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899贴子:2,077
  • 19回复贴,共1

【第六章】生命之春(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霸道总裁爱德华(笑)


爆肝三连,看这话之前请确认第五章后三话有没有漏看……
我个人觉得第六章是本篇的前后两部分的分水岭,过了这章后推荐文终于看上去不像虚假宣传(?)了,所以这章译得差不多后我是不是该认真外交一下,毕竟开坑还是为卖安利……(不过就是懒


甘菊茶


回复
1楼2017-03-05 20:07
    见习园丁提姆从一大早开始,就一直占据在领馆最高的树上。
    就算师傅再怎么怒叱、再怎么叫嚷道「去干活!」,他也没有爬下来的意思。
    中午时从厨房运来了黑麦三文治和麦芽酒,他躲过师傅和户外工作的同伴们的眼睛抢了过来,又赶紧爬上树干。喝下肚子的麦芽酒不用说,当然是作为养分淋足在枝叶上面了。
    在他13年间的人生当中——实际上提姆还未满13岁,是拉瓦雷家的佣人中最年轻的——能完成这么光荣的任务的机会迄今为止一次都没有过。
    (我才不是在偷懒。是为了大少爷)
    自从大少爷来到这个屋邸开始,提姆就不再觉得早起是痛苦了。
    趁天色还暗的时候从家畜小屋二楼的稻草床上爬出来,在大少爷房间的正下面不安分地晃悠等着。当然不会是每天,不过在温暖季节的黎明时分,大少爷大都会出来阳台。
    一把手指放进嘴里模仿鸟叫,大少爷就会突然探出脸来,说着「嗨,提姆」向他挥手。
    偶尔他会翻过阳台的边缘,沿着导水管轻松地爬下来。两人钻进家畜小屋那温暖的稻草里,大少爷便会从口袋里变魔法一样掏出饼干和砂糖点心一起吃,一边给他讲他从未见过的南方港镇的故事。
    让他欢欣雀跃的秘密片刻。要是被师傅知道了,一定会被骂惨了的。
    『那位大人,是这个官邸的当主大人嘞。你这种人,别说要他搭话了,连踩他影子也不许』会这么说。
    不过,要是说起这个,大少爷就一定会笑着摇头。
    「人并没有贵贱之分。只有担当任务的区别。而那也是,在往后的历史中要变多少都有可能」
    这样热情洋溢地说话时的大少爷,他觉得是比讲坛的神父大人还厉害的人。
    如果能看到大少爷的笑容,无论什么事他都打算去做。所以,他绝对不想把这个任务交给其他任何人。毕竟好说歹说,这馆子里面爬树最拿手的就是提姆了。
    在树梢上踮起脚,眺望山谷。就算阳光变猛,眼睛渐渐渗出泪来,他都尽力忍着不眨眼睛。
    远处,一闪出现了发亮的东西。
    地气蒸腾的坡道上,两台马车正掀起尘埃奔驰而下。
    一边平伏着心中的急躁,提姆在眼睛周围手指圈成一个环,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直到看清了紧靠着先头马车的旁边、那迎风招展的旗上的图案。
    「好!」
    提姆两手搭上树干的分杈,滑溜溜地一口气滑到了底下。
    然后,一溜烟地光脚跑出了柔软的嫩草地。
    他以吓坏门丁的势头朝领馆正面冲进去后,绕四周跑了一圈,站到了面向南边的阳台下,
    「大少爷——!」
    他发出了仿佛要撕裂肺部的大叫。
    「子爵大人一家的马车,到达山谷了!」


    回复
    2楼2017-03-05 20:08

      马车在山谷上奔驰而过,透过车窗注视着景色,缪德莉陷入了不可思议的感觉当中。
      本应没有来过才对,却有些许亲切怀念。四月馨香的风,山丘水灵的树影,青青麦穗摇荡的田,村落红色的屋顶,都感觉在张开双手迎接她。
      蒙塔尼家的所领位于崇山峻岭的山麓,有某种他人难以接近的疏离感,与之相比,这个山谷就拥有着将到访的人全都包揽入怀的宽宏大量。
      还是说,只因为是心上人的故乡,一切就看上去都不同了吗。
      「能看到啦。瞧,那个山丘」
      达芙妮夫人扬起了高亢的欢声。「多么宏伟气派啊。虽然我有听过传闻说是像王城一样的领馆,嘛嘛,真的是和我们家的大不相同」
      「冷静一点。把车厢晃得那么厉害,连马也要激动起来乱了步伐啦」
      丈夫帕西瓦尔因为代代继承下来的子爵家领馆被爱妻贬低了,看上去有点扫兴地摆弄着烟管。
      「比起这个,明明要在这么气派的屋邸叨扰上一周,伴手礼只要这些就好了吗。达芙妮」
      「亲爱的,事到如今在说什么呢。最佳的伴手礼不就是缪德莉了吗」
      「原、原来如此。说的对啊。哈哈哈」
      双亲的对话,让缪德莉觉得彻底泄了气,用蕾丝手帕捂住嘴边。
      爱女叫道要接受拉瓦雷伯爵的招待以来,子爵夫妻就像从死亡之渊复活过来一样整个房间跳来跳去,一边督促着执事和女仆们一边在一晚之间做好了旅行的准备。
      这也难怪。毕竟一度告吹了的和名门伯爵家的婚事奇迹般地要复活了。
      然而,和双亲单纯的喧闹相反,缪德莉感觉到自己越发消沉起来。
      明明本应是整个人都雀跃起来、燃起我行我素的激情从王都出发才对,可两天的旅途间随着她取回冷静,不安就越来越强烈了。
      (我听信了好听的话手忙脚乱地赶过来,肯定看上去就是眼馋廉价的女人啊)
      事到如今,就算她说真的喜欢他,有谁会相信呢。宣言是没有爱情的政略结婚,结果还骂他一通扇他耳光的正是缪德莉自身。
      (我无论如何打从心底爱慕着他,周围都会怀疑我在算计。毕竟到头来,我确凿是冲着伯爵家的财富和庇护来的贫乏贵族一家的女儿)
      这么一想,明明满是想见他的心情,却想现在马上就后退逃走了。
      「怎么啦。缪德莉」
      回过神来,母亲在凑近看着她。「你感觉不舒服吗?」
      「那可不得了。要在哪里停下马车吗」
      「不,父亲大人,母亲大人」
      她挺直了腰。「只是因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身体有点松懈罢啦」
      「那样就好,毕竟得把你最美丽的身姿,给伯爵大人看见才行呢」
      (好让我能尽可能再『卖』贵一点?)
      缪德莉压抑着躁动的心情,在双亲面前莞尔一笑。「真的不要紧。请不要担心」


      回复
      3楼2017-03-05 20:09

        拉瓦雷家的领馆并没有纳维尔王城那般的金碧辉煌。古老的城寨所具有的刚健,庄重而沉稳。那之上新增建的居住层的素朴,散发木与土的香味。
        那树木清新的香气,那花坛烂漫的花朵的柔和颜色,那吹拂拉瓦雷之谷的含有湿气的风,一切都在热情款待来访者。
        列队在馆邸玄关的佣人们当中,管家奥利维尔和近侍骑士于贝尔等等,有好几副认识的面孔。
        发福的管家毕恭毕敬地弯下了腰。
        「远道而来,欢迎光临。蒙塔尼子爵大人、夫人、千金小姐」
        「暂且要承蒙照顾了」
        「是的,请往这边。主人在当中等候已久了」
        缪德莉一瞬感到了畏惧,但母亲轻轻地把手搭在她背上面。这让她坚定决心,用力抓紧淡蓝色的带披肩裙子的下摆迈出了脚步。
        越过父亲的肩膀能看见人的身影。大厅与充满阳光的屋外相比显得微暗,在从通风的圆天井的窗缘灌入的淡光中游移,仿如幻影。
        「欢迎光临。蒙塔尼子爵」
        在宽广的房间中回响、那低沉却富有张力的声音。措辞符合贵族的礼仪,平民口音也没以前叫人在意了。
        缪德莉和他见面,这还是第四次。
        第一次,是在王宫里王妃举行的舞会上。第二次是在斗技场的地下。然后第三次是在子爵家的居馆。
        然而,比今日的他更符合他的姿态,迄今为止她都没有见过。
        只穿编绳在胸上宽松地绑着的衬衫和马裤的轻装。黑色的长发用缎带绑着,随风飘扬。
        跟这个拉瓦雷之谷如此相衬的人,大概没有第二个了吧。
        和子爵夫人互致问候后,爱德华转向了出神地注视着他的缪德莉。
        眼睛虽然是深苍色,但她知道其实那深处有春之空般的水色铺展开来。沐浴在那视线中的瞬间,缪德莉感觉到了麻酥酥般的感触,不禁缩紧了身子。
        强烈的羞涩玩弄着她,令她瞬间伏下了脸。对这看上去也像是彻底拒绝的反应,爱德华回以若有若无的微笑。
        「很高兴又能再次见面了。缪德莉小姐」
        一听到他义务性的客气寒暄,她的心就沉到了底。
        (只是这样而已么?)
        「——很光荣能够蒙受招待,伯爵大人」
        她以僵硬的表情,抓住裙裾屈膝行礼。
        (不行啊。难得的招待,却用这样冷淡的态度)
        可是,说不出那之外的话。无论怎么努力,也连笑容都无法摆出来。
        场面鸦雀无声她是知道的。不仅父亲和母亲非常为难,列队的伯爵家的佣人们想必也惊呆了吧。
        缪德莉从没想象过。翘首盼望的再会竟会是以这样最糟的状态开始。


        回复
        4楼2017-03-05 20:09

          就算迎来了晚餐的时间,事态也没有任何变化。
          白天慎重起见在休息的恩斯特·德·拉瓦雷伯爵,夜里为了欢迎宾客而下楼了,一同坐在餐桌上,和子爵夫妻尽情聊天。
          厨师长西蒙下了大工夫的料理和从伯爵家地下贮藏库事先精心挑选的红酒。晚餐从始到终都在和睦的气氛中进行。
          「啊啊,缪德莉大人和大少爷都是,完全不说话啊」
          见习厨师和厨房配属的女仆们从门缝间暗中偷看情况,焦急地扭着身子。
          「厨师长。没有只需一吃,精神就能振作起来的那类料理吗」
          西蒙一边给烤过的牛仔肉浇上酱汁,一边板着脸答道。「厨师的工作,是无论在怎样的场面都能呈上最佳的料理」
          「干脆,倒入媚药之类的算啦」
          厨师长尖锐地瞪了年轻人们一眼。「如果倒了媚药之类的进去,连咱们大老爷也迷上了旁边的妇人那该怎么办」
          厨师们看了眼发福的子爵夫人,一齐把脑袋摇个不停。
          走廊上,女仆们集齐了一列。
          「床铺打理完美了?」
          女仆长连珠炮般质问道。
          「是的。床单经精心烫熨,手感如同丝绸一般」
          「枕中放入了玫瑰的花瓣。垫子也弹得恰到好处,弄成松松软软的了」
          「很好。睡前的饮料呢」
          「在据说缪德莉大人喜爱的甘菊茶中,滴入麝香葡萄酒数滴」
          「别说数滴,请猛加进去」
          「猛加吗?」
          艾德莱德耸了耸瘦削的肩膀,露出了无畏的笑容。「那位大人,稍微给她松一下箍会比较好吧」
          「那、那么大少爷那边也」
          「我想,罗杰正一个劲地在倒白兰地了」


          收起回复
          5楼2017-03-05 20:10

            有人敲门,吉尔出去应门,又捧着茶具回来了。「这是大小姐喜欢的甘菊茶呀。唔—,真香」
            女仆递出了沏好了就寝前的茶的杯子。然后按每夜的习惯,精心地为在镜台前面喝茶的千金梳理秀发。
            「这屋邸的家具,比传闻中还要漂亮呢。看,这镜台的装饰简直了!这样玲珑剔透的雕刻,在王都都没见过」
            吉尔时不时瞟几眼镜中那不快活的脸,努力想办法给主人打气。
            「我……是为了什么,才来这里的呢」
            「嘛。大小姐真是的,前天的气势,到底去哪里了」
            「这次的招待,果然不是出于爱德华大人的意志啊。他是被大伯爵大人和管家说服,才不情不愿地迎接我的呀」
            「怎么会,不可能」
            吉尔慌忙否定道。「他只是在害羞啦。男人是会在人前必要以上害羞的生物」
            「你的相好也是?」
            「嗯。托马这人,在人前老喊我丑八怪」
            「噗……呵呵」
            缪德莉垂下头,两手放上了染上樱色的脸颊。「那话,是向周围宣言『这个人是我的东西』啊。真好呢。我也想被那样骂骂看」
            「能、能喊大小姐丑八怪的人,就算在天使当中也没有!」
            令人惊讶的是,缪德莉开始小声哭了起来。
            吉尔在心中叹了口气。(这相思病,是重症啊)


            回复
            6楼2017-03-05 20:11

              翌日早晨,园丁把还沾着朝露的水灵的玫瑰做成大捧的花束,作为当主的心意送到了子爵一家的客间。
              女仆长准备的起床的茶,是偏浓的薄荷茶。多亏了昨晚加入麝香葡萄酒的甘菊茶,千金一夜无梦酣睡,她一边在豪华的床上品味着那甘甜的刺激,一边呆呆地注视着附加在托盘上的一束玫瑰。
              马夫给马车里面做了彻底的扫除,马倌给毛梳得发亮的马系上了擦得程亮的黄铜马具。
              那一天,蒙塔尼子爵一家在爱德华的带领下,乘着马车绕拉瓦雷之谷一周。
              「东边的山是沙泰尼耶,西边是埃特尔。夹在两座山地之间的这个山谷中,有十二个村庄、三个湖和一条河川」
              年轻伯爵介绍自己的领地时那充满爱意的眼神,简直就像摸着自己一针一线用心织成的挂毯一样。
              「流经中央的河川名叫克莱尔川,分成五条小支流滋润整个山谷。这里生活着超过九千人」
              「真是丰裕啊」
              「我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山谷」
              子爵夫妻感叹地叫道。
              「我听说冰河的水流削切山体,作成了这样平坦而又辽阔的山谷」
              阳春的拉瓦雷谷,无疑充满着生命。绿色鲜明地闪耀得叫人眼睛发痛,连总是在远处紫烟笼罩的群山,也近得似乎伸手可及。
              蝴蝶和蜜蜂在花上忙碌地飞舞,云雀啄着天空飞来飞去。大麦田的青穗在风中摇荡,农夫那颜色五花八门的帽子看上去就仿佛在波间漂浮。
              (多么美丽啊)
              窗外的景色也好,自豪地注视着这些的爱德华的侧脸也好。
              这位大人,是打从心底慈爱着自己的领地。缪德莉从未对蒙塔尼的领地抱有过什么留恋。她曾觉得那是远离都会的华丽、无聊而贫瘠的土地,而为它感到脸上无光。
              (到底,我身为子爵家的女儿,是爱着什么、以什么为豪而活过来的呢)
              她胸中生痛,垂下眼睛。马车中爱德华的视线时不时会紧抓在她身上,她也没有察觉。
              在山谷的道路上跑了一圈的马车,在太阳临近中天的时分,回到了馆邸。
              「已经疲倦了吧」
              执事罗杰出来玄关迎接。「午餐已经准备就绪了。请前往庭院」
              「哦哦,喉咙渴极了嘞」
              「我料到如此,冷却过的凉白葡萄酒也已经准备好了」
              缪德莉目送着走向亭子的双亲,感到心里发闷停下了脚步。
              双亲与其说是招待客,不如说看上去已经完全是作为伯爵家的姻戚的举止了。
              如果,说了要再次拒绝这桩婚事的话,父亲和母亲会有多失望呢。就算如此,这也比起推迟结论而扩大伤口要好。
              「缪德莉」
              回过神来时,爱德华正等在稍隔段距离的地方。
              「你不去午餐的席上吗」
              「那、那个,我——不太有食欲」
              「身体不舒服?」
              「没、没有。只是,没怎么动过所以肚子不饿。对不起」
              「那么,要稍微动动看吗?」
              「诶?」
              错开她的视线背过身去后,爱德华迈步前进了。
              「还有一个地方,想带你去。道路简陋所以坐马车去不了。你会骑马吧」
              「啊,是——是的」
              「索尼亚!」
              刚好经过那里的年轻女仆以吓了一跳似的表情跑了过来。
              「在,大少爷。您有何吩咐吗」
              「帮我去厨房,对西蒙说,要准备熏火腿三文治和梨子酒行吗。然后拜托艾德莱德,准备女用的骑马装和靴子」
              「知、知道了」
              「要再重复一次吗?」
              「没问题。是大少爷和大小姐去骑马远行的准备和便当吧」
              「真亏你知道啊。了不起」
              爱德华笑着把手轻轻地放在女仆的头上。
              缪德莉见此,感觉不可言喻的不快感情正涌上心头。
              (那样的笑容,明明从未在我面前露出过的)
              就是说低身份的佣人更好说话啊。——果然,是作为平民养大的人。和只知道贵族生活的我,到底不能相容。
              火焰一般的愤怒燃起,连溢上来的泪都炽热。她什么也不说,一个转身折返。
              「我累了。果然还是请容我回去房间吧」
              「缪德莉?」
              「反正,我这种人,在这里也会打搅到您吧」
              下个瞬间,她手腕被一把抓住拉了回来。虽然她想甩掉,在强韧的力道下手却纹丝不动。
              「要做什么呀!」
              「你够了吧」
              爱德华那饱含猛烈热情的眼睛,正看着她。
              「再说莫名其妙的话,我就用绳子把你团团捆紧,打包带走嘞!」


              回复
              7楼2017-03-05 20:12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5 20:21
                  这几话的经纬就是我之前说傲慢与偏见的原因……撕破脸后靠参观男主房子和好,边心想甩过一次的男人要是还要面子的话怎么会再次求婚,边纳闷男主冷淡(不
                  不过那边撕起来某种意义上过分多了,「就算全世界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和你结婚」,十九世纪写这样的台词我记忆犹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3-05 20:49
                    打包打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5 23:07
                      感激不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3-05 23:55
                        从这千金一出场就在期待这段剧情了,楼主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3-06 00:31
                          快去打包!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3-06 20:17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7 16:45
                              浪漫小说的套路要来了吗


                              回复
                              17楼2017-04-04 09:33
                                说真的,我觉得这个子爵女儿配不上主角。她只是一个典型的女性贵族而已,没有出色的意志和智慧。


                                回复
                                18楼2017-05-04 16:53
                                  主角是吃面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05-27 14:54
                                    章节的名字跟章节内容好配呀


                                    回复
                                    20楼2017-07-24 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