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900贴子:2,079
  • 19回复贴,共1

【第五章】静寂之冬(4)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上一话大家一见研磨棒都猜到是谁,我有点吃惊,其实当初刷生肉时我没猜到,不过那是因为我那时还不认すりこぎ这词是研磨棒(´・ω・`)
这周大概有三更


要找根粗犷好看的不容易啊。


回复
1楼2017-03-03 03:30
    一瞬以为是梦的延续。
    经拉瓦雷伯爵家的领馆走廊,令人怀念的声音正接近过来。
    「好厉害啊—。这走廊,是咱那的几倍?三个人并排也能走喔」
    「嘘!声音太大啦」
    叩响了门,执事罗杰率先进来了。
    「我把家庭教师普朗凯特夫人带来了」
    一副教师的样子的黑裙女性跟着进来,低下了头。
    「拉瓦雷伯爵大人,您好。我是应邀担任家庭教师的伊莎朵拉·普朗凯特」
    虽然发型和服装倒是完全不同,但声音毫无疑问是洪亮的女低音。
    「Mistress——」
    爱德华慌忙从床上跳起,险些就起眩晕了。为什么,伊莎朵拉老板娘会在这种地方?而且还说是家庭教师?
    吃惊的还不止这些。
    「妮妮特!」
    他急忙闭紧快要叫出来的嘴。从高个子的伊莎朵拉背后不意地探出脸轻轻挥手的,竟然是娼妇妮妮特。
    奥利维尔则看上去对她们来自波尔坦斯的娼馆一事浑然不知。
    「远道而来,欢迎光临」
    「请多多关照」
    他和伊莎贝拉互致郑重的问候。
    家庭教师尽管是受雇的一员,但不归入管家和执事的指挥之下。身为拥有教育主人的家人的权限的人,就成为佣人们眼中高一等的存在。
    「虽说您应该已经知道了,您的职责,是负责在那边的大少爷的教育」
    「我已心中有数了」
    「话说,您手中之物是?」
    奥利维尔纳闷地皱起眉头。伊莎朵拉的右手正握着特大的研磨棒。
    「方才,从这里的厨房借来的。是我的课堂上不可或缺之物」
    「齁。研磨棒不可缺,是么」
    实在连管家也以少许怜悯的神情望着爱德华了。「想必,得是严厉的课堂吧」
    「那是当然」伊莎朵拉把研磨棒头咚地杵在地板上。
    「无论是如何没规矩的学生,只要一经我手,没有人不在一周内变身为完美的绅士淑女」
    「齁。那真是可靠」
    「事不宜迟,开始上课。请旁人回避」
    「可是,大少爷现在正大病初愈」
    「我知道。但是,马戏团的猛兽调教也是,最初一日是最关键的。请理解」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奥利维尔露出了迄今都从未见过的温柔笑容,说着「那么失陪了,大少爷」和罗杰一同出了房间。
    房门关上,等到足足数够十,伊莎朵拉丢开了研磨棒,咯咔咯咔地扭起了脖子。
    「哎呀呀。从昨天起就一直在马车摇个不停,这里那里都痛啊。真的是破乡下呢,这里」
    「为什么,你们两个会来这?娼馆怎样了?」
    「我不在期间,佐伊会帮我打点哦。这阵子她替我做事可出色了,帮大忙了」
    下一个瞬间,老板娘像疾风一般冲过去,搂住了爱德华的脖子。
    「安迪。我好想你」
    「Mistress,感冒会传染的」
    「笨蛋,说什么呢」
    伊莎朵拉手叉腰上大声叱责道。「堂堂这个我,怎么会感冒。就算是你,在娼馆时连像样的供暖都没有,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即使这样也一次都没病过吧。这一年不够的,就变得有多没骨气了。被大把召使伺候着也不动动身子,就洋洋自得了,所以才会遭这种罪嘛」
    「啊啊……说得对啊」
    爱德华微笑道。久违的她的痛骂真是爽快。想叫她再多骂骂。
    「妮妮特」
    那后面正忸忸怩怩的少女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伯、伯爵大人。好久不见了呢」
    「像往时那样,叫安迪就好。真亏你来了呢」
    「嗯,安迪——我好想你」
    眼看着妮妮特眼里溢满了泪水,她把脸埋在了他的被子边上。「因为,你突然就走掉了……之后一问,又说你是伯爵大人的公子……我,搞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对不住呐。别说了」
    他轻轻地触上了吸着鼻子的她的头发。「大家,过得好吗?」
    「大家都好……唔—,艾拉小姐辞了娼馆,开始在港口旁的船宿工作了哦。说那个岁数,干夜工作实在是吃力了……。还有……还有,弗雷德长身体了哟。你肯定会认不出」
    「这样啊。真想见见呐」
    港镇那叫人怀念的味道,充满了房间。爱德华从九岁直到十七岁都是在波尔坦斯,那热闹非凡的平民区的娼馆渡过的。
    鼻腔深处一下发起疼来。
    好想回去。好想回去,做回无忧无虑的打杂小弟安迪。一瞬,这样的想法在年轻伯爵的脑海中掠过。然而同时,他也知道自己并非打从心底渴望这些。
    「喂啊,安迪」
    Mistress以那仿佛在说已洞悉一切的笑容,探头凑近去看他。
    「于贝尔大人他把你父亲恩斯特大人的信件送来给我了哦。是来送你给西奥医生的支票时顺便送来的」
    「信件上——写了什么?」
    「有写到你消沉得厉害。说你每天过着仿佛想忘掉心中的痛苦一样、不顾一切的生活呢」
    爱德华无言以对。
    「听好了吗。安迪。我要说重要的话咯」
    照看了他八年的娼馆老板娘抓着他的双臂,犹如教诲孩子般一字一顿,缓缓说道。
    「自己不幸福,就不能让旁人幸福。打算客客气气,把想说的话攒着不说,为了对方的幸福只要自己忍着就好?这样做,是荒唐的自以为是啦。所以才会生病的」
    一切,都被看透了。被伊莎朵拉看透,然后也被父亲看透。
    「真笨呢。变得又瘦又苍白的。这样的,不像你呀,完全不像」
    Mistress感慨万分,发出哭声紧紧地搂住了他。被丰腴的胸部压着,爱德华终于觉得,找到了把长期以来硬塞着的东西冲洗淡忘的地方。


    回复
    2楼2017-03-03 03:31

      那翌日起,每当爱德华的房间传来家庭教师激烈的怒叱声时,拉瓦雷伯爵家的领馆的佣人们都会打个哆嗦。
      「要说多少次才行。竟然这样简单的发音都办不到。是『不·胜·惶·恐』吧。这个样子您也是克莱因贵族吗!」
      然后,研磨棒敲在桌子上,响起了非常大的声音。
      「这么下去,大少爷会被杀掉的」
      房间配属女仆娜塔莉和乔丝不知所措地向艾德莱德诉说,而初老的女仆长则淡定地答道。「啊啦,你们反对大少爷学会符合伯爵的举止吗?」
      佣人们在屋邸里四处,一见有空就聊得起劲。
      「我啊,大少爷如果举止变规矩了,就省心啦」
      厨房里,见习厨师们在议论道。「那个,把手指戳进酱锅里的,唯有那真是求放过啊」
      「可是,那要是不搞了,不就没劲头了吗」
      「说得对啊。听了他试味的三言两语,能学到很多」
      衣布室里,有着这样的对话。
      「这样一来,就不用感到丢脸也行啦。毕竟去镇上购物的时候也是,回乡的时候也是,大少爷粗俗的说话方式,眨眼间都成话题了」
      「那个传言传开以后,觉得这整个拉瓦雷领都被瞧不起了啦」
      「不过,说话文雅的大少爷,还真想象不来呢」
      那当中,只有一名女仆没有参与聊天,默默地叠着衣物。
      「索尼亚,你要干到什么时候呀。真是慢吞吞的」
      一名女仆前辈从毛巾山中捏起一块。「什么,这个折法。边角不是没对齐嘛。重做」
      「是、是的」
      索尼亚在锅炉旁大汗淋漓,一心一意折起毛巾来。
      (大少爷。加油)
      夜晚来临后,神色老实的爱德华,和手拿研磨棒的家庭教师出现在晚餐的席上。
      「那么,感觉如何啊。普朗凯特夫人。爱德华的进展」
      伴随着天变暖,恩斯特健康日益恢复,可以在饭厅一同用餐了,他正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伊莎朵拉搭话。
      「恕我冒昧,伯爵大人。负责教记性这么差的学生还是第一次啊。总而言之,令郎就是在森林里养大的猩猩」
      「哈哈哈,说得妙」
      「在随口乱说些什么,你俩」
      爱德华一边咬肉,一边独自嘟嘟囔囔地骂。
      据说伊莎朵拉原本是因为那美貌,而在过去被某位伯爵一见钟情后出嫁的女性。然而与生俱来的身份差别,将爱情和理想都砸个粉碎。她遭受大夫人和伯爵家的佣人不断的虐待和侮蔑,终于忍耐不了,把还年幼的儿子留下离开了家。
      那时候跟她商量,暗中帮助她出奔的,就是那个伯爵的旧友拉瓦雷伯爵和伊莲夫人。
      从伯爵夫人到娼馆之主。达成了大转身的伊莎朵拉不忘那恩义,在拉瓦雷家最大的危机时伸出援手。
      也能称作战友的二人,便如此在二十年后再会,一同共进晚餐。
      「不要咔锵咔锵地让刀子和叉子发出声音」
      伊莎朵拉手搭上放在椅子背后的研磨棒的柄,尖锐一瞪。
      「喝汤不要发出声音。不要舔手指。同席对象的对话要洗耳恭听。不要面向别处!」
      「是、是的」
      「大少爷他,被镇住了」
      在配膳室的门后偷看情况的厨师和女仆们,吃惊得面面相觑。「他对那个家庭教师大人怕得很啊……」


      回复
      3楼2017-03-03 03:31

        「呜哇」
        妮妮特一打开阳台的折叠门,便扬起欢声跑了出去。
        上面,铺展开漫天星空。
        「好厉害呀。听说星星多得像要落下一样,原来是真的呢。在波尔坦斯,就见不到这么多啦」
        「毕竟有煤气灯和港上的灯火,整晚都亮堂堂嘛」
        三人并排在扶手边,眺望山谷之夜。远处这里那里的村落小小的灯火亮起,在风中闪闪明灭。
        刮过山谷的夜风明明总是寒冷彻骨,今夜却不可思议地蕴含柔情。庭中树木上和馆子的三角屋顶上的雪也融化了,不知不觉间冬天就要结束了。
        一边声称上课、时不时响起研磨棒的声音,他们在暖炉的旁边坐下,随性从早聊到到晚。
        厨师古斯东和娼妇们滑稽有趣的每日生活。波尔坦斯陋巷的人们的消息。港镇上船夫们引起的骚乱等等。
        话题没个尽头。回过神来时,已经过了五天了。
        「你们不能留太久吧?」
        听到爱德华的问题,伊莎朵拉注视着白顶的群山,「啊啊」地点头了。「差不多了呢。毕竟我对佐伊,说好了一周左右会回去呢」
        「对不住啊。惹你担心大老远过来。给你看到丢脸的地方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当起伯爵什么的,你可是接手了骇人听闻的大事业。没有从最初开始什么都能干得完美的人呀」
        「至今为止,我都以为能干得凑合,不放在眼里。从没想过,自己是这么弱鸡的人」
        「懂了的话,就好。目前这样就足够啦」
        娼馆的老板娘头上的星星像王冠一样,她华美地微微一笑。
        「呐,安迪。首先,想做的事,就先随你心愿去做。你有那份力量和才能。要是失败了,之后有多少责任都负上就行啦。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唯有一样该害怕的,就是后悔哦」
        「啊啊」
        「我们,在你必要的时候,肯定会在你身边的」
        光听了那充满慈爱的声音,从脚上便涌上力量。即使什么争气事都不做,他都能相信自己是大家所爱的存在。
        「谢谢你,Mistress」
        「啊—啊,叫我扮作什么无聊的教师,总觉得累极啦」
        伊莎朵拉伸展双臂,伸了个大懒腰。「就让我早点离开房间吧。妮妮特。走了哦」
        「那个,我」
        妮妮特忸怩地把玩着束腰上衣的下摆。「稍微,再跟安迪说会话行吗?」
        伊莎朵拉试探般地定定望了会少女后,答道。
        「只许一小会儿哦」
        「我知道的」
        她离开后,妮妮特边装作看景色,很长一段时间默不作声。
        「那么,要说的是?」
        爱德华一引话,她便慌忙开始说了。
        「那个,那个呢。西奥医生和佐伊间有传闻了这件事,说过来着?」
        「啊啊,最初我以为是玩笑」
        「总之比较来说,那个稳重老实的西奥医生是积极的一方,佐伊就是在逃开的感觉。不过,依我看来,陷落也是时间的问题呢」
        「说不定会成相衬的夫妇啊」
        「光看着就会开心呢。两情相悦的男女,互相在身边」
        妮妮特紧紧地咬住了嘴唇。然后,下定决心般转过身来。
        「安迪,那个呢。我——」
        「嗯」
        「这一个月,完全没有接过客」
        「诶?」
        「决定下来能跟过来这里后,我就没有接过客。跟姐姐们说了缘由,得到她们协力」
        「……」
        「至少,一点点也好,也想以干净的身体来见你」
        她快要哭出来的脸歪扭着,扑入爱德华的怀里。
        「我这种人,一点都不配,我知道的哦。你是伯爵大人,我又是镇上的娼妇。可是——至少在回去之前,少许也好,也想温暖你,抚慰你呀。而且,我也只能做到这个了嘛」
        「……妮妮特」
        紧紧抱拥,脸颊相依,白色的吐息互相包裹。相触之处的温暖,仿佛要扩展全身一般舒服。太舒服了,连脑髓都快融化了。
        「妮妮特」
        「安迪」
        「……对不起」
        爱德华慢慢地,然而,亦干脆地将身体隔开。
        「能见到你,我非常高兴哦。从在娼馆的时候起,我就觉得你是特别的。可是——果然,这种事情我办不到」
        「为什么……明明只一晚就好了」
        「我想要的,不是只限一晚,而是能一生一直在身边的人」
        然后,他越过扶手瞭望领地。「能陪我在这个山谷里到处走,享受祭典,一起担心麦子长得怎样的人。村民的孩子诞生,能一同分享喜悦的人」
        他视线回到眼前的少女身上,寂寞地微笑了。「我想这么做的人,有一个。不过很遗憾,我被讨厌得厉害就是了」
        「原来是这样啊」
        妮妮特垂下了噙泪的眼睛。「这样啊。有了这样的人呢」
        爱德华触碰她的头发,在她额上贴上嘴唇。「谢谢你,妮妮特」
        「讨厌……道谢什么的,不是男人该对娼妇说的话」
        「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赶快忘掉啦。和那个人重归于好啦」
        「那大概,已经办不到了吧」
        「办得到啦」
        妮妮特离开他后,使劲地用袖子擦泪。
        「因为,Mistress说了吧」
        她模仿伊莎朵拉,两手叉在腰上。「如果是你的话,就能做到。不要后悔。想干的事就去干吧」
        「啊啊」
        新伯爵,细细嘱咐自己似地重复道。「——绝对不要后悔」


        回复
        4楼2017-03-03 03:32

          翌日的早晨,为了给家庭教师和她的助手送别,领馆的人们聚集在玄关。
          「话说即便如此,明明您才刚到,却竟要告别了」
          对这似乎有点遗憾的管家,伊莎朵拉挺胸答道。
          「最初我便说过了。一周间内,无论怎样的学生都必定会教成完美的绅士」
          刚好这时,伯爵父子出现,缓缓地从楼梯走下。
          爱德华一上前去,便温和一笑,拿起女教师的手,以优雅的举止吻了手背。
          「承蒙您的关照了。普朗凯特夫人。这份恩情我一生不忘」
          立刻,佣人们就「哦哦!」地吵嚷起来。
          「大少爷他——」
          「平民口音消失了。那正是上流克莱因语发音!」
          「仅仅用一周。是奇迹」
          以恩斯特为代表,知道真相的人们,都拼命憋笑憋到快肚子痛了。
          马车到达车廊的时候,爱德华叫住了正要开门的马夫。
          「请稍等片刻。老师出发之前,仅有一件事,想先做好」
          「是什么呢」
          「于贝尔」
          他把近侍骑士叫到跟前,命令道。
          「虽然劳烦你了,现在可以给我送信往王都吗」
          「王都?」
          于贝尔睁大了澄澈的灰绿色眼睛。
          「我想给蒙塔尼子爵,送去这封信件」
          他从上衣的内侧,取出压有山谷百合纹章封蜡的一封信。
          「希望能邀请子爵一家,到这拉瓦雷领馆——当然,千金也一同」
          大家都冻结在惊愕当中,只有伊莎朵拉自豪地点头了。仿佛在说这决心下得好。爱德华也无言地点头回应。
          「那么,我也是,仅有一件想拜托少爷的事」
          「是什么呢」
          「那使者的任务,请问可否吩咐给我呢」
          伊莎朵拉深深地吸了口气,用朗朗的声音说道。「我将赶赴王都,前去说服缪德莉大人」


          回复
          5楼2017-03-03 03:32
            本话伊莎朵拉和爱德华口调的变化中文不太能译得出来(虽然其他话数也从未译得出来就是了),懂日语的人一定要去看原文,谜之好笑


            话说以前的时候没留意,译的时候就在意得不行了,他要甩妹子还说「特別だと思ってる」,还不是过去式,却拒绝得那么干脆,这温柔得也太狠了……能立刻叫他赶快忘掉自己的妮妮特也真强


            回复
            6楼2017-03-03 03:4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3 08:20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3 08:49
                  爆肝的翻译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3 09:48
                    一周的奇跡www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3-03 10:19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17 13:27
                        感谢


                        回复
                        14楼2017-04-04 09:05
                          思恋着缪特莉的男主,丫的,好萌啊……
                          虽然拒绝了妮妮特,但是他是真男人啊!


                          回复
                          15楼2017-07-19 1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