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布袋戏吧 关注:78,672贴子:5,030,726
  • 4回复贴,共1

【口白】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第三十三集 皇权败 胧中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口白由金光口白整理小组整理。
所有文字剧情归天地多媒体国际有限公司所有,转载注明出处和录入者即可。
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
【】地点
[ ]旁白
()动作描述
< >心理描写


TXT文档下载
http://pan.baidu.com/s/1pLbKbsJ




第32集还没有录完……先放后面几集吧(


回复
1楼2017-02-23 11:31
    第三十三集皇权败 胧中现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
    [为护东剑道,剑无极不再忍让,强势对上立花雷藏。]
    剑无极:有我风间烈在,以后谁也不准再动东剑道。
    立花雷藏:口气真大,但你有那个本事吗?
    剑无极:<以内功驾驭雷电,惊人的根基,但……使不出来,便无意义。>
    (立花雷藏手蓄雷能,趁此机会,剑无极身法迅猛,上前攻击。)
    立花雷藏:<好快!>
    [捉摸不到的变化,几近无迹无痕的剑路,强如雷神,一时也难以应对。]
    立花雷藏:想用速度败吾,上杉都办不到,凭你?
    剑无极:那是你没遇过我。飘渺无极!
    [正当剑无极以为成功退敌之际——]
    立花雷藏:我承认……你的剑法确实精妙快速、变化多端,但……(手蓄雷能)根基不足,又有何用!
    风间久护:烈!
    立花雷藏:用你的命,体验什么才是真正的杀招。
    (立花雷藏欲杀剑无极,风间久护全力护子)
    立花雷藏:你……(风间久护伤势发作)
    剑无极:老爹,你的身体。
    风间久护:先解决眼前困难再说。
    (立花雷藏强势逼近,风间父子二人警戒后退。短短数息,剑无极脑中闪过无数攻击招式)
    风间久护:烈,你听好,立花雷藏非是寻常的内家高手,单靠外功速度尚不足以对付他。
    剑无极:自然如此……(两人对视,剑无极率先出击,风间久护随后掠阵)
    [日炎刀,无极剑,父子联袂。虽是多年未见,却是默契无间,宛如这十多年的岁月不曾失去。]
    立花雷藏:<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能这样配合。难道这就是父子亲情?>
    (立花雷藏回忆:
    立花雷藏:父亲,请你别放弃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父亲:弱者不配拥有机会。)
    (立花雷藏一时失神,风间父子攻击得手)
    风间久护:趁现在!
    立花雷藏:什么父子,什么亲情……都是成为强者的骗局!八雷禁绝!
    [掩藏的过往勾起心中的愤怒,立花雷藏逆反功体,黑色之雷赫然显现。]
    风间久护:烈,快退开!(推开剑无极)
    立花雷藏:天鸣黑雷网!(风间久护独抗此招,不敌败退)
    剑无极:老爹!(迎战)
    立花雷藏:想杀我,你还不够格。(威势之大,将剑无极震向高空)
    [根基的落差无法突破雷之守势,风间久护当机立断。]
    风间久护:烈!
    (风间久护扔出日炎刀,半空中的剑无极接住,趁落下之势,攻击立花雷藏。)
    立花雷藏:多一支刀又如何,仍改变不了你的无力。
    剑无极:就算我一个人不够,但有父亲,有日炎……这样就够了。飘渺无定!
    [无定之火,肆意挥洒,剑无极仿如无我之境。]
    立花雷藏:那我就将你们彻底粉碎!
    剑无极:别小看东剑道。
    [东剑之火,血扇之雷,就在两者极招相对之间——]
    胧三郎:(从天而降,从容化解两人极招)人间一瞬似梦境,世事兴亡任薄情。奈何转眼如幻影,志遗笑谈闲事定。
    剑无极:你是……
    风间久护:啊,盟主。
    立花雷藏:胧三郎!
    胧三郎:白夜丸……对同志出手,你想带头挑起内斗?
    (话音刚落,脚下所踏石柱竟分寸下沉,四周尘土扬起)

    【东瀛·山洞外】
    (山洞外,樱吹雪收到灵鸽传来的讯息,稍数沉吟,进入洞中)
    樱吹雪:有,消息了。囚禁地点,已确定,是真。
    衣川紫:太好了,总算确定信之介大人的地方。
    出云能火:残忍联盟如果派重兵守着,以我们现在状况,救人恐怕有困难。
    衣川紫:西剑流不能没有信之介大人,再困难也不能放弃。
    出云能火:我知道,军师是一定要救的人,只是要想想要怎么救。众人都身受重伤,虽然我们两个的伤还不至于影响行动,但也不能尽全功,这样如何与他们硬碰硬?
    衣川紫:只有我们俩,想救出信之介大人,确实太勉强了。若等众人伤势好转,又怕失去这个机会。
    出云能火:对,时间一拖长,恐怕到时残忍联盟又将军师转到别的地方。
    樱吹雪:现在,正是时候。
    衣川紫:前辈的意思是,不要耽搁?
    樱吹雪:残忍联盟,必定认为,西剑流伤兵残将,连保命都来不及。此时,他们疏忽的机会比较大。
    衣川紫:确实……恶战方过,众人保住性命已是万幸。说来讽刺,但我们的惨状正是让残忍联盟松懈的好理由。他们现在应该正在庆祝破坏了我们的基地,不会想到我们敢回头去救信之介大人。
    出云能火:赌他们会因为胜利而轻敌,方便我们救人。
    樱吹雪:正是。
    出云能火:看来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还能动的全部都要爬起来拼命了。紫,你先前不是有在研究可以提升功力的药,叫什么凝魄?不如拿出来给大家,现在正是需要。
    衣川紫:千万不可,凝魄虽能强行提升功力,但却会让服药之人在药力作用期间无限提升力量。一旦超过躯体承受的界线,就会经脉寸断,我怎能拿这种东西出来害人。
    出云能火:没其他的东西了?
    衣川紫:有暂时能压制伤势跟稳定功力的药物,给我一点时间,也许可以赶得及在出发前做好。
    出云能火:那就让你忙。
    衣川紫:嗯。



    【东瀛·东剑道】
    胧三郎:白夜丸,你想带头挑起内斗?
    立花雷藏:东剑道与西剑流勾结,难道不该杀?
    风间久护:盟主……
    胧三郎:莫急。(为其疗伤)
    风间久护:多谢盟主。
    胧三郎:白夜丸,继续说。
    立花雷藏:这小子屡次帮助西剑流,这次又蒙面相助,你说,我不该杀他吗?
    胧三郎:东剑道的说法。
    风间久护:之前的误会,老夫已经向军师说明清楚。而且小儿离家多年,这段期间都一直待在东剑道,重新熟悉一切,绝非立花大人口中的蒙面人。
    立花雷藏:风间久护!(怒极欲动手)
    胧三郎:静。你双方的举证。
    风间久护:这……只有家中老仆与下人,但他们的话不能作证。
    胧三郎:白夜丸呢。
    立花雷藏:据重子所言,小子的剑法与那名蒙面人所用相似。
    胧三郎:方才你也与他交过手了,你认为呢?(白夜丸不语)答不上来,想必你内心也有底。
    立花雷藏:就算如此,也不代表他没嫌疑。
    胧三郎:证据,除非提出更有利的证据,否则,吾不准你再对东剑道出手。还有疑虑?
    立花雷藏:有一件事,我要听你亲口回答。
    胧三郎:何事。
    立花雷藏:御魂去了哪里?为何他没像信中所说出面坐阵?
    胧三郎:这是我的指示。
    立花雷藏:嗯?
    胧三郎:近日发现有一股新的势力暗中潜伏,计划在我们消灭西剑流之时,由背后偷袭。所以吾将军师调离,去处理这件事情。
    立花雷藏:临阵调将,真是好指示。
    胧三郎:这确实是吾之过失,这份过失,日后吾会亲自弥补。除此之外,还有疑虑吗?
    立花雷藏:<他之态势,明显是针对我而来。我的伤势尚未痊愈,三对一我的胜算不大……>希望你说到做到,哼!(离开)
    胧三郎:你们没事吧?
    风间久护:不碍事,多谢盟……(晕倒)
    剑无极:(扶住)老爹!老爹,老爹你怎样了?
    山田健:(找寻而来)啊,主公!怎会这样?怎会弄成这样?
    剑无极:老爹,老爹你清醒啊!
    胧三郎:冷静,让我观视吧。(把脉)
    剑无极:怎样了,老爹不要紧吧?
    胧三郎:他在对西剑流的战斗中消耗过度,本已内伤沉重,方才再与白夜丸交手,雷劲入体,新伤触动旧患,现在他的身体非常虚弱。(拿出药丹)这培元丹能暂时保住他的元气,助他压抑伤势,先让他服下吧。
    (剑无极接过药丹喂父亲服下)
    胧三郎:培元丹只能保他一时,必须赶紧找良医救治完全。若伤势再度爆发,气劲在体内乱窜,可能会有性命之忧。
    (剑无极大惊,胧三郎又拿出一粒药丹递过)
    胧三郎:你也受伤了,先照顾好自己,你的父亲需要你,整个东剑道与联盟也需要你,再来你责任重大。
    剑无极:我……(胧三郎离开)多谢你,盟主。(吃下药丹)
    胧三郎:不用说谢,好生努力吧。(离开)
    山田健:少主,现在该怎么办?
    剑无极:你先将老爹扶入内中休息,我赶紧去找大夫。
    山田健:是。

    【东瀛·山洞】
    衣川紫:关于去救信之介大人,众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鬼夜丸:哪有什么办法,连结界都破了。除了拼命,哪还有其他的办法?我到现在仍无法相信,师尊说过守护基地的结界是融合幻魔诀加上天宫大人百年难出一人的术法资质,不止是西剑流最强,要说是全大和最坚固的结界都不夸张!师尊不会骗我!但这样的结界竟然破了,这绝对有问题。还有天宫大人,我们的流主,她现在人在哪里啊?为什么流主还没回来?
    樱吹雪:伊织,她……早前有密传消息给我。
    衣川紫:流主有什么指示?
    樱吹雪:她说,现在她还不便现身。但,她一定会和大家一起救出赤羽信之介。
    衣川紫:前辈,就……这样吗?
    鬼夜丸:只有这样?天宫大人有说人在哪里吗?都这种时候了,她是我们的流主啊。(欲上前,被衣川紫拦住)
    出云能火:基地被破至今,完全没有天宫大人的消息。我也一直想不通为何天宫大人只和前辈联络?
    樱吹雪:这……
    出云能火:鬼夜丸讲得对,现在军师在等我们去救,这种时候,流主难道会不明白,她人在这,对安定整个西剑流意义重大?她若不在,我们也会不安。
    樱吹雪:天宫伊织,所托非人。是我,能力不够,对不住。
    衣川紫:好了,众人先冷静。前辈,很抱歉,他们不是责怪你,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走近安慰樱吹雪)
    出云能火:前辈,失礼了。
    樱吹雪:不用抱歉,我明白。
    衣川紫:我们还是先针对救出信之介大人之事讨论吧,这是目前最重要的。流主之事,相信流主回归之后,众人的疑惑就会有答案。
    樱吹雪:众人皆有伤,此战只能出奇不意,趁残忍联盟戒备松懈,一击得手,救出人质。
    衣川紫:用这个方法,就不用走险招。
    出云能火:你那个提升功力数倍的药……
    衣川紫:别再提起未完成的东西,吃了会死。
    鬼夜丸:有那种东西?我们都是有觉悟的人,快拿出来。
    衣川紫:那是在走绝路,就算是为了救出信之介大人,你们也不准吃。
    月牙岚:(突然出现)我与你们一同去救军师。
    衣川紫:不行,你受伤沉重,作为一名大夫,我不同意。
    鬼夜丸:是啊是啊,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要留下来修养。
    出云能火:快把伤养好,等救出军师,马上就要轮到你出力反攻残忍联盟了。
    月牙岚:好……


    回复
    2楼2017-02-23 11:32
      【东瀛·东剑道】
      山田健:请了东剑道附近的大夫,竟然没一个人有办法医治主公的内伤,在这样拖下去……少主……
      剑无极:老爹的内伤伤及脏腑,一般医生根本无法处理。<总不可能去西剑流请衣川来帮忙吧。>治疗内伤的大夫……(想起替月牙岚治疗的人)有了,山田,老爹交你照顾,我去请大夫。
      山田健:是,少主一路小心。
      安倍博雅:大哥,大哥我来看你了。大哥你要出门啊?
      剑无极:嗯,我要赶紧去请大夫。
      安倍博雅:请大夫?是什么人受伤生病?
      剑无极:没时间解释了,先让我过。
      安倍博雅:何必那么麻烦,找花子姐就好了啊。
      剑无极:花子是大夫吗?
      安倍博雅:是没正式挂牌啦,不过论伤科,我没看过比她还专门的。不管是内伤还是外伤,到她手上马上大伤变小伤,小伤化无伤。
      剑无极:花子竟然会治伤?
      安倍博雅:她好像自小时候开始就时常帮她家的人治伤,久而久之,她的医术就变得越来越厉害。我每次被人打,都是她帮我医好的。
      剑无极:那太好了,你快带我去找她。
      安倍博雅:呃,不然这样吧,既然这么紧急,我马上带她来这就好。
      剑无极:这……好,那麻烦你快点。
      安倍博雅:好,我马上去。(飞奔而去)

      【东瀛·爱灵灵墓前】
      衣川紫:岚。
      月牙岚:衣川大人。
      衣川紫:山洞内没看到你的人,就猜想你可能跑来这了。
      月牙岚:抱歉,让衣川大人费心了。衣川大人找我有事吗?
      衣川紫:灵妹的事情,众人皆非常遗憾。我们看到你这个模样,也为你非常担心。
      月牙岚:抱歉。
      衣川紫:没什么好道歉的。我知道你的心情比任何人都难受,但仍要劝你节哀,切莫沉溺悲伤。
      月牙岚:我明白。
      衣川紫:营救军师的行动将你排除在外,除了顾念你的伤势,一方面也是希望给你时间调整心绪,早日振作起来。待信之介大人回来,带领西剑流重整旗鼓,届时还有很多事情要仰赖你。
      月牙岚:是,多谢诸位大人的苦心。
      衣川紫:总之,你要照顾好自己,才有办法照顾好小诚,才能让灵妹放心……(忍泪)让你继续陪灵妹把,我不打扰你了。
      月牙岚:恭送衣川大人。
      衣川紫:(回头看墓碑)唉。

      【东瀛·东剑道】
      (风间久护躺于塌上,花子仔细为其诊脉,剑无极等人一旁等待)
      剑无极:老爹的情形怎样了?
      花子:幸亏适时服下药物,助伯父保住一口元气。我已替他疏通血脉,伤势算是控制住了。但要完全恢复,仍需要一段时日的休养。(拿出一帖药方)这帖药方有助伯父调理伤势,一日两次,让伯父服用。
      山田健:(接过)好好,我马上来去抓药。
      安倍博雅:我也来去帮忙。(两人离去)
      花子:风间大哥……
      剑无极:是我,是我连累老爹身受重伤。若非我鲁莽行事,怎会惹上如此祸端?老爹说得没错,局势远非我所料想那么简单。看不清现实,空谈理想的人……是我。
      花子:你不是答应过安倍,要让他看到天下太平的那一天吗?伯父有伯父的想法,而你也是为自己的理念在行动。这本来就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就算一时受挫,也不能说是你的信念有错。
      剑无极:花子……
      花子:抱歉,我只是随便说说,没什么意思……
      剑无极:但你说的并没有错,多谢你的提醒……很抱歉。
      花子:为什么要道歉?
      剑无极:本来,我一直将你当作是另外一个人。我一直……在你身上寻找她的影迹。
      花子:是你曾经提过和我长得很像的那名朋友吗?
      剑无极:是。你们两人容貌相似,个性却天差地别。不过,你们都有一颗非常善良的心。
      花子:能说说她的故事吗?
      剑无极:她的名叫作春桃……(讲述过往。期间,风间久护渐渐苏醒)
      花子:你很幸运,可以遇到这么好的朋友。
      剑无极:是啊,我确实很幸运。在我失志的时候,总是可以遇到人愿意帮助我。如今回来,又与老爹重逢,算算,老天真的待我不薄。正因如此,我只能提醒自己好好活着,别让春桃的死成为白费。尽我所能的一切,别再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风间久护:烈。
      剑无极:老爹,你醒了。不是,你怎么随便起来。
      风间久护:(对花子)你……
      花子:别勉强,你的伤还没好。
      剑无极:老爹,花子是我的好朋友,是她为你治疗的。
      风间久护:姑娘的救命之恩,老夫在此谢过。
      花子:伯父,你太客气了。有困难的时候,大家互相帮助本就应该,而且风间大哥也帮了我们不少事情。时候也不早了,我该离开了。明日我会再多带些补药过来。
      剑无极:花子,多谢你。
      花子:风间大哥,你多陪陪伯父吧。(离开)
      风间久护:烈,你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东剑道……尔后便由你做主了。
      剑无极:啥?我?

      【海境·玄玉府】
      海境卫兵甲:右文丞午砗磲、太医令砚寒清晋见。
      海境卫兵乙:右文丞午砗磲、太医令砚寒清晋见——
      砚寒清:大人,鳌千岁好像还在休息。
      午砗磲:这种通报方式,分明就是要将鳌千岁吵醒。嗯?
      铅十三鳞:铅十三鳞,见过……(被午砗磲一把拖到旁边)
      午砗磲:我们之间明明不用这么多礼,省起来吧,我们在外面等。
      铅十三鳞:我什么都还没讲啊。
      午砗磲:只要你出面,十次有九次都是帮千岁挡住来客。但这次很紧急,没见到千岁之前,我们是不会走。
      铅十三鳞:啊,你误会了,千岁只是听闻砚寒清要来,所以要我先来问,是不是有有带……
      午砗磲:内行的,砚寒清啊,东西。
      (砚寒清掏出一个盒子递过)
      铅十三鳞:哈哈,里面请。

      (在铅十三鳞的带领下,砚寒清二人进入到玄玉府内殿)
      鳌千岁:天炉覆口炙烽烟,鬼祸神灾引倒悬。究竟人心分雪炭,试求安乐定皇渊。
      铅十三鳞:千岁,人带到了。
      午砗磲:午砗磲。
      砚寒清:砚寒清。
      午砗磲/砚寒清:拜见鳌千岁。
      (话音刚落,鳌千岁几个移步就出现在午砗磲面前)
      午砗磲:哇,千岁还是这么神出鬼没。
      鳌千岁:(看过铅十三鳞手中盒子)很好很好,我看,就放在……哈,铅,拿去后院等我,稍后陪我同享。
      铅十三鳞:是,铅十三鳞告退。(离开)
      午砗磲:千岁还是这么喜欢吃玉粉翠。
      鳌千岁:也只有砚寒清才能将里面的药味调到让我服之神怡,根本是太医令最神奇的妙手。
      砚寒清:千岁过奖了。(与午砗磲交换眼神)
      鳌千岁:唉,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不想让铅等太久。
      午砗磲:是这样,微臣想请千岁赐下手谕,让砚寒清赶往边关。
      鳌千岁:你说什么?边关那种地方有多乱,你们也不是不知……
      午砗磲:千岁……
      鳌千岁:若事态紧急,也应该是让王下御军前往,让砚寒清去,不成,这太危……
      砚寒清:千岁,千岁……
      鳌千岁:嗯?
      砚寒清:让微臣来解释吧。此事关系到娘娘与锋王殿下……(讲述)事情就是这样,还请千岁定夺。
      (鳌千岁把玩手中玉石,良久不语)
      砚寒清:千岁?
      鳌千岁:还有一个问题,你出宫之后,谁能暂代你的职务?
      砚寒清:千岁答应了,微臣叩谢……
      鳌千岁:先回答我的问题。唉,讲到这个,就不得不念一下珊瑚,都已经冠上皇贵妃的头衔,代替皇兄掌理王权,还一直将自己放在这么危险的处境。现在连你都要赶去随身侍奉,这成何体统。
      砚寒清:娘娘挂心朝野变局,我们既为人臣,也只能尽忠职守,让娘娘不用分心杂务。至于职务,请千岁放心,用不了多少时日,微臣去去便回。
      鳌千岁:我也只是念一下而已,政事我没在管。罢了,念在你们从皇城赶来玄玉府,还带上玉粉翠,清点王下御军之后便出发吧。
      砚寒清:啊,忘了说,只有微臣一个人去。
      鳌千岁:只有你一个人?
      午砗磲:砚寒清啊,这不对吧,都没跟我商量。没王下御军保护,你……
      砚寒清:只要一匹沙骑赶往边关足矣。现在霄王殿下在逃,带太多人,微臣恐怕会更危险。
      午砗磲:这这这,千岁……
      鳌千岁:好吧,相信你。
      午砗磲:啊?
      砚寒清:多谢千岁。
      鳌千岁:八味酥。下一次多带一盒八味酥,不准假托他人之手制作。
      砚寒清:微臣明白。

      【海境·鳍鳞会】
      (海境定洋军与鳍鳞会部众激烈交战)
      鳍鳞会成员甲:我们……我们不能倒下。
      定洋军士兵甲:歼灭这一波,继续挺进。
      北冥缜:认清现实,顽抗无用。
      紊劫刀:还差几天才逢九,我不可能这么歹运……
      北冥缜:这场死战,是你们自己的选择。
      紊劫刀:哼,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夭寿皇室蛮横霸道,残虐人民,谁会这么无聊冲上战场?
      北冥缜:父王如此贤明,是你们视而不见!
      紊劫刀:那他怎会教出你们这群孩子?连你们带出来的爪牙,也是一群垃圾。贤明?哈哈哈……笑破人的嘴!
      北冥缜:住口!你太不敬了。
      紊劫刀:你看,你在意的也是你们皇室的尊严。人民呢?刚才你将人民放在哪里?难怪连她也不想回去……
      北冥缜:嗯?
      紊劫刀:哼,废话少说,还有什么还没拿出来的,趁现在亮牌吧。
      北冥缜:我敬佩你的武格,下一招,让你瞑目。
      紊劫刀:哈哈哈……讲得很像你稳赢一样。你以为我没招了吗?这是最后的压箱宝,就用在你的身上。
      [就在生死决胜当口——]
      (上空爆开一枚黑弹)
      鳍鳞会成员甲:啊,宗酋的信号。
      紊劫刀:是黑弹,众人,退。(虚晃一招)
      定洋军士兵甲:众人小心。
      (混乱间,鳍鳞会众人纷纷撤退)
      紊劫刀:北冥老三仔,再会。
      定洋军士兵甲:他们撤退了。
      定洋军士兵乙:(赶来)殿下。
      北冥缜:左右两翼状况?
      定洋军士兵乙:鳍鳞会仓皇撤退,不及掩去踪迹,是否追击?
      (北冥缜回忆:
      未珊瑚:希望此役能让众人忘却紫金殿上不堪的过往,让枉死的将士英魂同享荣耀,流传后世。)
      北冥缜:同样由我打前锋,他们还有高手未出,慎防瓮中捉鳖。
      定洋军士兵乙:是。

      北冥缜:听我号令,左右两翼诱导鳍鳞会残众往中路收拢。中路以我为首,横向扩散,接左右两翼,依地形布成雁阵扫荡。
      北冥缜:<梦虬孙到底被藏在哪里?要快,否则……>是你。(被昔苍白挡住去路)
      定洋军士兵甲:殿下。
      北冥缜:不可停步。
      昔苍白:贪生宁可求白死,枉死不如杀苍生。
      北冥缜:神斩地裂。
      (两人大战数招后,昔苍白突然失去踪影,北冥缜戒备寻找)


      回复
      3楼2017-02-23 11:34
        【海境·定洋军后方】
        误芭蕉:状况。
        定洋军士兵丙:殿下所率三路大军,紧追叛党不放,而且有收拢之势,但是……
        误芭蕉:但是什么?
        定洋军士兵丙:叛党撤退方向有异,导致左翼军队收束的速度较快,致使军队收拢的方向偏移。
        误芭蕉:速度呢?
        定洋军士兵丙:可能是因为被我军消耗在前,目前被我军紧咬在后,无法拉出距离。
        误芭蕉:啊!计……中计了!殿下竟然判断失准,为什么……
        (回忆:
        误芭蕉:唉,若殿下执意,请让误芭蕉也……
        北冥缜:而娘娘乃代掌王权,必须周全,我们都有各自的任务……)
        误芭蕉:众人备军,准备援助殿下。
        定洋军士兵丙:这……
        误芭蕉:我的话,你没听到吗?
        定洋军士兵丙:请容属下冒犯,策师的任务是保护娘娘。贸然行动,是抗命大罪。
        误芭蕉:再不出兵,殿下会有危险。抗命之事,相信殿下自会与娘娘分说。
        定洋军士兵丙:就算顺利救回殿下,有什么罪,还不是底下的人要担,殿下也不会有事……
        误芭蕉:清点愿意跟上的人吧。若我有幸归返,再向娘娘与殿下……请罪。

        【海境·鳍鳞会大战】
        [大军追击,誓阻叛军逃出生天。更心系救梦虬孙安危,锋王脚步未停,扬阵拔途,孰料——]
        鳍鳞会部众:杀啦!
        定洋军士兵:后面有叛党援军!
        北冥缜:众人防守!
        定洋军士兵:众人守好啊。
        北冥缜:<鳍鳞会的人数,应该全数在我们的掌握之中,这群人到底是……>对方很了解我们的战法,众人留神。
        碉命:来不及了。(两人交手)
        北冥缜:你……怎会是你,碉命。
        碉命:原来鼎鼎大名的锋王殿下还记得我的名字。
        北冥缜:鳍鳞会的援军,是你带来的?
        碉命:等殿下很久了。
        北冥缜:你是什么时候……
        碉命:殿下确定要在这种时刻叙旧?
        定洋军士兵:众人守住,保护殿下。
        北冥缜:先别管我,众人横向拓展阵型,保持首尾通口,避免遭围。
        碉命:擒住首将,便能突围,殿下是这样想的吗?可惜……(话音未落,弯刀飞旋而来,杀死数名定洋军)为首者,不是我。
        八紘稣浥:还要战吗?锋王。
        北冥缜:你是……鳍鳞会宗酋,八紘稣浥。
        八紘稣浥:初次见面,却是绝路相逢。
        北冥缜:身为叛党,带来海境动乱,还如此高姿态,真是恬不知耻!
        八紘稣浥:论姿态,无人能及北冥一脉跋扈。论动乱,吾等甘拜皇室权贵下风。
        北冥缜:住口!太虚海境,何时轮到你们做主?
        八紘稣浥:太虚海境本该由人民做主。还是你认为,无论皇室如何腐败,鳞族还要尊北冥一脉为尊?
        北冥缜:不是所以的海境人民都站在鳍鳞会的立场!挟苍生大义就想起兵造乱、自立为王,太天真的想法。
        八紘稣浥:错了,登基为王者非八紘稣浥。(让出身后之人)
        定洋军士兵:啊,龙子。
        定洋军士兵:是龙子啊。
        北冥缜:梦虬孙,你没事吧?
        梦虬孙:放心,现在的我,很好。
        北冥缜:梦虬孙,你……
        梦虬孙:大肆扫荡,无视人民死活,这就是你们定洋军的作法?
        北冥缜:我们是为了救你!
        梦虬孙:为了救我,用人民的性命换我梦虬孙一人?哈哈哈……我真是罪孽深重啊。那今日,换我救海境子民了。
        北冥缜:你……你口中的海境子民就是这群叛党吗?背叛我们的信任,投靠掀起战火的一方,才是真正的罪孽深重!
        八紘稣浥:闭嘴!在场众人,若有亲友死于十七年前的三王之乱,请站出来。
        (鳍鳞会众高呼,有人站出来)
        八紘稣浥:或者与他同样,曾受皇室权贵折磨生不如死,无论自身或者亲友,也站出来。(又站出来数人)
        八紘稣浥:甚至与他同样,曾经目睹亲友被皇室权贵凌虐致死,也站出来。定洋军呢?你们也是海境的子民。但你们只能为顶罪而枉死,祸首却永远既往不咎,就因为他是皇子。
        北冥缜:大胆叛贼,竟然(伤势发作)……竟敢煽动众人!
        八紘稣浥:众人看清楚了,面对质疑,鲲帝一脉的态度,不是站在你们的立场思考,而是恐惧自身蒙羞,担忧权势旁落。他们享用的民脂民膏又何曾回馈到你们的身上,甚至让你们享有一丝尊严?
        北冥缜:众人不可听他蛊惑,记住你们的荣耀,记住自己为何而战。
        梦虬孙:为了谁的荣耀?你吗?
        北冥缜:梦虬孙,摧毁信任的你,没资格讲话!
        八紘稣浥:他当然有资格,因为他是太虚海境未来的新主!贱族为相,引起皇室权贵恐惧,所以将他构陷入罪,这代表什么?代表无论人民如何贡献能力,只要威胁到他们的地位,就算子民,同样剪除。你们想要给自己、给亲友永世不得翻身的未来吗?
        (在场众人,闻言均心有所思,思有所动,北冥缜也无话反驳)
        八紘稣浥:今日,梦虬孙与我们站在同一阵线,就是对当前政权的血泪控诉。为了已死的冤魂,为了还在受苦的人,为了子子孙孙,请众人跟上梦虬孙的脚步,肃清皇室权贵,辟出属于鳞族的,未来大道!
        众人:杀鲲帝,祭太虚。杀鲲帝,祭太虚……
        (北冥缜陷入孤立无援)

        【东瀛·桃子村】
        (月牙诚在村口孤寂扫落叶)
        桃子:小诚,你看,是糖果。
        月牙诚:多谢桃子姐,我现在不想要吃糖果。
        桃子:这样……要不然这个呢?香喷喷的大鸡腿喔。
        月牙诚:我肚子也不饿。
        桃子:鸡腿你也不要喔?
        月牙诚:桃子姐,你不用烦恼啦,我现在不想要吃东西,我先帮你把地板扫扫。
        桃子:这样喔……
        (月牙岚隐在附近巨石之后偷看月牙诚)
        月牙诚:(突然)桃子姐,我想要吃糖果跟鸡腿。
        桃子:啊?好啊,拿去,都给你。
        月牙诚:多谢桃子姐。(接过)感谢桃子姐,常常准备一大堆好吃的东西给我。
        桃子:这没什么啦,我家里别的东西没有,吃的最多,你放心吃不要紧。
        月牙诚:嗯,也感谢安倍大哥哥,常常来这陪我玩,讲故事给我听。
        桃子:那个人整天吃饱闲闲,正经事不做只会玩啦。你陪他玩归玩,可不能学他呢。
        月牙诚:不会啦,大哥哥虽然有时候比较不正经,但是该认真的时候也是很认真啊。
        桃子:这样吗?
        月牙诚:是啊,感谢你们让我住在这,还对我这么好,你们是小诚的贵人呢。
        桃子:三八啦,这种话放心里就好了,突然讲这是要做什么。
        月牙诚:没啦,我只是想要讲,你们对我的照顾我都知道,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会记得穿衣服,会照时间休息,按时吃饭,请不用太过烦恼。
        桃子:喔……这样很好啊,小诚很乖。
        月牙诚:嗯,小诚会乖乖,所以……请你,真的可以放心了。
        (藏身巨石之后的月牙岚只听得内心情绪翻涌,心下不舍,又觉得安慰,忍住不见面离去)
        月牙诚:(低落)请你……可以放心了。
        桃子:呃,小诚,你不是要吃鸡腿和糖果吗?怎么不吃?
        月牙诚:不要紧,我……我等一下才吃。
        桃子:啊?
        (月牙诚缓缓回望身后巨石)

        【东瀛·山洞内
        樱吹雪:关押地点,我已经告知伊织,倒时,她会在那里与你们汇合。
        衣川紫:多谢前辈,如此帮助西剑流。
        樱吹雪:此次,我内伤沉重,与你们一同前去,反而拖累,无法帮上忙,你们自己小心。
        衣川紫:嗯,多谢前辈。前辈的伤势待救出军师之后,紫会好好帮前辈调养。(拿出药瓶)为防万一,这是我新做的丹药,众人和前辈都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樱吹雪:多谢。
        鬼夜丸:这是提升功力的药吗?
        衣川紫:不是,这丹药只能压制伤势,让大家暂时感觉不到内伤,而且,药效只有两个时辰。
        出云能火:一人一粒而已。
        衣川紫:重复服用就没效了。何况强行压住内伤,药效过后,只会让内伤的反噬加剧。只是临战之时的下下策,这两个时辰就是大家救出军师与保命回来的机会。
        出云能火/鬼夜丸:喔。(两人藏好丹药)
        衣川紫:前辈,那我们先出发了。

        【东瀛·残忍联盟】
        无脸人:主公,事情已经完成。
        胧三郎:此事,你办得很好。接下来,吾要你再办一事……(讲述)
        无脸人:是。
        胧三郎: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让吾失望。
        无脸人:请主公放心,属下誓死完成主公交代。
        胧三郎:必要时……准你出手。
        无脸人:是,属下明白。

        【东瀛·爱灵灵墓前】
        月牙岚:灵灵,你听得到我说话吗?西剑流众人,皆已脱离危险。小诚,也平安无事,请你放心,不用挂怀。这件衣服,是你亲手为我缝制,我一直舍不得穿它。今天头一次,在你的面前,为你换上新衫。过去,你总爱问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该怎么办。我总是回答你,我认为,你是一名坚强的女性,就算没我,也一定能好好抚养小诚长大,但是……我却忘了问自己,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我该怎么样办。如果有一天,你先离开了……我会跟你走。


        ======================END===========================



        抄送
        @浪花海月
        @GromHellscream


        回复
        4楼2017-02-23 11:37
          感谢金光口白整理小组的辛勤奉献,感谢楼主的链接资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23 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