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恶魔般的公爵...吧 关注:3,023贴子:2,957
  • 3回复贴,共1

63.閑話:魔導王会合 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先前所说,这话完成之后暂且停更,过一些时日之后我再一口气完结它


回复
1楼2017-02-28 11:48
    63.闲话:魔导王会合 二

    为了以会合为名目的集会,位于魔导顶点的四人聚集到了魔导国家利泽塔。
    《狱炎的魔导王》卜鲁伽=萨尔卡。
    《炼金的魔导王》泰雷特=席卡。
    《魔术的魔导王》克里斯蒂娜=迪扎。
    《黄昏的魔导王》迪波尔特=瑞克托斯。
    果然,若说起这精英们所参加的会合的谈话内容的话。

    「嘛算了。黄昏的,赶紧来打一局吧!今天俺一定要赢过你!」

    「呼呼,一如既往的好战者。汝那若与谁人竞争儿戏便情绪高涨竭尽全力、贪求胜利之貌正乃吾之所望。在渺小的战场上相见吧。」

    「迪波尔特大人说『好啊,来打吧』。」

    「哈,刚来就开始吗。真亏你们能毫不厌烦的持续玩那种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的棋局呢。老身有些理解不了。」

    「迪波尔特。你今天带那个了没?那个异国的绿色的茶!有的话尽数交出来。你可没有拒绝权哦。」

    他们并没有进行高尚的、对魔导有所贡献的探讨。
    邀请玩桌游的人。接受邀请的人。喝着红茶讽刺他们的人。毫不客气的索要特产的人。
    若是只听对话的话,无论哪一句都会觉得与位居魔导之巅的人所进行的交谈沾不上边吧。

    这并非是他们态度不严谨。
    他们……魔导王,是魔导师的顶点。
    正因为他们已经成功了、已经完成了,会合的过程才会没有实质性的内容。

    如果进行会合的是各国的魔导协会会长的话,他们或许会着重探讨魔导相关的内容吧。
    因为他们的工作是对魔导的贡献、探索、发展。
    正因为是对魔导做出了十足的贡献之人,他们*才不会进行剥夺后续工作一般的会合。【*:这一段中仅此句的「他们」指的是众魔导王】


    所以绝对不能认为这是闲暇的老人们的集会。
    即便,他们实际上就是闲暇的老人。

    「话说,迪波尔特!你不要随便更改滞留预定啊!即使你无所谓,可老身这边也是有日程表在的啊!」

    在他们彼此开始自由的进行无谓的对话时,克里斯蒂娜如此向迪波尔特抱怨道。
    其内容,是对以前迪波尔特匆忙访问他的祖籍阿佐利亚斯,因此导致的打乱了克里斯蒂娜的日程表的抱怨。

    「唔姆,此刻吾所应致歉,但因继承吾之血脉及魔导之子结下姻缘、其后继之人有了希望之故,此亦乃无奈之举,故吾拒绝道歉。」

    「迪波尔特大人说『抱歉抱歉。但是侬听说孙子有了婚约,你懂的吧?』。」

    迪波尔特露出一脸丝毫未感受到其歉意的表情与理由一同阐述道歉的话语。
    正如迪波尔特所说……不,非要说的话是莉诺阿所说,迪波尔特的回国是因为他的孙子杰克=瑞克托斯的相亲、及其婚约的原因。
    闻此,盯着不相上下的棋盘呻吟着的卜鲁伽抬起头高兴的说道。

    「哦,什么嘛黄昏的!你的孙子也终于结婚了吗?能生曾孙了吗!?好哇~,曾孙!那可是有着和孙子不同程度的可爱啊!要是能继承特性的话就更好啦!」

    卜鲁伽喋喋不休的对迪波尔特说着。
    看起来就是探起身子并就这样炫耀曾孙的样子。
    而他趁乱耍一下赖变更了一下棋子的位置一事则是秘密。

    「嘿~,又在进行只有年幼的孙儿的人难以企及的对话啊。」

    静静品味红茶的泰雷特也加入了话题。
    他因为相较而言比较年轻,曾孙什么的都是在十年以上的未来的事所以无法理解,但即便如此他也想象着终将会出生的曾孙,并从中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呼呼呼,为时尚早。时期终将到来而仍未至。殊不知已然膨胀的内心的期待已停止了扩张。此乃人之本性。」

    滔滔不绝的迪波尔特没有察觉到卜鲁伽的耍赖继续下着棋,并继续说道。

    「在难以忘却的战役已然终结的时代,在继承吾之魔导的孩童不在的此刻,若现今内心中构想的未来无法实现的话,吾胸中的这份激昂,远胜于以往怀揣梦想成就大业的己身。」

    在结束自己的回合的同时,迪波尔特做出了「真是说了一句名言」的表情。
    双手于颚下交叉,将头部的重量委于其上。
    即所谓的,骄傲脸*。【*:ドヤ顔】

    「哈哈哈,是吗。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过当然,没有翻译的话就传达不了。
    即便是在大战中结为脸熟的卜鲁伽也是如此。
    也正因此,他才会向身为迪波尔特的随从兼翻译员的莉诺阿使出催促她完成自己的使命的眼色。

    但是,莉诺阿仍保持着沉默,岂止翻译,就连嘴也没有张开。

    「喂,冰结的。能翻译一下吗……为何不说话?」

    卜鲁伽一脸惊讶的问道。
    莉诺阿仍保持沉默。

    「哦呀,为何要解放魔力?请停下来,好冷的。请对老人更体贴一点。」

    泰雷特对突然感觉到的寒意产生了反应并查明了其原因。
    从莉诺阿身上好似溢出般泄露出了带有莉诺阿的魔导特性的魔力。

    「泰雷特,你只有在方便的时候才把自己当做老人啊……话说你到底怎么了,莉诺阿。表情那么可怕,露出那种表情的话是不会有男人接近你的哦?」

    克里斯蒂娜略微责备泰雷特,半开玩笑的向莉诺阿本人询问她的异变。
    那个玩笑是禁句。
    保持沉默的莉诺阿张开了嘴。


    「吵死了。」


    莉诺阿=贝鲁,是《黄昏的魔导王》迪波尔特=瑞克托斯的随从。
    进一步去说的话,是他儿媳的姐姐。
    更加详细说明的话,她有着《冰结的魔女》等称号,是次任魔导王候补。【好~作者的笔误(?)登场了~在第30话里作者所写的是《冰块的魔女》,估计他都忘了当时自己是怎么写的了吧?】
    当然,从迄今为止的对话中也能看出来,现任魔导王全员对她的评价都很好。
    也曾互相开过玩笑。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该对魔导王说「吵死了」。

    「莉……莉诺阿,且不提汝内心不体谅他人之事。但是,对即为年老衰败的存在又乃魔导之巅的王失去礼数……」

    「黄昏之语,如若不止将被引诱至深渊。」

    「静寂方乃吾之亲友。」

    显得有些胆怯的迪波尔特好似劝诫般对莉诺阿提出了劝告,但却被以往的那个(闭嘴杀了你)击败了。
    就立场而言是身为魔导王的迪波尔特位居上风,但这与它是风马牛不相及。
    即便被唤作《战争的英雄》,可怕的东西(生气的莉诺阿)就是可怕。
    实际上,迪波尔特因为过于恐惧,脑海中闪现出了战时因敌国的策略而被引诱至龙的巢穴的记忆。
    撇了一眼心理创伤重播中的迪波尔特,莉诺阿太阳穴鼓起青筋对其他的魔导王说道。

    「魔导王的诸位,还真是说着欠缺关怀的发言呢,每逢说道孙儿曾孙什么的就是一脸幸福的表情。」

    莉诺阿的表情肌板的好像能听见音效一般。
    迪波尔特端正坐姿保持沉默。
    顺便一提,卜鲁伽、泰雷特、克里斯蒂娜以及跟随彼此的随从因为莉诺阿那难以言喻的氛围,简直就像被蛇盯上了的青蛙。

    「呐,总觉得好像真的开始变冷了。冰结的家伙到底为何那么生气?过于突然有些不明所以啊。」

    虽然多少已经知道莉诺阿的沸点比常人要低很多的事,但对于突然超出容忍限度开始散布冷气的她,魔导王们偷偷的商讨该怎么办。

    「该不会,是与克里斯蒂娜女士一样到了更年期了?」

    「谁到了更年期啊!?别随便乱说话!」

    从泰雷特的嘴中露出了说不定真的是天然发言般对克里斯蒂娜的辱骂,克里斯蒂娜闻此大声反驳,见此反应莉诺阿进一步开口说道。

    「你们在偷偷摸摸的说些什么呢?……哈哈~,想必是在暗中嘲笑被外甥领先一步的我吧。身为魔导之顶点的魔导王们聚集在一起在背后说别人坏话,还真是个高尚的兴趣呢。」

    「不,我们并没有在说这种事……」

    自虐性的被害妄想病发的莉诺阿毫无理由的对魔导王们发起攻击。
    然后,她高声喊道。


    「我也想结婚啊!!」


    那是源自灵魂的呼喊。
    是令闻者灵魂颤抖的呼喊。
    但是,好像无法得到在场人们的同感。
    那种事你不说谁知道啊。如此这般。

    「况且我无法结婚是因为……」

    就在有如在嫉妒某些幸福的事物而陷入错乱的莉诺阿打算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在室内反复响起了仿佛敲打铜管乐器的声音。
    声音的源头,是魔导零件看起来好像安装的乱七八糟,全长约十五公分的长方体。
    是被称为《通信魔导机》的,经由魔导可以与远方交谈的魔导器具。

    「失礼了。」

    莉诺阿致歉后将通信魔导机调成了通话状态。
    充盈室内的冷气在缓缓散去,某处响起了有如松了一口气般的叹息声。

    「是……啊啊是莉莉阿娜吗。怎么了?」

    看来通话的对方是她的妹妹。
    是迪波尔特=瑞克托斯的儿子古利德=瑞克托斯的妻子,莉莉阿娜=瑞克托斯。

    「欸欸……哈?艾露泽她?哈?」

    因为发声组件没有泄露对方的声音,虽然无法推测是在进行怎样的对话,但却能察觉到这说的是触及莉诺阿底线的事。
    要说为何,方才略微散去的冷气变得比刚才更强,因为室外和室内的温差窗户上产生了规模惊人的结露。

    「Goddamn!」

    莉诺阿突然间的大喊吓到了室内的全员,他们身体一颤。
    莉诺阿愤怒的用单手握坏了通信魔导机,并将其在脚边摔的粉碎破坏了它。

    虽然是题外话,能持有通信魔导机的只有拥有一定的地位的人,以及政府机关。
    其价格,与供一人就读魔导学院三年所必需的金额相同。

    「不止杰克就连艾露泽也……该死!该死!!呜呜、呜呜呜啊啊……!!」

    莉诺阿声音颤抖的嘟囔着自己外甥与外甥女的名字,眼含泪水跪倒在地,放声大哭。

    且不论他们是说是同僚也不为过的迪波尔特的孙儿这一点,她的外甥和外甥女都很有名,无论是在好的意义上还是在坏的意义上。
    因此,身为魔导王的卜鲁伽、泰雷特、克里斯蒂娜虽然没见过他们,却记得他们的名字。
    也正因此,他们察觉到了。这位可悲的魔导师,继外甥之后又被外甥女领先了一步。

    莉诺阿那悲痛的恸哭响彻室内。
    看不过她那过于……过·于·可·悲的模样,克里斯蒂娜退一步对莉诺阿说道。

    「啊~莉诺阿,你有些在意过头了。就连老身也因为没有子嗣和孙儿,多少有些羡慕,甚至有些嫉妒,但人生却不只如此啊。重要的是对他人的心态。所以不要如此的憎恨他人、憎恨世间。」

    收敛其因为那粗鲁的,氛围有些粗暴的语气,克里斯蒂娜以宛若慈母的态度,有如教诲般对莉诺阿说道。
    莉诺阿因为那番话,多少冷静了下来。
    虽然她还混杂着呜咽吸着鼻子,但室内的冷气消散了,能令常人失去意识的威压感也消失了。
    现在除了心理创伤重播中的迪波尔特,室内的每一个人都松了口气。

    「呜呜,克里斯蒂娜大人……。肯这样对我说的只有您一人。谢谢您,我多少冷静下来了。……果然能理解我的只有同性且有着相同处境的克里斯蒂娜大人一人。」

    莉诺阿以饱含同伴意识的尊敬的视线看向克里斯蒂娜。
    ——到此为止的话虽说不上是可喜可贺,但也能很好的解决问题了吧。

    不过克里斯蒂娜必须要回绝认为她与自己有着相同处境的莉诺阿。


    「……不,老身只是为先逝的丈夫守节而已,会被你视为同类还真是出乎意料。」

    「你、你这个叛徒!!」

    窗子再度产生了结露。

    -Fin-


    回复
    2楼2017-02-28 11:49
      這幾個世界頂點真是……(扶額)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28 14:42
        打什么,昆特牌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2-28 2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