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804
  • 21回复贴,共1

63 单手的武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3-06 09:36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6 09:43
      前排圍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06 09:55
        重开一贴,怕不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6 11:03
          6樓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3-06 19:18
            恩...只有標題-.-繼續等


            回复
            7楼2017-03-06 19:52
              默默等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6 20:13
                感谢楼主。给楼主投几个稽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3-06 22:2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6 22:37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07 00:40
                      支持一下~


                      回复
                      13楼2017-03-07 16:19
                         那以时间来讲是极少的一段。铭记于心的雌狼的死斗。在短暂的时间内鲜明地刻在了在场全员的心中。吸口气都会让均衡崩塌,是那种程度的极限状态。所以持续时间充其量也就一两分钟。

                        (哈—。我果然很强啊。看着吧○○○。我――)
                        「……啊」
                         弹开两人的剑,准备转身反击的瞬间,妮卡的体势从膝盖处崩塌了。几乎在不呼吸的状态下持续进行行动的代价,全身的血色开始褪去,渴求空气的肺正暴走着。发出喘息那样的声音,可以说是妮卡领域状态的极限状态溃散而去。
                        「什、么」
                         无论格雷戈尔还是安塞姆都一瞬间呆住了。正是因为与她战斗过的二人,才没能理解这状况。妮卡的奋战其程度犹如神灵附体。
                        「呼呼……可恶、呼、混蛋」
                         终末突然到来。
                        「首级让给你了」
                         安塞姆明白了战斗已结束。格雷戈尔表情严肃地举起了剑。那表情并不是男人对小女子的蔑视,而是充溢着面对劲敌时尊敬的表情。
                        「真是不错的对手。精彩」
                         妮卡绷着脸面对格雷戈尔的赞赏。直到最后都没有放弃。即使想要拼命扭动身体,但缺乏空气的身体拒绝了一切。
                         不知是不是对首级没有兴趣,安塞姆的思绪驰骋于下次的战场。
                        「那么,这样的话即使明天――」


                         救助也同样,突然而至。


                         安塞姆的一只耳朵失去了踪影。最后听到的是犹如死者叹气般的亡者之音。
                        「格雷、戈……」
                         安塞姆打算唤起格雷戈尔注意的言语,连同格雷戈尔的巨剑一起被吹飞了。速、强、重的一击。
                        「这、是什么啊!?」
                         对那一击的破坏力,对理应不存在于此处的对手,除了惊愕别无它有。照理来说不会在此次的战场中出现的,早已是结束了的人。失去了一只手,失去了作为军团长对这个场所的指挥权,即使这样,
                        「精彩的武勇。同为战斗的生还者,对阁下致以敬意」
                         『哭枪』阿纳托尔依然立于战场之上。
                        「为什么!? 『哭枪』的手臂早就被白假面夺走了」
                         细看之下阿纳托尔是单手。单手持着枪。
                        「也就是说……用一只手就击飞了我的巨躯?」
                         估计还不是万全状态。渗出血的绷带与憔悴的青白色证明了这一点。
                        「将狼的幸存者郑重地送回」
                         听到背后妮卡「我、还、能、再战斗」的奄奄一息的话语,阿纳托尔微微笑了笑。见识到了那种程度的武勇,那么练武之人怎能不心潮澎湃。
                        「我在这会会这两个未熟者」
                         长枪呼啸。明明失去一只手没多久,枪却没有丝毫的缓慢与多余的动摇。单单随意挥动几下就能看出眼前对手的级别。
                        (可恶。包围稀疏招来了恶果吗)
                         安塞姆后悔了。应该在突击的阶段缩小包围,或是转为警戒背后的阵型。那样做的话就不会让出现闯入者这样的事发生,也就能完美地杀死妮卡。然而那早已无法实现。
                        「格雷戈尔……两人一起杀了他」
                        「我知道」
                         两人都明白,这个看上去遍体鳞伤的男人比起他们两人还要强。对峙下就能理解。刚才的妮卡太过超常了。和本人的力量相比,状态好到了极点。并且那防御特化的剑术对两人来说也是第一次见到。因而苦战。然而――
                        「不够」
                         阿纳托尔是不同的。因为『白假面』威廉・利维乌斯妥善地处理掉了,所以才没在这场战斗中引人注目,原本『哭枪』就是在七王国中也有着名气的用枪的名手。能阻止他仅是因为威廉的厉害,能夺取他的手仅是因为『白假面』的卓越。
                        「哦!?」
                         毫无预备动作的长枪朝着两人接连袭去。两人勉强能对那做出反应并一一挡下。然而那已经是极限了。阿纳托尔则明显是试一试的程度,动作上还留有余裕。
                         差距明显。
                        「未熟」
                         那一句话是足以激怒年轻的两人的言语。面对阿纳托尔的漂浮着尸臭的『枪』,『黑炎』炸裂、『巨岩』轰鸣。如果两人加起来还是输的话,那就是说合两人之力也无法企及威廉。
                        「还是未熟」
                         死者的叹息纷纷而至,碰撞上年青一代的才华。


                             ○


                         以全体来看,战场维持着胶着的状态。虽然一部分持续着白热化的战斗,但全体上缺乏士气,行动迟钝。然而即使这样战况还是一成不变地缓缓向着攻击方的尼迪卢克斯倾斜。不过要是问到基层的士兵们有没有察觉到这微妙之处,答案是NO。


                         位于山岳地带中央的激战落下了帷幕。
                        「哈! 要逃吗,白假面!?」
                         沃夫朝着远去的背影怒吼到。回过头的威廉脸上浮现出了微笑。
                        「恭喜你,野狗。这次是你的胜利。自豪吧」
                         表面恭维内心瞧不起就是指这样的事。沃夫的眉头紧蹙。
                         胜利的是沃夫,进攻的那一方。一次又一次地承受接连不断的顽强攻击,阿尔卡迪亚那一方的阵型渐渐崩坏了。不给于其机会重整的沃夫将其蹂躏殆尽,不带痕迹地吹飞阵势。所以胜利的是沃夫。
                        「……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吧? 留有你们能赢的可能性的最后的据点不就是这儿吗!? 这就结束了!? 你就这点程度吗!」
                         对沃夫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初次的同世代的劲敌。自己认同的对手,可万万没想到是此般江郎才尽的人物。失望化成火焰点燃了沃夫的愤怒。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位于劣势的威廉他们阿尔卡迪亚军获胜的关键是己方阵地不被闯入。特别是中央这个必须要镇守的重要地点。以此处为诱饵来讨伐妮卡虽不是不能理解,但结局由于连那边都没想到的增援的缘故从而没有酿成大事。镇守住中央,妮卡没死,阿纳托尔“复活”。
                         风,吹向了沃夫他们。
                        「今天的我赢不了你们。这样的事一清二楚」
                         恐怕已是无计可施。阿尔卡迪亚不可能获胜。
                        「但是――」
                         落日的余晖遮住了威廉的表情。
                        「我会赢下战争」
                         留下胜利宣言的威廉离开了此处。这姿态无法与败者联系在一起,沃夫更加困惑了。威廉承认了自己的弱却依然觉得能赢。
                        「……总之还有干劲就最好了」
                         沃夫把刚才为止的怒气抛在了脑后,胸中满怀着期待。自己那方的综合力只是高了一点点。无法断定绝对能赢。会有什么突然跑出来呢?会使用怎样的手段呢?各式各样的事在头脑中回绕——
                        「哈哈。真好啊」
                         想着想着,沃夫就笑了。在头脑中编构成众多的策略,再将其用别的策略击溃,头脑中所剩的策略为零。也就是沃夫想不出能将这状况翻转过来的逆转的一招。
                        「真的有胜策吗……就让我见识见识吧」


                             ○


                        「这就是『哭枪』吗」
                         虽然还不及遍体鳞伤的程度,但安塞姆与格雷戈尔两人已是伤痕累累。以两名猛者为对手,始终保持着优势的阿纳托尔果然是个怪物。这结果间接证明了能阻止他的威廉也同样优秀。
                        「没有近身战了。不可能再进行了」
                         战斗要有得胜的可能。虽然被今天的对手带入了近身战这一他擅长的舞台上,但明天开始就不该这么做了。为了胜利丢掉自尊,始终保持留有距离的战斗。不这么做就无法阻止他。阿纳托尔就是那样的对手。
                        「变成费劲的战斗了啊」
                        「是啊,我回一次阵地。格雷戈尔你加紧阵地的重建」
                        「领会于心」
                         明天开始,阿纳托尔将回到战场起舞。今天使得妮卡不能继续战斗真是太好了,如果让他们两人协力的话,那攻击力是不可估量的。
                         战场陷入了艰难的局面。


                        收起回复
                        14楼2017-03-07 16:55
                          這威廉也太猛了= =都豬對友還打算贏這場戰爭-.-.....


                          回复
                          15楼2017-03-07 17:50
                            让人头让出事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7 19:24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07 20:56
                                翻了!辛苦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3-07 21:24
                                  辛苦了~想說剛一波大爆發後怎麼突然都沒反應了呢,加油加油~


                                  回复
                                  19楼2017-03-07 22:25

                                    @yao07181010 使用挽尊卡

                                    挽回他的尊严!

                                    效果:业之塔吧经验+1



                                    回复
                                    20楼2017-04-18 2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