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樱吧 关注:109,246贴子:3,308,431

【原创】情人節賀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F給度娘,哈哈。


抱歉還是依然的主題殘,或許我該找個夥伴幫我想主題,哈哈。
這個文有些沉重(但也沒特別到沉重啦),時間點也越寫越早,這次是在龍馬注意到對櫻乃的感覺後,
對自己的冰山崩裂後的一個過程)?


能寫這樣的內容感覺很開心,兩人在一起總是會有很多的摩擦,尤其兩人總是藏著自己的心思,
想到這,就想提筆好好寫下那樣微微酸澀的感覺(第一次寫請見諒。
這次以古文課做為開頭,是某天突然有了靈感。
但為了還是維持短文的長度,所以在內容上面還是握著重點去寫,所以有些細節和古文要傳達的愛意就比較少。
希望下次能寫寫這樣的長文(握拳


那就,連同2月和3月的情人節一同度過吧W


回复
1楼2017-02-23 00:20
    有些冷意的天氣,伴隨著櫻花飛舞。課堂的時間,四周靜謐的只有閱讀的聲音。在教室的一隅,少年在睡夢中聽見了讀課的聲音緩緩從睡夢中醒來。古文課,少年最為頭痛的課程,本應該倒頭繼續睡去,卻不知怎麼地對於詩歌的內容有了興趣。


    「一瓣櫻花裡,千言萬語難。贈君君記取,莫作等閒看。」見老師在黑板上寫上了這段詩歌。
    「這是首關於愛情的詩歌,櫻花是我們的國花,也常被用來當作是戀愛的代名詞。」老師頓了頓、笑笑地說著「古時只敢贈與櫻花,代表著暗戀的情意交付與對方。不如現在你們還能在情人節在櫻花樹下大聲的告白呢!」


    同學們聽即此,各個忍不住笑了出來,老師停頓了一會「戀愛是有非常多的心情,是人的情感之中最難懂的。那是用不管什麼話語都難以說出來,在許多文章中也會特別看到古時文學家總是以景寄情來訴說情感,就如同這首詩,也希望下周收到情人節禮物的男士們─"贈君君記取,莫作等閒看"啊~」


    情人節啊...。


    龍馬撇撇看著四周的男女生們,聽見老師在台上說的話後,各個浮躁起來,皺了皺眉。對於戀愛這樣的事,說是不擅長,倒不如說是不感興趣。
    也許是在美國這樣開放的國家長大吧,來來去去的男女在他的13年歲月當中數也數不清,也因這樣的環境下成長,使得他跟任何人都能聊起,卻也跟任何人都有一些距離。


    也不全然這樣的不懂。


    挪了挪位置,眼神瞟見了仰著頭認真聽著課堂老師演講的櫻乃,不知怎麼的,對於這位女孩感覺到奇怪和異樣。


    倒也不是說不好,怎麼說...


    第一次見面記得是在什麼網球場吧...,指錯路和拚命道歉的樣子讓人覺得相當的奇怪,但在後來卻又乖巧地一直跟在身旁,當時的印象只是..龍崎教練的孫女吧。
    後來開始的印象是在網球社見面了,就這樣時不時會出現在身旁,想一想滿特別的。
    看似有些溫吞,卻不知怎麼的又忽然的固執,以及和誰都能處的愉快的柔軟。


    不過...,
    她是喜歡我的吧。


    總是在我旁邊轉啊轉的,但也不像另外一個總是大聲呼喊著,靜靜地在一旁,怕覺得打擾到我還是害羞,卻在我每次發生什麼事情時,又會出現,這種想法還真是難懂呢... ...。


    ... ...


    要是,
    她今天要是說出口,
    我會怎樣的回答呢...?


    皺了皺眉,想著這個自己也回應不出來的答案,煩悶的趴下去,卻被老師一眼盯上


    「越前同學。」龍馬頓了頓,無奈地從胳膊裡起身「...是」


    課堂老師無奈地看看他,嘆了嘆口氣「老師知道你不喜歡古文,但還是希望你這次成績至少要及格呀」轉頭向著櫻乃請求著「龍崎同學,可以麻煩妳能課堂後輔導越前同學嗎?」
    「咦?」


    下課鐘聲適時的響起,老師收拾了書本,敲了敲桌子「總之,希望這次的考試你能夠至少及格,多多加油啦,同學們,下課。」


    聽見老師的下課宣言,同學們紛紛起身衝出去,瞬間的熱鬧起來。不同於同學們的熱烈,龍馬緩緩地起身,走向還對於老師剛剛所提出請求而發楞的櫻乃,輕輕敲了她的桌子。
    受到小驚嚇的櫻乃,紅著臉抬起頭看著這段話題的另一位主角,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好看的厚唇起了頭「龍崎...?」


    「啊,是,龍馬君...」不遠處的朋香及一年級三人組看著小倆口的互動,不禁咋舌,卻又有說不出的合拍「這次考試,麻煩了。」


    「啊?」


    看著櫻乃呈現了如平常一樣呆滯的狀態,挑了挑眉,難得沒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反而更加仔細的一字字說出聽似命令實為請求的話語「每天下午,社團結束後,一小時的古文讀書會。一罐芬達?」
    聽見龍馬如此廉價的酬勞,不遠處的四人忍不住摔倒在地上,不禁為可憐的櫻乃祈禱著越前木頭能開花結果。
    令4人想不到的,櫻乃卻輕輕地笑了,樂盈盈的看著龍馬「那就麻煩龍馬君好好聽講了。」


    「噢。」


    簡短不到幾分鐘,在一年級4人組眼中卻是爆炸性的對談。看著倆人的動作和眼神,看似著有些距離,卻更多的是默契和外人無法插入的交流。
    忽然想起越前時常對待別人和對待龍崎看似相同卻有很多的不同,但問了本人總是滿臉問號或是一句"無聊"的帶過,總是讓大家摸不著頭緒。

    四人相互看了一下,不忍搖搖頭,無奈的笑笑。


    回复
    2楼2017-02-23 00:21
      //


      青學網球部,今日下午依然的精神充沛的練習,此起彼落的擊球聲及加油聲交雜著。龍馬默默的走來網球部,放下包包後走到社長身旁說話後,若無其事的在旁邊做擊球練習。不遠處的桃城和不二看到覺得奇怪,轉身叫住整理網球的堀尾他們。


      「那邊一年級的來一下。」堀尾聽見立刻走來桃城他們身旁「阿桃學長有什麼事情嗎?」
      阿桃微微蹲下偷偷摸摸似的問「越前他今天有什麼事情嗎?怎麼聽到手塚隊長說他要早點走?」
      聽見學長的問題,堀尾止不住的笑了起來,一旁的勝郎拍拍著堀尾「好了啦堀尾別這樣,龍馬他就歸國子女啊...」一旁的不二好似聽出了端倪,咪咪笑的問「越前接收到課後輔導啊?」


      勝郎看著一下精準的猜出答案的不二,有些遲疑的回應「呃,是的,因為龍馬他的古文課成績一直不是很好,所以老師請龍崎同學教導龍馬。」桃城聽見熟悉的人名忽地靠近勝郎「龍崎?!是那個龍崎學妹嗎?」


      面對突如其來桃城的臉,勝郎受到大大的驚嚇「呃...是、是的!」「喔~?」桃城聽見龍崎學妹,煞有其事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越前呢?越前答應了?」「何止答應!越前還自己去要求呢!」堀尾跳出來,下巴挺高的好似自豪地說著關於越前的八卦。


      「呵呵,看來挺有趣呢。」「越前那小子竟然會自願課後輔導,真是吃錯藥了。」


      「到底越前是怕被假期輔導還是另有原因呢,感覺可以好好觀察一下」忽然不知打哪冒出的乾推了推眼睛。


      「學長們...好像只有在這個時候挺有幹勁呢...」


      「是啊。」



      「嗯咻!」遠方的龍馬停下擊球動作,擰了擰鼻子望向天空「...?」


      "怎麼突然感覺有點冷意...。"


      回复
      7楼2017-02-23 09:45
        继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23 11:06
          繼續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3 12:48
            //


            提早和學姊結束社團練習的櫻乃,回到安靜無人的班級教室,放下急忙去圖書館租借的幾本書籍,左手翻閱著書本的內容,嘴邊念念有詞的,而右手忙碌的抄寫內容。


            冷意的天,太陽早早的落下,金稻色的餘霞投射在龍崎櫻乃的臉龐,低垂的眼眸,清澈而認真,夕陽的顏色點綴在她那垂涎欲滴的嘴唇,少了早時同學們吵鬧的聲響,多了外頭鳥兒清爽的啼聲及少數社團在外吆喝練習的聲響。


            一筆一畫映出了娟秀的字樣,條條句句皆是一段一段動人的古文,享受著抄寫古文也順著感受文字美感的櫻乃,順著低頭而垂落的髮絲倒映成影,認真如她,完全沒注意到門緩緩的拉開。


            墨綠色的眼眸,映著眼前離著30公尺的那個人。有些陌生、卻又是如此熟悉,總是圍繞在自己身邊但又離自己3公尺的距離的那個人。


            不知道在哪裡聽到的


            『一個人若這樣的在意你時,距離會縮短剩下180公分。』


            但每次見她時,總是相隔我一些的距離,比起那些叫不出名字、甚至是連熟都不熟識的,總是跟我的距離只有1公尺,甚至阿桃學長和他的距離也只剩下30公分。


            為什麼喜歡我卻不敢接近我?


            皺了皺眉,不解心中那道說不出來、那樣的揪心、煩悶的感覺。握緊了手上那罐櫻桃芬達,臉上回復成平時那蠻橫無所謂、霸道的越前龍馬,緩慢的、似是不想打擾現在那讓他五味雜陳的景象。
            「嗯啾!」龍馬頓了一下,挑挑眉,在這一秒的時間,櫻乃忽然感受到背後一陣溫暖,抬起頭,看著本以整理好心情,卻在她打了個噴嚏後又垮下臉、皺著眉望著她的龍馬。


            「龍、龍馬君..」看見來人,有些慌亂的想將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拿下來,卻被一隻手制止,眼神直視著直到櫻乃諾諾穿上後,又走了出去。
            「... ...?」看著走進來又走出去的龍馬,櫻乃有些好奇的望望,覺得今天的他好像特別的...奇怪,和忙碌。


            直到當事人走進來後,手裡拿著兩杯熱奶茶,置在桌上「開始吧。」


            看著柔煙緩緩上升的兩杯熱奶茶,櫻乃忽然打從心底暖了起來,微微笑了起來,放置好筆記的龍馬看著望向奶茶傻笑的櫻乃「欸,幹嘛?」聽見對方的問句,櫻乃轉回頭看著龍馬「龍馬君,總是這麼溫柔呢。」雖臉上沒什麼變,但眼神卻稍稍的瞟往別處,口氣無所謂的「是嗎?」心細的櫻乃怎沒可能看到呢,棕色眼眸彎起向月一般,滿臉幸福的「謝謝龍馬君!」


            有些呆愣的看著櫻乃笑容半晌,用著手上的筆敲敲她的腦袋「...快開始吧。」


            將手上已整理好今日部分的筆記遞給龍馬「啊,好的,我有幫龍馬君寫了一些筆記,今天就從這裡開始吧。」望了望那屬於女性柔順的字體,不禁有些看花了眼。


            『...是變態嗎?連人家寫的筆記也欣賞成這樣。』


            有些晃了晃腦,想找個話題沖散這奇怪的感覺「妳..自己整理的?」以為受到龍馬的讚賞,止不住開心的回應「啊、對,想說整理成龍馬君能夠看入眼的方式,或許這樣學習會比較快些。」


            「噢~。」


            後來的時間,只剩餘書寫的聲音及伴隨櫻乃解說的聲音。任誰都無法相信,在古文課堂中堂堂睡的越前龍馬現在正托著頭認真的看著"龍崎老師"講著她所記載的筆記內容,一切的日文字好像活了起來,圍繞在自己的身邊,一字一句入進了心底,嘴角微微的勾起... ...。


            回复
            12楼2017-02-23 13:59
              棒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3 14:25
                好看,樓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7-02-23 23:54
                  //


                  放下筆,望向晚到路燈已盞盞亮起,轉頭喚著抄著筆記的龍馬,「龍馬君?」聽見櫻乃的叫喚,也同抬頭看著她「嗯?」
                  「那個,時間也差不多了,要不我們先回去了?」聽見櫻乃的問題,龍馬想也沒想的打定主意,收拾了書本,櫻乃愣了愣,一如往常的跟他打晚招呼「龍馬君,明天見。」收定書包,龍馬卻是瞟了瞟她一眼,話也不說的站定在旁邊「龍馬君?」飲著半涼的奶茶,口中止吐出一個字「...快」後,頭又望向別處。些許受寵若驚的櫻乃眨了眨眼,趕緊將書本放入書包起身「我、我們走吧,龍馬君?」


                  龍馬聞見聲音,靠在牆上的身體離開,雖是徃前走,卻是緩慢的、像是要後面的人跟上,櫻乃見此,心中有些小確幸,快步的跟上。


                  感覺,再來的古文課程會讓自己看到不一樣的他。


                  -------------------------------------------------


                  「奶奶,我回來了。」進了門,脫了鞋子,龍崎堇聽見孫女的聲音,走出來看著近期可能會忙碌的孫女,再次對於越前龍馬這小子有著不滿和其他複雜的情緒,但再一走近,差點以為自己的老花加重,脫口而出「櫻乃啊...」


                  「什麼事呀,奶奶?」抬起頭看著一臉...複雜情緒的龍崎堇定睛望她,疑惑的看向自己,愣了愣半晌,龍崎堇看見平常做事緩緩的孫女以極快的速度衝上樓,換上了家居衣,想掩飾奶奶看走眼的情形,但臉上的紅暈卻退也退不下。


                  龍崎堇用著好笑的表情抿抿嘴,卻也沒打破問出有些在意的問題。


                  ---------------------------------------------------


                  洗完澡後窩在沙發看著電視的龍馬,無聊的轉著賽事,菜菜子提起衣服準備要拿去洗,看了看,問起龍馬「我說龍馬~」


                  歪著頭,看著身後的表姐「蛤?」


                  「你的社團外套呢?」


                  忽然,四周氣氛凝結,菜菜子看著龍馬眼中似乎有著什麼心情,想多看著幾眼,自家表弟卻是很自我的轉頭回去不再看她。


                  「欸,龍馬」「... … ...」「欸,越前龍馬」「... … ...」


                  半瞇著頭也不回著躲避她的表弟,挑了挑眉,邪邪的笑著「嬸嬸!龍馬外套沒帶回來欸!」聽見表姊搬出了老媽「欸!姐!」「什麼什麼!龍馬有女朋友了!」倫子聽到了關鍵字,當然不想放過任何可以讓兒子那冰山的臉垮下來的八卦。


                  「不是!」龍馬無奈的吼了一聲,看著兩位女士等待著他的下一句,扯下了三歲小孩都會的謊「....我..只是忘了帶回來而已。」看了看龍馬有說像是沒說的謊言,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準備轉身回去繼續剛才的正事,菜菜子在把衣服帶去洗前不忘補了一槍


                  「啊,記得請你女友把你外套洗乾淨喔。」


                  「菜菜子!」


                  回复
                  20楼2017-02-24 15:19
                    沙发喵~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25 00:00
                      //


                      自從昨日的不小心後,越前龍馬漸漸覺得自己的心情越發越奇怪,總是在櫻乃看不見的角度用著貪婪的心情看著櫻乃,在她轉頭望見自己時,心跳卻不知怎麼的漏了好幾拍,整個人因為這樣而煩燥了起來。


                      卻又在之後的課後讀書會總是裝作著無所謂的樣子,但眼和耳卻像被俘虜了一樣,在她的一顰一言,那個細柔的聲音和獨特的香味,使他回到了家卻好似還在自己的五官烙下。


                      自己從沒有特別去注意什麼人,或是說,因為把所有的精力放進了網球,全心的關注著網球,完全不想顧及到其它,小情小愛對他來說就只是會絆住他的一個障礙。若說是不懂,倒不如是捨棄。


                      卻不知為什麼,並不討厭與這個人相處。


                      說話總是唯唯諾諾的,看到我也總是臉紅的說不出話,卻總是做些出乎我意料的事情。送便當或是吃的不在話下,還有打氣的話,對我做些不合理的事時生氣的模樣... ...。


                      想到這些亂七八糟的事,龍馬煩躁的抓了抓頭髮,有些無力的趴在床上,任卡爾賓在他身上用力踩踏也不想理會。


                      -----------------------------------------


                      「欸,你知道嗎?越前今天打的球超用力的!」「何止用力,根本就像洩憤一樣!根本不讓人有發球的機會啊...」看著隔壁球場社員七嘴八舌的,正選球員全一致的轉向正在獨自熱身的暸鬼頭,不知是動作或是刻意,今天帽子的角度怎麼樣都看不出他的表情吶。


                      眼尖的菊丸看見小姑娘二人組經過,興奮地衝上前大叫「嘿!小姑娘們!」半拉著結束訓練本想前往圖書館卻半路被好朋友拖拉到這的櫻乃及罪魁禍首朋香聽見菊丸的招呼,也呼喊回應「菊丸學長!今天又是分組比賽啊?」「是啊是啊!哀呀~小姑娘好久不見啊,最近看妳好像很忙ˊ呢!」朋香臂膀勾住櫻乃的手「可不是嗎,櫻乃可是接下了教龍馬少爺古文的任務呢!」「小朋... ...」


                      其餘正選球員看著菊丸和小坂田大聲嚷嚷的對話,禁不住又再次轉身過去看著已經在練習擊球的小鬼頭,不知是錯覺還是事實,總覺得今天回擊的頻率感覺有些混亂吶。


                      「喔喔喔!原來是被小不點訂走了呀。」菊丸手摸著下巴,貓瞳瞇成了半月形有些調侃地看著櫻乃。「呃,是老師請我幫...」在櫻乃尚未結束她的回應時,菊丸突然定住轉身,同一時刻,紮紮實實的網球就這樣重擊菊丸身旁的地板。


                      「啊....」朋香和櫻乃看到此景,有些驚嚇,菊丸則在第一時間對著發球者大吼「小不點!!你做什麼啊!」龍馬無所謂的調整了帽沿,將球拍放在肩上「菊丸學長,下場比賽是我和你,要開始了。」語畢,頭也不回的走向比賽球場。


                      在旁邊將一幕幕動作看得一清二楚的學長們,愣愣的看著那看起來"不小心打出去的"球路及地上的凹洞,默契的嚥了嚥口水。


                      "若是砸的是頭,我看也別活了。"


                      「好啦..小朋,幫妳把東西搬過來了,就放我走吧...。」櫻乃從驚嚇中回復後,想起自己的目的,開始用撒嬌的語氣央求朋香。「哀呀,這樣我得找別人幫我布置加油旗幟呢,你忍心放我嗎?」「呃..這..」見自己撒嬌不成,反而自己好朋友反攻,櫻乃有些無語,卻又不忍心。


                      「好像很有趣,讓我來吧!」


                      聽見背後響起聲音,兩人轉過身「啊,芝小姐。」「欸嘿!」網球雜誌週刊的新星記者─芝 砂織,在第一次與這兩位青學的姑娘認識後,成了工作之餘,私下的好朋友。除了因工作關係來採訪網球隊員外,總是時常來到這裡和兩位姑娘敘敘舊。


                      「芝小姐妳又來了!」「怎樣,我開心就來啊~」看著朋香和芝小姐鬥嘴的樣子,櫻乃樂的咯咯笑著,想起自己尚有事情,便轉身拜託芝砂織「那就麻煩芝小姐幫忙朋香了!」「小意思小意思~」看著道謝後奔跑離去的櫻乃,芝砂織好奇地看著朋香「話說小櫻乃怎麼了,不是有龍馬的賽事嗎?不看完呀?」
                      朋香聳聳肩,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芝砂織,聽完來龍去脈後,兩人定睛互看,大笑了起來「我..我還以為哈哈,不可一世的臭屁小孩也會有無法駕馭的科目哈哈!」「所以說囉~不過難得的是,是龍馬少爺自己提出的。」「欸?」芝砂織愣了一會兒,嘴角又再次勾起笑容「真希望他們倆會有什麼樣的進展呢~。」「身為她的好友,我當然也希望囉!」


                      「哈哈!」


                      回复
                      22楼2017-02-25 08:02
                        超級期待下文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2-25 09:51
                          加油零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28 16:05
                            //


                            『總覺得,
                            今天的龍馬君,比以往更沉默呢。』


                            看著不如前幾天偶有回應的龍馬,今天安靜到櫻乃覺得彆扭。就連這幾天在路上遇到時打了聲招呼,卻頭也不回的一直往前走。總是在心底默念著這就是他的個性,也許他最近有不開心的事情吧?
                            連同偶爾被朋香帶去時,特別買的芬達,卻如刻意一般,怎麼樣都送不到他的手上。
                            連朋香都看出了,但自己卻怎麼樣卻只是說著不要緊。
                            但... …


                            這樣幾天的種種,讓櫻乃有些緊張,忍不住開口詢問。


                            「龍馬君..?」


                            本似投入在自己的思考空間內的龍馬,突然聽見櫻乃的叫喚嚇了一跳,不自覺的口氣有些差「幹嘛?」


                            本來應該不覺得怎麼樣的,是的,這本來沒什麼。
                            龍馬君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但是,為什麼... …


                            啪躂、啪躂、... …


                            本來還想說什麼的龍馬,看到無預警落淚的櫻乃,瞪大了眼睛「龍..崎...」


                            「如..如果、我做錯了什麼事,請告訴我...嗚..對、對不起...」摀住自己快哭出來的嗚咽聲,依然的不想困擾到他人,低下了頭,不想讓龍馬看見她現在的模樣「我..我不知道我做..做錯了什麼,對不起,讓你..嗚..讓你困擾了..嗚..」


                            發現再也止不住的眼淚不停的烙下,發抖的肩膀和隱忍住的哭聲,越前龍馬從震驚中回復,想說些自己最近的煩惱「龍崎..我」


                            "唰────...!"


                            「越前,龍崎教練找你喔。」


                            那瞬間,時間凝固成一顆水球,困住了越前龍馬,明明能呼吐著空氣,卻是壓抑的讓人難以忍受,本想伸前的手,像是千斤重,沒辦法撫去在她臉上,那一豆點大的淚珠。
                            櫻乃率先的打破了僵固,瞬間站了起來,今日的夕陽怎樣也不能如以往一樣照亮她的臉,見她快速地收拾屬於她的東西,移動間的淚珠散落到空氣中,只是眨眼的一瞬間便消失不見的水珠,他卻看得如此徹透。


                            「今天,就先這樣吧,我、先走了。」櫻乃到了門口,向著前來尋找龍馬的社員點個頭後就離去。


                            看著櫻乃離去,網球社員正要轉頭過來時,只聽見龍馬用力的敲了桌子,瞬間嚇到跌坐在地上「呃...越、越前...?」


                            「可惡... ...」


                            本以為所有事都無所謂的平靜湖畔,無預警的拋下了顆小石,沉而遠,掀起了一陣陣的漣漪。


                            回复
                            25楼2017-03-01 13:14
                              速速看完\(//∇//)\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7-03-01 13:55
                                //


                                「...馬...」「...馬少爺」「龍馬少爺!」


                                「嚇!」一直思考著昨日發生的經過,絲毫沒察覺已經站在他面前將近五分鐘的朋香,對於突如其來的大叫,越前龍馬第一次在朋友的面前露出嚇著的表情。
                                身旁的堀尾看著一整天"失魂落魄"的越前,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我說越前,你今天是怎樣啊...,我跟你說話你也沒有回應。」


                                「... ...」


                                見龍馬一句話也不想說,朋香不住扶額,些許抱怨的「...龍馬少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我要跟你說,今天櫻乃請假了,下午的課程暫停了。」
                                後兩手用力拍了桌子,俯身直視著越前「還有,」看著朋香眼中認真的眼神,越前不禁睜大了眼眸「櫻乃昨天跟我說的時候是哭過的聲音,我不管今天我多麼崇拜你,若你這樣傷害我的朋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語畢,朋香便離開了龍馬的座位,堀尾擔憂地看著他,那不禁有一些握緊的拳頭,和壓抑的心情,搖搖頭拿起手機,悄悄的傳了簡訊...。


                                ---------------------------------------------


                                放學時刻,同學漸漸地散去,只剩越前一人坐在教室中,任憑光線的撒落。又再一次,忽然覺得有些許的空虛。


                                就在小時候無法打網球時,那樣的感覺如同現在這般,更多的是,無法呼吸的揪心。


                                失魂落魄,這是堀尾對越前今天的評語,在看來,所言不假。


                                桃城走進教室,拉了龍馬隔壁的椅子,坐了下來。看著不復以往意氣風發的模樣,以及昨日練習完畢後巧見龍崎學妹在路上掩面哭泣的表情,無奈地笑笑,拍了拍龍馬的肩膀「嘿。」


                                「...阿桃學長。」看到來人是非常熟悉的學長,本來有些警戒心情放鬆了下來「有事嗎?」


                                「這才是我要問你的吧,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


                                唉,這學弟平常拗就算了,連發生這種事情脾氣也這麼拗,難怪學妹會哭得這麼傷心。
                                「你這樣不說什麼問題也不會解決的你知道嗎。」


                                桃城微微地將越前的肩膀朝向他的臉,雖是背光處,卻可清楚看出桃城炯炯有神的眼光「我說,越前。有時你自己在心裡頭轉啊轉的,並不會就這樣解決你目前的問題,啊...我雖然不是很懂什麼啦,但我至少是學長,你跟我說說也不會怎樣啊。」


                                透過桃城的眼睛看見了龍崎,看見龍崎總是擔心他的表情。因為得勝而開心、受傷了哭泣、做錯生氣了,不知不覺忽然間腦袋滿滿都是曾經忽略的回憶,一瞬襲來讓人無法招架,越前舉起雙手捂住臉,有些無奈地呻吟「唔... ... ...」


                                「...我...」


                                「...我讓她哭了。」


                                「因為我不理解..」桃城正要開口回應時,越前說出了桃城正要說的答案


                                「我知道她喜歡我。」


                                「欸?那你...!」越前挫敗的放下手,在桃城面前第一次露出像一般人一樣,困擾、有些羞澀、更多的不知所措。


                                「我不理解為什麼喜歡我不接近我,我不理解那種最近一直在我腦袋內奇怪的情緒是什麼。」


                                「噗!哈哈哈哈哈哈」看著學長突然大笑,越前不滿的大叫「阿桃學長你笑什麼啊!」
                                「哈哈哈哈笑你笨啊!」拍了拍越前的肩膀,桃城止住了想笑的念頭,略些調侃的語氣「學弟,恭喜你啊!」
                                「啊?什麼東西」


                                「戀愛開竅啦~,嗚呼~!」


                                「什麼東西啊...」


                                「呃,認真來說,應該是在意吧。就是忽然間會想在意一個人,想了解她在想什麼、做什麼,因為她的心情而受到影響,之類的。」


                                「是嗎...」聽見這樣的回答,龍馬的心中卻忽然得鬆了一口氣,不討厭這樣的感覺,也不討厭這樣的詞語掛在他身上,原來種種的感覺是在意的感覺。
                                原來這樣的感覺會讓心情這樣的七上八下,有時隨著她而笑了,難過而難以呼吸,可以觸及卻也可以離千里外。


                                桃城托著頭,想了想「你說櫻乃學妹的問題,我等等幫你約個誰,你可以問她看看。」


                                「橘的妹妹嗎?」


                                「你這小子!心情放鬆後嘴巴就開始調侃了!」「哈!」


                                「謝啦,阿桃學長。」


                                阿桃笑笑地望著他,有些無奈地「沒辦法,我受到人的求助,只好來消滅這層低氣壓啦~。」起身後伸個懶腰「走吧走吧,吃漢堡去!我順便打電話找橘妹!」


                                「噢!」


                                回复
                                27楼2017-03-01 14:57
                                  橘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3-01 18:53
                                    //


                                    今早,難得的情人節下起了晶瑩的白雪,龍馬難得的早起,緩慢地吃著早餐,享受著難得的晨間時間。
                                    一旁倒著咖啡的菜菜子也難得訝異了表弟早起的場景,看了看日期,有些恍然的點點頭「龍馬?」


                                    「嗯?」也不在意的把討厭的牛奶一飲而盡「今天有好事嗎?看你難得早起。」放下水瓶,將咖啡杯放到桌上,入座。


                                    「算是吧。我吃飽了。」擦了嘴巴後,龍馬拿走了便當和書包,走到門口穿上鞋「我走了。」


                                    「路上小心。」


                                    看著今日動作如此流暢,完全不假人之手的弟弟,好奇的望望外面的天氣。


                                    「今天反常了嗎...?」


                                    -----------------------------------------
                                    「我覺得,櫻乃她啊,不想麻煩到越前你吧。」


                                    「咦」聽見橘杏的回答,龍馬從深埋的漢堡中抬頭看著她。橘杏拿起了一根薯條嚼了嚼,繼續剛才的話題「她知道越前你現在一心只有網球啊,所以總是和你保持著距離吧,不想要打擾到你,遠遠看著你就好。」


                                    一旁的桃城邊吃得起勁大力的點頭,吞下嘴中的雞肉「對啊,龍崎學妹每次在為你加油的時候都超認真的,你的眼睛都沒有在看。」


                                    被兩位前輩一來一往的炮轟,龍馬的面子有些掛不住,難得又低著頭吃著漢堡。


                                    「所以說,越前龍馬。」橘杏敲敲越前前方的桌子「你如果想要打破這樣的僵持點,你就要自己想辦法啊。」


                                    「... ...」桃城看著無語的龍馬,連忙打圓場「那小子就不知道要怎麼辦,才會來問問妳,橘妹,幫幫忙吧。」


                                    看了看兩個大男人,橘杏無奈地搖搖頭「明天是情人節吧,我覺得是個好機會。」從書包中拿出了雜誌,遞給越前「你可以看看裡面寫的東西,也許對你有幫助,如果你對櫻乃她是在意的,就不要辜負別人心情了。」


                                    收下了雜誌,龍馬拉了拉帽沿「謝啦。」


                                    「不用謝,也算是可憐了櫻乃,喜歡你這樣沒腦袋的男生。」


                                    「... ...」


                                    「哈哈哈哈哈!」


                                    回复
                                    29楼2017-03-02 09:03
                                      哈哈哈哈沒腦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3-02 13:44
                                        加油加油,實在太期待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3-02 14:30
                                          呃,我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度娘說我的文字有廣告....

                                          我就直接用圖片貼噢,忍耐一下了謝謝~


                                          回复
                                          32楼2017-03-02 14:51
                                            ------------------------------------------------------


                                            「怎麼今天這個好像有點不一樣啊...」「不會吧,越前那傢伙不會接受了那個女生吧!」「怎麼會,龍馬少爺怎麼會接受那個不知道打哪來的女生嗚嗚嗚。」一年級四人組偷偷地看著龍馬和今天又來告白的其中一個女生又說又笑的,不禁有些擔心在教室的櫻乃。


                                            「唉呀,怎麼啦。」「這不是一年級的小鬼嗎?」
                                            「阿桃學長、不二學長。」一年級四人組看見桃城和不二,出聲打了招呼「那不是越前嗎?在幹嘛?」朋香拉住本來要走過去的阿桃,小聲的告訴他「這是龍馬少爺第N次被告白啦,不過我看龍馬少爺跟那個女生有說有笑的, 嗚嗚,櫻乃沒希望了嗎...」


                                            桃城看看朋香又望了望越前的方向,本打定主意再次上前,這次又被拉住,桃城轉頭過去,發現是不二「不二學長怎麼連你...」「噓。」不二做出了禁聲的動作,又指了指龍馬的方向。


                                            見龍馬和女孩點頭致意後,正準備回到教室,剛好遇上正要出走廊的櫻乃,兩人互看了一眼,又默契似的撇了過頭,臉上出現了不自然的紅暈。龍馬率先的站離的一邊,使櫻乃能好過去,見櫻乃稍微點點頭後,便快步轉頭離開。
                                            而龍馬像是目送著櫻乃的離開後,手往後抓了抓後腦勺,露出了一抹微笑後進了教室。


                                            「... ...」六人默默的看著這樣的場景,不知怎麼地有些奇怪的感覺「噗!」不二突然笑了出來,使得其他五人也點開了笑穴「哈哈哈哈哈!」


                                            「太有趣了太有趣了!越前那傢伙!」「龍馬少爺第一次這樣啊,哈哈哈哈!」


                                            「看來越前那傢伙並不是沒有感覺啊!」「呵呵。」見不二忽然不知從哪拿出了手機,寶貝的收了回去「感覺很有趣呢,呵呵。但我想要等他開竅還要等一段時日吧。」


                                            「好像也是,」勝郎有些無奈的搔搔臉「畢竟龍馬他對這樣的感覺好像不太擅長呢。」


                                            「也或許,也不是這麼不擅長吧。」桃城目光看著在教室的龍馬,面向著櫻乃座位的方向,雖然看不見他的臉龐,或許現在淡淡的笑著吧。


                                            聳聳肩,笑笑的鬆了口氣。


                                            老天爺會眷顧著他們吧。


                                            回复
                                            33楼2017-03-02 15:14
                                              加油零姐
                                              頂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3-02 18:42
                                                //


                                                今天的走廊,比以往還要漫長。


                                                走在回教室方向的櫻乃,小心翼翼的踩踏著每一步。比平時要緩慢、沉重。
                                                夕陽拉長了自己的身子,連同回憶也拉的遠長。
                                                雖然騙了朋香沒有送出心意,卻還是未屬名的放進了鞋櫃。


                                                『他,會發現是我嗎?


                                                還是像今天一樣,不接受,送了別人?』


                                                想到是後者,感覺著教室對她來說如同牢獄一般,後又自嘲的笑了笑


                                                『不也是自己單方面的喜歡著他嗎?』


                                                是啊,自己知道的,龍馬他比任何人還要熱愛著網球,所以必須要專注在上頭,不行被其餘的事情打擾到自己。
                                                也曾答應了芝小姐努力成為他的支柱。
                                                但最近怎麼的,好像更加的貪心,明明這樣就好。


                                                『隔著球網的距離就好。』


                                                感受到眼睛突然的濕潤,不禁慌亂的整理了自己的情緒,拍拍自己的臉,表現出平時的龍崎櫻乃,快步的走向教室。


                                                "唰───.."拉開了門,迎來的是空無一人的教室,本有些落寞的櫻乃,看見了桌上的熱飲和兩包物品置在桌上,快步的上前一觀。
                                                向前一看,發現是自己送出的巧克力已被拆開,格子中本該有的消失了一兩塊,以及壓在盒子下,屬於她筆跡的紙張。


                                                不知是否熱奶茶的熱氣矇上了櫻乃的雙眼,讓本整頓好心情的眼眶又悄悄的濕潤。
                                                轉頭看看放置在自己位置面前的包裝,小心的拆開,一小罐彩色的星星糖映入眼前,打開放置在糖包旁的卡片,見內容半晌,眼淚已止不住滴滴落下。


                                                在旁邊已注視許久的少年有些不住的輕咳兩聲「...我送妳那個不是讓妳哭的。」「呃、龍、龍馬君!」被突然出現的龍馬嚇了一跳,本來陣陣落的淚珠也突然止住。
                                                看著龍馬緩緩的走近,用著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搔了搔後腦勺,困難的開口「那個,抱歉。」


                                                「欸?」


                                                用著餘光看著櫻乃驚訝的表情,接下說出道歉的原因「最近煩惱一些事...算是釐清了,那天,不是故意要對妳生氣...的。」
                                                看著龍馬難得誠意的道歉,櫻乃笑了出來,擦了擦眼淚「我知道了,原諒你,龍馬君也別因為我而想多。」


                                                看櫻乃終於對他嶄露笑顏,鬆了口氣「嗯。」


                                                「那個..龍馬君」「嗯?」櫻乃有些扭捏的指指桌上吃到一半的巧克力「那個...」看她半晌還吐不出問題,率先的自己說出答案「還不賴」又拿起了放進自己嘴裡,含糊的說「如果能不甜一點就好了。」


                                                「好、好的,謝謝龍馬君!」「...噢。」


                                                「還、還有...」「?」


                                                櫻乃諾諾的雙手舉起龍馬親手寫的卡片,有些羞澀的望著龍馬「那、那個..你..怎麼會寫了這首詩歌呢...?」


                                                「... ...」這再次的沉默,不再如上次的難受,取而代之的是曖昧的氛圍,團團圍繞在彼此身邊。


                                                龍馬撇了過頭,看著夕陽,說出著違心的話「...就書上覺得好像可以用就抄了。」


                                                「啊!?」櫻乃睜大了眼,看著給她這樣荒謬答案的主事者,看似不像在騙人,但,這可是...


                                                「我說龍崎老師。」龍馬忽然無預警的轉頭,那樣的眼神突然多些狡猾的笑意,他知道,眼前的她是看不出來的「妳昨天突然翹課了,今天不用補一補進度嗎?」


                                                也許對於某些人轉話題非常的拗人,但在單純的櫻乃面前卻是非常適用「啊!對不起,那我們開始吧!」


                                                … ...


                                                我,才不會說。至少不能是現在。
                                                抱歉,要勞煩妳等等我,等我釐清這樣的感覺,等我完成我的目標。
                                                未來的那天我會正面回應妳的,至少在現在,請讓我用著詩歌和這瓶星星糖代替我對妳的心意。
                                                到那天,我會認真的回應妳一直等待我的心意。
                                                現在的妳,至少在我心裡。


                                                是特別的。


                                                "被愛所浸,被雨水所浸,如果有人問你
                                                什麼打濕了/你的袖子,你要怎麼說?"


                                                "雖然我們相識/而我們的衣服/未曾相疊,
                                                但隨著秋風的響起/我發覺我等候你。
                                                此心想念妳/碎成千片——/我一片也不丟。”

                                                ------FIN.


                                                回复
                                                35楼2017-03-03 12:57
                                                  完結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3-03 14: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3-09 23:08
                                                      现在才看到这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3-23 16:13
                                                        哇好赞!还好没错过好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8-02-03 19:28