                                  运用魔剑和锻炼到极限为止的剑术在战场驰骋的猛者也。
                                  但是眼前的,很明显的是另外的存在。
                                  ——这家伙是魔神。
                                  他们的脑海里想到了同样的话语。

                                  ◆◆◆

                                  面对惊愕的ムーゼッグ术式兵们,梅雷亚发出了声音。
                                  强烈的,很好地回响的声音。
                                  “为何攻击!!”
                                  魔王被盯上的理由能够预见。
                                  也听弗兰说过了,在天龙庫魯帝斯塔也听过世间的话。
                                  但是,自己不去确定的话,真伪是决定不了的。
                                  放弃思考是愚者的行为。
                                  特别是,梅雷亚从未用自己的眼睛亲眼证实过这边世界的形势,自己去思考判断真伪,不得不谨慎。
                                  梅雷亚的赤色瞳孔,“术神佛郎达=库洛的魔眼”一边浮现出术式纹,对眼下的ムーゼッグ术式兵们询问。
                                  “为什么没有警告就用术式炮攻击!”
                                  梅雷亚的声音很好的回响了。
                                  把空气绝妙地摇动起来,很好地通过。
                                  那是〈乐王ユルン=ユーラの声带〉英灵因子的东西,梅雷亚以外的都没有注意到。
                                  面对梅雷亚的声音,黑衣ムーゼッグ术式兵们即使带上面具也明白一样的嘲笑了,回应了。
                                  那是嘲笑,因梅雷亚的反转术式内心被折断,对他们来说是唯一的反击方法。
                                  “因为预料到魔王会在那里。魔王是敌人吗?是——人类的敌人。对那样的敌人需要警告吗?倒不如说需要的是先发制人的一击。”
                                  魔王什么的,先不说了。
                                  魔王就是那样的东西,预料到理解了对手所说的语言。
                                  “……硬要问。那魔王的名字是?”
                                  “〈剑帝〉エルイーザ家的魔王”。
                                  “那个魔王对你们的做了什么吗”
                                  “什么也?”
                                  “——”
                                  他们辩解说。
                                  他们理解了梅雷亚抗议的意思。
                                  有什么想要说的吗?察觉了。
                                  知道那个,故意把梅雷亚戏弄了。
                                  为了支撑刚才那个的术式炮的互相抵消,被折断的自尊心唯一的方法。
                                  “当代的エルイーザ家的末裔,对我们ムーゼッグ王国是什么也没做。以前,说不定在佣兵时代有一次或二次敌对过,那是战争。没办法的事。”
                                  “那为什么……!”
                                  “因为是“魔王”啊,“剑帝”啊。拥有帝号的魔王力量,确实富有魅力。特别是剑帝的力量,再简单易懂不过。——魔剑。把那个魔剑夺走。这样的话,我们ムーゼッグ王国会更强大”。
                                  帝号。梅雷亚不知道意义的话语飞来。
                                  但是,对梅雷亚来说重要的不是那里。
                                  为什么他们要以什么都没做的魔王为目标?
                                  答案是出现了。
                                  出现了―――――
                                  “在那里有些许避忌的感情吗?”
                                  “避忌?要避忌什么呢?”
                                  “这样的跟贼的做法没有任何区别……!”
                                  “对手是魔王当然是被允许的。魔王就是那样的标签。特别是现在的时代。”
                                  像是故意的一样嗤之以鼻,那个的术式兵最后这样附加了。
                                  用最大级别的嘲笑注入了笑容。
                                  我们是『英雄』。为了世间讨伐魔王的――英雄!哈哈!”
                                  ‘——腐烂着。’
                                  与那样的词语一起,梅雷亚感觉背上有寒气跑了出来。
                                  那并不是因恐惧或惊吓感受到的寒气。
                                  是来自难以控制的愤怒的寒气。
                                  魔王的这个系统腐烂了。
                                  以前,还能作为抑制暴君的系统也说不定。
                                  但是,现在把魔王这个标签的当作盾牌,更残忍的人们,为了尽情使用暴力将其道具化。
                                  而眼下的ムーゼッグ术式兵也一样。
                                  他们的话语没有迷惑。
                                  有着当真那样想的人的眼睛。
                                  一边明白那个是卑鄙的做法,但是因为方便就那样一边利用着。
                                  ‘——腐烂着。’
                                  梅雷亚在心中二度重复了。
                                  至少,眼下的这个ムーゼッグ王国的军人,那个肮脏的价值观沾满着全身。
                                  梅雷亚如此判断。
                                  然后做出决断。
                                  现在这个场合,自己是否应该发挥这个以上的力量呢?
                                  如果是施展的话,应该为了什么而施展力量呢?
                                  要帮助眼下脸上浮现出嘲笑的ムーゼッグ术式兵们?
                                  要帮助讨伐空有魔王虚名,无端暴力相向的他们吗?
                                  ——不对。
                                  那我就为援助魔王,发挥我的能力吧。
                                  ——为了什么刻苦钻研积累经验?
                                  是为了回应英灵们的思念。
                                  为了什么学会所有的术式?
                                  为了保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
                                  在那里的人真的是讨伐魔王的『英雄』吗?。
                                  不对。
                                  他们所说的『英雄』跟『魔王』也一样是空虚的标签。
                                  “讨伐魔王的英雄”这个词语,已经,
                                  ——没有意义。


                                  回复
                                  19楼2017-03-08 09:30
                                    在那里,梅雷亚的动作很快平淡下来。
                                    发现梅雷亚沈黙的ムーゼッグ的术式兵们,也慢慢从刚才的惊愕中恢复,冷静的开始组织新的作战方案。
                                    像队长那样的人,对其他的术式兵上作出了指示。
                                    梅雷亚在清数着视野里的术式兵的总数。
                                    “——五十六。”
                                    “有句话要告诉你。”
                                    于是就在旁边,
                                    “悬崖下,悬崖深处的左右,看不见的地方有十人,”
                                    那是第二个到访靈多霍爾姆灵山的少女“艾斯”。若紧紧拥抱就会坏了的那样纤细身体的她,在梅雷亚旁边露面,一边提心吊胆地,清楚的说出了语言。
                                    那银色的瞳孔里不可思议的浮现出术式纹在眼前,就像站在天空的边上一带数过一次一样的确信话语,是以某种魔眼的力量为根据的。梅雷亚注意到了。
                                    所以,梅雷亚对那样的她露出有点吃惊的表情,
                                    “我明白了。能告诉我详细的地方吗?”
                                    “嗯——嗯”
                                    向少女笔直地询问。

                                    ◆◆◆


                                    少女——“艾斯”把周边的景色俯瞰一遍看清了。
                                    “天魔的魔眼”。
                                    被形容为“天上居住的魔物之眼”,那是能够长距离的远视俯瞰。
                                    那样的她把周边的ムーゼッグ术式兵的身姿看得清清楚楚。
                                    “——在悬崖深处的右边三个人。左边有两个人。隐藏在悬崖下面的是五个人。”
                                    “在那边一带有三个人,在左面的那边有两个人。在悬崖下面五个人同样间隔的排列着……呦。”
                                    “明白了。”
                                    艾斯对梅雷亚说了。
                                    艾斯还在吃惊刚才梅雷亚的行动。
                                    可怕的术式能力。
                                    那是离远看见的。
                                    那么庞大的术式,只有一个人,而且还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高速编成者。
                                    ムーゼッグ术式兵的五个人也在编织同样的术式,这已经很吓人了,但他一个人就完成并显现了。
                                    再加上,梅雷亚放出的术式炮与ムーゼッグ白光术式是很相似的术式的这件事情,艾斯也很在意。
                                    “——反转……说过的吧。”
                                    可以猜测。
                                    大概是,看了对方的术式,立刻就构成相似的术式。
                                    也就是说,编入了能够相互抵销结构的术式。
                                    会有那样的事吗?。
                                    “――――好像,有的。”
                                    可怕的使用者。
                                    那样他,又想做什么。
                                    总觉得很期待他,一定是因为自己没有『战斗的力量』吧。
                                    自己有的只是这样把周围偷看的眼睛而已。
                                    只打算依靠他也太没出息了。
                                    所以至少,稍微帮助他的话,不再逃避在谁的面前使用了〈天魔的魔眼〉。
                                    即使是希望……好吗?
                                    希望他能走上帮助自己的道路,——好吗。
                                    (完)


                                    回复
                                    20楼2017-03-08 09:31
                                      感謝翻譯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7-03-08 09: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08 09:40
                                          我认为只有跨越了来自人类自身恐惧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站在颠峰的人。我是这样认为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09 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