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9,202贴子:5,054,840
  • 3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三十四集 围杀之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http://pan.baidu.com/s/1pLbKbsJ


回复
1楼2017-02-23 16:00
    第三十四集围杀之局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海境·边关】
    鳍鳞会部众:杀鲲帝,祭太虚。杀鲲帝,祭太虚。杀鲲帝……祭太虚……
    [被勾起的仇恨,被激化的群情,北冥缜,定洋军,陷入重重包围,心中更陷猜忌疑云。]
    北冥缜:众人……不可被挑拨!
    八紘酥浥:在场众人,为你们所失去的,向元凶讨回吧。
    鳍鳞会部众:杀……杀……杀……
    定洋军士兵:保护殿……(话音未落被自己人偷袭)你……你做什么?(被杀)
    碉命:看吧,天怒人怨。众兄弟,跟上脚步。
    [临阵倒戈,被压抑的不甘,在挑动下爆发。军律、荣耀,在这一刻竟是崩毁地如此轻易。]
    北冥缜:你们,为什么……
    碉命:为什么?我的兄弟因为顶罪而死,又是为什么?
    北冥缜:紫金殿之事,娘娘已经还我清白。
    鳍鳞会部众:那谁要还他们清白?(攻击)
    北冥缜:是我欠他们一个道歉。(受伤)
    碉命:你是欠他们一条命!
    定洋军士兵:殿下。(前来护卫)
    碉命:闪开啊!(杀死士兵)
    (昔苍白欲支援,被宗酋拦下)
    八紘酥浥:他们正为自己而战,别剥夺他们找回尊严的机会。
    (梦虬孙见到此时境况,内心煎熬)
    紊劫刀:死卷毛仔……唉。

    北冥缜:<他们还没出手,不行,人员锐减,必须赌。>
    碉命:还敢杀海境的子民!
    北冥缜:(杀出血路)众人跟上。神关云掩。
    [无视伤体,锋王豁命开路,刀劲过处,扬沙避尘。]
    北冥缜:走。
    碉命:可恶,追!

    鳍鳞会众:他们在这,杀啦!

    [逃命途,伏兵路。锐减的军容,拖着一身疲态,回关的距离,竟变得如此遥不可及。]

    碉命:不可让他们逃走!
    定洋军士兵:你们!(中箭而亡)
    北冥缜:他们……他们是……
    碉命:(追上)没错,与我同样,卸甲讨仇的定洋军。(步步进逼)怎样,没气力反抗了吗?你不是守关神将吗?哈!
    北冥缜:我是对不起你的兄弟,但不代表要任你宰割。神将天威!(击退)众人快随我,(手臂中箭)突围啊!

    【海境·边关哨所】
    卫兵甲:娘娘,太医令试膳官从宫内赶至边关求见。
    未珊瑚:请他进入。
    砚寒清:(进入)微臣参见娘娘。
    未珊瑚:砚寒清,为何你会赶来边关?
    砚寒清:事出突然,微臣从过往食膳当中发现微量的毒素,马上联想到霄王殿下在逃。为了娘娘安危,众人商议之后,决定让微臣前来防范。
    未珊瑚:就你一人前来?
    砚寒清:已征询鳌千岁同意。
    未珊瑚:想不到此事竟劳动玄玉府,鳌千岁可还有说什么?
    砚寒清:呃,没有。
    未珊瑚:你不说,本宫也明白。但现在边关战情紧急,加上……
    卫兵乙:报!启禀娘娘,定洋军首波人马被截断,锋王殿下受困。
    未珊瑚:啊!(大惊)
    士兵乙:娘娘!
    未珊瑚:先请误芭蕉前来与本宫商议。
    士兵乙:这……谋师她……
    未珊瑚:为何吞吞吐吐?
    士兵乙:她未及向娘娘请示,就带了一批人马出关支援了。
    砚寒清:啊?
    未珊瑚:她……她带了多少人马?
    士兵乙:剩余的五成。
    未珊瑚:缜儿所领的第一波兵马便用去八成,误芭蕉私领人马支援,剩余守将一成……只剩一成。(头痛)
    砚寒清:娘娘明鉴,锋王殿下贵为皇室,又是边关首将不能有失。误芭蕉一时心乱情有可原,绝不是蓄意抗旨。何况比起这件事,微臣更担心的是娘娘可能陷入危险。
    士兵乙:这也是吾等担心的地方,现今之计,请娘娘撤离边关回到宫内。否则娘娘有所损伤,海境恐怕大乱。
    未珊瑚:这嘛……
    砚寒清:微臣也认为,娘娘既掌王权,绝不能有失。也许可让剩余守军伺机而做,娘娘回宫之后,更可急调王下御军支援。不知这个方法是否可行?
    未珊瑚:唉,本宫明白了。砚寒清,稍后随本宫离开吧。
    砚寒清:这……娘娘,微臣想要留下。
    未珊瑚:嗯?
    砚寒清:边关血战,杀戮必重,微臣想留下来医治伤患,也许能减少伤亡,同时方便通报消息。
    未珊瑚:但是……啊!(头痛)
    士兵乙:啊,试膳官,你还是跟着娘娘吧。吾等惯战沙场,对于兵锋之伤早有经验,我们会撑到援军到来,通报的消息也都交给我们就好了。
    砚寒清:这……
    士兵甲:(进入)禀娘娘,海境贵客修儒求见。
    砚寒清:他怎来了?
    未珊瑚:让他进入吧。你也现下去待命。
    士兵:是。
    修儒:(入内)参见娘娘。诶,砚大哥也在这里?
    未珊瑚:修儒,你来到边关何事?
    修儒:俏如来大哥听到太医令的检验结果,担心娘娘再被下毒手,便要我赶来边关探视娘娘的状况。请娘娘先让我诊脉。(给未珊瑚诊脉)
    砚寒清:既然修儒来了,就让他陪同娘娘回宫。至于微臣,同样请命留下。
    修儒:娘娘要回宫了?
    砚寒清:是啊,现在边关战情紧急,我想留下来照顾伤患,但娘娘……
    修儒:娘娘的状况就交给我吧,边关士兵也是需要诊疗。可惜我不是海境的人,看来只有让砚大哥留下来了,娘娘就答应吧,大家一定会很感激的。
    未珊瑚:修儒,俏如来没跟来吗?
    修儒:没有,但是有请左将军遣几名王下御军随行保护,现在正好能够护送娘娘回宫。
    未珊瑚:即是如此,准备启程吧。砚寒清,在援军到来之前,保重自己。
    砚寒清:微臣遵旨。

    【魔世】
    风逍遥:你是说你在灵识空间中看到一个孩子?
    忆无心:嗯,是。借由依附在离尘石之上的灵力引导,我与他的灵识交会。可惜没机会进一步接触,交流便中断了。
    风逍遥:为什么离尘石会触发灵识交流?
    燕驼龙:无心本来对石头的感应就很强,离尘石又是适合承载灵能的媒介。若那个孩子有灵能残留在离尘石之上,本身的思念又够强烈,那确实是有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忆无心:我确实感应到他身上的强大灵力,还有强烈的悲伤情绪。虽然是初次见面,他却给我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风逍遥:能给我看一下离尘石吗?
    忆无心:好。(递出离尘石)
    风逍遥:看这颗石头的保存状况,应该本来就是此地的东西。遗迹附近无人居住,也不可能突然跑出来一个孩子来将灵力留在石头之上。(交还离尘石)若是他的灵能是在漩涡洞打开之时溢出,沾染在离尘石之上倒是还说得过。但就算明白这点,我们还是不知道漩涡洞的发生原因,还有消失的人去了哪里。唉,燕驼龙啊,你不是说有感应到微弱的怪异气息,要用阵法加强感应,阵法准备好了吗?
    燕驼龙:嗯,随时可以起阵。
    风逍遥:那就麻烦你了。
    燕驼龙:好,没问题。金刚四将,水火风雷,术印汇灵,异象现形。<奇怪。>感觉起来附近是有古怪,怎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忆无心:会不会是施术的法力不够?
    燕驼龙:我已经在四周围布下加强法力的术印了,应该是不会这样才对啊。还是,无心啊,你也一起来帮我好吗?
    忆无心:好,我试试看。
    燕驼龙:金刚四将,水火风雷。
    忆无心:术印汇灵,异象现形。
    燕驼龙:无心啊,你可有发觉什么?
    忆无心:我没感应到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嗯?(手中离尘石浮光大盛,随即飘起半空,周围升起星光点点)
    燕驼龙:这是……
    风逍遥:这么多离尘石碎片。

    [离尘石浮空而起,满布四周,三人讶异之间,异象又生。]

    (三人突然身处一个异象空间,周围响起一段对话声)

    神秘女声:我不明白,你为何一意孤行?
    神秘男声:我才不明白,我们何必容忍退让。
    神秘女声:选择战争,只会将族民卷入危险。退一步,才能避免纷争。
    神秘男声:吾族身负异能,何必惧怕纷争?为了你可笑的和平,要我们对弱小的外族屈膝吗?
    神秘女声:天赐异能,不是要我们争强斗胜。吾已决定,全族撤离。
    神秘男声:若我不肯呢?
    神秘女声:不可固执。
    神秘男声:是你太软弱了!

    (瞬间,三人的意识纷纷被震离异象空间)

    忆无心:方才那阵声音?
    风逍遥:我才想要问你们,这不是你们的术法引起的吗?
    燕驼龙:这是什么怪异的现象啊?难道是保存在这些离尘石内的记忆吗?
    忆无心:<石头的记忆……>(再次感应四周离尘石)
    燕驼龙:无心啊,可有感应到什么?
    忆无心:(摇头)碎片太细了,感应不到东西。
    风逍遥:虽然只是碎片,但这数量异常的离尘石,倒是半证实了水晶城的传说并非空穴来风。刚才那阵声音提到战争、迁撤,还有种族的异能……我们之前就曾推测,夜煌之国的人可能就是从魔世被带来人世的亥暮之民。天生异能这点与亥暮之民的传说相符,又加强了这个说法。
    燕驼龙:若是他们为了避免争斗再度利用漩涡洞撤离,那夜煌与亥暮的传说就串得通了。
    风逍遥:串是串得通,但线索也断了。夜煌的人之后撤去了哪里,漩涡洞为何再度出现,这些事情还是没一个解释。这一连串传说既然由魔世而起,找一个魔世中人来问最清楚。
    燕驼龙:公子开明他们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是要去哪里找人?
    风逍遥:其实也不一定要魔世中人,明白魔世情况的人,就近不是就有两个人选了吗?一个去了海境,另一个……

    (场景跳转)
    史艳文:不可能,即便夜煌传说是真,他们也不会是来自魔世的亥暮之民。
    风逍遥:为什么?
    史艳文:因为史某在魔世曾经见过亥暮之民。
    风逍遥:啊?
    史艳文:他们是一群不满百人的游牧民族,双眼六耳,天生奇力,但居无定所,也不会任何的异能。
    燕驼龙:但是书中所写与我们在夜煌遗迹所见闻的又有符合的地方,不像是凭空杜撰。难道会是名称去误植了?
    史艳文:此点不得而知,但与我对亥墓的认知确实有出入。
    风逍遥:假使书中记载错误,夜煌族民与亥暮之民无关,那异能又是从何而来?一般人族可是没这种能力。
    史艳文:<异能……>
    燕驼龙:夜煌的人若不是出自魔世,那会不会是灵族的祖先啊?九界之中天生有异能的族群就是魔族与灵族了。
    忆无心:这确实有可能,夜煌遗迹之内四处散落的离尘石碎片。离尘石本身就是适合作为灵能的载具。过去我也有一支离尘石打造的石笛,被大师兄用来救治爱灵灵去了。
    风逍遥:但灵界本就相连人世,若是灵界的祖先,何必大费周章动用漩涡洞撤离?传说又为何对灵界只字未提?
    忆无心:这……
    史艳文:还有一个可能。
    燕驼龙:艳文啊,你想到什么了?
    史艳文:九界除了灵魔两族,还有一个种族可能身负异能。只是载至如今,我们对他们的情报知之甚少。
    燕驼龙:艳文啊,你指的该不会是……
    史艳文:妖族。

    【中原·某处】
    白毛:想不到我们竟被打得要逃往此地,休养这么多天。
    绿毛:老大仔,别这样想啦。若不是我们的体能在这里流失得这么快,未必会吃败仗。
    白毛:那名叫史大侠的人很厉害,若不是你脑筋动得快,先去对付外面那三个人,我们只怕无法全身而退。
    绿毛:不过,我感觉那个史大侠并不想将我们赶尽杀绝。我们莫名被通道拖来此地,这里的生存环境与我们的故乡相差甚远,我们跟这里的人又不合,必须快点想办法回到我们的家园较实在。
    白毛:嗯,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就连这里树木对能源转换的速度也慢得离谱。不想方法离开,恐怕会很麻烦。
    绿毛:我记得长老讲过,我们以前有一个国度叫做夜煌,老大你有印象吗?
    白毛:夜煌……我想起来了,我们若是找到夜煌,也许就能回到故乡了。
    绿毛:对,虽然没把握,但总要一试。
    白毛:好,那么我们就再休息一天,然后开始打听夜煌的位置。


    回复
    2楼2017-02-23 16:01
      【东瀛·东剑道】
      风间久护:东剑道,尔后便交你做主了。
      剑无极:我?怎么这么突然……
      风间久护:三个月。
      剑无极:啊?
      风间久护:给你三个月的时限。这段期间,我不会再对西剑流出手,也不会干涉你的主意。但你必须用结果来证明你的信念是对的,否则我会重新接管东剑道,而你更要遵照我的指示歼灭西剑流。你接受吗?(剑无极沉吟)莫非方才你与花子姑娘所说的只是空话?我再问你一次,三个月之约,你接受吗?
      剑无极:我……我接受。
      风间久护:很好,日炎你拿去吧。
      剑无极:还没。
      风间久护:嗯?
      剑无极:日炎是传承风间一族的荣耀,现在的我还没资格持有它。但……三个月后,我会堂堂正正从老爹手中接过它。
      风间久护:好,一言既出——
      剑无极:驷马难追。

      【东瀛·百目忍暗牢】
      (暗牢中,赤羽仍被困,一暗忍在对其鞭刑)
      望月咲:军师大人,今天感觉如何?(打开牢门入内)军师大人一定很担心同伴吧?所以本姑娘特地来探望你,给你带消息。他们没死……没死!(愤恨用刑)
      赤羽信之介:呃啊。(隐忍不住痛吟)
      望月咲:你们西剑流坏事做尽,竟然还有这种运气!随意就能毁掉别人的生命,别人的人生!那些什么都没做、善良的人又凭什么就该死?这世间如此不公平!
      赤羽信之介:唉。(血流不止)
      望月咲:你……你以为装出懊悔的模样,我就会心软吗?我绝对不会原谅你们所做过的一切!(继续用刑)
      [仇深似海,对方的愤怒,所承受的痛苦,皆是因西剑流的罪过而起。人,总是该承担自己的错误,才能找到救赎的契机。]

      【东瀛·竹龙众暗牢】
      上杉:(传音)看守的卫兵回报,你们两人这几日特别激动。事听闻西剑流溃败的风声了吗?你们二人既囚在此,如何心焦也是徒然。
      神田京一:有气魄就放我出来生死决,一直把人关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杉:关你们,是让你们思考自己的立场,西剑流虽然为祸多端,但以血还血非吾本意。我欣赏你们的忠义,希望你们能随吾纠正这混乱的世道,弥补过去的恶行。
      神田京一:总而言之,就是要我们加入竹龙众,别再妄想了,你早就知道我们的答案是什么。
      上杉:要加入,或者坐困笼中,选择权在你们。
      神田京一:要放人就干脆一点,为何非要逼我们加入竹龙众?
      上杉:若你们出去之后打着西剑流的旗帜反面作对,岂不纵虎归山?宣示效忠是最低限度的要求,这点请你明白。
      神田京一:那我再告知你一次,西剑流覆灭,神田京一甘愿同死。要我转投他派偷生,不可能!
      雨音霜:雨音霜亦是相同。
      上杉:这是你们唯一离开牢房的机会,我会再来。(离开)
      神田京一:可恶!众人正在水火之中,我竟然一点忙也帮不上。
      雨音霜:我们被囚禁至今,还无法找出逃出的方式。
      神田京一:早知就该背叛命令,留下与军师死战到最后,好过困在这个地方。
      雨音霜:神田大人请别这样讲,若真战死,岂不枉费当时信之介大人留下断后的用心?
      神田京一:残忍联盟发起千人偷袭,出动数十只战船在海上拦截,还动用人质要挟。军师虽独立断后让我们两人逃生,但想不到我们还是被暗藏水下的竹龙众人马所擒。
      雨音霜:残忍联盟彻底封锁本岛消息,又完全掌握我们的行踪,背后肯定有一个对西剑流了解透彻的人运筹。敌人部署缜密,信之介大人若有万一……
      神田京一:上杉他并没提过军师的死讯,性命理当无忧。竹龙众将我们关起来,至今以礼相待,不曾言行折辱。军师身份地位比我们更加重要,就算被擒,我想也不会受到太大的为难。
      雨音霜:但愿如此吧。

      【东瀛·血扇流】
      (立花雷藏正运功疗伤,回忆起之前与风间久护之战)
      立花雷藏:亲情……(闪过小时候回忆)都是骗局。信赖只会换来背叛。唯有成为强者才能保住你的性命。
      立花樱:(进入)大哥,果然你又……
      立花雷藏:又怎样?
      立花樱:为什么你要这样伤害重子姐姐?你知道你每次用她的血,她就会……
      立花雷藏:那是她唯一的价值。
      立花樱:你!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她的心意?、
      立花雷藏:有意义吗?
      立花樱:早知如此,当初我便该毁掉那本害人害己的秘笈。
      立花雷藏:你说什么!你以为没我的庇护,你能活到现在吗?只会讲些不切实际的好话,不曾为家族付出心力,这样的你到底凭什么来责难我?良心?道德?就凭这些虚浮的东西,能保得了你的性命吗?比如……现在。(手聚雷能)善良,现在保得了你吗?
      立花樱:你想杀我?那动手吧!早在当年的肃清,我便该跟其他人一起死!
      立花雷藏:你,以为我真不敢动手?
      立花樱:我不会怨你,我明白,为了血扇流,你付出了许多。
      立花雷藏:住口!我不需要你的怜悯。
      立花樱:但我还是不会认同,因为自己的恨而迁怒世间一切的作为。我只希望这一掌过后,能减少你心中的憎恨,好好对待重子姐姐。
      立花雷藏:好啊,有情有义的事都给你做了,我倒成了无情无义的人啊。(收势)我不会成全你,我要染跟你继续活着体会,你不过是依靠我保护的弱者。
      立花樱:大哥,父亲已经不在了,你实在不用再这样改变自己……
      立花雷藏:别提起他!(大怒)那种弱者,不配做我的父亲!
      立花樱:父亲确实对我们做了很过分的事情,但你也……
      立花雷藏:别再说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别再干涉我的事情,更别提起那段过往,否则……我并没改变。
      立花樱:大哥?
      立花雷藏:我只是做了你不敢做的那种人——无情无义的人。
      (幼年立花雷藏:小妹,大哥保证会永远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伤害。)
      立花樱:如果当时我们没回到血扇流,一切是否就不同了?

      【海境·边关某处】
      砚寒清:看修儒如此口齿伶俐,就知道背后有高人指点。再说,你也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前来吧?
      俏如来:果然瞒不过你啊。
      砚寒清:恐怕也瞒不过娘娘。
      俏如来:这是后话。
      砚寒清:什么时候发现的?
      俏如来:我想不到其他的原因,能让总是避事的你主动急奔边关。
      砚寒清:多谢你。
      俏如来:应该的。
      砚寒清:但未向娘娘吐实,你在筹划什么?
      俏如来:这几日,我又重新与京王打好关系了。
      砚寒清:你利用他什么了?
      俏如来:说利用太难听了,不过是借他职权之便翻阅平时无法接触的藏书。
      砚寒清:既然你有方向,那我也祝你顺利。但有一事你必须注意。
      俏如来:何事?
      砚寒清:让我采取主动的人,言谈中多所威胁。表面上针对我,实际上……
      俏如来:为我而来。
      砚寒清:你听过断云石吗?(俏如来表情凝重)看来是很棘手的人物。
      俏如来:你没见过他,但一定听过他的名号,雁王。
      砚寒清:他就是雁王?(俏如来上前拍肩安慰)放心,我很好。
      俏如来:你这表情,实在难得,我一定要好好记在心上。
      砚寒清:局势愈加混乱,你说笑的频率反倒愈多了。
      俏如来:曾经,有人问过我,多久没笑过了。
      砚寒清:一定是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
      俏如来:你也该出发了,为了你心中重要的人。
      砚寒清:虽然已经讲过了,但我还是想要再讲一次,多谢。(离开)
      俏如来:接下来这一手,换我发动了。

      【海境·边关大战】
      紊劫刀:宗酋啊,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吗?
      八紘酥浥:战圈转移,他们终究逃不了。
      梦虬孙:你忘了承诺吗?
      八紘酥浥:我以为你说的,只有鳞王。
      紊劫刀:死卷毛仔,你又何必……
      鳍鳞会部众:不好了!启禀宗酋,北冥缜脱困,往西南方逃逸。
      八紘酥浥:不管哪一个方向,他们皆逃不回关内。(示意昔苍白)
      梦虬孙:赶尽杀绝吗?
      八紘酥浥:你有言在先,苍白当有分寸。至于盗侠,有伤在身……
      紊劫刀:我很好,呃啊……
      梦虬孙:八爪的是叫你别参战,好好养伤。
      八紘酥浥:你也同样。惭参,你们先退至后防吧。
      惭参:是。(上前推动梦虬孙轮椅)
      梦虬孙:记住,他们都要交给我处理。(三人离开)
      八紘酥浥:(对昔苍白)若不慎错手……再回来请罪就好。去吧。

      【海境·关外】
      误芭蕉:也不是这个方向,众人继续前进。
      砚寒清:表妹。
      误芭蕉:怎会是你?你不是该在宫内……
      砚寒清:这不重要,倒是你,为何没守在边关?
      误芭蕉:这对你来说也不重要。(转身欲走,砚寒清拦住)做什么?
      砚寒清:听说锋王殿下遭围,所以你就亲自带兵支援吗?
      误芭蕉:明显能看出之事就不用废话了。
      砚寒清:这么少的兵力?
      误芭蕉:重点不是兵力多少,是如何运用。
      砚寒清:借一步讲话。
      误芭蕉:你做什……(被砚寒清带到一旁)
      砚寒清:锋王殿下戍守边关多年,会比你不会用兵吗?他带出去的兵马都出事了,你们跟去只会增添负担。
      误芭蕉:在你的严重,我只会是负累吗?
      砚寒清: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在状况明显以武强攻无用,也许可以用其他的方式……
      误芭蕉:有什么方式比直接带兵更快吗?
      砚寒清:你自称谋士,就应该发挥谋士的专长,冷静思考。
      误芭蕉:我承认我想不到。
      砚寒清:啊?
      误芭蕉:我承认一直以来,为了证明自己,我勉强自己做了很多我不擅长的事情。也许我天生不是当谋士的料,但至少,我不会逃避。因为殿下在你心中无足轻重,甚至殿下亡于沙场,你与其他宗亲就能顺理成章劝我回到所谓适合的位置。但其实,我已经找到那个位置,只是你们都不承认。
      砚寒清:我……我没那个意思。

      鳍鳞会部众:这边有他们的援军。

      砚寒清:表妹。
      定洋军士兵丁:保护策师。
      误芭蕉:不用。(大招秒杀来人)走吧。
      砚寒清:你没看到吗?他们开始防堵援军。方才人数甚少,是因为他们的主力放在围剿锋王殿下。等你深入,哪有这么容易救援。
      误芭蕉:我承认我不聪明,所以才会下这么笨的决定。但是……从第一次见到殿下开始,我就明白自己能……为他而死。(落泪)耽搁太久了,你也回去吧。关外凶险,不是你该来的。众军,出发。(离开)
      砚寒清:唉……
      千雪孤鸣:少年仔,遇到困难了吗?那我来得还真是时候啊。
      砚寒清:苗疆狼主。


      回复
      3楼2017-02-23 16:05

        【海境·高崖边】
        千雪孤鸣:还以为海境没高崖,虽然跟平常时看到的不一样。就是那边吗?嗯,那个凸起来的地形,就是他们躲进去的洞穴吧?
        砚寒清:虽然易守难攻,但被围成这样,依他们的现况很难脱困,更不用说援军。要深入,难啊。
        千雪孤鸣:冲进去应该没多难吧?要吗,你我两人?
        砚寒清:狼主说笑了,我手无缚鸡之力……呃,狼主?
        千雪孤鸣:骨架不错,是说不会缚鸡,也不代表不会杀人,还是你都用药?
        砚寒清:我以为俏如来是请狼主来帮我的。
        千雪孤鸣:在帮你下决定啊。被看他们现在还能守,只要鳍鳞会用一招,就全部完蛋了。
        砚寒清:火攻战术。

        【海境·关外某处】
        (北冥缜带着剩余人马逃到此处,众人不同程度受伤,身心俱疲。)
        北冥缜:此地易守难攻,众人暂且歇息,等……
        定洋军士兵:(扶住)殿下小心。
        北冥缜:是我……连累你们了,
        定洋军士兵:殿下言重了,若非殿下抢在阵前替我们开出生路,我们早就……
        北冥缜:但终究没救下你们所有的人。(观察四周)此地先前有人居住。
        定洋军士兵:会是谁呢?(发现)啊,人骨。他们都死在这里吗?此处离边关不远,为何先前没注意到?
        北冥缜:水磷烧。这是无痕皇叔研制的技术,在我五岁前有看过。
        定洋军士兵:这……这种禁物,竟还留下这么多。
        北冥缜:(捡起一个花瓶)掺入波臣骨血,以水火石烧制而成,牺牲众多无辜子民的玩赏制品,当时有很多人因此被皇叔监禁。
        定洋军士兵:所以这些骨骸……
        北冥缜:原来,没有全部救出。
        (众人纷纷捡起收拢地上的骨骸和瓷器,撒土掩埋。)
        (回忆:
        八紘酥浥:他们享用的民脂民膏又何曾回馈到们的身上,甚至让你们享有一丝尊严?)
        北冥缜:这是……北冥皇室的罪孽,北冥缜……来还了。(鞠躬,跪拜)
        定洋军士兵:殿下!
        北冥缜:多谢你们,愿意护我北冥缜至此。同时,我也要向你们说一声,抱歉。是我无法替你们枉死的同袍争取到皇室公开致歉的机会。是我害你们面临同袍倒戈、互相残杀的局面。是我,一切都是我北冥缜……(吐血)
        定洋军士兵:(齐齐跪下)请殿下好好保重,别再说了。
        北冥缜:只怕之后没机会了,现在不说,我怕留下遗憾。若过不了这关,就砍下我的头颅,这能让你们保住一命。
        定洋军士兵:不可能!我们既然护殿下至此,就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此时外面火光漫天,一股浓烟渐渐飘散入内)
        定洋军士兵:啊,烟雾。
        定洋军士兵:愈来愈大了,咳咳。
        北冥缜:是火攻。
        (洞外,大火熊熊燃烧。)
        碉命:北冥缜,这次你插翅难飞。

        【东瀛·百目暗牢】
        (两名守卫在外巡视,一股毒烟吹来,两人晕倒。衣川紫三人趁机进入暗牢。)
        [为救赤羽,衣川紫、出云能火、鬼夜丸三人冒命踏入险境。]
        (衣川紫打头阵,前方突然燃起熊熊火焰。)
        出云能火:小心,幻阴决——雪鬼寒霜。(大火熄灭)
        [浓烟过后,随即巨石迎来]
        (出云能火与衣川紫出掌打碎巨石。)
        鬼夜丸:到底还有多少机关?
        衣川紫:尽力突破便是。(三人继续前进)
        鬼夜丸:怎么都破不完啊。
        出云能火:灭火生土,灭土生金。啊,是五生机关阵。
        衣川紫:可有解法?
        出云能火:五行循环,生生不息,除非找出枢纽毁去。否则我们回被困在此,重复面对那些机关。
        鬼夜丸:既然知道,一次连续打破,打乱它的运作。
        出云能火:不可!
        鬼夜丸:幻阴双行。
        [鬼夜丸发出不同术力,欲破机关阵。]
        出云能火:糟了。
        [谁知机关未破,阵法运转加剧。危急间,樱华乍现。]
        天宫伊织:晚云皓色秋风起,月淡无尘满星移。术数能算道不尽,天命始终有尽期。
        出云能火:天宫大人!
        鬼夜丸:天宫大人你终于来了。
        天宫伊织:众人无恙?
        衣川紫:幸好天宫大人及时赶到。
        天宫伊织:能布下此等机关,守关者确实不凡,但凡事有法便有破。
        [天宫伊织再施术法,引导五行之气逆反机关运作,相生转相噬,五生机关阵瞬间自毁。]
        (施展术法后,天宫伊织暗忍内伤)
        出云能火:太好了,机关破了,我们赶紧进入。
        天宫伊织:且慢。幻阴决,思源锁棱。众人随我来。<啊,再支撑一下。>

        (天宫伊织带头领路,内伤渐渐无法压抑)
        衣川紫:通道狭窄,对方竟能设置这么多陷阱,若非天宫大人……
        (衣川紫正觉天宫伊织有不对劲,此时恰遇望月咲偷袭)
        天宫伊织:小心!(阵法挡住望月咲)幻阴决,灵剑护封。
        [突来的袭击,奇术诡招,瞬间斗法,来往之间,尽展风华。刹那过后,奇术胜出一筹。]
        望月咲:天宫伊织,名不虚传,可惜……这里是我的地盘。
        天宫伊织:不妙。(施术挡住落下石门)
        望月咲:反应不差,但……封元石是专门用来对付你们这些术者的。哈哈哈……(石门封闭)
        (暗牢内)
        望月咲:现在,你们所有的人全落入我的手中,我也不用再顾忌联盟的规矩。(杀意)为我的亲人,偿命来!(危急时刻,无脸人打晕望月咲)

        (此时困在石洞内的天宫伊织等人,尝试了无数方法破门,均未果)
        出云能火:式神召唤——鬼角。可恶!
        鬼夜丸:这堵石壁能吸收术法你能量,除非以神兵利器破之。否则难以突围。
        天宫伊织:<利器……>(正欲召唤)
        [就在此时]
        (石壁外传来砍杀声与哀嚎声)
        出云能火:什么声音?
        月牙岚:月牙旋刃!(石门破碎,现出月牙岚身影)
        衣川紫:岚。
        鬼夜丸:月牙岚。
        月牙岚:天宫大人,诸位大人。
        衣川紫:岚,你怎会来此,不是吩咐你留下养伤吗?
        月牙岚:属下担心诸位大人安危,擅自行动,事后吾愿受罚。
        衣川紫:你……唉。
        月牙岚:比起我,眼前紧要是救出军师。
        [ 一声暴喝,刀劲疾飞,封元石登时破碎。]
        月牙岚:快进入。
        天宫伊织:<月牙岚的功力为何……>
        出云能火:我与衣川紫守在外面,你们快进入。
        (天宫伊织三人进入暗牢,只见赤羽信之介晕倒在地。)
        月牙岚:军师大人!
        天宫伊织:信之介!
        赤羽信之介:(被月牙岚扶起)月牙岚,鬼夜丸。
        鬼夜丸:太好了,军师醒来了。
        天宫伊织:信。
        赤羽信之介:伊织,你也来了。
        天宫伊织:你身体虚弱别说话,离开此地再说。赶紧带军师……嗯?(发现晕倒在地的望月咲)
        鬼夜丸:是那个女人。(冲上去要动手)
        赤羽信之介:住手。人既昏厥,何必再造杀孽?
        鬼夜丸:现在不杀她,难道要等到她醒过来了,再来杀我们吗?
        赤羽信之介:她的亲人是当年西剑流修炼禁术擒百童炼化之时,抵抗被我们格杀。她也只是一个受害者。
        月牙岚:军师大人,神田大人与霜不在此处吗?
        赤羽信之介:他们两人不在此地。
        月牙岚:那我们速离吧。
        赤羽信之介:鬼夜丸,先撤退吧。
        鬼夜丸:好吧。
        [突然——]
        (天宫伊织施展阵法,一道雷击破开阵法,打伤天宫伊织。)
        赤羽信之介:伊织!
        鬼夜丸/月牙岚:天宫大人。(鬼夜丸扶住昏迷的天宫伊织)
        立花雷藏:死里逃生的鼠辈,竟然自己上门找死。
        赤羽信之介:众人快退。
        立花雷藏:想走?(欲追却发现昏迷的望月咲)咲!(抱起查看)<只是昏厥,伤势不严重。>你们这些鼠辈!(放下望月咲追击)

        (月牙岚扶住赤羽信之介,鬼夜丸带着天宫伊织出来与衣川紫两人汇合)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怎样不见京一和霜?
        赤羽信之介:神田与霜不在此地,伊织也被立花雷藏打伤,快离开再说。
        出云能火:军师大人怎么会受伤成这样?
        月牙岚:那接下来,就交给各位大人了。
        出云能火:嗯,众人一同离开吧。



        【东瀛·东剑道】
        剑无极:花子,多谢你为老爹配药,他现在好很多了。
        花子:应该的,你不用客气。
        山田健:少主,少主啊,有人送信件和这项东西来,说要交给少主。
        剑无极:信件?(接过观看)啊?(疾奔离开)
        花子:风间大哥。
        山田健:少主。

        【来信内容】
        月牙岚:剑无极,冒昧来信打扰,吾有一事相求。犬子小诚,目前避居蒙陀山脚桃子村中,可否请你将之接回照顾?我知晓这是一个唐突的要求,但比起待在西剑流,我希望小诚能得到更加安全的保护。这纸风车,劳烦转交给他。我是一个失败的丈夫,更不是一个尽责的父亲。原来有心平息是非,未必然就能放下仇恨。原来有的事情明知是错,却不得不为。感谢当初救命之恩,让我与家人多相处了一段快乐的日子。如此恩情,月牙岚,来世必当图报。
        剑无极:月牙岚!

        【东瀛】
        立花雷藏:竟然还敢回头,该说你是勇敢还是愚蠢呢?
        月牙岚:你刨走我的心,使我无心。你斩断我的情,逼我绝情。立花雷藏!
        立花雷藏:空无之境。
        月牙岚:杀妻之仇,今日,同归于尽!






        ==================================END==================================
        抄送
        @浪花海月
        @GromHellscream


        回复
        4楼2017-02-23 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