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之塔吧 关注:3,938贴子:7,804
  • 28回复贴,共1

50 完美的奇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比较短就顺便了
投掷硬币,是正是反,结果猜对了吗————


回复
1楼2017-02-24 20:47
    我了个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之前没有仔细看只是一瞥而过,TM卡尔的姓是テイラー,我tm怎么就看形状以为是ライラー
    没仔细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要改也太多了
    就当做这家族改名了好不好
    @yao07181010 @東目千砂


    收起回复
    3楼2017-02-24 21: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24 21:46
        顶,大大辛苦了。


        回复
        5楼2017-02-24 21:54
          名字有错的7,10, 11, 12, 13,15, 20, 21, 22, 23, 24, 26,28, 30, 31, 33, 41, 42, 44,47
          @古砂夜 有时间改下,名字和标题有错的章节
          为眼花造成的麻烦抱歉


          收起回复
          6楼2017-02-24 21:56
             威廉察觉到了正在接近的集团,为避免了致命的袭击而浮现出笑容。还有计可施。在这和那个某人交战,即便没能取下首级,也能将全部延续到明天。基尔伯特也理解自己的重要性,保持着不动。格雷戈尔和安塞姆也没有被讨伐掉的征兆。还能卷土重来。
             「嘛……虽然我没有放过的打算啊!」
             即使没能削去那家伙的首级也要在明天将战斗结束。就是靠着那样的志气穿越战场,在这遇到是你的末日,要尽快摘去嫩芽。
             「威廉先生!能看见敌军的身影了!是『蓝色』」
             那个瞬间,威廉的笑意增大,推测变为了确信。
             「咕哈!就让我拿下那首级吧!」
             敌人的进军。以从其侧面突入的形式,切断纵列,不论前后都彻底撕裂。不会饶恕动摇自己的胜利的对手。

             「原来如此。不愧是『黑狼』。看透到了这个地步」

             从草丛深处飞来的慨叹。威廉在千钧一发之际转开了头部。那削去了脖颈上的一块皮肤并使身后部下的头部破裂了。
             「那……怎么可能」
             威廉比起自己的性命陷入穷地,更对这状况感到愕然。
             「好久不见啊,『白假面』」
             在那里的是在首日互相厮杀到了令人厌倦地步的『哭枪』阿纳托尔。在对未曾见过的敌人而内心雀跃的威廉的预想之外。没有考虑到军团长等级会亲自奔赴前线,进行这等泥泞的行军。
             「嘛慢慢进行吧,你的对手是我」
             听到那个话语威廉发出来哈的一声。居然被看透到这个地步,还说出了要担当威廉对手的话语。将新出现的点与其他点结合,形成了一条线。
             「该不会!?」
             威廉猛地转向身后,理解到了,终于,理解到了,对手动向的全貌。
             「你还真能察觉到啊。但是不要东张西望!」
             啊吭!威廉岌岌可危地用剑接下『哭枪』,他的脸色有着即便隔着面具也能看得出程度的苍白。
             「觉得能……从我这里脱离吗?」
             积攒起的自尊崩落。在力量上会输给对方的对手不论多少都有。但是在战术方面劣等的情况一次都没有过。这是初次的经验,屈辱烧灼着全身。
             「可恶啊……给我退下下三滥啊啊啊!」
             喷涌而出的亡者的集群,那里没有往常的嗤笑。那里有着被屈辱的黑炎烧灼身体,发出悲鸣和怒号的亡者们。看到那个,阿纳托尔的额头上浮现汗水。之前战斗时应该也是认真的,但是还是在某处有着余裕。而将那外层剥落展现出来的丑恶的异性,这就是威廉真正的姿态吧。
             「但是那点我也同样。尽情感受,我这『哭枪』吧!」
             高昂的斗志。出现的是悲叹之枪。从漆黑的深渊跨越众多的死而诞生出的阿纳托尔的认真,那是真实的姿态。在莱茵贝卡率领的军团中仅有四人的军团长。『哭枪』阿纳托尔,被那枪所多去的性命,数不胜数。
             「碍事啊啊啊啊!」
             「来吧!」
             军队行动虽是纵列,但那也是在看透一切的基础上进行的引诱。蓝色集团也是准备完全的。无败的卡尔百人队和阿纳托尔直属的精锐部队。两军相战。

              ○

            「不足的是绝对性的棋子的数目。能行动的棋子数上是我的胜利。不论是对我还是对那家伙来说,如果有剩余的战力,有足以托付的男人存在的话,是不会空开这条道路的。为了期望完美,当然应该会封锁这里」
             沃夫的双脚所踏上的地方是先前威廉他们所在的场所。威廉这等男人所封锁的场所。当然是好地点,从这里——
             「嗯不愧是我真完美。可以的话也想要胸部妹,虽是想要亲自讨伐白假面的情况,但输了就没有意义。战斗就是要胜利。你也这样认为吧?」
             沃夫向不在此处的威廉发问,当然不会得到回答。
             「那么,取胜吧」
             沃夫视线的前端有着……失去威廉这一障碍的主阵。
             黑狼疾驰着,猎物就在眼前。

              ○

             基尔伯特吞了口气。
             打算行动时已然迟了。就算从这里出发也已经赶不上,在到达之前敌人就能轻易地抵达主阵。无声无息,而且比谁都快,黑色集团向主阵强袭了。
             「基尔伯特大人!请问该怎么办!?」
             这是令人犹豫的地方。即使主阵陷落已经是决定事项,从现在全力前往主阵也还有着能与袭击主阵的集团交战的可能性。并能够进一步讨伐迷之敌将,想办法造成两败俱伤的结果,那对这个状况已经足够了。
            (但是,那种程度的家伙会认为我到这时还不行动吗?如果就这样将此处空置,使他们攻入这里的话就完全将死了。行动呢,还是不行动)
             基尔伯特被短时间的决断所逼迫。没有时间。是去,还是留,二选一。基尔伯特所下定的决断是如何呢——


            收起回复
            7楼2017-02-24 22:02
              辛苦了!!!


              回复
              8楼2017-02-24 22:09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24 22:10
                  翻譯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5 01:02
                    給給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25 09:13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25 1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