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636贴子:5,060,811
  • 5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二十三集 血扇狂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http://pan.baidu.com/s/1pLbKbsJ


回复
1楼2017-02-26 15:58
    第二十三集血扇狂花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
    剑无极: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心头闷,真烦躁,一拔刀……平是非。
    出云能火:剑无极。剑无极,要小心,这个女人奇怪的招数很多。
    剑无极:不用烦恼啦,在我机敏过人、反应绝伦、智商破表的天才金头脑剑无极面前,任何假鬼假怪的烂招都只有吃土的份。
    (幻姬重子发起攻击,剑无极与之缠斗,逆刃刀打落的发簪掉在地上瞬间化为阵法)
    剑无极:就讲了,凭你这种三脚猫的功夫啊,在我天才剑者面前是不可能……我的身体怎么不能动啊?喂,稍等啊,这是失误,这次不算!
    幻姬重子:哼。(走上前)
    (出云能火见势不妙,上前拦阻幻姬重子,交手过后顺势将地上发簪踢走)
    出云能火:相同的招式,用第二次还有效吗?
    (幻姬重子不语,命令手下忍者围攻)
    剑无极:差一点阴沟里翻船,可惜刚才我呛得这么好听,这下真的逊掉了。
    出云能火:落漆,涂回去就好了。
    剑无极:有道理,那,来喔。一剑无尽!(瞬间与幻姬重子交手数十招)
    幻姬重子:<剑势凌厉,不宜硬碰。>
    剑无极:哦,闪避的功夫不错。(再攻,幻姬重子趁机施展幻术)打不赢也不甩丢芥末吧,用这种小人的招数算什么高手啊!
    (剑无极眼前出现凤蝶身影)
    剑无极:啊,蝶蝶?
    凤蝶:剑无极。
    剑无极:你什么时候来东瀛的?怎会没通知一声?我的意思是说你怎会来东瀛啊?
    (凤蝶不语,俯身抱住剑无极)
    剑无极:蝶……蝶蝶啊。我现在在办正事,你不要这样啦。旁边有人在看呢!
    (现实中,却是幻姬重子靠近剑无极欲行不轨)
    出云能火:剑无极!(看见幻姬重子取下发簪欲下杀手,而剑无极毫无所觉)喂,剑无极啊!哪有人对决打到睡着的?剑无极,你快回神啊!

    (幻境凤蝶献吻,幻姬重子手持暗器刺向剑无极。此时衣川紫赶到)
    衣川紫:剑无极,出云。
    (衣川紫急忙化解幻姬重子幻境,剑无极惊醒,与衣川紫、出云能火汇合)
    衣川紫:我已护送月牙岚他们与村民逃走,你们两人没事吧?
    剑无极:竟然欺骗我纯纯男子汉的感情,太超过了!
    出云能火:但是你刚才的表情,看起来不太纯耶。
    剑无极:哪……哪有啊,你太累眼睛模糊看错了。可恶啊!竟然用旁门左道的方式对付我,我……(头晕)奇怪,我的身体怎会麻麻的?
    衣川紫:你中了幻毒烟,方才只是解你幻境,仍有残毒未消,不宜恋战。出云。
    出云能火:好。封界化实,哈!(召唤出阵法,背起剑无极)走!(三人逃走)
    幻姬重子:(破除阵法)众人追上,一个都不可放过。
    众忍者:是。

    【东瀛·夜路】
    (幻姬重子带领众忍者急速追击,半路遇袭,樱吹雪出现)
    幻姬重子:<情报中提到的高手。>
    樱吹雪:樱·斩!(攻击)
    幻姬重子:<这种修为与力道,无法简单闯过。>
    [樱吹雪根基力道虽然远胜对手,但来人身如幽影飘忽不定,暗藏杀招伺机夺命。樱吹雪谨慎应对。]
    幻姬重子:定影针。
    樱吹雪:哼!
    (樱吹雪挡下幻姬重子的攻击并反击,几番交手后,幻姬重子受伤不敌)
    樱吹雪:你,没招了。
    幻姬重子:是吗?(故技重施洒下幻毒烟)
    [毒烟尽掩周遭,樱吹雪严守以防。不料毒烟消散之后,眼前身影竟是……]
    宫本总司:萧无名,曲无名,声悠悠,声悲鸣。心何闷,情何困,眉深锁,孤独行。
    (眼前竟然出现的是宫本总司,樱吹雪震惊无法动弹,眼看着宫本总司出招袭来)

    【海境·小路上】
    千雪孤鸣:拜托咧,让我见锋王一面。
    误芭蕉:阁下说的,我都明白,但还是请你止步。毕竟阁下不是海境之人,又与俏如来熟识在先,只怕惹人非议。
    千雪孤鸣:就是俏如来建议我来的啊。
    误芭蕉:你们这样只会让殿下更难施为。
    千雪孤鸣:哦,这句话的意思是,你们会帮忙?
    误芭蕉:请回吧。
    千雪孤鸣:总之,我话带到了,就这样,请。
    (锋王来到)
    误芭蕉:殿下。属下知晓殿下担心朝局,只要殿下愿意,误芭蕉会替殿下再次把握机会。
    北冥缜:然而你最担心的却不是朝局。(离开)
    误芭蕉:殿下!(北冥缜不理)唉。

    【海境·边关】
    (梦虬孙正与北冥异及众蒙面人对峙)
    梦虬孙:你怎会……出现在此?难道……
    北冥异:奉娘娘之命捉你归案。
    梦虬孙:是你勾结阎王鬼途。
    北冥异:勾结?阎王鬼途?你在说什么?
    梦虬孙:还不承认?之前我在境外阻止我拿药治王,现在追来海……(观视四周,蒙面人俱消失踪影)
    北冥异:就算有其他的人想针对你,也一定是正义之士,因为你罪无可逭。(攻击)
    [顾及皇室血脉,梦虬孙收敛三分。岂料北冥异出招狠戾,举手投足,拆尽生门。]
    梦虬孙:看到鬼!你出手怎会这么阴狠?
    北冥异:为了擒凶,不得不为。
    梦虬孙:我看你才是阴谋者。
    北冥异:含血喷人。(攻击)
    梦虬孙:我……我不能倒在此地。我绝对……不会认输啦!
    北冥异:哦?
    [孤注一掷,梦虬孙不顾伤毒,强运虬龙之力,北冥异不敢轻心,翻掌腾挪,誓破即来反扑。]
    梦虬孙:八景江湖·落雁连群影。
    北冥异:幻波右式·波澜不惊。
    (两人对招,梦虬孙中毒无力,渐显败势,伤重倒地。北冥异走近,落脚狠踩梦虬孙双腿)
    梦虬孙:你……啊!
    北冥异:认不认罪?
    梦虬孙:我……不……(北冥异再踩)啊!
    北冥异:毒患、剧痛加身,还要如此倔强吗?(梦虬孙剧痛昏厥)<此地临近边关,却迟迟不见皇三兄的兵马出动。既是如此,不如……>(杀心起)
    [危机一瞬,突闻——]
    紊劫刀:(一环形兵器袭来)紊天劫,尘世刀,谁领风骚。
    北冥异:谁?
    紊劫刀:问君王,贪不老,吾笑徒劳。(现身)要杀人,先问过阳关道。
    北冥异:呃哈!(攻击)
    紊劫刀:我呔。(回击)
    蒙面人:(现身)殿下小心!(攻击反被杀,另一蒙面人施毒)小人行径,我呔。(带梦虬孙逃走)
    蒙面人:殿下没事吧?
    北冥异:竟然被救走了……
    蒙面人:是我们太晚出手。
    北冥异:就算你们早一步也很难对付那个人。
    蒙面人:殿下知晓他是谁?
    北冥异:没见过面,但从他的狂态、那口刀,再参照耆老描述,身份不难判断。他便是盗侠紊劫刀。

    (北冥异带领众蒙面人离开后不久,砚寒清赶到事发之地。)
    砚寒清:沿路观察,应该是这个方向没错,怎会不见人了?难道龙子真的闯过边关?(正欲仔细查看,察觉有人来到,遂隐身在山石之后)
    卫兵:也没在这边,继续前往搜查。
    砚寒清:<我是在想什么?擅自行动,这样我曝光的机会不就很大了?唉,龙子,你自求多福,千万别死就好。俏如来,你也……你……>唉,真烦。(离开)

    【海境·清卯宫】
    北冥异:儿臣参见娘娘。
    伴风宵:啊,殿下你终于回来了,娘娘可是焦急万分啊。
    北冥异:有更该焦急的事情,娘娘,儿臣遇上梦虬孙了。但他出手抵抗,儿臣不敌,未能将他擒回。
    伴风宵:他竟敢攻击殿下,真是恶性不改。
    北冥异:但最棘手的恐怕不只这样,娘娘……(向伴风宵示意)
    伴风宵:不打扰娘娘与殿下谈要事,伴风宵告退。(离开)
    未珊瑚:异儿想说什么?
    北冥异:只是要提醒娘娘,梦虬孙一事恐将引起内忧外患。
    未珊瑚:嗯?
    北冥异:内忧方面,娘娘比儿臣更清楚,梦虬孙的身份不只牵连到鲛人一脉,儿臣记得梦虬孙的母亲也是……宝躯未姓。朝野有多余的联想恐怕是在所难免,还望娘娘留心。
    未珊瑚:那外患又是从何而来?
    北冥异:儿臣的失手是因为有人救走梦虬孙,而那个人应是盗侠紊劫刀。
    未珊瑚:一口阳关道打着以盗行侠的口号与皇室针对的草寇,再次出现了。
    北冥异: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儿臣还不会担心。但娘娘应知当初三王之乱后,紊劫刀所依附的势力。
    未珊瑚:海境江湖第一帮盟。
    北冥异:正是北冥皇室大敌,鳍鳞会。
    未珊瑚:不可能,当初梦虬孙招降他们,却被他们拒绝,甚至还公开宣示与梦虬孙一刀两断。
    北冥异:众人皆知,梦虬孙流落在外时,曾受他们照顾,这情谊非比一般。
    未珊瑚:但梦虬孙已经归入朝廷,受封龙子。
    北冥异:所以父王、师相中计了。厌恶朝廷却救了朝廷的人,这合理吗?儿臣断定,梦虬孙自始至终就是鳍鳞会安插在朝廷的内贼。梦虬孙逃亡中途暴露他身边有施毒能手,毒害娘娘的人昭然若揭。若非有梦虬孙做内应,鳍鳞会哪有可能得手?沧海珍珑的交易必是鳍鳞会与梦虬孙的自导自演,真正的目的便是实践多年来的策划——颠覆海境政权!
    未珊瑚:多年相处,梦虬孙从未露出一点迹象,甚至对王、对本宫皆毕恭毕敬。想不到……
    北冥异:但他与师相的关系却没多好,因为他明白,师相若在,鳍鳞会难越雷池一步。
    未珊瑚:师相倒下,无人献策制衡。现在的鳍鳞会,要行颠覆能事,只怕防不胜防。
    北冥异:那就要看三皇兄放多少内应入关了。
    未珊瑚:你可知晓这句话是很严重的指控?
    北冥异:三皇兄戍守边关六年有余,所拥兵马该对鳍鳞会有所警觉。为何这次被他们闯入境内却不闻一丝动静?
    未珊瑚:你怀疑缜儿渎职?
    北冥异:放任麒麟会坐大甚至有所勾结,借此巩固自己在皇室当中的地位,拥兵自重。娘娘,儿臣认为不能不防。
    未珊瑚:宣皇三子入清卯宫。


    回复
    2楼2017-02-26 15:59
      【东瀛】
      (衣川紫、出云能火与剑无极一路逃亡,身后残忍联盟杀手紧追不舍)
      杀手甲:杀啦杀啦!
      杀手乙:西剑流的一个都不能放过啦。
      出云能火:怎会都打我?我的脸真的长得这么欠打吗?(暗器袭来,衣川紫闪避)以为打退了一个凶女人,想不到惹来一群疯男人,是嫉妒我英俊吗?
      衣川紫:专心应战。
      出云能火:我若没讲话就没办法专心,这些忍兵围住去路,剿之不尽,退之不绝,到底是要做怎么突围啊?(一个不察,衣川紫受伤)衣川!你看你,现在是谁比较不专心?
      衣川紫:若不是要靠你背剑无极,留你下来做饵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围攻杀手越来越多,衣川紫与出云能火只得背靠背防御)
      剑无极:(醒来)放我下来吧。我动弹不得,只会成为你们的负累,将我放下来,你们才有逃命的机会。
      (双方交战)
      出云能火:你是在说什么啊?
      剑无极:我是认真的,我不是西剑流的人,他们未必会为难我。放下我,逃生去吧。
      出云能火:讲什么疯话,你没看到那群人连百姓都杀吗?喂,衣川。
      衣川紫:怎样?
      出云能火:你讲什么幻毒烟会伤到脑袋吗?
      衣川紫:幻毒烟除了会让人产生幻境、全身麻痹之外,应没其他效果。
      出云能火:那剑无极讲话怎么会傻呆傻呆?
      衣川紫:刚才有被伤到脑部吗?只能突围之后再检查了。
      出云能火:你说话也傻呆傻呆。
      剑无极:喂,快放我下来啊。
      出云能火:傻子安静。衣川,准备好突围了吗?
      衣川紫:可以。腾邪·腾邪华魇。
      出云能火:幻阴决·幽冥妖火。
      (两人同时施展,威力加倍,终于消灭大半杀手)
      出云能火:(喘气)总算清净一点了。
      衣川紫:(喘气)是啊,趁现在快走吧。
      剑无极:喂,放下我吧,你已力尽。再这样下去,追兵就要来了。
      出云能火:又在傻呆了,放你去死,是要让人笑我们西剑流一辈子吗?哼,我还很年轻,什么叫力尽?就算再多背两个人也不是问题。
      衣川紫:别再多话了,加快速度。
      出云能火:嗯。(突然一条铁索捆住双腿)啊!
      衣川紫:出云!(说话间,出云能火又被一条铁索捆住身体)
      杀手甲:哼,逃不了了。
      杀手乙:杀。
      衣川紫:危险!
      (衣川紫欲上前解救,却被阻挡,此时杀手乙手起刀落)
      衣川紫:出云!

      【东瀛·某处】
      (樱吹雪已中幻姬重子的幻毒烟,身处幻境之中,眼前出现的竟是宫本总司)
      樱吹雪:你……不是宫本总司!樱·千本飞雪。
      (樱吹雪手起刀落斩杀眼前幻影,幻境被破,幻姬重子受伤)
      樱吹雪:你……该死。
      幻姬重子:宁愿死,也不辜负雷藏大人的期待。
      (两人交手不遗余力,一阵山崩地摇之后)
      御魂笑光辉:但是你死了,我会很头痛,幻姬重子。(挡住樱吹雪攻击,扶住昏迷的幻姬重子)
      樱吹雪:嗯?
      御魂笑光辉:不用嗯了。(震退樱吹雪)
      樱吹雪:还可以。
      御魂笑光辉:废话,如果不可以,难道专程要来送死?喂,还想要打吗?我们这边可是有两个。算一个半好了。
      樱吹雪:废话真多。
      御魂笑光辉:算了,稍微陪你玩一下。(纸扇一挥,周围瞬有莹莹绿火漂浮而起)
      樱吹雪:御魂之术。
      御魂笑光辉:内行的,而且他们恨坏哦,你看。(挥扇,绿光攻向樱吹雪)趣味吗?再来这招,御鬼决·十方鬼火。
      (数个绿光聚成一团攻向樱吹雪)
      樱吹雪:樱·斩!(击碎绿源,御魂笑光辉两人已不见踪影)
      御魂笑光辉:都说是玩了,还真跟你打咧?
      (樱吹雪欲追,奈何体力不支)

      【东瀛·小树林】
      (一阵杀喊声传来,几个手无寸铁的百姓惊惶逃来,身后一群杀手举刀追逐。)
      杀手们:杀啦杀啦!
      百姓甲:快逃,快逃啊!
      杀手甲:一个也不准放过。
      [村落遭袭,昔日和乐顿成人间炼狱。为避残忍追杀,月牙岚护着月牙诚与爱灵灵豁命而逃。]
      月牙诚:阿娘,你跟阿爹的伤。
      爱灵灵:不要紧。
      月牙诚:对不起,都是小诚害阿娘跟阿爹受伤。
      爱灵灵:小诚很勇敢,阿娘感到很骄傲。
      月牙岚:嘘。(拔刀防备)

      杀手甲:杀啊!(飞扑而上却被秒杀)
      月牙岚:你们两个跟好我。
      杀手乙:别让他们跑掉了。(追击)
      (爱灵灵带着月牙诚跟在月牙岚身后奔逃,四处俱都是喊杀声与打斗声,西剑流部众和百姓纷纷亡命刀下)
      月牙岚:可恶!
      月牙诚:阿爹!
      西剑流忍者甲:赶紧保护月牙大人一家。杀啦!
      月牙诚:大叔!大叔啊……阿娘……阿娘……(哭)
      杀手乙:死来!(偷袭爱灵灵未果)
      月牙诚:阿爹。(扑向月牙岚怀里)
      月牙岚:你们退后。
      爱灵灵:小诚,我们快退后。(拉走月牙诚)
      月牙诚:阿爹,阿爹!
      (混乱的交战中,月牙诚摔倒在地,众杀手围攻爱灵灵)
      月牙诚:阿娘,阿娘!我不要在这,我不要在这。
      杀手们:杀啦杀啦!死来!
      月牙诚:阿娘,阿爹,阿娘……
      百姓乙:救人喔。
      杀手丙:杀!(杀死百姓)
      杀手丁:杀啦杀啦。
      月牙诚:不要,谁来救我们?我不要!(抱头蹲下)阿爹,阿娘!
      (眼看西剑流众人将死于杀手刀下,一切镜头放慢,爱灵灵眼冒红光)
      胧三郎:嗯?
      (危机时刻,西剑流众人全都消失身影)
      杀手乙:人呢?怎会不见了?
      杀手丙:怎会这样啊?
      杀手丁:大家找看看。

      【苗疆地界】
      (一队苗静士兵正在巡逻,走在前方的几名士兵突然瞬间消失踪影)
      苗疆卫兵:众人跟队长怎会突然不见?队长,队长!

      【东瀛·残忍联盟】
      胧三郎:漫长的等待,终于等到了……云外镜。

      【东瀛·剑无极处】
      衣川紫:出云!
      (危机时分,只见剑无极双手挡下杀向出云能火的一刀)
      剑无极:叫你们快跑,你们不跑,脚麻是要怎么跑。(斩断锁链)若不跑都别跑,(落地)恁爸现在不会麻了。一个都别给我跑!(逆刃刀出鞘,秒杀众杀手)怎样?在关键时刻出手,才是天才剑者的风格。
      出云能火:剑无极,你不是麻痹不能动?
      剑无极:是啊,但是突然间就可以动了,我也感觉很奇怪。
      衣川紫:看来是幻毒烟的毒性解了。幻毒烟主要的效用是令人产生幻觉,所以麻痹躯体的效果并不彰。只要休息一段时间,毒性便自然化解了吧。
      剑无极:哇,那真是解得即时啊。莫非我真的是英雄命?
      出云能火:对对对,英雄命,英雄短命。
      剑无极:喂,干嘛这样讲啊。
      衣川紫:感谢你,还愿意帮助西剑流。
      剑无极:不用说谢啦,你们不也救了我?
      出云能火:但你若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总之,多谢!还有,很抱歉打了你一掌。
      剑无极:好了,过去的事情了,别再提了。
      衣川紫:我们是应该道歉,不论是现在还是……过去对东剑道的所作所为。
      剑无极:这……其实啊,有一些事情到现在,我也不能真正放下。确实,过去我曾经恨西剑流,恨到忍不住想将你们生吞活剥。但是此一时非一时,人若要一直活在过去,是要如何走下去?
      剑无极:我没俏如来的智慧,也没老贼头的豁达。论固执,更加没像那头笨牛同样不知道变窍。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道到底是要将你们当成敌人还是朋友。最后我决定不要想了,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剑已经跟你们站在同一阵线。用行动代替思考,帮助眼前需要帮助的人,就是我的答案。好了好了,我们竟然顾聊天,不知道其他的人是不是平安啊?
      衣川紫:啊,快分头寻找。
      剑无极:嗯,这样比较有效率,等一下再碰头。
      衣川紫:好。
      出云能火:嗯。

      【东瀛·残忍联盟】
      (一忍者受伤倒地,剩下忍者隐隐分为两拨对立,江宪龙一正好从外进来)
      忍者甲:喂,你不要太过分喔。
      忍者乙:过分是又怎样?对待你们这群懦夫,刚好而已。
      忍者甲:你们没看到他已经受伤了吗?为什么还要咄咄逼人?
      忍者乙:受伤?受伤是又怎样?很了不起喔?一点点皮肉之伤,就在那里唉爸叫母,难怪你们竹龙众的人常常在任务失败。
      忍者丙:我看你们干脆退出残忍联盟回去种田好了。
      江宪龙一:是发生什么事情?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忍者甲:江宪大人。
      忍者丙:江……江宪大人。
      江宪龙一:你受伤了,不要紧吧?怎会坐在地上,我扶你起来。(扶起)
      忍者丁:我不要紧,多谢江宪大人的关心。
      忍者甲:禀告江宪大人,他是被这两个……
      忍者乙:喂,现在是怎样?小孩子打架打不赢找大人告状吗?
      忍者丙:江宪大人在这,你少说两句啦。
      忍者乙:讲是又怎样?不过是一个挂名的上司,难道我们血扇流的人还轮得到他们竹龙众来管吗?
      江宪龙一:你讲什么?
      忍者乙:怎样?不高兴喔?兵对兵,将对将啊。有本事向我大小声,不如直接向我们流主挑战,怎样?
      江宪龙一:你……
      忍者乙:我啥?你们竹龙众的人不敢碰大角的,只敢对我们这些下属呛声。
      忍者丙:好了好了,你别再乱讲了,我们先走啦。(二人离开)
      忍者甲:狐假虎威的垃圾东西。江宪大人,方才为何不出手教训他们?
      江宪龙一:我若是出手,不就真的像他们讲的只敢欺压下面的人。
      忍者甲:但是……
      江宪龙一:好了,同袍操戈,兵家大忌。难道你们忘了上杉大人平常教诲的纪律了吗?
      忍者甲:我们……唉。
      江宪龙一: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你们为什么会与血扇流的人起争执?
      忍者甲:这……
      江宪龙一:直接说明。
      忍者甲:是。是他们挑衅人在先,讲江宪大人绑回月牙岚却被人逃脱。之后又被来路不明的小子打败,耻笑江宪大人任务从没成功过。我们一时气不过才会与他们动手。
      忍者丁:是属下技不如人,丢了竹龙众的面子。
      江宪龙一:不管你们的事,是江宪龙一表现不佳,拖累众人了。
      忍者甲\丁:江宪大人。
      江宪龙一:没事。
      忍者甲:若是上杉大人在此,那群血扇流的走狗岂敢如此猖狂?
      江宪龙一:西剑流之乱后,我们旧势力的领地内还有很多流寇四处侵扰百姓,上杉大人必须留下弭平寇乱,所以指派我率领众人代表竹龙众支援残忍联盟。
      忍者甲:虽是说要对付西剑流,但我们竟然必须与血扇流这种的组织为伍。
      江宪龙一:我明白你的意思,虽西剑流目前已经残败,但残余八部六门四天王的实力仍不可小觑。残忍联盟任何一个流派分开来,皆有可能被他们反扑,所以我们必须更加团结,才有与西剑流抗衡的本钱。众人暂时忍耐吧,现在仍以消灭西剑流为要。不管他人如何挑衅,争执私斗之事,今天是最后一次,谨记上杉大人的教诲,莫再违规犯律。
      忍者甲\丁:是,我明白了。
      江宪龙一:好了,你先扶他下去治伤吧。
      忍者甲:是。

      【海境·清卯宫】
      北冥缜:儿臣参见娘娘。
      未珊瑚:缜儿,你可知晓鳍鳞会再出了?你与他们对抗多年未见成效,甚至昨日他们派人闯过边关救走梦虬孙。你可知这代表什么?
      北冥缜:是儿臣扫荡不力,请娘娘降罪。
      未珊瑚:降在你身上的罪,还不够多吗?
      北冥缜:这……
      未珊瑚:本宫要的是成效,而非空口白话。如今沧海珍珑失落,甚至落入叛党之手,皇室尊严荡然无存。为了海境长治久安,本宫命你一日之内赶回边关扫荡鳍鳞会。此事也牵涉毒害本宫一案,就看你是否有涤净朝廷的决心。梦虬孙与沧海珍珑同样必须寻回。
      北冥缜:儿臣领令。
      北冥异:皇兄,此去一切有劳了。
      未珊瑚:去吧。
      北冥缜:儿臣告退。(离开)
      未珊瑚:不管你的担忧是否成真,缜儿这次必须做出成效。
      北冥异:儿臣相信娘娘的决定,只是所谓担忧还有一项。
      未珊瑚:你说是被关押的俏如来?
      北冥异:娘娘睿智。这次俏如来造访海境至今风波不断,疑点重重。若此事他有参与,论罪当斩。若无参与,也必须杜绝任何后患,将俏如来逐出海境,永远不得再入。


      收起回复
      3楼2017-02-26 16:03

        【海境·某处】
        (梦虬孙梦境)
        梦虬孙:我,死了吗?
        八纮稣浥:有比死更痛苦的事情。
        梦虬孙:是……你吗?
        八纮稣浥:加入我们,总有一天,我会让这个家更强大。

        梦虬孙:啊!(朦胧中看到两个人在眼前)
        麒麟会成员:他清醒了。
        麒麟会成员:幸好还活着。
        梦虬孙:很痛。
        惭参:这里让我来吧。
        麒麟会成员:小心,你慢慢来。
        (惭参给梦虬孙喂药)
        梦虬孙:咳咳咳。多谢。(看到面前之人面容大半已毁)啊!
        惭参:是我吓到你了吗?
        梦虬孙:没,没有……
        紊劫刀:都啊一声了,还没有?(从梦虬孙背后走到他面前)
        梦虬孙:你……
        紊劫刀:别你啊我啊,刚清醒,想不清,别强用脑袋。
        梦虬孙:真的是你,刀叔。
        紊劫刀:死卷毛仔,刀什么叔,是刀兄。
        梦虬孙:刀,刀……
        惭参:紊堂主,他才刚清醒。
        紊劫刀:诶,你在纠正我?
        惭参:惭参不敢。
        紊劫刀:我没有在凶你啦,我小声,小声。
        梦虬孙:所以这里真的是……
        紊劫刀:是啊,你最熟悉的地方,鳍鳞会。
        惭参:我先去准备。
        紊劫刀:有一些人你还应该记得,只是脸上多了几条的皱纹。啊,不包括我喔,我是永远的刀兄。
        梦虬孙:刀叔就刀叔,都过了几十年,青菜都变腌菜了。(挨打)哇!
        紊劫刀:死卷毛仔,嘴利是没什么用,断了两只脚,骂人可是走不远。
        梦虬孙: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夭寿的皇四子……
        紊劫刀:不用烦恼啦,之后你都不用烦恼了,因为那没用的双腿,我们已经帮你直接锯掉了。
        梦虬孙:什么!(大惊失色,连忙掀开被子)
        紊劫刀:哈哈哈……骗你的啦。
        梦虬孙:刀叔!
        紊劫刀:是刀兄。
        梦虬孙:刀叔刀叔刀叔……我算一下,二十,三十,四十……欸,我若没算错,你今年……
        紊劫刀:好了。毒还没解,伤还没好,别浪费气力在不重要的事情上面。
        梦虬孙:奇怪,你以前没这么在意年纪,现在是怎样?怕老还是怕死?
        惭参:因为再过一个月,紊堂主就逢九了。(推着轮椅进来)
        紊劫刀:我呔!别提这件事情。还有,这粗工我来就好。(接过轮椅)
        梦虬孙:这是在……(被紊劫刀拎着衣领放到轮椅上)
        紊劫刀:来,出来透一下气咧。惭参啊,你也累了,好好去休息。
        惭参:惭参没有很累。
        紊劫刀:叫你去休息就去休息。
        惭参:多谢紊堂主关心。
        (紊劫刀推着梦虬孙出门,梦虬孙回头,看到惭参还在整理床铺)

        【海境·某处】
        梦虬孙:刀叔。
        紊劫刀:是刀兄。
        梦虬孙:其实我在昏倒之前,就听到你念完那串猖狂的诗句了。
        紊劫刀:可以撑到我念完,你不错。
        梦虬孙:真的是宝刀未老,老当益壮。
        紊劫刀:就一定要提到老这个字吗?
        梦虬孙:我只是意外,你这么在意逢九这种事情。
        紊劫刀:欸,不是听人说男人逢九要注意。你应该要庆幸现在就出事情,再慢一两个月啊,我就不一定会出手了。
        梦虬孙:是喔,那不就很感谢你?
        紊劫刀:别在那嘴硬,没我插手,死卷毛仔就会变成卷毛仔死。(打梦虬孙后脑勺)
        梦虬孙:死又怎样?这人生有比死更痛苦的事情。
        (紊劫刀不语,推着梦虬孙又走了一段路之后)
        紊劫刀:别想太多啦,人生的际遇本来就是充满意外。就像你啊,你对我来讲也是意外。若不是最近边关兵防有减弱的迹象,你又刚好在这个时候跑向边关,我也不会救到你,你也不会有机会再回到鳍鳞会。看我们经过的地方,人是不是变多了?
        梦虬孙:我离开的这几年,鳍鳞会也逐渐壮大了吧?
        紊劫刀:多讲的,当初鳍鳞会才起步的时候你就离开了。算给你听,我人生第一次逢九,才举刀从讨厌的皇族手上救下第一个人。第二个逢九过后一年,我们才认识。第三个逢九,你人在皇城。
        梦虬孙:至少我有机会替你庆祝第四个逢九。(又被打后脑勺)哇!
        紊劫刀:我是要讲给你知道,你错过了多少重要的时刻。
        梦虬孙:那也别将我还没认识你的那段时间偷算进去啊。
        紊劫刀:有什么关系吗?增加你在人生中快乐的比例,你就会发现什么苦啊什么痛啊,微不足道啦。(梦虬孙若有所思,紊劫刀拍肩安慰)我知道你在皇城受了很多委屈。不过这几年,你也享福不少,就当做是清账。
        梦虬孙:还在怪我离开鳍鳞会就对了。
        紊劫刀:没喔,减了一个人就再招十个人,减了十个,就再招一百个。讨厌皇族的人不少,不用怕没新血。
        梦虬孙:那个人也是吗?
        紊劫刀:啊嗯。
        梦虬孙:是叫做惭参吧。我好像没见过他呢。
        紊劫刀:他喔,刚好是在你离开那一年他才加入的。
        梦虬孙:他的眼睛跟手难道也是……
        紊劫刀:他是从北冥无痕的府中趁乱逃出。三王之中,就他跟他的皇兄北冥骄雄最膨肚短命。
        梦虬孙:竟然这么残忍……
        紊劫刀:其实三王之乱之后,皇室与权贵对人民的荼毒从没减过,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得救。
        梦虬孙:原来这几年过去了,什么都没改变……我……什么都没改变。
        紊劫刀:在鳍鳞会像他这样的人其实很少,因为大部分都撑不过难关就死了,惭参算是幸运的。
        梦虬孙:这样算幸运喔?
        紊劫刀:你讲这是什么话啊,给惭参听到是会很抱歉。(踢梦虬孙痛脚)
        梦虬孙:啊!(痛呼)
        紊劫刀:他的一手一眼没保住,你的两只脚只是被折断掉,又没离开你的身体,别轻易灰心丧志,输给跟你同岁数的人。这样就真的笑破人的嘴,哈哈哈……我先笑了。
        梦虬孙:惭参跟我同岁数?
        紊劫刀:嗯,应该没记错。
        梦虬孙:他跟我……同岁数。
        紊劫刀:怎样,现在是不是感觉自己幸运多了?
        梦虬孙:拿别人的不幸来安慰自己幸运,太落漆了。
        紊劫刀:知道就好了。(又走了一段路)唉,是说你回来也好,鳍鳞会有很多事情需要你的协助,你跟宗酋也很久没见面了。
        梦虬孙:宗……谁啊?
        紊劫刀:你换帖的啦?我们现在都这样叫他。
        梦虬孙:喔,八爪的喔。啊,刀叔。
        紊劫刀:是要讲几次叫刀兄。
        梦虬孙:我问一句认真的哦,你们现在……还在恨北冥皇室吗?
        紊劫刀:哈!有够好笑的,多问的。
        梦虬孙:但是我跟他们相处这十几年来,发现他们不是每一个人都这么坏呢。尤其是王和前太子……
        紊劫刀:你、是、在、讲、什、么、笨、话!(边说边打梦虬孙后脑勺)
        梦虬孙:啊,很痛耶!都要被你打到重伤了。
        紊劫刀:哪有啊。
        梦虬孙:你看!(摸脑袋,手上沾血)都流血了啊!
        紊劫刀:那不是你的血,死卷毛仔,我都忘记你头有角了。不要紧,我处理一下。(把手上的血舔掉)好了,回到正题,你忘记你的双脚是被谁折断的?近期你在皇城的处境,鳍鳞会都有眼线回报。对啦,也许真的有一两个皇子或者权贵有良心,但当年三王掀起战乱之前,又有谁看出他们是祸害?像惭参这样的人会多不会少。(梦虬孙看着自己的双腿不语)唉,听你这样问,难道是要像当年一样抛下众兄弟继续帮助北冥皇室吗?
        梦虬孙:看到鬼,抛下?当年是八爪的跟我一刀两断,你当作我想喔?
        紊劫刀:这样你现在愿意跟他好好的讲了吗?跟他见一面,也许你会有更好的选择。

        【海境·石洞前】
        (幽静石洞前,一石桌上放着酒壶与两只酒杯。一道气劲,酒壶翻旋飞上半空,撒出酒液斟满酒杯,此时,石洞内有人声)
        宗酋:(声音)堆坟九仞,抽苗三寸,长悲最是黎民恨。问王鲲,几沉沦,鳍鳞不许江山困,天下靖平期遇春。醒,岂忘本,昏,岂忘本。
        紊劫刀:我讲宗酋啊,人带到了。
        宗酋:那……就用茶吧。
        梦虬孙:哼,不想见我,还叫我来?
        紊劫刀:死卷毛仔,火气别这么大,有话好好讲。
        宗酋:保持一点距离,保留一点空间,给彼此一点余地。
        紊劫刀:连宗酋也这样,算了,我不要管了。
        梦虬孙:有什么事情就快讲。
        宗酋:你见过惭参了。当年你用责任为口号离开鳍鳞会,现在问你,所谓的责任,是北冥皇室,还是太虚海境?
        梦虬孙:我以为我能改变。
        宗酋:被改变的却是你。
        梦虬孙:明明是你拒我千里之外。
        宗酋:我却能看见千里之外的你如何忘却初心。你登上百丈高楼,却看不见惭参那样的悲剧不断轮回。海境子民,真正构成这个国家的基础成员,已经等得太久了。
        梦虬孙:你要我助你攻打皇城?
        宗酋:错,是我率领鳍鳞会挟强大民意助你,登基为王!

        【东瀛·荒郊】
        (剑无极四处奔走找寻西剑流众人,却一无所获)
        剑无极:半个人影也没看到,我是在躲辛酸的。四处都找过了,别说是小诚和尖耳朵的,就连一个普通的百姓也没看到。难道是众人都已经安全撤退了?那个牵亡魂仔出云他们不知找得怎样了?糟了!忘记问他们要在哪里集合了,这下又要去找他们的下落。
        (剑无极正思考间,突然弥漫起大雾,只见浓雾中隐隐约约显出众多忍者)
        剑无极:刚才找半天都没看到人影,怎会一下跑这么多人出来。你们刚才是都躲在哪里啊?你们这些见人就杀,连百姓都不放过的残忍,实在让人忍无可忍!
        (剑无极作势要出招,忍者却无动静)
        剑无极:喂,你们是怎样?带一大群人来结果都没人要动,若是怕死现在是来不及了。
        (一人缓缓到)
        剑无极:嗯?看来是主事的人出现了!(出招试探)
        风间久护:你已经成长了这么多了,风间烈。
        众忍者:主公。
        (浓雾中,神秘来人渐渐走近,最终露出真容。)
        剑无极:哈啊?!老爹!?


        ============================END===========================


        回复
        4楼2017-02-26 16:05
          累吧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7-02-26 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