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9贴子:7,797
  • 18回复贴,共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3-01 17:27
    插一下


    回复
    2楼2017-03-01 17:30
      感觉我要被爆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3-01 20:21


        回复
        4楼2017-03-01 20:33
          。。。。。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3-01 22:22
            这边吗……我相信翅膀酱可以多头填坑的


            收起回复
            7楼2017-03-01 22:53
              翻譯辛苦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3-02 00:10
                夹击

                令战场产生变化的,既不是每天都在展开死斗的『上』方,也不是两军实质上的大将的激战场所,而是和中央相比稍微下游的部分,即格雷戈尔与妮卡的战场。
                 「很好!」
                格雷戈尔摆出胜利的手势。目标很漂亮地上当了。今天的惊喜——
                「被我包抄成功了吧。」
                就是名为“调动安塞姆·冯·克卢格”的一着。一时放空关键场所的守备,前来吃掉黑之佣兵团副团长妮卡这一棋子。正因为一直贯彻坚守、踏实的战法才能如此出其不意。本来应该设想到的情况,也因思维定式而忽略掉了。
                「少、开玩笑了!」
                将自军的损耗置之度外的妮卡拼命展开凌厉的攻势。其破坏力甚至会让人以为格雷戈尔的阵地该不会就这么被突破了吧。然而破绽也因此而出现。舍弃防守的进攻让背后产生了一小片空间。格雷戈尔等人瞄准的就是这个。
                「放弃吧,女人!真亏你能在我格雷戈尔·冯·顿达面前努力这么久!然而终归是女流之辈、终归是佣兵。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哈!」
                妮卡无视格雷戈尔,引导士兵。来到这里却进攻得更加凶狠的妮卡也不是笨蛋。她是在全力逃跑。她的攻击是逃跑的一着。
                「你以为能逃掉么?」
                可是安塞姆挡住了她的去路。他不是个会在收官时犯错的男人。
                「呿。」
                妮卡咂舌。然后望向了沃夫所在的中央——
                「抱歉。先走一步了。」
                并露出了很有女人味的微笑。

                     ○

                 最先注意到妮卡的战场的异变的,是于视野良好的『上』方作战的尤文。打到现在,面对基尔伯特他不但能出色地应付对方,甚至还可以在保持优势的同时一点点掌握战场的状况,正当他注意到的时候——
                「沃夫!」
                距离那里最远的自己什么都做不到。就算现在调头救援也没什么意义吧。尽管如此,却无法不去恳求、不去呼唤。
                如果失去了可以说是自己认定为首领的男人的半身的、在各方面都给予其支持的妮卡的话,沃夫就会变得无法再像以前一样了。虽然沃夫或许不会表露在外,但是他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是东张西望的时候吗,狮子侯!」
                基尔伯特的剑纵斩向尤文。虽然尤文勉勉强强回避了,但是脸颊到眼睑处却被划出了一道线,线中渗出了血。
                「没有做你对手的时间了!」
                尤文挥剑。而基尔伯特则是踏踏实实地架住了这一招。剑刃与剑刃相交的两人互相较劲。
                「咕、喔喔喔喔喔噢噢!」
                 不再分心,仅仅是全力集中于眼前的战斗。这种思考让基尔伯特能够与尤文对抗。再加上,论一对一的的实力,年轻人中没有能和基尔伯特比肩的。而现在的基尔伯特则更是——
                (虽然不觉得会输……却也不觉得能杀掉对方。竟然有如此程度吗,剑之一族)
                尤文很焦躁。状况太差了。自己无法抽身妮卡被逼至绝境,沃夫也不是能简单行动的状态吧。今天预定要集中攻打中央逼出白假面。所以他应该正在进攻。
                (要活下去啊。妮卡!)
                尤文只能一味地祈祷。

                     ○

                 沃夫随即便察觉到了战场的异变。那时他正在破坏威廉的土城,处于全力进攻的状态中。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发动攻势之前的话,时间上赶得上的话,沃夫就会改变策略了吧。
                还是说――尽管如此也仍打算追求胜利呢。
                「……集中攻击防备严密的右侧。」
                「了解。」
                沃夫舍弃了妮卡。妮卡并不希望沃夫为了救她而放弃胜利。妮卡是沃夫的老相识。也是知晓沃夫的过去、以及原点的唯一生者。对沃夫来说她确实是一个重要之人。 
                部下们没有多嘴。他们明白沃夫和妮卡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然而就算如此,正因为如此,沃夫才舍弃了妮卡。他们无法对这一点提出异议。 
                「你以为……我会就这么撤退吗!?」
                 黑狼讥笑着。讥笑着不会在此退却的自己、讥笑着连一丝退却念头都没有的自己,
                (之所以这么严密,是因为想要守住那里。击溃那里的话……此阵必死。)
                 审视着贪食胜利、渴求胜利、想要将胜利掌握于手中的自己,然后——
                「根本不够看。攻击攻击击溃他们!给我等着啊白假面。我马上就去宰了你!」
                沃夫哂笑起来。 

                     ○

                「……果然没有动摇么。越来越不妙了――」
                威廉一边尽情地运用士兵,一边眺望着一点一点持续前进的沃夫的身姿。连一瞬间的迷茫都没有显露在脸上。恐怕他今天不会有破绽吧。讨伐副团长妮卡并不会让战局有什么巨大变化。虽然上方的尤文不可替代,但是妮卡那种程度的话很容易找到代替品。
                 一切正如威廉判断的一样。
                「战术方面的互角。是我棋差一招么。个人的武力也是同样的状况呢。」
                 在有关战斗的多个方面,沃夫都要比威廉优秀一点。现状是,威廉没有能在战术层面上胜过沃夫的部分。只能做到像这样一点一点地攻击、拖延时间这种事。
                「就算如此,获胜的人还会是我。」
                威廉哂笑起来。


                回复
                9楼2017-03-02 15:37
                  完√不背锅不背锅


                  回复
                  10楼2017-03-02 15:37
                    難以分曉的勝負哪~


                    回复
                    12楼2017-03-02 21:47
                      %%%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7-03-09 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