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76贴子:7,868
  • 24回复贴,共1

54 黑白交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差一点翻完,然而要上课,2小时后回来发


回复
1楼2017-02-27 19:37


    回复
    2楼2017-02-27 19:50
      续一枚滑稽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27 20:07
        暖贴,话说这吧就两只翻译君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27 20:20
          留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27 20: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27 21:08
              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7 21:29
                加油


                回复
                8楼2017-02-27 21:34


                  回复
                  11楼2017-02-27 22:21
                     沃夫将自己托付于重力进行加速,没有能追上这速度的部下。同样,威廉也疾驱坡道而上进行迎击。两者对展现出做出预料之外动作的对手的眼神有着巨大的差异。
                     白是愤怒。不论过程如何,对方从自己造成的漏洞中穿过是自己的过失。在那过失变为引发败战的责任时,会给自己的履历刻上巨大的伤痕。因此怒火满溢而出。
                     黑是喜悦。没想到对方能展现出这等违背预想的行动。对威廉·利维乌斯这一好敌手的存在自然的溢出笑容。
                     「佣兵!」
                     白,威廉利维乌斯的斩击闪过。沃夫利用高处之利和天生的跳跃力轻巧的躲过,在落地的瞬间毅然地转身回击。理应击中的那击,被威廉弹起系在腰间的剑鞘用剑脊挡下回避了。
                    「白假面!」
                     黑,沃夫还有一柄剑。双剑这一不合理的剑术在这穷地展现了光辉。仍然面向后放方的威廉对那迅速地挥出一剑。最难躲开的是瞄准难以勾到的膝盖上方的斩击。但是威廉也不是仅仅只是面向后方。他以和沃夫的斩击相反的方向转动挥剑。
                     「噢!?」
                     「咕!」
                     到达速度是沃夫的剑的胜利,但气势是威廉胜利。沃夫察觉到就这样同时击中对自己会更不利,因此强行将剑与威廉的剑相击。在剑势完全到达顶端前被弹开的威廉,和由于强行改变轨道使自身姿势出差的沃夫,被对方的力道弹开了。
                    ((这家伙!?))
                     两人虽然有着相似的出身,但所行的道路完全不同。
                     白是以不断积累、作为知识的集合的书本为教师,将自身的剑研磨到这个地步。夺取前人的智慧到达如此高地。这是威廉的剑。
                     黑是仅依赖自己的经验研磨剑技,不从任何人处学习也不掠夺任何人,从己身中将最为优异的自己引出,到达了此处。这是沃夫的剑。
                     二人宛如对照,但只有仅仅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相同的。
                     那就是相信自己是最好,不会迷茫不会犹豫,不进行一切妥协一路穿越疾驰到现在。没有绕路,没有无用功,即便有那也会被克服阻碍化为食粮。因此两人才相似。
                     年轻的威廉和沃夫,白与黑——
                     「喂喂……居然能和我们的大将不分伯仲吗」
                     在同样的高度。从年龄来看两者都是极度早熟的一类,并且有着极大的成长空间。对无限膨胀的力量的渴望,以与那等量的绝望为原点。正因如此才停不下来,无法被停下。
                     「真能干啊—,喏!」
                     黑狼咆哮。己身至今走来的求道。这里有着追随那而来的笨蛋。那点令孤高之狼的饥渴被治愈。并不孤独,还有着敌人。有着和自身对等存在的东西。
                     「赶快给我死!」
                     亡者的集群发出怨嗟之声。站在走过最佳道路上的自己身前阻挡道路的黑狼。威廉同样认为自己比任何人都优秀。同世代的综合实力,那点理应领先在任何人之前。
                     那令人欣喜/那令人憎恶。
                     「同世代居然有和我们的大将同等能干的家伙吗」
                     威廉合理地躲过速度占优的沃夫。一方是有着速度的沃夫,一方是有着正确性的威廉。势均力敌的战斗。亡者之群和狼的互噬令双方更上一层。随着不断交手两人变得越发的可怕。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呼吸都被遗忘,两人在比之前稍微宽阔的丘陵上狂舞。剑刃划过双方带出了血风飘舞。剑将地面的花草收割,令世界增色。两者形成的世界没有他人踏入的余地。
                     吞口水。对于只能彻底在一旁观战的他们来说,最棒的展示在继续。


                      ○


                     被认为会永远持续下去的战斗,突然迎来了终结。
                     「威廉!」
                     卡尔他们落在后方终于赶到此处。只是这个人数的话,沃夫还能带着部下脱离。没有必要急着决出胜负——
                     「沃夫!马蹄声在接近哦!这样下去很糟糕!」
                     马蹄声,也就是骑着马的基尔伯特在接近。以威廉和基尔伯特两人为对手对沃夫来说,果然也是过大的负荷。
                     「吵死了!现在正是好地方啊!别捣乱!」
                     但是沃夫变得情绪高昂,头脑没在回转,打算在这个状况下将战斗继续下去。部下们只能干着急。然后——
                     「蠢货有两个。姑且那个也是己方。杀了黑色那边」
                     基尔伯特和骑士们以压倒性的速度出现在了此处。这样就将死了。部下们背后流下了讨厌的汗水。全灭,脑海中浮现出的两个字展现出了绝望。
                     「蹂躏他们」
                     在基尔伯特下达命令的同时奔出的骑士,目标是沃夫和他的同伴们。
                     「混账!早知道有这种事,就应该存钱首先买个女人就好了」
                     黑之佣兵们进入了临战姿势。他们决不是身手不好,他们都是沃夫为了陷落主阵而带来的,在佣兵团中也有着非常不错的身手。
                     「哼!步兵怎么可能赢得了骑士!」
                     步兵和骑士。基本规格都不同。而且对手还是基尔伯特直属的骑士们,是本来不应屈居于百人队长麾下的好手们。
                     「难得取下了值钱的首级,要是大将被干掉的话就白死了啊混蛋!」
                     他们也是佣兵,早就做好了丢掉性命的觉悟,但即使那样也不愿意以这种方式丧命。该如何在这个无计可施的状况下,令自己这些人的大将生存下来,必须得令自己这些人着迷的身为狼的老板活下去。
                     「做好两败俱伤的觉悟吧混账东西!」
                     堂堂的对袭来的骑兵架起剑,看到那个骑兵浮现出笑容。步兵的剑是不可能够到的,自己有着在马上这一绝对的优势。那在骑士的心中产生了名为自大的间隙。


                     「这不是该玩耍的情况吧!」


                     如同要叱责那间隙般一同飞来的一道闪光。浮现着对自己处于优势而产生的笑容,骑士从马上崩落了。迅速,强力,又无比精准。展现出了将运动中的重装备的对象一击致命的箭术。
                     「什么人!?」
                     只有基尔伯特在那箭被射出的同时理解了状况,但那也为时过晚——
                     乘在马上的一个男人,单骑奔驰来到山上。乘在马上展现出的正确的弓术。知道这理所当然般处置掉骑士的男人的名字的,只有安塞姆和在那个地方的人们。
                     「尤文!」
                     以及黑之佣兵团的同伴们。
                     威廉和沃夫还沉浸在战斗中,完全没有注意到。
                     尤文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介入了沃夫和威廉的战斗。从骑乘姿态轻快地跳跃到了他们『中间』。区区数瞬。以不过眨眼功夫的速度,尤文将两人的剑弹开,然后踢飞威廉,使劲地往沃夫腹部打了一拳。
                     「咕诶!?」
                     将感到苦闷的沃夫挟在腋下扔到了马上。沃夫就那样受到撞击发出了「咕诶诶诶」的声音被固定在马上。以清爽的表情在这极少的时间内完成了救出大将这一速行的男人,副团长尤文。
                     「不愧是尤文!真可靠啊!」
                     黑之佣兵团增添了活力,但是——
                     「去死,下贱的佣兵!」
                     基尔伯特行动了。锋利尖锐的杀气如利剑,带着骑马这一压倒性的优点,以及气势。
                     「有气势」
                     尤文架起弓。缓缓放下身体,眼中没有一切恐惧,以精确的射击将基尔伯特的马射杀了。马匹就那样顺着冲势崩落并通过了尤文所在的地方。基尔伯特即便坐在逐渐跌落的马匹上,也保持着姿势使出浑身一击迎向尤文。
                     「然而太过年轻」
                     尤文已经将弓放下,握住了剑柄。剑与剑的冲突。形成白金闪耀的狮子之牙将基尔伯特的剑挫败。基尔伯特的剑在空中飞舞。尤文看了眼基尔伯特的脖颈,就那样乘上了载着自己大将的马上。
                     「抱歉了,你们。就去死吧」
                     尤文的话语发向了友方。马只有一匹,不管怎样都只能承载一人。剩下的只能留下。
                     听到那个,黑之佣兵笑了出来。
                     「会在地狱中收取工资的,你可要长命活到利息积攒起来的时候哦」
                     「我们的利息可是很高的啊」
                     「好的,会好好的传达到的」
                     尤文就那样调转马头,打算逃走。
                     「你们别让他们逃了!」
                     基尔伯特的吼叫在战场中轰鸣。失去马匹,剑被打飞,基尔伯特的荣耀变得千疮百孔。即便那样他也没有忘记身为将领的职责,驱动着士兵。
                     「遵命!」
                     骑士们杀向了尤文。尤文一只手压着沃夫,一只手抓着缰绳,处置他理应很简单。但是即便那样——
                     「「去死吧!」」
                     即便从两个方向同时进攻——
                     「…………」
                     放开缰绳,拔剑出鞘,将对手抓着武器的手切开。将那种动作简单轻易地达成。两次闪光,有所印象的骑士的手腕被斩飞。尤文看也不看他们一穿而过。
                     「咕,怎么会让你逃跑!」
                     基尔伯特刚打算追击,
                     「我们不会逃走的,所以来当我们的对手吧小哥!」
                     就受到了黑之佣兵的强袭。躲过突袭,基尔伯特捡起了地上的剑。
                     已经看不到尤文的身姿,只留下了在眼前不怀好意地笑着的男人们。
                     「……你们别出手。全部由我来杀掉」
                     自尊被击碎。为了取回尊严,明明有必要去追逐尤文,却被这些人阻碍了。这令基尔伯特无法原谅,对被路边石子程度的家伙阻碍一事,愤怒得无可遏止。
                     「靠你一个?那还真是小瞧过头了吧!」
                     佣兵们一齐冲向基尔伯特。瞪着他们的男人眼光锐利,
                     「你们才是……太过小瞧我了」
                     不带任何温情将一切斩断。


                    收起回复
                    12楼2017-02-27 22: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27 22:28


                        回复
                        14楼2017-02-27 22:34
                          感謝翻譯,上課辛苦啦~


                          回复
                          15楼2017-02-27 23:08
                            感谢楼主大大的汉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28 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