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40贴子:7,797
  • 12回复贴,共1

52 得天独厚的人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沃夫有着钦定的小强属性


回复
1楼2017-02-26 22:28
     「在发生着、什么?」
     年轻的军团长,一味行走在精英道路上。其战绩上没有像是败北的失败,军队上层也对其重点照顾,经过彻底调查才会将其送入战场,虽说是温室养育但也经历了一定数量的战场。正因如此——
     「不明所以」
     无法理解到这个状况。
     「呜咻。还真是不错的防守。不错,不错啊你」
     那样说着的男人仿佛旋风般纵情驰骋于战场。那脸上充满自信的笑容,完全没有考虑过失败的情况。事实上主阵也被突然袭来的黑狼们侵入扰乱。
     
     「本大爷的名字是『黑狼』沃夫。然后这些家伙是『黑之佣兵团』。给我刻在心里,我,我们,要把你们侵蚀殆尽!」


     凄绝地,强烈地,在战场释放光辉的男人,统率黑狼的男人,『黑狼』沃夫。
     「别开、玩笑!」
     年轻的军团长也有志气。数量上占优的自阵正面临即将被少数敌人攻陷的状况。赌上荣誉,不可能承认那种事情。
     「嚯—。有点程度的气场。果然是得天独厚的人」
     军团长的气氛猛涨,进行突击。属下的士兵们看到那身姿感到振奋。军团长的士气飞升,士兵们的士气也相应提升。宛如将领模范般的男人。
     「但是——」
     那男人,远离模范。战斗方式,战术都是自成一派,不会做出遵循教科书的行为。绝对不愿照顾凡人。作为将领满是缺陷。但是唯一一个,那男人有唯一一个比谁都优秀的部分。
     「唔噢噢噢噢噢噢!」
     那就是生命力。他有着比谁都拼命在世界中生存下去的力量,因此强大,因此聪明,所以才能诞生出。因为不管是力量,还是知识,都是人存在后才诞生出的东西。
     「我这边,远比你更得天独厚!」
     军团长的剑,可能是那男人发出的气场,连着那男人的身体,被瞬间击中切开。那有着两道轨迹,黑狼的爪牙将一切切断。
     「哎呀忘记问你名字了。……嘛—无所谓。反正马上会忘记」
     黑狼有着两根犬齿。其意原原本本的被,沃夫的剑、双剑这一选择表现了出来。那不合理致极的剑术也是,源于自成一派。
     「再见了不知名的凡人」
     沃夫不会学习他人。因为他确信着自己才是最优秀的。
     沃夫不会依靠他人。因为他确信着自己才是最优秀的。
     沃夫不会认可他人。因为他确信着自己才是最优秀的。
     「这样一下子就变成了胜势。照这样一直线地向着胜利……也不可能吧」
     支配了战场趋势,但是敌人意外难缠。虽然妮卡的失败是在预料内,但是另一人僵持到这个地步也很稀奇。然后比起其他——
     「以阿纳托尔为对手还自认优势……挺能干嘛白假面」
     沃夫本来打算是自己位于那个地方,没有动用军团长等级的阿纳托尔的打算。直到阿纳托尔自己提出出场为止,都描绘着和沃夫描绘的绘图相同的场面。
     「拥有的棋子的数量会分出胜负。别怪我哦」
     威廉不行动的话,阿纳托尔会成为必胜之箭。即便行动了,沃夫也会作为第二根箭将敌人射穿。对手已经无计可施,按照现场的等级不论怎么行动都会被将死。那就是手头棋子的差距,是否知道沃夫这一存在,是否知道威廉这一存在,只有那点差距。那个差距造成了这个状况。
     「那么那么……另一人也有着不错的行动呢」
     沃夫盯上的另一人。老实说并没有认为他会行动,即便不行动也很有效果。一般人不会行动,优秀的就更不会行动,正是那种状况。
     「呼哈。真是有趣—啊」
     但是超优秀的话,就会这样行动。


      ○


     格雷戈尔十分焦急。堵在周围的是优秀的黑之佣兵们,背后迫近的是蓝色军队。然后眼前有着稍微笨蛋却又麻烦的敌人,黑之佣兵团副团长妮卡。虽然并没有被人数更少的黑之佣兵团全灭掉,但也没能突破他们。而背后迫近的军队也为他们刻下了时限。
     「啧。明明想由我来杀掉的……结束了呢喂」
     背后变得吵闹起来,听得见军队的声音。已经到此为止了,格雷戈尔闭上了眼睛。
     「……不想看到这场景的话我能砍下你的首级吗?」
     妮卡说着蠢话。格雷戈尔已经没有对那进行吐槽的气力了。
     「话说回来还真吵啊。嘎达嘎达的太吵了啊噢啦!」
     对着应该是友方的尼迪卢克斯发骂的妮卡果然是笨蛋。但是确实令人烦心,太吵了,吵闹过头了。
     「妮卡。有点奇怪。说到底……为何有马蹄的声音?」
     「马蹄……那是那个,当然因为是战场」
     「……因为无法在山中使用马,我们现在才是徒步不是吗」
     妮卡,原来如此地,击了下手。
     「那应该是听错了吧。明明没有马怎么可能有马蹄音——」
     妮卡在说话的途中突然沉默下来,注视着仅仅一个点。妮卡拥有的野性的直觉发出通告。
     「……糟糕,要逃了!」
     妮卡侧眼瞧都不瞧对差点就能干掉的格雷戈尔,跑了起来。部下们对那完全不带任何疑问紧追其后。片刻之后蓝色军队来到格雷戈尔身旁。
     「发生了、什么?」
     出现在格雷戈尔眼前的集团,有着宛如包裹着破布的身姿。之前那有着漂亮的蓝色的服装上,布满了泥土和破洞,那是令人不忍直视的景象。
     「不、不要。我还,不想死——」
     高大的阴影将破烂的团体踢开驱除,那是马。被马匹前脚踏扁的家伙,被后腿踢飞的家伙,人群连抵抗都办不到的被蹂躏着。人和马就如文字本身马力不同。作为生物的基本规格有着巨大的差距。被那逼迫的话,人只有逃跑,更不用说是筋强骨壮的军马。光是对峙就会萎缩吧。
     「骑兵?怎么可能。这里可是山里。即便有平稳的部分,但那也是如果不对自己的身手抱有自信就无法驰骋在这种战场上」
     格雷戈尔的部下发出惊讶之声。撤退隐去身形的妮卡他们,狂奔的蓝色军队。看到那些终于察觉到自己脱离穷地的格雷戈尔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那个男人有着自信啊」
     格雷戈尔不满地挠着头发。军校时自己无法战胜的三人中的一人,其中被称为最优秀的男人。
     「你在做什么格雷戈尔。赶快整理队伍,把主阵通往敌阵的道路盖上。不能让那下贱的闯入者活着回去」
     基尔伯特·冯·奥斯瓦尔德。身为公爵家的次男,被称为阿尔卡迪亚军年青一代最优秀的卓越人才。虽然通晓兵法,但其真本领在武技上。骑乘技巧,剑技,也通晓枪法弓术,这些全部都是超一流。
     这次他展现的是这个马术。
     「你也是贵族吧?至少让我见识下你的志气吧」
     格雷戈尔拧起了脸。基尔伯特总是这样,他向贵族寻求着优秀。只有优秀的家伙才是贵族,他不但实践着这点,还想其他贵族寻求这点。将那理所当然般的贯彻,格雷戈尔讨厌将那强押过来的他。
     「你们也别跟丢我,从刚才开始操纵缰绳的技术就稍许不足」
     「是!非常抱歉基尔伯特大人!」
     「不需要谢罪,想要挽回就用武来展现」
     「是!」
     基尔伯特直属的部下,都是奥斯瓦尔德家拥有的武人们。本来是拥有一军团都不奇怪的程度的身手,还积攒了相应的经验。但他们在那情况下自发选择了作为基尔伯特部下的道路。
     「出征」
     仅仅一语。那一语令场间的气氛改变。
     基尔伯特身缠的气场如尖锐美丽的名剑。那是从不论敌我甚至连自己都要斩开的自律精神诞生出的真正的『贵族』的姿态。那样的心象风景。
     「遵命!」
     他们被那夺取心灵。身为实力者,却追随着尚显年轻经验也浅薄的基尔伯特,原因无他,正是因为被他的魅力所吸引。
     基尔伯特毫不犹豫的驱使马匹前行。简直如同遗忘身处山中一般完美的骑术。举手投足都十分华丽。
    (首先是安塞姆那边。那边陷落的话战术上就可能被将死)
     在不算是道路的路上驰骋的身为最优秀之人的基尔伯特,以及拼命追赶他的部下们,瞬间就离开了那个地方。
     被留下的格雷戈尔虽然不高兴却也按照吩咐开始行动。格雷戈尔也是明白的。不论是再怎么不喜欢的对象,基尔伯特的话语也是宝贵的话语。
     「但是喜欢不了!」
     完全忘记被救了一命的事实,格雷戈尔对闪耀着光辉的基尔伯特的身姿产生出嫉妒的念头。但是那也没有办法,与他们同校的家伙们见过最多基尔伯特那优秀的身影。到了连嫉妒都被看开的程度——


    收起回复
    3楼2017-02-26 22:32
      辛苦了~
      這次的戰役如沃夫所說"拥有的棋子的数量会分出胜负",那麼問題來了,現在盤上的棋子有哪幾個呢~?


      收起回复
      4楼2017-02-26 23:11
        基尔伯特也是个大人物


        回复
        5楼2017-02-26 23:25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27 00:56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7 06:47
              支持支持 ,没准一年后我也会成为翻译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27 0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