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飞星吧 关注:2,822贴子:20,889
  • 26回复贴,共1

【大二】所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度。


回复
1楼2017-02-26 04:43
    ※大二、前大二

    【零】
    “我没有机会了,拜托你……”
    “我做不到的,就只能交给你了……”
    “你可以的……你不是我,救他们……”
    “对不起,拜托你……”
    “还有,也和他们说……”
    “对不起。”
    声音渐渐远去,东方纤云慢慢睁开了眼睛。他望着眼前绝不属于二十一世纪的清澈蓝天傻了半天,突然抬起手摸了摸脸。
    那里有泪水划过。

    【一】
    东方纤云确认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并为此而感到愁苦。一方面,他连自己怎么穿越的都不知道,另一方面,他记得自己睁眼前有人对他说过什么,可是他睁眼就忘了。按照套路,这说的话该是上一个灵魂的临终所托啊什么的,但到了他这儿愣是给忘个精光,一个字儿都没记住不说,基本信息都得自己确认。
    好气哦。
    正托腮唾弃老天的功夫,突然远远跑来一个孩子。东方纤云定睛一看,认出这是自己的二师弟。二师弟好啊,主角胚子,凭着天赋水灵根还长得水灵,看着就讨喜。是个顶可爱的孩子,可是……
    “大师兄!”印飞星一路跑到东方纤云面前,上去就拽他袖子,“大师兄大师兄!”
    东方纤云让他扑的一个趔跄,不着痕迹地顺势躲过孩子手中的一根银针。印飞星眼中闪过一丝懊恼,迅速把那银针一折两半,借着宽大的袖子遮掩扔到地上,又踩进尘土之中。
    “怎么了?喊得这么急。”东方纤云好像一点儿不知道印飞星的小动作,做派是惯常的吊儿郎当。他随手抄起踮脚够他衣袖的孩子,把人抱到了怀里。
    “我修炼又卡住了。”印飞星乖巧地搂着东方纤云的脖子,缩在他怀中,“大师兄你帮帮我吧!”
    东方纤云心说我怎么帮你啊,我自己还什么都不会呢。一边想一边对印飞星道:“飞星啊,不是师兄说你,跟你讲过很多次了,你是主角,主角修什么炼呢,慢慢你就突破了……”
    东方纤云抱着印飞星一路就往自己屋里去了,路上还招呼了几个负责内门衣食起居的外门弟子,让他们把午饭送到自己房间去。东方纤云一路抱着印飞星说着些白烂话,印飞星一路仰着脖子,听他说。
    这大概是挺难得的时光吧?
    东方纤云暗自思忖。
    他不太明白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但大抵知道,他二师弟恨他,说不定还想杀他。
    不过怎么可能呢?他只是个孩子而已。多半是孩童争强好胜的恶作剧,想让自己吃点苦头罢了。要不……下次上他一回当?
    “修炼呢,那是外门弟子那种NPC干的事儿,主角啊,就不用那么累咯,反正他们早晚也是被你踩在脚底下……”
    东方纤云讲述主角理论的声音随着他的脚步渐渐在路上散开,再被风尽数吹散。他心里有一个小小的角落,里面有小小的、连他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
    “对不起。”

    【二】
    东方纤云走进印飞星房间的时候还有点儿不敢相信,屋中那孩子满面沉静,抱着三师妹送的娃娃脸上还带着笑,哪里有让人欺负了的样子?可是方才师叔又特意将他叫去,先是训斥他的不务正业,又无奈指责他,说是印飞星让外门弟子欺负了去,让他别那么游手好闲,多看顾着些。
    东方纤云知道,那外门弟子大多是为了逍遥门的财政状况招进来的,早些时候逍遥渡影也问过他这方面的事,东方纤云拿着上辈子做总裁的思路,果断地说招啊,送上门来的钱干嘛不招?于是就招了,于是……自家二师弟就让人给欺负了?
    东方纤云在门口站了会儿,还是不太搞得懂这里面的关系。有半毛钱可欺负的,你们现在欺压了主角,他以后不得玩死你们?就算这帮傻逼不知道这是主角,内门二弟子,还是天灵根,这总不是作假的吧?一帮傻逼,早晚被玩死。
    东方纤云在心里给外门弟子划了个满意的结局,敲响了印飞星的房门。
    “咳,飞星?”
    印飞星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些。
    “大师兄,有什么事么?”
    “也没什么事……”东方纤云看着那笑脸心里发慌,抬手摸了摸脖子,道,“我要往后山去,顺路就来看看你。”
    印飞星还是笑着,语气里还有点儿埋怨的意思:“大师兄,你又要去偷后山的仙果?”
    “这个……”东方纤云尴尬地咳了一声,“都是咱逍遥门的东西,怎么能算是偷呢?”
    印飞星不说话,东方纤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边琢磨着是不是裁员更有利儿童成长一些,一边找了个借口就溜了。印飞星看他转身出门就跳下了床,走到门边,靠在门框上瞧着东方纤云的背影。他想起东方纤云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抓着娃娃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东方纤云……”他低声自语,“早晚,你会被我踩在脚下。”

    【三】
    逍遥渡影咬牙看着眼前道貌岸然的求婚者,深吸气后沉声道:“诸位道友怕是来晚了,舍妹与我逍遥门大弟子东方纤云,早有婚约在身。”
    前来求婚的人自是不信,只是眉头还未扬起,就见逍遥渡影离了座位,开了一扇窗。
    “若是不信,请看便是。”
    窗外正是逍遥星河对东方纤云穷追猛打,后者躲闪不及,被前者扑个正着。温香软玉在怀,东方纤云一点儿享受的心思都没有,只盯着不远处站在树后往这边看的印飞星瑟瑟发抖。
    怀着心思来求婚的人看着窗外的景象也不再言语。东方纤云他们还是了解些,与东方家关系匪浅的人自是轻易惹不得,彼此交换个眼色,只得告退。
    逍遥渡影道一声“恕不远送”,这才将目光落到窗外。他倒是不看逍遥星河和东方纤云在哪儿一个穷追一个猛跑,他看印飞星。
    这孩子对逍遥星河的心思他也明白些,天资也是不错的,只是……
    逍遥渡影关了窗户,叹息一声。
    到底是亏欠了他,又便宜了东方纤云那个傻小子。等日后,逍遥门强盛些,弟子们也都争气些……再看看可有回转之机吧。

    【四】
    叶昭昭下山了,那孩子素来天真可爱,跟总爱对自己恶作剧的那个主角二师弟不一样,是同命相怜的NPC一枚。
    东方纤云坐立不安,手中的仙果怎么也咬不到嘴里去。他左思右想,总觉得这么小个孩子自己出门,非得出点儿什么事不可。上一辈子看过的新闻在他脑海里翻来覆去地转,被一颗糖拐卖的孩子,被抢上车的孩子,被……
    “坐立不安的,想什么呢?”背对着他的人突然发问,倒把他吓了一跳。
    “我……我还是担心四师弟会被人打劫,我追去看看……你也一起来吧,好吗?好吗?”
    “……你想去便去吧。”印飞星手中的动作停了一瞬,头也没回一下。
    “不是,飞星啊……你比我能打……”东方纤云觉得自家师弟有点儿奇怪,他语气中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妥协,让人听着觉得难过。
    “就算师兄求你,陪我去呗?”
    印飞星放下了手中的水壶,终于是回头看了东方纤云一眼。
    “……走吧。”
    明明知道是没有用的,你做的一切都是没有用的。
    印飞星慢悠悠地跟在东方纤云后面,看着他越走越快,后来开始狂奔。
    就像这些年来我费尽心机想杀你,总是被你好运躲过,或输于我一时心软。
    没有用的,徒劳而已……就像再过些时日,你就要将我斩于剑下。
    这都是没有用的,没有用的。
    这是天命啊,你我凡人,如何抗争?
    “二师兄——”
    却有稚嫩童声如惊雷,炸裂眼前混沌迷茫。印飞星伸手,接住了猛扑过来的叶昭昭。
    天命,原来是可以改变的。
    东方纤云咬牙再次举剑,不知道哪里来得力气使他隔开了那往心口的一击。他隐约听到有什么人在他耳边说话,再听却只有身边人的叫喊。
    ——“谢你,救了昭昭。”


    回复
    2楼2017-02-26 04:43
      【五】
      “逍遥副门主,上次为令妹之事登门拜访,虽喜事不成,却见您门下二弟子着实天资。想来贵派已有东方家族中人为中流砥柱,如此便也足够。此番不日前往拜访,求娶印飞星。”
      逍遥渡影手一握,将那传讯蝶捏得粉碎。
      着实荒唐!但是……先前逍遥星河还算有道理,借着东方纤云拒绝了去,印飞星一个男儿,难道还……
      逍遥渡影的目光落到了前几日内门弟子出任务带回的盒子上。那盒子他查了,凶险万分的任务,竟然是一个空盒子……也算是良机。
      “来人——”

      【六】
      人很快就来了,在逍遥渡影面前跪了一排。逍遥渡影盒子往地上一摔,东方纤云眼角就看见印飞星要张口。
      又是这样,事情还没开始,就已经妥协了一般……东方纤云又听到细小的声音,那声音在耳边徘徊不去,说得好像是……
      “别让他离开……不能让他离开……”
      东方纤云眉头一皱,眼看着印飞星就要磕头认错,手一伸就把人按在了地上。
      “是我拿着的。”
      逍遥渡影愣了一下,这和他想好的剧本不一样啊!但是……那些人自持东方纤云与逍遥星河有了婚约,便想强要印飞星,这番若东方纤云替印飞星受过……只道自己一时怒气,不日还要让人回来,留住星河,再道门内此时只有印飞星一个天灵根弟子,断不可弃……无论如何,先过了这一波风头再说!
      逍遥渡影顿时怒气上脸,一声怒喝,判了东方纤云逐出逍遥门。东方纤云心满意足,口中道着谢,心里还对刚才那不知道哪儿来的声音回话。
      “不知道你急什么,但我这么好的机会,此时不走,还等着主角捅我啊?”
      然后他又偷偷捻了捻左手手指,想着方才那一瞬间扣着印飞星的脑袋,手中发丝的触感。
      唉,想一想是好多年没摸了……嗯,手感还是那么好。
      主角,你的垫脚石要走了,三师妹也留给你了,以后可一定要走上属于主角的人生巅峰啊!

      【七】
      妈的,祝福的话都说尽了,结果我才是主角么?
      东方纤云看着搂住自己大腿的天道使者,内心一阵嚎啕。
      我才是主角,我才是主角啊!可是……
      老乡见老乡的场景在他脑海中一瞬即逝,他搂着怀中的易相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主角,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又顶个屁用啊?
      印飞星……他上一世,便是这样的心情么?
      护不得,留不住……
      东方纤云想起他从卜算天那里了解到的,属于印飞星的上一世。
      他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这个世界如此残忍,百般恶意对准他,连最后的温暖,最后一个从来对他好的人也剥夺了。
      东方纤云知道自己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印飞星全心全意地相信着只要自己死亡,一切就可以挽回。
      自己以为温暖就能让他忘却仇恨,但这许许多多命在这里,印飞星如何忘却?他们是一样的人,求活,却又不求独活,想着能救人,救下那些生命中至关重要的人。
      印飞星现在……只恨没能早点杀了自己吧?
      东方纤云轻声安慰着易相逢,一颗心乱得很。
      他只求逍遥,却难逃命数……这天道,当真如此残忍凉薄么?
      易相逢嘴角还挂着笑,一如既往的甜美可爱。然后东方纤云看见,法器华光大盛,来犯者无人能站。
      天道……是可以改变的啊。

      【八】
      东方纤云陷入一片迷雾之中。他隐约记得,伏魔大会以讲和告终,他带着易相逢回逍遥门养伤……那么现在,他是在哪里?
      拨开迷雾重重,东方纤云看见前方有隐约的人影。那人影很熟悉,就像曾在镜中看到的自己。
      东方纤云缓步往前,雾气越发地淡了,然后他看见那个人转过身来,清冷的脸上挂着释然而欣慰的微笑。
      那是他自己的脸,或者说,那是这个身体主人的脸。
      “你好,初次见面。”那人开口说话,声音是东方纤云曾听过的,在耳边徘徊的声音,“我是东方纤云。”
      那我是谁?
      东方纤云在心底想着这句话,对面的人就像听到了一般回答到:“你是东方纤云。”
      那你呢?
      “我……唤我本姓吧。”那人说,“我本姓李,名李纤云。”
      李纤云伸手,示意东方纤云坐下。东方纤云便坐了,前世今生相对,席地而坐,把茶而谈。
      “我好几次听到你的声音。”东方纤云摩挲着茶杯口,犹豫着发问,“你……一直在这里么?是你叫我来的?”
      “是我叫你来的。”李纤云点头,“让你背负了很多,对不起。”
      东方纤云皱着眉头,恍然大悟一般:“你说过对不起……我刚来的时候,你就说过。”他又想起了什么,疑惑地看着李纤云道,“你还说……你没有机会了。”
      “是的。”李纤云无奈叹气,“此时的我,不过是一缕残魂罢了。”
      迎着东方纤云不解的目光,李纤云放下茶盏。
      “我已经尝试很多次了,轮回百世,每一世都想着能救下所有人。”李纤云低垂着头,轻声道,“但是不能够,有得必失,有失才得,他安好的时候不能顺心,他顺心的时候,又不能安好。”
      东方纤云没有插话,他知道李纤云口中的“他”是印飞星,这是他们之间的纠葛,他不了解,只能听着。
      “我一世又一世轮回,一世又一世尝试……唯一成功的一次,是我远离他,从一开始,就远离他。”李纤云无奈地笑了,“那一世他幸福美满,没有伏魔大会,没有功成名就,他安好,我便安心。”
      东方纤云恍惚中明白了什么事,他想开口,却发现自己张不开嘴。李纤云的声音好像也在渐渐远去,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模糊。
      “但我贪心,还是想能够和他并肩一次……如此又入轮回,终是磨没了我的灵魂。”
      “我在最后求着天道,再给我一个机会,换来一个不是我的你。”
      “你救了昭昭,减轻了星河的伤势,救了飞星,还给了他很多我没能给他的东西。”
      “谢谢你,还有……”
      “别忘了帮我,对他,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
      “我一生所愿他们安好,却总是被百般限制,顺从天道,无能为力。”
      “我终究,不是一个完全合格的大师兄……”
      东方纤云睁开眼睛,眼前的迷雾尽散,取而代之的是红宝石一般璀璨的眼眸。
      是印飞星。
      “你醒了?”印飞星松了口气的样子,眼中的担忧一时未能收起,被东方纤云看个正着。印飞星取了一边的丹药,递到东方纤云嘴边:“玄铭宗送来的,那绿毛龟嘱咐说,你若是醒了,就——”
      “对不起。”东方纤云突兀地张口,打断了印飞星的话。印飞星被突如其来的道歉打得一懵,茫然地看了东方纤云半晌,突地一咬牙道:“不……是我对你不起。”
      东方纤云摇摇头,把那药丸叼进口中咽下,伸手将印飞星的手拢在自己掌心。
      “方才那话是别人让我带给你的,他说他始终未能护你安好,觉得对你不起。”
      印飞星张了张口,他明白了什么,却不知道如何说出。由得眼前人说这么一句话,那个自己全心憧憬过,又刻骨憎恨着的人,是真的,永远不在了吧。
      “下一句才是我要说的。”东方纤云不去看印飞星的神情,只把他的手握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以后你的世界,都由我来温暖。”
      “在一起吧。”

      ——THE END
      我觉得我都不会写东西了Orz
      看完了更新,心里疼得很,不写点什么,总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难受得要命。
      灵感来自青桥桥看完更新以后在群里说的一句:“我越来越觉得现大就是前大的内心,前大不敢做的,不得不做的,全交于现大。”
      这世间所有误会造就一个不可挽回的结局,局外人看完这出戏,心疼分成好几半,却不知道怎么给出去。
      沫大沫大求求你,甜一点儿吧,咱们甜一点儿吧QWQ

      贴吧的小伙伴请不要在有文楼层回复,谢谢。


      回复
      3楼2017-02-26 04:49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26 08:28
          记得睡觉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2-26 12:59
            诶?虽说是虐,但,但,但笙大可以自己产粮啊!不能不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26 19:06
              很棒的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6 23:40


                收起回复
                8楼2017-02-28 18:05
                  超喜欢qvqqqq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13 13:10
                    顶顶


                    回复
                    10楼2017-04-16 1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