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797
  • 21回复贴,共1

58 各人的战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看变态预备军


回复
1楼2017-03-01 21:55
     「没想到……还真是下了一手大胆的棋」
     尤文到昨天为止的对手还是安塞姆。由于昨天僵持不下,尤文还以为没有比他更擅长拉长防守忍耐力强的将领了。但是阿尔卡迪亚军打出了远超那预想的一步棋。
     「就让我归还昨天的账吧,『狮子侯』、尤文爵士!」
     今天的对手是基尔伯特·冯·奥斯瓦尔德。即是阿尔卡迪亚夸耀的被称为年轻一代最优的男人,又是浓厚地继承了剑圣之血的奥斯瓦尔德家的新锐。
     「以那位狮子侯为对手,令人跃跃欲试啊」
     『上面』是必须死守的攻击的据点。打算获胜的话就不可能会放手。虽是大胆的配置转换,却又在符合情理。除了基尔伯特以外还有谁能阻止『狮子侯』呢。
     「狮子侯、吗。现在的我只是区区一介佣兵而已」
     尤文看着干劲满满的基尔伯特队露出苦笑。
     「出身是不能改变的,血统是正直的。加尔尼亚十二骑士王之一,『狮子侯』尤文。虽不知你为何会委身于佣兵,但赌上奥斯瓦尔德之名,我要将你讨伐!」
     遥远的西方的尽头。隔着海洋有个被人们称为加尔尼亚的巨大岛屿。那里多国乱立,重复着诞生然后毁灭,毁灭然后诞生。大约十年前其中突然诞生出灿然闪耀的十二个国家。那些国家的王们年轻力胜,他们朝夕持续着战斗,据说有着十二个国家同时加入战场的乱局。他们因那武勇而被称为骑士王,其武名甚至响彻于距离遥远的阿尔卡迪亚之地。
     其中一人就是『狮子侯』尤文。据传是十二骑士王中最具攻击性,最善于激烈战斗的一位。那种程度的男人为何会所属于佣兵团,为何会立于沃夫之下,尽管全是无法明白的事情,但有一点是明确的。
     「知晓我是狮子侯,还觉得能胜利吗」
     不论对手是谁,要的只有胜利。那就是作为奥斯特瓦尔德出生的命运。
     「当然!奥斯特瓦尔德的剑不存在败北」
     两人之间迸发出斗气。两军暴露在将气中,军队本身都缠绕上了气场。一边是剑。以阿尔卡迪亚夸耀的白刃之剑为先头,士兵全体变为了无数的剑。一边是狮子。以白金的狮子为先导,狼群在咆哮着。
     剑与狮子,两者激战。
     
      ○


     与妮卡对峙的仍然是格雷戈尔。由于双方都知晓了对方的手牌而不太想进行战斗。本来格雷戈尔就是按照基尔伯特的命令(威廉的命令)不打算积极地进攻,只在确实的保持距离的基础上远距离战斗。而妮卡则是不想由于强行攻击在地理上占优势的对手导致失去士兵,使得妮卡得意的有威势的速攻被封印。
     其结果,战场形成了现在这个胶着状态。两军的将领——
     「「好闲啊」」
     有着在一次都不交手的情况下结束一天的势头。


      ○


     安塞姆在防守着之前由基尔伯特守卫的重要地点。敌人基本不会攻入到此处,因此安塞姆要做的事情较少。话虽如此,却也不能离开岗位,于是安塞姆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
     「慎重地堆土,那墙壁的质量会左右我们的命运」
     据点的强化。不论是基尔伯特还是安塞姆在这个方面都意外地不关心。最主要的是阿尔卡迪亚的士兵,特别是专业军人没有进行这种建筑工作的前例。但这并不表示世界上没有过这种事例。超大国加利亚斯等就将这种土木技术视作军人必要的素养,那正是那国的强处之一。
     荣誉及地位,七王国被定式和传统占据主要地位。其中加利亚斯成功的舍去了那些,因此没有拘泥,变得更加合理。不论是政治,还是商业,而军事也——
     由那催生出的士兵变得能够进行土木作业。现场由士兵进行作业而没有雇佣人才的必要,也没有雇佣的闲暇。这直接关系到时间和金钱的缩短。特别时间在战斗中是重要的因素。一分一秒就能决定生死。
     「昨天失败的原因是主阵的制造过于粗糙。由于认为对手攻不进来而大意,产生出了破绽。决不能大意,因为我们没有退路」
     威廉阐明了这点。这一点即是加利亚斯的长处,又是加利亚斯在七王国中出类拔萃的最大的强点。没有不参照这一手的选择。虽然格雷戈尔和基尔伯特露出了苦闷的表情,但已经将全权赋予了威廉,只能接受这个提案。
    (威廉·利维乌斯的计策中没有特别的亮点。但是,王道※正是土气的东西。不避开那道路反而行走在其正中央……没有比这更好的计策) (※:正统方法;流传广的最常用有效的方法。原文简洁明了,保留。)
     这次威廉没有使用奇策。尽管也有脱离完全不进攻贯彻坚守的理论,但那还算不上奇策。不以剑而以枪和弓为中心的也不算是奇策。有效利用地形这点不是奇策而是王道。然而将这些整合彻底实施的军队很强。
     王道正因为强力才被称为王道。
     能够令黑狼们实感到吧。学习掌握了世界各国军事基础,知道各种王道计策的威廉,从那众多的王道中创造出属于那男人自己的王道。在基础坚固、制作谨慎、最棒的王道面前,奇策不具备任何意义。
    (果然……很强)
     安塞姆深深地深深地闻着手上的味道,然后用浮现出些微红潮的表情,
     「啊—,太美妙了」
     称赞到。那对象和意图,除了安塞姆以外谁都不知道。
     
     虽然是不习惯的土木作业,但活用生来的指挥力和万能性,到日落时建出了非常不错的成果。


    收起回复
    2楼2017-03-01 21:55
      好快,今天的第二回?!


      收起回复
      3楼2017-03-01 22:01
        ←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3-01 22:05
          變態的勢頭已開始展現......


          回复
          5楼2017-03-01 22:08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3-01 22:21
              二连赛高!
              楼主加把劲爆了他们菊花


              收起回复
              8楼2017-03-01 22:22
                妈呀,这安塞姆怎么一副痴汉的样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3-01 22:26
                  狮子侯尤文,加尔尼亚十二骑士王(被逼的?)跑到了黑狼手下当佣兵,感觉阿波罗尼亚比沃夫威廉吊多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03-01 22:32
                    +1,我闻到了gay的味道~(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3-01 22:37
                      噫!這個貼吧要成為飆車地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2楼2017-03-01 23:30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3-02 00:09
                          ................................這小說不是正常取向媽?


                          回复
                          14楼2017-03-02 02:26
                            安塞姆我记得是男的吧,我没记错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2 11:35
                              首页计划


                              回复
                              17楼2017-04-18 21:37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