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认证吧 关注:103,062贴子:504,334

来看看部队男人的床上功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知道是什么吗


檀香山家具-美式家居卖场五一底价大促销 更多商品0成本售卖:精品沙发/客厅家具/书房书柜
广告
今天是镇上放闸的日子,所以王小宝起了个大早,喝了口压井的凉水,拿了邻居那顺的两个油饼,背着撒网就出了门。

  王小宝四五岁的时候父母双亡,是吃上水村百家饭长大的,村里像他这么大的孩子都去城里打工挣钱,就剩下他了。

  他从小就下河摸鱼捕虾,这撒网弄鱼的本事相当厉害,所以每次开闸他都能满载而归,然后拉到镇上卖,一趟有个七八百快,够他一个月零用。

  这刚没走多远,一个皮肤雪白,胸脯傲挺的女人就迎面走了过来。这女人是赵寡妇,住在王小宝屋后面的小二层。刚结婚没几天,外出打工的男人就出车祸死了,家里的小二楼就是她男人赔命钱盖的。

  王小宝实在不想跟这赵寡妇照面,想装作没看见掉头就走。  

 然而还没等王小宝转身,赵寡妇就叫住王小宝,“小宝,又去逮鱼啊,给我弄两条呗。”

  王小宝瞥了赵寡妇一眼,呸了一口,“弄个卵子!嫂寡妇,老子扔了都不给你。”

   赵寡妇没有因为王小宝骂她而生气,反而吃吃的笑了起来,“小宝,你说你也算是个大老爷们了,咋这么小气呢?再说了,你那东西的确不行嘛。”

  不说这事也就算了,一说这事,王小宝这火气就直往上窜。两个月前,王小宝傍晚闲着没事,在村里四处溜达,看到赵寡妇门半开着,他就推门进去了。进去之后看到赵寡妇在当院葡萄架下面睡着了。

  当时赵寡妇穿的很少,王小宝看着心里直痒痒,于是就悄悄的上去想摸一把。但是他这还没摸着,却被赵寡妇一把抓住了命根子。

  然而这一抓,王小宝居然直接交待了。

  之后赵寡妇就跟人说王小宝是看家子,所谓看家子就是说中看不中用。

  从那以后,上水村的大闺女小媳妇的见了他,总是窃窃私语,捂嘴浪笑。 “你嫂寡妇,你再敢造我的谣,你信不信我这就日了你!”

  看着王小宝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赵寡妇再一次毫不忌惮的咯咯笑了起来,“好啊,你晌午给我送两条鱼,我让日。不过你要是再窜了,以后每个月都得给我送一条两斤以上的火头,咋样?敢赌吗?”

  所谓火头,就是王小宝要去抓的鱼,因为身上的花纹像火,所以叫火头。火头天生个小,一般一条也就是七八两,市面上二十多一斤。但是这两斤以上的价格最少也是四十一斤,一条就是一百多,最关键的是这两斤以上的还不好抓。

  要是其他事,别说一条了,就是三条五条也不在话下。但是问题的关键是,王小宝对那事真没什么信心。

  赵寡妇瞥了王小宝一眼,叹了口气说:“行了,不愿意就算了。不过今儿你这鱼必须给我送过来,不然我就把你今天不敢跟我打赌的事说出去。”

  说完不等王小宝说什么,赵寡妇就扭着她的屁股往家走,王小宝想冲上去跟这寡妇说清楚,但是路口来了几个女人,他不得不先忍下这口气。

  嫂寡妇你给我等着,爷爷我瞧个先生,弄好了身子,非日的你跪下来求我。

  王小宝哼了一声,背着网就小跑着往河边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特别不顺,一上午过去了就抓了三条一斤多的火头。

  大清早碰寡妇,从头霉到尾。

ゥしてメき┹╇゙ᄂ
  该死的寡妇,给老子等着,别栽老子手里。

  王小宝收起来网,起身就往村里走,遇到了从镇上回来的村长闺女兰凤,就把最大的一条硬挂在了她的车把上。

  兰凤满脸羞红,逃的骑车跑了。

  刚进村口,村长兰奎背着手,提着刚王小宝刚送的鱼,一脸阴沉的迎面走了过来。   

  村长兰奎走上来,把鱼直接砸在王小宝脸上,阴沉着脸对他说道:“小狗日的,敢纠缠俺家凤儿?以后离我家凤远点,再打她主意,我打断你狗腿。我家凤儿以后肯定得嫁城里人,彩礼最少也得20万,你小狗日的二万能拿出来吗?也不撒泡尿照照!”

  紧接着不等王小宝说什么,村长兰奎捏着王小宝脸,使劲一拧,“涨点记性,以后见着我家凤儿,给我滚远点!”

  说完,村长兰奎就大摇大摆的向这村西头走去。

  王小宝心如死灰,很是沮丧的往村里走,他没回家,而是去村西头大槐树下底下。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会一个人坐这。这棵老槐树就像是他的亲人一样,而他只有在亲人面前才会表现出难过,除此之外任谁也看不到。

  赵寡妇那个骚货欺负他无能,狗日的兰奎也欺负他没钱,王小宝突然感觉自己活的真窝囊,还不如村头那头癞头狗活的滋润,有吃有喝不说,三天两头骑母的。

  这时一个瘸腿的老头走了过来,他叫老瘸子,是上水村的本地户,出去混了一辈子也没混出个名堂,又迫不得已得回来了,和王小宝一样给猪圈喂料过活。因为同命相连,每次网鱼王小宝都会给他两条小鱼意思意思。

  老瘸子一脸的谄笑,一边搓着手,一边看着王小宝说:“小宝,你今这鱼不错啊……”

  没等老瘸子把话说完,王小宝就把其中的一条火头给了老瘸子,“行了,别跟这扯了,鱼拿走滚蛋,爷爷我心情不好。”

▤▥▣▦▤


  老瘸子顿时就喜笑颜开,跟王小宝说:“是不是遇到难事了?我帮你……”

“你个老瘸子能干个锤子!少烦我!”

  王小宝站起来转身就要走,老瘸子伸手拽住了他,然后给了王小宝一个卫生院注射用的小药瓶,小瓶光秃秃的什么都标签都没有,里面装了半瓶无色的液体。

  老瘸子一脸贱笑的用下巴点了点王小宝的裤裆,“这是神仙水,抹上点保证你半个钟头不泄,我当年闯江湖靠的就是这神仙水。你只要拿下了赵寡妇,就能收拾兰奎那狗日的。”

  说完不等王小宝说什么,老瘸子就提着鱼转身走了。

  王小宝刚想问个明白,他的二百多买的智能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那是赵寡妇打来的。 “怎么?受不了是吧?等着,老子这就去弄死你!”

  说完不等电话那头的赵寡妇说什么,王小宝就把电话给挂了,而老瘸子居然没影了。

  狗日的老瘸子咋跑这么快?

  王小宝拿着那小药瓶子在太阳底下晃了晃,心里面寻思着老瘸子不会是骗他吧。不过回头一想这老瘸子经常得他的济,应该不会骗她。

  于是王小宝就打算试试再说,于是就把盖子扣开,趁着没人,抹在身上。这刚一抹上,立马就有了反应,他感觉下面有一股子形容不上来的劲在肚子里面乱撞。

외2ᄉっテヘ
  奶奶的,真他娘的有劲,赵寡妇你个娘们,爷爷来了!

  王小宝二话不说,直接起身往赵寡妇家走去。

  赵寡妇家的小二楼是上水村最好的,通体白色涂漆,屋顶用的是琉璃青花瓦,当院的门用的是两米四的大红铁门,很是气派,看着比城里的别墅还霸道。之前她家里还养了条大黑狗,被王小宝忽悠村里的傻子给打死了。

  王小宝把手里的火头往当院的水池子一扔,大踏步的冲进了赵寡妇的堂屋,有老瘸子的神仙水,收拾个赵寡妇绝对不是问题。然而等他这刚一进堂屋,当时就傻了眼。

  本来他以为这屋里就赵寡妇一个人,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屋里居然还有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村里吴会计的媳妇苗四妹,她穿着蓝色短裙,一对花白的大腿露在外面,晃的王小宝心神荡漾。她也都头发湿漉漉的,脖子胳膊白里透红,也是一副刚洗完澡的摸样。

  王小宝这才想起来,赵寡妇屋里专门装修了一个大浴池,跟赵寡妇关系不错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到她这来泡热水澡,听说还泡花瓣什么的。

  本来还气势凶凶的王小宝一下子就泄了气,毕竟他心里还是恋着兰凤,可不敢乱来,本来就有点难,这名声要是臭了,就更难了。

  于是王小宝就想先走,等回头再跟赵寡妇算账。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赵寡妇那一双丹凤眼忽闪忽闪的看着王小宝,“咋了,有事?”

  一看这表情,王小宝就立刻意识到赵寡妇就根本没把他当回事,早上打赌根本就是个幌子,其实这寡妇早就吃定他了。

  想到这,王小宝这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再加上抹上老瘸子的神仙水,他这身子也憋的难受,于是他就壮着胆子跟赵寡妇说要单独跟她谈谈。

。┈Lᅵᆳクハ

  赵寡妇看着王小宝笑了笑,媚眼一挑说:“有话就说,这都不是外人。”

  王小宝一听,这心里更怒了,这摆明了就是看不起他,吃定他不敢说。想到这,王小宝当时就在心里骂了这寡妇十八遍。

  虽然这心里气,但是王小宝还是要把这口气给忍下来,毕竟他还是得估计点名声。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晚上我有事,就不吃鱼头了,留给四妹姐吃吧。”

  王小宝刚想走,赵寡妇就哎呦了一声说:“小宝,你啥时候这么会疼人啊。四妹,你看咱小宝虽然家伙事不行,可是知道疼人啊。”

  被赵寡妇这么一说,王小宝顿时就感觉无地自容,说了句你胡说八道什么,然后就跟逃似的调头就走。

  回到家之后,王小宝这是越想越气,越气越坐不住。再加上老瘸子的神仙水实在是太厉害了,这都回来十几分钟了,还挺的跟个棒槌似的,心里更是跟个猫爪似的难受。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刚才苗四妹都洗好澡了,这会肯定应该走了。

フᅪ9k￀ヨ/フネ

  于是王小宝就又出门火急火燎的冲向赵寡妇家,可是赵寡妇家铁门里面反锁着。王小宝想着大晌午赵寡妇肯定在睡觉,这娘们脾气大的很,之前四队的队长王德全打扰她睡觉,就被她放狗给咬了半个村子。

  王小宝弄死赵寡妇家的狗,就是因为王德全给了他五百块钱,而他买了瓶营养快线给傻子,让傻子打死了那条狗。

  现在虽然没狗了,但是赵寡妇这大嗓门可是不得了。

  于是王小宝就绕到侧面顺着树就爬了上去,很顺利的跳进了赵寡妇的当院子,还好赵寡妇没把堂屋门锁死,要不然这可就麻烦了。

  王小宝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走进赵寡妇的堂屋,透过里屋的帘子一看,赵寡妇果然是在睡午觉,身上盖着薄毯子,白花花的肩膀上什么都没有。

  难道没穿衣服?

  王小宝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缓了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寡妇身子往里面一翻,整个后背就都露出来了。

  除了穿了一条黑色的内裤之外,她果然什么都没穿。

  果然是随便货,大晌午的睡觉都脱成这样,那晚上还得了?

  王小宝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咽了口吐沫,慢慢的走了上去,然而他这刚没有两步,放在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操。

  王小宝在心里大骂了一句,然后就连忙一个闪身躲在了柜子侧面。

“大晌午的打什么电话?”

“不开!老娘的门什么时候进过男人?”

“少废话,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能不知道?有屁快放,再胡扯我挂了啊。”

“狗屁!小宝算男人吗?我给你说,你少在这放屁,他将来可是你大姑爷,回头他对你闺女不好,有你哭的时候。”
 听到这,王小宝算是听明白了,这打电话的人是村长兰奎,这狗日的居然还想着赵寡妇的好事,怪不得上次吴会计来赵寡妇这找他媳妇,被骂的狗血淋头。

  这就算了,问题是狗日的兰奎居然在赵寡妇跟前骂自己,想起来之前兰奎羞辱自己,王小宝就又忍不住骂兰奎十八代祖宗,然后决定一会多用点劲,算是给兰奎弄顶结实点的‘绿帽子’。

“你还别看不起人家小宝,这小子聪明机灵,以后肯定能成大事。行了没事我挂了。”

  说完赵寡妇就把电话给挂了。

  刚挂上电话,赵寡妇的把手机一扔,笑了笑说:“小宝,还不出来,打算藏一辈子啊?”

  王小宝顿时就愣住了,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既然被发现了那他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直接就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等王小宝从柜子侧面出来,看到赵寡妇已经用薄毯子把自己裹了起来,不过还是露着半截子酥胸,看的他真想上去摸个爽快。

“大晌午的不睡觉,你来干什么?”

  王小宝毫不避讳的说:“觉有什么好睡的,我要睡你。咱们之前说好了的,你别翻脸不认帐。”

这不更了,想继续看,キJᅳクᆱマᄁ

可以去未信上搜公众号名字:贴吧小公主,


关注上之后回复:寡妇,就能继续看了。


回复
举报|4楼2017-02-28 03:40
    我叫秦越,今年二十三岁整,跟着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年轻时在殡仪馆工作,负责给死人化妆的入殓师。
    如今在殡仪馆门口租了间铺子,卖一些烧纸、元宝、寿衣,勉强度日。
    平日里闲暇的时候,还会帮出事的人家看看风水,做一做法事,超度一下亡魂……
    那天,爷爷外出帮人做法事,我独自留在家看铺子。
    大约晚上八点钟左右,殡仪馆里的老姜头急匆匆的冲进来买东西。
    打小跟着爷爷,我也学会了不少真本事。
    我见老姜头应堂发黑,面色泛白,感觉有些不对劲便问老姜头出了什么事儿?
    老姜头也不隐瞒,说山下的工地上出事了,有人跳楼自杀了,他这是准备去收尸体。
    一想到自己从小到大跟着爷爷学本领,但是爷爷却从来不肯带着自己,也不让自己碰尸体。
    老姜头的气色显然不对,这会儿又要去收尸体。他要是一个人恐怕会遇到危险,加上我也想去见识见识,所以我就跟着去了。
    虽然没有老爷子的道行,但凭借所学,用来避开一些脏东西,到也没有任何问题。
    而且在处理起一些横死的尸体时,会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出事的工地。
    原以为是普通的工地坠楼事件,可到了地方才知道,这起跳楼事件和一口黑漆棺材有关。工地白天施工的时候,挖出了一口黑漆棺材。施工方认为是挖到了古墓,便通知了文物局。工地周围也都拉上了警戒线,随即停工。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天刚一黑,闹人命了。
    挖出棺材的三个工人,竟然在这个时候接连跳楼自杀了,死得不清不楚很是渗人。
    现在整个工地都沸腾了,传言是挖出了厉鬼,三个工人都被鬼附身,这才跳楼自杀的。
    一听这么邪乎,老姜头便有些害怕;说这事儿邪乎,我们早点收完,早点回去!
    嘴里“嗯”了一声,当场便对他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事故现场,好几个警察在周围维持秩序。
    老姜头出示了殡仪馆证明之后,便带着我走了进去。
    距离我们不远处,正好就有一口黑漆棺材,棺材上还压着一面铜镜。
    棺材的附近则躺着三具尸体,一地都是血,其中两具尸体的脑袋都碎了,脑浆溅了一地。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血腥的场面,不免有些心惊肉跳。
    除此之外,我还感觉这周围还凉飕飕的,总感觉这地方瘆得慌。特别是对面那口诡异的黑漆棺材,都埋地里这么久了,这会儿却还像新的一样,明显不正常。
    这些不算什么,最让我吃惊的,还是地上的三具尸体。
    从他们身体上出现的暗黑色尸斑颜色判断,这三个的死亡时间应该超过十个小时。
    可是从现场得来的准确消息,这三人却是在两个小时前跳楼的,其它时间除了有些神色呆滞,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很明显,这其中有猫腻。
    可是死人是不会说谎的,在我看来,这三个人根本就不是两个小时前跳楼死的。他们的真正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白天,他们挖出那口黑棺材的时间段。
    至于他们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现在只想收了尸体,早些和老姜头走人。
    什么维护世界和平,在我看来根本就是扯淡。
    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便示意老姜头戴上手套,开始收尸。
    我二人的手脚都很利索,不一会儿便将其中两具尸体抬上了“灵车”。
    但就在我们收第三具尸体的时候,变故发生了。
    我们刚把一具尸体翻转过来,老姜头突然惊恐的“啊”一声尖叫,身子不稳,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见老姜头如此,连忙开口问道:“姜叔你怎么了?出了啥事?”
    老姜头一脸的惊恐,瞪大了眼睛望着那具尸体,嘴里更是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他、他睁眼了!”
    老姜头此言一出,脸色骤然一变,脑海之中“轰”的就是一声炸响。
    正所谓;尸睁眼,要命脸!
    看来这死尸不安生,还想拉老姜头下去陪他。
    还好从老爷子那儿学了些手段,应该能吓走那东西。
    嘴里冷哼一声,迅速的从兜儿里掏出一根绣花针。不由分说,一锥子就插在了老姜头的影子里。
    每扎一针,老姜头的身体上都会出现一颗红疹子。一连刺了七八下,直到针头变成了黑褐色,这才停了下来。
    老姜头是知道老爷子的本事的,我又是他亲孙子。这会儿见我这般举动,并没有感觉到奇怪。
    见我扎完了,老姜头一脸冷汗的问我:“小越,那、那东西走了没?”
    我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姜叔,我们动作得快些,阴气太重。”
    老姜头早就被吓得一身是汗,这会儿听我开口,根本就没有多想,抬起尸体就往灵车方向走。
    可尸体刚被我们抬上车,不远处的那口黑漆棺材却“轰隆”一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塌了。
    一具没有脑袋的干尸,直接就翻滚了出来。
    这场面实在是太过诡异邪乎,在场的人都被吓了一个踉跄。
    我们没敢继续停留,让工头签了字,然后便开车离开了这里。
    在车上,老姜头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没有丝毫血色,看样子是被吓得不轻。
    我一边开车,一边安慰老姜头,让他放宽心。我们又没招谁惹谁,不会有事儿的。
    老降头却是冷汗直流,全身不停的打哆嗦。
    因为这三具尸体有些邪乎,留不得,加上工头已经签字。刚一回到殡仪馆,我便建议老姜头便把这三具尸体推进了焚尸炉里给烧了。
    只需将骨灰装好,将其放在香塔内,等死者家属来取就可以了。
    我本以为,这尸体烧了事情也就算了了。
    可等到第二天一早,出大事了。
    大约早上七点多,殡仪馆的烧尸刘便来敲门,说找我爷爷去殡仪馆一趟,而且一脸的焦急。
    我下意思的问了一下,结果这一问才知道,昨晚和我一起回来的老姜头竟然疯了。
    当得知老姜头发疯的消息后,我还有些不信。
    昨晚老姜头还好好的,而且运回来的尸体也烧了,老姜头怎么的就疯了?
    因为老爷子还没回来,所以我就跟着烧尸刘去了殡仪馆。
    当在停尸房里看到老姜头的时候,彻底惊呆了。只感觉天旋地转,一脸的不可思议。
    老姜头浑身是血,双眼血红,脸颊沾满了血污和碎肉,地上还摆放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
    至于老姜头,嘴里则发出“呜呜呜”的怪异低吼。
    不仅如此,他竟然还将一具尸体的手臂卸了下来。这会儿正拿在手里不断啃食,就好似一头饿慌了的野兽。
    本来干瘦的他,肚子这会儿涨得就和皮球似的,可是他依旧在不断吞咽那些死人身上的肉。
    虽然有些恐怖,但却必须立刻制止他。在这么下去,老姜头肯定会被活活撑死。
    可是老姜头已经完全神经失常,谁要是靠近他,他就咬谁并且力大无比。
    一连试了好几次,结果都失败了。这一时半会的,也找不出一个好的办法。
    可就在此时,老爷子却忽然出现在停尸房门口。
    他脸色低沉,眉头微皱,嘴里更是直接低吼了一声:“大胆妖孽,竟敢在此胡作非为!”老爷子一声低吼之后,直接就冲向了老姜头。
    老姜头完全失去了理智,见老爷子冲向他,依旧露出一脸的狰狞,嘴里不断的发出野兽般的低吼。
    不仅如此,老姜头还猛的张大了嘴巴,对准了老爷子的脖子就咬了上去,完全就像是个疯子。
    见到此处,在场的所有人心头都是一紧,我更是急忙开口道:“爷爷小心!”
    可是老爷子眉头都没皱一下,嘴里只是一声冷哼,左手猛的一抬,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就掐住了老姜头的脖子。
    “妖孽,看老夫不收了你!”老爷子狠狠的说道。
    话音未落,老爷子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做出了一道单手剑指印,最后猛的往老姜头的眉心一点。
    一指之下,本来张牙舞爪,嘴里不断发出“嗷嗷”怪叫声的老姜头。
    这个时候就和泄了气似的,双眼往上一翻,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
    老爷子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老姜头,还不等众人反应便听到老爷子开口道:“小越过来扶住你姜叔!”
    我哪敢怠慢,连忙上前将老姜头接过:“爷爷,姜叔这是怎么了?”
    老爷子的脸色有些凝重,眉头都皱在了一起:“你姜叔中邪了,你看好他我去去就回!”说完,老爷子也不在理睬我们,转身便向着屋外跑去。
    老爷子刚走没一会儿,老姜头便醒了过来。
    他刚一回过神儿,便“哇哇哇”稀里糊涂将肚子里的东西全都给吐了出来。
    可是老姜头吐出来的东西却不是死人肉,而是黑漆漆的浓血。
    这会儿见老姜头清醒,我便问他这是怎么了?昨晚我离开之后,他到底遇到了什么?
    可是老姜头却一个劲儿的摇头,露出一脸的惶恐之色,嘴里也是胡言乱语。
    他死死的抓住我的手臂,歇斯底里的不断的重复;有鬼、有鬼。下一个就是你、就是你。快跑、快跑。这样的话。
    我并没有把老姜头的话当一回事儿,只感觉他可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这会儿胡言乱语。再说了,老爷子已经出手,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因为有殡仪馆的匠人照顾老姜头,所以也没我什么事儿,我便独自回到了铺子里。
    不过在铺子里等了一天,也没见老爷子回来,而且电话也打不通。
    因为担心老爷,所以一直都没有睡,加上比较喜欢玩儿游戏,所以玩到了很晚。
    大约在凌晨三点钟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一听敲门声,便想着可能是老爷子回来了,毕竟现在都半夜三点了,于是准备上前开门。可是刚把手放在门栓上,便感觉不对。
    老爷子出门的时候可是带了钥匙的,而且我们这儿是做铺子生意的,其中老爷子定下过很多奇奇怪怪的规矩。
    这其中一条,便是月半三更的时候,是不允许从屋内开门的。
    因为铺子里的东西都是死人用,为了避免惹上不干净的东西。我们做铺子生意的,半夜都不愿意开门营业。
    规矩是老爷子定下的,老爷子不可能不知道。
    而且今天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这大半夜的,想想便感觉凉飕飕的。
    自己留了一个心眼,将手又缩了回来,随即喊了一声:“谁啊?”
    如果真是老爷子回来,我喊话之后,老爷子答应,开门到也没什么。
    可要是不是老爷子,那可就得留意了。
    可是下一秒,回应我的却是更加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同时还伴随着一声,沙哑得仿佛割喉的老妪声:“送米嘞!”
    当听到这阵阵敲门声,和那诡异的声音,我整个人就好似丢了魂儿是的,只感觉后背发凉,一股凉气不断涌入心头。
    瞪大了双眼,连连后退。这大晚上的,送什么米?谁会给我们白铺子送米?
    想到这些,只感觉心筋肉跳,但还是在沉默了几秒之后,又紧张的追问了一句:“谁、谁啊!”
    话音刚落,回应我的依旧是“咚咚咚”的敲门声,还有那个割喉般的沙哑老妪声:“送米嘞!”
    我这下有些站不住了,这半夜三更的,我们这儿又是白铺子,明显不正常啊!
    从小跟着老爷子相依为命,自然是知道一些蹊跷的现象!
    这会儿别说开门了,直接就吓得我全身发寒,不断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敲门的“咚咚咚”依旧在继续,而且越来越大声。除了这个声音,街道外静得连猫叫声都没有。
    嘴里咽了口唾沫,知道这敲门的恐怕不会是活人。
    心头“噗通噗通的”的一阵乱跳,呼吸也在此时变得急促。但紧张之余,还是有一丝理智。
    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装着胆子对着外面喊了一句:“拿着你的米快滚,你要是再敢敲门,小爷一定让你好看!”
    我佯装出气势汹汹的样子,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有多虚。而且说出这话的时候,都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我家的门不够结实,被外面的东西给敲破了。
    不过说也奇怪,吼了这么一嗓子后,屋外的敲门声还真就消失了。
    经历了这么一桩子事儿,老爷子不回来,我肯定睡不着。
    我就坐在铺子里等,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的盯着我家大门。
    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只听房门“噗通”一声开了。
    见到这里,“嗖”的一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还攥着老爷子外出做法事的铜钱剑。
    不过接下来,心里猛的松了一口气儿。因为进屋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外出的老爷子老爷子刚一进屋,便见我站在屋里,手里还拿着铜钱剑。
    老爷子刚想问我这是干啥,却突然脸色大变的指着我身后说:这,这是怎么回事?メュに
    这不更了,想继续看,可以去未信上搜公众号名字:贴吧看书,ヵちゃぬとハンつ
    关注上之后回复数字:8,就能继续看了。
    へつホぉむ


    回复
    举报|来自iPad6楼2017-02-28 04:02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3-03 21:07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04 16:04
          瞧了瞧她匀指印通拖


          回复
          举报|来自iPad25楼2017-03-04 18:58
            听到声音哟一愿意狈


            回复
            举报|来自iPad31楼2017-03-06 14:43
              今天是镇上放闸的日子,所以王小宝起了个大早,喝了口压井的凉水,拿了邻居那顺的两个油饼,背着撒网就出了门。
                王小宝四五岁的时候父母双亡,是吃上水村百家饭长大的,村里像他这么大的孩子都去城里打工挣钱,就剩下他了。
                他从小就下河摸鱼捕虾,这撒网弄鱼的本事相当厉害,所以每次开闸他都能满载而归,然后拉到镇上卖,一趟有个七八百快,够他一个月零用。
                这刚没走多远,一个皮肤雪白,胸脯傲挺的女人就迎面走了过来。这女人是赵寡妇,住在王小宝屋后面的小二层。刚结婚没几天,外出打工的男人就出车祸死了,家里的小二楼就是她男人赔命钱盖的。
                王小宝实在不想跟这赵寡妇照面,想装作没看见掉头就走。  
               然而还没等王小宝转身,赵寡妇就叫住王小宝,“小宝,又去逮鱼啊,给我弄两条呗。”
                王小宝瞥了赵寡妇一眼,呸了一口,“弄个卵子!嫂寡妇,老子扔了都不给你。”
                 赵寡妇没有因为王小宝骂她而生气,反而吃吃的笑了起来,“小宝,你说你也算是个大老爷们了,咋这么小气呢?再说了,你那东西的确不行嘛。”
                不说这事也就算了,一说这事,王小宝这火气就直往上窜。两个月前,王小宝傍晚闲着没事,在村里四处溜达,看到赵寡妇门半开着,他就推门进去了。进去之后看到赵寡妇在当院葡萄架下面睡着了。
                当时赵寡妇穿的很少,王小宝看着心里直痒痒,于是就悄悄的上去想摸一把。但是他这还没摸着,却被赵寡妇一把抓住了命根子。
                然而这一抓,王小宝居然直接交待了。
                之后赵寡妇就跟人说王小宝是看家子,所谓看家子就是说中看不中用。
                从那以后,上水村的大闺女小媳妇的见了他,总是窃窃私语,捂嘴浪笑。 “你嫂寡妇,你再敢造我的谣,你信不信我这就日了你!”
                看着王小宝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赵寡妇再一次毫不忌惮的咯咯笑了起来,“好啊,你晌午给我送两条鱼,我让日。不过你要是再窜了,以后每个月都得给我送一条两斤以上的火头,咋样?敢赌吗?”
                所谓火头,就是王小宝要去抓的鱼,因为身上的花纹像火,所以叫火头。火头天生个小,一般一条也就是七八两,市面上二十多一斤。但是这两斤以上的价格最少也是四十一斤,一条就是一百多,最关键的是这两斤以上的还不好抓。
                要是其他事,别说一条了,就是三条五条也不在话下。但是问题的关键是,王小宝对那事真没什么信心。
                赵寡妇瞥了王小宝一眼,叹了口气说:“行了,不愿意就算了。不过今儿你这鱼必须给我送过来,不然我就把你今天不敢跟我打赌的事说出去。”
                说完不等王小宝说什么,赵寡妇就扭着她的屁股往家走,王小宝想冲上去跟这寡妇说清楚,但是路口来了几个女人,他不得不先忍下这口气。
                嫂寡妇你给我等着,爷爷我瞧个先生,弄好了身子,非日的你跪下来求我。
                王小宝哼了一声,背着网就小跑着往河边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特别不顺,一上午过去了就抓了三条一斤多的火头。
                大清早碰寡妇,从头霉到尾。
              ゥしてメき┹╇゙ᄂ
                该死的寡妇,给老子等着,别栽老子手里。
                王小宝收起来网,起身就往村里走,遇到了从镇上回来的村长闺女兰凤,就把最大的一条硬挂在了她的车把上。
                兰凤满脸羞红,逃的骑车跑了。
                刚进村口,村长兰奎背着手,提着刚王小宝刚送的鱼,一脸阴沉的迎面走了过来。   
                村长兰奎走上来,把鱼直接砸在王小宝脸上,阴沉着脸对他说道:“小狗日的,敢纠缠俺家凤儿?以后离我家凤远点,再打她主意,我打断你狗腿。我家凤儿以后肯定得嫁城里人,彩礼最少也得20万,你小狗日的二万能拿出来吗?也不撒泡尿照照!”
                紧接着不等王小宝说什么,村长兰奎捏着王小宝脸,使劲一拧,“涨点记性,以后见着我家凤儿,给我滚远点!”
                说完,村长兰奎就大摇大摆的向这村西头走去。
                王小宝心如死灰,很是沮丧的往村里走,他没回家,而是去村西头大槐树下底下。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他都会一个人坐这。这棵老槐树就像是他的亲人一样,而他只有在亲人面前才会表现出难过,除此之外任谁也看不到。
                赵寡妇那个骚货欺负他无能,狗日的兰奎也欺负他没钱,王小宝突然感觉自己活的真窝囊,还不如村头那头癞头狗活的滋润,有吃有喝不说,三天两头骑母的。
                这时一个瘸腿的老头走了过来,他叫老瘸子,是上水村的本地户,出去混了一辈子也没混出个名堂,又迫不得已得回来了,和王小宝一样给猪圈喂料过活。因为同命相连,每次网鱼王小宝都会给他两条小鱼意思意思。
                老瘸子一脸的谄笑,一边搓着手,一边看着王小宝说:“小宝,你今这鱼不错啊……”
                没等老瘸子把话说完,王小宝就把其中的一条火头给了老瘸子,“行了,别跟这扯了,鱼拿走滚蛋,爷爷我心情不好。”
              ▤▥▣▦▤
                老瘸子顿时就喜笑颜开,跟王小宝说:“是不是遇到难事了?我帮你……”
              “你个老瘸子能干个锤子!少烦我!”
                王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3-06 17:02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3-06 18:21
                  人生,经历越多,心境也会渐渐淡定自然,总感觉,一个人,不管做任何事,只要无愧自己的良心,对待任何人,尽量做到以礼相待;以诚为本;以亲和力相交,以心去换位思考,莫管深浅,定不会辜负当下因缘相遇的风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3-08 22:55
                    耐久的凉亭还是要选对好材料!! 「建材选购指南」
                    广告
                    不要相信日韩肥皂剧中所谓的因为不能让彼此幸福而离开。是否想过,你们正是对方的幸福。爱不是逃避,是努力。不是逃避着给彼此幸福的责任,而是努力的实现让彼此幸福的义务。当你说离开是为了不让对方受到伤害的时候,你已经给对方造成了最大的伤害。爱就是要努力在一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03-11 16:29
                      她心有羁马,意欲迎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7-03-17 19:55
                        的飞龙张膳居然将乐


                        回复
                        举报|来自iPad60楼2017-03-20 19:49
                          呵呵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7-03-25 00:10
                            好歹是个男人,叫得跟小沈阳似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7-03-25 08:59
                              11年的大水比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7-03-28 23:58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