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803
  • 26回复贴,共1

59 变得和缓的长期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威廉的撩妹?技能点错对象了吧


回复
1楼2017-03-02 19:52
     战场陷入了胶着状态。阿尔卡迪亚军虽是在缺少了威廉这一棋子并陷落了一枚棋子的状态下战斗,但其有着坚硬的守备和除开那点另外形成的数层壁垒。打消了尼迪卢克斯军(沃夫指挥)『速度』的厚重的防守,处于连累战累胜的黑之佣兵团都无法突破的状况。
     从那之后第三天,只有没有棋子应对的沃夫队逐渐将布阵侵蚀,然而并没有紧随其后的部队。结果,沃夫队也不能就那样单独突出,变成了不得不后退的状况。
     制定对策的第四天,沃夫和妮卡强袭了格雷戈尔的阵地。面对对方一口气突破的打算,硬是要防守到底的格雷戈尔的指挥出现了奇迹,在争取时间时等到了其他百人队的援助,其结果只以两军消耗的增多为结束。
     使出奇策的第五天,作为沃夫真本领的自成一派的战术炸裂。为了故意不从『上』而从『下』一口气突破重要地点,除了尤文外多个队伍从勉强能看到河岸的部位突击。阿尔卡迪亚军虽吓了一大跳,但安塞姆准备的坚硬的阵地打消了他们的速度,结果被顺利应付过去。在不得移动时也行动起来的安塞姆的那份认真防止了败北。
     
     然后两军互相损耗了众多兵力,战斗变得缓和,时间拖长了。
     
     「……搞不好是初次遇到这么贯彻战术拖延至今的对手」
     沃夫对这无路可走的状态挠了挠头。状况并不糟糕。作为攻击方的尼迪卢克斯和作为防守方的阿尔卡迪亚在兵力损耗上并没有太大的差距。本来防守方更占优势,但现在却是五五开的状况可以说是多亏了沃夫的能力。
     「对方也不是没有要赢的打算,但也没有援军要来的预兆。不,要是有援军增援的话,这边也去威胁小少爷借点军队就行。平地上仍处于小型战斗的程度,对行动也没有太大的阻碍。当然能否令平地陷落一枚棋子也只是个赌博……」
     持续防守虽然能远离失败,但也不会靠近胜利。攻击方和防守方人数基本相同损耗率相似的状况,就算恭维也无法说是阿尔卡迪亚占优势。反而照这样继续施压,早晚能开出个『洞』。威廉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这点。
     「看不出来对方的目标啊。即使笨蛋也知道是在争取时间……但那之后有什么打算?」
     没有未来的战斗。阿尔卡迪亚在进行的就是这种战斗。即便躲在壳里终有一天会出现破绽。这是适合于万物的真理。
     「为了治好伤势?不对,那点事情能够抑制住军队吗?绝对在某处有着什么目标,不可能没有。那家伙可是白假面」
     作为敌人对白假面的信赖令沃夫烦恼。


      ○ 


     「差不多了、吧?」
     威廉的伤势基本痊愈,取下了所有绷带。当然即使威廉参加战斗也无法根本解决状况,『目标』并不是那点。
     「明天我也出击,稍微试着动摇下对方」
     威廉摸了摸一直对自己表现出十分抱歉的样子的卡尔的头。
     「真是,打算保持那张苦脸到什么时候?那样就好了啊。大概基尔伯特和安塞姆早就察觉到了。希尔达什么的从最初就开始怀疑了,她那边更难蒙混过去。那样的话暴露了反而更轻松。……感觉我从昨天还有那之前以及之前的之前都一直说着同样的话」
     卡尔消沉着。
     「还是说你觉得我会离开你吗?」
     卡尔吓了一跳。没错,卡尔当然明白自己的无力与威廉并不相称,由于那些还暴露出了和威廉的关系,虽然对这感到十分抱歉,但实际上心底考虑着别的事情。
     「因为……威廉已经没有和我在一起的理由了」
     卡尔不是笨蛋。早就察觉到了威廉和卡尔在一起能获得的实际利益的部分。当然他并没有怀疑和威廉的之间的友情。即便如此,还是有些许不安。威廉这一文武兼备的存在不可能一直位于卡尔之下。即使暴露了关系,威廉生来的『力量』也令基尔伯特他们认可了。那里到底还有没有卡尔能够插入的余地呢。区区男爵家的次子,只有那么一点实利的存在——
     「是只有那种程度的关系吗?我们之间的关系。那、稍微……有点伤心呢」
     「诶?」
     威廉摆着悲伤的表情。看到那个卡尔一脸惊讶。
     「对我来说,和卡尔在一起的日子充满着惊奇。你明明是贵族却用平等的目光对待平民以下的我。光那点就令人惊讶、感到高兴。从卢西塔尼亚到这里的路途上,以及到这里以后,大家都把我当异人对待。既是外国的人,头发又白,都是那种……对待」
     威廉温柔地抱住了卡尔,卡尔受到了进一步的惊吓。
     「和你相遇后我被救赎了。阶级和出身并不是全部。平民以下的我和贵族的卡尔之间诞生出了友情。那种事情居然能够办到……我知道了这点」
     威廉的热意传达给了卡尔。卡尔快控制不住泪腺了。
     「我是你的剑。并且祈愿我们能作为永久的朋友。那样、不行吗?」
     「对、对不起威廉。我、我、呜哇哇哇哇哇哇」
     在哭着的卡尔背后,威廉——
    (真是麻烦的家伙。真是的)
     和温柔的拥抱相反,表情完全保持冷静。
    (开始在泰勒家旗下进行买卖的我,怎么可能再离开你呢。稍微动动脑袋啊笨蛋少爷)
     泰勒家还有利用价值,在其他家族所没有的『钱』这一部分。
    (让我继续利用吧,直到能够从你们那壳里脱出的程度、呢)
     对威廉来说的朋友只有两人。其他全部都是他人,仅仅是需要被吞噬的存在。还没有到吞噬卡尔的时机。只是那样。
    (如果你和仍在奴隶时代的我见面的话,肯定会用看虫豸的眼神看着我吧)
     威廉不会相信。那个『眼神』,威廉无法忘记。


    收起回复
    2楼2017-03-02 19:52
      看到一半抓了一把狗粮往嘴里吞


      收起回复
      5楼2017-03-02 20:41
        要是妹妹看到了不知會做何感想


        收起回复
        7楼2017-03-02 21:35
          →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2 22:53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3 00:16
              heh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3-03 14:56
                必须拼命做项目了 下周二之前应该没法翻,你们随意 @yao07181010 @倾听の翅膀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3-03 2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