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endonline吧 关注:2,446贴子:2,044
先佔好坑..(雖然早在佔坑帖佔過了)
怕有人先翻
不過目前完全沒進度(工作多)
約3天後開始翻譯
完成日不明(上次的08翻了快一個月含電腦壞掉時間)


回复
1楼2017-02-27 00:45
    大佬我错了,再也不闹了_(:з」∠)_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2-27 00:50
      剧情貌似有点暴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27 01:59
        这个标题…怕是要搞事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27 02:52
          高污的第十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2-27 05:50
            迫不及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27 19:27
              這集不出本簡直不是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7 19:46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27 23: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28 15:03
                    监禁监禁监禁监禁监禁监禁监禁监禁监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8 15: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28 18:05
                        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28 20:51
                          楼上那种伸手催更党,lz还请无视,只要大佬不弃坑,我都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01 16:06
                            同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3-01 16:20
                              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01 18:45
                                睁开眼睛的赛希莉亚看着布满木纹的天花板放心了,刚才发生的事是作了过头的恶梦。
                                 大概自己是在那个魁武的老人经营的宿屋的一间因为感到疲惫而作了恶梦。
                                 一边甩了甩头清除脑中像蒙了一层雾的感觉一边打算喝水而把力量放入上半身。像是被什麽拉住一样没有办法做得很顺利。
                                 讶异地把头抬高俯瞰身体看到绑在床铺的4个角落的铁炼映在眼中。
                                 相对应的4个轮圈把赛希莉亚的四肢一个一个系起来了。
                                 睡昏头的意识一瞬间就清醒了。那个不是梦。即使不顾一切的拉着锁链,Str在初始值的赛希莉亚是拉不断的。


                                 半发狂的让金属不悦耳的摩擦声回响着,房间一角备有的门被推了开来某人探头窥视。
                                「终於起来了呦」
                                 没听过的声音让眼睛眯了起来,昏暗的对面是在对【Wild・Cat】的讨伐妨害的队伍的男子浮现出淡淡令人发寒的笑容。
                                 那个只是对於自己所处的状况产生理解而感到的阴气逼人。
                                 自暴自弃的让铁炼响了好几次像是被坚固锁上的锁头没有脱落的迹象。男子对於赛希莉亚不停止无意义的挣扎很开心的看着。
                                「那个是网路人妖什麽的吧。说起来队长发狂的样子,真想让你看看」
                                 无视嗜虐的独白,用视线摸索着附近观察有没有能够逃跑的方法。
                                 只有床的相反方向备有门,别说其他家具连窗户都没有准备。
                                 是哪边的宿屋丶还是空屋,房间配置比赛希莉亚住宿的地方还要宽广的多但是感觉不到生活感。
                                 靠近门旁边安装的小油灯是唯一的光源,浮现着不可靠的摇晃火焰无法看清室内角落的昏暗。也跟被拘束的状况结合酝酿出阴郁的气氛。

                                「嘛丶虽然现在是网路人妖也没差了」
                                 男人一个人一边嘟嚷着一边向赛希莉亚的侧腹伸出粗糙的手。
                                 快要被摸到的瞬间,赛希莉亚的嘴快速地动了起来,出现了雪白的光芒弹飞无防备的男人。
                                 光属性的单体攻撃魔法【StarLight】。在原本就不擅长攻击的支援职业所能使用的手段中也是最弱的。(译:星光)
                                 连小冲击的威力都没有可悲的魔法威力在这个世界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多少害怕的样子是为了骗他靠近。在这个空隙中集中精神打算放出记忆中最高级的攻击魔法。
                                 这个世界之中好像也有咏唱时间的概念。
                                 虽然感觉到身体离开的力量一点一点形成着什麽但总觉得迟迟没有进展。


                                「很痛啊!」(译: ってぇな 状声词随便翻)
                                 比起赛希莉亚的魔法完成,从StarLight的冲击回复的男人掐住纤细的脖子是比较快的。
                                 呼吸困难暴动的瞬间,集中的力量轻易的云消雾散了。
                                 就像受到伤害会咏唱中断。在意识不能集中的那个时间点没办法完成的魔法全部都是回归到零。
                                 不认为眼前的男人会再给一次空隙。
                                 不打算杀人吧,掐住脖子的手放开了,赛希莉亚不停的剧烈咳嗽。四肢被拘束的关系,不能自由行动的身体也很痛苦。
                                 男人在这段期间在赛希莉亚的脚边从虚空中取出一个筒状容器,镶在里面的栓子伴随着声音被拔了开来。
                                 在发出呻吟声的赛希莉亚上毫不保留的倾斜筒子,里面放的淡青色液体全部倒到脚边。


                                 纯白色的裙子染上的颜色慢慢蔓延,通过厚布的液体其冰凉的感觉传到大腿上。
                                「这是……什麽」
                                 比起弄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的不舒服感觉,不明正体的液体更加让人害怕。
                                「不知道。我被说了把这东西全部倒在下半身後把魔力注入。即使不会使用魔法好像也可以作为『商品』调整的样子」
                                 虽然没想到会老实的回答,但是沉默异常状态以外让魔法不能使用的手段根本没有听过。
                                 更新的情报全部收集的自己不认为有不知道的道具。
                                 然後男人所补充说的『商品』这个单字很让人在意。
                                 虽然普通来想是指那个全部倒下来的液体是什麽商品,但是男人的说法像是把什麽变成商品。
                                 虽然不明白意思但是讨厌的感觉膨胀了起来。


                                 虽然作为网路人妖积极的成为直结对手的赛希莉亚乍看之下像是不知道害怕被认为是无敌的,但是那样的赛希莉亚也有不想扯上关系的对象。
                                 是为了给谁添麻烦丶并给人不愉快的气氛为生存目标的存在。
                                 眼前的男人们就是最能代表的例子,在游戏中能做到的话也想贯彻保持无关系的其他人。
                                 然而中意赛希莉亚的队长不停的纠缠,那个执着和恶劣让人哑口无言。
                                 那样的对手因为知道赛希莉亚是网路人妖而震怒着。更不用说自己被拘束着四肢不能逃跑。
                                「我会被怎样呢」
                                 他们的恶意过度阴湿。拷问是不会只有一个或两个的,因为害怕而声音颤抖着。
                                ------------------------------------------------------------
                                翻译进度1/4左右 最近工作多翻译时间变短了


                                回复
                                20楼2017-03-02 01:18
                                  woc半夜肝,lz辛苦了早点睡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3-02 01:20
                                    好快!?看来我也得赶紧了


                                    收起回复
                                    22楼2017-03-02 07:50
                                      大概每天什么时候更新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3-02 13:40
                                        感谢翻译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3-02 19:49
                                          抱歉今天临时有事 今晚不更
                                          但是如果运气好的话 可以明天下午更完(有机率明天的工作取消...只是有机率..)


                                          回复
                                          26楼2017-03-03 00:57
                                            「谁知道。要看队长的吧? 马上就要回来的样子,想知道的话那个时候再问吧」
                                             从男人的态度看来并没有累积恨意的感情。在个人层面上是不感兴趣的。因为害怕在异世界孤独一人而跟随了原本的集团。
                                             在自力脱出已经没有希望的前提,希望只能放在这个男人上。也没有作为网路人妖骗过的记忆好像没有被怨恨。
                                             我想应该不能用巧妙地言语诱导,首先诉诸良心。
                                            「这样如同监禁的事。被发现的话你也会没事吗?」
                                             男人沉默地听着那个。稍微感到内疚的话说不定能够说服。
                                            「现在的话还……」
                                            「那个啊,在说些什麽?」
                                             但是那个男人在关键的话语当中哑然的插了嘴。
                                            「这个世界警察什麽的是没有的。那些拿规则强压於人的家伙也没有。这样好吗?在这里我们才是规则。垃圾网路人妖的身分还敢对我下命令」
                                             配着冷笑用沉着的眼神看着这边的男子丝毫感觉不到一点人性让打从心底发寒。
                                             他是跟赛希莉亚是同样的存在,不认为是人类。
                                             来到异世界,得到与现实不同的力量,沉溺在全能感当中。应该有的伦理和常识已经不存在了。


                                             男人的手腕缓缓地伸向赛希莉亚。提高细小的悲鸣想要转身但是被锁链拉着没办法做更多的动作了。
                                            「啊哈,你真的是网路人妖吗? 相当可爱的反应呢。还是说在诱惑我呢?」
                                             科科恶心的笑着男人用手指触碰到了裙子。
                                            「刚刚才气势去哪了呢。哈哈丶也没办法呢。但是安心吧,我什麽都没有兴趣。果然女人只限於巨乳」
                                             开着玩笑的男人把意识转向贴在皮肤上弄湿的裙子了。马上就浮现出青白的纹样,男人的手尖有看不见的什麽流入了。
                                            「呜嘿……总觉得MP被吸取很多的感觉」
                                             感觉到头晕目眩的感觉吗,男当场吐出放入疲劳的声音。
                                             虽然觉得充满空隙的身姿是绝好的机会,但被恐惧压倒的赛希莉亚什麽都做不到。
                                             暂时以那个样子坐了下来就像是确认状态後缓慢地站了起来,就这样摇晃的移动脚步,既然已经说过没有兴趣了就如同所说默默地离开房间。
                                             发出关门的声音後只剩下被留在昏暗的房间内不清楚状况的赛希莉亚。


                                             不知道什麽东西把衣服弄湿了,现在的话或许可以破坏房间来求救。
                                             反正就是用最高威力的魔法乱搞一通这样想的瞬间。湿掉的衣服贴附皮肤的不舒服的冰凉感,移动包围了脚的整体。
                                             意想不到的事态让集中的魔法影像云消雾散了。
                                             被拘束的状态下只能抬起头来,在昏暗的室内看着裙子那边也不能给於解释。
                                             但是,看不到的变化确实的开始了。


                                             贴着的裙子和皮肤间像是进入了类似年糕有着弹力的什麽。
                                             像是被冰冷潮湿的手抚摸一样提高了小声的悲鸣。
                                             独立行动的液体。也被叫做史莱姆。潜入裙子内侧的史莱姆跟刚才不一样不会渗透布料。
                                             弄湿的颜色慢慢变回原来的颜色,随着那个比例覆盖皮肤的史莱姆的面积也增加了。
                                             不久渗透布料的史莱姆一滴不剩的爬了出来,就像是积水一样扩展开始分为左右块。


                                             1个变2个。2个变4个。4个变8个。连让人讨厌的触感也在加速增加。
                                             同时,清澈的水质逐渐变成会牵丝的黏稠凝胶状。
                                             每次听到分裂的些微水声爬行在皮肤上的史莱姆像是要尝遍下半身一样让赛希莉亚的脸颊染上了羞耻。
                                             虽然脚乱动着,腰也扭着想要甩开史莱姆,但是紧贴着皮肤感觉不到离开感觉。
                                             虽然想要直接用手拔掉但是拘束四肢的铁炼太短了。手碰不到肩膀,脚连并在一起都不能,不知道该怎麽办。


                                             至少把发出声音的嘴唇用力咬住。但是史莱姆像是嘲笑赛希莉亚的觉悟开始微微震动了起来。
                                             演奏着黏答答的水声,不认为是水的的东西激烈的在皮肤上疯狂跃动着的触感让悲鸣变成尖叫。
                                             太过讨厌的感觉让全身毛骨悚然的史莱姆开始移动到大腿上。
                                             敏感的大腿根部好几只的史莱姆爬行丶吸附丶玩弄着让悲鸣发出了不同呼吸。
                                             分裂的液体就像是毫不保留的找着有反应的地方,而且找到脆弱的地方就停留在那边开始给於责求。
                                             达到百位数的液体就这样一点一点减少数量,就像是芋虫一样爬行过一轮,如同让人焦急一样的用悠闲的步调爬行着。
                                             那个东西在侧腹,那东西在肚脐找到待下来的地方散播着黏稠的水声疯狂躁动起来让赛希莉亚身体微微的弹了起来。


                                             那样躁动着在赛希莉亚拼命的压抑着身体的期间,史莱姆时时刻刻地在改变身姿。
                                             光光滑滑的表面的不知道怎样的道理开始变成如同动物舌头的样子。
                                             爬行过後涂上牵丝的黏液,那个被吸取过的衣服贴在皮肤上可以看到无数蠢动的史莱姆恶心的轮廓浮了上来。
                                             微微脉动着持续前进着的姿态就像是虫群,生理的厌恶感在背脊游走着。
                                             半狂乱的暴动只有让锁链前端附着的轮圈咬进肉内没有任何意义。
                                             史莱姆们像是嘲笑她一样的活跃了起来。


                                             大腿和侧腹的感觉就像是一点一点改变位置慎重地爬行,赛希莉亚给出明显反应敏锐的地方被摸索到後开始执着的玩弄。
                                             持续移动的一团到达腹部後,其中好几只粗糙的个体前进肚脐的最深处不停地回转着蠢动着。
                                             锁链不悦耳的金属声响着,细小的悲鸣断断续续的回荡着。黏着的水声响着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不久前面的集团,那个前端临近宽广的斜面让赛希莉亚的叫声提高到比之前还要高。(译:到胸部附近了吧?)
                                             不停暴动的身体虽然不能如愿的行动但只有感觉敏锐的增加了。
                                             不用勉强。因为原本这个史莱姆从一开始就混入了药品之类的东西。
                                            -------------------------------------------------------------------------------------------
                                            我姊把小孩丢给我照顾就自己出去玩了
                                            翻译还不翻不完..
                                            目前进度2/3


                                            回复
                                            27楼2017-03-03 15:28
                                              感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3-03 16: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3-03 19: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03 20:30
                                                    「不是相当的开心吗。原来如此,那些家伙所说的调整是这个意思啊。交涉什麽的应该赶快中断一开始就来看着」
                                                     没注意到的时候某人出现在房间中,而且在赛希莉亚旁边站着。
                                                     求助一样的视线,但是马上就染上更加之上的绝望。浮现的卑劣微笑的男子是赛希莉亚也清楚的人,不想扯上关系相当纠缠的队长。
                                                    「全部会道歉的。所以,请原谅我」
                                                     大大的瞳孔内滴落的眼泪。脸颊在昏暗中也隐藏不起来的红潮,偶尔小小痉挛的身体的组合之下煽情的可怕。
                                                     作为职业网路人妖所锻炼的演技在无意识反而更能发挥本领。
                                                     恳求饶命的赛希莉亚的姿态只点燃了男人的嗜虐心而已。


                                                    「为什麽你要做那种模仿我完全不能理解」
                                                     男人自暴自弃的笑容所潜藏的恶意向量暴涨。
                                                    「现在能够明白了。相当快乐呢,在眼前无力的家伙被击垮的样子」
                                                     被拘束苦闷的赛希莉亚的身姿在一边毫不客气地用视线打量着,一点都感觉不到打算帮忙。
                                                    「有什麽丶目的吗」
                                                     就像是挤出来的声音强行按捺着,反覆急促呼吸的赛希莉亚询问着。
                                                     但是,音节之中无论如何都无法掩饰混入了颤抖,男人忍受不了这种情况发出刺耳的笑声。
                                                     虽然赛希莉亚咬住嘴唇忍住声音,但是不规则行动的史莱姆无法预测的行动偶尔会让鼻子泄露出声音。
                                                     这次她的脸颊染上羞耻,男人沉醉在愉悦当中。


                                                    「一整天都睡不着。今天早上金币突然变得不能使用也愉悦不起来了」
                                                     被炼金师投掷的药品的效果而熟睡到现在的赛希莉亚是诱使到了相当深的睡眠之中。
                                                     金币不能使用的一句话让眉头皱了起来,但现在也没思考的馀裕了。
                                                    「开什麽玩笑。多亏那个落到连吃东西都很麻烦的地步」
                                                     对於没有任何说明就掉入异世界的玩家们金币是唯一的生命线。
                                                     哥鲁特硬币有着数枚的话,食衣住就能十分的确保了。
                                                     就算要调查这里,就算要找寻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生活基础的构筑是不可或缺的。
                                                     只要是废人的话不管是谁都有数十M,会持有金币10枚以上。就算异世界转移这样最糟的状况,也能稍微取回心的馀裕。
                                                     那个突然不能使用的话,不就只能为了生活去赚丶去夺取吗。


                                                    「不过,筹措当前的金钱有个不错的东西。你想是什麽呢?」
                                                     男人用高兴的不得了的样子看着赛希莉亚。跟平常不一样,就算喜欢说很多话,也不会如此闲聊。
                                                     说起来只是在争取时间。男人所在的位置可以把赛希莉亚的肢体一览无遗。
                                                     之前在衣服下蠢动影子逐渐的变的激烈,伴随着那个赛希莉亚的呼吸急促了。
                                                     从表情来看馀裕消失了,现在因痛苦而扭曲。
                                                    「这个世界是有奴隶这种东西的啊。只要使用一枚金币就能度过一段愉悦的时间了。你也是男人的话是会感觉到愉悦的吧。不,现在也很愉悦吧」
                                                     对他来说赛希莉亚有没有在听他说的话已经不重要了。
                                                     只是独自的想像着眼前少女的末日,忍耐不了的愉悦涌了上来。


                                                    「在那边说了要把你卖掉给了反应相当不错。本大爷亲自交涉的价格呦。高兴吧? 考虑到你的内容物未来是两种意义上的"蔷薇"色呢」
                                                     无聊的即兴玩笑发出了卑劣的笑声。
                                                    「第一次的价格很高是不会出手的,开始卖的话会因为同情去抱个一次吧,就好好期待吧」
                                                     他们采取的是把赛希莉亚卖到後方持有地下势力的人来做为取得银币的方法。
                                                    「交易有必须要有各式各样的准备暂时就放置在这边。房间贴有结界所以声音不会外漏就随你喜欢吧。被提醒调教中绝对不可以出手所以什麽都不会做,好好的愉悦一下吧」
                                                     男人一边疯狂的笑声一边离开了房间。
                                                     门关闭的声音响起後赛希莉亚再次回到一个人,史莱姆们展开更加进一步的玩弄。
                                                     综览赛希莉亚的身体已经找不到史莱姆没有出手的地方了。
                                                     铁炼声水声和悲鸣声充满在房间之中。
                                                    ----------------------------------------------------------------------------------
                                                    web 10 完


                                                    可惜的是这篇有作者在2016年 8月修改过
                                                    不知道原本是怎样的内容
                                                    其他篇都是2012年修改
                                                    只有这篇修改的时间特别奇怪 不知道作了那些修改


                                                    回复
                                                    31楼2017-03-03 20:35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3-03 2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