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黄梅吧 关注:97贴子:5,013
  • 4回复贴,共1

“再芬黄梅·走进台湾”纪略: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再芬黄梅·走进台湾”纪略:昔也过客,今哉归人!(一)
2017-03-03 再芬黄梅品牌戏剧


2017年2月14日8时50分。合肥新桥机场。东方航空MU2409航班冲天而起,直上云霄。机上,安徽再芬黄梅艺术剧院(以下简称“再芬剧院”)一行七十五人,在院长韩再芬率领下,直飞宝岛台湾。



★台北风光★
也曾数度远赴欧美和港、澳、台等地访演的演职员们,此刻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目光晶亮,满面春风——毕竟,海峡彼岸,有我们情同手足的同胞姊妹,有难以计数的黄梅戏知音。舷窗外,碧蓝的天宇浩瀚无垠,大卷大卷的白云,在漫无边际的雪野涌动,好比奔腾的羊群,好比翻滚的棉垛。机翼下方,了无边际的大东海碧波万顷,仔细寻觅,隐约可见巨轮如鲸,曳着细密的V字型涟漪,往来穿梭。祖国的大好河山,不时引来团员们由衷的赞叹。
11时许,波音飞机呼啸着平稳地降落在台北桃园机场——“再芬黄梅·走进台湾”正式开始了。

1



应台湾辜公亮文教基金会(以下简称“基金会”)邀请,再芬剧院2月16日至19日,假座台北城市舞台,上演四场黄梅戏舞台剧(《徽州女人》两场,《女驸马》《折子戏专场》各一场)。基金会是辜振甫(公亮)先生1988年发起成立的公益机构,旨在促进学术交流,推展台湾工商企业管理、医学研究及文化艺术活动。近年来,在执行长辜怀群教授促使下,基金会致力于两岸戏曲艺术的交流互动,曾数度邀请大陆优秀的京、昆院团来台访演。据悉,再芬剧院是基金会首次邀约来台公演的黄梅戏剧院,其意义不言自明。




★戏迷献花★
步出机场大厅,一条鲜红的欢迎横幅格外醒目,热情的台湾安徽同乡会代表、黄梅戏迷和韩再芬的粉丝,早早迎候在出口处。一位优雅的年长女士走上前来,热情拥抱韩老师并献上鲜艳欲滴的花束。出了机场,团员们井然有序登上宽敞洁净的大巴,担任地接、年过五旬的导游邱竞民先生大声说:“昨天台北还很冷,今天就阳光灿烂了,感谢各位黄梅戏老师给台北带来了温暖。”邱导请团员逐一报告姓名,令人惊奇的是,邱导随即报出该团员出生的年月日,竟无一差错。团员们倍感讶异,邱导解释道,昨天他做了功课,向观世音菩萨祈求,以确保每一位团员旅途平安。他还告诉团员,台湾的保险业十分规范,每一辆大巴、每一位乘客的资料,均已录入相关的保险公司存档。


★台北风光★
二月的台湾,春风拂面,暖意融融。早开的花朵,在蓝天白云下争奇斗艳。两辆宽敞洁净的大巴,不徐不疾,载着团员们驶向台北市区。忘却了旅途劳顿,团员们大睁双眼,饥渴地观望着车窗外美丽如画的景致。从桃园机场到台北市区,沿途建筑虽显老旧,但目力所及无不清洁有致,数十公里路程,前后左右没有听见一声喇叭鸣响——干净、安静,是团员们对台湾的第一印象。

大巴直接停泊在台北市松山区八德路三段25号城市舞台的侧门旁。名闻遐迩的台北“小巨蛋”体育场位于其北端。担负装台重任的舞台组工作人员和部分青年演职员卸下设备,马不停蹄,直奔后台。其余人员在邱导带领下,前往莺歌陶瓷博物馆参观。



★台北101★
接下来一天半的装台期间,韩再芬院长与团员们在邱导引领下,争分夺秒,走马观花,先后参观了利用日据时期烟厂、酒厂老旧厂房改造的松山和华山文化创意产业园区;考察了蜚声大陆的诚品书店;拜谒了位于金宝山的邓丽君墓园——筠园;瞻仰了孙中山纪念馆;游览了具有天人合一美学风格和中式园林审美范式的自由广场。在以大陆渡海来台为主体、馆藏数十万件文物、驰名世界的台北故宫博物院,团员们流连忘返,叹为观止。

★台北故宫博物馆门前合影★
“走出去,多看看,才能增长见识,才有可能提高演员们的文化素养和艺术修养。”这是韩院长一以贯之并身体力行的理念。

2


“我达达的马蹄声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台湾大诗人郑愁予在其代表作《错误》结尾,以两句朴素诗行,道尽了人世间的故园相思与离愁别绪。《徽州女人》的“错误”,从某种意义上为“过客”与“归人”做了生动而感人的诠释。

★城市舞台★
早在2000年和2001年,韩再芬就曾两度来台,表演黄梅戏舞台剧《徽州女人》,赢得了高额票房和空前声誉,留下了良好口碑。与前两次不同,今次来台演出,韩再芬不仅带来了经典原创剧目《徽州女人》、传统经典剧目《女驸马》和精彩纷呈的折子戏,还带来了再芬黄梅老中青三个梯队、共七十五人的演员阵容,可谓声势浩大,蔚为大观。

★《徽州女人》剧照★
四场大戏,好戏连台,台湾观众不仅可以了解黄梅戏纵向的发展脉络,还能横向感知新时期黄梅戏的创新成果及可持续发展,这也是基金会特为邀请并看好再芬剧院的要义所在。用基金会执行长辜怀群教授的话说,韩再芬对于黄梅戏的发展、对剧院的经营管理,采用了先进的企业管理经验,利用“再芬黄梅”品牌,进行整体包装推广,不仅对黄梅戏大有裨益,对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艺术也十分有利。

★花篮★
16日下午四时许,城市舞台前厅已经有人在忙碌。五六位年轻人正支起十平方大小的巨幅海报——《徽州女人》剧照衬底,一行“黄梅戏天后”略小的红字下方,“韩再芬”三个洁白大字夺人眼球。身着制服的基金会工作人员摆开条桌,将各种宣传资料依次码放整齐。有工作人员进进出出搬运、摆放花篮。与大陆花篮不同,台湾的花篮不仅花色繁多、鲜妍芬芳,而且非常高大,花篮顶端插有粉色卡片,上书贺词及落款。在前厅显著位置,摆放着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吴伯雄赠送的花篮,吴伯雄赠送的花篮上写着“祝:再芬副主席演出成功”。吴敦义、蔡令怡夫妇也送来了花篮,“祝:安徽韩再芬黄梅艺术剧院展演成功”。林中森、张荣恭、詹火生、费鸿泰、王忠智、田飞生等政要和社会名流也赠送了花篮。台湾安徽同乡会敬献的花篮引人瞩目,卡片上写着“祝:安徽黄梅戏天后韩再芬演出成功”。此外,一些安徽籍的台湾企业家也敬献了花篮。


★基金会工作人员接受采访★
负责公关和媒体宣传的基金会工作人员黄丽宇小姐介绍说:“韩老师的《徽州女人》十七年前就曾惊艳台湾,在当时引起了很大轰动。十七年后,韩老师随着人生阅历不断丰富,对人物塑造也会有不同理解和表达,而台湾的观众也在成长,二者之间一定会产生新的互动。”黄小姐指着观众席一些年轻时尚的面孔说,“这些年轻人,是台湾著名的以培育传统戏曲艺术人才见长的华岗艺校学生,今天有一百多名华岗艺校师生购买了戏票,前来观摩。”

首场演出《徽州女人》,16日19时30分,在城市舞台拉开帷幕。
第一幕《嫁》,富有徽州民俗色彩的迎亲场景,令台湾观众耳目一新。幽默诙谐的载歌载舞,引来观众会心的笑声。韩再芬饰演的“女人”甫一亮相,剧场内若隐若现的笑声和窃窃私语顿时肃静下来。舞台上,韩再芬轻启朱唇、莺声燕语,举手投足、婀娜多姿,惟妙惟肖地刻画出少女出嫁的甜美、羞涩、期待与憧憬。随着剧情陡转,整个剧场更显鸦雀无声,观众的心仿佛被提到了嗓子眼,不平静的喘息声依稀可闻。终场,“女人”自高而低,提腿抬足,左顾右盼,仿佛回望自己悲欣交集的一生,仿佛引领观众重温饱经沧桑的景况,韩再芬一步一步走向台口,走近前排观众,舞台下压抑的抽泣声隐隐约约……观众终于意识到演出结束了,顿时爆发出大潮澎湃的掌声。台湾观众入戏颇深,一般不轻易鼓掌,只会在每一幕结束和终场时,才爆发出热烈而齐整的掌声。


★演出现场★
曾为连战核心幕僚并出任海基会董事长的林中森先生,已届耄耋之年,观赏《徽州女人》自始至终正襟危坐,双手垂放于膝盖,全神贯注,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中场休息及演出结束后,老先生反复与邻座交流:“这部戏对人性的解读非常深刻,很有深度,韩再芬表演得非常好!”第一排一位高姓山东籍退役中将,一边鼓掌、一边开玩笑地对身旁的妻子说,“这个丈夫应该把他枪毙了!”



★张荣恭与韩再芬亲切握手★

谢幕时,全体观众稳坐如前,持续而热烈鼓掌,凡数分钟。两位身着桃红色外套、满头霜雪似乎同胞姐妹的老太太,怀抱拐杖,交换纸巾拭泪。林中森、张荣恭、陈韦迪,以及台湾安徽同乡会代表登上舞台,亲切会见韩再芬和演员,对演出成功大加称赞并合影留念。台湾嘉宾与再芬剧院还互赠了纪念品,韩再芬赠予林中森先生的纪念品为安徽省文联主席、著名书法家吴雪的墨宝“清风万里春”和安徽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画家丁寺钟的画作。




子夜时分,在返回酒店的大巴上,导游邱先生红着眼睛对团员们倾诉:“这是我平生以来,看到的最精彩的舞台剧。我是一个不大流眼泪的男人,可我今天晚上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好几次没有控制住就流了下来。韩老师太棒了!整个剧团的表演太棒了!”
第一天演出的上座率有八五成,演出全程无一人退场。基金会工作人员介绍说,与其他剧种来台湾演出相比,这算是非常出彩的了。


★观众席★
台北城市舞台数十年前建成,其外观虽显陈旧,但内部设施和舞台装置丝毫也不落伍。剧场管理尤为严格,这一点给再芬剧院的演职员留下了深刻印象。比如,针对便当盒处理,三只套上塑料袋的大桶整齐排列,上方写着“塑胶类回收”、“纸类回收”、“一般垃圾”,紧挨着大桶,两张标语提醒“便当盒叠起来”、“厨余回收”。演职员们对此感慨良多、赞叹不已,并一丝不苟照章执行,餐后的化妆室附近,竟然看不见一丁一点污秽,嗅不到一丝一毫异味。剧场内的安全与保洁工作亦可圈可点,演出前一小时,四五位身着制服的青年员工,由后至前,逐一检视座椅,以确保没有任何意外。


★剧场内严格的垃圾分类★
17日晚,第二场《徽州女人》开演前夕,几位华岗艺校的学生在前厅交头接耳,翻看宣传册页。据介绍,他们看戏之后会写一篇作业,以期获得必修的学分。在学生对面,一群银发老人十分醒目。这些早年渡海来台的浙江同胞表示,他们十分喜爱黄梅戏,今天是慕名而来。
陈德升先生曾长时间活跃于台湾政坛,近年在台湾政治大学执掌教鞭,今晚应朋友邀请陈教授携夫人前来看戏。一边步入剧场,陈教授一边对陪同看戏的朋友说:“有不少老年观众来看戏嘛!”朋友应答:“嗯,昨晚也有很多,他们普遍反应很好看。”“是啊,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如果这些老人都觉得有戏,恐怕黄梅戏以后就没戏了。我的意思是说,传统戏曲怎样吸引年轻观众,怎样走好市场,这是两岸需要共同关注的课题。”
中场休息时,陈教授夫妇满面笑容,兴奋不已,争先恐后地说:“的确很有戏,也很好看,很好听!”谢幕时分,观众热烈的掌声持续了数分钟之久,陈教授边鼓掌,边与夫人交流:“演得很好,感情表达很深刻。”夫人回应道:“今天‘小巨蛋’有张学友的演唱会,车很不好停,可这边仍然有这么多观众,很了不起。关键是戏好,就不担心没有年轻观众来欣赏。

演出结束后,应热情的台北观众邀请,未及卸妆的韩再芬率领几位主演来到前厅,逐一为观众签名,与观众合影。等待签名、合影的男女老少,自发地排起了长队,耐心等候,井然有序。(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3-03 19: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3 19: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03 19: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3 19:08
          先顶,慢慢瞧


          回复
          5楼2017-03-03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