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爵家的秘密吧 关注:1,909贴子:2,079
  • 24回复贴,共1

【第五章】静寂之冬(2)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爱德华:乡亲们,咱现在可有钱嘞!
※以上对白为杜撰


虽然跟自己说好这个星期不要再动了,还是忍不住破功。有点害怕,这两话日文都上七千六了,难道会有上万的一天?


火炙干果布丁


回复
1楼2017-02-24 02:36
    拉瓦雷荒凉的冬季风景,与往年有些许不同。
    若在往常,小麦收割结束后的田地杂草丛生,干巴巴地等待雪去覆盖。
    不过今年就不一样了。最初雪暂且溶化后,到处的田地里都有农夫们把土耕得深深的,柔软的黑土整整有条地以田垄分隔,撒上水,竖起棒子拉起绳子围起来。
    直到第二次的雪掩盖土地的时候,冬小麦已经播好种了。
    据说播下的种子发芽后,会马上休眠。但在雪下,茎慢慢地分化开来,叶子则增加厚度。然后到了春天便会爆发性地重新开始成长。因此,冬小麦比春天播种的品种能早上一个月收割。最大限度地活用北国之夏的漫长日晒时间,品质优良的小麦便诞生了。
    农民应召集聚在各村各落的教会堂,听了说明后,最初是半信半疑的。
    「既然继承人大人这么说,我就信嘞」
    「当真靠得住么。可传闻中少爷他……」
    意见分为了两派。舍弃不了老做法的人也有很多,结果两成左右的人受伯爵家全数认购的约定激励,参加了新品种小麦的实验。
    这对初年度来说,是个还算不错的数字。假如从最初开始所有农民都放弃了春小麦,万中有一失败了的时候,整个山谷的收获就会变为零。
    这个计划对爱德华而言,也是一个赌博。如果新品种全灭,村民们就会再也不听年轻伯爵说话了吧。
    『果然传闻说得没错,终究是娼妇的儿子啊』
    这样的坏话会背着他一直窃窃私语下去吧。
    当资料查累了的时候,爱德华骑马巡视埋在雪下的领地之内。绷紧的空气刮得脸颊和耳朵生痛,甚至连厚厚的靴子和毛皮披风也穿透了,却让他惬意。
    「大少爷,差不多回去了吧」
    冻得原地跺脚的达古发出了可怜巴巴的声音。「暴风雪又要来啦」
    「你知道吗」
    「靠那味儿就知道啦。生在这山谷里的人大家都这样」
    做见习马倌的少年急步拉起马的缰绳。「这里的暴风雪可恐怖了。雪漫天打旋,叫人搞不清楚自己是在前进还是后退」
    「啊哈哈,那还真够屌呀。就跟谷壳扬场机似的」
    「没个要紧事,谁都不会出去什么外面哦。也就只有大少爷您了,还老乐意地一心想往外跑」
    「因为我是怪人嘛」
    达古停住了脚步,用一本正经的表情往上看主人。
    「我啊。不对,该说我们这帮打杂的啊。听说了大少爷的传闻,那最初当然是吓一跳了,但怎么说,挺高兴的。会想到原来并不是离得远远的、高高在上的大人嘛」
    这是搜肠刮肚拼命思考得出来的话吧。他一口气,没有停顿地接着说下去。「所以又反而会更加,觉得真是厉害的人」
    马背上的爱德华回以恳切的笑容。「谢谢你。好开心啊」
    「所以,请打起精神来」
    「这话,说得跟我没精神似的」
    「因为我虽然还是见习马倌,但马累了病了有没有精神,看那脸一下就知道了哦」
    达古有好一阵盯着脚边的地面走路。
    「大少爷的笑容,比以前看上去更寂寞」


    收起回复
    2楼2017-02-24 02:36

      佐伊进去房间时,伊莎朵拉正靠着桌子,眉间紧皱地读着信件。
      「您叫我吗。Mistress」
      佐伊从半年前开始,在这个娼馆里和年幼的儿子一起住店工作。现在她还会替伊莎朵拉掌管当中零碎的杂事。
      「佐伊,不好意思,可以帮我把这个送到西奥医生那里吗?」
      她从手边的纸类当中取起了一封密封信。「反正,你都打算在晚饭前去接弗雷迪小弟吧」*
      「那个,Mistress。那送信的,一定要是我吗?」
      佐伊忸忸怩怩地用手指摆弄着围裙的边缘。「我跟我儿子,也说过让他一个人回来了……。现在,那个,去医生那里有点……」
      伊莎朵拉「Ha-Huh」一声露出了看透了的表情。「西奥医生和你正被人背后议论这件事,你在介意吧」
      「和我这种半老徐娘泡在一起之类的事如果传了开去,会伤了医生的将来的。所以——」
      「别说了,快去」
      Mistress将信一把塞进她的口袋里,微微一笑。
      「我啊,对这种事,比吃三餐还热衷嘞」
      给厨师古斯东帮忙,准备好晚餐用的菠菜乳蛋饼后,佐伊捋顺了头发,去了古兰医师的诊疗所。
      战战兢兢地打开门,正赶上小小的弗雷德坐在特制的高椅子上,在油灯照亮的大诊疗桌的角落里专心致志地埋头解答算术问题。
      然后,西奥多一边在诊疗薄上写字,一边偶尔会搭上句「要从那里把垂线笔直地画下来哦」之类的话。
      他笑的时候眼镜边会探出温柔的眼角纹,总是让佐伊感到心脏砰砰直跳。
      「啊,佐伊小姐」
      西奥多注意到了门前的她,慌忙站起身来。
      「一直以来都谢谢您了。医生」
      她深深地敬了一礼,装作若无其事地别开了眼神。「弗雷德。晚饭的时候到了哦。一起回去吧」
      「诶诶,这么快?现在才刚开始呀」
      「可是,已经到时间了」
      「那个——」
      西奥多红着脸,插话道。
      「明天晚上,如果乐意的话,在这里吃晚饭好吗?葛丽达小姐说了会拿腰子馅饼过来当诊疗费,而且弗雷德呆在这里久一点,也能增加学习时间」
      佐伊干脆地摇头了。
      「不了。给您添麻烦啦。明明光是一天的诊察也让您够累的了」
      「如果我怕麻烦,就不会提这样的邀请了」
      「……」
      佐伊咬紧了嘴唇。古兰医师的感情她已经隐隐约约地有所察觉了。但是,自己是和路过的男人间还生了孩子、将那孩子假当成贵族的庶子来抚养的女人。这种女人,根本配不上继承了男爵之血的小少爷。
      「啊,对啦」
      就当是岔开话题的大好机会,佐伊从围裙取出了密封信。
      「我是受托于Mistress而来的。是位名叫拉瓦雷伯爵的大人的来信」
      「拉瓦雷伯?」
      西奥多歪起了头。「是有名门第的伯爵。可是为什么会给我——」
      一拆封,一张纸就滑了出来。
      「这、这是……这么多!」
      写有『致西奥多·德·古兰医师诊疗所之捐款』的附加条款的支票上,在能补上他借款的金额下面,有签票人的署名。
      【爱德华·德·拉瓦雷】。
      医师哆哆嗦嗦地颤抖着手,用突然发狂似的声音大叫。
      「这种素不相识的贵族的捐款,我可不记得我会收嘞!」


      回复
      4楼2017-02-24 02:37

        这一阵子一到下午茶的时间,年轻伯爵便会突然出现在厨房。厨师西蒙也轻车熟路了,等他一进来,就迅速揭起冷却得恰到好处的锅盖。
        试完味,给完「盐不够」等等的评价后,主人便在桌子前的哪个位置赖着不走,下午茶自然就得在配膳室呈上了。
        执事罗杰倒也说这比起在书斋窝到夜晚要像样得多,毫无意见地侍候茶水。
        装有刚蒸好的特大干果布丁的大盘子静静地端来了。西蒙浇足了润饰的白兰地酒,马上用火柴点了火。
        伴随着啵的一声,布丁包裹在蓝色的火焰中燃烧起来。正当那美丽看得他入神时,执事罗杰拿起了茶壶。
        暖过的茶杯底上满满地加上了深红色啫喱状的东西。
        「这个是?」
        「是野草莓的果酱」
        爱德华喝了一口斟下的茶,便皱起了眉头。「好甜」
        「据说是寒冷的国度里的喝茶方法。甜味能恰到好处地温暖身子之类的」
        西蒙在分切到小碟子上的布丁浇上粘稠的蛋奶沙司,放在爱德华面前。
        这个,也甜得叫人身子发抖。
        「这是好几个月前腌上果实和木实做定的东西。甜味据说能够供给解除疲惫的活力」
        得意洋洋地挺胸的厨师,和那旁边一脸若无其事的执事,让爱德华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们是在担心这段时间毫不休息地为经营领地绞尽脑汁的主人,关心他的健康吧。
        在他默默地把甜过头的点心送到嘴里时,罗杰把另一个装着布丁的碟子和茶壶载在银托盘上,正要从里头的便门出去。
        「你要去哪,罗杰」
        「去大老爷那里」
        「老爸他,在外面?」
        「是的」
        罗杰微微一笑。「今天的茶点,他说要在外面享用」
        爱德华出去外面,银装素裹的庭院中央,恩斯特正坐在古代风的亭子里。
        「我被罗杰他卷了好几圈啊」
        伯爵大衣下穿了好几层毛织背心和围巾膨了起来,简直就像穿上了玩偶服一样。
        「不要紧吗。在这么冷的地方」
        定睛一看,亭子的四个角落摆着火盆,里面炭烧得正旺。这是佣人们竭尽全力的关怀,好让病人尽可能不受冻吧。
        「哪里。从几天前开始,我就出来庭院一点点地逐渐开始散步了哦」
        父亲展望了四周的景色。「突然冒出了个念头,想在这亭子里喝茶呢。不知已经没做多少年了,在雪景当中喝茶」
        罗杰把精心泡制的果酱红茶和干果布丁放到了伯爵面前。
        「一吃到这个,就会想起冬至祭快到了」
        恩斯特把布丁切成小块塞满了嘴。明明还不满五十岁,操纵着银勺子的手瘦骨嶙峋,满是皱纹。
        「听说布丁是征服民族侵入时,从东边的领土包在布里拿来的东西。不仅耐保存,营养价值也高。在我曾去留学的利奥尼亚,秋天一到,镇上从家家户户的窗户就会飘来煮李子的香味」
        父亲讲述往事时,眼睛朝气焕发,令人想到他青年的时候。
        「这是我国没有的习惯。不过在王宫中,每年都会吃上花了一年做好的豪华干果布丁——伊莲是这么说的」
        爱德华装作不感兴趣。
        伯爵夫人是跟作为庶子的他没有关系的人,那名字理应勾不起他一丝感慨。就算,即便这里除了伯爵和执事外没有任何人,他对母亲的思慕之情,终生都不该说出口来。
        「爱德华」
        恩斯特转过那披了冰霜似的头,笔直地望着他微笑了。「长时间以来,让你受苦了呐」
        年轻人歪起了头,说道「不」。
        「我没觉得苦过。因为,那曾是最符合我的活法」
        「这样啊」
        父亲放眼远望,被雪反射的光炫得眨眼。「伊莲和我,一直以来都屡屡后悔过。后悔将你逼入了如今这样的立场。更细细考虑的话,是不是还会有别的路可走——」
        「……」
        「不过那似乎是杞人忧天了。我们为你感到自豪」
        对话就这样平静地中断了。只剩热水沸腾咻咻地响着叫人舒服的声音。
        他坐到了父亲的旁边,注视着父亲正在看的东西。就是仅此而已的事,爱德华这十八年间是有多么地殷切盼望啊。
        终于,这个愿望实现了。已经再也别无他求。
        「说起来,我还没道歉呐。不好意思,搞砸了你张罗过来的亲事」
        他尽可能地,挑玩笑的说法。「但我目前,可没束缚在一个女人身上的打算」
        「这样啊」
        恩斯特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却还是闭口不谈了。「交给你来判断吧」
        罗杰往二人的杯里斟入第二杯茶。
        「你啊,中意缪德莉哪里?」
        「明明那么美丽,却没有高傲自满。一举手一投足都能看出有在照料对方。我觉得是聪明伶俐的千金」
        「这样啊。可我却只觉得是个嚣张的女人罢啦」
        父亲瞧不起他似地笑得意味深长。「我看女子的眼光,可比你可靠」
        「嘿。想和娼馆长大的我争吗」
        「你这种小伙子懂个什么」
        两人互相快速地瞥了眼对方,扬起了按捺不住的笑声。
        「冷起来了。进里面吧」
        站起身来的儿子的手上,父亲搭上苍老的手。
        「于我,只要你能幸福,便别无他求了」
        那是倾注全部心情来诉说一般的眼神。
        「爱德华。要是为了你,这条性命、爵位财产——甚至连拉瓦雷的领地,我都打算毫不吝惜地献出」
        「啊啊,我明白的」
        爱德华点头了。「这种事情,我好久以前就明白啦」


        回复
        5楼2017-02-24 02:38

          王都的冬至祭,以它的美丽而广为人知。大街小巷尽皆挂上了灯笼,直到深更半夜大路上还是人山人海。
          泛在蛋白酥皮上的温暖巧克力和苹果酒。挂在行道树的所有树枝上的装饰铃铛叮当叮当地摇晃。孩子们目光闪亮地蹦蹦跳跳,恋人们夜里酣醉,依偎着肩膀走路。
          蒙塔尼子爵夫妻也在今夜接到了重要的夜会的邀请,出门了。
          为了让担心忧郁的女儿而恋恋不舍的双亲放心,缪德莉也姑且和吉尔一起出门购物,但这久违的外出却让她因人太多而不适。
          果然,不行。无论看什么,做什么,都不能让心情快活起来。
          「我不舒服」说着千金立刻回到居馆,吉尔让她躺在暖炉旁的沙发上后,麻利地添加柴火,让房间暖起来。轻轻地放下加入蜂蜜的热柠檬水后,细心地扫去主人毛皮披肩和手套上的雪,挂在暖炉的栅栏上。
          脸色苍白的缪德莉叫起正站着勤快地干活的侍女。
          「吉尔。你不用陪我啦。和托马去玩就好了哟」
          「放下大小姐不管什么的,杀了我我也办不到」
          吉尔生气了似地答道。
          「大小姐才是,今夜里舞会和晚餐会的邀请像山一样多吧。为什么,一桩都没有接受」
          「可是……」
          即便是缪德莉,也试过很多遍了。可是,即使试着新制漂亮的礼服出门去舞会和观剧,心情也不会像以前一样雀跃了。
          「听说你把和拉瓦雷伯爵大人的亲事,干脆地拒绝了」
          同年代的下级贵族的姑娘们,一见到她就跑近过来,明显是同情的语气。
          「那是当然呢。和出身卑贱的男士结婚什么的,对方再怎么是伯爵大人,就算是我也忍受不了啊」
          公爵和侯爵千金们也一边显摆着优越感,一边故作优雅地接近她。
          「哦呵呵。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啦」
          「『那边』的子爵家的千金,理应不会来这么好的亲事嘛」
          溜须拍马的贵公子们则一个劲奉承抬举她。
          「缪德莉。听说到你让那家伙碰一鼻子灰的时候,真是心情舒畅啊」
          「果然,你是优秀的女性。这次可真要拜托父亲,正式求婚啦」
          然而,无论和多少对象跳舞,缪德莉的心情也不畅快。
          无论如何,都不禁会比较起来——和那个人。
          不知不觉间,便会眷恋地想起来。想起和他四目相视时犹如从灵魂底部涌上来般的感觉。想起被他扶着腰,不断旋转时那麻痹般的快感。
          (我在想什么呢。不是已经无法回头了吗)
          每次想起爱德华,她便会觉得扇了他耳光的右手在隐隐作痛。
          (因为我做了那种事嘛。他肯定在恨我。给二十万索尔特的支票背书*,一定也是当我的面在拐弯抹角骂我。影射我和娼妇一样,是用钱能买到的女人啊)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
          「大小姐?」
          缪德莉摇摇晃晃地站在了窗边。不知不觉中,用指甲抓进手掌已经成为习惯了。使劲得,渗出血来。
          冬至祭的街景,在小小的窗框中像画一般遥远,黯淡无光。


          回复
          6楼2017-02-24 02:39

            从冬至祭前日开始,村民们在薄薄的素烧壶中放入蜡烛,一大排地罗列在家的窗边。四周变暗的时候,点亮蜡烛,温暖的光芒便透过壶把整个村庄包裹进去。
            今天,拉瓦雷之谷各处的村庄,应该都能看见与此相同的光景。
            无论哪个家的暖炉,从数日前起就都不停地烧着大块的木头。人们都相信,只要这火还在燃烧,企图夺去太阳的恩惠的恶鬼,便不会靠近家里。
            对冬小麦的导入面有难色的农民当中,据说也有人单纯地举出带有迷信气息的理由,说『这个时期里就算在田里播种,也会被恶鬼干掉』
            因此爱德华拜托为建设水车小屋而雇佣的农闲期的男人们,让他们从森林里采伐粗橡树的木头运出来。一式砍齐的木头,则用准备好的雪橇,从斜坡滑下运到各村。装有葡萄酒和苹果酒的木桶、火腿和面包点心也送足了。
            直到去年为止,村民们都会把从附近的森林里恣意滥伐的木头添进暖炉里。从今年开始有计划的采伐就变为可能了。
            冬天的山谷,深深地沉入雪中。不过,人们都在安全温暖的房间里享受冬至祭的大餐。
            爱德华和于贝尔一同骑马巡视领馆膝下的城下镇,他眺望着家家户户的灯光点缀大街,这初次见到的美景让他热血沸腾。
            代替父亲,一心只考虑领民们的丰裕与幸福。身为新伯爵如今所能做到的事,应当只有这些了。没有一点余裕考虑自己的事。
            更加没有空闲,去把一位少女的面影抱于心中了。
            教会夜半的钟声响起,人们以此为信号给马灯点火,一起出发走向镇墙之外。
            据说暖炉燃尽的木头灰烬会招来幸运。大人和孩子都排起队来,把灰撒入田地,给果树的根浇上苹果酒。
            马灯的队列,一边祈愿来年的丰收一边在田垄上缓步前行。拉瓦雷之谷编织着光的美丽图案,迎接一年当中最漫长的夜晚。




            回复
            7楼2017-02-24 02:40
              注解:
              *1.弗雷迪小弟,Freddie是Fred的昵称,而Fred(弗雷德)又是Frederik(弗雷德里克)的昵称,所以第一章的时候爱德华说佐伊的儿子弗雷德和国王同名
              *2.背书:裏書,法律词汇,虽然前面也有出现过,但我嫌解释麻烦用让渡这词糊弄过去了……想想还是觉得这样是不对的,所以补解释一下,背书是指票据的收款人或持有人在转让票据时,在票据背面签名或书写文句的手续。反正那二十万由拉瓦雷家出就是了
              再有些我没打星号的:
              *比喻大雪时爱德华提到的扬场机:为谷物脱壳的机子,运作的时候碎屑飞得满天都是
              *伊莎朵拉说「比吃三餐还热衷嘞」:原文是「三度の飯より好きなのさ」,是个比较有意思的日语俗语,源自江户时代说江户庶民「三度の飯 を一度くらい抜いても 喧嘩が起こると野次馬 として見物にでかける 」的记述,起火和吵架是江户两大名物,据说江户庶民很爱看热闹,即使三餐有一餐不吃也要去围观人吵架。现在比喻有强烈的好奇心,宁可不吃一餐饭也爱去看热闹
              ————
              本话虽然中间弄得我挺沉的,但译到最后我反而笑了出来,那点小心思喔


              收起回复
              8楼2017-02-24 03:09
                日常舔翻译(1/1)
                话说这部作品真是轻小说界的一股清流⋯话说这还能算是日轻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2-24 10:10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7-02-24 12:4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24 12:59
                      感謝翻義,這個小說的用詞真的跟輕小說差蠻多的耶,主角的個性也還蠻有趣的,期待接下來發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28 19:00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8 22:45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3-17 12:35
                            感谢


                            回复
                            17楼2017-04-04 08:50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7-17 00:41
                                感谢楼主的翻译,觉得一整篇小说下来,非常佩服你的坚持啊!


                                回复
                                19楼2017-07-19 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