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梦吧 关注:71,927贴子:2,921,973
  • 73回复贴,共1

【原创】《年少人》/短篇/完结/重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冰梦.
.
因为有些地方不甚满意所以强迫症重开.
.
本文讲述的是日奈森亚梦的生活,或者是成长,或者是她一段忘不了的记忆.
.
本文只会提及月咏几斗但不会涉及月咏几斗的生活,并且没有一句他的台词.
.
虽然我努力着去掌握人物但还是会有些ooc.
.
文笔不好,莫要辱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25 14:48
      第一章独吟
      
      日奈森亚梦喜欢月咏几斗这几乎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后来这个秘密蔓延,连发小都瞒住。
      
      亚梦已经不记得当时这个只对与她来说是属于天大级别的秘密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只知道这件事,月咏几斗也是知道的。
      
      好像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当时她很慌,有些束手无策,不知该如何面对。她一面要顾及着她的原则,但一面又心心念念着她喜欢了好久好久的月咏几斗。她甚至想,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但后来她并没有面对他,没有说很多很多动听的情话,更没有表白,还是过着一如既往的生活。
      
      这天放学的时候,语文老师刚布置完作业,亚梦的同桌三水清看了一眼黑板,便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不出三秒,就手舞足蹈着,语气不可思议:“语文老师一定是疯了!生字词居然要抄两行,而且还不空格!我有强迫症啊!”
      
      “但愿他有密集恐惧症。”
      
      “你想多了。他又不改作业,全部给课代表。”
      
      放学的时候教室里吵吵哄哄的,全然没了先前晚自习时每个人都乖巧的样子,每个人都原形毕露。
      
      “一起回家吗?这么晚了,我害怕。”璃茉皱着眉,语气有些恳求的味道,可见她是真的很害怕。
      
      亚梦是走读生,每天晚自习到九点,然后才骑自行车回家。
      
      教室外面黑漆漆的,只有几盏路灯亮着。亚梦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她也害怕。
      
      “不过璃茉,等会你可以陪我去对面的书店买个东西吗?”亚梦边收拾着书包边说道。
      
      “好。”
      
      教室里的人几乎已经走了三分之二了,她们才拿起车钥匙匆匆忙忙的跑下了楼。整个校道,安静的很。
      
      学校对面有个书店,好像只有它一家到这个点钟还是开着的。
      
      璃茉不知道亚梦要买什么,只能安安静静的在她旁边看着她精心挑选着她喜欢的星星纸。
      
      亚梦说,她要折星星。
      
      璃茉似乎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她以为,她要买什么本子之类的,没想到竟然临近中考,她居然还有心情折星星!
      
      买完东西她们就疯了一样的赶路回家,没有像以往一样,还能闲聊着慢慢走。骑的快,风也就大,亚梦挂在车上的星星纸不知什么时候落到了马路上。
      
      璃茉是亲眼看到的,是非常心惊胆战的!
      
      亚梦将车停好,然后奋不顾身的去把那一袋子东西捡回来!在她跑回来的时候,她身后有一辆小轿车飞速的朝前开,已看不清车牌。
      
      亚梦难得听到了璃茉的怒吼:“你有病吗?!没看到有车吗!不就几个破纸吗,你至于吗!你要是今天被撞死了,都不知道你要这纸干嘛!”
      
      璃茉生气起来真的很凶,她想可能是一辈子都忘不了。
      
      亚梦带着歉意的笑了笑:“我这不没事吗。这个真的很重要!”
      
      她仍在气头上:“那万一出事了呢!什么东西能比生命重要!”
      
      “它啊。”她像个无赖,甩了甩手上的袋子。
      
      起初,璃茉一直以为亚梦视星星如命,直到后来才知道,原来真正的含义是“他”不是“它”。
      
      三水清在那天晚上后来的一次体育课里,跟璃茉闲聊着,其中还提到了亚梦。
      
      “这几天里,我每天都看到她在折星星,还在星星纸上写着什么,不让我看……”她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挺喜欢折星星的,可她就是不让我折。说来也怪,她一天好像就折一颗。”
      
      璃茉耸了耸肩,她也不清楚:“我也不知道她要干嘛。你知道吗?前些天她就是为了这几张星星纸,差点连命都不要,我看的都心惊胆战,她却毫不顾忌的去马路中间捡回来,还好早了一两秒,不然她现在就躺在医院里了。”
      
      说起那天晚上,璃茉心有余悸。
      
      当然这些话,亚梦一个字都没听到。
      
      体育课解散活动时,班上有个女同学面色绯红,粉扑扑的像初生婴儿,眉眼间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她很是羞涩的坐到正一个人坐在一张长椅上看书的亚梦旁边,轻轻的戳了她的手臂一下,小小声道:“亚梦,帮个忙呗?”
      
      亚梦看小说看的正兴,忽然被打扰,心中难免有些不悦,但是她并没有直接表露出来。
      
      亚梦没说话。
      
      “看到对面那个班了吗?那个,个子挺高的那个男生……”越说,她脸越红。亚梦瞥了她一眼,顿时领会。
      
      “你喜欢他对吧?”
      
      她还未说到那个点上,却被亚梦简洁明了的一句全部说破,更是不好意思。
      
      “要我帮什么忙?表白这种事,我可不干。”亚梦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一个。
      
      “哎呀差不多了!你作文那么好,帮我写个情书吧!”
      
      她笑靥如花。
      
      
      亚梦每天都还是折着一颗星星,写着几月几号,再悄悄的放进许愿瓶里,不为人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25 14:48
        三水清一次课间问过她,她却闭口不言,只字不透,到最后她也闲的无趣,便不再追问。
        
        这一天,璃茉跟亚梦说,快校运会了。
        
        她们是不爱运动的,但亚梦是曾经因为一次大病而彻底懒了下来,连一百米的赛跑都不愿意参加,终日像极了养在家里的懒猫。
        
        这日校运会,盛大至极。
        
        一如既往的开场白、从未改变过校长的宣布仪式,全校一千多人,站在阳光照射的操场上,每个人的后背都渗出了汗。
        
        亚梦的几缕发丝已经湿透,黏在了脸上,让她有些嫌恶。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站在过操场上了,还被这么强烈的阳光照射着,她不喜欢出汗。
        
        操场上彩旗飘飘,校长慷慨激昂的语气伴随着两声彩带礼炮响起,这运动会才算正式开始了。
        
        “等会儿是哪一个项目?”
        
        亚梦坐在椅子上,双脚露在阳光下,几乎阴凉一点暖,慵懒极了。
        
        “不知道。”璃茉摇了摇头,说完后从刚刚从课室里搬下来的课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报表,递给亚梦,“你看看。”
        
        亚梦细细翻阅着,从初一到初三,最后视线锁定在了男子四百米赛跑这一栏中。
        
        “我们班男子四百米就这一个人?”
        
        璃茉不清楚她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件事,但还是点了点头。
        
        亚梦收起报表,一条腿叠在另一条腿上,神情漠然,显得有些高傲。
        
        “谢谢。”
        
        初三男子四百米初赛是早上十点半到十点五十,距离现在还差了一个小时。
        
        亚梦感觉今天好极了。
        
        阳光灿烂,清风徐来,伴着点点花香,真是醉了人心。
        
        亚梦今天颇有耐心,霸占着一个椅子,硬是等到了初三男子四百米初赛,她有些兴奋的站起来,好像这个是她的项目。
        
        “亚梦,有月咏几斗哦!”
        
        有几个女生坏笑着在她旁边说道,好像用着不大的声音,但是附近五步的人都听得见。亚梦不知道月咏几斗有没有听见,也不知道他的班级有没有人听见。
        
        其实,亚梦很反感她们,尤其是她们谈论他的时候。但大多数的时候,亚梦都对于她们,选择了不言不语。
        
        一声枪声把亚梦吓到了。那声音,是那么的突然,让她没有一点方便。
        
        她站的远,只看到了他一个身影,但具体如何,她并不清楚,也没有过问。在后来结束五分钟,班长找着了她。
        
        “亚梦,有个好差事,去不去当播音员?”
        
        亚梦心一动。
        
        这第一秒,她只想到了这件事——“他会听到吗?”
        
        班长若有所思道:“只要他不聋,就一定听得到。你普通话那么标准,不当播音员,可惜了。”
        
        亚梦随即欢心喜悦的跑向了主席台,那个老师却跟她说,要到明天去了。
        
        不过她仍是开心的。
        
        从主席台回班级的时候,亚梦见到了正和七班的册水满闲聊的班长。一开始距离有些遥远没听清,后来才依稀听到了那么一点。
        
        好像是,月咏几斗是四百米第一。
        
        亚梦心里更是欢悦,就连脚步都雀跃不已。
        
        班长和册水满聊的很愉快,亚梦并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个姑娘默不作声的拿了一瓶水,安安静静的递给了册水满,最后依旧是不言不语的站在一旁。但是班长注意到了。
        
        “那个女的,你看到了吗?册水满的堂妹,感觉好可爱啊,什么话都不说,好安静呢。”回到班级的地盘之后,班长跟亚梦说,“我想和她交个朋友。”
        
        亚梦不以为意,没说话。她并不觉得册水满的堂妹有多可爱更不觉得她有多安静,看她只身一人站在草地上不知道干什么的模样,她只觉得她很孤独。
        
        她从看她第一眼起就喜欢不起她。亚梦不能理解班长的想法。
        
        中午的时候,班长拉着她狂奔去向饭堂。早已习以为常的班长倒不觉得有什么身体不适,只有好久没有好好锻炼过的亚梦,才跑到一半就已经气喘吁吁的了。
        
        她把饭卡给她,让她先跑,她在后头慢慢走着。
        
        这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大概也就个三百米,可亚梦实在没力气跑了。她感觉她可能大脑缺氧。
        
        她的头确实昏昏沉沉的,无意间,想着很多很多事——从小和青梅竹马玩耍的囧事,再到长大以后的很多黑历史,这些剪影不断的出现在她脑海里,她却走到了饭堂时,只记着一件。
        
        亚梦的发小在一天下午,和她坐在阴凉的树下闲聊着,无意间说起一个人。只听她跟她说:“月咏几斗早就谈过恋爱了。”
        
        亚梦不知道。她的双手有些不自然的撑着下巴,挡住了有些失落的神情,她强装淡定:“哦我知道啊。只是一直不知道是谁。”
        
        “听说叫册水梦。”
        
        当时的亚梦脑海里并没有刻意的去记住册水满这个人,所以并没有想到他,而是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会是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25 14:48
        怎样的女孩,这般能讨他欢心。
          
          然后接着就是:这个女生的名字和自己最后一个字一样。
          
          等到亚梦走进了饭堂,班长已经打好饭了,看到姗姗来迟的她,班长笑靥如花,朝她挥了挥手。
          
          亚梦的脸色却是意外的有些严肃。
          
          她刚坐下,就冷不丁的问道:“册水满他堂妹姓什么?”
          
          班长一愣:“册水啊。”
          
          “叫什么?”
          
          “我也不知道。”
          
          班长很是茫然,她不清楚亚梦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在后来的几日里,班长告诉她,她叫册水梦。
          
          果不其然,全都在亚梦意料之内,也难怪了从第一眼起就根本没有好感。
          
          也是在班长告诉给亚梦她的名字的这天里,班长跟她说:“我听册水梦她小学同学说啊,说她脾气古怪,常常以友谊威胁她们给作业抄,不给就绝交。”
          
          亚梦面无表情,眼底流露着不屑,后来嘴角才扬起了轻蔑的笑容。
          
          “这么不得了?难怪和月咏几斗分手了。”
          
          
          册水梦好像和班长越来越熟络了,渐渐的,亚梦又知道了一个人。
          
          小学的时候曾发生过班级吵架,对面那个班级为首的人,其中就有一个麦野慧。
          
          那个同样喜欢着月咏几斗的麦野慧。
          
          距离校运会结束两个星期以后,亚梦和班长及其几个同学照常在饭堂里吃午餐,便是这天,亚梦应该算是第一次间接和册水梦交锋。
          
          亚梦和班长负责打饭,其他人负责占位子。她排在一条长长的队伍里,如果这次打饭只有她一个人,那么她一定早就不耐烦了。
          
          她和班长说说笑笑,全然没有注意到一个人的接近,亚梦自顾自的说自己想说的话,却没看到班长正和册水梦讲话,但不过也只是两三句,好像是交代了什么事,册水梦很快就走了。
          
          亚梦依旧没注意到。
          
          班长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说道:“等会儿吃饭的时候,我跟你说件事。”
          
          语气是鲜少的严肃,亚梦也不禁认真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班长特意跟她挨着坐,说话声小到只有她们两个听得见。
          
          班长边翻着饭边问道:“刚刚,册水梦来找我了,你看到了吗?”
          
          亚梦摇摇头。她从来就不喜欢这个人,顺便在答的时候语气也充满了轻蔑:“可能是矮到尘埃了吧,没看到。”
          
          “她刚刚问我,我们班喜欢月咏几斗的人是谁。”班长说着,还看了她一眼。
          
          亚梦忽然手心出汗,心跳有些快,拿勺子的手也不自然——很紧张。“你怎么回答的?”她强装淡定的问道,隐隐约约有些颤音。
          
          “我很淡定的说:没有啊,你听错了吧。我们班从来没有人喜欢月咏几斗。”
          
          听到这,亚梦不禁舒了口气。
          
          “你说,她一个他前女友,问那么多干嘛?”
          
          “知道吗。往往被分手的那个人总是最不甘心的,也是最念念不忘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25 14:48
            第二章 雨凉
            
            亚梦从没有和册水梦讲过话,往往都是擦肩而过或者是远远的意外看到。
            
            当然这仅限于亚梦的视角,毕竟谁都不清楚,还是远远的时候,亚梦看到了的册水梦有没有看到她。
            
            亚梦是经常看到她的,与她同行的还有麦野慧。
            
            当亚梦第一次看到这个组合的时候露出的笑容依然是轻蔑,但比起以往,其间夹杂了一丝不可思议。
            
            册水梦不知道麦野慧和月咏几斗是同一个小学的?册水梦不知道麦野慧喜欢月咏几斗?还是……
            
            之前的麦野慧知道册水梦是月咏几斗的女朋友,而费尽了心思接近她,只为也同时接近他。
            
            全班和亚梦相处的最好的就只有班长,一节体育课自由活动的时候,亚梦和班长在一个空旷安静的地方,把这些想法都和她说了,但她只得出一个结论,而且语气很不可思议——“你心机挺深的。”
            
            “说真的!你不知道麦野慧,这个人比册水梦,更让人恶心。”
            
            提起她时,亚梦仿佛把“嫌弃”二字写在了脸上。
            
            关于麦野慧和她的仇怨,这事要从小学六年级说起。在发生那件事之前,亚梦是从来不知道这个人的。
            
            那次,班群里莫名其妙多出来了两个人,起初亚梦并没有注意,以为是自己班里还没加进来的同学,但是直到后来她发了个气泡,那两个人就对她破口大骂,她才认识到了这两个泼妇。
            
            一个是森夏嘉林,一个就是麦野慧了。
            
            亚梦确信,她从不认识这两个人,便不可能有什么私人恩怨了。她没理她们,但是渐渐的她们骂的越来越污秽不堪,亚梦又哪是什么吃素的,便深刻的记下了她们,且单枪匹马一个人狠狠的一一回击了。
            
            亚梦到现在依然觉得莫名其妙,觉得一定是哪个没素质的人放出来的没教乖的狗。
            
            后来,每当班上有人提起她们的时候,亚梦都听得很仔细。
            
            有一次她组长跟她说,麦野慧喜欢月咏几斗。
            
            “我亲眼看到的!太不要脸了!月咏几斗向来都是那种人——他特喜欢摇椅子,谁知麦野慧竟然恬不知耻的靠近他!想跟他来个‘肌肤之亲’!也不知害臊!”她语气里充满了不屑,说着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好像麦野慧就在她面前,她恨不得撕了她一样。
            
            亚梦心里一紧,却从未将心里所想表现在神情上。她假装是个听故事的人,微微一笑,饶有兴趣:“然后呢?”
            
            “然后她的手啊,就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啊!月咏几斗就又把椅子弹了回去!”说到这,组长好像说不下去了,一直在拍大腿、笑的没个姑娘样,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肚子都笑疼了,“你说气不气人?就差一点点啊,‘肌肤之亲’啊!”
            
            她嘲笑着,亚梦也不自觉露出了冷笑。
            
            “她也配喜欢月咏几斗啊。对着一个陌生人,张口就是‘操你妈’,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
            
            后来就毕业了,小学同学都渐渐失了联系,就更别提麦野慧了。
            
            而这么久以来,亚梦再一次见到她时居然是在初中!她不敢相信,居然要跟这样一个令人讨厌的人共处一个学校三年!更难以置信会她跟一个情敌处的那么融洽。
            
            “如果我这样能叫心机深,那如果麦野慧真是为了月咏几斗而接近册水梦的话,你不觉得她的心机更深一点吗?而且她的心机深的恶心。”
            
            
            有关册水梦和麦野慧,不论是好是坏,亚梦都交往不深,便好像都没了后续,很多事都像回了原点一样忙碌。
            
            亚梦依旧每天折一颗她心心念念的星星。璃茉还是每天在努力的写东西,笔不曾停过。班长也一如既往的忙碌着复习,从头至尾,一字不落。
            
            临近中考,很多事都变得很紧迫。曾经的亚梦,对于一个小考都要紧张的不知往厕所跑多少次,却偏偏在这人生很重要的中考前,她表现的异常淡定,似乎与她无关。
            
            璃茉有时都摸不清她到底在想什么,虽然她初二生物地理会考的时候发挥超常,拿了两个“A”,但璃茉依然不觉得这是她可以完全放松的理由。
            
            但是她到底是无心去管,分分秒秒的流逝,很快就到了中考前一天。
            
            亚梦瘦了许多,黑眼圈也很重。
            
            璃茉皱着眉,神色里充满了担心。她问她:“你怎么回事?中考前两个月几乎不去吃午饭,你到底要干嘛啊?瘦成这样,你考试能考好吗?”
            
            亚梦露着真诚的笑容,摇摇头:“政治历史画出来的要背的、物理化学的公式我都背好了,语文英语的古诗、文言文和短语、语法、单词我也都记好了,数学我更是理解透了。”
            
            但是璃茉还是叹了口气。
            
            考试那几天,班长愁眉苦脸,亚梦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当班长要跟她讨论题型的时候,她却制止了她。
            
            她理直气壮的说:“很多事说破了就不管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25 14:49
              然而事实上,她也是害怕。害怕答案不一样,害怕答案不一样的同时,班长的答案是对的。所以她选择了不言不语。
              
              “亚梦毕业以后想去哪所高中呀?”班长换了话题。
              
              “当然是最好的!”亚梦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道,“当然,有男神的高中是最好的。”
              
              她花痴一笑,红了脸颊。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习惯叫月咏几斗“男神”了,有的时候念起他的名字,都有些生涩绕口。
              
              “你呀,笨死了!”班长笑骂着戳了她额头一下,忽然语调变得有些伤感,“如果以后没考上同一所,你怎么办?”
              
              亚梦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紧紧的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儿才答道:“好好学习,考我想去的大学,学我想学的专业,让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狠狠的打脸!”
              
              班长淡笑,她相信,她说到做到。
              
              “亚梦……”
              
              班长那脸上的淡笑已逝,取而代之的是有些严肃的神情,她忽然不自觉的叫出了她的名字。亚梦一愣,应了一声。
              
              但是她却欲言又止,抿着嘴摇了摇头,什么话都没说。
              
              亚梦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但晓得她不想说,便也没追问。她总觉得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中考考完的这一天,教室里朝窗外飞出了不少纸张——有试卷有书本。都是学校里一个风气不好的小团体里的那些人,亚梦她们都还把这些留着,她知道高中一定会有用。
              
              这天就像是平常一样,上完课后就放学的日子,她忽然心中一软、一动,充满了不舍。
              
              接下来的几天,是等成绩出来的日子。亚梦宅在家里,那都没有去,她忽然有些不知所措,就像迷了路的孩子不知归途。
              
              她不知道有些人该怎么留下,有些人该怎么道别,什么方式最好,什么方式最不着痕迹。
              
              这两天,她过得有些煎熬。去填志愿那天,她虽满心欢喜,可是到了毕业那天,她却真的很想哭。
              
              和一个小学伴了六年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的月咏几斗分别她都没有哭,这次却一股眼泪涌上了眼眶,怎么忍都忍不住。
              
              亚梦的成绩只有亚梦和老师知道,亚梦的志愿也只有她自己才晓得,她没有跟任何人讲。这天,她就抱着班长,眼泪落在她的肩上,浸湿了衣服,有一小块痕迹。
              
              这伙同学陪了她三年,没一个见过她哭,这回是第一次也恐怕是最后一次,哭的那么伤心。
              
              亚梦悄悄的在班长耳畔说了很多,她也安慰了她很多。
              
              她说:“我不知道以后还没有没有机会能过再见到他了…九年了,我从没想到过,我会那么幸运。
              
              “他们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说,我这是上辈子修了什么福分?又修了多少年,换他占据了我整一个青春……”
              
              小说看多了她,不自觉的说话也有了文艺感。
              
              那天,班长在她耳旁说了句话,亚梦揉了揉眼睛,笑靥如花,和全班同学道了别。
              
              班长说了什么,只有亚梦知道。
              
              亚梦在车站等着公交车。车站人很多,曾经不认识的,看了三年,也都看眼熟了。忽然,有个同年级的男生扯了扯她的袖子。
              
              亚梦回头。
              
              “日奈森亚梦,我喜欢你。”
              
              一时,车站的学生轰动,有不少人欢呼着“在一起”,还有人吹着口哨。
              
              亚梦曾经幻想过很多表白的场景,她跟他表白,亦或他跟她表白。
              
              这三年里,亚梦也收到过很多表白,但没有一句是来自他的。
              
              包括这句。
              
              亚梦也不认识这个人。
              
              她用着官方的言语,婉拒了他:“对不起,我还不想这么早谈恋爱。”
              
              “那,再有个几年呢?”
              
              亚梦眼底一惊,她收到过很多的表白,唯有这一个人和其他被拒绝了的人说的话截然不同。她不禁仔细的瞧了瞧他。
              
              亚梦不是什么心理医生,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这个男生确实是很真诚。
              
              “还是对不起。我喜欢干净的男生。”
              
              不抽烟、不喝酒、不斗殴、不打牌、不粗俗的男生。
              
              但最好不要像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25 14:49
                第三章 离愁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这么一个人,让你从见到他起就会记住他的一举一动。
                
                亚梦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人,从还是儿童的幼稚时期就深刻的记住了一个人。
                
                他的眉眼、他的话语以及他的笑声,怕是再过多少年,亚梦都记忆犹新。
                
                “我不知道以后会遇到什么事情,但是我会知道,曾经有一个叫月咏几斗的人来过。”
                
                亚梦是很喜欢月咏几斗的,至少在初中时期,是有九年了。
                
                从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起,就喜欢了他整整九年。
                
                这九年里,前几年她都是看着他度过的。后来大了些、懂事了些,她开始学着写日记,说着每一天对他的欢喜有多强烈,也开始学着折星星,每一条星星纸上写着今天的日期、今天是喜欢他的第多少多少天,然后小心翼翼的折起来,不让任何一个人看,再悄悄的放进她迷信了许久的许愿瓶里,塞到了家里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这是她的爱情。
                
                曾经初三时有个姑娘请她写情书,本来一开始她是拒绝的,但是后来听说她喜欢那个班里的那个男生好久了,亚梦这才心软。挥笔疾书,很快就给了她。
                
                他们也成了。在那个女生兴奋表白成功的后一天,她忽然找到亚梦,问她当时怎么会写的那么快,并且那么到位。亚梦当时闭口不谈,她和别人实在不一样。
                
                这也是她的爱情。
                
                月咏几斗从始至终都是日奈森亚梦心心念念着的人,他心知肚明,却从不表露。
                
                亚梦在他眼里几乎是什么都没有的——没有比他优秀的学习、没有那样的花容月貌、更没有那样沉稳的性子和高雅的气质。他的眼光太高,所以他并不觉得亚梦是他什么佳人。
                
                所以他也从没把她放在过心上。
                
                但能住在亚梦心里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人。
                
                别人展现出来的可爱,她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小学一二三年级那段时光里,他尚且稚嫩的容颜。当别人说起谁谁谁很帅时,她也总会不管别人是否会讨厌她而张口闭口就是我家男神也很帅啊。
                
                她说过好多好多有关他的话,他一句都没听到。
                
                她也喜欢了他好多好多年,他一点也不知道。
                
                
                亚梦初中三年正式毕业,去了哪里、和谁在一起、有没有见到月咏几斗或者情敌,谁都不知道,亚梦和他们就跟是和小学同学一样,渐渐断了联系,然后几乎是消失。每个同学的联系方式都有记在手机里,可她几乎一个都没打过,这么多电话号码,就像个死尸一样躺在里面而已。
                
                亚梦每天还是依旧在折星星。她曾和她的初中班长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喜欢他了,我就不折了。”
                
                这话,班长告诉给了璃茉,璃茉哭笑不得:“原来那天她不顾生死,是要去拿回她对他满满的喜爱啊。”
                
                后来,从最初到某一天,亚梦一共折了七千多颗星星了,她买了一个又一个的许愿瓶,依然没有停下喜欢他的心情。起初,她是想送给他的,并且骄傲的跟他说:“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了。”
                
                但是她最终还是将这话烂在了肚子里。
                
                可能月咏几斗早就已经不记得有她这么一个人了。
                
                
                后来每个人都长大了,有着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家庭甚至自己的孩子,从一个青涩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成年人,不知其中发生了多少蜕变。
                
                亚梦和别人不太一样,至少和她的同学相比,她的生活里,除了工作就是折星星,每天不厌其烦的写着根本没有用的话语,折成一颗根本许愿不了的星星,还像年少的那般幼稚,小心翼翼的将它藏起,不为人知。
                
                亚梦期许着,兴许有这么一天,在这她看不到边际的国家里、茫茫人海里,在某一个街边,会遇到一个久违的他。
                
                遇见好久不见的月咏几斗。
                
                可能她会看到他,会在看到她后依旧没那个勇气而匆匆走掉,也可能会看到他后终于有了自信,和他叙叙旧,也可能,根本没看到他……
                
                假设太多,可能性也很小,她渐渐没有再去幻想着那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但还是一如既往的折着她的星星、说着她的爱情。
                
                亚梦往后的路还很长。这个社会让她在踏进来的第一步就经历里很多很多的事,多到快压的她喘不过气。每每她有些绝望时,她总会想起那个停留定格在了初中时期模样的他,虽然只出现在记忆里,但他总是她全部的动力。
                
                社会让她成长了许多,也明白了许多。
                
                一生磕磕碰碰,但是全部都莫过于月咏几斗给她带来的所有。
                
                那日班长的欲言又止,和那天她终于说出口的话,亚梦记忆犹新:“他明明全都知道,却全不在乎。”
                
                
                有一日,亚梦在清晨时醒来,但却是一副好像没有睡过的样子。她忽然大哭一场。
                
                她昨晚,梦到他了。
                
                今早上,他不见了。
                
                
                又是一天新的开始,反反复复。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5 14:49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25 14:50
                  字数:899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25 15:00
                    再看一遍还是被虐的半死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25 15:08
                      其实曾经冰梦写的很多文并没有被虐哭就更别提现在难受的死去活来。
                      感觉还有后续但是已经完结了,看完之后的那种失落感,居然真的哭了。
                      这般长情。
                      感觉好现实。
                      “不是所有的灰姑娘都能嫁给王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25 15:11
                        抱歉呀狮虎虎来迟了QAQ
                        文笔真的是好棒嘤QAQ
                        剧情也是看了之后委屈死人了QAQ
                        看完后好伤心啊QAQ
                        能写古风都市悬疑又能写这么清新的故事如此文艺的文风QAQ
                        暖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25 16:11
                          我我我错过了什么!!!!
                          好久不见开了新坑还那么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5 18:44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25 19:37
                              果断赞文风!这么好的帖子怎么能沉(๑•̀ㅂ•́)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25 22:10
                                给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2-25 22:5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2-26 12:37
                                    打你打你打你,坏人,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7-02-26 15:11
                                      你虐我千百遍,我待你如初恋,这形容你最合适不过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7-02-26 15:13
                                        uppppp冰梦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05 21:32
                                          冰梦的文从来都不是那种四十米大刀,而是那种几厘米的带着倒钩的刺,就那样狠狠扎进心里,扎进去疼,拔出来也疼的那种^_^
                                          对吧^_^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3-11 12:05
                                            哇的一声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3-11 13:02
                                              好棒


                                              回复
                                              29楼2017-10-23 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