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恋一百天吧 关注:7,434贴子:160,036

续写一份自己也不知道写什么的文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结局30为主线,可能中间有点小虐?
千万别寄刀片
如果真的要寄请一起送来份豪华版高恋
谢谢


探索平台-实验室用品一站式购物平台,轻松订购实验室必备品。 查看详情
广告
那么,正文开始
叮铃铃~~
睁开了双眼,睡眼朦胧的高练下意识的看向手机
“啊啊啊啊啊!要迟到了要迟到了!怎么今天没人叫我?”
慌乱地穿上校服,窜到门前,却又因为听见了一句话而触电般的停在了原地。
“孩子你咋了?刚高考完还要去哪瞎跑啊?不在家好好歇歇?”
“对啊,高中,已经结束了......”
今天是高考后的第二天,高练本应高兴,终于拜托了作业与试卷的困扰,可以好好休息了,可是,为什么...会觉得很难受?
同学们,还有机会再见么?
莫名的伤感浮现在了脑海,高练缓缓呼出一口气,
“算了,今天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了,要不要给木馨小涵她们打个电话?顺便看能不能约她出来玩?”
“嘟---”
为什么没人接电话?难不成有什么事?考前她的状态让人很担心啊......
依旧记得那个晚上,躲在小区角落浑身被雨水打湿的木馨,那么无助,犹如暴风雨中的一朵蔷薇,随时都可能因无情的雨水凋零。
想到这,高练就忍不住换好一身运动服,转身向门外跑去。
“妈,我有点事出去一下早饭不用管我了~”站在门口的老妈依稀能听见高练狂奔时传来的脚步声。
“这孩子,瞎跑啥呢。”老妈一脸茫然,“不会是考完试精神失常了吧?”
嗒嗒嗒...
“站住!这面包你拿上!”
于是行人们看见了今早最滑稽的一幕
一个年轻人抱着一堆面包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撞人就说对不起...
“duang~”
“诶呀!不好意思没撞疼你吧!诶?”
“哈哈,伙伴,一大早听见你的道歉,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啊!”
“魏通?你怎么在这?”高练一脸迷惑不解。
“啊?我是去找木馨的,高考玩了大家一起去好好庆祝一下!”魏通一脸严肃的表情,和他说的话简直不搭边。
“啥?那你咋不给我打电话?”高练一脸幽怨的看着魏通。
“额,这个...伙伴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友尽!”
“别啊,喂,你的面包掉了!诶呀我请你去喝咖啡行了吧?”
“嗯,这还差不多。”
“诶?闹了半天你是骗我玩的?你这个叛徒!”魏通一脸黑线。
“话说,伙伴,你怎么会在这啊?”
“啊?这个嘛,我其实...也是来找木馨的啊。”
“...啥?”
“是啊,我是来找她的,没错啊,早上打她电话打不通我就想来找她啊。”高练随口应付道。
“...啥玩意?你专程找他?”高练并没注意到魏通的手好像抖了一下。
“对啊...诶?我为啥要告诉你?”
“...伙伴,我们走吧!”
“去哪?”
“当然是木馨家了啊!”
“啥?你知道她家住哪?”高练不可思议的看着魏通。
“额,这个嘛...当然...不知道。”魏通呵呵笑着,仿佛在掩饰自己的尴尬。总不能说自己跟踪过木馨吧,而且,令他当时意想不到的是,高练也在。
“等等,根据你这些天的判断,你和木馨...不会在交往吧?”魏通突然来了一句,差点没让高练呛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3 01:14
    “咳咳...咳...啥?交往?绝对没有!”高练不停的摆手,掩饰着自己内心的心虚。
    “看来,小涵说的都是真的...”魏通低头嘟囔了一句,高练并没听清楚。
    “咳咳...你说啥?”
    “啊...没啥,你没事吧,伙伴,要不我给你拿杯水?”
    “..咳咳,不用了。”高练应付道。
    “原来,都是真的啊,那我这么做是不是太过分了...”魏通下意识的捏紧了手中的一个天鹅绒盒子,上面的淡蓝色的软绒毛却因为手心的汗似乎变得沉重不已,魏通有种错觉,自己似乎就要抓不住了。
    “啊...我胃痛!伙伴你先喝吧我走了!”说完,魏通几乎是用逃的速度离开了咖啡馆。
    “诶,这家伙...今天没吃药吧?”高练想。
    “等等,就他那个胃吃了药也没用啊...”反过来一想,高练不禁脾胃一寒。
    “算了,别管那么多了,先去找木馨吧。”
    远处,魏通坐在小巷的墙边,咬着牙一言不发。
    魏通喜欢木馨,这一点,只有他自己知道,没有任何人看得出来。
    在高一的时候,魏通是个问题学生,天天拿着个篮球出现在篮球场上,甚至为了比赛早自习都翘掉了...
    一天他和高三的一帮学生打球起了冲突,打了起来,结果显而易见,魏通被群殴在地上摩擦...
    后来有一个女生,拿着手绢细细的帮他擦拭伤口,而他却因为眼睛肿了睁不开而没看清是谁,只依稀记得一句话:“以后请不要再打架了。”
    从那之后,魏通再也没有打过架。而那女生的手绢遗落在了现场,魏通一直珍藏着它。
    也许这就是少男少女间的喜欢?不经意间可能一个眼神都会成为理由。
    他喜欢上了那个自己没能看见的女孩。
    那张手绢和她的声音,成了魏通寻找她的唯一线索。
    知道前段时间,魏通发现了木馨也有一个同样的手绢,而且得知了上面的花纹是她母亲亲手锈上的。
    是她。
    于是他每天都会在学校等木馨,也会对木馨莫名的更好。
    然而每次木馨都会回避他,这让他很郁闷,他决定当天晚上跟踪下木馨,看看为什么她不想让自己送她
    然而在那,他看见了令他永生难忘的画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3-03 01:32
      今天先更这么多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3 01:33
        顶,话说你这是要写木馨后宫线啊


        Lz回来了


        wow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03 22:28
          高练和木馨竟然在一起?
          魏通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上仿佛压了块石头,让他喘不过气。
          难道...他们...在...
          魏通努力让自己接受,眼前的二人只是有事顺路而已,可是二人谈笑风生的样子让魏通不禁头晕目眩。
          不,两人只是朋友吧......
          魏通跑了,他怕自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西安教练,我想打篮球!...我想,打篮球...”
          虽然当时很不冷静,但是后来想想,是不是我多虑了呢?
          魏通努力的安慰着自己,想方设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少年们的事,大家自己都屡不清,又如何去管别人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3 22:44
            围观


            (时间被lz一拳打回正轨啦)
            躲在巷子远处的高练默默的看着看着蹲在角落的魏通,心中一阵说不出的滋味。不得不说男主的情商变高了很多,或许说是魏通的态度过于令人惊讶,导致这种榆木疙瘩都能猜到三分。
            “没想到,木馨这么受欢迎呢。只是,为什么会是你呢,魏通...”高练叹了口气,心中一阵酸楚。魏通可以说是他最好的哥们,然而命运捉人,为什么他们会喜欢上同一个女孩?这会不会导致他们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但是有一点高练很肯定,“木馨,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他坚定的想道。
            深呼吸了几口,稳定了下心神,高练缓缓向魏通走去,魏通似乎还沉沦在往事的回忆,完全没看见高练。
            “喂,魏通,你咋坐在这呢?诺,给你买的胃药,上会你给我推荐的厂家,高考钱一天晚上我还吃了,真管用呢!”高练努力使自己的笑容看起来真诚,然而皱纹却表明了他笑的有多勉强。
            魏通抬起头,对着高练惨然一笑。眼神闪烁了一下,却又马上黯淡了下来。
            “来,我送你先回家,在这可休息不好,小心疼的更厉害了。”
            魏通却摆摆手,咧了咧嘴:“没事,我就想静静,胃不太舒服。”
            “废话那么多,赶紧回家去。”
            “...好。”
            这就是哥们,无论有再大的矛盾,依旧可以为对方两肋插刀。
            但是,矛盾真的是这么容易解决的么?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3 23:01
              不知如何广州入户怎么办? 户政企业帮到您!!
              广告
              送魏通到家已经是十点半,高练又去了一趟木馨家里,开门的是她的父亲。问了一下后得知今天很早木馨就和她妈妈出门了,据说是去挑大学,匆忙间手机落到家里了,忘了开机。
              艳阳高照,太阳毒辣辣的打在高练的脸上,他已经在小区门口从正午等到黄昏,隔壁家的小学生都下楼买了好几根雪糕了,却一直看不到木馨的身影。
              “要不,就先回家吧......”高练想到。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喵呜”
              这声音...是...
              它缓缓扭过了头,一双白目冷冷看着高练。
              “皇阿玛...”高练下意识抽了抽嘴角,这只死猫,怎么在这会出现......
              然而他只是冷冷的叫了一声,便不再看高练,让高练忍不住松了口气。
              “汪汪!”
              原来闹了半天,皇阿玛是在叫苏公公来啊。
              高练感觉自己的智商遭到了压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03 23:23
                坐等更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3-04 21:15
                  大水笔不陪女朋友?还在这写小说?
                   ✎﹏﹏ 
                      明   你 
                    你 月 看 站 
                    装 装 风 在 
                    饰 饰 景 桥 
                    了 了 的 上 
                    别 你 人 看 
                    人 的 在 风 
                    的 窗 楼 景 
                    梦 子 上   
                        看   
                        你   


                  送魏通到家已经是十点半,高练又去了一趟木馨家里,开门的是她的父亲。问了一下后得知今天很早木馨就和她妈妈出门了,据说是去挑大学,匆忙间手机落到家里了,忘了开机。
                  艳阳高照,太阳毒辣辣的打在高练的脸上,他已经在小区门口从正午等到黄昏,隔壁家的小学生都下楼买了好几根雪糕了,却一直看不到木馨的身影。
                  “要不,就先回家吧......”高练想到。
                  就在这时,他听见了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喵呜”
                  这声音...是...
                  它缓缓扭过了头,一双白目冷冷看着高练。
                  “皇阿玛...”高练下意识抽了抽嘴角,这只死猫,怎么在这会出现......
                  然而他只是冷冷的叫了一声,便不再看高练,让高练忍不住松了口气。
                  “汪汪!”
                  原来闹了半天,皇阿玛是在叫苏公公来啊。
                  高练感觉自己的智商遭到了压制。
                  眨眼间感觉自己的身高也遭到了压制,抬头一看,原来皇阿玛和苏公公是外星怪兽。。。。
                  片刻之间,高练卒
                   ✎﹏﹏ 
                      明   你 
                    你 月 看 站 
                    装 装 风 在 
                    饰 饰 景 桥 
                    了 了 的 上 
                    别 你 人 看 
                    人 的 在 风 
                    的 窗 楼 景 
                    梦 子 上   
                        看   
                        你   


                  赏你五个滑稽币
                   ✎﹏﹏ 
                      明   你 
                    你 月 看 站 
                    装 装 风 在 
                    饰 饰 景 桥 
                    了 了 的 上 
                    别 你 人 看 
                    人 的 在 风 
                    的 窗 楼 景 
                    梦 子 上   
                        看   
                        你   




                  楼主账号:开飞机的小孩纸,是个帅帅哒的美男子
                  等级职务:7级
                  侦测人员:在幸福透明之前,消耗102字记录数据
                  侦测时间:2017年03月04日 周六 21时49分25秒025毫秒
                  侦测地点:,东京139.782106,北纬35.7085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04 21:49
                    只见苏公公很“友善”的吠了几声,突然一口叼走了高练的花为手机(这会高练还没钱买水果7)
                    “诶?死狗!你给我站住!”高练一脸懵逼随即用0.1秒的时间反应过来,拔腿就追。
                    于是逛了一天街的人们又看到一道亮(qi)丽(pa) 一堆 的风景------上午那个抱着法式长棍面包的学生又在追着一条嘴里叼着一部手机的哈士奇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只是这次,他没时间道歉,魏通也不在。
                    “咳咳...你个...死,死狗...给我...咳,站住!...咳咳咳...”高练双腿打颤,上气不接下气,像哮喘病人一样咳嗽个不停。跑了四条街,高练终于撑不住了,对着苏公公喊。
                    苏公公像是听懂了一样突然停下来,将手机一口甩到旁边的地上,乖巧的坐在一边默默看着不远处一对母女。
                    “喂,我的...咳咳,手机就是让你这么,咳咳...扔的么?那可是我的Huawei note puls666啊!诶?咳,那是...”高练正想骂苏公公一个 狗血淋头(貌似真的是狗),突然顺着苏公公的眼神望去,一下子呆在原地。
                    那不是,她么?...
                    依旧是那套浅黄色淡淡的短袖T恤,略微发白的三分牛仔裤,粉棕色的双马尾在夕阳下随风摆动,令人不禁想到微风下的柳树芽儿,生机逸然。仓鼠般的小脸与夕阳正好形成了45度角,温暖的阳光肆意的挥洒下来,灵动的双眼像是被人工调整过的一般镶嵌在肉嘟嘟却又泛着可爱萌的、完美无瑕的小脸上,夕阳西下,她的出现如温暖的阳光,融化了高练的心。
                    唯一令人不满的是,现在的她一脸不情愿,却又忍着一言不发,而旁边板着脸眼神苦口婆心一直啰嗦个没完的中年妇女,想必就是木馨的母亲,现在的伯母,以后的丈母娘了。
                    看起来,伯母不太好相处啊...话说,她们不是去看大学了么,怎么还吵架了呢?等等,这是单方面的屠杀,应该算不上吵架...
                    高练依靠着公共垃圾箱的掩护,偷听着二人的谈话。
                    于是人们又看见了今天第三幕奇葩场景---一只哈士奇和一个刚刚追它追的发疯的人现在正并排借着垃圾箱的掩护和平地蹲在地上等待着什么。


                    楼主居然没更看来是陪女票去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3-05 22:39


                      已经生成1经验给开飞机的小孩纸,请开飞机的小孩纸为高恋一百天缴费1元........现在幸福透明之前在,经度:139.782106,纬度:35.70859给楼主下催费单。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06 00:11
                        熬夜给你们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06 01:42
                          高练的耳朵犹如避雷针一样竖着,努力的让自己听见只言片语,旁边苏公公此时却安静的趴在地上,头耷拉着,嘴里呜呜小声呜咽。
                          “不是我说你,那大学哪里不好......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听话?”
                          “妈......那大学,我不喜欢......”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呢?那大学哪里不好?离家也不远。”
                          “我......妈妈......分数还没下来呢,现在惦记这个有点早了吧?”
                          “你不是说自己考得还可以么?我没指望你光宗耀祖,但是你记住一定要自己有本事,先不提你去冲刺班感偷跑的事,你怎么一点也不想争气呢?你看我和你爸就是例子,他就没出息.......(balabala)”
                          “妈...”
                          “别说了,要不你自己在这里挑个,要是考不上我就送你去国外去。”
                          “......”高练看着低着头,快要哭出来的木馨,好容易忍住了冲出去的冲动,强迫把自己摁在地上。
                          “不要!”突然木馨抬起头,歇斯里地的大喊道,“我不要出国!为什么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决定我自己生活的权力,从小您就让我做您认为最正确的事,不管我愿不愿意,外公是,爸爸那里是,兴趣爱好也是,学习也是......我不想再这么活下去了!我想活出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傻孩子,妈不是为了你好?人自己要有本事,亲朋好友都靠不住,只有自己强...”
                          “我不要!从小到大我连朋友都没有,除了皇阿玛我甚至都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朋友!小区的人我都不认识,我没有一个朋友,难道这就是生活?我...不想这样活下去!不想!”喊话间,木馨已是泪流满面。
                          “你干什么?大街上你想让谁看笑话啊?”
                          “您不是想知道那晚上发生什么了么?我告诉您!”木馨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喊一生,甜美的嗓声因为声音过大已经破了音,只见木馨浑身颤抖地说道:“那晚我回了小区,雨很大,可是我看到家我就浑身忍不住害怕,我害怕我辜负了期望,害怕我做不到您要求的那样,我害怕那个冷冰冰的家!我在小区角落里呆了一晚上,如果我同学没有来找我我,把我接回他家,我...我...”木馨已经站在了崩溃的边缘,犹如将要决堤的洪水,仿佛只要一刺激,他就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一样。
                          “什么?你竟然去了别人家?难道你爸爸妈妈都比不上你同学重要么?男生女生?为什么他会去找你?”妈妈似乎并不在意木馨怎么样了,相反,她对那个人是谁更为在意。
                          高练终于忍不住了,一言不发的走过去。他的眼睛已经泛红,他知道,木馨今天的举动,都是因为他!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06 02:08
                            只是还没等高练出声,木馨却突然大步的逃走了。
                            没人注意,甚至自己也没注意,高练的指甲已经抠进了自己的手心,丝丝鲜血洇了出来。
                            想都没想,他就向着木馨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是今日的第四奇葩,刚刚蹲在垃圾箱后面的一人一狗又追着刚刚那个歇斯里地的女孩,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路追,左拐右拐,终于,跑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跟丢了?
                            高练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种时候掉链子,木馨会很危险的,现在该怎么办啊?
                            这时,远方隐隐约约传来女孩哭泣的声音,高练一个激灵,努力判别着方向。很明显,是木馨。
                            长长呼了一口气,高练终于走到了木馨面前。但是眼前的一幕,却让他怒发冲冠,后怕不已----
                            几个流里流气的小痞子,染着非主流的花花绿绿的头发,贼眉鼠眼,一脸色眯眯的看着木馨,木馨一脸惊恐,慢慢的后退,颤抖的说道:“你...你们要,要干什么,别,别过来!”
                            领头那个哈哈大笑,“我们要干什么?你自己不清楚?要怪就怪你自己非要跑到这来...说吧,多少钱?老子今晚包了你!”
                            “啊!不要!离我原点!不要过来!啊!救命啊,高练,高练救救我...”木馨已经吓得语无伦次,下意识喊出了高练的名字。
                            “哦哟,装什么纯,谁不知道你们这种装纯的人,一个个心里都和婊,子一样想被人疼爱,还有那个高练是谁啊?你让他来救你啊?哈哈...啊!!!”领头的邪恶的笑着,一步步逼向木馨,却在这时候突然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木馨透过泪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自己朝思暮想的高练,他总会在自己最为难的时候来救我么?
                            平心而论,高练长得不是很特别,黑色的短发,白净的脸庞,高挑的鼻子,深邃的蓝瞳,虽然只是有点小帅,但十分耐看。
                            然而此时的高练却一改平时好学生的样子,目光被愤怒充满,双眼布满血丝,牙齿吱吱作响,手里拿着一根沾着血的钢管,那是刚刚那个头领的血。双手颤抖着,第一次见血让他十分害怕,但是想到了木馨刚刚的样子,他就觉得这些人死有余辜。(哪怕没死)
                            另外几个混混被吓到了 ,呆呆着看着高练,这小子,一下子就干翻了他们老大?谁啊?
                            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扯着嗓子为自己助威,“他只有一个人,我们还怕他不成?”
                            高练也着急,护着木馨缓缓后退,手里的钢管不时挥舞两下,给混混们一个精神上的压制。
                            木馨已经被吓傻了,呆呆的任凭高练牵着她的手后退,也不知道保护自己。
                            于是高练害怕木馨受伤,无奈只能转身护着木馨。然而这样就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了混混们。
                            危机,险峻丛生!


                            楼主什么结局啊


                            高练用手抱住木馨的头,将她死死的护在怀中。棍子一下下落在了高练的后背上,沉闷的巨响让他忍不住一个踉跄,嘴里不禁发出闷哼声响,可手却一直死死不放。
                            “你们别打了,放过他吧...呜呜,都怪我,停下啊!”木馨泪流满面的看着自己眼前不知道挨了多少棍和鞋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的高练,这个大男孩,不管什么时候 都会护着自己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练的后背鲜血淋漓,几乎已经昏了过去,但手依旧死死不放。
                            混混们可能发现手下的有点重了,便停了手。副头头看着眼前一幕,也有点惊,便道:“抬上老大去医院,咱们赶紧走。”
                            (领头碎碎念:“我tm都快死了你才想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突然诸位混混背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打完人就要跑,不赔点医药费么?”
                            “嚯呀,燃烧起来了!走你!”
                            “先救高练,次要抓人。”
                            “对!副班长说得对!”
                            “......我是学委。”
                            ......
                            木馨已经乱了阵脚,看着眼前的高练束手无策,一直用手拍着高练的脸:“高练你醒醒啊,都是我不好,不会有事的......都怪我...呜......”
                            高练幽幽的睁开眼睛,勉强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就算没死都要被你拍死了...咳咳......诶,你看那边,咳,什么情况。”
                            黑压压一片的猫把整个巷口封的严严实实,可谓遮天蔽日,这些猫一个个张牙舞爪,对着混混们一顿乱抓乱咬。
                            至于旁边的几个人影,高练已经看不清了,他现在很困,很想睡觉。一番抗争后,他终于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沉入了危险的梦乡。


                            黑夜,白天,黑夜,白天......
                            我这是怎么了?
                            我在哪?
                            高练发现自己处于了一个神秘的空间,一片白茫茫,却又无比黑暗,以至于他甚至看不见自己伸出的双手。
                            “我们又见面了,年轻人。”
                            一个白胡子墨镜老头突然浮现在了高练的面前。
                            “是你?”高练一拍脑袋,“上回我吃死亡曲奇晕过去时,就是你?”
                            “是的,没错,哦吼吼。”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你到底是谁?”
                            “我姓马,叫我马教授就可以了。那么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请说。”
                            “你是否愿意为了你的爱人付出一切?”
                            “当然!”高练不假思索地答道。
                            “包括生命?”老人反问道。
                            “包括!”
                            “好,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诶?怎么?莫名其妙就赶我走?!”
                            (发生了什么未知的变化呢。)
                            冰冷,抖动......
                            高练缓缓睁开了眼,眼前一片雪白,左手上打着吊瓶,整个背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
                            “下手还真狠啊......”高练苦笑道。
                            “诶,你醒了?”枕在高练腿上的木馨惊喜的喊道。
                            “木馨,这...是哪?”
                            “医院啦......你受了好严重的伤,都昏过去了,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木馨的声音越来越小,像一只三线仓鼠一样。
                            高练宠溺的摸了摸木馨的头,说道:“傻瓜,你没事就好,我受点伤又没什么,胳膊没断腿也没少。”
                            “咳咳,貌似咱们几个不够亮啊。”乔伊默默的站在窗台边。
                            “乔伊,小涵,魏通,班长?你们怎么都在啊?”
                            “诶,伙伴,话可不能这么说,可是我们救了你们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07 14:53
                              “其实也不算我们救的你,是一堆猫把我们往这边挤的。”小涵道。
                              就在这时,角落里一只肉球霸气地喵呜了一生,用惨白的眼珠突然盯向高练。
                              “嘶-”高练吓得一个猛吸,结果又不小心动到了伤口,忍不住诶呦了一下。
                              “诶,你没事吧,快躺下伤口再崩开就坏了啦。”木馨赶忙去扶高练躺下。
                              “话说,你们这是...在交往吧?”乔伊默默的坏笑了一下,道。
                              “诶诶诶?不,不是的,我们只是,是...”木馨的脸一下子熟的和西瓜瓤一样,红里透粉,可爱极了。
                              “是的,我们是在交往,而且有几个月了吧。”高练却出声道。
                              “诶,高练,你你你,干嘛说,说出来呀,丢死人了啦!”木馨的脸更红了。
                              “怎么,和我在一起很丢脸么?”高练半认真半开玩笑的说着。眼里温柔并现。
                              “咳咳,木馨,你们慢慢秀,我们先走了。曲琪,走啦。”
                              “嗯!”说完,曲琪就搂着乔伊的胳膊走出了病房,留下目瞪口呆的木馨和高练二人。
                              “他俩...咋回事?”高练最先张口问道。
                              “高考那天,乔伊站在教学楼下对着曲琪告白,全校都知道了你们不知道么?”小涵无语的看着高练。
                              “啊...这个,因为光记得照顾木馨去了,没注意耶......”高练摸摸头,嘿嘿笑了笑。
                              “能说说高考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么,木馨为什么会在你家,我给你打电话你也含糊其辞就过去了呢?”罗小涵好奇的问道。
                              “额,这个......不太好解释,从头到尾我给你们两个解释一下吧。”
                              于是高练就从他听小涵的建议不要放弃,于是坚持给木馨打电话,打不通就发短信坚持了四五周开始,一直讲到暴雨那晚上发生了什么,以及后来保护木馨被打又是怎么了。
                              魏通在旁边坐着,默默的听完了全部。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爱木馨的资格,或者说,高练比他更有资格,站在木馨面前。
                              自己,肯定做不到这么好啊......
                              既然爱她,又何必非要去拆散他们呢?
                              她过得幸福,不才是最好的么?
                              魏通的心突然静了下来,他发现,自己应该放手了。
                              自己,配不上她。
                              那么,就让他来替自己守护他吧。
                              魏通突然呲牙咧嘴的蹲在地上:“...胃痛,刚刚扛你用力过猛了,胃痛啊......我先走了拜拜!”说完便要离开。
                              走前,他在高练的耳边咬了一句:“替我照顾好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会把她夺回来的!”
                              “乐意奉陪!”高练也懂了,笑呵呵的回答道。
                              说完,魏通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对了,我父母他们还不知道呢吧,这么久没回来我是不是该和他们好好解释下?”高练突然反应过来,急急说道。
                              “伯父伯母今天中午有事情出远门了,你受伤的事他们暂时还不知道。”小涵回答道。
                              “哦,那就好...等等这是什么家长啊刚高考完就不管我了?”高练一脸无语。
                              “算了,这件事还请不要先告诉我父母,不然他们会担心的,拜托了。”高练补充道。
                              “嗯,放心吧,我会帮你处理好的。”小涵笑了笑,便掩上了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二人,和一只帝王......
                              “那个,谢谢你今天救了我......”木馨脸红的看着高练,声音软酥酥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安啦,我还要感谢皇阿玛救了我呢,要感谢就感谢皇阿玛吧。”高练笑呵呵的摸了摸木馨的头。
                              “喵呜。”皇阿玛突然扭过头来盯着高练。令人奇怪的是,这次不再是冷眼,而是很平和的看着。
                              “照顾好木馨,如果宫女收到伤害的话,你可是会死的。”高练仿佛从它的眼神读出了这样一句话。
                              “放心,我会的。”高练微微一笑。
                              说实话高练真的是个还没长开的小帅哥,就这么微微一笑就让木馨看得入了迷。
                              时间仿佛从此刻定格,二人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诶,结束了吗?......”木馨仿佛有点意犹未尽,结果突然想到了自己说的话,脸突然烧的像窗外夕阳旁一片片的火烧云般,可爱温暖。
                              高练似笑非笑的看着木馨,这个女孩,因为没有朋友,恐怕除了家人,剩下的都只有自己了呢。
                              旁边的皇阿玛默默看着眼前一幕,伸了个懒腰,从窗台外跳走了。
                              “铃铃铃~”悦耳的铃声突然响起,但此刻在木馨听来却那么刺耳。
                              妈妈打来的。
                              “怎么了?伯母也是为你好,快接吧,不然让她太担心就不好了。”高练劝解道。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09 22:00
                                我去找了找steam上宣传片版本的志愿书,然而怎么也找不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09 22:02
                                  等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10 23:13
                                    Lz这两天忙着准备考试,又得陪女友,所以没按时更不要打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3-12 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